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子毅回应马华:挑战与我辩论通讯建设课题

感谢甲州马华主席林万锋在马六甲华堂青年团主办的全民政坛上提及我的名字。 该活动的甲州执政党代表是林秀凌行政议员,得悉万锋提及我的名字,有点”受宠若惊“。 不出我所料,万锋挑起的,正是甲州的通讯课题。 我虽没在现场,但我猜想万锋应该是质疑我为何知道行动党以前反对过国阵政府起电讯塔,而在我当上了通讯行政议员后却大谈通讯市场改革,还承诺说要在2019年起100座电讯塔。 在我回应之前,我先要做一点点小小声明: 我在上星期,针对甲州负责通讯建设的子公司Melaka ICT Holdings Sdn Bhd (MICTH) 内部数个问题向反贪会和警方报案,以肃立甲州政府透明及廉政的形象。我也在记者会上坦承,警方和反贪局的介入,将严重影响MICTH的内部操作,所以100座电讯塔的目标可能会受影响,但我宁愿承担该风险,也要厘清州政府部门或子公司任何不透明及有疑点的不道德作业。 回到万锋的质疑,我其实在今年的一月已经以文告方式回应过。当时我的回应对象是马华甲州马青团长李翰霖。全文请点击此链接 https://bit.ly/2EVSH8p 该回应的大纲是: ~甲州政府自2005年垄断了通讯建设,却扮演不好市场领导者的角色,让马六甲成为了电话网路及覆盖率最差的其中一个州属,甲州多个地方,不但手机不能好好上网,打电话也受影响。 ~甲州市民每年对通讯建设的需求量大概是100座电讯塔,但在2015至2017年间,平均每年只建了30座。 ~如果马华要怪行动党阻碍电讯塔的建设,假设行动党一个月成功阻止到1座电讯塔建设,一年阻止12座,加上成功建了的30座,也才区区42座。剩下的58座电讯塔怎么没建出来呢? ~行动党反对电讯塔大多基于居民担心健康问题,是在替人民发声,为国阵的不闻不问打抱不平。我当了通讯行政议员,办了不少与居民的对话会,也把甲州成为全国第一个用QR Code让居民查询电讯塔辐射等资料的州属,我更加说过只要发现任何电讯塔在健康或建筑标准上违规,甲州政府会毫不犹豫地拆除。马华或国阵政府是否有过这样的行动和立场? 有在关注我脸书和新闻的,都会看到我常在谈通讯市场改革。通讯建设当然包括电讯塔和光纤。事实是,甲州的通讯建设在某种程度上,可谓是荒废了十多年。 至于为什么会荒废了十多年,我倒是还没有机会好好问问国阵。 这样吧,我建议让马华任何一位领袖和我来一场辩论,主题就谈通讯建设!

甲州野新实行光纤链接计划(NFCP) 或为全国高速宽频网络铺路

马六甲州通讯、多媒体、青年及体育行政议员郭子毅指出,近年来通讯及网络的重要性逐渐提高,网络的连接不只为我们提供娱乐和方便,也在金融、电子商务、科技、教育及医学等领域里有关键性的作用,变得不可缺少。网络的质量及设施完善程度也因而影响一个地区的社会与经济发展。 政府以及其它相关机构必须确保我国的各个地区拥有完善的网络设备,因为网络的发达与国家各方面的发展将是相辅相成的。 他说,“ 自去年五月执政后,提升我国网络连接性一直是希望联盟的重要目标之一。” 我国仍有许多地区包括城市没有高速宽频网络(HSBB)设备,也就是俗话所谓的“没有Unifi”。 他解释到,其实Unifi并不能与高速宽频网络画上等号, 它只是一种由马电讯(TM)提供的高速宽频网络配套。我国还有许多其它电讯公司也能安装并提供高速宽频网络服务,其中包括Time dot com、明讯(Maxis)、Digi。 “高速宽频网络设施的关键就在于光纤电缆。一般安装光纤电缆的工程冗长复杂,必须获得土地许可证、施工许可证以及通过其它部门的审批。种种因素导致至今许多地区仍未能安装光纤电缆。” 另外, 安装光纤电缆的土地挖掘工程也需要庞大的费用,造成我国通讯及网络业停滞,不能稳定发展。有些地区需要等上几年甚至是十年才能安装光纤电缆。 值得一提的是,国能公司所进行的光纤化与连接计划工程(NFCP)微妙之处就是在现有的电缆设施上“加工”,装上光纤电缆。现成的电缆设施大大减少了安装工程的费用及时间。 马六甲州野新被选为这次先锋工程的首个地点,是基于地理环境及人口分布。若NFCP能全国实行,政府首先要确保高速宽频能让偏远地区也受惠, 而野新就概括了市区、郊区及乡下,现已让1100户人民受惠。 这项计划若能成功并广大范围地进行,必定能提升我国的通讯及网络业,促使更多光纤电缆供应商在我国各区发展,让更多国人享用高速宽频。 郭子毅表示, “我预料这项计划将是马来西亚通讯及网络业的转捩点,是马来西亚未来电子和网路发展的一大关键。”

哈迪付《砂报告》百万和解费 郭子毅报反贪会:钱从何来?

民主行动党爱极乐州议员郭子毅于2022年9月13日发表文告: -针对哈迪阿旺与《砂拉越报告》案件的一则报导,向反贪局投报- 昨天下午2点,我到了马六甲反贪局,针对一则题为”Clare confirms Hadi paid RM1.4m confidentially to settle suit”(凯丽证明哈迪付140万求和解)的2019年2月28日的《当今大马》报导,进行了投报。

郭子毅:迟迟对纳兹里开声,张盛闻马后炮!

民主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政治秘书郭子毅于2018年3月1日发表文告 张盛闻是否在以马后炮姿态为自己政治生命加分? 如果我们要标榜自己是个包容、惜才和懂得尊重的社会,任何针对郭鹤年的辱骂就等于是针对所有马来西亚人的辱骂。郭鹤年对马来西亚经济的付出都是有目共睹的,而对任何为国家贡献过的人,我们本应抱持着感恩和尊重的态度。对郭鹤年的侮辱,不但让马来西亚人对巫统政治的低俗大开眼界,也为马华和巫统之间的微妙关系打开了幕帘。 郭鹤年是一位有分量和极大影响力的人物,特别是在华裔的心中更是有着极高的地位。在巫统领袖无理及过分地辱骂郭鹤年时,只要是理性的人,站出来维护郭鹤年和斥责辱骂者都是理所当然的。 除了反对党领袖,我们看到马华第一个指责Nazri的是Dato Seri黄家泉,但是最后却被Nazri一同辱骂。廖中莱则是依照马华一贯的标准操作程序 (SOP),对外说他已经向首相反映,要求首相介入处理,仿佛这就是一个声称代表华社的政党之首的最大权力范围。 更讽刺的是张盛闻迟来的行动,以颇为强烈的语言要求Nazri 道歉。 我有两个疑问: 1) 为什么张盛闻在这么多天后才跳出来指责Nazri对郭鹤年的辱骂和指责? 2) 张盛闻在首相纳吉对那些对郭鹤年的辱骂和指责表明立场后,才要求Nazri道歉,是否是以马后炮姿态为自己加分? 张盛闻此举应该是在为自己危殆的政治生命做最后一搏。只是,马后炮行为好像不会帮助到他什么。

甲州成立团结政府 郭子毅提三大建议

根据甲州首席部长苏莱曼 (Sulaiman) 及甲州希望联盟主席阿德里 (Adly Zahari)日前的声明,由于中央团结政府的成立,甲州5位希望联盟州议员如今是团结政府下的州议员。 这项宣布是基于中央团结政府组成的精神而作出,但甲州政府与希盟之间的合作及配合细节则未被讨论。 郭子毅认为,非执政党的州议员,应该被给予足够及合理的空间和平台,让非执政党州选区的人民权益受保障的同时,也确保执政的体系里有健康的监督和制衡机制。

单源流学校可以促进种族团结?

民主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政治秘书郭子毅于2018年2月22日发表文告: 教育和种族和谐之间的联系,应该是存在于教育的内容,而不是形态 对于单源流/多源流学校的辩论,在马来西亚教育和政治史上已经上演了很多年。在该议题的讨论中,永远都围绕着种族团结与和谐问题。许多反对多源流学校的,都在主张说因为我们的孩子在多源流学校所学习的语言不同,在种族之间的沟通上会出现隔膜,从而导致种族团结问题。在马来西亚,多数华裔都把孩子送去华小受教育也是不争的事实。 把学校错误解读成种族和谐的问题根源和解决方案,是不难理解的。在日常生活里,大家也会不难发现语言其实在我们的社交圈子影响很大。大家也应该观察得到,虽然各族之间日常沟通是没问题,但很多人除了自己的母语之外的语言都没办法说得很流利。 但是,若要谈种族和谐,我们就必需谨慎地把社交圈子和种族和谐分开来谈。国家里种族要和谐,国人就必需有包容,团结的精神和意愿,以及深入了解团结与和谐的意义及重要性。而爱国主义和民族主义绝对不是局限于国人所用的语言。 许多国家也面对着种族团结的问题。他们的种族和谐问题也是因为单源流/多源流学校吗?他们有语言隔阂或沟通问题吗?反思后,我们反而会开始问:马来西亚的种族和谐问题,真的是学校源流所引发或能解决的吗? 教育和种族和谐之间的联系,应该是存在于教育的内容,而不是形态。 我们的教科内容是否有着重于孩子的思维能力?我们的教育制度是否注重公民和社会意识?我们的教育系统是否有让孩子有更清晰的判断能力,开放的思想,和包容的性格?这一些都是我们要谈教育和种族和谐时该思考的部分。 教育的含义远远超越那几本课本和作业簿。教育最大的意义是培训及培养国家下一代的人格和思维能力。如果要用教育角度来谈论种族和谐,我们便不能对目前大多青年和大学生对社会和国家议题冷感的景象避而不见,因为这些现象都是我国教育制度下的产物,也是种族和谐的一大关键。 各源流学校都是由政府管辖,教科内容也是由政府控制。如果真的要从教育下手,政府就有责任检讨和规划我们孩子的教育方针。 让所有孩子在同一屋檐下相处的单源流学校真的是促进种族团结的方法吗?我们大家不是都已经生活在名为“马来西亚”的屋檐下了吗?

甲州国盟政府再度放宽集体祈祷人数 简直是拿甲州子民性命当玩笑!

民主行动党爱极乐州议员郭子毅于2021年7月7日发表新闻稿:  民主行动党爱极乐州议员郭子毅表示,甲州国盟政府在不到一星期之内,再度宣布加码集体祈祷人数,再次显示州政府无视疫情,不断拿人民的性命当玩笑。 根据州政府官方报《Melaka Hari Ini》昨天报道,马六甲宗教司局、马六甲回教理事会和马六甲Covid19委员会议决,让7所州立回教堂的祈祷人数,从原本250人增加至500人,以进行哈芝节祈祷仪式。 新闻链接:https://www.melakahariini.my/eksklusif-500-jemaah-solat-sunat-aidiladha-di-tujuh-masjid-mufti/?fbclid=IwAR20HY9XPZP_1JyjGE6x3E9IJM6HSEHo6V9lHLJ4WQlKDqgWR6B9F1Xtzuo 郭子毅今天发文告表示,根据报导,有关措施的决策单位并没有包括国家安全理事会。因此他质问政府,相关宣布是否获得卫生部或国家安全理事会批准,而且是否符合卫生部抗疫宗旨? 他表示,我国落实行管令及全国封锁迄今已经一个多月,但甲州疫情仍然居高不下,冠病基本传染指数估计从6月25日起不曾低于1.0,7月3及4日更写下1.12的高纪录。 “甲州冠病基本传染指数截至昨晚是1.08,是全国排名第5高的州属。州政府难道还要继续对疫情不闻不问吗?州政府不但没有吸取开斋节期间爆发不少宗教感染群的教训,还变本加厉。” 郭子毅指出,卫生部本月3日宣布甲州新增斯里拉雅路(Jalan Seri Raya)感染群,涉及51宗确诊病例,造成民众人心惶惶,还不断传出将落实强化管制令的谣言。 “州政府截至今天中午12时30分,没有针对斯里拉雅路感染群采取任何应对措施,另一边厢再度放宽回教祈祷仪式标准作业程序,不禁让人感觉政府抗疫无能,而且极为不负责任!这简直是拿马六甲子民性命当玩笑!” 他表示,疫情摧残人民至今超过1年半,许多人因疫情打击陷入经济困境,三餐温饱都成问题,唯一的出路是等待疫情结束,生活重返正轨。 “甲州国盟政府不应该再拿州民的性命当玩笑,必须设身处地体恤生活中水深火热中的子民。”

伊党反对多源流教育 郭子毅:思想开倒车

马六甲州行政议员郭子毅于2019年6月22日针对伊党妇女组副主席Salamiah Md Nor 莎拉米亚呼吁政府停办母语教育发表文告: 郭子毅炮轰伊党妇女组副主席Salamiah Md Nor 莎拉米亚在伊斯兰党代表大会上呼吁政府停办母语教育,并且不愿意看到华文成为马来西亚的第二语言的言论,并直言这简直是开倒车的思想。 马来西亚的多元一直以来是马来西亚国人的骄傲,而马来西亚的政治也正走向全民政治。伊党妇女组副主席莎拉米亚的一番话证明伊党继续违背人民的意愿,并且对团结国民并没有任何的帮助。 马来西亚宪法已经阐明,各族拥有学习母语的权力,而华小也是受到宪法的保障及发展。如果伊党不同意,大可在下一届大选列入竞选宣言,以寻求选民的支持。 除此之外,郭子毅也挑战巫统代主席莫哈末哈山及马华总会长魏家祥博士除了发表切割言论,也应该表态拒绝和伊党有任何形式的合作,以实际行动反对伊党妇女组副主席莎拉米亚的停办母语教育言论。 在新马来西亚的大方向下,郭子毅呼吁,任何一方都应该秉着国家利益大于个人利益之上,停止制造对立,一同为国家美好的未来做出努力。

希盟应该身先士卒,破除隔阂思想

马六甲州通讯、多媒体、非政府组织、青年及体育行政议员暨爱极乐州议员于2019年9月7日发表文告: 希望联盟应该身先士卒,破除隔阂思想 在过去的6天,我被攻击并被标记为“种族主义者”,“偏激主义者”,“反马来人”和“反回教” - 几乎过去所有对行动党的不负责任的标签都被套在了我的身上。 这些攻击源于我在2019年9月1日针对土团党甲州行政议员Mohd Rafiq Naizamohideen当天在他脸书上贴上与争议性回教传教人士Dr Zakir Naik的宗教膜拜活动海报,并公开邀请民众参与一事,做出公开质疑所致。 在我9月1日的文告,我强调“州政府所有部门和人士都应该遵守首席部长Adly Zahari日前以马六甲州人民和谐为由而禁止Zakir Naik来甲州演讲的用意和精神,不应该招待他。”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我重申,我不曾质疑Zakir Naik 到访马六甲的权力,更不曾否认Zakir Naik到宗教场所膜拜的权力,因为禁令只是禁止他演讲。 针对Rafiq公开邀请民众与Zakir Naik出席膜拜活动,我感到遗憾。即使Rafiq之后回应这不是政府或政党活动,只是Masjid Cina Melaka的活动(他是Pengerusi Masjid Cina),这举动显示了和首席部长及州政府的立场对立,也不遵守该禁令的精神和用意。这也显示了Rafiq作为一名土团党兼希望联盟的议员,在马来西亚的多元社会里缺乏敏感度。 Zakir Naik是一名具有争议性的人物,这是无需置疑的。甲州首席部长早前对Zakir Naik发出禁令时,不是一项容易的决定,因为在穆斯林社群里,Zakir Naik拥有一定的受欢迎程度。但即使艰难,首席部长也做出正确的决定,而这项决定是应该被所有甲州希望联盟议员尊重和遵守的。 最让人发指的是Rafiq于9月6日刊登的文告(Malaysiakini版本被Rafiq分享至脸书)中所提及“我不曾听过任何穆斯林领袖质疑别的宗教场所的宗教活动”。这更显示了Rafiq不了解他与Zakir Naik的活动对马来西亚社会和谐带来的影响,而这样的论点,只会加剧种族之间的隔阂,因为所有马来西亚人民的事情,都是马来西亚人的生活一部分。作为领袖,不该以“你是华人,别碰我们马来人的事情”角度思考,更不能认为影响种族和谐的课题是单一种族宗教的课题,因为它牵系着马来西亚社会的和谐发展。这样的“隔阂思想”,对马来西亚是一颗危险的种子。 倘若今天我是一名马来人,或穆斯林,或不是来自民主行动党,我是否还会被标签成“种族主义者”,“偏激主义者”,“反马来人”和“反回教”?在现有的隔阂思想框架下,很难说。 希望联盟需要身先士卒,主动破除这些隔阂思想,才能够带领马来西亚走向多元繁荣的方向。 郭子毅 马六甲州通讯、多媒体、非政府组织、青年及体育行政议员暨爱极乐州议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