去年8月脸书发文今被警方查 黄国为:捍卫砂多元文化没错

民主行动党实旦宾支部秘书黄国为今日收到警察局的传召,针对2020年8月份砂拉越行动党的面子书专页上发表了古晋社青团在海唇街的路牌上贴上中文字的帖文一事录取口供。 在配合警方并录取口供后,黄国为表示北市报警查办这件事情其实是一件有预谋的政治迫害,其主要目的是想要杀一儆百,企图让人民或其他政党领袖在往后的日子里面就算面对政府“回教化”的政策或不公平的政策时不敢吭声。 他强调,砂拉越是多元种族文化的州属,而砂拉越的文化应该保留下来,而国盟政府以不道德的手段夺取中央政权后,巫统以及伊斯兰党就逐渐的企图“回教化”马来西亚,而砂拉越拥有多年历史的双语路牌变成单语就是砂盟政府跟随国盟脚步“回教化”最明显的例子之一。 “古晋社青团在海唇街贴上路牌在我看来并没什么不妥,他们只是将原本拥有双语路牌还原而已。” 他说,他并不认为社青团的做法就是错的,毕竟社青团的出发点是捍卫砂拉越的多元文化并将路牌还原为双语路牌而已。

路牌事件被扭曲为种族课题 许溧根:人联党不敢捍卫砂拉越权益

行动党砂拉越社青团团长许溧根今日发文告表示,路牌事件被人联党扭曲为种族课题是砂拉越一大败笔,更充分的显示砂人联党不敢捍卫砂拉越权益以及特色,和他们的口号背道而驰。 “砂拉越从参组大马之前早已拥有者特有的多元文化美,不仅仅体现在路牌上,而且各族友人都能友善的对待彼此。偏偏参组至今57年反而开始逆向行驶。这是砂民的一大遗憾。” 他指出,按本固鲁严安干的文告,砂拉越早期华人居住区都有中文字幕,但不少路牌在更新后就把中文名字去除。 就此砂民不难看出,就算身在砂政府人联党能做的实在有限,只能听命于土保党,即使已故前首长阿德南在2015年就声称多语路牌在砂拉越不是个课题,是种多元文化的体现,但如今人联党连最基本的文化遗产都不敢维护,实在可耻。 如今,古晋社青团为了维护砂特有文化时却遭到了人联党的特意扭曲。他说,这些有心人若将精力放在监督砂政府上则可避免中文字幕被抹去的悲哀命运。 “特别是贵为地方政府部长的沈桂贤,砂交通部长李景胜以及砂旅游部助理部长陈超耀,保护砂文化原本在他们这三位的权限底下,且和他们的部门息息相关,如果这三位内阁成员如果连最基本砂拉约文化都无法保护的话,可想而知他们在内阁是多么的无能。” 无论从地方文化到交通甚至旅游景区为出发点,中文路牌有助于各个部门给予游客的印象,但人联党却没有利用他们在内阁的身份所为砂民争取。 他补充,对外而言,老街景区迎来的不仅仅是西马的游客,更多的是国外游客。将砂拉越的双语路牌改为单一马来文路牌等于是删除了砂拉越的特有多元文化。这更是身为砂旅游部助理部长陈超耀的失责。对内,人联党身为政府的一部分,眼睁睁看着甚至默认砂政府向巫统以及伊斯兰党妥协,逐渐吞噬砂州文化遗产,他们更是完全违背了阿德南所强调的多元文化精神。 许溧根接着说,作为砂政府的一员,人联党对于朋党的纵容正是让这些特有文化逐步被侵蚀的关键。因为人联党要的只是做政府,其他的都可无所谓。在西马政客高喊社青团行动可能违宪时,他们连站出来说明砂原有文化特色的勇气都没有。对砂人民喊的砂拉越优先,只不过是美丽的谎言,用来蒙骗选民,愚弄选民。 “这些仅是被挖掘出来的几条街,放眼全砂不知已有多少街道遭到同样待遇。人联党要是个有责任有担当的政党,从海唇街、花香街及青山道被抹去时就应及时制止朋党所为,但他们做不到。”

民主行动党砂州委员会与林冠英同在 对抗政治迫害!

民主行动党砂州委员会砂于2020年8月9日发出的文告: 民主行动党砂州委员会全体一致表示绝对相信秘书长林冠英的诚信,我们也坚信,针对他的指控是政治迫害。 主控官于星期五在法庭针对林冠英所提呈的控状书本身就是最佳的证明,整个案件就是一场政治迫害。普遍的刑事案控状都有列明罪案的正确日期(某月某日,而非如林冠英的控状书中只阐明2011年三月,但没有指定那一天),时间和地点,特别是最高刑罚可达20年监禁的严重罪行。 有关指控也证实,林冠英并没有从有关海底隧道工程收到任何款项,这证实,过去国阵领导人污蔑林冠英就海底隧道工程得到天文数字的贿赂钱的一切指责,都是无稽之谈。 我们认为,似乎在国盟政府的新常态之下,为了巩固自己的权势及打击反对党,他们会先以利诱背叛、暗算和跳槽,如果行不通,则采用威胁及迫害的手段。使用提控及法律诉讼来打压批评的声音及反对党,这是典型暴政表现,也是懦夫的行为,即不敢面对批评,则滥用人民的钱或自恃有钱有势,采取法律行动来打击异己和批评的声音或反对党。 这种种威迫利诱的伎俩可能对某些人有用,但对行动党领袖肯定无效,更何况是林冠英。民主行动党砂州委员会会一直与林冠英同在,对抗这一次的政治迫害。

社媒美女帅哥“送上门”或有诈 陈方其授招吁民众提防网骗

民主行动党古普社青团团长陈方其呼吁民众不要轻易相信在社交媒体里“自动上门”的美女或帅哥,尤其自称来自美国或澳洲的华侨,他们很大可能都是诈骗集团的一分子。 陈方其是针对近期报章上刊登很多爱情包裹诈骗案的新闻而做出评论。近期内差不多每一天都会有爱情包裹诈骗案件的新闻,证明了这一类诈骗形式依然在砂拉越活跃著,纵然政府和媒体已大肆宣传并教育公众,然而仍有许多女士受害者还是掉入陷阱。 他列出几个建议及分享如何提防自己成为下个受害者,即: (1)某个来历不明的男士在交友网站,在非常短的时间内,向受害者提出交往的建议,通常这些罪犯会利用英俊的男士照片来诱惑受害者。 (2)罪犯一般会拒绝视屏交流或通电,而来往只通过信息、电邮或电话来保持联络。 (3)罪犯随后会向受害者说道,他们把现金或昂贵的礼物要送给受害者,却被海关或移民局给截住。 (4)过后就会有另一名来历不明,声称自己是海关或移民局的官员,向受害者索取一定的金额才可以把现金或礼物释放出来。 (5)当受害者上当并把钱汇入罪犯的户口后,对方便从此消失不见。 (6)有些罪犯也会声称自己从别的国家飞来我国,为了和受害者相见,却被移民局截拦,需要一笔金额来补救的作期方式来欺骗受害者。 此外,陈方其也提醒民众提高警惕,在遇上不认识的帅哥美女和可疑头像者在社交网络添加好友时,必须提高警惕,以免被有心人町上成为受害者。 他也呼吁民众更加留意和关心身边的亲人与朋友,慎防他们成为网络诈骗集团的目标。

狂犬病肆虐夺16命,GPS称已宪报家犬植入芯片计划。俞利文:为何至今未严格执行?

狂犬病肆虐夺16命 GPS称已宪报家犬植入芯片计划 俞利文:为何至今未严格执行? 民主行动党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医生质问砂政党联盟政府,既然去年10月宪报已颁布为家犬植入芯片计划,为何迄今事隔多月却未见当局严格执行? 他说,砂拉越狂犬症肆虐的情况严重,自2017年7月迄今已有61个地区被鉴定为疫区,且也夺走了16条人命。 他指出 ,狂犬症对民众的生命安全已经构成严重的威胁,因此,任何遏制狂犬症蔓延的政策都是刻不容缓。 “但是不解的是,既然为家犬植入芯片的措施在去年10月已在宪报上公布,为何迄今未见当局给予执行?” 他是针对砂首长政治秘书陈开指砂政府早在去年10月已就家犬植入芯片之计划,颁布宪报宣布生效的事件,如是指出。 他强调,狂犬症事态严重,现在也不是口水战或耍嘴皮的时候;重要的是必须遏制狂犬症的恶化。 他解释道,他之所以一再重申砂议会必须尽快提呈及通过为宠物植入芯片法案,乃因这将有效控制狂犬症的肆虐。 “砂地方政府部长沈桂贤之前说该法案将于去年的7月提呈,之后却说展延到去年11月,惟却又因土著习俗地课题再度展延。之后也没有听到砂政府公布提呈有关法案任何进展。如今从陈开那获知宪报已经颁布这措施,我当然也感到欣慰。” 他说,他接获多方面的的消息,只被遗弃的猫狗数量有增加的迹象,其中一项原因是申请家犬及家猫执照的程序让民众认为繁杂。 他说,为家犬家猫植入芯片,将可以起着监督的作用。一旦有家猫或家犬被遗弃,将可以追踪到饲主的身份等资料,当局可向他们追究必要的责任;此举可以减少猫狗被遗弃的问题,进而防范及狂犬症的蔓延。 他说,如果猫狗被遗弃的问题日益严重,将增加狂犬症疫情更趋严重的情况。 “但是,我却纳闷,为何相关计划已经在去年10月在宪报公布,但迟至今日,却未见相关当局严格实行?” 俞利文,虽然有消息指砂拉越政府将在今年3月或4月实行为宠物植入晶片的措施,但以目前的情况而言,遏制狂犬病的措施是刻不容缓。 “而且必须确保的是,相关的计划不单得即刻施行,且还得严格加以监督。” 他强调,任何政策就算有立法、没严格施行,根本就形同空谈无物。 “我只想大家认真看待及看清这事件的严重性。如果不即刻采取及执行有效的措施,或许将会有更多性命丧失。” 他说,除了为家犬植入芯片的措施外,他也建议建议地方政府简化为宠物申请执照的程序,鼓励更多民众为自己饲养的猫狗申请执照以减少流浪猫狗的问题。 所以他建议砂拉越地方政府简化宠物执照的申请手续,并在砂各地设立狗只收容所,以减少狗只被遗弃的问题。

沈桂贤“成绩单“流于表面 未解决石角人民五大问题

沈桂贤声称他在2016年至2021年期间为石角争取了3亿3000万令吉的拨款,不过,他没有为石角人民解决他们所面对的5个主要问题,包括: 自希盟政府在2020年2月倒台后,人民的生活开销不断上涨。通膨率从希盟执政时期的1%上升到如今的3%。换句话说,目前的物价上涨率比起希盟时代高出三倍。 不仅日常生活必需品及食品价格大幅度上涨,石角区许多农民必须用到的肥料和除草剂的价格也高涨。尽管他在2016年的竞选宣言中作出承诺,一旦中选会解决石角的塞车问题,然而,自2016年至今,塞车问题不仅没有获得解决,反而更加糟糕。沈桂贤声称政府拨出2亿2300万令吉拨款提升排水系统,但石角依旧出现水灾问题。到底钱用在哪里?石角的网线很慢,也很差,而且石角有许多地区甚至没有网线,导致学生无法在家上网课。政府没有采取有效措施来刺激经济和帮助商家,商家生意难做。 ...

马汉顺对华小拨款言论矛盾 人联党急护航闹笑话

民主行动党古晋社青团秘书陈祥智今日吁请人联党在抨击行动党之前,必须先查明真相,否则只会让人民当笑话看。 陈祥智是针对人联党妇女组主席许德婉在没有查明真相就指责行动党主席张健仁为希盟掩盖半津华小被拨款被调用一事而作出回应。 他表示,国盟副教育部长马汉顺自身在这件事情上的言论前言不搭后语,矛盾异常。甚至乎他自身都不知道自己想表达的是什么,但人联党为了护航朋党却表现得异常积极。纵然明细可证明希盟秉持着“讲到、做到、钱马上到”的原则将2018-2019年的拨款分文无欠的拨到华小户头上。但人联当在此事件上依然纠缠不清,寓意何为? “对于指责前朝挪用半津华小拨款一事,马汉顺对自己的话语都显得矛盾。先说挪用,后说不曾说挪用。在这大前提下,急着为马华护航的人联党还依然自我与固执非得要在话题上纠缠。” 他说,教育厅对政府学校(包括国小、国中、华小)的维修都是由教育厅负责的,唯有半津贴华小的拨款才是直接给董事部。而人联党文告强调吉隆坡冼都华小董事长拿督王鸿财对于承包商前往该校要进行维修项目时感到惊讶,这当中有何出入也只有马汉顺和冼都华小董事长才清楚了。 “2019年希盟将2020年拨款给政府学校的维修费用从2亿5000万增加到3亿。就是希望可以让政府华小可以获得更多的拨款。之前政府华小在2017年可是只拿到区区的5000令吉。” 陈祥智指出,砂政盟在以造王者的身份携手伊斯兰党以及巫统执政中央后,人联党身为其盟党之一已经是重新成为执政党,为了避免他们执政时将华小的5000万拨款拿去赈灾的事件以及跳票的“有冠勋、有拉曼”的事件再度发生,身在国盟的人联党应该要利用其砂政盟造王者的本分,严厉监督以防止类似的事情再度发生,不然的话,人联党将很快的被砂拉越人民所唾弃。

砂州政府只给予空洞宣布 中小型企业需更实际援助

砂州政府应给予砂州中小型企业更实际的援助,而非只是给予空洞的宣布。 尽管阿邦佐已经两度宣布为中小型企业而设的"免利息"贷款,然而迄今砂州大部分的中小型企业还没有收到有关"免利息"贷款。 砂州政府在其所宣布的中小型企业"免利息"贷款举措中,有关贷款的利息是由砂州政府承担。 然而,这些贷款并非普通的银行贷款,而是由国家银行所提供资金,再由商业银行发出特别低利息的贷款。 其一,这些特别贷款是特低利息贷款,因此,州政府需要支付的利息津贴数额不大。 其二,也是更为重要的,国家银行为全国中小型企业提供的贷款资金有限。 因此,很多通过商业银行申请这项贷款,并已经获得批准的中小型企业目前还在苦苦等待国家银行发放有关贷款。 简单来说,尽管砂州政府三番五次发表"中小型企业的特别贷款","砂州政府吸纳中小型企业的贷款利息"及"中小型企业对国家经济发展极其重要"等伟论,实际上中小型企业得到的资金援助是少之又少。 砂州政府并没有给予中小型企业多大的援助,一切只不过是如其一贯作风,言大于实的吹嘘。 如今已进入行管令的第3个月,大部分企业都压力沉重,甚至有很多企业正考虑结业,也有越来越多企业开始裁员。然而,联邦和州政府依旧对如此重要的经济问题,如挽救人们就业机会,选择坐视不理。 难道是当权者对此事漠不关心?还是政府已经有心无力,已没有资金可以拯兴经济,挽救就业机会? 5-6-2020 张健仁 砂民主行动党主席

砂政盟开了砂议会的门

砂政盟在本期砂拉越立法议会上,在短短两天内,两度提呈砂宪法修正法案,弥补过去宪法所存在的漏洞,让只有砂拉越人,成为砂拉越立法议员。 为了让修正法案能够在本期议会结束前被通过,砂政盟在仓促下强行通过该法案(砂政盟掌握三分二多数议席优势),不仅剥夺砂拉越人参政的权益,也让非砂拉越人又机会踏入砂拉越立法议会。 第一点,在这个修正法案中,只要父母其中一方是出生于砂拉越,其孩子在砂拉越拥有两年以上的居留权,就可参选成为砂拉越立法议员,就算不是土生土长的砂拉越人。要清楚的是,不少西马或沙巴人被公司派到砂拉越长期工作,并在砂拉越生下孩子,所以不能视为砂拉越人。反观,有不少砂拉越人也曾到西马或沙巴工作,并在外地生下砂拉越人,但由于出生在外地的州属,所以其孩子不能参选成为砂拉越立法议员,即使他们是砂拉越人。 其次,由于夫妻两人只要一人出生于砂拉越,其孩子就可参选成为砂拉越立法议员,但在修宪法案中,却没提及孩子必须是亲身。因此,只要父亲或母亲改嫁给砂拉越人,某一方的孩子就可参选进入砂拉越立法议会。换言之,砂拉越元首泰益玛目的两位叙利亚继子,只要获得马来西亚公民,他们将具有参选成为立法议员的资格。 况且,一个人的出生地并不能决定一个人是否属于那一个州属,西马人可以在砂拉越出生,但这不代表他就是砂拉越人。为此,砂政盟应将“出生于砂拉越”改为“砂拉越人”,并给这个所谓的“砂拉越人”做出清楚的定义,才是正真为砂拉越人民争取权益。 虽说砂政盟要通过修宪,以限制真正的砂拉越人可以出任砂拉越立法议员,但是在满满的漏洞下,不仅没有收紧这个缺口,反而还出卖砂拉越人的地位和权益。砂律政署有强大的团队,为什么砂政盟政府仓促进行修宪还要留下含糊之处,还是背后另有企图,让非砂拉越人能够在来临的选举侵蚀砂拉越立法议会。

选前造势违反选举条例 陈祥智报警促查人联党

日前行动党古晋社青团就人联党古晋支部在选举前违反选举条例而前往警署报案促请选委会和警方介入调查。 社青团副团长陈祥智今日发文表示,该支部作为执政方的团队做出这类举动更是知法犯法。人联党古晋支部的团队与潜能候选人在走访浮罗岸时在咖啡店桌上置放,甚至合影中高举映射为砂政盟投票的图标已经违反了选举条例,有在选举未来临提前造势之嫌。 根据1954年选举罪行法令第3(1)(m)条文阐明,任何包含选票或类似选票内容的广告、传单、标语牌或海报印制,只允许在选举期间使用。人联党古晋支部主席更是前浮罗岸议员,她更该知晓这种举动会违反选举条例,但偏偏带着所谓潜能候选人犯下如此失误。可谓仗着己方是执政方的势,完全无视了选举条例。 人联党没有阻止旗下支部潜能候选人为所欲为提前造势更有御下无方的责任。至今未就此事发表任何言论更有着包庇属下之嫌。 “选举本是神圣,奈何与巫伊结盟后的砂政盟却也开始以见不得光的手段开始提前宣传造势,完全视选举条例和选委会为无物。” 选委会权威已严重受到挑衅。若不加以严惩,是否代表任何政党都可以提前造势拉票?在此,行动党宣传部呼吁选委会和警方能秉持公平公正的办事,彻查此类不良之举。 人联党不仅捍卫砂无力,更开始当起了土皇帝。试问这是执政方的优先权吗,喜欢怎么来就怎么来。 行动党古晋社青团将继续对人联党古晋支部违反选举条例一事保持高度关注。希望来临砂拉越选举是在一个公平公正环境下进行,而不是说身为政府的一部分的政党就可以为所欲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