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曾在内阁反对莱纳斯 马华民政没有资格批评行动党

民主行动党都赖区州议员邹宇晖于2019年8月21日发表的声明: 民主行动党都赖区州议员邹宇晖指出,马华和民政党日前相继批评民主行动党没有能力关闭莱纳斯是一种当家不当权的表现,实则是为了掩盖自己过去做政府时的无能。 “充满争议性的莱纳斯稀土厂为何会进入马来西亚设厂,马华和民政党当时还是联邦政府的内阁一员,就是因为他们默许,所以才让莱纳斯稀土厂成功立足在关丹,并囤积放射性废料至今。” 民主行动党从在野时期就一直反对莱纳斯稀土厂的存在,即使在执政联邦后,也没有因为做了政府而停止反对,虽然最终没有让内阁立刻终止莱纳斯的运作,但行动党立场始终如一,并且极力促成政府设定更严苛的营运条例,来规范莱纳斯稀土厂的废料问题。 “相比起马华和民政,以前在内阁不止默许莱纳斯设厂,还为其辩护,并且还欺骗人民莱纳斯稀土厂的废料会运出国外,才导致今天的残局诞生,马华和民政还有什么颜面来争取选民的支持?” 邹宇晖表示,希盟作为一个四党联合执政的政府,针对不同决策有不同意见是很正常的事,但最重要是四党都能清楚表明自己的立场,并通过斡旋来取得共识,完全不存在当家不当权的情况,就如拨款予独中一样,也是在希盟四党通过「希望宣言」达成的共识下发出,因此这跟国阵时代,巫统说一就是一,说二就是二的霸权作风截然不同,马华和民政党没有资格批评行动党。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失望内阁更新准证,彭火箭反莱纳斯立场坚定

民主行动党彭亨州七名州议员于2019年8月16日发表的声明: 失望内阁更新准证,彭火箭反莱纳斯立场坚定 民主行动党彭亨州七名州议员今日发出联合声明,清楚表明反对莱纳斯稀土厂继续运作,并对内阁给予六个月更新准证感到失望。 7名州议员认为,内阁应该对人民反对莱纳斯运动的意见从善如流,在莱纳斯没有遵守2012年把辐射废料运出国外的协议后,即使马来西亚受制于《巴塞尔公约》,无法把辐射废料运出国,但最低限度也应该做到不再更新莱纳斯运作的准证。 7名州议员认为,虽然莱纳斯只获得半年时长的准证跟新,而内阁也提出比前朝政府更严苛的三大条件,包括必须建造一个永久废料储存设施(PDF),但这个决定显然无法解除人民的担忧。 “莱纳斯过去8年已经在其厂方的临时产流物储存设施囤积超过58万吨的放射性废料,且暴露于洪水自然灾害威胁的风险,单是这一点,就足以否决莱纳斯要求更新准证的要求。” 7名州议员指出,《希望宣言》的第39个承诺即“平衡经济发展和环境保护”列明: “我们将重新检讨所有关于环境管理和保护的法律和规范,以制定准确的管理制度,切合充满挑战的现代社会。我们将执行严格的规范,以确保马来西亚不会成为来自其他国家的企业财团的废料垃圾场。” 7名州议员质问政府,既然已经雄心壮志把所有洋垃圾运回出国,为何却要把最具威胁的稀土辐射废料留在国内,这个决定已经伤透所有过去8年以来一直站在前线反对稀土厂的社运分子,而且他们还是坚定的希盟支持者,衷心期盼改朝换代后,莱纳斯就能被关闭,但如今却事与愿违。 7名州议员也表达对文冬区国会议员黄德的支持,因为黄德这一路走来都是反莱纳斯的先锋,即使如今当上国会议员,也依然善用其后座议员的身份,在国会内外,为关闭莱纳斯稀土厂而斗争。 “我们要求内阁,重新检讨这项违背人民意愿,以及损害大众利益的决定,并秉持这《希望宣言》里第39条的精神,关闭莱纳斯稀土厂,迈向新马来西亚欲打造绿色家园的目标。” 联署人: 美律区州议员李政贤、吉打里区州议员雪芙拉、沙拜区州议员卡玛吉、都赖区州议员邹宇晖、丹那拉打区州议员张玉刚、文德甲区州议员胡智云、直凉区州议员梁耀雯。

聘请谙中文者乃商业考量 邹宇晖促赛沙迪停止种族言论

民主行动党彭亨州都赖区州议员邹宇晖于2019年2月19日所发表的文告: 民主行动党彭亨州都赖区州议员邹宇晖批评青体部长赛沙迪所发表的“征聘上不应强制须谙华语”是愚昧和充满种族主义的,必须马上给予纠正。 邹宇晖指出,赛沙迪不应把企业应聘中的语言条件直接等同为种族歧视,因为大多企业是出于商业考量考量,即它们业务中需要使用到中文,才做出如此设定,这是技能要求,与要求谙英文一样,而非肤色限制,何来歧视? “赛沙迪认为仅有驻马的中国企业才需使用中文,这是一种井底之蛙的看法,因为马来西亚是中港台以外拥有最健全的华文教育系统,栽培了许多中文人才,中文也是我国其中一个重要的商业语言,加上近年来中国崛起,本地公司与中资来往更频繁,私人企业招聘会中文者有何不妥?” 邹宇晖也强烈反对赛沙迪欲对付在征聘中列入中文条件的公司,因为这将剥夺私人企业的商业利益,根本与设立固打制没有区别,这将让国家越走越单元,越走越倒退。 “面对巫裔生不暗华语不被聘请的问题,身为青体部长的赛沙迪应该告诉学生尽可能掌握多语,提升自身的市场竞争力,而不是事事带着有色眼光诉诸种族主义,不自觉的把自己当成巫统2.0领袖,背叛各族人民509大选对他的支持。

塞沙迪支持终结马来主权 邹宇晖:符合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

民主行动党彭亨州宣传秘书兼都赖区州议员邹宇晖于2018年10月28日所发表文告: 终结马来主权,迎向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 民主行动党彭亨州都赖区州议员邹宇晖欢迎青年及体育部部长赛沙迪日前表示“马来人主权(Ketuanan Melayu)”已经终结,迎来全民共荣的主张。 邹宇晖认为,赛沙迪在青年经济论坛的这番言论符合民主行动党坚持了52年的建党理念“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即实现民族平等及经济公正为目标。 邹宇晖也认同赛沙迪所说,马来西亚新时代的政治斗争必须代表所有种族和宗教,确保各族平等,共享财富。 “马来西亚从独立至今,都是个多元族群的社会,因此,保障各族群的基本权益是确保国家经济稳健发展的必要条件,任何一个族群遭受剥削都势必影响国家的凝聚力,甚至政权的合法性。希盟在509执政后,绝对有义务倡导“平等”的普世价值,终结过去的种族政治,打造一个全民平等的新马来西亚”。 邹宇晖指出,作为一名土团党青年团团长,以及身为一名马来领袖,赛沙迪说出这番话非常不简单,他的勇气应该被肯定。这也证明土著团结党并不如巫统一样,凡事都以马来人至上的角度出发。 纠正种族性制度 无论如何,邹宇晖认为,虽然开明马来社群已经发出终结马来主权的声音,但是新政府依然必须采取更加主动的行动,才能一一纠正马来西亚许多含有歧视性的种族主义制度。 “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是崇高的理念,但是现实中依然知易行难,日前国会讨论我国签署联合国反歧视公约一事时,巫统国会议员凯里就表示担忧该公约将影响宪法赋予的土著特权。由此可见,虽说已进入新马来西亚的时代,但许多政治人物的思维仍然停留在过去的种族政治中,重建马来西亚是个长远的工程,我们不能只有愿景,也要用实际行动来改变国家命运”。 邹宇晖表示,“马来人主权”其实是巫统煽动马来民族主义者情绪的用词,然而却往后不断被巫统领袖无限度扩大成一个根本性的政策指引,甚至肆无忌惮地恐吓非马来人社会,让马来西亚长期笼罩在种族政治的阴影中,进而分化各族群,让社会正义无法得到彰显,然而事实却是,“马来人主权”只是巫统政客和朋党捞取政治资本和社会资源的借口,它甚至连低下阶层的马来人也无法受惠。 “在国阵执政的年代,非马来人在大学升学、奖学金、母语教育拨款、工程合约、商界经济、文化艺术都长期被种族性的制度所忽略,比如大学预科班就设立90%给予土著的固打制,让大部分非马来人只能选择STPM,结果在升上国立大学时面对更多的限制,如此不公的制度,不止无法提升国家竞争力,更遑论团结各族人民。” 邹宇晖表示,新联邦政府必须清楚知道,上台后不止要搞好经济(economy),也应该要开始落实全民平等(equality)的议程,以确保国家资源能够公平分配,惠及所有族群,无论如何,这不代表新政府应该完全摒弃扶弱制度,只不过扶弱制度应该从肤色转换成阶级,不分族群照顾社会被边缘化的一群,只有落实全民平等,才能真正打造一个多元共荣的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

不是每个华人都富有 新政府应弃种族政策

民主行动党彭亨州都赖区州议员邹宇晖反对首相马哈迪日前发表的“华人富有论”,认为马哈迪此观点是很狭隘及充满种族性的,因为不是每个华人都富有,而且每个族群都有穷人。 “新政府的任务不是强调哪个族群占有最多财富,而是告诉人民政府将会以什么公共政策改善整体贫富悬殊现象,提升国家人均收入。这些扶贫与发展政策,应该是色盲的,不具种族色彩的,因为每个族群都有穷人。” 邹宇晖认为,若只专注与扶助马来族群,这将重蹈覆辙,走回国阵的老路,公然用制度歧视其他族群,不利多元社会。 “无论是希盟政府还是在野党,都必须脱离种族视野来看待国家经济政策。诸如种族固打制的政策,是各族团结及经济自由发展的绊脚石,必须废除并以不看肤色的扶贫政策来取代。” 邹宇晖主张,我国的经济问题不是某个族群比较贫穷,而是缺乏公平的经济政策,以及前朝留下盘根纠结的朋党贪腐体系,造成我国逐渐失去竞争力,外资裹足不前,国家经济蛋糕萎靡,人均收入停滞不前,才会让整个社会的经济萎靡不振。 除此之外,邹宇晖批评巫统作为在野党,并没有吸取教训,反而还继续煽动种族情绪的方式捞取政治资本,他指巫统主席阿末扎希认为马来人因受到歧视及缺乏平等机会而落后非马来人的言论,是非常野蛮且不负责任的谬论,因为前朝的扶贫,政策一直都以照顾马来人为先,一直以来也都无法从根本改善马来社会里中下阶层的经济能力,因此阿末扎希的言论言论根本无法成立。 邹宇晖表示,新政府的责任是纠正前朝经济政策上的偏差,放弃肤色至上的保护政策,改以不分肤色的扶弱政策,才能振兴国家经济,也能公平照顾低下阶层。

不是每个华人都富有 新政府应弃种族政策

民主行动党彭亨州都赖区州议员邹宇晖反对首相马哈迪日前发表的“华人富有论”,认为马哈迪此观点是很狭隘及充满种族性的,因为不是每个华人都富有,而且每个族群都有穷人。 “新政府的任务不是强调哪个族群占有最多财富,而是告诉人民政府将会以什么公共政策改善整体贫富悬殊现象,提升国家人均收入。这些扶贫与发展政策,应该是色盲的,不具种族色彩的,因为每个族群都有穷人。” 邹宇晖认为,若只专注与扶助马来族群,这将重蹈覆辙,走回国阵的老路,公然用制度歧视其他族群,不利多元社会。 “无论是希盟政府还是在野党,都必须脱离种族视野来看待国家经济政策。诸如种族固打制的政策,是各族团结及经济自由发展的绊脚石,必须废除并以不看肤色的扶贫政策来取代。” 邹宇晖主张,我国的经济问题不是某个族群比较贫穷,而是缺乏公平的经济政策,以及前朝留下盘根纠结的朋党贪腐体系,造成我国逐渐失去竞争力,外资裹足不前,国家经济蛋糕萎靡,人均收入停滞不前,才会让整个社会的经济萎靡不振。 除此之外,邹宇晖批评巫统作为在野党,并没有吸取教训,反而还继续煽动种族情绪的方式捞取政治资本,他指巫统主席阿末扎希认为马来人因受到歧视及缺乏平等机会而落后非马来人的言论,是非常野蛮且不负责任的谬论,因为前朝的扶贫,政策一直都以照顾马来人为先,一直以来也都无法从根本改善马来社会里中下阶层的经济能力,因此阿末扎希的言论言论根本无法成立。 邹宇晖表示,新政府的责任是纠正前朝经济政策上的偏差,放弃肤色至上的保护政策,改以不分肤色的扶弱政策,才能振兴国家经济,也能公平照顾低下阶层。

阻止宗教保守势力入侵 邹宇晖:彭亨州政府责无旁贷

民主行动党彭亨州宣传秘书兼都赖区州议员邹宇晖于2018年9月5日发表的声明: 登嘉楼伊斯兰法庭公开鞭笞两名女子后,彭亨州宗教局声称有意效仿前者落实穆斯林同性恋鞭刑,邹宇晖表示,此言论令人担忧,毕竟彭亨州毗邻伊党执政的丹登两州,保守伊斯兰化“竞赛”随时一触即发,彭亨州将随时沦陷为一个政教合一的州属,为了所谓的宗教议程而典当少数群体的权益和普世价值。 邹宇晖认为这些宗教保守份子的议程不仅是蔑视人权,也与多元民情格格不入。他引用彭亨州苏丹2010年特赦因在酒吧饮酒而遭判罚鞭刑的女模特儿案件为例,指出彭亨州应了解苏丹当年特赦的精神和意义,继续站在人道主义的立场,阻止保守宗教思想入侵。 邹宇晖强调,希盟政府是代表我国开明改革路线的政治阵线,有责任秉持多元世俗主义的原则,切莫让马来西亚迷失在宗教律法治国的狂热中,然而执政彭亨州的国阵政府更责无旁贷,应当拒绝此类保守极端言论和行为。 “彭亨州政府应该了解到,捍卫多元价值的重要性,这才是州内各族子民和谐共处,互相尊重的基石,一味迎合保守宗教势力,只会摧毁多元精神,让社会倒退。” 同时,随着我国将要签署联合国禁止酷刑公约(UNCAT),国家就应该要研究逐步废除鞭刑,而不是变本加厉地以性取向为罪名公开鞭笞羞辱当事人,完全违反联合国公约的精神。 “世俗主义是马来西亚立国之本,想要以各种手法让神权制度取代世俗制度,无疑与我国的多元价值背道而驰,最后将会撕裂我国社会,让国家失去宽厚包容的魅力,还会与国际社会脱节。一旦如此,我国政治制度失去凝聚各族的能力,最终沦为一个失败的国家。”

登州公开鞭笞迫害人权 邹宇晖:希盟政府需拨乱反正

民主行动党彭亨州宣传秘书兼都赖区州议员邹宇晖于2018年9月4日所发表文告: 民主行动党彭亨州都赖区州议员邹宇晖为登嘉楼伊斯兰法庭执意对两名企图进行同性性行为的女子公开鞭笞感到震惊,并促请我国政府必须严正平等地捍卫所有群体的基本人权,终止任何人对特定群体的迫害。 "作为与登嘉楼有相近宗教文化,并且同属东海岸地缘的彭亨州,我们深切感受到登嘉楼公开鞭笞带来的负面影响,这会让本州一些宗教保守分子借题发挥,施压州政府效法登嘉楼,一旦无法把持好原则和底线,彭亨州将随时沦陷为一个政教合一的州属。” 邹宇晖指出,鞭笞两名女子的事件颇受国际注目,国际特赦组织代表甚至声明此举是马来西亚人权糟透的一天。为了保护马来西亚在国际间的声誉,希盟政府必须尽早拨乱反正,正面地处理这起事件。 “身为执政党一员的民主行动党,是个以捍卫多元和世俗体制为核心价值的政党。我们在此事上必将坚持政教分离的立场,反对任何机构和个体以宗教信仰和价值观的名目,对包括LGBT在内的群体进行压迫”。 邹宇晖强调,我国必须跟随现代化国家的脚步,除去罪名化LGBT的法律。当代的研究专家们,都基于对人类性别与性取向之复杂性及流动性有所洞见,才不停修改过去对LGBT的偏见,同时也呼吁世界停止污名化和暴力对待LGBT。这是人权意识抬头的时代,我国绝对不该绕过这一事实而任由侵犯人权的事件继续发生。 邹宇晖指出,他能理解我国社会还处于保守阶段,多数人也无法认同LGBT的存在。然而,就算社会不接受LGBT,也不应该以任何方式迫害和边缘化他们,因为人人皆有免于不人道对待而生活的权利。 “不同人对LGBT有各自的道德衡量。但是,倘若希望国家以特定法律制裁一群没对他人构成伤害的小群体,无论是他的动机还是容许如此压迫他人的法律本身,都是不合理的。我们有必要把个人道德判断与他人选择如何生活的权利分清楚,也因此我们必须停止在法律上罪名化LGBT群体。” 邹宇晖认为这事件问题并不止于对LGBT的迫害,还包括对女性权益的伤害。正如一些批评所指出,我国刑事法典禁止对女性施以鞭刑,然而此次伊斯兰法庭坚持用刑,这将会加深现有民事法与伊斯兰法之间权限的问题,希盟政府必须尽快解决这种可严重分裂国民的危机。

公平施政才能促进团结 邹宇晖:宏愿学校必将蚕食华小

民主行动党彭亨州宣传秘书兼都赖区州议员邹宇晖于2018年8月29日发表的声明: 针对首相马哈迪重提宏愿学校概念,以促进各源流学校各族学生间的团结与和谐,民主行动党彭亨州宣传秘书兼都赖区州议员邹宇晖表示,首相和新政府应该认知到,要真正达到全民团结的目的,前提是必须要有公平的施政,否则一切都是空中楼阁。 “宏愿学校美其名是为了让各族学生在同一屋檐下生活学习互相融合,然而它必然改变目前各源流学校多元并存的现状,最终达致统一各源流学校的“最终目标”,以马来语作为主要教学媒介,最后华小将荡然无存。” 邹宇晖指出,最后华小必须以宏愿学校的利益为大前提,服从宏愿学校的决定,而在国小依然是政府优先着重的学校来看,所有母语学校的基本合法权利,将会逐渐被宏愿学校蚕食,最后华小和淡小将走向变质,1962年华文中学改制事件就是最好的借鉴。 “企图把多元教育纳入宏愿学校麾下的想法,不止会消灭当前多元文化的空间,最终也无法达致种族团结的目标,因为多源流教育并非是造成我国种族分歧的根源,反而是我国重要的教育资产,充份体现我国多元民族与文化的色彩。” 教育的目的不是团结 教育的首要目的不是为了团结,而是通过自己最熟悉的语言来学习知识,成人成才,把教育当成“团结”的目的,最后只是本末倒置,扭曲教育的理念。 “没有公平平等的施政,各族孩子在同一屋檐下生活学习根本没有意义,试想想,在小学一起成长的友族孩子,长大后将因为肤色原因而获得优先进入大学预科班或玛拉大学的机会,所有的融合都在那一瞬间被偏差和歧视的政策粉碎,谈何团结呢?” 邹宇晖表示,要增进各源流学校学生的融合,应积极推展1986年教育部与董教总双方同意的《学生交融团结计划》,拨款予各源流小学联办各类活动,让各校学生更多机会自由交往,促进友善、谅解,而非念兹在兹,要将各源流学校同化。 邹宇晖促请新政府打消任何想要实行宏愿学校的念头,应该以多元教育体系为荣,并逐渐制度化增建、制度化拨款予各源流学校,真正弘扬新马来西亚的多元精神,让各族存异求同,共存共荣。

签下AES不平等合约 江作汉廖中莱须道歉

民主行动党彭亨都赖区州议员邹宇晖于2018年8月21日发表的声明: 民主行动党都赖区州议员邹宇晖今日促请两名前任交通部长江作汉及廖中莱就当年签下AES不平等合约,向公众道歉。 邹宇晖指出,随着交通部长陆兆福日前揭发,人民才知道,原来根据前朝国阵政府与承包自动执法系统的ATES及Beta Tegap私人公司所签署的协议,政府所收取的大部分罚款,都归这两家私人公司所有,几乎完全无益于国家的收入。 “2012年签下AES不平等合约的是2010年至2013年出任交通部长的时任马华总秘书江作汉,而纵容这不平等条约继续存在的是在2014年至2018年出任交通部长的时任马华总会长廖中莱,廖中莱也从来没有检讨过这不平等合约,两任交长皆需要对这项愚蠢的合约负上责任”。 邹宇晖指出,马华现在不但没有资格批评交通部豁免AES罚款的举措,反而还需要向人民交待,到底为何当初会签下对政府不利的合约,其目的看起来是要让两家私人公司赚钱大于惩治超速的公路使用者,因此,要求马华前两任交通部长为此道歉并不为过。 “两家私人公司只投资约1千万令吉安装47架电眼,却因此而赚取了1亿3000万令吉的利润,如果不是509换了新的联邦政府,广大的人民还被马华蒙在鼓里。” 邹宇晖也表示,马华在现正举行的无拉港补选提出“监督与制衡”的口号,但却从来不正视其本身在朝时与巫统狼狈为奸而导致的廉正诚信问题,因此毫无道德制高点要求人民选马华候选人进入雪州议会。 “马华不是一个纯洁的在野党,它是一个不愿去除前朝遗毒和不愿意认错道歉的前执政党,马华应该先监督自己,才来谈制衡希盟。”

Follow us

0FansLike
66,831FollowersFollow
13,800SubscribersSubscribe

Latest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