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州公开鞭笞迫害人权 邹宇晖:希盟政府需拨乱反正

民主行动党彭亨州宣传秘书兼都赖区州议员邹宇晖于2018年9月4日所发表文告: 民主行动党彭亨州都赖区州议员邹宇晖为登嘉楼伊斯兰法庭执意对两名企图进行同性性行为的女子公开鞭笞感到震惊,并促请我国政府必须严正平等地捍卫所有群体的基本人权,终止任何人对特定群体的迫害。 "作为与登嘉楼有相近宗教文化,并且同属东海岸地缘的彭亨州,我们深切感受到登嘉楼公开鞭笞带来的负面影响,这会让本州一些宗教保守分子借题发挥,施压州政府效法登嘉楼,一旦无法把持好原则和底线,彭亨州将随时沦陷为一个政教合一的州属。” 邹宇晖指出,鞭笞两名女子的事件颇受国际注目,国际特赦组织代表甚至声明此举是马来西亚人权糟透的一天。为了保护马来西亚在国际间的声誉,希盟政府必须尽早拨乱反正,正面地处理这起事件。 “身为执政党一员的民主行动党,是个以捍卫多元和世俗体制为核心价值的政党。我们在此事上必将坚持政教分离的立场,反对任何机构和个体以宗教信仰和价值观的名目,对包括LGBT在内的群体进行压迫”。 邹宇晖强调,我国必须跟随现代化国家的脚步,除去罪名化LGBT的法律。当代的研究专家们,都基于对人类性别与性取向之复杂性及流动性有所洞见,才不停修改过去对LGBT的偏见,同时也呼吁世界停止污名化和暴力对待LGBT。这是人权意识抬头的时代,我国绝对不该绕过这一事实而任由侵犯人权的事件继续发生。 邹宇晖指出,他能理解我国社会还处于保守阶段,多数人也无法认同LGBT的存在。然而,就算社会不接受LGBT,也不应该以任何方式迫害和边缘化他们,因为人人皆有免于不人道对待而生活的权利。 “不同人对LGBT有各自的道德衡量。但是,倘若希望国家以特定法律制裁一群没对他人构成伤害的小群体,无论是他的动机还是容许如此压迫他人的法律本身,都是不合理的。我们有必要把个人道德判断与他人选择如何生活的权利分清楚,也因此我们必须停止在法律上罪名化LGBT群体。” 邹宇晖认为这事件问题并不止于对LGBT的迫害,还包括对女性权益的伤害。正如一些批评所指出,我国刑事法典禁止对女性施以鞭刑,然而此次伊斯兰法庭坚持用刑,这将会加深现有民事法与伊斯兰法之间权限的问题,希盟政府必须尽快解决这种可严重分裂国民的危机。

公平施政才能促进团结 邹宇晖:宏愿学校必将蚕食华小

民主行动党彭亨州宣传秘书兼都赖区州议员邹宇晖于2018年8月29日发表的声明: 针对首相马哈迪重提宏愿学校概念,以促进各源流学校各族学生间的团结与和谐,民主行动党彭亨州宣传秘书兼都赖区州议员邹宇晖表示,首相和新政府应该认知到,要真正达到全民团结的目的,前提是必须要有公平的施政,否则一切都是空中楼阁。 “宏愿学校美其名是为了让各族学生在同一屋檐下生活学习互相融合,然而它必然改变目前各源流学校多元并存的现状,最终达致统一各源流学校的“最终目标”,以马来语作为主要教学媒介,最后华小将荡然无存。” 邹宇晖指出,最后华小必须以宏愿学校的利益为大前提,服从宏愿学校的决定,而在国小依然是政府优先着重的学校来看,所有母语学校的基本合法权利,将会逐渐被宏愿学校蚕食,最后华小和淡小将走向变质,1962年华文中学改制事件就是最好的借鉴。 “企图把多元教育纳入宏愿学校麾下的想法,不止会消灭当前多元文化的空间,最终也无法达致种族团结的目标,因为多源流教育并非是造成我国种族分歧的根源,反而是我国重要的教育资产,充份体现我国多元民族与文化的色彩。” 教育的目的不是团结 教育的首要目的不是为了团结,而是通过自己最熟悉的语言来学习知识,成人成才,把教育当成“团结”的目的,最后只是本末倒置,扭曲教育的理念。 “没有公平平等的施政,各族孩子在同一屋檐下生活学习根本没有意义,试想想,在小学一起成长的友族孩子,长大后将因为肤色原因而获得优先进入大学预科班或玛拉大学的机会,所有的融合都在那一瞬间被偏差和歧视的政策粉碎,谈何团结呢?” 邹宇晖表示,要增进各源流学校学生的融合,应积极推展1986年教育部与董教总双方同意的《学生交融团结计划》,拨款予各源流小学联办各类活动,让各校学生更多机会自由交往,促进友善、谅解,而非念兹在兹,要将各源流学校同化。 邹宇晖促请新政府打消任何想要实行宏愿学校的念头,应该以多元教育体系为荣,并逐渐制度化增建、制度化拨款予各源流学校,真正弘扬新马来西亚的多元精神,让各族存异求同,共存共荣。

签下AES不平等合约 江作汉廖中莱须道歉

民主行动党彭亨都赖区州议员邹宇晖于2018年8月21日发表的声明: 民主行动党都赖区州议员邹宇晖今日促请两名前任交通部长江作汉及廖中莱就当年签下AES不平等合约,向公众道歉。 邹宇晖指出,随着交通部长陆兆福日前揭发,人民才知道,原来根据前朝国阵政府与承包自动执法系统的ATES及Beta Tegap私人公司所签署的协议,政府所收取的大部分罚款,都归这两家私人公司所有,几乎完全无益于国家的收入。 “2012年签下AES不平等合约的是2010年至2013年出任交通部长的时任马华总秘书江作汉,而纵容这不平等条约继续存在的是在2014年至2018年出任交通部长的时任马华总会长廖中莱,廖中莱也从来没有检讨过这不平等合约,两任交长皆需要对这项愚蠢的合约负上责任”。 邹宇晖指出,马华现在不但没有资格批评交通部豁免AES罚款的举措,反而还需要向人民交待,到底为何当初会签下对政府不利的合约,其目的看起来是要让两家私人公司赚钱大于惩治超速的公路使用者,因此,要求马华前两任交通部长为此道歉并不为过。 “两家私人公司只投资约1千万令吉安装47架电眼,却因此而赚取了1亿3000万令吉的利润,如果不是509换了新的联邦政府,广大的人民还被马华蒙在鼓里。” 邹宇晖也表示,马华在现正举行的无拉港补选提出“监督与制衡”的口号,但却从来不正视其本身在朝时与巫统狼狈为奸而导致的廉正诚信问题,因此毫无道德制高点要求人民选马华候选人进入雪州议会。 “马华不是一个纯洁的在野党,它是一个不愿去除前朝遗毒和不愿意认错道歉的前执政党,马华应该先监督自己,才来谈制衡希盟。”

山埃采金危害居民健康与安全是不争的事实

1. 我对水务、土地及天然资源部长西维尔昨日在国会回答文冬区国会议员黄德关于山埃采金是否会影响健康的问题所给予的答案,感到遗憾。 2. 西维尔在回答中指出没有证据显示,武吉公满的山埃采金活动危害周边居民和环境。他表示,所掌握的事实显示,使用山埃采金不会影响空气素质,也不会影响周边居民的健康。西维尔更指,武吉公满之所以会演变成一大课题,是因为居民搬到老早已存在的金矿附近居住下来。 3. 对于西维尔的言论,我深表不认同,并认为此言论有违希望联盟(或前身的民联)过去坚决反对澳洲金矿公司在武吉公满新村使用山埃采金的立场。 4. 其实已经有多项资料显示,武吉公满山埃采金威胁着周边居民和环境,这包括武吉公满山埃采金厂与民宅之间的距离完全没有缓冲区(Buffer Zone),只相隔一条马路。 5. 金矿公司的环境评估报告透露,会把渗有山埃与各种化学废料的坭渣存放在深坑里,但是并没有列明任何防范措施,避免雨水冲蚀,污染地面和地下水源 ,而且,金矿公司由运营到关闭都回避泥渣如何安全处理的质疑。 6. 如果山埃采金不会影响居民健康,为何2009年2月,当金矿开始操作时,空气中弥漫刺鼻难闻化学异味,短短1个月内300人身体不适呢?居民切身的感受远比官方所谓“科学”数据来得真实。 7. 就算要看数据,也证明不利村民健康,因为环境局于2013年1月在武吉公满放置探测器,告示板于1月12日和20日的数据就显示,山埃气体浓度高达0.5-0.8ppm,最高指数为1.11ppm,而这个污染指数远比其他国家标准来得高,如纽约的标准是0.03ppm、俄罗斯是0.009ppm、捷克是0.007ppm,这意味着武吉公满居民当时全天候曝露在山埃气体的空气中。 8. 至于指武吉公满之所以会演变成一大课题,是因为居民搬到老早已存在的金矿附近居住下来更是荒谬,因为武吉公满村庄早在1903 年建立,是劳勿存在最悠久的村庄,而早年武吉公满的确是以金矿闻名,但都不曾有公司采取过山埃来采金。 9. 所谓演变成课题是在澳洲金矿公司使用山埃采金后才爆发,因为山埃是剧毒,加上金矿公司没有遵守多项安全标准,因此才导致村民群起抗议。 10. 武吉公满反山埃采金委员会和村民为了保护自己的家园,进行了十余年的抗争,包括多次对簿公堂和走上街头,和在大选中义无反顾支持民联/希盟,好不容易等到澳洲金矿公司停止运营,曾经与他们同在的政党和领袖却在出任新政府后以前朝的口吻和资料否定他们过去抗争的合理性,这是对该组织和当地居民最大的伤害。 11. 我希望西维尔领导的水务、土地及天然资源部能够重新开启武吉公满山埃采金厂的档案,跨部门与卫生部、环境部认真检视前朝政府对于此个案的所有数据资料,如发现有隐瞒和不实,必须马上纠正,以还武吉公满村民一个公道,政府也应派人实地考察澳洲金矿公司厂址,若发现该金矿厂停止运营后还残留有毒废料,必须采取行动清理和对付澳洲金矿公司,以保护武吉公满和劳勿人的健康和安全。 邹宇晖 民主行动党都赖区州议员

尊重多元之余也传达准确资讯 政府部门发多语文告应被鼓励

  财政部长林冠英发出中文文告,遭到“国阵之友”攻击,指林冠英不尊重马来文作为国语的地位。 民主行动党彭亨州都赖区州议员邹宇晖表示,这个指控是充满种族主义的,因为林冠英发出的不止是中文文告,还包括英文和马来文文告,如何会被冠上不尊重马来文作为国语地位的罪名呢? “这种抹黑也是巫统过去数十年惯用的伎俩,然而事实证明并非如此,可见巫统没有从第14届大选败选中吸取教训。” 邹宇晖认为,部长提供中文翻译稿给中文媒体,将能更准确把官方新闻与数据传达予国内外中文媒体,省却各中文报自行翻译的工作,也减少各中文报各自翻译后出现的内容落差。 “马来西亚本来就是一个多族群和多语社会,发布多语文告展示了新政府对马来西亚多元语言文化的尊重和包容,因为中文乃国内三大语言之一,而马来西亚的中文媒体规模更是继中港台大中华地区之外,最为完整的,政府部门发出中文文告有利于媒体与政府之间的资讯互通。” 邹宇晖强调,财政部发出中文文告不代表没有发出国文文告,亲巫统的“国阵之友”尝试制造林冠英用中文文告“取代”国文文告”的印象,是子虚乌有的,也是一项恶毒的污蔑。 “各政府部门应该响应林冠英的呼吁,即除了财政部,其他部门也应给予更多使用华语的空间,官员须适应和习惯部长除了国语及英语外,使用华语或其他母语,这样将更能促进民情下情上达,打造一个包容多元的社会,展现马来西亚在这区域因多元之美而产生的竞争优势。” 民主行动党彭亨州都赖区州议员邹宇晖于2018年6月25日发表的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