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拯员的牺牲应受保障 陈泓宾呼吁提高消拯员薪资

适逢国际消防日,柔佛士姑来州议员陈泓宾呼吁政府政府调整消拯员的薪资,让消拯员的牺牲受到应有的保障,更有动力冲锋陷阵。 5月4日是国际消防员日,追溯到这节日的设立,就是纪念1998年的澳大利亚维多利亚州林顿市发生森林大火,5名消防员遇难。 我们会发现,消防员誓言要保护人民的利益,必须勇敢克服眼前的危险,绝不退缩,展现出了他们的决心与勇气。 因此,小到抓猫抓蛇,大到处理灾情危害,消拯人员始终冲在第一线,甚至近期内,我们都能看到消防员在网红自杀案件上所展现出的沉着冷静的行为。 从去年开始新冠肺炎肆虐期间,我们的消拯员不仅仅要为紧急投报随时候命,同时也还要兼顾疫情防范工作,包括公共场所消毒、护送大专生回乡、送食物到特定地区、协助撤侨工作等,工作远比我们想象的还要多。 不过,消拯人员的薪资相对其他公务员来说确实较低,一个基层消拯员的起薪也仅仅是1400令吉左右,而一个A级消拯局的局长的薪资也仅仅是5000令吉左右。 相较其他国家的消防员,我们邻国新加坡的消防员起薪至少有2000新元,最高可高达7000新元左右。 消防员是我们人民的第一防护线,陈泓宾在地方政府行政议员的岗位时,也多次向房地部长祖莱达反映消拯员福利课题,最终2020年财政预算案起宣布每名消拯人员每月将享有200令吉的特别津贴。 然而,这笔津贴远远不够提升消拯员的福利。因此,陈泓宾呼吁政府提高消拯队员的薪资和福利,同时也希望提高消防队员的预算,以让一直前线工作的消拯队员能更安心工作,保护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 最后,再次向我们的消防员们致谢,他们身处各种事故和灾难的最前线,也曾见证无数的悲剧,为的就是保护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

财长动用国家信托基金50亿 陈泓宾抨不符透明施政原则

柔佛民主行动党州秘书兼士姑来州议员陈泓宾于2021年4月27日发出的文告: 财政部长东姑赛夫鲁动用紧急法令修订法典,授权政府利用国家信托基金50亿令吉来购买疫苗和相关支出,塞夫鲁的举动极度不合理,也不符合透明施政的原则。 赛夫鲁去年在财政预算案中宣布将拨款30亿用于全国疫苗接种用途,其中包括20亿5000万令吉购买疫苗,剩下的10亿令吉是作为运送和储存的开支。 当时赛夫鲁在宣布财政预算案时,也没有告诉国会议员30亿的资金竟然是来自国家信托基金,如今却说那30亿不涵盖在财政预算案内,请问这符合诚信原则吗? 如今全国疫苗协调部长凯里指购买疫苗的开支增至30亿,同时追加20亿用于疫苗接种中心的费用和医护人员的津贴。 政府与其追加拨款,人民更想知道政府怎么使用财政预算案的30亿,更想知道平均一个接种中心需要耗费多少拨款。 人民是纳税者,有权力知道自己所交的税怎么被使用,然而国会遭紧急状态冻结,民意代表也缺乏发声的管道监督政府。 事实上,遇到重大事情进行追加拨款是常事,只要符合程序透明的原则,经过国会辩论向民众交代,将增加全国疫苗接种计划的公信力,同时减少人们对于疫苗接种的担忧。 然而,国会和州议会的冻结,民众也缺乏知情权,这样完全不透明的施政,自然也让人难以信服国盟政府脆弱的执政和执行力。 图:陈泓宾(左)日前到巴刹派发口罩。

全球抢疫苗上演“饥饿游戏” 陈泓宾促政府高价抢购疫苗

柔佛民主行动党州秘书兼士姑来州议员陈泓宾于2021年4月14日发出的文告: 《全球抢疫苗上演“饥饿游戏”,政府应提高价格抢购疫苗》 面对全球抢疫苗上演“饥饿游戏”,我呼吁国盟政府应及早应对,并与疫苗厂进行谈判,甚至有必要的话提高价格抢购疫苗。 日前凯里指富国大量购买了大量疫苗,马来西亚只能轮候,凯里也表示等到6月疫苗所获得的总量才能满足目前的疫苗登记量。 截至4月14日,总共约有869万人登记,接种人数也上探到105万人,然而凯里指目前我国仅获得约100万剂,那么是否也意味着目前我国已经吗,没有疫苗施打? 如果我国已经没有疫苗施打,政府如今又宣布进入疫苗的第二阶段,甚至叫民众注意MySejahtera通知或信息,是否意味着政府正在给人民 “假希望”? 其实富国抢疫苗凯里也不是第一天知道,世界卫生组织早在1月已经发出警告,95%的疫苗都集中在少数的10个国家,其他国家仅能被分配少数的疫苗。 欧盟、英国和美国这些主要生产疫苗的地区都也面对疫苗短缺的危机,甚至祭出出口禁令,禁止往海外运输已生产的疫苗或原材料。 如今的冠病疫苗量也仅足够给全球约5%人口接种,彭博社也指出收入最高国家的疫苗接种速度比收入最低的国家快达25倍。 因此,疫苗接种慢不应该现在才来吐苦水,其实更应该早做准备,为什么新加坡的每日的接种量可以提高至每日4万余剂,马来西亚却滑落至每日2万余剂? 马来西亚疫情正在延烧,每日的确诊数还维持在4位数的水平,感染群也在不断增加。 旅游业和消费市场都在等待冠病疫苗的大规模施打,外国投资也看马来西亚政府对于疫苗施打和疫情的控制能力以决定要不要来我国投资,缓慢的疫苗施打速度将严重阻碍国家经济复苏,更阻碍马来西亚与外国在谈判疫苗护照和绿色通道时的定位。 我国政府受促及早应对,与疫苗厂商谈判加速出货,甚至财政部也需要加大对购买疫苗的拨款,确保我国能够及早获得疫苗,成为疫情后经济复苏的龙头国家之一。 图:陈泓宾(右)派发口罩给皇后巴刹商家。

政府受促关注外籍配偶权益 应允行管令结束前逗留我国

柔佛民主行动党政治州秘书兼士姑来州议员陈泓宾于2021年4月12日发出的文告: 日前新闻报导指社交观光签证逾期的外国公民必须在4月21日前离境,引起大家困惑,我呼吁政府关注马来西亚人外国籍配偶的权益,应允许他们在行管令结束,边境开放前,逗留在马来西亚。 实际上,一些外籍配偶不是不愿更新社交观光签证,然而他们在更新签证时面对重重难关。 最大的难关是之前移民厅的官网系统也一直没有预约空挡让民众进行预约,然而没有预约的民众也无法到移民厅更新社交观光签证。 举例来说,移民局的预约系统显示柔佛州移民局对于长期社交观光签证的开放预约日期直到7月12日,然而以上这段时间竟然没有预约空挡,7月13起的预约时间也没办法让人进行选择,因此被迫预约布城移民局总部的空挡,这也造成申请民众的极度不方便。 其次,新山区的外籍配偶面对另外困难在于马来西亚籍丈夫在新加坡工作,因为疫情导致边境封锁的关系,丈夫无法回来协助妻子作为担保人更新社交签证。 即使丈夫千辛万苦使用PCA绿色通道回来,却也面对申请不到预约时间的窘境,很多民众也没有事先2至3个月时间规划的准备。 这些马来西亚公民的外籍配偶的问题必须获得重视,一面在这里需要单独抚养小孩,一面又可能面对违法的风险,其压力和困境可想而知。 因此,我呼吁内政部和移民局商讨一套针保障这群外籍配偶的基本人权,包括允许在边境开放前毫无顾虑地逗留在马来西亚照顾小孩,直到边境开放,行动管制令彻底结束后申请延长社交签证。

阿斯利康疫苗爆血栓反应,政府应施加接种条件

柔佛行动党州秘书兼士姑来州议员陈泓宾于2021年4月9日发出的文告: 随着欧洲药品监管机构指施打阿斯利康疫苗存有少数的血栓反应,全国冠病疫苗接种计划协调部长凯里应该立刻缓解民众的恐慌,对阿斯利康疫苗施加接种条件,别让全国疫苗接种计划功亏一篑。 目前阿斯利康疫苗占我国成年受接种人口的20%,因此其带来副作用和民众的恐慌不可小视。 日前大量新闻报导欧洲施打阿斯利康疫苗出现罕见血栓的状况,欧盟和英国的药品监管机构也宣佈,发现阿斯特捷利康冠病疫苗存在一种可能的副作用,会导致成年接种者出现罕见的脑血凝块。 虽然这两家机构还是坚信使用这款疫苗的好处大于风险,然而欧洲目前至少17个国家因出现凝血问题暂停或延迟使用阿斯特捷利康疫苗,等待进一步风险效益评估。 根据欧盟药品监管机构的数据,目前已知2500万接种阿斯利康疫苗的数据,有86宗血栓案例,大部分患者是60岁以下的女性。 因此,部分欧洲国家都是基于预防性原则,暂停阿斯利康疫苗接种,以让监管机构能够进行必要的调查,并对疫苗进行分析。预防性原则也是科学和医学领域公认的方法,强调在证据不确定时需要暂停和审查,保障民众接种疫苗的安全。 德国疫苗接种常设委员会也提出最新的建议,仅让60岁以上的民众接种阿斯利康新冠疫苗,英国药品监管机构中止30岁以下的民众注射阿斯特捷利康疫苗,这年龄层将改而注射辉瑞或莫德纳疫苗。 因此,我呼吁国家药剂监管局(NPRA)基于预防性原则,根据最新的阿斯利康接种副作用状况更新接种建议,对阿斯利康施加附带条件,暂停对60岁以下的民众接种阿斯利康疫苗。 如果政府不对阿斯利康施加接种条件,将有可能使大量民众拒绝登记疫苗或不回复接种疫苗通知,这将损害全国疫苗接种计划的推行,难以达到群体免疫的效果。

柔佛接种疫苗速度缓慢 州政府应速动用KPJ医院

柔佛州行动党州秘书兼士姑来州议员陈泓宾于2021年4月6日发出的文告: 柔佛目前接种疫苗速度缓慢,我呼吁政府全面启动民间私人诊所和私人医院扩大医疗资源,同时要求柔佛医药保健集团(KPJ)配合,加速推动疫苗接种。 柔佛医药保健集团的母公司是柔州政府的投资臂膀“柔佛机构 Johor Corp”,而柔佛机构的主席正是柔佛州务大臣哈斯尼。KPJ集团也是马来西亚国内规模最大的上市医疗集团,共有28家医院遍布全国各地,单单在柔佛州就有7家私人医院。 疫情爆发至今,各大私人医院也一再表明愿意和政府全面配合,尽快控制疫情,而州务大臣哈斯尼也多次表达希望尽速施打疫苗,以便推动开放边境,拯救柔佛经济。 柔佛自3月1日展开疫苗接种计划,最初每日疫苗接种剂量为1500余剂,如今每日疫苗接种量也仅为接种2千600余剂疫苗,对比我国整体一个月的翻倍疫苗接种量,可谓增长缓慢。 如果柔佛州按照现在的速度施打,要完成80%的柔佛成年人接种将需要耗时至少2年,然而这样长的疫苗接种时间将让柔佛经济,尤其是旅游业和消费市场掉入万丈深渊。 可见,我们不仅面对民众不愿意登记问题,也同时面对疫苗施打数量缓慢的困难,随着第二阶段疫苗接种正式展开,柔佛州政府需要更多医疗设施,增加单日疫苗接种率,拯救柔佛的经济。 邻国新加坡政府在一月初每日能施打5000剂,2月初就已经能够施打的剂量翻倍至1万人。疫苗接种的速度将会随着计划推行将呈现指数型成长,使越来越多人能够更快地接种疫苗,然而这个趋势在柔佛不够明显。 因此,柔州政府必须扩大医疗资源,全面启动私人诊所和私人医院,包括动用柔佛州政府所掌控的柔佛医药保健集团(KPJ)在柔佛的7家私人医院,加速柔佛子民的疫苗接种。  

新建海底电缆绕道我国 国盟产业转型空口说白话

柔佛民主行动党州秘书兼士姑来州议员陈泓宾于2021年4月3日发出的文告: 脸书 (facebook) 日前宣布将新建2条海底新电缆,然而却没有选择我国作为途径站,这一再显示国盟政府的产业转型只是空口说白白话,没有提出足够的子弹和配套措施,浪费吸引外国投资的黄金时刻。 日前脸书 (facebook) 宣布将建2条新海底电缆,连接北美、新加坡和印尼的网络通信,提升跨太平洋的网络能力,让海底整体互联网通讯能力提高约70%,然而我国政府却没有珍惜机会,又让一项投资机会在手边溜走。 交通部长拿督斯里魏家祥去年宣布撤销外国海底电缆修理船只的沿岸贸易政策豁免,这引起大量的互联网巨头公司的反弹,使马来西亚投资环境更加恶劣,更难吸引跨国企业扩大或进入我国投资。 大马互联网交换中心(MyIX)也促请我国政府,尽快恢复外国船只进行海底电缆维修工程的豁免,否则会使更多外资流向邻国。 希盟政府执政时期在大型科技公司的要求下,允许修复海底电缆的外国船只于2019年4月起,享有在我国海域停泊的豁免权,以鼓励更多海外大型科技公司选择来马来西亚设立“数据中心”和“海外办事处”,作为东南亚扩张的中心和踏脚板。 马来西亚如今正处于产业升级和转型的十字路口,同时跨国企业因为中美贸易战和疫情的关系也需要重整全球产业链,以分散风险,因此现今正是我国吸引外国投资的黄金时刻。 然而,国盟政府的财政刺激配套和财政预算案都没有准备足够的子弹吸引外国投资,带动我国产业转型,去年的外来直接投资更下降56%,国盟政府正在浪费我国的黄金时间。 不管是这些互联网巨头,还是马来西亚互联网交易所(MyIX),这些利益相关者都表达他们的担忧,更明确指出大马并未拥有符合科技巨擎用于维修海底电缆的DP2船只,取消豁免措施将迫使他们重新考虑在马来西亚的业务,更何谈加大对马来西亚的投资! 反观,新加坡在去年6月就已经获得130新元的投资,远超新加坡政府去年所预期的80亿至100亿新元的投资目标! 目前,腾讯、抖音的母公司字节跳动、阿里巴巴、华为、携程、亚马逊、商汤科技、脸书都选择在新加坡成为进军东南亚的跳板。不管是在新加坡设立实验室,还是数据中心,这些大型的跨国投资都是推动下一个10年经济发展的动力。 新加坡甚至明年推出“科技准证”(Tech.Pass)计划,吸引全球顶尖的科技专才加入和丰富新加坡的科技生态系统。 然而,马来西亚在国盟政府的领导下却迷失方向,经济刺激方案也仅有减税,却没有更多吸引外国投资和外国人才的配套措施,如此情况又如何可以达到政府的目的,即吸引世界500强的公司进驻我国。 马来西亚如今不仅没有提供配套措施,还撤销外国海底电缆修理船只的沿岸贸易政策豁免,等同于让我国的投资环境雪上加霜。如此下去,我国在面对创造高薪就业和产业转型方面等问题依然无解,前景堪忧!

柔大臣应展现自主权 召开替代州议会

柔佛州民主行动党州秘书兼士姑来州议员陈泓宾于2021年4月1日发出的文告: 国盟中央政府修增紧急条例,我呼吁柔佛州务大臣哈斯尼展现柔佛自主权,召开替代州议会,让民意代表能够监督州政府的财政预算案。 首相慕尤丁修增紧急条例,允许首相、州务大臣或首长能够援引紧急条例追加财政预算,完全不必经过议会监督,这将使立法权形同虚设。 首相慕尤丁让行政权完全凌驾立法权,也让慕尤丁紧急状态的狼子野心彻底暴露,允许滥用国库进行任何形式的拨款,更有可能使用相关拨款肥了自家政党。 首相1月颁布紧急状态已经冻结国州议会的运行,如今更剥夺民意代表追问政府使用预算的权力,此举已经彻底破坏三权分立,也破坏 “无代表,不纳税” 的民主传统。 “无代表而征税就是暴政”自美国独立战争以来,就已经是民主政治的传统,议会的成立更是避免独裁者和行政权滥权,议员有责任代表民意监督政府如何使用人民的纳税钱。 巫统主导的柔佛州政府,应该支持“替代州议会”的提议,作为州议会无法召开的替代方案,让民意代表能够跟进和监督政府的政策。 同时,柔佛民众也想知道柔佛政府对于隆新高铁取消、柔佛惨淡的消费市场、柔佛旅游业的态度和政策,这些都是纳税人应该拥有的权益,州政府不应该忽视民意。 柔佛州政府可以如往常州议会般,收集州议员提问,州政府在替代州议会上进行回答,并允许州议员追加提问,以了解州政府的最新政策。 因此,我呼吁柔佛州政府采纳“替代州议会”的建议,让州议员能够扮演“监督与制衡”的角色,确保柔佛州的预算不被滥用,民意得到尊重。

外交部应加快疫苗护照谈判 尽速恢复马新两地经济往来

柔佛民主行动党州秘书兼士姑来州议员陈泓宾于2021年3月31日发出的文告: 《外交部应加速疫苗护照谈判,尽速恢复两地经济往来》 卫生总监丹斯里诺希山日前指已接种疫苗者抵马可申请居家隔离,我对于卫生部的决定感到欢迎,同时我呼吁外交部需要加快与新加坡政府关于疫苗护照的谈判,尽快让两地能恢复经济往来。 自马新封锁边界以来,新山的经济大受影响,最近新山珍珠酒店也即将结业,之前拥有29年的新山泛太平洋公主酒店也因为疫情而倒闭,这又是柔佛旅游业的警训。 此外,柔佛的房屋市场和消费市场也因为缺乏马新缺乏经济往来而死气沉沉。 马新两国最近宣布将探讨"温情之旅"和疫苗护照事项,以让在新加坡工作的越堤族能够以较为方便的方式回国探亲。 因此,外交部受促协调成立马新联合技术协调委员会,尽速协调疫苗护照和探亲事宜,包括如何缩短双方人员来往隔离的期限。 依据现有的两国的PCA绿色通道,越堤族回国虽然只需隔离一天,检测结果出来后即可解除隔离,然而当越堤族回到新加坡后,依然需要在指定隔离设施隔离14天。 这样的措施将大大降低越堤族使用PCA绿色通道回国探亲的意愿,新加坡的雇主也较难给员工放长假。 随着疫苗大规模施打,马新双方都能够依据最新的疫苗施打状况缩短隔离时间至7天或者更少,为未来恢复大规模往来做准备。 我对于卫生部指接种疫苗者抵马可申请居家隔离表达欢迎,但我也呼吁卫生部能够拥有一套清晰的标准作业程序,甚至可以效仿卡塔尔般,对已经施打第二剂疫苗14天的民众和来自类似新加坡的低风险国家实行免隔离政策,逐步恢复基本的往来。 图:陈泓宾(右)派发食物援助给贫穷单亲家庭。 

副部长回国可居家隔离 双重标准再惹民众不满

柔佛民主行动党州秘书兼士姑来州议员陈泓宾于2021年3月30日发出的文告: 《山达拉回国隔离双重标准,政府应允民众居家隔离》 联邦直辖区部副部长山达拉从纽西兰回国被允许居家隔离,而人民从类似低风险国家如新加坡回国却需要在酒店隔离,我呼吁政府重新考量回国隔离政策,允许从低冠病风险国家的民众居家隔离。 也是昔加末国会议员的拿督斯里山达拉,在纽西兰度假回来后仅需居家隔离,这引起民众的不满,为何政府在处理高官回国事上一再双重标准?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双重标准,卫生部之前将政府高官出国访问的隔离期缩短至3天,如今又再爆发山达拉度假回国只需居家隔离,令人疑惑政府是否根据公共卫生的科学防疫手段做出隔离决策。 在防范冠病传播风险上,人民最需要的是政府依据科学专业做出决策,而非看人的地位做出决策,并且对政策朝令夕改,让人民无所适从。 其实,众多国家对于低冠病风险国家都有不同的隔离政策,并设置“绿色国家”清单,允许从绿色国家返国的民众接受较低标准的隔离政策。 事实上,新加坡、汶莱、中国等国家的社区确诊病例非常低,多天都是零确诊,这些国家的感染冠病的风险都非常低,从这类国家回国的民众理应享有更低的隔离标准,包括居家隔离。 况且,如今政府也已经允许居家隔离的患者佩戴追踪器,其实这已经大大降低冠病传染风险,同时也能让民众省下大笔的隔离费用。 同时,政府也受促针对已经接受施打疫苗的民众缩短隔离天数,并设定退场机制,为日后与这些低风险国家包括新加坡能够每日往返做出政策铺路。 我也呼吁国盟政府尽快设置绿色清单,并进行定期评估和滚动式的调整,让这些从低冠病风险回国的民众能够居家隔离,甚至允许缩短隔离天数,并在隔离结束时接受冠病检测,确保在能够在控制输入型确诊风险与民众的经济负担上取得平衡。 图:士姑来州议员陈泓宾向穷困家庭派发食物援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