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受促关注外籍配偶权益 应允行管令结束前逗留我国

柔佛民主行动党政治州秘书兼士姑来州议员陈泓宾于2021年4月12日发出的文告: 日前新闻报导指社交观光签证逾期的外国公民必须在4月21日前离境,引起大家困惑,我呼吁政府关注马来西亚人外国籍配偶的权益,应允许他们在行管令结束,边境开放前,逗留在马来西亚。 实际上,一些外籍配偶不是不愿更新社交观光签证,然而他们在更新签证时面对重重难关。 最大的难关是之前移民厅的官网系统也一直没有预约空挡让民众进行预约,然而没有预约的民众也无法到移民厅更新社交观光签证。 举例来说,移民局的预约系统显示柔佛州移民局对于长期社交观光签证的开放预约日期直到7月12日,然而以上这段时间竟然没有预约空挡,7月13起的预约时间也没办法让人进行选择,因此被迫预约布城移民局总部的空挡,这也造成申请民众的极度不方便。 其次,新山区的外籍配偶面对另外困难在于马来西亚籍丈夫在新加坡工作,因为疫情导致边境封锁的关系,丈夫无法回来协助妻子作为担保人更新社交签证。 即使丈夫千辛万苦使用PCA绿色通道回来,却也面对申请不到预约时间的窘境,很多民众也没有事先2至3个月时间规划的准备。 这些马来西亚公民的外籍配偶的问题必须获得重视,一面在这里需要单独抚养小孩,一面又可能面对违法的风险,其压力和困境可想而知。 因此,我呼吁内政部和移民局商讨一套针保障这群外籍配偶的基本人权,包括允许在边境开放前毫无顾虑地逗留在马来西亚照顾小孩,直到边境开放,行动管制令彻底结束后申请延长社交签证。

国盟应提升BPN2.0系统 方便民众申请援助金

柔佛民主行动党州秘书兼士姑来州议员陈泓宾于2020年10月22日发出的文告: 随着第二批国民援助金(BPN 2.0)开放申请,我呼吁国盟中央政府检讨现有国民援助金申请机制,提升现有系统,同时在官方检查页面上列明受惠者的银行名字和其银行户口的最后四个字,让民众能够更为方便获得援助金。 自第二批援助金开放以来,士姑来社区中心接获上百位民众的咨询和申请,从中我们发现一些理应是家庭组别的受惠者,竟然归属单身组别,因此所获得的援助金也随之减少。 这个现象不是第一次发生,之前第一批关怀援助金发放时,也出现类似问题,而官方网页当中也无法对这类问题进行上诉。 因此,我呼吁国盟中央政府简化上诉机制,让这批人也能够通过官方网页更新资料,而不必要亲身到税收局提交申请,尤其在新冠疫情肆虐的当下。 此外,我们的社会中还是有许多人不知道或无法操作电脑,而这群人以中老年群体及低收入家庭居多。政府在提供新颖方便的政策时,必须考量这些弱势群体的需要,一确保援助能够真正下放到需要援助的群体。 回看如今国民关怀援助金的发放措施,许多中老年群体不知道怎样使用网络的便利,也不知道如何登录国民关怀援助金的网站以检查受惠的银行户口,还是必须到国民储蓄银行(BSN)领取现金。 因此,我呼吁国盟政府参考希盟政府所制定的发放生活援助金方式,在国民关怀援助金检查的官网上,提升目前采用的系统,列明受惠者的银行名字和其银行户口的最后四个字。这将方便受惠者自行通过或让人协助网络查询汇款银行资料,也能让上述弱势群体寻求他人援助,事先得知汇款账号的所属银行,分散群聚感染的风险,避免民众集中在国民储蓄银行。

国盟政府应制定沟通SOP 应对第二波疫情爆发

士姑来州议员兼柔佛民主行动党州秘书陈泓宾于2020年10月14日发出的文告: 中央政府在未知会雪兰莪希盟州政府的情况下,强行实行“有条件限制令CMCO”,这令人担忧国盟中央政府步上6月重启经济时各州的混乱,我呼吁国盟中央政府制定中央政府和州政府的沟通标准作业程序SOP,以让上情下达,应对未来各州有可能爆发的第二波疫情传播风险。 “有条件行管令”影响范围很广,不仅需要依靠中央政府的警方,同时也要动员州政府的机构和地方政府的执法单位,以有效实行“有条件行管令”,阻断疫情传播链。 任何政策都必须要要有周全的制定和严谨的执行,才能达到其应有的效果,然而中央政府却对州政府进行基本咨询都无法做到,国盟政府的防疫协调可谓荒腔走板。 然而,雪兰莪希盟州政府却没被告知复原行管令的具体内容,甚至没与雪州政府进行商讨,以让雪州各级单位能够早做准备,协调“有条件行管令”的执行。 这不仅令人想起中央政府在6月突然宣布经济重启的各种宣布,州政府和地方政府却难以跟上中央政府的脚步,造成民众混乱,甚至有些民众听从中央政府的指示而接到地方政府执法官员的罚单。 从3月行动管制令启动以来,国盟政府在抗疫方面已经累积了7个月的经验,然而如今在重新实施“有条件行管令”下的这类的沟通失误实在令人失望,甚至令人怀疑国盟中央政府是否歧视在野党执政的州属。 巴生谷一带目前确诊案例已经达到365例,大多数更是社区感染,因此已经拥有“行动管制令”的实施有其必要,然而国盟中央政府未与州政府进行沟通就仓促宣布,令雪州各级单位唯有仓促制定配套政策,这显然是国盟中央政府的失责。 我呼吁国盟政府立刻与雪州政府进行商讨,同时制定一套中央政府和州政府的沟通标准作业程序,让州政府和地方政府也参与到行管令的政策制定,上情下达,以应对未来各州有可能爆发的第二波疫情传播风险,同时避免6月重启经济时发生的各种混乱重演。

509后选委会积极探讨改革 陈泓宾呼吁时刻关注选民册

柔佛州士姑来州议员陈泓宾于2019年6月19日在布城发出的文告: 【关注选民册更新】 柔佛州士姑来州议员陈泓宾于2019年6月19日受邀与选委会总秘书在布城选委会总部进行交流,并讨论选举改革等议题。 陈泓宾表示, 即使现今已经执政,民主行动党依然通过各种管道推动选举改革。 “从过去进行的昔加末军营的抗议,到不断提起幽灵选民课题,选举改革一直是我很关心的议题。” 他指出, 一个良好的民主制度必然需要彰显一人一票,每票等值的精神。因此,一个让各个政党能够竞争,并且人民能够积极参与的公平选举程序非常重要。 关于需要做出什么改革,陈泓宾说“我在会上提出选民册整理、委任政党人士为助理选民登记官、军警选票投票的程序,选举地图电子化等各种选举改革议题。” 选名册将于每个季度更新。因此,陈泓宾呼吁选民时刻关注选名册,在登记成为选民后,请到选委会、邮政局或上选委会网站查询该季度的选名册,以确保自身名字在选民册里,并注意看是否有得到出席听证会的信。如有得到听证会的信,请记得出席听证会,以确保自身时时都有公民投票的权利。 “我也欣慰509改朝换代后,选委会与各公民组织和政党进行真诚的沟通,讨论各种选举议题,并探讨方案进行改革。选委会如今正在清查幽灵选民,整理选名册,因此促请民众常注意选民册的更新。”  

柔佛接种疫苗速度缓慢 州政府应速动用KPJ医院

柔佛州行动党州秘书兼士姑来州议员陈泓宾于2021年4月6日发出的文告: 柔佛目前接种疫苗速度缓慢,我呼吁政府全面启动民间私人诊所和私人医院扩大医疗资源,同时要求柔佛医药保健集团(KPJ)配合,加速推动疫苗接种。 柔佛医药保健集团的母公司是柔州政府的投资臂膀“柔佛机构 Johor Corp”,而柔佛机构的主席正是柔佛州务大臣哈斯尼。KPJ集团也是马来西亚国内规模最大的上市医疗集团,共有28家医院遍布全国各地,单单在柔佛州就有7家私人医院。 疫情爆发至今,各大私人医院也一再表明愿意和政府全面配合,尽快控制疫情,而州务大臣哈斯尼也多次表达希望尽速施打疫苗,以便推动开放边境,拯救柔佛经济。 柔佛自3月1日展开疫苗接种计划,最初每日疫苗接种剂量为1500余剂,如今每日疫苗接种量也仅为接种2千600余剂疫苗,对比我国整体一个月的翻倍疫苗接种量,可谓增长缓慢。 如果柔佛州按照现在的速度施打,要完成80%的柔佛成年人接种将需要耗时至少2年,然而这样长的疫苗接种时间将让柔佛经济,尤其是旅游业和消费市场掉入万丈深渊。 可见,我们不仅面对民众不愿意登记问题,也同时面对疫苗施打数量缓慢的困难,随着第二阶段疫苗接种正式展开,柔佛州政府需要更多医疗设施,增加单日疫苗接种率,拯救柔佛的经济。 邻国新加坡政府在一月初每日能施打5000剂,2月初就已经能够施打的剂量翻倍至1万人。疫苗接种的速度将会随着计划推行将呈现指数型成长,使越来越多人能够更快地接种疫苗,然而这个趋势在柔佛不够明显。 因此,柔州政府必须扩大医疗资源,全面启动私人诊所和私人医院,包括动用柔佛州政府所掌控的柔佛医药保健集团(KPJ)在柔佛的7家私人医院,加速柔佛子民的疫苗接种。  

政府应提升援助金发放机制 避免群聚感染风险

民主行动党柔佛士姑来州议员陈泓宾于2020年4月7日发出的文告: 1. 我呼吁政府尽快改善国民关怀计划的发放机制,尽速提升网上查询系统,避免过多人潮聚集在国民储蓄银行。 2. 我们的社会中还是有许多人不知道或无法操作电脑,而这群人以中老年群体及低收入家庭居多。政府在提供新颖方便的政策时,必须考量这些弱势群体的需要,以确保援助能够真正下放到需要援助的群体。 3. 回看如今国民关怀援助金的发放措施,许多中老年群体不知道怎样使用网络的便利,也不知道如何登录国民关怀援助金的网站以检查受惠的银行户口,还是必须到国民储蓄银行(BSN)领取现金。 4. 在如今行动管制令和政策混乱的情况下,民众于是更为恐慌,这将使民众一窝蜂涌到国民储蓄银行提钱,这将造成国民储蓄银行发生排队拥挤的现象。这不仅违背行动管制令避免群聚的目的,而且还将增加群聚感染的风险。 5. 因此,我呼吁现任政府参考希盟政府发放生活援助金的方式,在国民关怀援助金检查的官网上,提升目前采用的系统,列明受惠者的银行名字和其银行户口的最后四个字。这将方便受惠者自行通过网络查询汇款银行资料,也能让上述弱势群体寻求他人援助,事先得知汇款账号的所属银行,分散群聚感染的风险,避免民众集中在国民储蓄银行。 6. 我也呼吁士姑来民众不要一窝蜂拥进银行,而是先查看自身是否已经是受惠者,避免多次进出银行,增加出行的风险。任何关于国民关怀援助基金的疑问,士姑来民众受促WhatsApp或信息士姑来社区中心的热线010-5351758或012-5141758 进行询问。

全球抢疫苗上演“饥饿游戏” 陈泓宾促政府高价抢购疫苗

柔佛民主行动党州秘书兼士姑来州议员陈泓宾于2021年4月14日发出的文告: 《全球抢疫苗上演“饥饿游戏”,政府应提高价格抢购疫苗》 面对全球抢疫苗上演“饥饿游戏”,我呼吁国盟政府应及早应对,并与疫苗厂进行谈判,甚至有必要的话提高价格抢购疫苗。 日前凯里指富国大量购买了大量疫苗,马来西亚只能轮候,凯里也表示等到6月疫苗所获得的总量才能满足目前的疫苗登记量。 截至4月14日,总共约有869万人登记,接种人数也上探到105万人,然而凯里指目前我国仅获得约100万剂,那么是否也意味着目前我国已经吗,没有疫苗施打? 如果我国已经没有疫苗施打,政府如今又宣布进入疫苗的第二阶段,甚至叫民众注意MySejahtera通知或信息,是否意味着政府正在给人民 “假希望”? 其实富国抢疫苗凯里也不是第一天知道,世界卫生组织早在1月已经发出警告,95%的疫苗都集中在少数的10个国家,其他国家仅能被分配少数的疫苗。 欧盟、英国和美国这些主要生产疫苗的地区都也面对疫苗短缺的危机,甚至祭出出口禁令,禁止往海外运输已生产的疫苗或原材料。 如今的冠病疫苗量也仅足够给全球约5%人口接种,彭博社也指出收入最高国家的疫苗接种速度比收入最低的国家快达25倍。 因此,疫苗接种慢不应该现在才来吐苦水,其实更应该早做准备,为什么新加坡的每日的接种量可以提高至每日4万余剂,马来西亚却滑落至每日2万余剂? 马来西亚疫情正在延烧,每日的确诊数还维持在4位数的水平,感染群也在不断增加。 旅游业和消费市场都在等待冠病疫苗的大规模施打,外国投资也看马来西亚政府对于疫苗施打和疫情的控制能力以决定要不要来我国投资,缓慢的疫苗施打速度将严重阻碍国家经济复苏,更阻碍马来西亚与外国在谈判疫苗护照和绿色通道时的定位。 我国政府受促及早应对,与疫苗厂商谈判加速出货,甚至财政部也需要加大对购买疫苗的拨款,确保我国能够及早获得疫苗,成为疫情后经济复苏的龙头国家之一。 图:陈泓宾(右)派发口罩给皇后巴刹商家。

漏夜排队更新护照乱像 政府应加快运作速度

柔佛州民主行动党秘书兼士姑来州议员陈泓宾于2021年3月19日发出的文告: 《漏夜排队更新护照乱像,政府应加快运作速度》 我呼吁马来西亚政府提供足够的资源,解决马驻新最高专员署出现漏液排队更新护照的乱像。 海峡时报日前报导指马来西亚公民在新加坡为了更新护照,因此在驻新最高专员署漏夜排长龙,甚至已经电邮预约的公民都需等待超过1个小时。 (海峡时报新闻链接:https://www.straitstimes.com/.../long-queues-at-malaysian...) 我对这件事情表达担忧,尤其报导中也指小孩和乐龄人士无法网络更新护照,必须从凌晨开始排队上访'碰运气'。这不仅让人不便,同时也将令大量因为疫情而没办法返国更新护照的民众担忧。 最高专员署如今每日也只接受30人上访更新护照,对比至少50万滞留在新加坡的马来西亚人,工作量完全不胜负荷。 随着边境封锁的延长,护照更新问题将越见紧迫。更新护照问题也由来已久,至今不见当局有任何对策解决相关问题。 我呼吁内政部和移民局必须对排长龙更新护照问题给予重视,并赶快落实替代方案,加快运作速度,以应付庞大的人流。 另外,驻新最高专员一职已经悬空11个月,目前仅有代理专员。我呼吁外交部长希山慕丁严正看待,即刻因应安排,保障我国的利益。

国盟减少母语教育拨款 荒废华社60年的努力

柔佛民主行动党州秘书兼士姑来州议员陈泓宾于2020年11月26日发出的文告: 国盟政府在2021年中减少母语教育拨款,恰恰证明国盟正在走回头路,荒废华社60年以来所争取的努力。 虽然华小的拨款看似有所增加2407万令吉,然而希盟时代所宣布的5000万令吉拨款仅是让半津华小受惠,而全津华小将一同纳入3亿令吉的政府学校里头。 华小体系由于受过去国阵体制所限制,因此难以增建,只能进行搬迁,这也造就了城市区出现大量的超大型华小。 根据教总的数据指出,学生人数多于150人的华小共有700间 (53.98%),多于1050人的华小更占据全国华小共有135间。 如果根据学生数量进行比较,国小每1万个学生分配得约602令吉,然而华小每1万个学生仅分配得71令吉,而淡小每1万个学生也仅分配得27令吉。 因此,中大型华小由于人数较多更应该获得更多资金运作,然而将母语教育拨款根据学校数量来进行计算看似公平,实际上却是更不公平的体现。 从现实面来说,城市内的大型华小几乎年年爆满,甚至一些班级的学生人数更超过教育部的标准,一班高达40人以上!面对这种难题,希盟政府上任后每年拨出2000万推动增建或搬迁华小,以解决城市区人数爆满的问题,然而国盟政府的协助却是零。 虽然有些全津华小投诉难以申请政府资助学校的拨款,然而希盟在维护母语教育的努力上也不遗余力,更带头牵线让全津华小在2019年获得2000万令吉的公益金援助,同时政府更增加1200万的水电排污费支出,以减轻华小的负担。 希盟政府对于母语教育可谓尽心尽力,同时透明化和准时拨款,反接下来就等看国盟政府是否能达到希盟所制定的高标准,还是走向倒退! 华社经过 60 年的努力,好不容易在上届大选以选票终结把种族政治玩得炉火纯青的国阵,为华教打开前所未见的新局面,然而这一切的努力随着喜来登政变而烟消云散,维护母语教育的任务依然任重而道远。

民众接种疫苗问题投诉无门 政府应改善MySejahtera系统

柔佛士姑来州议员陈泓宾于2021年8月20日发出的联合文告: 面对接种疫苗给民众带来的不便,民众投诉无门,我呼吁政府改善MySejahtera的疫苗分配和投诉系统,确保民众能够顺利接种疫苗。 日前我接到徐先生的投诉,指他高龄72岁的母亲林女士时隔一个月还未在MySejahtera应用程序获得第二剂疫苗接种时间。 士姑来州议员陈泓宾(左)向林女士(右)了解疫苗接种情况。 林女士于7月1日到位于努沙再也的私立诊所接种第一剂疫苗,然而MySejahtera应用却迟迟未出现接种第一剂疫苗的记录。 更诡异的是,林女士的MySejahtera应用在7月4日要求她7月7日到另一间私立诊所接种第一剂疫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