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众捐赠200面罩 古晋行动党移交砂中央医院

齐心抗疫,守护前线!古晋行动党日前将民众慷慨捐赠的200个面罩移交予砂中央医院,尤其给站岗在冠病前线的医护人员使用。 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昨日与朋岭区州议员杨薇讳和张健仁的特别助理陈国彬,亲自将该200个面罩送予砂中央议员。 俞利文:给予前线人员支持和协助 俞利文今日发文告表示,尽管近日来的冠病确诊数据令人鼓舞,但这场抗疫斗争仍未结束,特别在疫情当前更要给予前线人员支持和协助。 他说,这包括确保医护人员拥有足够的防护装备,尤其是医用个人防护衣等,保护他们免于任何感染风险,让他们在工作结束可以安心回到家人身边。 对抗疫情人人有责 俞利文强调,对抗疫情乃人人有责,所有人都必须发挥各自作用,无时无刻采取必要的防疫措施以保持安全,尤其是目前大多数经济领域重启之际,以遏制另一波感染的可能性。 他指出,大家必须以新加坡、日本和德国为借鉴,这些国家早前因为解除行动限制,导致冠病确诊病例激增。 在实施行管令措施下,我国过去几周抗疫工作已做得很好,但是一旦松懈或失误就会导致感染率再度上升,那么过去几周抗疫努力就会功亏一篑, 必须保持警惕防疫 如今,随着经济领域开放也预料会出现确诊病例增加,所以大家务必高度配合确保不会造成第二波感染,避免加重医护人员的工作负担。 俞利文重申,大家必须保持警惕,并采取所有必要的防疫措施,除了保护自己外也要保护身边的人免受感染。

失业老翁无收入疑中风 火箭助送院派粮度难关

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前往万福路得平民房探访一名日前紧急入院的老翁,并为老翁送上粮食救济。 该名老翁是于上周在住家内因为大小便失禁无法自理,有可能是中风症状,邻居见状后致电古晋市选区服务团队求助,而服务团队也在第一时间呼叫救护车,将老翁载往医院治疗。 期间,古晋市国会选区服务团队也有一直跟进老翁的情况,以观察病情。 如今老翁已出院回家修养,俞利文得悉后今日连同张健仁的特别助理陈国彬和古晋社青团团长陈方其前去探访,除了寒暄也为老翁送上食粮救济。 该老翁与妻子同住在万福路的平民房,两夫妇生活清寒,过去仅靠老翁一人微薄收入度日。 俞利文指出,该老翁从事打铁工作逾30年,由于健康条件不允许,老翁目前无法工作,因为是日薪所以就没有收入。 此外,老翁也告知在银行存有一些积蓄,只是不熟悉银行处理手续,所以一直没去银行办理。 因此,古晋服务团队在需要时将会陪同老翁前往银行,协助老翁将积蓄提款出来应急使用。 俞利文表示,在新冠病毒大流行肆虐之下,社会各阶层皆受到疫情所带来冲击,尤其是低下阶层更是首当其冲。 同时在疫情期间,许多人因为防疫措施限制,导致无法工作甚至失业,也面对断炊窘境,生活苦不堪言。 鉴此,尽管能力有限,但行动党会尽最大努力为有需要的弱势群体给予帮助,致力协助他们度过难关。 图1: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右2)与张健仁的特别助理陈国彬(右1)为日前紧急入院的老翁送上粮食救济。 图2: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右1)与张健仁的特别助理陈国彬(左2)探访老翁时摄。 图3: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右2)仔细查看老翁的病历,以观察病情。

在冠病横行的非常时期 许溧根:砂州没必要仓促大选

砂社青团团长许溧根于10月20日发表文告: 针对砂首长否定推迟第12届砂州选举可能性一事,砂行动党社青团团长许溧根表示,距离州议会届满期仍有7个月时间,在冠病横行的非常时期里,实在没必要仓促大选。希望砂政府不要一意孤行,赌上砂子民的健康安全。 许溧根受访时称,现阶段应专注对抗疫情,而不是急着选举,这是相当不负责任的行为。在全国爆发疫情的情况下,无论朝野都必须以人民的安全为首要考量,而不是在乎本身的政治利益,这样的政治思维让人民失望。 他强调,若砂拉越因选举不幸受到疫情波及,依据目前砂拉越的医疗系统,或不足以应付疫情的爆发,到时后果将不堪设想。 有鉴于此,许溧根希望砂州选举可以待疫情过后才举行,让在外的游子可以安心返乡投票,履行公民责任,而在本地的子民更加可以安心出来投票。 他道出,根据砂盟多名党要近来的言论,他个人揣测第12届砂州选举相信很快就会到来,更不排除在11月份的州议会后就会宣布解散。 他对砂盟多名党要的言论感到震惊,包括自称有信心做好各项防疫工作,认为砂盟过于自负及自信,只记得自己的政治利益,却忘了砂子民健康安危,这是非常不负责任的做法。 “目前距离州议会届满期仍有一段时间,虽然2016年的投票日落在5月7日,但宣誓期是在6月7日。因此,州议会真正届满的时间应该是2021年6月7日。换言之,砂盟根本就不需要急着进行选举。” 许溧根说,砂拉越与沙巴的情况有别,后者是在被迫的情况下才解散州议会进行闪电大选,是真正还政于民的做法。因此,砂拉越不能与沙巴相提并论。 他强调,倘若砂政府不把沙巴疫情大势爆发做为借镜,仍选择仓促举行州选举,后果将不堪设想。 对于他而言,砂拉越并不是没有确诊病例,而是没有进行检测。目前的砂政府也只对入境者及有疑似症状者进行检测。倘若砂政府扩大检验范围,他相信砂拉越的确诊病患不只这些。 他促请砂政府扩大检测范围,确保砂子民没有受到冠病的波及,这才是对的做法。

提高罚款如同伤口撒盐 国盟违反关怀人民初衷

民主行动党古晋社青团的文告: 民主行动党古晋社青团团长陈方其指出,政府将在3月11日生效,把违反防疫标准作业程序的个人罚款提高至1万令吉对普通人民来说是非常重的负担。 国盟政府一再强调自己是个关怀人民并且为人民解决问题的政府,不会压迫人民。可是把防疫标准作业程序的个人罚款提高至1万零吉的举动已经违反了自己的初衷。 陈方其今日发文告说,既然国盟政府还是坚持可是把防疫标准作业程序的个人罚款提高至1万零吉,那就应该公平地执行,绝不可出现双重标准。 “不只是政治人物,任何人一旦违反防疫的标准作业程序,都应该为自己的行为负责,哪怕是法律责任,断不能因为某些人位高权重,就能享受特别待遇”。 陈方其表示,如果大家都做好了防疫措施,但病例还是居高不下,那大家都无话可说,但事实却非如此,在社交媒体上曾经流传着多位政治人物没有保持社交距离的情况下共同集餐,此行为已违反了标准作业程序,却没受当局对付。政府体系成员都不遵守防疫标准作业程序,这如何说服公众? “政府应该注重宣传和多灌输人民抗疫的知识,和执法单位大公无私地守好自己的岗位,此外,人民也要做好本分,遵守标准作业程序,这样持续下去,疫情就可好转。” 他希望,政府可以再考虑其它有效的做法,又不会让人民在这个艰难的疫情里苦了再加苦,罚款1万零吉真的是如同在人民的伤口上撒盐。多少民众已在这疫情下失业?在面对没有收入的情况下还得面对高额罚款,民众如何承担。 陈方其强调,若国盟政府能公平的赏罚分明,确保不会有双重标准,无论罚金多少,民众都会信服。前提是绝无双标! 陈方其

警局闭路电视失灵发生性侵案 许溧根促警方向民众明确交代

砂行动党社青团团长许溧根2021年1月20日发表文告: 对于砂拉越警察总监拿督艾迪揭发美里中央警局拘留室的闭路电视只能监控但无法录影,砂民主行动党社青团团长许溧根轰炮这是警界开年来最大的笑话,并让民众对警局整体的安全措施产生更大的疑惑。 许溧根今日发文告表示,虽然警方时常鼓励民众在办公室及住家安装闭路电视,以防范罪案的发生,或带来阻吓作用和协助警方破案,如今自家却面对如此的疏忽,实在让人啼笑皆非。 他说,警局是打击罪案,维持地方治安与保障财产的机要单位,如果连最基本的安全意识都无法达到,岂能保护大众的利益? "现在处于网络便利时代,市面上高清的闭路器价格低廉及随手可得,让人难以置信的是,警局竟然出现如同虚设的闭路电视,至于能监控但无法录制的说词也揭发当局已经犯下严重的错误。” 许溧根质问,尽管闭路电视正常监控,但是否有警员全天候负责监管和操作? 他希望大马皇家警察部队除了必须成立专属调查委员会调查性侵案件外,也需针对以上荒谬事件展开调查,给美里市民一个明确的交代。 另外,许溧根呼吁砂警察总部能关注闭路电视事件,应该马上安排技术人员前往安装有素质及正常操作的闭路电视,让大众信任警员和警局设施所带来的安全感,切勿拖延。

管制非伊法案影响国家和谐 黄培根促砂政府发声明反对

今天是马来西亚日,是国民庆祝我国正式组成的节日,而在这个节日里我们应该做的不止是庆祝马来西亚种族和宗教之间的和谐,更是确保这份和谐可以继续持续下去。在马来西亚组成时,其中一个最重要的条件就是确保全国人民的宗教自由,砂拉越也并没有一个官方宗教。 砂拉越政府必须正式表明反对《非伊斯兰宗教发展管制法案》或任何可能影响我国和谐的决定。 砂拉越民主行动党署理主席兼柏拉旺议员黄培根表示砂拉越政府必须正视政府所草拟的四项新伊斯兰教法,尤其是《非伊斯兰宗教发展管制法案》所有可能带来的影响,而州政府在数日以来却不曾对此做出任何官方表示是令人失望的。 “但是数日前,联邦政府却草拟推行4项新的伊斯兰教法,而其中更包括一项《非伊斯兰宗教发展管制法案》。这项公布马上就引起了全国各方的担忧和反弹,许多宗教组织、政治组织、甚至是沙巴州政府都已公开表示极力反对这项法案。然而事发数日,砂拉越州政府以及首长对此事却是闷不吭声,取而代之的是一些二线政治人物出来转移焦点、推卸责任、甚至是试图欺骗人民。”

冠病确诊者自由进出砂州边境 陈祥智:谁应对防疫疏忽负责?

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的特别助理陈祥智今日发表文告,质询砂拉越政府和砂灾难管理委员会及警方,4名确诊为新冠肺炎的印尼女外劳,轻而易举地自由进出砂州,到处趴趴走,来回千多公里路程,造成如此巨大的防疫疏忽和伤害,到底是谁应负起失职的责任? 陈祥智表示,更让人难以置信的是4名确诊患疫外劳经由伦乐甘榜毕亚瓦返回印尼后被该国警方扣留,这与砂警方18日所披露的由西连边境森林小路返回印尼,两地相隔两百多公里路程,显然的砂警方所获得的信息错了,问题是谁向砂警方提供了误导性错误消息? 他续称,据了解伦乐河大桥前设有警方哨站,检查过往车辆,照理应该可以杜绝外劳进出砂拉越,但是令人感到遗憾与失望4名确诊患者却路过而该处却不被查获,使警哨站形同摆设,也让人民担心自己的生命财产是否能得到保障。 陈祥智也再次吁请砂灾难管理委员会和首长阿邦佐应该严正看待这件事,並肩负起无可推卸的责任,进行严格调查,因何各方会出现这样严重的低级错误,包挂情报失准,警哨站失去功能等问题,并将调查报告公布于世,以安民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