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吉父子到金马仑助选 借助重选政治回归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8年1月13日(星期日)在吉隆坡发布的媒体文告: 前首相纳吉正在试图通过国阵在金马仑高原补选中获胜的政治回归,使他的“全球盗贼统治”和一马公司丑闻合法化。 看看这两件事件就很明显了。 首先,他在吉隆坡班底谷的“会见支持者”活动上,被介绍为“休假的首相”;以及第二,他的长子莫哈末尼查出现在金马仑高原补选的国阵竞选活动中。虽然尼查没有发言,他在金马仑国阵候选人南利的故乡Pos Mensun的一个活动中,被介绍为其中一名贵宾。 在拜访甘榜格林芝时,纳吉被问及他是否会为国阵在金马仑高原补选助选,纳吉故作神秘,说他还在考虑是否接受彭亨州务大臣旺罗斯迪旺依斯迈要他助选的请求。 纳吉不应该故作神秘,因为我收到消息,纳吉已经定下在1月18日和19日跟彭亨州务大臣一起在金马仑高原为国阵助选。 纳吉在周五和周六为国阵在金马仑高原补选助选时,应该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向金马仑高原的选民道歉,因为国阵在上届全国大选的金钱政治和腐败选举行为,导致选举法庭宣布2018年5月9日举行的第14届全国大选的选举结果无效,而导致目前的补选。 纳吉出现在国阵补选的助选活动时,也是让彭亨州务大臣兼日赖州议员旺罗斯迪解释的适当时机——为什么他没有出现在选举法庭作证,并反驳早前原住民证人的证词,指国阵涉及金钱政治和腐败选举行为,虽然选举法庭展延了听证会三次,以让旺罗斯迪出庭作证。 在导致第14届全国大选的金马仑高原选举结果被宣布无效的选举上诉里,所提供的证词证明原住民村长受要求从他们各自的甘榜为国阵提供原住民选票——明显违反和滥用了民主程序。 选举法庭法官阿兹莎纳瓦威(Azizah binti Haji Nawawi)在判决里点名彭亨州务大臣兼日赖州议员旺罗斯迪和国会议员西华拉兹,涉及发生在原住民村落和甘榜的腐败选举行为。 例如,2018年5月6日,旺罗斯迪和西华拉兹使用直升机访问了Pos Lenjang并交给原住民村长们约25,000令吉以分发给各个村庄的所有选民,此外还支付每个原住民村长200令吉。 旺罗斯迪是否会承诺在补选中不会重复这种金钱政治和腐败的选举行为,以及没有国阵领袖,包括纳吉会用直升机来助选吗? 难道不是巫统不允许国大党对选举法庭的判决提出上诉,以便旺罗斯迪的所有腐败选举行为不会引起更大的关注? 身为第14届全国大选时的首相和国阵主席,纳吉是否愿意示范“以身作则”的领导,就第14届全国大选时,在日赖和金马仑高原发生的金钱政治和腐败选举行为而道歉? 看来纳吉在遴选南利成为金马仑高原补选的国阵候选人一事,扮演了主要角色,这也解释了迄今为止的许多既争议又让人困惑的补选问题——为什么国大党主席兼上议院主席丹斯里维尼斯瓦兰轻易地放弃安排国大党候选人上阵金马仑高原补选;以及为什么马华公会总会长拿督斯里魏家祥下令马华公会在提名日,由马华公会署理主席、两名马华公会副主席、马华公会总秘书和马华公会青年团和妇女组各自的首领带领下,全力出动支持南利,即使早前马华公会代表大会上,毫无意义地宣扬要求解散国阵! 不论纳吉最终是否为国阵在金马仑高原补选中助选,他首相任期内的盗贼统治和骇人听闻的一马公司腐败和洗钱丑闻,必须成为补选的关键课题。 因此,我第3次询问,国阵候选人南利是否准备把打击腐败列为金马仑高原补选的其中一个重要问题。南利首先可以谴责两件事:一马公司丑闻和纳吉在首相任期内导致马来西亚被全世界谴责为全球盗贼统治国家,遭受了数年的骂名、污名和恶名。 林吉祥

纳吉借金马仑翻身合理化一马丑闻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8年1月17日(星期四)在碧兰樟发布的媒体文告: 纳吉通过金马仑高原补选以创造政治回归,甚至在第15届全国大选重新担任首相的5点计划,以便合法化他前任首相任期内的盗贼统治和一马公司丑闻。 国阵改变前首相纳吉在金马仑高原补选的活动日程表,从两天的时间变成4天的节目,显示了两件事: · 首先,国阵深信由于他们采取的提名策略,推出国阵的第1位原住民候选人南利莫哈末诺,因此能以巨大的差距,轻易在金马仑高原补选中胜出。南利是一名前高阶警官;以及 · 其次,加强通过金马仑高原补选以创造纳吉政治回归的方案,甚至让他在第15届全国大选重新担任首相,以便合法化他首相任期内的盗贼统治和一马公司丑闻,和其他类似一马公司的腐败丑闻,如联土局、联邦土地统一及复新局、玛拉和朝圣基金局的丑闻。 纳吉政治回归的方案,至少有5个关键的要素,也就是: · 选出国阵的第1位原住民候选人,参加1月26日的金马仑高原补选; · 延长纳吉在金马仑高原补选原本的两天(1月18和19日)活动日程表,变成1月17至20日(星期四至星期日)的4天紧凑的节目; · 马华公会和国大党投入补选活动,虽然他们需要和伊斯兰党组成联合阵线,即使马华公会正公开要求解散国阵,而国大党得交出它的金马仑高原传统国会议席,让它与马华公会同样处于在国会只有单一席位的水平; · 纳吉的老兵在金马仑高原补选的竞选活动中露面,如前国防部长拿督斯里希山慕丁昨天突然出现在金马仑高原,虽然自2018年5月9日的第14届全国大选,国阵被拉下联邦政府的位置后,他已经消失在政治舞台长达8个月,甚至消失在巫统的政治里;以及 · 由主席拿督斯里哈迪阿旺率领的伊斯兰党领导层所展现的支持。哈迪阿旺将于星期日在金马仑高原助选。根据巫统总秘书丹斯里安努亚慕沙的说法,基于“信徒大团结”,其他会在补选中为国阵助选的伊斯兰党领袖包括伊斯兰党精神领袖哈欣耶新、署理主席端依布拉欣、副主席兼吉兰丹州务大臣阿末耶谷、登嘉楼州务大臣阿末山苏里和总秘书达基尤丁。 由于伊斯兰党在上一届全国大选获得金马仑高原14.73%的选票,国阵相信只要它能获得伊斯兰党候选人旺马哈迪于2018年5月9日举行的第14届全国大选的五角战中,所获得的3,587张选票,它就能胜出。 虽然纳吉被39项的贪污、监守自盗和滥权的刑事提控狠狠掴了一巴掌,他的对策是一直到2023年的第15届全国大选之前,拖延他任何控状的最后判决,包括所有阶段的上诉和实行任何监禁的裁决。 如果国阵能在第15届全国大选重新拿下布城,而纳吉重新担任首相,那么他将挫败基于他在首相任期内的一马公司丑闻和全球盗贼统治的刑事罪行,而把他监禁在双溪毛糯监狱的任何努力。 金马仑高原补选将为纳吉在第15届全国大选后重新担任首相的新方案掀开序幕。这结果将让他对一马公司丑闻免责和免于刑罚。因此马华公会和国大党才会扮演那么温顺和服从的角色,和伊斯兰党在补选中成为战友,即使伊斯兰党主席哈迪阿旺最近才声明,一个腐败的穆斯林,在任何情况下都比一个诚实和敬畏神明的非穆斯林更好。

林吉祥:让金马仑重选创造第3个历史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9年1月10日(星期四)晚上9时在碧兰樟广场的金马仑高原补选希望联盟行动室开幕式上发表的演讲: 金马仑高原补选为4年后全国大选的彭亨州政权大战掀开序幕 去年,马来西亚人民创造了两个历史性事件。 首先,在2018年5月9日举行的第14届全国大选,马来西亚人民做了历史性决定。他们用选票否决了拿督斯里纳吉成为马来西亚首相,并拒绝巫统与国阵成为马来西亚联邦政府,以由民主行动党、公正党、诚信党和土团党组成的希望联盟取而代之,同时让敦马哈迪医生以93岁的年龄,第二度担任首相。 其次,2018年11月30 也创造了另一个历史。数名原住民证人勇敢地作证,让选举法庭在吉隆坡宣布,因为涉及腐败的选举行为和金钱政治,国大党副主席西华拉兹当选金马仑高原国会议员无效。 让我们在1月26日创造第3个历史,选出我国历史上的第一位金马仑高原希望联盟国会议员。这意味着4年后举行的下一届全国大选,是希望联盟拿下彭亨州政权之战,以为该州委任另一名州务大臣。 如果马诺加南能在补选中当选为金马仑高原国会议员,那么希望联盟在4年后的全国大选拿下彭亨州政权、组织州政府并委任希望联盟州务大臣的机会,是非常高的。 对许多人而言,巫统失去彭亨州政权和彭亨州务大臣的职位是难以想象的。 不过就在8个月前,巫统失去马来西亚联邦政权和首相职位也是难以想象的。可是两件事都发生了。 拿下彭亨州政权是不简单的,不过它是可以实现的,就像拿下布城的联邦政权不简单,可是希望联盟做到了。 因此,金马仑高原补选将为4年后全国大选的彭亨州政权大战掀开序幕 林吉祥

希盟金马仑候选人马诺佳仁

新政新希望,新年新气象   经历了2013年和2018年大选的败仗,马诺佳仁并没有垂头丧气,怨天尤人,他清楚了解到,他来金马仑高原参选的目的,并不是为了一官半职,而是为了实践他参政的理想,以及为饱受土地和管理问题困扰的金马仑人民发声,因此,两次的败仗并没有打倒他。   两次的参选经验,六年的在地耕耘,金马仑对马诺来说,就是他的家。他与这里的党同志称兄道弟,他与这里的居民情同手足,虽然没有资源没有官职,但当金马仑人民需要马诺时,马诺都义不容辞挺身而出。 2015年,马诺以律师身份代表巴登威力水灾受害者状告财大气粗的国能,成功为受害者们追讨到赔偿金,此外马诺也深入到山下的原住民区了解他们的困境,传达改变的讯息,以及为他们准备备忘录呈交给政府,捍卫他们的土地权益;扎根郊区的这些年虽然艰辛,但马诺的妻儿都给予他鼎力支持,与他一起进入原住民区办活动,甚至还长居在那,与原住民打成一片,马诺一家人为了政治理想的牺牲和付出让人动容。   509大选,马诺虽然败选,但却成功揭发国阵向原住民买票的肮脏手段,因此金马仑高原国席被法庭谕令重选,而马诺过去为金马仑不求回报的付出也获得党中央和当地基层的肯定,再次征召他出战金马仑,随着509成功改朝换代,马诺若胜选,他将是一名新政府的国会议员,届时将能更有效地为金马仑人民传达心声,并与新政府一起着手解决金马仑长期累积的问题,让金马仑人能够享有永续的发展,在新政府的治理下安居乐业,五谷丰收。 新政新希望,新年新气象。请投马诺佳仁一票,让马诺为你守护金马仑。

无法提升原住民权益 JAKOA在纳吉掌政八年下失败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9年1月8日(星期二)在吉隆坡所发布的媒体文告: 纳吉如果能利用他每天所发布的许多面子书帖文来解释他过去八年担任第六任首相时,在把原住民带进国家的主流发展上失败中所学习到的教训,会来得更有建设性. 拿督斯里纳吉在2018年5月9日的第十四届大选被逐出布城和被拉下马来西亚首相职位后,摇身一变成为非常活跃的面子书用户,经常在一天内发布许多帖文。 然而,他的面子书却对我在星期天于碧兰璋所发布的文告保持沉默,我在那篇文告中说道他在担任首相的时候辜负了原住民,因为他一直专注在国际一马公司贪污及洗钱丑闻,而不是把原住民带进国家的主流发展里。他的回应无异于承认他在担任首相的八年期间辜负了原住民。 纳吉如果能利用他每天所发布的许多面子书帖文来解释他过去八年担任第六任首相时,在把原住民带进国家的主流发展上失败中所学习到的教训,会来得更有建设性。 所以,金马仑补选是检验成立于六十年前,旨在赋权、发展和提升国内原住民社群的原住民发展局(JAKOA)的指标表现(KPI)和往绩的最恰当时机。 假如纳吉没有辜负原住民社群的话,今天的原住民社群就不会在发展的所有方面都贫瘠、被漠视和被边缘化。 更耻辱的是,在历经六十载的“赋权、发展和提升”国内原住民社群后,只有大约21%的JAKOA职员是原住民,而该局的总监职位去年才引来首位的原住民人士担任。 如果JAKOA不是在纳吉掌政八年之下如此失败,它至少会有70%的原住民职员,而所有的JAKOA州局长都将会是来自原住民社群的。 我们是否还要在接下来的20、30或50年拥有JAKOA吗? 吊诡的是,JAKOA在确保原住民社群成为一个现代和进步的社群,并全面参与在国家的主流发展上取得成功,将会导致它的解散。一旦JAKOA完成它全面发展、赋权和提升原住民社群的使命,让原住民社群能够在二十一世纪的马来西亚拥有自己应得的地位,和其他社群,无论是巫裔、华裔或印裔看齐,JAKOA就不需要存在了。 JAKOA的重要性应该在经年累月下减少,因为已经有越来越多的原住民获得赋权、发展和提升,成为具有建设性和有用的公民。但这是否是现在的情况呢? 金马仑是原住民选民占最高比例的国会选区——约有20%——接着才是打巴和话望生国会选区。 假如马来西亚人民没有使用金马仑补选来凸显出原住民在国家独立逾六十载后所陷入的困境,那将是极度愚昧的,所以这也是为什么所有的马来西亚人民都必须在这项议题上转变思维,如果原住民人民的贫困、落后和边缘化的问题要获得解决的话。 这就是为什么我在元旦前夕造访金马仑原住民村落时建议,这次的补选应该被极大化为金马仑的原住民社群能够为国内20万名的原住民立下历史性的楷模的契机,召开一场全国原住民大会,以拟定一份提升马来西亚原住民社群的大蓝图。 非政府组织、部长、副部长、所有阵营的政治领袖应该在补选期间涌向金马仑,以凸显出金马仑人民,尤其是原住民社群所面对的问题。 但似乎还是有人不是这么想,他们认为外来者不应该涌向金马仑,而是远离这个地方,我不能苟同这个看法。 我已经说过,很多人心里一直悬置的疑问就是为何纳吉把自己定位为国阵在1月26日的金马仑补选中的主要代言人,他上周末发布于北干的声明表示,国阵将会在1月26日保住在金马仑补选的胜利。 我也曾经发问,身为前首相的纳吉是否有对于金马仑补选举行的肇因,即金钱政治、买票和腐败的选举行为,怀有任何廉耻之心? 纳吉是否会在他的面子书帖文上回答这些问题呢? 林吉祥

国阵候选人是否承认60年来提升原住民生活的成绩单上,是一个大大的“不合格”?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9年1月16日(星期三)晚上9时在丹那拉打的双溪乌必(Sungai Ubi)原住民村发表的演讲: 我挑战国阵候选人南利莫哈末诺,是否敢于承认国阵60年来提升原住民生活的成绩单上,是一个大大的“不合格” 国阵的金马仑高原补选候选人南利莫哈末诺,是否敢于承认国阵60年来提升20万名原住民生活的成绩单上,是一个大大的“不合格”? 我在走访金马仑高原的许多原住民聚落和乡村时,看见原住民社区的恶劣情况时很是震惊。多数时候,那里没有合适的道路或基础设施,如干净水供、电力、住房、教育与医疗的基本便利,还有最重要的,长期被否决的原住民土地权利,而这权利属于州政府的裁决范围。 我无法想象,一个关心民瘼的政府,怎么可以让原住民社区处于这样让人震惊的困境,不是1年、5年或10年,而是超过60年。 除非我们愿意承认原住民所面对的问题,否则问题的解决方案无法展开。因此,我询问国阵的金马仑高原补选候选人南利 ,是否敢于承认在把原住民带入国家发展主流的工作上,以终结他们的贫穷、落后和被边缘化的处境,国阵是彻底失败了。 事实上,第一次委任原住民为国阵的国会议席候选人,以及8个月前才委任一位原住民为原住民发展局(JAKOA)的总监,都是过去60年来,国阵无法提升原住民的经济条件的的最佳证明。 这是因为过了60年,应该有更多原住民出任警队和其他公共服务的高职,而不只是一个原住民担任过最高的某个州的商业罪案组总监。另外,在过去的几十年里,应该有几位原住民担任过原住民发展局总监一职才对。 林吉祥

纳吉试图依靠金马仑重选来个政治翻身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8年1月17日(星期四)在碧兰樟发布的媒体文告: 纳吉通过金马仑高原补选以创造政治回归,甚至在第15届全国大选重新担任首相的5点计划,以便合法化他前任首相任期内的盗贼统治和一马公司丑闻 国阵改变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在金马仑高原补选的活动日程表,从两天的时间变成4天的节目,显示了两件事: 首先,国阵深信由于他们采取的提名策略,推出国阵的第1位原住民候选人南利莫哈末诺,因此能以巨大的差距,轻易在金马仑高原重选中胜出。南利是一名前高阶警官;以及 其次,加强通过金马仑高原重选以创造纳吉政治回归的方案,甚至让他在第15届全国大选重新担任首相,以便合法化他首相任期内的盗贼统治和一马公司丑闻,和其他类似一马公司的腐败丑闻,如联土局、联邦土地统一及复新局、玛拉和朝圣基金局的丑闻。 纳吉政治回归的方案,至少有5个关键的要素,也就是: 选出国阵的第1位原住民候选人,参加1月26日的金马仑高原重选; 延长纳吉在金马仑高原重选原本的两天(1月18和19日)活动日程表,变成1月17至20日(星期四至星期日)的4天紧凑的节目; 马华公会和国大党投入补选活动,虽然他们需要和伊斯兰党组成联合阵线,即使马华公会正公开要求解散国阵,而国大党得交出它的金马仑高原传统国会议席,让它与马华公会同样处于在国会只有单一席位的水平; 纳吉的老兵在金马仑高原重选的竞选活动中露面,如前国防部长拿督斯里希山慕丁昨天突然出现在金马仑高原,虽然自2018年5月9日的第14届全国大选,国阵被拉下联邦政府的位置后,他已经消失在政治舞台长达8个月,甚至消失在巫统的政治里;以及 由主席拿督斯里哈迪阿旺率领的伊斯兰党领导层所展现的支持。哈迪阿旺将于星期日在金马仑高原助选。根据巫统总秘书丹斯里安努亚慕沙的说法,基于“信徒大团结”,其他会在补选中为国阵助选的伊斯兰党领袖包括伊斯兰党精神领袖哈欣耶新、署理主席端依布拉欣、副主席兼吉兰丹州务大臣阿末耶谷、登嘉楼州务大臣阿末山苏里和总秘书达基尤丁。 由于伊斯兰党在上一届全国大选获得金马仑高原14.73%的选票,国阵相信只要它能获得伊斯兰党候选人旺马哈迪于2018年5月9日举行的第14届全国大选的五角战中,所获得的3,587张选票,它就能胜出。 虽然纳吉被39项的贪污、监守自盗和滥权的刑事提控狠狠掴了一巴掌,他的对策是一直到2023年的第15届全国大选之前,拖延他任何控状的最后判决,包括所有阶段的上诉和实行任何监禁的裁决。 如果国阵能在第15届全国大选重新拿下布城,而纳吉重新担任首相,那么他将挫败基于他在首相任期内的一马公司丑闻和全球盗贼统治的刑事罪行,而把他监禁在双溪毛糯监狱的任何努力。 金马仑高原重选将为纳吉在第15届全国大选后重新担任首相的新方案掀开序幕。这结果将让他对一马公司丑闻免责和免于刑罚。因此马华公会和国大党才会扮演那么温顺和服从的角色,和伊斯兰党在补选中成为战友,即使伊斯兰党主席哈迪阿旺最近才声明,一个腐败的穆斯林,在任何情况下都比一个诚实和敬畏神明的非穆斯林更好。 林吉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