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盟应该身先士卒,破除隔阂思想

马六甲州通讯、多媒体、非政府组织、青年及体育行政议员暨爱极乐州议员于2019年9月7日发表文告: 希望联盟应该身先士卒,破除隔阂思想 在过去的6天,我被攻击并被标记为“种族主义者”,“偏激主义者”,“反马来人”和“反回教” - 几乎过去所有对行动党的不负责任的标签都被套在了我的身上。 这些攻击源于我在2019年9月1日针对土团党甲州行政议员Mohd Rafiq Naizamohideen当天在他脸书上贴上与争议性回教传教人士Dr Zakir Naik的宗教膜拜活动海报,并公开邀请民众参与一事,做出公开质疑所致。 在我9月1日的文告,我强调“州政府所有部门和人士都应该遵守首席部长Adly Zahari日前以马六甲州人民和谐为由而禁止Zakir Naik来甲州演讲的用意和精神,不应该招待他。”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我重申,我不曾质疑Zakir Naik 到访马六甲的权力,更不曾否认Zakir Naik到宗教场所膜拜的权力,因为禁令只是禁止他演讲。 针对Rafiq公开邀请民众与Zakir Naik出席膜拜活动,我感到遗憾。即使Rafiq之后回应这不是政府或政党活动,只是Masjid Cina Melaka的活动(他是Pengerusi Masjid Cina),这举动显示了和首席部长及州政府的立场对立,也不遵守该禁令的精神和用意。这也显示了Rafiq作为一名土团党兼希望联盟的议员,在马来西亚的多元社会里缺乏敏感度。 Zakir Naik是一名具有争议性的人物,这是无需置疑的。甲州首席部长早前对Zakir Naik发出禁令时,不是一项容易的决定,因为在穆斯林社群里,Zakir Naik拥有一定的受欢迎程度。但即使艰难,首席部长也做出正确的决定,而这项决定是应该被所有甲州希望联盟议员尊重和遵守的。 最让人发指的是Rafiq于9月6日刊登的文告(Malaysiakini版本被Rafiq分享至脸书)中所提及“我不曾听过任何穆斯林领袖质疑别的宗教场所的宗教活动”。这更显示了Rafiq不了解他与Zakir Naik的活动对马来西亚社会和谐带来的影响,而这样的论点,只会加剧种族之间的隔阂,因为所有马来西亚人民的事情,都是马来西亚人的生活一部分。作为领袖,不该以“你是华人,别碰我们马来人的事情”角度思考,更不能认为影响种族和谐的课题是单一种族宗教的课题,因为它牵系着马来西亚社会的和谐发展。这样的“隔阂思想”,对马来西亚是一颗危险的种子。 倘若今天我是一名马来人,或穆斯林,或不是来自民主行动党,我是否还会被标签成“种族主义者”,“偏激主义者”,“反马来人”和“反回教”?在现有的隔阂思想框架下,很难说。 希望联盟需要身先士卒,主动破除这些隔阂思想,才能够带领马来西亚走向多元繁荣的方向。 郭子毅 马六甲州通讯、多媒体、非政府组织、青年及体育行政议员暨爱极乐州议员

官联公司管理不妥却想上市 郭子毅:甲州政府自欺欺人

民主行动党爱极乐州议员郭子毅于2020年12月10日发表文告: “若甲州政府不愿意为政府子公司内影响州政府声誉的案件采取行动和作出交代,对GLC设下的KPI将只是自欺欺人的说法。” 以下为爱极乐州议员郭子毅在甲州2021年财政预算案12月10日辩论摘要: 在昨天的甲州2021年财政预算案致词中,首席部长宣布将为甲州的州政府机构及子公司(以下简称为”GLC”)设下以下KPI: 每年增加20%盈利。 在国内和国外寻找合作伙伴,并在5年内至少有3个合作计划。 所有GLC每年把总值2%的收入上缴给州政府。 在5至10年内在马来西亚Bursa Malaysia交易板上市。 我认为以上KPI,特别是第1和第4,是不切实际和不公平的,同时也不适合执行在所有的GLC身上。然而,我原则上认同州政府为甲州政府机构及GLC设下KPI。 如果州政府的目标之一是要让州政府的GLC在5至10年内上市,除了只看表面的盈利多寡,州政府也需要注重GLC的透明、廉洁、及管理信用(Management integrity)。 其中一项需要州政府解释的是在今年5月左右被各媒体报导的“涉及滥权甲政府子公司2高层,前朝停职,国盟复他们职”一事。文中所指的甲政府子公司是马六甲资讯工艺控股公司(MICTH)。(见链接) 必须强调的是,该案件涉及至少130万令吉的公款,严重影响甲州政府的声誉。 其中一位涉案的员工,在内部调查结果中,被指涉及”严重过失“ (Serious misconduct)。在国盟政府上台后重新委任已经被停职的两位员工,明显违背了管理信用和廉洁的原则。该事件被报导至今,甲州政府并未作出任何正面回应。 若甲州政府不愿意为政府子公司内影响州政府声誉的案件采取行动和作出交代,对GLC设下的KPI将只是自欺欺人的说法。

独中及三院零拨款 郭子毅抨国盟搞政治牺牲教育

民主行动党爱极乐州议员郭子毅于2020年12月23日发表文告: 《国盟政府在拉曼大学与独中及三院拨款事宜立场态度不一》 针对财政部在国会下议院书面回答,将不发出任何拨款给予独中和新纪元学院、南方大学及韩江传媒大学学院,我感到遗憾,因为这让我国教育拨款制度好不容易向前跨出了一小步后,又后退一大步。 在希望联盟执政时期,我国各源流学校皆获得拨款。值得一提的是,希望联盟执政后的第一份财政预算案(2019财政预算案),便纳入了前所未有的独中拨款,数额更是在2020年财政预算案里增加。 在教育拨款中,希望联盟展现了对各源流教育一视同仁的立场,以不分种族与背景的态度培育下一代国家领导人。 国盟政府如今取消独中及三院的拨款,完全体现了国盟政府在教育体系中的‘边缘化’态度,这对拥有多元社会及多源流教育的马来西亚是一种极为倒退的举动。 更令人不解的是,国盟政府在拉曼大学拨款的态度却是截然不同。 基于政教分离的原则,希望联盟执政时期,决定把拉曼大学的拨款,不再转入由国盟成员党之一的马华公会领袖及成员担任信托人(board of trustee)的拉曼大学学院(拉曼)教育基金会,而是拨入由拉曼大学校友组成的拉曼大学学院校友总会(TAA)所成立的基金会,以保证不受政治干预,真正造福学生及学校。 国盟成员党之一的马华公会,除了强烈抗议上述的拨款方式,到全国各地举办“为拉曼筹款”活动,更是以“拉曼是为家境清寒的华裔生提供接受高水平教育机会的学院”等言论,大打种族政治牌,企图分散及蒙蔽国人对政教分离议题的关注。 就在国盟政府于2020年3月初夺权成功后,马华公会总会长魏家祥更是在5月份透过脸书直播,指“拉曼大学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并宣布财政部将把拨款重新拨入拉曼大学学院(拉曼)教育基金会,而不是校友会的基金会。 国盟政府在拉曼大学拨款事宜上的积极态度,与日前所宣布的独中及三院的零拨款,显得突兀和截然不同。 我促请国盟政府,响应希望联盟对各源流教育体系一视同仁的立场,别把教育当政治箭靶,让我国教育开倒车,以致不少潜在的国家未来栋梁成了活生生的政治牺牲品。

同时优化3/4G及推出5G,只需延续希望联盟政策

民主行动党爱极乐州议员郭子毅于2020年7月6日发表文告(此文告是根据星洲日報题为《赛富丁:搁置推出5G,先优化3G 4G基设》之报导做出回应。相关报道请点 链接 ):   根据该文中报导,通讯及多媒体部长赛富丁指出 “我们目前正在检讨国内的网络基础设施,这也是为什么我搁置了5G的推出,这并不意味着我们会停止推出(5G),而是我们想要先做好准备,以便能更好的落实“。 我欢迎赛富丁部长认真看待3G 4G的基础设施,但若以这作为搁置5G的理由,是直接展现了国盟政府的不足之处。   在电子科技逐渐发达的年代,许多行业都正在讨论踏上数码化的脚步。然而,在我国,许多地区仍面对网速偏低的问题。这直接地影响了许多兴起中行业的发展,当中包括电子商务(e-commerce)和工业数码化(Industrial Digitalisation)。   在希望联盟执政时期,通讯及多媒体部(KKMM)在2019年间推出的大马光纤及连接计划(National Fiberisation and Connectivity Plan, 以下简称为NFCP),就是我国高速宽频网路(High Speed Broadband,以下简称HSBB)覆盖率及网速的方案。   在NFCP中的规划中,主要分为数个专注点,包括提升HSBB覆盖率、全面提升网速、及让网络价格变得可负担,确保各阶层人民都能够上网。根据原定计划,我国98%的人口稠密的地区(Populated area)将在5年内(2019-2023),获得网速和网路覆盖率的提升。   同在2019年由希望联盟政府推介的5G,加入了世界数个科技先进国的脚步,开始规划5G,同时也让人民见证了5G的可发展性。   要发展3/4/5G,我国的网路覆盖率扮演了很重要的角色。当中,光纤的覆盖率也决定了3/4/5G的基础设施是否完善。而NFCP正好就为光纤和网路覆盖率带来了很好的规划及解决方案。   优化3G 4G及发展5G并不重叠,短期内的受惠群体也不一样。赛富丁只需延续希望联盟的NFCP便可以做得到同时优化3G 、4G和发展5G。   国盟部长应该设法做得比希望联盟好,不然就至少做得和希望联盟一样好。 若国盟政府部长说需要搁置5G,先检讨3G 4G的基础设施,这简直就是在倒退,让人无法接受。   郭子毅 马六甲爱极乐州议员 马六甲前通讯、多媒体、NGO、青年及体育行政议员

甲州政府执政8个月,55地区手机网络覆盖获提升,建设效率越国阵双倍!

众所周知,网络已经成了城市生活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人民对手机网络覆盖率的需求日渐渐提高,不仅仅是因为人口增长,更大的原因是因为使用手机数据网络的用户大幅度增加。做为马六甲州政府的一员,郭子毅列出了三个网络覆盖需求的主要条件:人民需求、政府政策以及电讯公司的商业策略。 马六甲通讯、多媒体资讯、青年及体育行政议员郭子毅在发布的文告中揭露,在他刚接任马六甲通讯部门是,发现前朝政府在2015年至2017年之间每年平均只建了30座电讯塔。因为按照甲州的需求量,实则需要的是高达100座电讯塔,而不是前朝政府所执行的30座。此外,在还没换政府的2018年1月到4月期间,也仅仅建了6座电讯塔。 郭子毅在接手之后,成立了一个特别行动小组(Jawatankuasa Bertindak Infrastruktur Telekomunikasi)来了解、整合整个建造电讯塔的审批程序。在前朝,即便是没有任何意料之外的事情发生,承包商也需要经过冗长的时间才能获得各部门及相关机构的批准,耗时介于6到9个月。在成立了小组之后,甲州政府如今可以在3到四个月批准并开始建设工程。 此外,在郭子毅的文告中也强调,为了解答居民对电讯塔是否影响健康的疑虑,他也与Malaysian Nuclear Agency合作,想办法加强介于政府与人民之间沟通的桥梁,人民有办法可以直接在电讯塔上获得必要资讯,包括辐射标准、辐射检测及工程准证等等资料,而这一些只需轻扫电讯塔上的二维码即可。这也让马六甲成了全国第一个在电讯塔上提供二维码的州属,领先各地! “这些改革大大增强了甲州通讯设备的发展。第十四届大选后,从2018年5月至12月,我们根据区域需求共成功建了55座电讯塔。 这意味着州内55区的手机信号及网络连接性已获提升。这个数量是国阵执政时一年所建的电讯塔数量的双倍。我也宣布甲州准备在今年根据待建设施区域名单,建造100座电讯塔(取决于电讯公司的预算)。”郭子毅在文告中提到。 此外,电讯设施投诉表格已分发给甲州所有28 个州选区的服务中心(JAPERUN)。如果,马六甲选民所在的地区缺乏稳定的手机信号及网络覆盖率,可到所属州选区的服务中心填写表格。这样新政府才能更加有效的跟进整个覆盖率情况,在建设电讯塔的过程中会更有效率!

甲州野新实行光纤链接计划(NFCP) 或为全国高速宽频网络铺路

马六甲州通讯、多媒体、青年及体育行政议员郭子毅指出,近年来通讯及网络的重要性逐渐提高,网络的连接不只为我们提供娱乐和方便,也在金融、电子商务、科技、教育及医学等领域里有关键性的作用,变得不可缺少。网络的质量及设施完善程度也因而影响一个地区的社会与经济发展。 政府以及其它相关机构必须确保我国的各个地区拥有完善的网络设备,因为网络的发达与国家各方面的发展将是相辅相成的。 他说,“ 自去年五月执政后,提升我国网络连接性一直是希望联盟的重要目标之一。” 我国仍有许多地区包括城市没有高速宽频网络(HSBB)设备,也就是俗话所谓的“没有Unifi”。 他解释到,其实Unifi并不能与高速宽频网络画上等号, 它只是一种由马电讯(TM)提供的高速宽频网络配套。我国还有许多其它电讯公司也能安装并提供高速宽频网络服务,其中包括Time dot com、明讯(Maxis)、Digi。 “高速宽频网络设施的关键就在于光纤电缆。一般安装光纤电缆的工程冗长复杂,必须获得土地许可证、施工许可证以及通过其它部门的审批。种种因素导致至今许多地区仍未能安装光纤电缆。” 另外, 安装光纤电缆的土地挖掘工程也需要庞大的费用,造成我国通讯及网络业停滞,不能稳定发展。有些地区需要等上几年甚至是十年才能安装光纤电缆。 值得一提的是,国能公司所进行的光纤化与连接计划工程(NFCP)微妙之处就是在现有的电缆设施上“加工”,装上光纤电缆。现成的电缆设施大大减少了安装工程的费用及时间。 马六甲州野新被选为这次先锋工程的首个地点,是基于地理环境及人口分布。若NFCP能全国实行,政府首先要确保高速宽频能让偏远地区也受惠, 而野新就概括了市区、郊区及乡下,现已让1100户人民受惠。 这项计划若能成功并广大范围地进行,必定能提升我国的通讯及网络业,促使更多光纤电缆供应商在我国各区发展,让更多国人享用高速宽频。 郭子毅表示, “我预料这项计划将是马来西亚通讯及网络业的转捩点,是马来西亚未来电子和网路发展的一大关键。”

甲政府开铡刀! 内审后举报反贪污委员会

马六甲州政府旗下的子公司MICTH(马六甲资讯工艺控股有限公司)被马六甲行政议员报警及举报反贪污委员会。 甲州行政议员郭子毅在2019年2月19日宣布对州政府旗下的子公司MICTH进行内部审计后,发现该公司有多项没有知会相关部门的情况下发出授权书给承包商,同时也发现未经有关方面授权的电子转账行为。 经过审计之后获得行政议员郭子毅的高度关注。因此,为了更进一步调查这些事项,该部门决定举报警方及反贪污委员会,向州政府内部的子公司开铡刀。 马六甲资讯工艺控股有限公司(MICTH)是发展通讯建设及相关产品的重要部门。在执政后,马六甲州通讯、多媒体、非政府组织、青年及体育行政部门已着手加强该公司的效率,其中包括公开招标并允许任何有资格、有能力的公司加入MICTH成为伙伴,共同协助州政府发展电讯。在大刀阔斧的改革下,马六甲建立电讯的效率已经由过去2015-2017年的每年30座提升到八个月内(2018年的5月至12月)的55座。同时这也意味着马六甲55个区域的手机电讯信号已经被强化。 为了强化改革的效率及实现公开招标的目标,对外除了安装电讯塔之外,也需要对该公司进行内部审计。因此该行政部门就在2月委托独立的财务顾问进行MICTH的内部审计。奈何,内部审计之后发现该子公司在以上所提到的有多项有行政缺失,因此果断决定举报相关单位,毫不手软。 该部门也强调,虽然在之前所提出的在2019年完成在马六甲安装100座电讯塔的计划可能受影响,但是为了实现更加透明、更加有诚信的马六甲州政府,这也是必要的举动。

郭子毅:应一视同仁 沙巴助选部长级人物也該隔离

马六甲爱极乐州议员郭子毅于2020年10月3日发表文告: 我认同卫生部总监Tan Sri Datuk Seri Dr. Noor Hisham 的建议,既所有从沙巴飞往西马的人民都需要进行14天的隔离期。 日前,我国Covid19的确诊病例突然大幅度增加,除了现有的感染群(如:吉打州),部分原因是沙巴当地爆发的感染群所导致。目前,已确定有不少和沙巴州感染群有关的确诊病例是来自助选团这个群体。 马六甲巫统州议员Amiruddin Yusop也是其中一个在沙巴助选回来的确诊病例。由于在进行了第一次Covid19筛检后被告知呈阴性,该议员已如常上班及走动,以致在被告知确诊后,导致整个州政府大厦(Seri Negeri)需要被关闭。 在Amiruddin的案件中,卫生局固然需要为错误报告付起一定的责任。然而,我呼吁所有曾到沙巴助选的政党人士及助选团,即使第一次的筛检报告中呈阴性,也都自我隔离14天。 全球已发生不少案例,确诊病患是在第二或第三次检测中才测到阳性。若只根据第一次筛检报告(平均3天出炉)就结束居家隔离期,难免令人觉得过于草率。 我自9月28日从沙巴山打根返回西马后,便与一同助选的团队在一家民宿中进行居家隔离,并且决定在卫生局告知我们的检测报告呈阴性后,继续隔离至满14天,以防万一。据我了解,许多曾到沙巴助选的政党人士,都自发性地进行居家隔离。 然而,令我十分不解的是,许多部长级的人物,包括首相本身,在沙巴助选后回来西马,仍照常进行公务及出席活动,并无进行居家隔离,这是一项极不负责任的行为。针对防疫措施及标准作业程序,国盟政府的双重标准立场似乎显而易见,而最明显的证明就是回教党部长Khairuddin在国外回国后并无进行居家隔离,并在被揭发后捐出薪金草草了事。 病毒传染不分平民还是部长。若因为部长级人物不进行14天隔离,而导致病毒传染的话,谁能够负起这项责任? 在我国经济被疫情重创后,目前许多企业和人民都还未完全从经济窘境中恢复过来。若我们要我国尽快从这困境中走出,我们需要所有的人民及政治人物自觉地采取防范措施。

纳吉须先公开巫统网络枪手社媒账户

民主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政治秘书郭子毅与2018年3月27日发表文告: 《反假新闻法案》无疑将成为国阵为赢得选举所制造的终极武器。如果该法案在国会被通过,任何人,包括反对党成员、非政府组织、甚至平民百姓所说的每一句话,只要不受到政府认同,都有可能被归类为“假新闻”,并受到法律对付。 该项法案内容极为含糊,很难确保任何新闻可以公正公平地被鉴定真假。如果根据Datuk Jailani Johari副部长“未受政府证实的1MDB新闻和资讯都是假新闻”的说法,很多新闻都可以在这法令下被当成假新闻。 反假新闻法案被通过后,谁能确保其法令不会成为国阵夺下下一届政权的终极政治武器?反对党和反对党支持者所说的和写的都可以被当作假新闻,任何人只要说出对国阵不利的言论都会统统被对付,马来西亚还有黑白吗? 讽刺的是,国阵极力让该法案在国会上被提呈和通过,却对自家的网络枪手保持沉默立场。 据报道,在去年11月的巫统社交媒体大会(Social Media Convention),部长Khairy Jamalludin就透露了巫统有着4,500名网路枪手,专为国阵“反假新闻”。当有任何针对国阵滥权舞弊行为的指责时,国阵领袖一贯的说辞就是把该些言论称为“假新闻”或“假消息”,并诬赖反对党散播假新闻。对于巫统和国阵的网络枪手,却一字不提。 巫统网络枪手的反假新闻行动里,反的假新闻是什么新闻?如果巫统和国阵全体上下可以躲在《反假新闻法案》下,掩盖1MDB这样的世纪丑闻,拒绝认罪,巫统的网络枪手还能有什么公信力去“反假新闻”?如果4,500 名巫统网络枪手的身份都不公开,公众又要如何鉴定什么新闻为假新闻,什么新闻为真新闻?要知道“真新闻”的民众应该参考哪些网络户口呢? 如果照首相纳吉和国阵所言,国阵是真心要反假新闻,确保真实资讯的传递,那么首相应该把所有网路枪手在社交媒体的用户户口公开示众。

郭子毅回应马华:挑战与我辩论通讯建设课题

感谢甲州马华主席林万锋在马六甲华堂青年团主办的全民政坛上提及我的名字。 该活动的甲州执政党代表是林秀凌行政议员,得悉万锋提及我的名字,有点”受宠若惊“。 不出我所料,万锋挑起的,正是甲州的通讯课题。 我虽没在现场,但我猜想万锋应该是质疑我为何知道行动党以前反对过国阵政府起电讯塔,而在我当上了通讯行政议员后却大谈通讯市场改革,还承诺说要在2019年起100座电讯塔。 在我回应之前,我先要做一点点小小声明: 我在上星期,针对甲州负责通讯建设的子公司Melaka ICT Holdings Sdn Bhd (MICTH) 内部数个问题向反贪会和警方报案,以肃立甲州政府透明及廉政的形象。我也在记者会上坦承,警方和反贪局的介入,将严重影响MICTH的内部操作,所以100座电讯塔的目标可能会受影响,但我宁愿承担该风险,也要厘清州政府部门或子公司任何不透明及有疑点的不道德作业。 回到万锋的质疑,我其实在今年的一月已经以文告方式回应过。当时我的回应对象是马华甲州马青团长李翰霖。全文请点击此链接 https://bit.ly/2EVSH8p 该回应的大纲是: ~甲州政府自2005年垄断了通讯建设,却扮演不好市场领导者的角色,让马六甲成为了电话网路及覆盖率最差的其中一个州属,甲州多个地方,不但手机不能好好上网,打电话也受影响。 ~甲州市民每年对通讯建设的需求量大概是100座电讯塔,但在2015至2017年间,平均每年只建了30座。 ~如果马华要怪行动党阻碍电讯塔的建设,假设行动党一个月成功阻止到1座电讯塔建设,一年阻止12座,加上成功建了的30座,也才区区42座。剩下的58座电讯塔怎么没建出来呢? ~行动党反对电讯塔大多基于居民担心健康问题,是在替人民发声,为国阵的不闻不问打抱不平。我当了通讯行政议员,办了不少与居民的对话会,也把甲州成为全国第一个用QR Code让居民查询电讯塔辐射等资料的州属,我更加说过只要发现任何电讯塔在健康或建筑标准上违规,甲州政府会毫不犹豫地拆除。马华或国阵政府是否有过这样的行动和立场? 有在关注我脸书和新闻的,都会看到我常在谈通讯市场改革。通讯建设当然包括电讯塔和光纤。事实是,甲州的通讯建设在某种程度上,可谓是荒废了十多年。 至于为什么会荒废了十多年,我倒是还没有机会好好问问国阵。 这样吧,我建议让马华任何一位领袖和我来一场辩论,主题就谈通讯建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