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庇华裔选民仅占65% 陈泓缣促华青登记成为选民

沙巴行动党秘书兼斯里丹绒区州议员兼沙巴希盟策略主任陈泓缣于2018年2月10日发表文告: 根据2017年第三季最新的选民册,亚庇国会的华裔选民从上一届的70%,已经锐减至65%。同时,“90后”才占选民比例7.2%。沙巴行动党秘书陈泓缣疾呼年轻华裔选民,尽速登记成为选民,不要放弃履行公民责任的机会。 也是沙巴希望联盟策略主任的陈泓缣,今日走访丽都和甘拜园后,发表文告如此表示。这是他在行动党大亚庇各选区协调员,包括丹绒亚路骆意荣、路阳冯晋哲、里卡士沈志安、甘拜园珍妮拉兴邦等的陪同下,在各选区走透透的第三天。 他指出,根据2017年第三季的选民册,亚庇国会议席的华裔选民比例如下: N.14 里卡士 (Likas)11215 华裔 /15225 选民总数 (73.66%) N.15 亚庇亚庇 (Api-api)8206 华裔 / 17956 选民总数 (45.70%) N.16 路阳 (Luyang) 16154 华裔 /21628 选民总数 (74.69%) P172. 亚庇国会 (Kota Kinabalu)...

东马新政列入希盟全国竞选宣言 陈泓缣:联邦分权改革重建家国

  沙巴希望联盟政策主任陈泓缣指出,东马新政列入希盟全国竞选宣言,乃希盟全体上上下下对东马人民的承诺,一旦入主布城,必定启动宪政改革,进而联邦分权,让东马两邦恢复立国平等伙伴地位,重建马来西亚家国! 也是沙巴行动党秘书兼斯里丹绒区州议员有的陈泓缣,昨晚与该党沙巴主席兼山打根国会议员黄天发、沙巴顾问亚庇国会议员黄仕平、宣传秘书冯晋哲、副秘书陈历发出席了希盟全国大选宣言推介礼后,发布文告如此表示。他也是该份宣言草拟委员会的成员之一,主要负责东马部分。 他说,沙巴新政早前已经在沙巴分阶段推介了两次,而这一次全国竞选宣言也纳入东马新政,在在以行动告诉人民,希盟对东马新政的承诺,是真心的、是认真的。这绝对不是在沙巴说一套,在吉隆坡说另一套。 东马新政,占据了该份宣言五大主轴的其中一章:平等自主——恢复沙砂平等伙伴关系,其中涵盖了如下九项承诺。 宣言完整版中写道, 「沙巴和砂拉越人民要求给予《1963年马来西亚协议》所承诺的照顾,但至今仍任由巫统和国阵玩弄。一次又一次的大选,巫统和国阵以各种承诺利诱沙砂子民。但是,每每大选后,承诺不但没有履行,反而持续剥削沙砂资源,图利布城。 希望联盟秉承,沙巴、砂拉越和半岛必须以《1963年马来西亚协议》的真正精神为原则。 这才是立国的基础,这三个组成部分,根据协议的具体条款,成立一个叫马来西亚的新国家。 希望联盟政府誓言归还沙巴和砂拉越的原本地位,以符合《1963年马来西亚协议》的精神。我们会谨记我国创始人的宣誓,团结一致,让国人享有更完善的联邦体制。 」 以下为东马新政九项承诺的正文: 承诺(40)成立内阁特别委员会检讨并落实《1963年马来西亚协议》 贪婪的巫统和国阵夺走了最初在《1963年马来西亚协议》中承诺的沙砂人民权利。如今,在巫统和国阵几十年的统治下,这些权利早已被搁置。越来越多人不了解沙砂的真正权利。 希望联盟政府将在执政的首一百天内,成立“检讨并落实《1963年马来西亚协议》内阁特别委员会”。 该委员会将由来自半岛、沙巴和砂拉越,并在相关事务有专业能力的代表组成。 该委员会将被指示在成立后的6个月内,向政府呈交,国阵治理下《1963年马来西亚协议》是否履行的详细检讨报告,以尽速采取行动落实。 委员会的主要任务是在以下各层面研究并提出纠正措施: 《1963年马来西亚协议》在现行立法的地位; 致力通过国家教育体系加强人民对《1963年马来西亚协议》的理解 ; 在马来西亚三邦实行联邦制概念; 沙砂对国家天然资源,包括石油和天然气的权利; 将适当的行政事务归还为州权力; 沙砂对于国家拨款的权利; 该详细报告一旦提呈给内阁后,该委员会也一并负责后续监督以落实建议 承诺(41)加速沙砂经济成长 沙巴和砂拉越拥有丰富的天然资源,如石油、天然气和木材。但是,巫统和国阵巧取豪夺了沙砂财富,图利半岛各州,却让沙砂成为目前马来西亚最贫穷的州属之一。希望联盟政府将尽快结束这种不平等的待遇。 希望联盟政府将增加沙砂石油税到20%或同等价值,作为其中一种更公平分配石油资源的行动。这让沙砂自行承担更多发展支出责任。 良好的基础设施是经济发展的关键,但是国阵却忙于使用年度发展拨款,为自己和朋党谋利。希望联盟政府将停止这一切,以便所有人都有机会共同前进。更大的发展拨款将提供给: 加快城市边缘和农村净水和电源供应; 修建连接全州城镇的公路和高速公路,并修复断桥和烂路; 使用公私伙伴关系模式审查跨婆罗洲铁路服务的建设情况,并确保合同将由当地居民共享; 制定有针对性的援助计划,以保障沙砂人民的福利; 建立更多的学校和医疗中心,以为民服务。 我们将检讨《1974年石油开发法案》,以修正国油对国家天然气和石油收益的垄断,特别是来自沙巴和砂拉越。 这项研究的目的是设法让沙砂成立自己的石油和天然气公司,并且不会限制沙砂只成为国油承包商的角色。 为确保沙砂石油和天然气收益能够长期获益,在研究了其他国家如挪威以及美国阿拉斯加州基金的可持续模式后,沙巴和砂拉越将成立类似国家信托基金(KWAN) 的实体。 承诺(42)为沙砂人民制造更多优质工作 不平衡的国家经济发展,导致沙巴和砂拉越许多年来无法享受发展所带来的好处。现有的就业机会并没有带来可观的收入。沙巴的工资中位数是马来西亚排名最低的,比全国工资中位数低31%。砂拉越则排名第三低,比国家工资中位数低21%。这对沙砂人民来说是不公平的。 自1965年以来,每当选举来临,国阵就向沙砂人民承诺建造泛婆罗洲大道。 尽管已经承诺了40多年,但这个项目从未完成。更糟糕的是,他们的朋党已经开始从承诺的合同中获利。 希望联盟政府将实现沙砂人民多年来期盼的连接两地的高速公路。高达30%的年度发展预算拨款将保留于沙巴和砂拉越,并将优先完成这个高速公路项目。 通过这项目,希望联盟政府将确保,合同和工作优先给予本地人,并提供合理的工资。 我们预计泛婆罗洲大道与其相关项目,能为当地居民创造至少2000份就业机会。 沙巴和砂拉越拥有高端人才。但他们的才能经常被国阵所拒绝,反之从半岛引进官员从而改变基本人口结构。 希望联盟政府将优先考虑沙砂人民以填补每个层级的空缺,特别是所有中央机构和州机构的高层。 公共部门的婆罗洲化将为符合条件的本地人提供适当的位阶。 希望联盟政府将在沙砂设立工业化基金和创业基金,以进一步刺激工业化进程和产业领域。 通过宣传文化的独特性、历史和当地的自然美景,旅游领域将获得发展,从而创造更多的就业机会,为发展贡献。 承诺(43)以沙砂作为融洽社会的榜样 当国阵领袖以分化宗教和种族的策略来确保他们的胜利,沙砂人民可以为他们之间所存在的融洽和谐感到骄傲。事实上,沙巴和砂拉越可以成为多元种族和宗教的社会的典范,人们如何在伊斯兰教作为联邦官方宗教的框架内和谐共处。 希望联盟政府保证沙砂以至整个国家的种族和宗教关系的和谐。 更重要的是,希望联盟政府将以沙砂作为多元社会和谐的典范,让所有马来西亚人民都可以效仿自然而然的中庸之道。 鼓励政府大学和中学展开沙巴、砂拉越和半岛之间的交流活动和学习考察,以鼓励更多互动和互相认识。体育活动也将被用来建立马来西亚同胞之间关系的纽带。 承诺(44)提升教育和医疗水准 几十年来,国阵未能提供适当的医疗和教育服务,导致沙砂人民感到苦不堪言。当中派往沙巴和砂拉越的教师和医生们通常都是缺乏经验的服务人员。尽管他们一般都忠于服务,但当他们累积一定的经验,往往很快就会要求调回半岛。 这导致沙砂教育和医疗水准因人才流失而停滞不前。 希望联盟政府将优先提供沙砂人民培训,以培养更多的教师和医疗人员。 希望联盟政府也将停止国阵对沙砂的一贯做法,摒除它们只是培训教师和年轻医疗官员的基地,或者作为有问题人士流放的地方。反之,如果真需要人员调动,那将根据需求,包括派出优秀官员到需要他们专长的学校或医疗中心。 沙巴和砂拉越政府将在教育和医疗事务方面获得“自行决定”的权力。 在教育方面,家长将能自行选择,让其子女接受母语教学或有能力提供英语教学的学校学习。课程纲要还将包含本土元素,让沙砂子弟能更好地认识当地文化。沙巴和砂拉越政府大学将开始设立本土语言和文化相关的课程。这一切将在国家教育哲学的框架中实行。 在医疗服务方面,所有政府医院都将升级以治疗更多患者。指定医院将配置最新的心血管和癌症治疗设备。药品和设备采购系统也将更具竞争力,以便以最低价格来支付高质量的药品和设备。 政府所管辖的公司将被要求投入改善场所和教育医疗设施工作,包括修复学校和医疗诊所。特别政府资金也将用于此目的。 由雪兰莪希望联盟州政府成功推出的医疗护理保险计划将被研讨,以在沙砂实施,优先给予乡区和内陆人民。 承诺(45)保障乡区和内陆人民的命运 许多沙砂人民仍居住在乡区和内陆地区。他们的生活品质仍然很低。他们需要帮助以确保他们的生活受到保障。事实上,贫困的生活也导致一部分的人民来不及注册子女的出生,致使他们成为无国籍儿童。 希望联盟政府将简化和减少在注册孩童出生和申请成为合法马来西亚公民的官僚作风。我们还将解决普遍发生的名字错误、地址和其他个人资料问题。 在内陆和农村,我们将率先使用太阳能、微型水电和沼气发电。 承诺(46)捍卫沙巴的主权和安全 由于巫统和国阵失职于保疆卫土,沙巴人被迫面临长期的安全风险。迄今为止,沙巴人民仍面临外来威胁,包括以可疑方式提供非法移民身份证的后遗症。 希望联盟政府将成立“真相与谅解委员会”,以在身份证问题上寻求公平的解决方案,从而确保非法移民从沙巴选民册中清除。委员会的任务将由中央和沙巴政府共同决定,但该委员会主席必须是一位德高望重的沙巴领袖。委员会也将被授权提出适当的后续行动。 守卫沙巴边界的安全部队实力将被加强。 承诺(47)下放权力予沙砂 希望联盟政府将分阶段进行国家财政管理体系党的分权,以便最终在沙巴和砂拉越收到的税收中,高达50%能用于沙巴和砂拉越本身。 在奉行自由开放市场的脉络下,希望联盟政府将制定贸易和商业有关政策的权力归还于沙砂,并从区域和国际贸易中获益。这也包括招聘外籍工人。 授权沙巴和砂拉越制定符合本身的计划,以消除一切国家经济发展的贸易壁垒和所有关税、人民从经济开放中全面受惠的阻碍。这包括公共交通政策、沿海运输政策、开放领空政策和投资政策。 沙巴和砂拉越政府将优先控制具有战略性资产的政府关联公司,如水供、电供公司。 沙巴和砂拉越拥有独特的法律体系和土著习俗法庭。希望联盟政府将强化此制度,从成立一个专家委员会开始,研讨对沙巴原住民法庭和砂拉越土著法庭所需要的改进,并系统化对土著习俗权利的管理。 承认土地习俗所有权,让所有权登记过程快速简化。原住民土地习俗权利的冲突,将通过由在该领域具有特殊专业人士所组成的土地习俗特别法庭来解决。 承诺(48)归还和保障沙砂习俗地的权益 国阵无能捍卫砂拉越和沙巴的土地习俗权利。原住民习俗地往往以极低的价格出售或出租给伐木公司和棕油公司集团。 为改善沙巴和砂拉越原住民土地权利的忽略,希望联盟政府将实施马来西亚人权委员会所提供的原住民土地权国家调查报告的建议。 如果发现原住民习俗地被错误征用,希望联盟将设立补救措施,以确保获得适当的赔偿。 希望联盟政府将加强土地局测量地段的研究能力。准备足够的资金,以进行完整的研究来确认习俗地的正确边界。 一个土地习俗特别法庭将会被设立,以立即解决习俗地权利和边界争端,并解决逾期未决案件。 在考虑到周边地区社会文化,以获得原住民积极参与的情况下,原住民地区的开发活动必须符合可持续发展和生态友好模式。

陈泓缣呼吁选委会允许沙巴游子远距投票

亚庇国会议员兼沙巴行动党秘书陈泓缣于2020年8月19日(星期三),在亚庇发表文告” 选委会,请让旅居半岛和砂拉越的沙巴选民,远距投票 民主行动党亚庇国会议员陈泓缣呼吁,选委会允许旅居半岛和砂拉越的沙巴选民能够远距投票,而无需跋山涉水回乡投票。 媒体报道,沙巴净选盟2.0、全球净选盟、民统党及“马来西亚优先”呼吁,选委会落实远距投票设施,包括邮寄选票、非选区投票中心等。 陈泓缣也是沙巴行动党秘书。他说,选民有宪赋权利投选政府,外地沙巴选民不应面对新冠疫情限制,而没法回乡投票,抑或被迫支付昂贵机票从半岛和砂拉越返乡投票。 “非常时期需要非常措施。一般上,马来西亚选民需要回到各自选区的投票站投票。” “一些沙巴选民住在南中国海另一端的半岛,抑或隔邻的砂拉越。即便如此,他们申诉,需要支付昂贵机票和交通费,只为了回乡投下神圣的一票。” “如今处于新冠疫情,情况更显恶劣。州际边境管控严格,跨界人民需要通过健康检测,甚至可能需要强制隔离。” “为了配合社交距离及乘客顶限,就连飞机及巴士班次也大大减少。” 基于此,陈泓缣说,选委会应当设立远距投票站,方便外地沙巴选民投票,哪怕当局需要更多安排来处理。” “选委会署理主席阿兹米声称,当局没法为外地沙巴人提供所需邮寄选票,因为需要妥当准备。我认为,天下无难事,只怕有心人。” “如今,选委会建议在疫情期间,史无前例地寄送含有建议投票时段的选民卡,那么也应当在吉隆坡、新山、乔治市等重要地点,特别安排远距投票中心。” “这有什么困难呢?你在各州已设立选委会办公室,你只需要为这些办公室草拟远距投票指南。” 他认为,不若邮寄选票需要在特定时间发送和寄返,来方便计票,远距投票站无需如此麻烦,中心可以完成投票程序。” “倘若旅居半岛和砂拉越的选民没法远距投票,我估计,沙巴州选投票率十分低。山打根补选只有71%投票率。” “随着当局落实行管令,以及机票昂贵,投票率肯定低于70%。” 陈泓缣说,即便选委会来不及准备远距投票站,但必须开始测试如是投票站,以方便未来没法返乡的沙巴选民,履行公民责任。 “选委会应当主动出击。它是独立机构,不应该等待政府下令才行事。”

守护选举 火箭招募监票算票员和志工

沙巴行动党秘书兼斯里丹绒区州议员陈泓缣2017年3月27日山打根文告: 行动党在各大城市区需要更多的义工和人力资源,一起参与即将来临的全国大选,因为来届大选是关乎未来国家走向的重要战役,国家兴亡,匹夫有责! 沙巴行动党秘书陈泓缣,昨晚(3月26日)在山打根参与了当地行动党备战会议和监票员和算票员培训后,发表文告如此表示。这是从星期天开始,州秘书陈泓缣,与副秘书陈历发,政治教育主任阿德里安拉新邦,驱车从斗湖开始展开的全州火箭选区拜访之旅。 也是斯里丹绒区州议员的陈泓缣,对山打根行动党的备战准备感到满意。然而,为了打赢这一场终极一战,该党需要更多的人力物力,义工志工,一起来参与决定马来西亚未来! “我们并没有太多的资源,党的一分一毫都是来自人民的捐献。我们取自于人民,也回归于人民。国阵也将会用尽一切方法来捍卫江山,他们比我们更有执政优势,充分的资源,反对党一向来都是处于弱势。我恳请各位想看到马来西亚有改变的同胞,一起来参与这场人民起义!” 他估计来届大选将在45天内举行,国会更可能在通过选区划分提案后,于四月初解散。备战状况已经进入最后阶段,他欢迎各地选民联络各地方行动党办公室,登记加入监票员、算票员行列。 ”无论竞选打得多么精彩,若是投票和算票不公平,不透明,胜利被偷走,做了四年的苦功就白费了。我们需要更多的志工和义工,广招人材,参与监票和算票的培训,守候选举的最终胜利。” 以下是各选区的联络人,可致电查询,或WhatsApp: 亚庇:0168058845,0168059091,0890198533683 山打根:089218713 斗湖:0138869628,0146760016,0128013652

特委会检讨MA63协议? 慕尤丁雷声大,雨点小

完成余下4个未解决MA63,陈泓缣指慕尤丁了无新意 雷声大,雨点小,这是沙巴民主行动党秘书陈泓缣对首相丹斯里慕尤丁宣布成立特委会检讨1963年马来西亚协议的评论。 陈泓缣也是亚庇国会议员。他今日发文告表示,一开始大家期待,慕尤丁是否会带来突破性进展。 “国盟昨天下午宣布竞选宣言时,慕尤丁宣称,当晚会在砂拉越诗巫大马日庆典上宣布MA63有突破,令民众期待。” “没想到,慕尤丁仅仅宣布成立马来西亚协议特别理事会,并且自己担任主席,沙巴和砂拉越首长为副主席。这样的反高潮戏码,了无新意,令人大失所望。” 他认为,既然首相署部长拿督斯里麦西慕受委掌管沙巴及砂拉越事务,何以需要叠床架屋另设特委会来探讨MA63? 陈泓缣质疑,麦西慕所领导的沙巴团结党,在沙巴选举与国盟和国阵在15个州席大打多交战,因此慕尤丁是否利用MA63特别理事会,来架空麦西慕? “麦西慕受委沙砂事务联邦部长的意义何在?是不是沙巴团结党过后就会被排挤?是不是国盟已经跟沙巴团结党闹得不愉快?” 他续称,如果国盟政府诚心诚意要解决MA63课题,无需使用MA63在沙巴选举,威胁沙巴选民。 “慕尤丁说,只有沙巴与砂拉越政府跟联邦政府同心同德,才能够解决问题。他还搬出,砂州能够享有国油支付的石油产品销售税,因为与联邦政府站在同一阵线。” “这句话,显然地低估沙巴人民的智慧,而且带有要挟成分。沙巴政府在今年4月落实5%石油产品销售税,除了国油,其他8家石油公司都已经支付。” “何以砂拉越政府却能得到付款?沙砂两邦有落差,是否显示由慕尤丁为首的国盟,抱着顺我者昌,逆我者亡心态,来对待沙巴和砂拉越两邦。” 陈泓缣说明,慕尤丁只需要延续希盟联邦政府政策,完成4点共识就好,无需操弄课题。 “要解决MA63课题,国盟只需要延续希盟联邦政府的政策。原先,希盟联邦政府在21点MA63协议上,已跟沙巴和砂拉越政府达致17点。” “如今,只剩下4大要点尚待完成,包括石油税及石油付款、油气田、领海课题和两邦掌控大陆架的权力。” 他强调,希盟联邦政府执政22个月期间,已经执行17大要点,开启三邦平等的道路。 “就连希盟财政部长林冠英在提呈2020年财政预算案时也宣布,倍增沙巴及砂拉越两邦特别拨款,以及发放52亿令吉发展拨款予沙巴,为全国各州和两邦之最。” “希盟恰恰是关心三邦平等的政治联盟。” 还有1个星期就是投票日,陈泓缣呼吁,选民能支持泛民兴党阵营,让沙巴自立起来,来届全国大选放眼主导联邦政治。 “沙巴引领大马,火箭扬帆,票投战船!”

一旦国会修宪成功沙巴复邦 陈泓缣支持沙菲益采取相应措施

沙巴行动党秘书兼亚庇区国会议员陈泓缣2019年3月18日文告: 亚庇区国会议员陈泓缣支持沙巴首长沙菲益的拟议,一旦联邦国会成功修宪,沙巴“弃州复邦”,州政府也需要采取相应措施,在所有官方文件上删除“negeri”字眼。 也是沙巴行动党秘书陈泓缣发表文告表示,这一季的国会会议,希望联盟联邦政府将提呈联邦宪法第一(二)条文,将沙巴和砂拉越从第十二和第十三个州,还原至1963年马来西亚协议的平等伙伴。 首长沙菲益于日前扬言,州政府考虑在官方用途的文书上删除“州”字眼,如果修宪提案获得足够的支持,在联邦国会通过。 陈泓缣表示,“我有信心,此次修宪应该获得三分二多数国会议员的支持。” 回顾历史,1976年修宪将沙巴和砂拉越从立国伙伴降格变成联邦内的第十二和第十三个州时,竟然没有任何一位东马议员反对。当时,只有四名国会议员反对,除了陈志勤之外,另三位都是行动党议员,包括现今还活跃政坛的火箭老大林吉祥。 “为何1976修宪时,沙巴和砂拉越议员不反对?我认为那是碍于国阵的党鞭制度。然而,今时不同往日。尤其是砂拉越联盟的议员,就算他们不是希望联盟的盟党,也不会对此次的对东马带来好处的修宪投下反对票或弃权。东马反对党议员愿意接受二次羞辱吗?” 他说,就算1976年时,行动党一个东马议员都没有,当时的议员都知道修宪将沙巴砂拉越降格的严重性。 陈泓缣在上一届还是斯里丹绒区州议员时,于2016年4月5日,率先在州议会提呈动议,要求州议会拒绝接受1976年修宪后的联邦宪法第一(二)条文。可是,当时州议长不接受该动议。 “那是国阵时代无视东马权益的悲痛。这一次,我相信沙巴弃州复邦势在必行。”

陈泓缣:不应全面禁止稻米转运

亚庇区国会议员兼沙巴行动党秘书陈泓缣2019年3月19日国会文告 亚庇区国会议员陈泓缣不同意以全面禁止稻米转运的方式来打击稻米走私活动,因为合法的稻米转运对地方经济而言,尤其是沙巴的沿海城市非常重要。 也是沙巴行动党秘书的陈泓缣,在国会部长问答环节时,询问农业和农基工业部长沙拉胡丁,该部门除了全面禁止稻米转运外,还有何对策打击稻米走私。 他之后发表文告表示,不是全部的稻米转运都是走私,农业部不应该为了打击稻米走私而全面禁止稻米转运,这就像将孩子和洗澡水都一起丢掉。整个船运行业、港口城市如纳闽等,就因为农业部的这个政策而严重受影响。 不久前,3月12日陈泓缣收到农业部针对“是否在3月底解禁稻米转运”的书面回答。 农业部回复说,一个包括财政部、内政部、交通部、国内贸消部、国际贸工部、经济事务部、和外交部的特别小组,已经设立以研究稻米转运课题,并提出涵盖全国港口的建议。在书面回应中,农业部预计将在最快时间内做出新决定。 “看来稻米转运是一个复杂的课题。我认为其中一项主因,乃我国的稻米入口由国家稻米公司垄断。稻米转运之所以禁止,就是有不守法的某方,试图以转运为借口从外国入口稻米,避免还税或被国家稻米公司过一手。“ 陈泓缣表示,他赞同打击稻米走私,因为国家税收蒙受损失。然而,我们必须在严厉执法和营造亲商之间做出平衡。否则,地方经济严受影响。 沙巴位于东合东部经济成长区域的中心,自古以来就有跨境贸易。没有货物转运,就没有物物贸易。他说,联邦农业部应在此课题上咨询沙巴政府,以在特别小组报告出炉后,推出一项清晰的稻米转运政策。 “如果国家稻米公司的稻米入口垄断是主因之一,我敦促联邦农业部加快步伐废除稻米垄断。“

希盟执政推出健康关怀计划,B40群体每年五百令吉医疗津贴

沙巴行动党秘书兼斯里丹绒区州议员陈泓缣2018年3月20日文告 希盟执政推出健康关怀计划 B40群体每年五百令吉医疗津贴 希望联盟承诺,一旦执政中央,将在首100天内,推出「健康关怀计划」,让社会最底层的40%人民(B40群体)每年享有500令吉医疗津贴,接受私人诊所治疗。 行动党沙巴秘书陈泓缣今天在国会发表文告表示,希盟第14届大选宣言《希望宣言》推出后,许多希盟呈现的政策来不及让人民消化,需要更多的解说,以让人民可以比较国阵、希盟的竞选宣言。他说,货比三家才能确保人民才是老板,在充分知情下作出最明智的决定。 也是斯里丹绒区州议员的陈泓缣指出,希盟百日新政中的「健康关怀计划」,乃取材于目前已经是希盟执政州的雪兰莪,于2017年才实行的仁政。「健康关怀计划」(Skim Peduli Sihat)全年拨款1亿2500万令吉,估计每个雪州州选区將有2万人登记,预计共有100万人受惠。雪州是全国首个落实类似医药援助的州属,让月薪少介于3000令吉的B40低收入群体享有全免的基本医疗服务。 在此计划下登记的人民將可获得一张医药卡,只需凭著此医药卡就可到雪州1000所向州政府登记的私人诊所使用。此计划开放给B40低收入群体,受惠群体將分成家庭和个人,家庭月薪少于3000令吉的家庭,包括个人、配偶和21岁以下的孩子每年可享有500令吉的医疗费。而21岁以上,月薪少于1500令吉的单身人士则可享有每月200令吉的医疗费。符合资格者必须是在雪州出生或定居超过10年者。 他说,这项仁政获得雪州人民普遍的认同与欢迎,尤其目前经济不景气,药物价格和医疗费也上涨,惟令吉却持续贬值。因此,希盟决定将此引申至全国等级去执行,一旦获得中央政府的权力。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报告显示,大马仅拨出国內生產总值的4.2%,作为医疗用途,远比其他国家低,包括古巴(11.1%)、巴西(8.3%)、越南(7.1%),以及泰国(6.5%)。同时,根据大马统计局在2014年的薪水和开销统计指出,月薪介于1760至2928令吉者將归纳于B40低收入群体,他们每月至少花费100令吉或一年1200令吉于健康、医疗和健康保险方面。 大马有73%人的死因是源自非传染疾病(NCD),其中以心臟病和中风居多;根据2011年世界卫生组织的研究显示,有63%年龄超过18岁以上的大人有至少患上一种疾病的风险,包括痴肥和高血压等。 「倘若人民生病,我国该如何成为先进国或高收入国?因此希盟要透过这项计划,保障人民的健康!」

沙火箭批评国阵政府,毫不体恤民情,欺压外劳!

行动党亚庇国会议员黄仕平、斯里丹绒区州议员陈泓缣国会联合文告 雇主苦于移民厅欺压外劳 火箭议员抨击毫无生产力 沙巴各行各业的雇主,苦于移民厅行动欺压外劳,造成“工人荒”困境,向行动党议员大吐苦水。行动党亚庇国会议员黄仕平、斯里丹绒区州议员陈泓缣,今天联合在国会走廊召开记者会,大力抨击国阵政府毫不体恤民情,非但止没有解决民瘼,还增加民困! 也是沙巴行动党顾问的黄仕平,今日下午在参与国会第二议事厅的内政部环节时,向内政部投诉,他在民间收获的投诉。雇主向他投诉,移民厅展开扫荡非法外劳行动时,出示申请工作准证付款的账单,竟然不受理,而硬硬地遭扣留三天三夜。 黄仕平批评,有时外劳工作准证申请费时,雇主和其工人没法拥有合格证件,更悲惨的是,移民厅不时在周末或假期前夕出动,那些貌似没有合法证件的外劳,就这样平白无故地被关进去扣留所,雇主事后要来出示相关文件却不受理,理由是“要等到工作天”才可以处理。执法人员趁火打劫索求贿赂的“路边社消息”层出不穷,反贪污会为何不介入? 他也不满意内政府给予的答案。根据该份答案,内政部将黄仕平提起的课题推卸责任,表示这是“沙巴政府的法律和规则”问题,并且提议黄仕平可以和沙巴移民厅、沙巴和纳闽外劳管理委员会查询。 沙巴行动党秘书陈泓缣表示,沙巴经济高度依赖外劳。根据东马种植人协会,超过90%的沙巴种植领域的员工,都是外劳。西海岸区如古达、冷港、哥打马鲁都、保佛等僱用的本地劳工约有50%,东海岸则大多数以外劳居多。 他说,沙巴油棕园面对约20%的劳工短缺问题。劳工不时自愿或非自愿中断服务,都需被填补。但是,本地却没有可即时填补短缺的劳力资源。“工人荒”在棕油鲜果串高峰期时料会更明显。在没有立即和適当的方案下,沙州棕油业的收穫可能遭受至少10%的损失。 另外,餐饮业也是严重面临“工人荒”的行业。根据马新咖啡茶业联合总会会长何子孟的说法,由于很难聘请到外劳,在2017年至2018年首两个月,共有1700至1800间传统咖啡店停业。同时,穆斯林餐馆业者协会主席阿育汉则表示,500至800家穆斯林餐馆因为劳工短缺而关闭。 「我不明白为何国阵政府老是喜欢检举外劳,导致大家生意难做。棕油领域方面,估计在原棕油和棕櫚仁价格每公吨各2300令吉和1900令吉下,价值损失约会达18亿令吉。餐馆业的东主大多都是老百姓,更加情何以堪。严重的劳工短缺將带来恶性的劳力循环,进而加剧非法劳工问题。向不同政府机构办理引进外劳的申请,重复提呈申请资料,不是更浪费雇主的时间和金钱,以及削落竞争力吗?然后,在合法文件未批下来就不断检举外劳,难道不是劳民伤财吗?」 两位行动党议员一致要求,当局应当简化大马移民管理系统,将需要经过逾10个政府部门及单位个别处理外劳的申请事项,简化为一站式的服务,方为上策。

拒绝“华人在野,土著在朝”迷思

行动党沙巴秘书兼斯里丹绒区州议员陈泓缣2018年2月3日文告 拒绝“华人在野,土著在朝”迷思 第14届大选,华人如果还是延续上两届的投票倾向,会不会造成“华人在野,土著在朝”的局面?行动党斯里丹绒区州议员陈泓缣认为,本届大选的主题是,马来西亚能不能通过改朝换代,而成为正常的民主国家,让人民摆脱对威权统治的恐惧和依赖,以及打破族群政治捆绑人民思想的框框! 他认为,担忧“华人在野,土著在朝”的旧思维,基本上的担忧就是,若是华裔选票都再一次义无反顾,其他族群却没有相同的投票趋向,那么华社岂不是吃大亏? “这很明显是一般只在华裔圈子混的人才有的担心。什么族群在朝/什么族群在野的二分法是对复杂的政治的片面看法。这首先假定了族群政治利益是一致的。然后政治就是这个族群和那个族群在争权夺利,不是你赢就是我输的零和游戏。” 然而,事实上是这样吗?他强调,没有任何一个族群有统一的政治利益。马哈迪出走巫统,另外开创土著团结党、沙菲益另创民兴党,难道不是马来政治力量在分化吗?他们难道不是要推翻巫统吗?既然马来人也要推翻巫统,那么为何总要把政治博弈形容为“马来人对垒华人”? 他分析,经过多年新经济政策的实行后,马来中产阶级崛起。政治权益的觉醒会让他们质疑,为什么巫统朋党得到一切。族群政治利益,最后抵不上阶级分歧。这些城市马来人,就是公正党1999年以来的马来基本盘。近年来的政治变迁,就是连乡村马来政治,巫统也有了竞争对手,就是马哈迪的土团党。 有人高谈阔论,认为华人要学习美国的犹太人,成为优秀的少数民族,控制经济就可以了。然而,这些评论者懂不懂犹太人传统上以民主党为其主要政治阵地?现在共和党特朗普是总统,那么大多数犹太人支持民主党,岂不是少数民族支持反对党?试问,这到底有没有影响犹太人族群地位? 他指出,犹太人的权益受到保障,主要是积极参政的态度!要成为行动上的“巨人”,通过游说团体、公共舆论而捍卫“公民”的权益,而不是支持执政党来换取“族群”权益。反过来说,如果我们需要以对执政党的忠心来换取权益,就表示了这个执政党根本没有权益平等的理念。 如果华裔人口下滑至微不足道时,这些威权思维的执政党,还稀罕你们的忠心吗?越要强调支持执政党来换取文化教育平等的权利,越是证明这些执政党不值得支持。 历史不走回头路。马来政治走到了前所未有的分化,为何华人还需要害怕成为族群动乱的代罪羔羊?今天政治的主旋律,是威权对垒民主、是贪腐对比廉能、是原地踏步还是大胆改变。只有两线制的成熟,才能成就一个伟大的马来西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