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会不应停摆,紧急状态须三思后行

亚庇国会议员兼沙巴行动党秘书陈泓缣2020年10月23日吉隆坡文告: 针昨天早上开始就已经传得沸沸扬扬的“首相将向元首建议宣布紧急状态”,行动党亚庇国会议员陈泓缣敦促有关当局,紧急状态的宣布必须三思而后行。他说,以抗疫为名义,不足以让国会停摆。 陈泓缣在面子书上写道,“沙巴的国会议员特地提早两个星期到达吉隆坡,然后进行隔离,只为了在疫情下出席11月2日开始的新一季国会。难道我们这14天隔离的时间就应该如此的白白浪费吗?我没有兴趣飞来吉隆坡住在酒店白吃白住。我们是来执行国会议员的公务!” 在媒体的进一步追问下,他解释,虽然到截稿为止,内阁议决、首相慕尤丁将要提呈给最高元首的“紧急状态”到底细节如何,不同的媒体揣测不一样的名称,有些说是卫生紧急状态(darurat kesihatan)、有说经济紧急状态(economy emergency)、有说局部紧急状态(partial emergency),也有报导说会将“紧急状态”的字眼删走,重新包装用词;但是,这无法改变一个事实,就是慕尤丁政府抗疫不力、也对自身支持没信心,才需要绕一大圈来稳住政权。 据悉,颁布紧急状态之后,国盟政府可以:— 1:专注抵抗疫情,不受政治干扰。 2:国会暂停开会。 3:国会议员失去法定权力,不能签署宣誓书,或提呈不信任动议。 4:内阁职务由国家行动理事会接管。 5:成立州级和县级行动理事会。 6:如有需要,一些法令可以随时被暂停实施。 7:封禁政党社团活动。 8:经济商贸活动照跑。 9:明年度财算案由国家行动理事会通过接纳。 “看来,这个紧急状态的重中之重,其实是绕过国会来批准抗疫的进一步预算。也就是慕尤丁在连续几个星期受巫统的政治勒索后,虽然目前宣布停火,可是他还是没有信心,必须费力,避免2021年预算案在国会阴沟里翻船。” 陈泓缣重申,国会议员履行人民给予的委托,必须审核预算案。他指出,政治不稳定的局面,其实未必需要用到“紧急状态”才能化解。 “我们都是成熟的政治人物,在沙巴选举导致第三波疫情暴增后,也没有任何一个政党现在要求解散国会进行选举。要解开政治死结,如行动党全国组织秘书陆兆福所言般,大家可以开诚布公地谈妥,朝野为了社稷而和解。” 一句话,慕尤丁自己没信心,才会祭出“紧急状态”,出此下策。  

陈泓缣轰慕沙阿曼文过饰非 国盟应加紧抗疫不是玩政治

亚庇国会议员兼沙巴行动党秘书陈泓缣2020年10月20日吉隆坡文告: 针对前国阵首长丹斯里慕沙阿曼企图推脱责任,置身事外于新冠病毒疫情再起的文告,亚庇国会议员陈泓缣怒斥他文过饰非,因为慕沙阿曼本身就是拉拢泛民兴党议员跳槽导致政变的主谋人。 也是沙巴行动党秘书的陈泓缣表示,慕沙致马来西亚人的公开信,读之令人发指,尤其这已经是沙巴人民联盟(沙盟),一个由国盟、国阵和沙巴团结党组成的松散联盟,已经胜选执政了三个星期之后。 在这封公开信里,慕沙还是指责时任首长拿督斯里沙菲益,为何解散议会重选,而不是“交回”执政权给他。慕沙的声明是毫不需要的。为什么要在连续几天数以百计的新增确诊冠病案例(甚至破八百)的当儿发表如此的声明?这难道不是表明了沙盟在逃避责任吗? 现在不是玩弄政治的时刻。慕沙的文过饰非、推诿政敌摆明是“马后炮”,并无助于应对疫情的现状。反之,他应该学习另一位前首长,拿督斯里沙列日前提醒政治人物,与其图利个人搞政治,倒不如专注在应对冠病大流行造成的社会影响。 沙列此言甚是,人民开始认为政客都是贪婪自私的一群。人们已经厌倦了一年365天、每天24小时不停的搞政治。慕沙和其他沙盟领袖现在要做的,是抗疫,绝不是玩弄互相指责的游戏。 反之,他们应该力促联邦政府将早在八月份国会会议上通过的450亿的抗疫预算法案,尽快完成已经超过两个月了的宪报程序,以使钱可以用在刀口上,申请并采购相关的医疗器具,例如床位、氧气筒、检验仪器等,作为治疗冠病病患的用途。 今年8月25日,马来西亚国会已经通过了《2020年减少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临时措施》法案,拨款450亿令吉抗疫惠民、振兴经济。当时,包括陈泓缣在内的希盟国会议员们,认为450亿令吉是不足够的,反建议预算应提升至900亿令吉。 然而,当时国盟联邦政府执著于自己所提的数目,认为450亿令吉是足够的,因此对希盟的反建议不当着一回事。 但是现在,卫生部正困于钱不够多的窘境。不单只10月18日专业的马来西亚医疗协会敦促联邦政府发放紧急拨款以应对日渐严峻的沙巴疫情,卫生部自己也重启抗疫的特别户口,甚至提供税务减免,向外界筹款。 沙巴公共医疗体系敲了警钟,全沙9所抗疫医院1,018张床位已经占用了71百分比,深切治疗病房的床位也占用了72百分比。在京那律,也发生了确诊冠病病患在家里等了两天才送去医院治疗的事故。 这等因为资源不足而拖延的病例,根本不应该发生。陈泓缣再次敦促联邦政府尽快将抗疫预算法案完成宪报程序,并加速发放拨款给卫生部,以应对沙巴政府医院里日益增长的冠病病患。 不要再搞政治了。请慕沙不如闭上嘴巴,别再发表文过饰非、推诿别人、毫无价值的搞政治文告。

为强化沙巴医疗体系 应委副首长领军抗疫

亚庇国会议员兼沙巴行动党秘书陈泓缣2020年10月11日亚庇文告: 强化沙巴医疗体系,应委任其中一位副首长领军抗疫 我非常关注有关一间位于亚庇国会选区的政府医院不胜负荷的新闻报导。 根据媒体报导,由于超过一位同僚确诊冠病,超过一半的伊丽莎白二院紧急病房的护士目前在隔离中。 我在此对所有医疗体系的前线人员表达最高的敬意,尤其是伊丽莎白二院的医护人员,需要在员工匮乏和超时工作的危急情况下工作。就算伊二院不是冠病专属医院,它也扮演着舒缓伊丽莎白一院其他病患的角色。 我恳求卫生部及沙巴卫生局,采取紧急措施,从别处医院调动更多的医护人员前来支援伊二院紧急病房。不只是亚庇,其他县市需要支援的医院,联邦政府也应该从别的州属调动更多医护人员前来。如有必要,州政府应该加速处理外来医护人员的工作签证。 无论在任何情况下,沙巴的医疗体系都不能任由其不胜负荷以致崩溃,就算新首长拿督斯里邦里玛哈芝芝确诊冠病,留院就医。 我祝愿哈芝芝早日康复。然而,在他就医康复期间,我敦促新首长应立刻将其官方职务,委派给其中一位副首长执行。万一哈芝芝不能亲自操盘,其副手应顶上执行首长的任务。 砂拉越首长拿督巴丁宜阿邦佐自己也没有领导该州的灾难管理委员会,负责抗疫政策的重任,落在副首长拿督阿玛道格拉斯的肩上。 反观本州,废除了前朝泛民兴党政府设立的州卫生部之后,新政府并没有委任任何一位内阁阁员领军抗疫。本州目前是全国新一波疫情的震央,在全国的活跃冠病案例中,沙巴57%独占鳌头。 州内阁应领导抗疫的政策拟定,因为州内阁必须向代表全体沙巴民意的州议会负责。 最后,我也呼吁公众继续留守在家,遵守亚庇、兵南邦和必打丹县内的有条件限行令的准则。 陈泓缣

哈芝芝发稿后又删除 陈泓缣: 不应未敲定前公布

P.172亚庇国会议员兼沙巴民主行动党秘书陈泓缣2020年10月5日于亚庇发布的新闻稿: 亚庇国会议员兼沙巴民主行动党秘书陈泓缣促请以首席部长哈芝芝为首的州政府,在未获得与联邦政府级别的国家安全理事会的共识之前,勿发出混淆视听造成群众困扰的新闻稿。 今天沙巴首席部长哈芝芝发了一篇有关区域行动限制(或称Kawalan Pergerakan Di Seluruh Negeri Sabah)的新闻稿。可是,下午2时获得消息指出首长哈芝芝已经删除上述新闻稿并在面子书撤回有关声明。 陈泓缣希望哈芝芝要向全体沙巴汉展示其领导才干,并为沙巴汉作出正确的决策。 从首席部长的新闻稿里,可以窥探得悉,州政府与联邦政府针对实施在沙巴人群体里的防疫标准作业程序(SOP),两者尚未获得最终的决议。 陈泓缣严正声明,在未获得联邦政府级别的国家安全理事会的共识之前,首席部长上述的新闻稿不应发出。 首先,也是最重要的,对于那些尚未在内部讨论达成共识却急于发出公告的事,不但是时间上不成熟,也会造成不确定性,甚至可能引起沙巴群体里的恐慌。 第二,这是否表明州政府无法把真正意愿传达予联邦政府?哈芝芝岂不是沙巴国安会主席吗?再来,哈芝芝及联邦高级部长伊斯迈沙比里两人都是在同一个政治阵营的?为何两人在工作上难以互相交流? 陈泓缣说,这反映出两级政府在指挥链条上的不协调,更显示两级别政府的领导力薄弱。因为,如此不协调的新闻稿公告,只会引起群众的混淆及困扰。 陈泓缣认为,尽管根据我国联邦宪法,卫生是由联邦政府掌管,然而州政府有权在共同列表(Concurrent List)下行使“公共卫生”的权限,州政府应该在沙巴对抗新冠疫情战役中扮演领头羊角色,因为他们深入了解沙巴的情况。 关于哈芝芝公布的标准作业程序(SOP)的“草稿”,陈泓缣认为这是毫无必要的举措。他举例,有关SOP要求“立刻实施”,并未给民众足够的缓冲时间来作好准备。 他说,州政府不应该全面性关闭超级市场,如此将导致小型杂货店的人潮过度拥挤,并失去了分散人潮拥挤的目的。相反的,应该透过适当的社交距离及时间限制,来控制购物的人流量。 陈泓缣表示,在野党不会为了反对而反对,却已做好准备与州政府及联邦政府一同合作,迎应沙巴这场公共卫生危机,在野党能协助分派食物援助,他促请政府在此紧急危难的时刻撇除政治偏见,公平地对待在野党的选区。 傍晚截稿时,联邦高级部长伊斯迈沙比里已经宣布,亚庇、兵南邦和必打丹在后天(本月7日开始),重新实行有条件限行令。 这比首长哈芝芝的宣布,清楚多了。

特委会检讨MA63协议? 慕尤丁雷声大,雨点小

完成余下4个未解决MA63,陈泓缣指慕尤丁了无新意 雷声大,雨点小,这是沙巴民主行动党秘书陈泓缣对首相丹斯里慕尤丁宣布成立特委会检讨1963年马来西亚协议的评论。 陈泓缣也是亚庇国会议员。他今日发文告表示,一开始大家期待,慕尤丁是否会带来突破性进展。 “国盟昨天下午宣布竞选宣言时,慕尤丁宣称,当晚会在砂拉越诗巫大马日庆典上宣布MA63有突破,令民众期待。” “没想到,慕尤丁仅仅宣布成立马来西亚协议特别理事会,并且自己担任主席,沙巴和砂拉越首长为副主席。这样的反高潮戏码,了无新意,令人大失所望。” 他认为,既然首相署部长拿督斯里麦西慕受委掌管沙巴及砂拉越事务,何以需要叠床架屋另设特委会来探讨MA63? 陈泓缣质疑,麦西慕所领导的沙巴团结党,在沙巴选举与国盟和国阵在15个州席大打多交战,因此慕尤丁是否利用MA63特别理事会,来架空麦西慕? “麦西慕受委沙砂事务联邦部长的意义何在?是不是沙巴团结党过后就会被排挤?是不是国盟已经跟沙巴团结党闹得不愉快?” 他续称,如果国盟政府诚心诚意要解决MA63课题,无需使用MA63在沙巴选举,威胁沙巴选民。 “慕尤丁说,只有沙巴与砂拉越政府跟联邦政府同心同德,才能够解决问题。他还搬出,砂州能够享有国油支付的石油产品销售税,因为与联邦政府站在同一阵线。” “这句话,显然地低估沙巴人民的智慧,而且带有要挟成分。沙巴政府在今年4月落实5%石油产品销售税,除了国油,其他8家石油公司都已经支付。” “何以砂拉越政府却能得到付款?沙砂两邦有落差,是否显示由慕尤丁为首的国盟,抱着顺我者昌,逆我者亡心态,来对待沙巴和砂拉越两邦。” 陈泓缣说明,慕尤丁只需要延续希盟联邦政府政策,完成4点共识就好,无需操弄课题。 “要解决MA63课题,国盟只需要延续希盟联邦政府的政策。原先,希盟联邦政府在21点MA63协议上,已跟沙巴和砂拉越政府达致17点。” “如今,只剩下4大要点尚待完成,包括石油税及石油付款、油气田、领海课题和两邦掌控大陆架的权力。” 他强调,希盟联邦政府执政22个月期间,已经执行17大要点,开启三邦平等的道路。 “就连希盟财政部长林冠英在提呈2020年财政预算案时也宣布,倍增沙巴及砂拉越两邦特别拨款,以及发放52亿令吉发展拨款予沙巴,为全国各州和两邦之最。” “希盟恰恰是关心三邦平等的政治联盟。” 还有1个星期就是投票日,陈泓缣呼吁,选民能支持泛民兴党阵营,让沙巴自立起来,来届全国大选放眼主导联邦政治。 “沙巴引领大马,火箭扬帆,票投战船!”

陈泓缣呼吁选委会允许沙巴游子远距投票

亚庇国会议员兼沙巴行动党秘书陈泓缣于2020年8月19日(星期三),在亚庇发表文告” 选委会,请让旅居半岛和砂拉越的沙巴选民,远距投票 民主行动党亚庇国会议员陈泓缣呼吁,选委会允许旅居半岛和砂拉越的沙巴选民能够远距投票,而无需跋山涉水回乡投票。 媒体报道,沙巴净选盟2.0、全球净选盟、民统党及“马来西亚优先”呼吁,选委会落实远距投票设施,包括邮寄选票、非选区投票中心等。 陈泓缣也是沙巴行动党秘书。他说,选民有宪赋权利投选政府,外地沙巴选民不应面对新冠疫情限制,而没法回乡投票,抑或被迫支付昂贵机票从半岛和砂拉越返乡投票。 “非常时期需要非常措施。一般上,马来西亚选民需要回到各自选区的投票站投票。” “一些沙巴选民住在南中国海另一端的半岛,抑或隔邻的砂拉越。即便如此,他们申诉,需要支付昂贵机票和交通费,只为了回乡投下神圣的一票。” “如今处于新冠疫情,情况更显恶劣。州际边境管控严格,跨界人民需要通过健康检测,甚至可能需要强制隔离。” “为了配合社交距离及乘客顶限,就连飞机及巴士班次也大大减少。” 基于此,陈泓缣说,选委会应当设立远距投票站,方便外地沙巴选民投票,哪怕当局需要更多安排来处理。” “选委会署理主席阿兹米声称,当局没法为外地沙巴人提供所需邮寄选票,因为需要妥当准备。我认为,天下无难事,只怕有心人。” “如今,选委会建议在疫情期间,史无前例地寄送含有建议投票时段的选民卡,那么也应当在吉隆坡、新山、乔治市等重要地点,特别安排远距投票中心。” “这有什么困难呢?你在各州已设立选委会办公室,你只需要为这些办公室草拟远距投票指南。” 他认为,不若邮寄选票需要在特定时间发送和寄返,来方便计票,远距投票站无需如此麻烦,中心可以完成投票程序。” “倘若旅居半岛和砂拉越的选民没法远距投票,我估计,沙巴州选投票率十分低。山打根补选只有71%投票率。” “随着当局落实行管令,以及机票昂贵,投票率肯定低于70%。” 陈泓缣说,即便选委会来不及准备远距投票站,但必须开始测试如是投票站,以方便未来没法返乡的沙巴选民,履行公民责任。 “选委会应当主动出击。它是独立机构,不应该等待政府下令才行事。”

国盟迫害及政治检控 打压民兴党和行动党领袖

沙巴民主行动党州秘书兼亚庇国会议员陈泓缣于2020年8月9日在亚庇所发的新闻稿: (亚庇9日讯)沙巴行动党州秘书陈泓缣今日发文告阐明,首相慕尤丁领导的国盟政权,如今政治检控沙巴民兴党和民主行动党领袖。 陈泓缣也是亚庇国会议员。他点出,民主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在前天(星期五,8月7日)被控,不可能只是时机巧合而已。 “国盟受到怀疑,一早谋划此事,以便连带损害在野党声誉,进而获取支持。事实上,国盟成立没有共同宣言为基础,只是一群自顾私利的乌合之众。” “上周,他们威逼利诱我们的沙巴州议员,支持巫统党籍的慕沙阿曼,大搞政变来推翻民兴党为首的沙巴州政府。所幸受到挫败。” “本周,他们以毫无根据、虚构和无聊控状来提控林冠英同志据称在槟州首长任期内违法。” “我没法想象,他们下周还会使出什么手段。” 陈泓缣点出,自今年2月喜来登政变以来,政治检控近期内频密发生。 今年6月,沙巴民兴党副主席彼得安东尼在地庭被控5项乡区发展洗钱罪名。 接着,多名时任民兴党州议员,包括前瓜末州议员玛西翁(Masiung Banah)和前金马旺州议员加玛威惹化(Jamawi Jaafar)家中受到当局搜查,抑或受到内陆税收局特工队探访,原因是据称他们过去5年没有申报收入。 “这一切凸显国盟饱受巨大压力,没有信心面对选民,进而使出肮脏龌龊伎俩来对付反对党国州议员。” 陈泓缣认为,政治检控不局限在半岛,也在沙巴上演。 “高庭宣判纳吉在4200万令吉的SRC案中7宗贪污、刑事失信和洗钱罪成后,纳吉还可以支付额外100万令吉,保外候审。” “相比之下,民主行动党需要展开一人十令吉募款活动,以筹募林冠英保释金,因为我们没有纳吉所享有的巨大金额。” 因此,陈泓缣说,沙巴人以及全体马来西亚人,必须齐心协力拒绝低端恐吓及政治检控,进而在来届沙巴州选中,全力支持民兴党和盟党--希盟及民统,以便向国盟展示,沙巴人不会轻易受到愚弄和蒙骗。

陈泓缣:不应全面禁止稻米转运

亚庇区国会议员兼沙巴行动党秘书陈泓缣2019年3月19日国会文告 亚庇区国会议员陈泓缣不同意以全面禁止稻米转运的方式来打击稻米走私活动,因为合法的稻米转运对地方经济而言,尤其是沙巴的沿海城市非常重要。 也是沙巴行动党秘书的陈泓缣,在国会部长问答环节时,询问农业和农基工业部长沙拉胡丁,该部门除了全面禁止稻米转运外,还有何对策打击稻米走私。 他之后发表文告表示,不是全部的稻米转运都是走私,农业部不应该为了打击稻米走私而全面禁止稻米转运,这就像将孩子和洗澡水都一起丢掉。整个船运行业、港口城市如纳闽等,就因为农业部的这个政策而严重受影响。 不久前,3月12日陈泓缣收到农业部针对“是否在3月底解禁稻米转运”的书面回答。 农业部回复说,一个包括财政部、内政部、交通部、国内贸消部、国际贸工部、经济事务部、和外交部的特别小组,已经设立以研究稻米转运课题,并提出涵盖全国港口的建议。在书面回应中,农业部预计将在最快时间内做出新决定。 “看来稻米转运是一个复杂的课题。我认为其中一项主因,乃我国的稻米入口由国家稻米公司垄断。稻米转运之所以禁止,就是有不守法的某方,试图以转运为借口从外国入口稻米,避免还税或被国家稻米公司过一手。“ 陈泓缣表示,他赞同打击稻米走私,因为国家税收蒙受损失。然而,我们必须在严厉执法和营造亲商之间做出平衡。否则,地方经济严受影响。 沙巴位于东合东部经济成长区域的中心,自古以来就有跨境贸易。没有货物转运,就没有物物贸易。他说,联邦农业部应在此课题上咨询沙巴政府,以在特别小组报告出炉后,推出一项清晰的稻米转运政策。 “如果国家稻米公司的稻米入口垄断是主因之一,我敦促联邦农业部加快步伐废除稻米垄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