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素沁呼吁廖中莱到华人占大多数的华人选区竞选

民主行动党副秘书长郭素沁呼吁马华总会长廖中莱和其他马华领袖勇敢的在华人占大多数的华人选区竞选,以证明他发表的“马华是绝对代表华社的政党”的言论,受华裔选民的认同,而不是”自吹自擂“。 她说,副首相查希在本星期公开的批评马华公会没出席他在国阵地方上的活动,并要在本届选举争夺马华多个传统选区,都证明马华在国阵被巫统歧视和边缘化,而不敢出声反击。 “马华处于这样毫不受巫统领袖尊重的情况,华社又怎能期望马华在政府内”绝对代表华社“,并为华社争取更大的权益呢?” 郭素沁针对廖中莱昨日在关丹发表的言论而发表文告,作出反驳。 她补充说,我国独立60年至今,华社饱受种族政治摧残,在政经文教上节节败退。这证明马华继续以“代表华人”的立场而留在国阵延续种族政治,只有进一步的破坏国民团结和损害华社的权益。 也是士布爹区国会议员的郭素沁说,马来西亚目前最需要的是国内政党的大洗牌和改朝换代,摒弃种族政治,这才能保障华裔族群和整体国民的利益。 ”如果廖中莱还有尊严,马华应该退出国阵,以让国内政党形成两线制,推动政党轮替,这样才能真正挽救马来西亚。“ 郭素沁

避免过度执法、滥权致人民受苦 郭素沁促设防疫执法委员会

民主行动党士布爹国会议员郭素沁于2020年8月10日在吉隆坡发表文告: 民主行动党士布爹国会议员郭素沁指出,政府有必要设立防疫执法委员会,负责监督在抗疫期间执法单位的行为检点与廉洁,避免让人民成为害群之马滥权之下的受害者。 她说,疫情当前,人民生活已如处在水深火热当中,纵容有人过度执法及滥权,犹如对人民落井下石。 她指出,在行动管制令开始至今,执法单位如警队及地方执法当局等涉嫌贪污、滥权事件常有在坊间流传,因此上述建议的委员会设立,也可以维护执法单位的威严及良好形象,对双方皆公平。 她说,该委员会应该纳入朝野议员代表、反贪污委员会、总检察署、警队廉正局等单位,以便在接获公众的投诉后,针对事件迅速展开调查,拨乱反正。 她是针对第三电视台日前传出一段视频,显示雪州万挠一名青年只是用手拉下口罩至嘴唇上方数秒,就被警方以没戴口罩为由开1000令吉罚单,令他不禁委屈得掉泪的事件,发表上述谈话。 她指出,在坊间流传的说法,包括有执法单位过诠释条例,如同故意刁难业者,也有人指责执法单位涉嫌索贿等;此外,从社交媒体也可以看到,许多官老爷都违反了防疫条例,却可以逍遥法外,令民间怨气四起。 “由于目前并没有一个单位是专门负责处理类似投诉,造成受害的人民投诉无门;各种传言与不满,这对一般正直执法的执法人员也是不公平。” 她认同,面对无情的疫情,执法单位必需要严厉且以杀一儆百的方式对付违反防疫条例者,以便保障人民安全;但是严厉执法的前提必需是一视同仁及官民同罪,而不是出现双重标准。 “上述建议设立的委员会除了负责接受针对执法的投诉,也应该让接受罚单的人民作出上诉,而不是让执法单位权力过大,官字两个口,人民却哑子吃黄莲投诉无门。”

反贪会主席案涉人民利益 郭素沁要求带入国会讨论

行动党全国副秘书长兼士布爹区国会议员郭素沁于7-1-2022在吉隆坡发表文告: 民主行动党士布爹区国会议员郭素沁要求,在本月20日召开的国会特别会议中,加入反贪会主席丹斯里阿占巴基超额持股的案件,以便进行辩论,因该案件关乎公众利益,及人民对反贪会的信心。 国会 她欢迎首相拿督斯里依斯迈沙比利宣布,将于1月20日召开国会特别会议,以讨论水灾管理包括灾民援助的课题,可以让人民代议士可针对水灾提出看法和建议,协助政府寻找为灾民提供援助的良策。 “这项特别会议是绝对及逼切需要的,因为国家及政府必需要有良好及全面的方案及策略,应对大水灾对人民的家园所带来的破坏。”

当局需对症下药应对国人精神压力 ⁠郭素沁促开放辅导服务和休闲公园

行动党士布爹国会议员郭素沁促请政府,让辅导中心、辅导员,与涉及辅导相关计划的人士;及社区公园在封锁期间开放运作,以便让面对精神压力的国人,可以向上述单位求助,或到公园运动及伸展肢体,舒缓精神压力,以便应对国内日渐高企的自杀数据。 她指出,卫生总监丹斯里诺希山和警方日前宣布,指国内的自杀案件,自去年第一轮的行动管制令到目前为止,出现剧增的情况,让全国人民都感到震惊。 “武吉阿曼刑事调查局总监拿督斯里阿都加里尔发布的数据显示,2020年自杀案件为631宗,比起2019年的609宗有所增加。2021年首3个月,警方接获336宗自杀投报;而柔佛在2019和2020是最多自杀者的州属,共101宗;在今年的1月至5月,则是雪兰莪发生最多自杀案,一共117宗。” 今年首5个月,全国一共发生了468宗自杀案,在不到半年时间,自杀案总数就占了去年全年的74%,平均一天有3人自杀。” 她说,妇女援助组织(WAO)也指,在疫情期间,长时间的封锁之下,家暴案件至今达紧急的水平,甚至犹如“大流行中的大流行”般在蔓延;而让人更加担忧的是,家暴受害者往往在急需要辅导或庇护等援助时,都面对求助无门的困境。 “随着有关自杀案数据的宣布,欣慰的是可以看到许多私人公司、非政府组织、及一些个人,都非常踊跃及自动自发参与各种救济贫困家庭的活动;可是,无论政府、人民代议士和私人界投入多少资源协助济贫,都无法减少社会人士所面对的精神压力与创伤及自杀率,因当局必需对症下药,针对精神健康问题寻找解决方案。” 她说,根据美国国家生物技术信息中心(NCBI)针对在5个先进国对年长的自杀念头与自杀行为的调查, 肢体活动对减少年长群体自杀念头与行为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特别是长期没有肢体活动的男女,他们寻死的机率相对来说更高。(来源:https://www.ncbi.nlm.nih.gov/pmc/articles/PMC6570999/) 此外,她再举例,《儿科基础学报》(Foundation Acta Paediatrica)在 2019 年发表的另一篇文章“低体力活动和久坐行为与青少年的自杀有关:来自 52 个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的证据”中,也证实了“低体力活动可能是导致自杀的风险更高”,其中少年的寻死念头和行为,多于少女,因疑,在资源匮乏的环境中,应将提倡积极的生活方式,预防自杀。(https://pubmed.ncbi.nlm.nih.gov/31709627/) 她认为,当政府在全国落实各阶段的封锁,以应对严峻的新冠疫情时,必需同样关注国人患上精神疾病及自杀案件频传的情况。 “应对的策略包括批准更多辅导中心、辅导员等相关人士,在确保遵守加强标准作业程序的情况下操作,因为许多这些中心与服务,因未被列为‘需要服务’而被逼关闭或禁止运作。” 她说,此外,政府应该参考各项国际性的研究,在封锁期间允许国人在严守SOP的前提下,到公园等开放式园地运动,以便释放精神压力。

郭素沁:廖中莱何时以正能量影响国阵承认统考?

民主行动党副秘书长郭素沁质问马华总会长廖中莱,将几时把马华的“正能量”传给巫统和国阵最高领袖,以宣布国阵政府正式承认独中统考文凭? 也是士布爹区国会议员的郭素沁今天针对廖中莱指马华推动华教就是“正能量”的体现,发表声明。 她说,行动党数十年来也都致力推动母语教育,但是却经常被马华诬指为“搞破坏”;此外马华也经常把该党做不到的事都怪罪行动党。 “既然廖中莱声称马华把推动华教称为 “正能量”,那么马华就应该兑现该党在上届大选作出的承认独中统考文凭的承诺,来证明马华是散发“正能量”的国阵成员党。” 郭素沁也说,张盛闻一上任副教育部长,便声称政府承认独中统考文凭是“最后一里路”。但是这“一里路”看来走了好久,华社望穿秋水,从上届大选到本届选举,都等不到独中统考文凭的到来。 她说,希盟已经在竞选宣言里宣布希盟政府执政后将承认独中统考文凭。如果廖中莱要证明马华发展华教的“正能量”,那么他就应该兑现上届大选的竞选承诺,国阵政府承认统考文凭。 郭素沁

【爱尔兰少女案】 验尸庭无法解疑团 郭素沁促警方重查

民主行动党全国副秘书长兼士布爹区国会议员郭素沁于6-1-2021在吉隆坡发表文告: 验尸庭裁决无法解开许多疑团  郭素沁促警方重查爱尔兰少女案 行动党士布爹国会议员郭素沁认为,验尸庭针对爱尔兰少女诺拉安妮葵琳案件,裁定少女的死因属于“不幸遇难、并无涉及任何刑事成分、没有第三者的参与”,不但没有解答各种疑问,反而只是令到案件出现了更多疑点;因此,她认为,警方应该针对各项疑点,重新展开调查。 她指出,验尸庭的裁决中,遗漏了一项非常重要的因素,即“家长疏忽”的可能性,而她也不解,为何该庭将这因素排除在外了? 她针对此案,翻查了许多相关的新闻报导,并发现许多由证人及警方调查过程中出现明显的疑点,都是与家长因素相关。 她说,首先,少女的家长曾多次强调少女在没有使用助行器的情况下,并不能走远超过20呎以外,但上述的说法被吉隆坡国际机场的闭路电视录影所推翻;因相关录影显示少女本是可以在机场裡,自行推行李箱行走,同时也没有出现任何行走的困难。 “这与少女家长口供出现出入,因此,到底是谁讲出了真相?” 她说,少女家长的口供,也误导了警方最先展开搜救行动的方向,因根据汝来警区主任莫哈末诺警监的供词,警方是在少女失踪的第8天,在看了吉隆坡国际机场的录影后,才将搜索范围由之前的方圆4到6平方公里,阔展到20平方公里。 “现在的问题是,为何少女的家长要向警方说骗话?而他们在案发的最初,便没有向警方说出真相,因此依据逻辑,警方由一开始便是被误导了;而且最终也造成搜索行动功败垂成。” 她指出,要如何让人相信,一名胆小、学习障碍的少女,是自行离开渡假村,甚至是在裸着身体、赤着脚的情况下,走入一个完全陌生的森林呢? “针对上述种种疑点,我对于验尸庭作出“不幸遇难”(Misadventure)的裁决感到失望,因为很明显还有许多未能解开的疑困。” 她也认为,一名爱尔兰籍律师Anne Brennan所发表的言论,即少女的家长可能涉案的谈话,也不应随便被排除。 “针对上述所提及,我强烈要求警方重新针对此案,从多个角度展开调查。”

行动党与人民皆还需要他 郭素沁促黄仕平收回退党意愿

针对沙巴行动党顾问黄仕平宣布退党,民主行动党副秘书长兼士布爹区国会议员郭素沁冀对方收回其意愿,因无论行动党与人民都仍需要他。 她指出,在获知也是沙巴行动党前州主席兼前亚庇国会议员黄仕平退党的消息后,她感到非常震惊与伤心,因此希望他重新考虑这项决定。 她说,相信引发黄仕平退党的导火线是因上週日沙州党选的成绩中,有些人士无法中选所造成;但她强调,虽然有人不满党选的成绩,但这却是民主议程的其中一部分。 “行动党非常珍惜黄仕平在过去对党及沙州人民所作出的贡献,而虽然近年来他已逐渐退下,却仍继续不断给予党意见及协助, 这些都是相当珍贵的。”

纳吉转向针对行动党 郭素沁:巫统料与慕尤丁谈判

原产业部前部长兼行动党副秘书长郭素沁针对前首相纳吉的面子书帖文,指行动党应坦然承认是沙州疫情爆发罪魁祸首的说法是荒诞的。 而她也怀疑,纳吉从本来指责土团党需为沙疫情负责,到如今转换目标针对行动党,是因为巫统与纳吉现在是想要筹集更多“本钱”,以便与首相兼土团党主席慕尤谈判,包括在政府内争取更多官职,和处理其法庭案件。 她指出,她对于纳吉要行动党因造成沙州选举并引发疫情爆发的言论感到非常好笑,因为沙州选举很明显是前沙州首长慕沙阿曼意图通过青蛙议员跳槽的招式,推翻以沙菲宜为首的原任州政府,组织后门政府所引发的。 “纳吉根本是在扭曲事实将责任怪罪在他人身上,因如果沙州选是造成此次疫情爆发的主因,推翻原有政权,意图组后门政府的慕沙阿曼,才是真正的罪魁祸首。” 此外,她说,纳吉此前曾多次指责土团党需为沙州疫情负责,并指因巫统已遭到牵连,而认为巫统也应该因此而不再支持土团。 “纳吉曾指,国家安全理事会拒绝接受卫生部长阿汉峇峇强制隔离从沙巴返回西马人士的建议;也曾指责内政部长韩沙再努丁因为没有隔离监狱和扣留所的囚犯,也未遵守标准作业程序,才引发吉打、槟城和霹雳的监狱与扣留所感染群。” 她指出,如今纳吉突然将指责的目标从土团党转到行动党身上,很明显巫统正在向慕尤丁谈判以便在政府内获得更大权力,同时也正在为他自己的法庭案件准备。 “当纳吉口口声声要行动党为沙州选负责,请问纳吉本身是否也会坦诚承认涉及数以十亿大马人民的血汗钱的一马发展公司弊案?”

郭素沁批评刘华才误导华社 希盟从未拒绝中国投资

民主行动党副秘书长郭素沁批评民政党副主席刘华才指华社要中国投资便应继续挺国阵,是非常无知及误导性的言论,因为希盟执政从未拒绝中国及任何国家来马来西亚投资,希盟领袖只是确保我国在吸引外资的同时,也能保障国家的利益及确保国家的主权不受任何国家的经济势力影响。 也是行动党士布爹区国会议员的郭素沁说,中国是世界经济强国,我国和中国一直以来都有良好的双边经贸关系。 希盟执政的雪州和槟州都拥有许多中国和其他国家的投资项目,此外这两个州的政府都曾多次前往中国招商引资。这证明希盟从未拒绝中资和任何国家的投资。 “以往,当槟州和雪州的政府前往中国招商的时候,国阵的网上抢手便大肆批评这两州的政府的做法。刘华才的言论,正好证明了他为发言而发言。” 郭素沁补充说,希盟的领导层从未发表切断与中国经贸关系的声明,希盟执政以后,也肯定将与中国和其他国家维持良好的贸易伙伴关系。 针对刘华才指希盟的第14届大选的竞选宣言里指希盟将检讨多项发展计划的立场,郭素沁说,在国家面临经济萎缩的当儿,希盟检讨国内诸发展计划是为了确保这些计划的开销合理及可行性,以免浪费公款,这做法是为了保障国家的利益,而不是针对任何国家在我国的投资而做。 她呼吁刘华才不要为了要在大选中出位,而发表这种哗众取宠的言论来误导华社。 郭素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