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打压与不公义之前丧失理性 郭素沁:陈君儿无大是大非精神

民主行动党士布爹国会议员郭素沁于2020年8月12日在吉隆坡发表文告: 行动党士布爹区国会议员郭素沁斥责,马华发言人陈君儿身为一个律师,在极大不公义和政治打压的事件前,她不仅没有说理性的话,反而冷言嘲讽林冠英夫妇,完全丧失了大是大非的精神。 她说,马华在全国上下都对前槟州首长林冠英与妻子周玉清所遭遇的不公义而鼓譟时,没有站在人民的这一侧,反嘲讽这对夫妻“大打悲情牌”,显示马华远离了民意。 她说,马华对前首相纳吉所涉的“SRC国际”案共4200万的七项罪名、前副首相拿督斯里阿末扎希被控涉嫌健康思维基金会(Yayasan Akalbudi)的失信、贪污及洗钱案及联邦直辖区部前部长东姑安南被控收贿200万令吉案,如又聋又哑一般,不敢出声;却反过来对林冠英夫妻的遭遇落井下石,尽显马华未从过去的睡梦中甦醒。 “纳吉被下判时,法庭外数以千名自称是纳吉支持者在法庭外力挺,没有人身距离,违反抗疫SOP,马华完全无视无感;如今却对林冠英夫妻的真情流露而说三道四?” 她是针对马华发言人陈君儿促请行动党上下,针对林冠英夫妻的案件,停止在社交媒体上煽动人民情绪,发表上述谈话;陈君儿还说:“行动党的领袖似乎有意通过在社交媒体和新闻上制造两人弱者的形象,企图大打悲情牌来煽动人民的情绪,借此污蔑政府‘政治迫害’,以赢得舆论上的支持。” 她说,如果行动党只是传达民间的声音,都被指是煽动情绪,那马华应该是活在神台上,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家班”了。 她指出,不只是行动党,而且民间普遍对于林冠英夫妻的遭遇,都有着相同的看法,这是不争的事实。 她建议,马华应该继续躲在巫统的桌子下,而不是站出来朝人民吼叫。 “马华如果要逞英雄,就应该向巫统喊话,拒绝贪污、拒绝盗贼。”

郭素沁:廖中莱何时以正能量影响国阵承认统考?

民主行动党副秘书长郭素沁质问马华总会长廖中莱,将几时把马华的“正能量”传给巫统和国阵最高领袖,以宣布国阵政府正式承认独中统考文凭? 也是士布爹区国会议员的郭素沁今天针对廖中莱指马华推动华教就是“正能量”的体现,发表声明。 她说,行动党数十年来也都致力推动母语教育,但是却经常被马华诬指为“搞破坏”;此外马华也经常把该党做不到的事都怪罪行动党。 “既然廖中莱声称马华把推动华教称为 “正能量”,那么马华就应该兑现该党在上届大选作出的承认独中统考文凭的承诺,来证明马华是散发“正能量”的国阵成员党。” 郭素沁也说,张盛闻一上任副教育部长,便声称政府承认独中统考文凭是“最后一里路”。但是这“一里路”看来走了好久,华社望穿秋水,从上届大选到本届选举,都等不到独中统考文凭的到来。 她说,希盟已经在竞选宣言里宣布希盟政府执政后将承认独中统考文凭。如果廖中莱要证明马华发展华教的“正能量”,那么他就应该兑现上届大选的竞选承诺,国阵政府承认统考文凭。 郭素沁

避免过度执法、滥权致人民受苦 郭素沁促设防疫执法委员会

民主行动党士布爹国会议员郭素沁于2020年8月10日在吉隆坡发表文告: 民主行动党士布爹国会议员郭素沁指出,政府有必要设立防疫执法委员会,负责监督在抗疫期间执法单位的行为检点与廉洁,避免让人民成为害群之马滥权之下的受害者。 她说,疫情当前,人民生活已如处在水深火热当中,纵容有人过度执法及滥权,犹如对人民落井下石。 她指出,在行动管制令开始至今,执法单位如警队及地方执法当局等涉嫌贪污、滥权事件常有在坊间流传,因此上述建议的委员会设立,也可以维护执法单位的威严及良好形象,对双方皆公平。 她说,该委员会应该纳入朝野议员代表、反贪污委员会、总检察署、警队廉正局等单位,以便在接获公众的投诉后,针对事件迅速展开调查,拨乱反正。 她是针对第三电视台日前传出一段视频,显示雪州万挠一名青年只是用手拉下口罩至嘴唇上方数秒,就被警方以没戴口罩为由开1000令吉罚单,令他不禁委屈得掉泪的事件,发表上述谈话。 她指出,在坊间流传的说法,包括有执法单位过诠释条例,如同故意刁难业者,也有人指责执法单位涉嫌索贿等;此外,从社交媒体也可以看到,许多官老爷都违反了防疫条例,却可以逍遥法外,令民间怨气四起。 “由于目前并没有一个单位是专门负责处理类似投诉,造成受害的人民投诉无门;各种传言与不满,这对一般正直执法的执法人员也是不公平。” 她认同,面对无情的疫情,执法单位必需要严厉且以杀一儆百的方式对付违反防疫条例者,以便保障人民安全;但是严厉执法的前提必需是一视同仁及官民同罪,而不是出现双重标准。 “上述建议设立的委员会除了负责接受针对执法的投诉,也应该让接受罚单的人民作出上诉,而不是让执法单位权力过大,官字两个口,人民却哑子吃黄莲投诉无门。”

2016年到期印尼女佣谅解忘录仍悬而未决 郭素沁促停用Maid Online 保障外籍女佣权益及福利

行动党士布爹国会议员郭素沁促请人力资源部尽快为录取印尼家庭女佣的谅解备忘录取得定案,以便解决许多家庭无法聘请女佣的问题。 此外,她也要求政府停止使用网上系统(MAID ONLINE)申请外籍家庭女佣,以便给予外籍家庭女佣更多保障。 她是于今天针对家庭女佣的课题,在国会向人力资源部发出口头提问,其中特别针对我国许多家庭所关注,即聘用印尼籍家庭女佣的课题。 她指出,人力资源部副部长拿督阿旺哈欣指,人资部因与印尼针对在2016年到期的印尼家庭服务劳工谅解备忘录,至今仍无法达成共识,而造成我国聘用印尼家庭女佣,一直无法取得进展。 她也针对网上系统(http...

棕油价格上涨 马华却还说谎

棕油价格上涨 马华却还说谎 原产业部长郭素沁在为丹绒比艾补选发表演说时,向当地民众报告棕油的价格节节上升;然,马华公会却还以棕油价低的说辞来误导选民,简直是穷途末路的水准。 郭素沁表示,既然马华觉得丹绒比艾补选与棕油很有关系而贴上布条:“中国又不满,印度又不满,棕油怎么办?”,那么为什么不做好功课,查好棕油的现时价格状况,才来发表意见? 她说,其实真正在棕油行业里的人都越来越开心,因为棕油价格起价了!而这也显示那些说棕油价格下降的,根本就不在棕油业里;这些人都只是为攻击希盟政府而胡乱散播关于棕油价格的假消息。 郭素沁指出,根据报导,目前1公吨的棕油价格为2600多令吉,相比起去年12月的棕油价格才1700多令吉,起了800多令吉,就可知棕油的价格是一直持续上涨;而小园主的报酬也因此而有所增加。 然而,却有巫统议员带着小园主到国会去示威,郭素沁表示十分困惑:「怎么棕油跌价的时候不带他们来示威,反而在(棕油)起价的时候示威?」 郭素沁便揶揄该名巫统议员的做法实在“Kurang Cerdik”(不够聪明)。 另外,郭素沁拿出实质数据来反驳马华显示“中国不满、印度不满”的谬论。数据显示,越来越多棕油销售到中国,今年1月到9月的销售额比起去年1月到9月的销售额增加了24%;而同样的时段,今年出口到印度的棕油比起去年激增了98.2%公吨!显示中国与印度向我国进口棕油的数量大大增加! 而郭素沁也解释道,去年棕油价格低是因为印尼的棕油过剩而影响了我国的棕油储存量超过了300万公吨;而现在的棕油储存量则大约在240多万公吨左右。只要棕油的储存量低,价格就会高,所以现在是棕油业最好的时刻,因为价格将会越来越高,从而达到稳定价格。 因此,郭素沁认为马华居然还以棕油价格低的课题来攻击希盟,就证明他们已经黔驴技穷,在挑希盟毛病的诡计方面“破产”了,才会在没有课题可打击希盟的情况下,还拿棕油的课题来乱做文章。

强硬整合油棕业三机构 郭素沁轰祖莱达开倒车

针对种植及原产业部长拿督祖莱达声称把3个管理棕油的机构,即大马棕油局(MPOB)、大马棕油理事会(MPOC)及大马棕油认证理事会(MPOCC)归纳“under one roof”(同一屋簷下)并不代表“整合”,而仅代表将3个机构安排在同一个地点运作,方便沟通的意思;原产业前部长兼行动党士布爹区国会议员郭素沁揶揄前者似乎不在状况下,因相关3个机构本来就是息息相关,甚至连他们的高层本来就是互相交接,因此声称要将3个机构实体安排在“同一屋簷下”以方便沟通的解释,根本是强词夺理。 祖莱达 郭素沁日前发文告指出,祖莱达有意将3个负责管辖棕油业的机构整合的做法,已如同开倒车,同时其造成的后果及对我国棕油业未来发展的影响,是非常严重的,因相关3个机构大马棕油局(MPOB)、大马棕油理事会(MPOC)及大马棕油认证理事会(MPOCC)各自有着自己的角色与责任,如果强硬将他们整合,将会如同时光倒退30年,回到过去单一机构负责处理全部与棕油相关事务的时代;随后祖莱达回应指郭素沁英文水平不好,而误解了她的意思。 郭素沁今天反駁说,首先,MPOB、MPOC和MPOCC已是隶属原产业部的管辖,这也是所谓的“同一屋簷下”,而大马棕油局(MPOB)总监阿末帕维兹也同时是大马棕油理事会(MPOC)及大马棕油认证理事会(MPOCC)的董事局成员。

纳吉转向针对行动党 郭素沁:巫统料与慕尤丁谈判

原产业部前部长兼行动党副秘书长郭素沁针对前首相纳吉的面子书帖文,指行动党应坦然承认是沙州疫情爆发罪魁祸首的说法是荒诞的。 而她也怀疑,纳吉从本来指责土团党需为沙疫情负责,到如今转换目标针对行动党,是因为巫统与纳吉现在是想要筹集更多“本钱”,以便与首相兼土团党主席慕尤谈判,包括在政府内争取更多官职,和处理其法庭案件。 她指出,她对于纳吉要行动党因造成沙州选举并引发疫情爆发的言论感到非常好笑,因为沙州选举很明显是前沙州首长慕沙阿曼意图通过青蛙议员跳槽的招式,推翻以沙菲宜为首的原任州政府,组织后门政府所引发的。 “纳吉根本是在扭曲事实将责任怪罪在他人身上,因如果沙州选是造成此次疫情爆发的主因,推翻原有政权,意图组后门政府的慕沙阿曼,才是真正的罪魁祸首。” 此外,她说,纳吉此前曾多次指责土团党需为沙州疫情负责,并指因巫统已遭到牵连,而认为巫统也应该因此而不再支持土团。 “纳吉曾指,国家安全理事会拒绝接受卫生部长阿汉峇峇强制隔离从沙巴返回西马人士的建议;也曾指责内政部长韩沙再努丁因为没有隔离监狱和扣留所的囚犯,也未遵守标准作业程序,才引发吉打、槟城和霹雳的监狱与扣留所感染群。” 她指出,如今纳吉突然将指责的目标从土团党转到行动党身上,很明显巫统正在向慕尤丁谈判以便在政府内获得更大权力,同时也正在为他自己的法庭案件准备。 “当纳吉口口声声要行动党为沙州选负责,请问纳吉本身是否也会坦诚承认涉及数以十亿大马人民的血汗钱的一马发展公司弊案?”

执法过度殃及无辜人民 郭素沁轰防长指令常模糊不清造成

民主行动党全国副秘书长兼士布爹区国会议员郭素沁于2020年10月23日在吉隆坡发表文告: 民主行动党副秘书长兼士布爹国会议员郭素沁呼吁内政部长韩沙和国防部高级部长伊斯迈沙比里,关注越来越多警方和执法官员执法过度,造成许多无辜人民遭殃的事件。 她指出,警官和执法人员执法过度,也可能是因为国家安全理事会没有给予清楚的指示所造成。 她说,国防部高级部长拿督斯里依斯迈沙比里每天的汇报会,只是蜻蜓点水般提到一些标准作业程序与条例,结果各个执法单位包括警方与地方执法当局便有各自的诠释,最终受拖累的是平民百姓。 “依斯迈在每日的记者会中,不应该只是随便汇报一些数据就草草了事,同时必需在经过详策划与研究后才作出宣布,否则会在民间造成不必要恐慌。” 她是针对新闻报导,指马六甲近日接二连三传出多起疑涉及警方过度执法,包括一名工厂保安人员日前位于某油站加油时,被发现在公共场所没有戴口罩,被执法人员开出1000令吉罚单。 ”此外,也有传言指商家独自在店内休息时,遭警方扣手铐还要带去警局;据报导,该州也有一些乐龄人士也因为没有戴口罩而被扣留,如一名50岁妇人在住家范围内晒被单,竟也因为没有戴口罩而被扣留、另一名60多岁老翁驾车载着两名孙子,使用“得来速”服务购买快餐配套,驶出快餐店时,遭执法人员截住,指车内3祖孙没带口罩,全被押到警局。” 她指出,自从国内落实行动管制令后,各地执法人员都大举出动执法,令到民心惶惶;更甚的是,来自国家安全理事的指示往往都模棱两可,造成不同执法单位,不同地方警区都有不同标准。 “以国防部长依斯迈为首的国家安全理事会应该更加专业处理各项政策,并且在宣布前都应该先整理好,而不是先宣布了造成民间恐慌,再来解释或U转。“  

食用油涨价加重负担 郭素沁建议原棕油出口税补贴

行动党士布爹国会议员郭素沁促政府向原棕油(CPO)征收的出口税及暴利税来补贴2公斤以上食用油,同时应制定食用油补贴新政策。 她说,在延长行动限制令3.0后,许多家庭和个人陷入赤贫,当食用油价格飙升时,人们的生计受到影响,变得困难,随着食用油的价格上涨,成为人们热议的话题之一。 “从上个月以来,由于原棕油价格上涨到4200令吉以上,5公斤的食用油价格比2年前上涨有超过10令吉之多,我国棕油是贡献政府最大行业,除了各层面征税外,政府向每吨原棕油征收16令吉的税款。” “当棕油每公吨在2250令吉时,政府也征收出口税,当价格超过每公吨2500令吉时,政府就征收暴利税。” 她今日在文告中指出,估计2021年,政府将征收到10亿令吉的出口税。 她指出,今年原棕油价格普遍超过每公吨3450令吉,让政府可以征收8%的出口税,根据大马棕油局(MPOB)网站显示的出口量和月平均价格数据,今年1月至5月,我国关税局征收到5亿6481万6356令吉。 “如果原棕油价格持续保持高位,那么全年可以征收超过10亿令吉的原棕油出口税。估计政府可以征收10亿令吉的暴利税。” 根据种植及原产业部长凯鲁丁在今年5月8日指出,政府预计在今年首季收取2亿9800万令吉的暴利税。 大马棕油局总监阿末巴维斯表明,今年原棕油的暴利税可以达到10亿令吉。 郭素沁建议政府可以将原棕油的出口税和暴利税来补贴本地食用油。 她说,政府在原棕油每公吨超过2300令吉时,一直在补贴食用油,当时补贴经限于1公斤的包装食用油,而不是2公斤和5公斤瓶装食用油。 她指出,5公斤瓶装食用油价格从2019年每瓶介于20令吉至23令吉上涨至30令吉至32令吉70仙,此涨价幅度引起消费者不满,因为带给家庭开销压力。 根据媒体在6月10日报道指出,国内贸易及消费人事务部说,政府每月供应6 万吨,或每年72万吨补贴食用油,相当于每月 6000 万包袋装或每年 7亿2000万包袋装食用油,供全国各阶层的大马人使用。 “这个数量是以每人每月 1.8公斤计算,或每人每年 22 公斤的消费率计算。” 郭素沁认为,政府是时候制定新政策,在原棕油价格上涨到每公吨3500令吉时,即可以给予食用油生产商补贴,政府及可以控制通货膨胀也可以制定食用油顶价。 “马来西亚是世界第二大棕油出口国,此行业为政府贡献数十亿令吉的税收,因此政府应将税收补贴给本地食用油生产商。” 郭素沁

郭素沁建议师训与警察训练课程 应概括性别敏感和人权培训

士布爹国会议员郭素沁指出,针对17岁的女生艾因揭露男老师在体育课时发表“不要强奸18岁以下”的言论感到关注,同时也为全国副警察总长拿督斯里阿克里沙尼对此案的反应,感到遗憾。 她说,当各界对于17岁的女生艾因勇敢揭露校园性骚扰事件的做法给予喝采时,我们也应该关注目前仍普遍存在的社会通病,即男性沙文主义及性别歧视等课题,特别是在公共服务领域人士的思维,也应该被正视。 “全国副警察总长及相关老师的表现,都显示了他们对相关课题的不敏感,也无视其重要性。” 她指出,过去一直以来,在野人民代议士都一直促请政府在执法单位的训练课程中加入尊重人权、反对性别歧视及反贪的课程,而如今此事件的发生,也再一次提醒内政部和教育部,认真重新考虑上述的建议。 “而让人非常遗憾的是,无论是内政部长或教育部长至今仍对此事件噤若寒蝉;这些部长如果要证明他们是‘关心民生’的政府,他们更应该坐言起行,发言谴责上述的行为,支持女生的做法。” 17岁的女生艾因是在日前利用抖音拍摄视频,揭露男老师在体育课时,公然发表“男生们,如果要强奸人,不要强奸18岁以下的,强奸18岁以上的”言论。 该名女孩在视频中,全程以英语分享上体育课时的不愉快经历,并指老师在体育课时开了很多玩笑,开始时很正经,但后来的笑话内容却越来越奇怪及色情,包括提及性虐待及性骚扰等。 她也指该名老师在发表男生如果要强奸人,应强奸18岁以上的言论时,在场的女生都感到受骚扰,男生则在狂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