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区重划有利纳吉巫统? 高投票率全民海啸定江山

行动党沙巴秘书兼斯里丹绒区州议员陈泓缣2018年3月30日亚庇文告 选区重划以迅雷不及掩耳的方式,强行在国会通过并在两天内得到最高元首御准并颁布于宪报,纳吉为此大费周章,看来成竹在胸,甚至可以重夺三分二国会议席。沙巴行动党秘书陈泓缣却认为,一旦形成马来海啸,这样的选区划分结果反而加剧巫统的覆灭! 也是斯里丹绒区州议员的陈泓缣分析,这次选区重划主要是制造更多单元种族的马来选区,将华人社区都划进去人口爆满的城市选区,本来马华、民政赖以生存的马来为多数的混合区大幅减少。纳吉为了自保,可以牺牲国阵成员党弃之不理。政治现实,何其难堪。 纯粹从数据来看,假定上届大选投选朝野政党的选民全都在第14届全国大选投票,而且投票选择完全一样,国阵在半岛和纳闽166个国席中赢得的议席,就能马上不费吹灰之力地从86席增加至94席,如果在野党在沙巴和砂拉越赢得不超过三个国席,那么希盟将失去国会三份一的否决权。 纳吉的假定是只要马来选民继续支持巫统,他就能轻骑过关。但是,如果马哈迪掀起的效应足够强大,那么这份选区重划可能会帮到希盟或土团党。昨晚希盟在马来心脏地带吉打的大型讲座,吸引高达一万五千群众冒着细雨出席聆听,马来海啸露出端倪,形成在即。 “不要以为选区重划就一定是对纳吉有利。两年前沙巴州议席重划和增加却在这次国会议程独漏,就是绝佳例子。众所周知,慕沙领导的沙巴国阵深怕新增十三个州议席反而对莎菲益领导的民兴党有利,因为东海岸穆斯林土著区不再是国阵定期存款。在选举来临之际沙巴议席重划喊停,不是害怕是什么?水能载舟,亦能覆舟!” 他呼吁华社,在马来海啸形成在即的时刻,不能对未来悲观。只要华社保持改变热情,踊跃出来投票保持上一届整体的85%高投票率,加上马来选票转向15%,看来铜墙铁壁的纳吉政权政权就会一次过崩塌。15%马来选票转向,并不是天方夜谭。这次选举端看选民渴望民主的热情会不会超越临界点。纳吉政权是脆弱还是坚固,其实是人民说了算。全民海啸,靠你一票!

特委会检讨MA63协议? 慕尤丁雷声大,雨点小

完成余下4个未解决MA63,陈泓缣指慕尤丁了无新意 雷声大,雨点小,这是沙巴民主行动党秘书陈泓缣对首相丹斯里慕尤丁宣布成立特委会检讨1963年马来西亚协议的评论。 陈泓缣也是亚庇国会议员。他今日发文告表示,一开始大家期待,慕尤丁是否会带来突破性进展。 “国盟昨天下午宣布竞选宣言时,慕尤丁宣称,当晚会在砂拉越诗巫大马日庆典上宣布MA63有突破,令民众期待。” “没想到,慕尤丁仅仅宣布成立马来西亚协议特别理事会,并且自己担任主席,沙巴和砂拉越首长为副主席。这样的反高潮戏码,了无新意,令人大失所望。” 他认为,既然首相署部长拿督斯里麦西慕受委掌管沙巴及砂拉越事务,何以需要叠床架屋另设特委会来探讨MA63? 陈泓缣质疑,麦西慕所领导的沙巴团结党,在沙巴选举与国盟和国阵在15个州席大打多交战,因此慕尤丁是否利用MA63特别理事会,来架空麦西慕? “麦西慕受委沙砂事务联邦部长的意义何在?是不是沙巴团结党过后就会被排挤?是不是国盟已经跟沙巴团结党闹得不愉快?” 他续称,如果国盟政府诚心诚意要解决MA63课题,无需使用MA63在沙巴选举,威胁沙巴选民。 “慕尤丁说,只有沙巴与砂拉越政府跟联邦政府同心同德,才能够解决问题。他还搬出,砂州能够享有国油支付的石油产品销售税,因为与联邦政府站在同一阵线。” “这句话,显然地低估沙巴人民的智慧,而且带有要挟成分。沙巴政府在今年4月落实5%石油产品销售税,除了国油,其他8家石油公司都已经支付。” “何以砂拉越政府却能得到付款?沙砂两邦有落差,是否显示由慕尤丁为首的国盟,抱着顺我者昌,逆我者亡心态,来对待沙巴和砂拉越两邦。” 陈泓缣说明,慕尤丁只需要延续希盟联邦政府政策,完成4点共识就好,无需操弄课题。 “要解决MA63课题,国盟只需要延续希盟联邦政府的政策。原先,希盟联邦政府在21点MA63协议上,已跟沙巴和砂拉越政府达致17点。” “如今,只剩下4大要点尚待完成,包括石油税及石油付款、油气田、领海课题和两邦掌控大陆架的权力。” 他强调,希盟联邦政府执政22个月期间,已经执行17大要点,开启三邦平等的道路。 “就连希盟财政部长林冠英在提呈2020年财政预算案时也宣布,倍增沙巴及砂拉越两邦特别拨款,以及发放52亿令吉发展拨款予沙巴,为全国各州和两邦之最。” “希盟恰恰是关心三邦平等的政治联盟。” 还有1个星期就是投票日,陈泓缣呼吁,选民能支持泛民兴党阵营,让沙巴自立起来,来届全国大选放眼主导联邦政治。 “沙巴引领大马,火箭扬帆,票投战船!”

为强化沙巴医疗体系 应委副首长领军抗疫

亚庇国会议员兼沙巴行动党秘书陈泓缣2020年10月11日亚庇文告: 强化沙巴医疗体系,应委任其中一位副首长领军抗疫 我非常关注有关一间位于亚庇国会选区的政府医院不胜负荷的新闻报导。 根据媒体报导,由于超过一位同僚确诊冠病,超过一半的伊丽莎白二院紧急病房的护士目前在隔离中。 我在此对所有医疗体系的前线人员表达最高的敬意,尤其是伊丽莎白二院的医护人员,需要在员工匮乏和超时工作的危急情况下工作。就算伊二院不是冠病专属医院,它也扮演着舒缓伊丽莎白一院其他病患的角色。 我恳求卫生部及沙巴卫生局,采取紧急措施,从别处医院调动更多的医护人员前来支援伊二院紧急病房。不只是亚庇,其他县市需要支援的医院,联邦政府也应该从别的州属调动更多医护人员前来。如有必要,州政府应该加速处理外来医护人员的工作签证。 无论在任何情况下,沙巴的医疗体系都不能任由其不胜负荷以致崩溃,就算新首长拿督斯里邦里玛哈芝芝确诊冠病,留院就医。 我祝愿哈芝芝早日康复。然而,在他就医康复期间,我敦促新首长应立刻将其官方职务,委派给其中一位副首长执行。万一哈芝芝不能亲自操盘,其副手应顶上执行首长的任务。 砂拉越首长拿督巴丁宜阿邦佐自己也没有领导该州的灾难管理委员会,负责抗疫政策的重任,落在副首长拿督阿玛道格拉斯的肩上。 反观本州,废除了前朝泛民兴党政府设立的州卫生部之后,新政府并没有委任任何一位内阁阁员领军抗疫。本州目前是全国新一波疫情的震央,在全国的活跃冠病案例中,沙巴57%独占鳌头。 州内阁应领导抗疫的政策拟定,因为州内阁必须向代表全体沙巴民意的州议会负责。 最后,我也呼吁公众继续留守在家,遵守亚庇、兵南邦和必打丹县内的有条件限行令的准则。 陈泓缣

陈泓缣质问亚庇机场搬迁MOU为何QSB老是选择成功置地?

亚庇国会议员陈泓缣2022年7月4日文告 沙巴州政府投资臂膀Qhazanah Sabah Berhad(QSB)于6月30日与发展商集团成功置地(Berjaya Land)签署探讨亚庇国际机场搬迁到60公里外的金马利的合作谅解备忘录(MOU),针对此MOU,亚庇国会议员陈泓缣质疑机场搬迁的合理性,以及质问为何QSB对成功置地情有独钟,一而再再而三地选择它来联营发展各种项目。 也是行动党沙巴事务发言人的陈泓缣,今天在亚庇发布文告,针对机场搬迁MOU提出许多问题。联邦交通部知道这项机场搬迁(也就是关闭目前机场)的探讨吗?亚庇国际机场估计在2037年才到达最大容量,现在真有急迫性搬迁机场吗?谁为可能高达数以百万计的机场搬迁研究报告买单?是成功置地的私人界资金还是QSB? 示意图

数疫苗接种中心接连暂行关闭 沙巴如何在年尾达致群体免疫?

亚庇国会议员兼沙巴行动党秘书陈泓缣2021年6月27日文告: 国盟联邦政府失责,没法确保充足的新冠肺炎疫苗供应予沙巴。州内好几个疫苗接种中心被迫暂行关闭,导致那些已经定好时间的打针预约也延迟。 碍于疫苗短缺,斗湖县至少两所疫苗接种中心被迫暂停。巴隆疫苗接种中心从6月28日停至7月4日,而斗湖民众大会堂疫苗接种中心将于7月2日暂停。 在亚庇县,沙巴大学疫苗接种中心暂停好几天,从6月28日开始,将于7月5日重开。最新则是必打丹礼堂疫苗接种中心,凡第一针疫苗预约都延迟至另行通知。 根据报道,在这个月的稍早前,沙巴首席部长拿督哈芝芝预测,7月开始每天可以施打3万针,沙巴有望在年尾完成八成人口注射疫苗,从而达至群体免疫。 现在就连可以每天施打1千针的沙巴大学疫苗接种中心,仅仅在开始运行了两个星期后就要喊停差不多一星期,试问沙巴如何落实每天3万剂疫苗注射? 通过吾安程序重新预约对民众来说肯定不受欢迎,尤其是人们等待了这么久以及为了打针当天而作出生活上的调整,例如请假、安排交通和老弱人士找人陪伴等。 沙巴首长应该重新思考,沙巴不需要另行购买疫苗、完全依赖联邦政府的决定。 哈芝芝完全依赖联邦、将所有的鸡蛋放在同一个蓝里的做法,是不明智的。联邦可能承诺了一定数量的疫苗在特定的时段送抵沙巴,可是往往面对供应链物流延迟,不能准时寄货,这些不能完全将帐算在联邦头上的问题。这都是已经发生并影响了从亚庇到斗湖的沙巴人民。 哈芝芝应该另行采购疫苗作为后备,以防止他要在沙巴今年年底前完成群体免疫的计划。 疫苗接种协调部长凯里将矛头指向欧洲这些先进大国,指责他们过度采购疫苗囤货,严重打击了发展中国家。当全国平均接种第一针疫苗人数达至15.1%,而9沙巴仅有9.1%时,沙巴人也可能有一样的结论,指责西马囤货。这看来是难以辩驳的结论。 对凯里公平而言,我选择相信没有偏袒发生,但是联邦政府必须确保沙巴得到及时并足够的供应,以行动证明偏袒东西马两岸任何一方都不存在。 在经济生活开/关的恶性循环中,打败疫情的唯一的出路是大众接种疫苗。达至群体免疫、与新冠肺炎抗战并不容易,无论如何,我们必须向此方向前行。沙巴汉在此关键时刻最需要的,是稳定、可靠、充足的疫苗供应。 陈泓缣

无数政策U转令人无所适从 政府部门受促合作助小商家

民主行动党居銮区国会议员黄书琪与亚庇国会议员陈泓缣2021年6月2日(星期三)发表文告: 内政部与贸工部应该立刻并肩解决必须领域小商家的问题 自从政府落实全面行动管制令,政府半生熟的政策已经导致全国人民非常失望,更令人无所适从的是无数政策U转。强制所有必须领域,包括杂货店、饮食业小贩申请贸工部批准信函已经导致地方上的落实大难题。 过去几次行管令,大家都理解为必须领域的杂货店、超市、饮食业者,都没有被要求申请贸工部的信件才能营业。 可是这一次,国盟政府不仅先取消了过去贸工部发给所有人的信,更要求所有的业者都必须向各自的部门申请批准信才能营业。只是没想到,这个宣布不到一天又被收回成命,因为其他的部门网站根本没有准备好处理这么多的申请,甚至还有部门被迫使用Google表单来接收申请。 最后,政府又要求所有人回到贸工部的CIMS 3.0系统,重新提出申请。 无数次的政策U转已经让必须领域业者晕头转向。截至目前为止,依然有必须领域业者,包括饮食业、杂货店或民生用品供应商还没有拿到贸工部的批准营业信。 很多人都在问,他们是名单内列明的民生必须品行业,但还没有拿到贸工部批准信之前,到底可不可以开工? 我们接到的投诉就包括奶粉供应商还没有拿到新的贸工部批准信,手里只有旧版本的供应商过不了警察路障,还有饮食业小贩不敢开店,因为担心被取缔执法。 国家安全理事会没有清楚列明汽车零件供应商到底可不可以开业,贸工部却已经批准营业,拿到信件的商家左右为难,不知道可不可以营业。又,贸工部网站交通流量打结,批或不批,这些商家有没有任何上诉管道? 假设贸工部实在没有办法在一个星期内处理完所有申请,贸工部长阿兹敏应该立刻坐下来,和所有的执法单位,包括把关路障的警察、贸消部以及地方政府部门,一起好好商量。国盟政府的执政效率不彰,已经影响所有人的生活,人民只是要求政府在此危机时刻颁布政策,必须左右齐心,上下一致。不要让人民平白无故承担政府政策不完整的恶果。 黄书琪 居銮区国会议员 陈泓缣 亚庇国会议员

沙巴机票开斋节期间暴涨 ...

亚庇国会议员陈泓缣2022年4月15日文告 亚庇国会议员陈泓缣批评交通部长魏家祥,在沙巴州政府众部长要求联邦政府插手沙巴机票在开斋节期间暴涨的课题上,沉默是金、装聋作哑,好似不在其位,不谋其事般。他促请魏家祥向前任交通部长陆兆福看齐,拿出办法,解决问题。 也是行动党国会沙巴事务发言人的陈泓缣,今天发表文告如此表示。他指出,近期不是一个沙巴领袖要求联邦插手机票课题而已,而是三个!分别是: 一)沙巴首席部长哈芝芝于4月13日指往返沙巴吉隆坡机票暴涨566%,让人民负担; 二)沙巴副首长邦莫达在4月14日大骂航空公司趁佳节起价是“光天化日下的抢劫”; 三)沙巴旅游、文化、环境部长Jafry Ariffin也在同一天批评贵得离谱的机票将会重创沙巴旅游业。

沙火箭批评国阵政府,毫不体恤民情,欺压外劳!

行动党亚庇国会议员黄仕平、斯里丹绒区州议员陈泓缣国会联合文告 雇主苦于移民厅欺压外劳 火箭议员抨击毫无生产力 沙巴各行各业的雇主,苦于移民厅行动欺压外劳,造成“工人荒”困境,向行动党议员大吐苦水。行动党亚庇国会议员黄仕平、斯里丹绒区州议员陈泓缣,今天联合在国会走廊召开记者会,大力抨击国阵政府毫不体恤民情,非但止没有解决民瘼,还增加民困! 也是沙巴行动党顾问的黄仕平,今日下午在参与国会第二议事厅的内政部环节时,向内政部投诉,他在民间收获的投诉。雇主向他投诉,移民厅展开扫荡非法外劳行动时,出示申请工作准证付款的账单,竟然不受理,而硬硬地遭扣留三天三夜。 黄仕平批评,有时外劳工作准证申请费时,雇主和其工人没法拥有合格证件,更悲惨的是,移民厅不时在周末或假期前夕出动,那些貌似没有合法证件的外劳,就这样平白无故地被关进去扣留所,雇主事后要来出示相关文件却不受理,理由是“要等到工作天”才可以处理。执法人员趁火打劫索求贿赂的“路边社消息”层出不穷,反贪污会为何不介入? 他也不满意内政府给予的答案。根据该份答案,内政部将黄仕平提起的课题推卸责任,表示这是“沙巴政府的法律和规则”问题,并且提议黄仕平可以和沙巴移民厅、沙巴和纳闽外劳管理委员会查询。 沙巴行动党秘书陈泓缣表示,沙巴经济高度依赖外劳。根据东马种植人协会,超过90%的沙巴种植领域的员工,都是外劳。西海岸区如古达、冷港、哥打马鲁都、保佛等僱用的本地劳工约有50%,东海岸则大多数以外劳居多。 他说,沙巴油棕园面对约20%的劳工短缺问题。劳工不时自愿或非自愿中断服务,都需被填补。但是,本地却没有可即时填补短缺的劳力资源。“工人荒”在棕油鲜果串高峰期时料会更明显。在没有立即和適当的方案下,沙州棕油业的收穫可能遭受至少10%的损失。 另外,餐饮业也是严重面临“工人荒”的行业。根据马新咖啡茶业联合总会会长何子孟的说法,由于很难聘请到外劳,在2017年至2018年首两个月,共有1700至1800间传统咖啡店停业。同时,穆斯林餐馆业者协会主席阿育汉则表示,500至800家穆斯林餐馆因为劳工短缺而关闭。 「我不明白为何国阵政府老是喜欢检举外劳,导致大家生意难做。棕油领域方面,估计在原棕油和棕櫚仁价格每公吨各2300令吉和1900令吉下,价值损失约会达18亿令吉。餐馆业的东主大多都是老百姓,更加情何以堪。严重的劳工短缺將带来恶性的劳力循环,进而加剧非法劳工问题。向不同政府机构办理引进外劳的申请,重复提呈申请资料,不是更浪费雇主的时间和金钱,以及削落竞争力吗?然后,在合法文件未批下来就不断检举外劳,难道不是劳民伤财吗?」 两位行动党议员一致要求,当局应当简化大马移民管理系统,将需要经过逾10个政府部门及单位个别处理外劳的申请事项,简化为一站式的服务,方为上策。

所有议员接种新冠疫苗后 陈泓缣:应马上重开国会

亚庇国会议员陈泓缣表示,一旦所有的国会议员都接种新冠疫苗后,就应马上重新召开国会。 他说:「有很多重要的课题要在国会辩论,包括第12大马计划(2021-2025),以及为了应付新冠确诊数目增加而拟定的2021年的附加供应法案。 」 他指出,人民代议士要将人民的声音带给政府,以处理最严重影响人民的课题,这是为了确保民主依然存在。 」 「民主是国家的根本,一定要确保它仍然存在,另外行政和立法方面的监督功能,也要继续。」 也是沙巴民行党秘书的陈泓缣表示,所有国会的官员和国会议员的助理都应该获得接种疫苗,因为他们也都出席国会。 对于首相慕尤丁昨日宣布,朝野国会议员将在国家新冠免疫计划第一阶段接种疫苗,他表示欢迎。 他说,人民代议士一旦接种疫苗,在选区四处走动履行职责时,就减少了被传染的风险,也不会在不知情下把病毒传染给其他人。 他说:「当第一期接种疫苗计划完成后(2月26日至4月),国会必须在5月召开。」 他指出,即使国家目前处于紧急状态,不表示国会不能召开,联邦宪法第150(5)阐明,在紧急状态下,若有需要,国会可以针对任何事务拟定法律。 「人民对国内222位国会议员不必出席国会,却白领干薪,感到愤怒。」 他认为,停摆国会对国家没有好处,既然国会议员已经接种疫苗,就没有不召开国会的理由,他期待国会被召开,以得以让他履行其职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