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意赔偿及缴地税和抽成 农民准备与州政府合作谋利

抢救猫山王联盟于2020年9月2日针对彭亨州务大臣声明作出的回应: 1. 针对彭亨州务大臣旺罗斯迪9月1日发表的声明指州政府将会遵守庭令,在10月28日前都不会对榴莲农民执法,抢救猫山王联盟(Save Musang King Alliance-SAMKA) 对此表示欢迎。 2. 针对州务大臣发表不会对农民的“非法芭”妥协,联盟表示,州政府不应该忘记历史,劳勿的农民是在70年代开始,在政府青皮书计划的鼓励下,在荒芜地耕种,以达到自给自足的目的,而后许多农民申请合法种植被拒,才导致许多农民被迫在“非法芭”耕种,州政府不能一句“非法”就把他们当成罪犯看待。 3. 联盟强调,农民一直以来的立场都非常坚定,就是准备与州政府分享榴莲带来的财富,这可从农民过去数十年来不断申请地契或种植准证以缴交税收足以证明,只不过农民的诚意一直都被拒之门外,这才造成州政府口中所说的损失。 4. 无论如何,农民依然准备与州政府合作解决无地契芭地问题,但前提是必须完全摒弃财团的介入,因为财团的介入不止会剥削农民的权益,也会减少州政府的收入,毕竟财团的终极目的是为了赚取暴利,在财团全面垄断榴莲市场后,农民和州政府将会陷入双输的状态。 5. 即便如此,联盟重申农民们也愿意赔偿州政府过去的损失,这包括缴还过去使用土地的税收予州政府。 6. 在未来,联盟也愿意继续缴交地税予州政府,并且把榴莲部分盈利分成予州政府,与州政府共享财富,并增加州政府的收入。 7. 农民也准备与政府共同制定管理榴莲芭地方案,分担保护环境和集水区的费用,确保环境和水源不被破坏的同时,榴莲产业可继续为劳勿和彭亨州经济做出贡献。 8. 联盟也否认有榴莲园主曾侵占到原住民土地,若有,联盟认为该园主必须清空以保护原住民的权益。 9. 联盟表示,农民愿意和州政府合作,反对的是财团的“寻租”(rent-seeking)模式,即不拥有生产力或不做出任何贡献下,财团幻想从农民的心血牟取暴利。联盟认为,这不能亡羊补牢,反而弄巧反拙,让政府原本可共享的财富,转手让给富人。联盟提醒,此举只不过让富人继续累计无限的财富,而最终输家则是州政府和农民。  记者会影片: 

一次认识真正的猫山王——《猫山王逆风之行》

抢救猫山王联盟诚邀各媒体参加《猫山王逆风之行》:   由无准证榴莲农民组成的“抢救猫山王联盟”于8月19日召开记者会,控诉财团采取赶尽杀绝的手段,限制农民的入芭自由,还强迫农民签署卖身契,官商欺农,天理难容。 享誉全球的猫山王榴莲面临财团压境收地的浩劫,关于猫山王园主的血泪史也获得公众的关注。因此我们诚意邀请各大媒体深入劳勿榴莲所谓的“非法”芭场,来一个两天一夜的考察之旅,一窥农民的心酸血汗史,以及让农民诉说大财团如何开出不平等条约,剥削榴莲小农。 所有的住宿膳食费用及在地交通皆由本联盟承担。 《猫山王逆风之行》詳情如下: 日期:23/8/2020 (星期日)早上10点半抵达 回程:24/8/2020 (星期一)早上11点离开 集合地點:双溪吉流新村大风扇茶餐室 Waze Search: “Pasar Sungai Klau” 报名链接:https://forms.gle/4fnbx4LAAKXn9ykm8 联络人:美琪 0129921011,Ginnie 0199199982 抢救猫山王联盟敬上 顾问:都赖区州议员邹宇晖 0129534900 主席:Wilson 郑益清0123993277   《猫山王逆风之行》行程表: 823星期日 10.30am 风尘仆仆:双溪吉流大风扇茶餐室集合 11.00am 逆风而行:“非法芭”考察之旅 11.30am 大地在脚下:抵达非法芭 2.00pm 转身离开:从非法芭出来 2.30pm 抵达民宿及午餐 4.00pm 雪山飞猫:参观榴莲加工厂,冷冻厂 5.30pm 把根榴住:参观榴莲壳再循环厂 7.00pm 晚餐+猫山王浩劫讲解 9.00pm 自由活动,自由采访 824星期一 6.00am 谁知猫山王:榴莲芭吃早餐 7.00am 粒粒皆辛苦:考察榴莲农民作息 8.00am 自由活动,自由采访 11.00am 榴莲望返:回到大风扇茶室   注: 根据劳勿土地局于7月24日发出的红色通知书,从8月24日开始,他们将可以采取行动对付榴莲芭主,媒体可以考虑到现场采访。

限制入芭逼签卖身契 财团把农民当成奴隶

抢救猫山王联盟于2020年8月19日发表的声明: 1. 由无准证榴莲农民组成的“抢救猫山王联盟”召开记者会,指控财团采取赶尽杀绝的手段,不止准备设立哨站限制农民的入芭自由,还强迫农民签署卖身契,手段之残暴简直人神共愤,天理难容。  2. 劳勿的猫山王闻名天下是因为过去数十年农民辛勤耕种下的成果,农民占用无准证之土地乃非战之罪,因为农民长期循正式管道向政府当局申请地契、准证,大部分都被拒,如今州政府却突然把土地租借给财团,并且假借合法化之名,行剥削农民之实,无耻地开出不平等条约,把农民逼到走投无路。 3. 这些不平等条约包括: 农民必须在2020年缴交1英亩(30棵成熟果树)RM6000的地税,如果你有10英亩榴莲树,就必须缴交RM6万的地税。财团以为这些榴莲是天跌下来的,无视农民的付出和成本,看到猫山王好价就随便以一句“帮你合法化”要来分一杯羹,其心可诛。 财团在2021和2022年,只以每公斤RM30令吉的定价向农民收购A果猫山王,远低于市场的每公斤平均RM45的价格,但财团对外宣称他们付给农民每公斤RM40,只不过他们须为农民缴交每公斤RM10的地税,换言之,如果1英亩收成2000公斤,该地税则为1英亩RM2万,如果有10英亩,就要缴交RM20万的地税! 此地税堪称天文数字,把财团的贪婪展示到极致,因为当前彭亨州政府征收的榴莲地税,也只不过是1英亩RM50左右,10英亩才不过RM500,财团凭什么把榴莲芭占为己有之余,还像吸血鬼一样,开出天价地税,吸干农民的心血,在光天化日下向农民打劫。 农民必须把所有果实都卖给财团,每年要有指定的产量,不能自由买卖,不能囤积果实,就算要拿回家给亲友享用都不行,要进入芭场还要拿通行证,如果有一天弃芭不做,还要面对赔偿的风险,这根本就是一张卖身契,所有的个人自由、财产和果实都被财团完全支配,农民彻彻底底变成财团的奴隶。 4. 联盟表示,农民向来准备与州政府合作发展榴莲工业,甚至愿意缴还过去占用土地的地税予州政府,以及在未来除了继续缴交地税,也愿意缴交榴莲每公斤的抽成予州政府,以增加州政府的收入,以及作为保护环境和集水区的费用。  5. 从州政府准备租借这些所谓的非法芭予财团,就证明这些地段其实是可以被合法化的,但州政府却无视当地更有种植榴莲经验,对地方经济作出巨大贡献的小园主,选择了毫无种植经验的大财团,并默许他们开出剥削农民的合约,把只求三餐温饱的小园主逼上绝路。 6. 此外,一个准备坐享农民辛劳成果的财团甚至不屑派人到都赖、吉流、查力等地与农民会面对话,怎么期望未来的合作会有双赢的结果呢?如今财团还与州政府执法单位合作,采取高压态度,向榴莲芭主和摊主发出红色警告通知书,尝试采取强硬手段逼农民签下不平等条约。 7. 联盟也驳斥财团在媒体上宣称已经有300名农民与之签约的事实,实情是,根本没有任何农民与财团签下合约,有的也只是一些农民为了要暂时无阻碍进入芭场拾榴莲而付钱向财团买“通行证”而已,但这不代表农民认同和已经签下合约,因此联盟促请财团停止说谎误导群众。 8. 联盟也已经委托律师团,准备入禀法庭,起诉相关单位和申请禁制令,阻止财团和州政府对农民取缔。 9. 联盟已经准备好请愿书,正收集所有农民签名,向最高元首请愿,希望身兼彭亨州苏丹的最高元首,能够秉着爱民如子之心,体会民间之苦,关注这起“猫山王危机”,挽救农民于水深火热之中。   10. 联盟也邀请全国媒体8月24日到来劳勿双溪查力,见证州政府和财团如何狼狈为奸,强抢农民数十年辛苦打造的“猫山王国”。  11. 联盟表示,劳勿县之所以被称为“猫山王镇”,成为全球供应猫山王的主要来源地,这些所谓的“非法农民”功不可没,是这些“非法农民”种出的“合法榴莲”,让猫山王享誉全球,这些农民唯一的错,就是数十年申请的土地无法获得州政府发出地契或准证。此刻的我们不求政府的同情,只求政府不要与财团与虎谋皮,把农民当成榴莲奴隶,典当数代人的心血。 抢救猫山王联盟 顾问:民主行动党都赖区州议员邹宇晖 主席:郑益清  事件背景: 彭亨州政府通过子公司彭亨州农业发展局(PKPP)和财团彭亨皇家榴莲集团(Royal Pahang Durian Group)联合成立 Royal Pahang Durian Resources PKPP...

猫山王危机:州政府应与无地契榴莲芭主合作,而不是对付他们

彭亨州希望联盟全体国州议员要求州政府取消原订于2020年8月24日展开对付劳勿无地契榴莲芭主(俗称:非法芭)的行动,以免酿成 “猫山王危机”。   根据彭亨州政府执法组发出的文告指出,州政府将在8月24日在劳勿双溪兰和双溪查力一带展开对付无准证榴莲芭的行动,并表明只有州政府指定的合作财团才能进入这些占据政府地和森林保留地的榴莲芭。   彭亨州希盟国州议员质问彭亨州政府:既然已经决定租出这些“非法芭”,为何不优先考虑批准予在当地已经耕种数十年的农民?这些农民拥有比财团更丰富的耕种经验,也建立了完整和流畅的质管、生产、运输、出口线,何况农民也多年向州政府申请,愿意向政府支付租地耕种的费用,为何州政府却一直不批准,如今却轻易就把这些榴莲地租给财团呢?   文告指出,没有这些农民过去数十年来的辛勤耕种,马来西亚也不会有如今享誉国际的猫山王国美誉,而劳勿也不会被认证为“猫山王镇”。   “所谓的非法芭,其实只是政府多年来不批准农民租地耕种所导致,今天彭亨州政府选择租给财团,弃了贡献庞大经济予国家和劳勿的农民,就证明非法芭其实也可以合法化,如果州政府租给农民,农民也愿意与州政府合作,并贡献地税和抽成予州政府,而不是经过大财团。”   文告呼吁彭亨州务大臣撤回在8月24日开始采取行动对付无准证榴莲芭的指示,并重新考虑与当地农民合作和对话,而不是与可能开出不合理条约,加重农民负担的财团合作。   联署人: 彭亨希盟国会议员: 东姑祖布里(民主行动党劳勿区国会议员) 黄德(民主行动党文冬区国会议员) 傅芝雅(人民公正党关丹区国会议员)   彭亨希盟州议员: 邹宇晖(民主行动党都赖区州议员) 雪芙拉(民主行动党吉打里区州议员) 李政贤(民主行动党美律区州议员) 卡玛吉(民主行动党沙拜区州议员) 张玉刚(民主行动党丹那拉打区州议员) 梁耀雯(民主行动党直凉区州议员) 胡智云(民主行动党文德甲区州议员) 李健聪(人民公正党士满慕区州议员) 沈春祥(人民公正党德伦敦区州议员)

彭强制爪夷文附招牌政策 邹宇晖入禀高庭司法挑战

民主行动党都赖区州议员邹宇晖于2020年7月30日发表的声明: 民主行动党都赖区州议员邹宇晖正式入禀关丹高庭,申请司法审核,挑战彭州政府强制广告牌附上爪夷文政策的合法性。 彭亨州政府是于今年一月一日开始,指定所有商家,无论新旧招牌都必须附上爪夷文,指南中还要求爪夷文体积必须大过或与马来文罗马字母一样大。 邹宇晖强调,彭州政府及彭亨各地县市议会不能强制人民尤其是商家、非政府组织、党团,在广告招牌上植入爪夷字,这已剥夺人民自由选择的权利,毕竟每个商家、非政府组织和党团的受众群体不同,有些商家的顾客群是不会阅读爪夷文的非马来人如烧腊店、神料店,它为何一定要置放爪夷文字在招牌? 至于要选择推广爪夷文的商家,那它大可自行选择植入爪夷文在招牌,没有人会反对,但这应该是一个自由的选择权利,而不是强制性的政策。因此,州政府若要推广爪夷文的应用,应该是以鼓励的形式,而不是强制的形式。 “如今就连活动布条都需要植入爪夷文才能批准悬挂,而爪夷文又需经过特别审核,加重了商家和党团的时间、金钱和行政成本,这是一项不合理的要求。” 邹宇晖指出,其位于都赖州选区的双溪兰新村服务中心于今年1月9日收到劳勿县议会以广告招牌没有植入爪夷文而开出传票,他就决定通过司法挑战捍卫权益,以坚持在广告招牌上自由选择是否要植入爪夷文的立场。 邹宇晖昨日(2020年7月29日)通过由民主行动党彭州署理主席玛诺卡仁、乔纳森及张嘉恩组成的律师团,在关丹高庭提呈入禀书,要求检讨彭州政府及劳勿县议会执行强制广告招牌植入爪夷文政策。美律区州议员李政贤及直凉区州议员梁耀雯也出席陪同。 玛诺卡仁表示,人民有权利针对本身权益受损的不公平政策提出反对,通过司法管道要求审核,更重要是此司法审核结果,将可能成为将影响全彭甚至全国各州属在未来推行爪夷文强制植入广告牌的标杆。 彭亨州行动党秘书兼美律区州议员李政贤表示,彭州行动党全力支持邹宇晖入禀法庭司法挑战此不公政策,他强调民主行动党彭亨州委会去年11月6日已议决强烈反对此政策,因为此政策不但不符合彭州多元社会的精神面貌,更会进一步加重商家负担。 “更甚得是各县市议会执行此政策标准不一,有时嫌爪夷文字太小不批,有时又允许只是商业性质(category)放爪夷文,让人民产生混淆。因此,最好的做法是,不再强制商店和党团广告牌、布条植入爪夷文,让我们自己自由选择。” 此案是在2012年法庭程序第53条款下提出司法审核,申请修改声明,劳勿县议会列为第一答辩人,彭亨州政府为第二答辩人,主审法官拿督再纳阿兹曼说,由于此案没有先例,高庭需时研判文件,将于下月27日宣布是否接纳起诉人入禀申请,让高庭受理此案件。 劳勿县议会发出传单,要求都赖区州议员邹宇晖服务中心的招牌必须附上爪夷文字。

与财团谋利设不平等条约 彭亨州政府罔顾榴莲农民

民主行动党都赖区州议员邹宇晖抨击彭亨州政府,罔顾榴莲农民的生计,竟然可以在没有咨询广大农民的情况下,与财团设计不平等条约,边缘化当地农民,严重危害正在茁壮成长的榴莲工业,或进一步酿成“猫山王危机”。   彭亨州政府通过子公司彭亨州农业发展局(PKPP)和财团彭亨皇家榴莲集团(Royal Pahang Durian Group)联合成立 Royal Pahang Durian Resources PKPP Sdn Bhd,并于2020年7月10日发表文告宣布,彭亨州政府已在今年6月24日,授予Royal Pahang Durian Resources PKPP Sdn Bhd租赁和使用劳勿县內5千357英畝土地的租契,涵盖地区包括生利、只登、都赖、双溪兰、双溪吉流等,為期30+30年。   邹宇晖质问彭亨州政府,既然已经决定租出这些“非法芭”,为何不优先考虑批准予在当地已经耕种数十年的农民,这些农民拥有比财团更丰富的耕种经验,也建立了完整和流畅的质管、生产、运输、出口线,何况农民也多年向州政府申请,愿意向政府支付租地耕种的费用,为何州政府却一直不批准,如今一个转身,就把这些榴莲地租给财团呢?   “所谓的非法芭,其实只是政府多年来不批准农民租地耕种所导致; 今天彭亨州政府选择租给财团,就证明非法芭也可以合法化,只不过州政府选择了财团,放弃了贡献庞大经济予国家和劳勿的农民。”   邹宇晖质问,州政府的农业发展局不是应该以提拔和维护本州农民利益为主吗? 就算要发展榴莲工业,州政府子公司大可与农民一起合作,为何非得通过第三方的财团介入? 甚至还与财团联合成立公司,开出不平等的条约,挤压农民的生存空间。   邹宇晖指出,不平等协议包括强制农民必须指定把榴莲果实低价格上交给该公司, 以及指示农民在今年内必须缴交一英亩6千令吉的“租借费”,根本就是强人所难,准备把农民多年来付出的心血坐享其成。   “一旦财团开出与农民的不平等条约成功运行,猫山王市场或将被单一财团垄断,在没有市场自由机制的制约下,届时榴莲的价格或将无限飙高,榴莲收购商和榴莲加工厂也将因为缺乏竞争力,或甚至收不到榴莲而倒闭; 此外,农民也为了满足不平等条约的数量要求,病急乱投医,种出没有素质的榴莲,这势必进一步 折损马来西亚作为全球“猫山王国”的盛名。”   邹宇晖表示,由于彭亨州务大臣旺罗斯迪已经下令所有农民必须在8月9日前向Royal Pahang Durian Resources PKPP Sdn Bhd “报到”, 因此时间紧迫,他呼吁所有受影响农民,联合起来采取法律行动,拒绝该公司开出的不平等协议,而行动党也准备给予任何形式的协助,以确保农民的利益不会被剥削。   邹宇晖 民主行动党彭亨都赖区州议员

强制招牌放爪夷文不合理 彭行动党将法律支援被对付商家

民主行动党都赖区州议员邹宇晖于2020年1月2日发表的新闻稿: 强制招牌放爪夷文不合理 彭行动党将法律支援被对付商家 民主行动党重申,坚决反对彭亨州政府强制州内各县所有商家招牌放上爪夷文的政策,并准备为被对付或被罚款的商家提供法律支援,以行动保障州内商家的权益。 民主行动党都赖区州议员邹宇晖表示,州政府不应该以强制性方式,要求所有商家的招牌都要放上爪夷文,因为此举不但不符合彭亨州多元社会的精神面貌,更进一步加重商家负担。 “任何因为没有置放爪夷文在招牌上而遭到地方政府罚款或对付的商家,可以联络任何一个地区的行动党代议士或支部,我们将咨询律师意见,通过司法途径为商家讨回公道,并要求法庭检讨州政府此项不合理的政策。” 邹宇晖指出,希盟联邦政府在华小国语课爪夷文教学事件上,决定让家长和家协选择性接受是否要学习“介绍爪夷文”的单元,对比起国阵彭亨州政府的“强制性”爪夷文招牌措施,更显得尊重民意和包容多元。 “彭亨州国阵政府应该向希盟联邦政府学习,以更开明包容的方式来执行所有政策,体现以民为本的精神。” 邹宇晖表示,身为回巫联盟的盟友之一的马华公会,不应该忘记彭亨州还是属于国阵执政的州属,为何之前在马华大会还攻击希盟政府,如今面对彭亨州政府的招牌爪夷文政策,却选择沉默不语呢? “我们尊重爪夷文作为为国家的文化遗产,但任何推广爪夷文的措施应该以鼓励形式,而不是强制形式进行,更遑论各地方政府指南里,要求爪夷文要与马来罗马字一样大,甚至更大。” 邹宇晖也提醒彭亨州政府,先不论是不是强制执行,但彭亨州房屋及地方政府部委员会主席阿都拉欣在十一月的州议会时,说过招牌上的爪夷文字无须根据马来文罗马字的大小,因此他要求彭亨州政府尽快指示地方政府更改此指南,勿让商家感到混淆。 邹宇晖是日前出席水务、土地及天然资源副部长兼劳勿区国会议员东姑祖布里派发圣诞及元旦物资予占丹村原住民的节目后,向媒体发表上述谈话。

不曾在内阁反对莱纳斯 马华民政没有资格批评行动党

民主行动党都赖区州议员邹宇晖于2019年8月21日发表的声明: 民主行动党都赖区州议员邹宇晖指出,马华和民政党日前相继批评民主行动党没有能力关闭莱纳斯是一种当家不当权的表现,实则是为了掩盖自己过去做政府时的无能。 “充满争议性的莱纳斯稀土厂为何会进入马来西亚设厂,马华和民政党当时还是联邦政府的内阁一员,就是因为他们默许,所以才让莱纳斯稀土厂成功立足在关丹,并囤积放射性废料至今。” 民主行动党从在野时期就一直反对莱纳斯稀土厂的存在,即使在执政联邦后,也没有因为做了政府而停止反对,虽然最终没有让内阁立刻终止莱纳斯的运作,但行动党立场始终如一,并且极力促成政府设定更严苛的营运条例,来规范莱纳斯稀土厂的废料问题。 “相比起马华和民政,以前在内阁不止默许莱纳斯设厂,还为其辩护,并且还欺骗人民莱纳斯稀土厂的废料会运出国外,才导致今天的残局诞生,马华和民政还有什么颜面来争取选民的支持?” 邹宇晖表示,希盟作为一个四党联合执政的政府,针对不同决策有不同意见是很正常的事,但最重要是四党都能清楚表明自己的立场,并通过斡旋来取得共识,完全不存在当家不当权的情况,就如拨款予独中一样,也是在希盟四党通过「希望宣言」达成的共识下发出,因此这跟国阵时代,巫统说一就是一,说二就是二的霸权作风截然不同,马华和民政党没有资格批评行动党。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失望内阁更新准证,彭火箭反莱纳斯立场坚定

民主行动党彭亨州七名州议员于2019年8月16日发表的声明: 失望内阁更新准证,彭火箭反莱纳斯立场坚定 民主行动党彭亨州七名州议员今日发出联合声明,清楚表明反对莱纳斯稀土厂继续运作,并对内阁给予六个月更新准证感到失望。 7名州议员认为,内阁应该对人民反对莱纳斯运动的意见从善如流,在莱纳斯没有遵守2012年把辐射废料运出国外的协议后,即使马来西亚受制于《巴塞尔公约》,无法把辐射废料运出国,但最低限度也应该做到不再更新莱纳斯运作的准证。 7名州议员认为,虽然莱纳斯只获得半年时长的准证跟新,而内阁也提出比前朝政府更严苛的三大条件,包括必须建造一个永久废料储存设施(PDF),但这个决定显然无法解除人民的担忧。 “莱纳斯过去8年已经在其厂方的临时产流物储存设施囤积超过58万吨的放射性废料,且暴露于洪水自然灾害威胁的风险,单是这一点,就足以否决莱纳斯要求更新准证的要求。” 7名州议员指出,《希望宣言》的第39个承诺即“平衡经济发展和环境保护”列明: “我们将重新检讨所有关于环境管理和保护的法律和规范,以制定准确的管理制度,切合充满挑战的现代社会。我们将执行严格的规范,以确保马来西亚不会成为来自其他国家的企业财团的废料垃圾场。” 7名州议员质问政府,既然已经雄心壮志把所有洋垃圾运回出国,为何却要把最具威胁的稀土辐射废料留在国内,这个决定已经伤透所有过去8年以来一直站在前线反对稀土厂的社运分子,而且他们还是坚定的希盟支持者,衷心期盼改朝换代后,莱纳斯就能被关闭,但如今却事与愿违。 7名州议员也表达对文冬区国会议员黄德的支持,因为黄德这一路走来都是反莱纳斯的先锋,即使如今当上国会议员,也依然善用其后座议员的身份,在国会内外,为关闭莱纳斯稀土厂而斗争。 “我们要求内阁,重新检讨这项违背人民意愿,以及损害大众利益的决定,并秉持这《希望宣言》里第39条的精神,关闭莱纳斯稀土厂,迈向新马来西亚欲打造绿色家园的目标。” 联署人: 美律区州议员李政贤、吉打里区州议员雪芙拉、沙拜区州议员卡玛吉、都赖区州议员邹宇晖、丹那拉打区州议员张玉刚、文德甲区州议员胡智云、直凉区州议员梁耀雯。

聘请谙中文者乃商业考量 邹宇晖促赛沙迪停止种族言论

民主行动党彭亨州都赖区州议员邹宇晖于2019年2月19日所发表的文告: 民主行动党彭亨州都赖区州议员邹宇晖批评青体部长赛沙迪所发表的“征聘上不应强制须谙华语”是愚昧和充满种族主义的,必须马上给予纠正。 邹宇晖指出,赛沙迪不应把企业应聘中的语言条件直接等同为种族歧视,因为大多企业是出于商业考量考量,即它们业务中需要使用到中文,才做出如此设定,这是技能要求,与要求谙英文一样,而非肤色限制,何来歧视? “赛沙迪认为仅有驻马的中国企业才需使用中文,这是一种井底之蛙的看法,因为马来西亚是中港台以外拥有最健全的华文教育系统,栽培了许多中文人才,中文也是我国其中一个重要的商业语言,加上近年来中国崛起,本地公司与中资来往更频繁,私人企业招聘会中文者有何不妥?” 邹宇晖也强烈反对赛沙迪欲对付在征聘中列入中文条件的公司,因为这将剥夺私人企业的商业利益,根本与设立固打制没有区别,这将让国家越走越单元,越走越倒退。 “面对巫裔生不暗华语不被聘请的问题,身为青体部长的赛沙迪应该告诉学生尽可能掌握多语,提升自身的市场竞争力,而不是事事带着有色眼光诉诸种族主义,不自觉的把自己当成巫统2.0领袖,背叛各族人民509大选对他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