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张桌子限两人坐不科学 张哲敏促国盟应根据桌子大小

霹雳行动党宣传秘书张哲敏发表文告促国盟应该根据桌子大小限定食客人数,而不是强硬规定一张桌子只限二人。 也是金宝克兰芝州议员的张哲敏说,今年春节,由于行管令,许多华人酒家因为客人取消预订而生意大跌。然而国盟在上个星期二,春节的三天前开放堂食,宣布一张桌子只限两人坐,对于摆放许多大桌子的酒家并没有多大帮助。 张哲敏率领行动党双溪古月区服务队在春节间到甘榜地玛新村派发干粮福袋和小礼物给予一家拥有五名小孩的贫户后发表文告这么表示。他说相较于嘛嘛档的小桌子,华人酒家的大桌一般可坐上十人至十二人。国盟硬性规定一张桌子只坐两人根本就是为难饮食业者。 “难道酒家原本可以坐上十二人的大桌如今坐上三人,比起嘛嘛档小桌坐两人的风险更大吗?这样的SOP完全没有逻辑也不科学。” 他说马来西亚从第一次执行行管令至今已接近一年,然而国盟似乎没有从过去的经验学习,在制定SOP时依旧资讯错乱,做出毫不科学、没有逻辑和不一致的规定。 张哲敏说国防部高级部长依斯迈沙比里曾在去年六月宣布餐馆可根据桌子的大小和适当的社交距离,伸缩性允许食客的数目。他质疑为何国盟在华人过春节时和酒家的旺季里,故意为难酒家,强硬规定一张桌子只坐两人的SOP。 一同在场的有行动党甘榜地玛新村协调员萧文进、克兰芝州议员特别助理古海燕和克兰芝州议员政治秘书张嘉恩。

霹雳州行动党声明:历史证明投机者离开 行动党将愈加强大

霹雳州行动党州秘书黄家和今日指出,双溪古月区州议员梁卓经今天上午的记者会,只会证实多天来的传言,也就是他要退党并加入马华,违背党及选民的委托,任何转弯抹角的词藻和再多的籍口,都掩饰不了这种丧失诚信的政治恶行。 也是怡保东区国会议员的黄家和指出,梁卓经2019年杪瞒着党私自接受土团党大臣委任“霹雳州对华特使”官职、并在党谕令他拒绝委任后,尚持续对外使用该职衔。梁氏口口声声说这为了华社的利益,但是最终的事实是完全没有经过跟党商量反而自己私底下接受委任,权欲熏心妄视党纪律的行为,再怎么狡辩也于事无补。 暗度陈仓推荐村长于国盟政府 “同时,梁卓经也承认推荐选区底下的9个村长人选给当时的国盟政府,这种跟国盟政府暗度陈仓的做法,绝对不会是一个有党性行动党议员会做出的事情。梁氏如今要跳槽已经遭到华社唾弃的马华公会,其动机已经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黄家和,在希盟执政期间,行动党赋予梁卓经霹雳州公账会主席重任、并委任他成为州政府关联公司的董事,给予他足够的机会和平台表现和为霹雳州服务,最后他却没有丁点回馈党信任的心,反而现在转换立场大力盛赞马华。 黄家和说,梁卓经不久前刚刚辱骂州主席为了稳定霹州政局与巫统谈判,甚至说出“热脸贴上冷屁股”等难听的话,可是自己一转身却要加入马华直接成为巫统盟友,暴露了他虚伪与丑陋的一面。 “历史事实证明一旦经不起考验的投机者离开党之后、党将能够更顺利的操作,在重新整合后的行动党将会变得更加强大。” 黄家和说,从1970年代马六甲的陈德泉、雪州的叶炳汉、森州的李银芳、直辖区的黄朱強、霹雳州的杨显助(前任班台州议员)及许月凤,到今天的梁卓经,他们的离开其实并不会打击到行动党,反而让党可以去蕪存菁,整合后凭着忠心于胆的基层及风雨同舟的支持者变得更強大,一直到入主布城。 选民将狠狠教训政冶青蛙 黄家和指出,历史证明广大霹雳州选民痛恨毫无原则的政治青蛙,从杨显助到许月凤,凡跳槽者都会受到选民惩罚,唯一的下场就是遭到选民的垂弃。 黄家和指出,霹雳州行动党如今拥有愈320个支部,是全国拥有最多火箭支部的州属,所谓“树大有枯枝”,唯有剪除朽坏的枝叶,大树才能继续茁壮成长。霹雳州行动党一向来推崇团队精神,感谢忠心于胆的基层,秉持“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的精神,在行动党无论在朝在野时候,都强力支撑着火箭旗帜,为国家和为人民斗争服务。 霹雳州民主行动党

不敢回应有无申请加入马华 梁卓经逃避领袖和媒体问题

民主行动党霹雳州委兼桂和区州议员崔慈恩于2021年1月7日(星期四)在怡保发表的新闻稿: 民主行动党霹雳州委崔慈恩批评双溪古月州议员梁卓经,以行动党的名义中选人民代议士,却不悟党性,其记者会言论已暴露自己个人英雄主义、自私自利的行事作风。 也是桂和区州议员的崔慈恩指出,梁卓经曾经在没有通过党或州委会不知情的情况下,欲接受前州务大臣阿末法依沙委任成为“霹雳州对华特使”,但他今日竟自曝是他自己毛遂自荐。 “他在记者会说自己给予建议阿末法依沙,效仿中央及马六甲设对华特使职,当大臣表示委任他该职,他竟爽快答应,并拿到委任状,完全没有想要汇报及咨询党领袖的意见。” 崔慈恩今日针对梁卓经记者会言论,发文告表示,政党为人民斗争有所谋略,一切关系政府、政治、官职的事宜应经由党州委会商议及通过,梁卓经擅自行动反而中了他人的离间计。 “他就好像自己给自己挖了一个坑,然后自己跳进去,结果反过来责怪他人要嫁祸于他。”崔慈恩形容道,并促梁卓经须自己承担后果。 她也揶揄对方号召一众记者联访,却回避记者的提问,不敢直截了当承认或否认自己有无申请加入马华。 崔慈恩透露,梁卓经声称没有领袖关心他及过问此事也非事实,行动党众多领袖及基层在WhatsApp群组点名他了解情况及寻求厘清此事,他并没有回应,更一声不吭退出群组。 “不但如此,梁卓经此前还借用本身的律师楼作为叛党之徒杨祖强、西华苏巴马廉召开记者会,攻击党领袖以及歌颂阿末法依沙是不争的事实。”   双溪古月区州议员梁卓经今天上午的记者会,只会证实多天来的传言,也就是他要退党并加入马华,违背党及选民的委托,任何转弯抹角的词藻和再多的籍口,都掩饰不了这种丧失诚信的政治恶行。 霹雳州行动党如今拥有愈320个支部,是全国拥有最多火箭支部的州...Posted by 火箭报 on Thursday, January 7, 2021

霹行动党元老俱乐部力挺林冠英 呼吁人民认清不良政治动机

民主行动党霹雳州元老俱乐部对於后门政府,利用海底隧道一事提控林冠英,表示遗憾和不满。 众所周知,海底隧道一案,在前首相纳吉当政时,已对此案展开调查,证实无不良程序。 文告说,今日后门政府,再次利用海底隧道提控林冠英。让人怀疑是否有政治阴谋,其目的是要抹黑林冠英,间接向民主行动党泼糞。 文告表示,后门政府此举,是否因为巫统多名领袖,日前被控涉及贪污,而前首相纳吉更是在7月28号被高庭宣判罪名成立。为了减轻后门政府的政治压力,唯有再次以海底隧道,旧曲新唱,来提告林冠英。以其让人民产生错觉,认为民主行动党领袖和巫统领袖是一样不诚实。 民主行动党霹雳州元老俱乐部最后呼吁人民,应该清醒的认识到,后门政府在夺权后的一连串不良政治动机。林冠英只是他们的政治需要,目的是要提控打击民主行动党。 民主行动党霹雳州元老俱乐部将全力支持林冠英对此案件,展开司法诉讼,把海底隧道一事,还原真相。  

固体废物处理服务私营化 霹雳州人民利益受损

霹雳州在野党领袖兼民主行动党德宾丁宜区州议员阿都阿兹巴里于2020年6月24日(星期三)在怡保发表的新闻稿: 霹雳州国盟政府决定私营化固体废物处理服务,使到霹雳州人民利益受损,也令15个地方政府被边缘化。 1. 霹雳州国盟政府于2020年6月3日的州行政会议中,在未经公开招标的情况下,议决私营化全霹雳的固体废物处理服务及垃圾收集服务。 2. 霹雳州希望联盟认为有关决定令人感到十分震惊,这不透明的决定也将导致人民利益受损,更造成原本负责州内人民基本服务的市政厅、市议会及县议会共15个地方政府被边缘化。 3. 基于这是一项垄断的私营化服务,未来的服务费用上涨将会令人担忧,进而在人民面对失业或经济低迷之际增加人民的生活负担。 4. 由于此私营化决策的不透明,相关私人企业提供的服务素质若令人不满意,人民将难以向地方政府及该垄断服务的公司作出投诉,因为该公司并不背负着公共服务的社会责任。 5. 霹雳州希盟要求霹雳州务大臣阿末法依扎公开解释,这关乎霹雳州260万人民利益的私营化决定,为何交给 Maju Perak Holdings Bhd管理。该公司之前因无法符合上市公司条款,被大马证券交易所(Bursa Malaysia)列为PN17公司。 这是否是霹雳州国盟政府要营救Maju Perak Holdings Bhd的策略? 6. 霹雳州希盟也要求霹雳州务大臣解释,为何此私营化决定是交由雪兰莪州的Mainiza Teknitek Recowaste有限公司执行服务。该公司于2017年注册,公司资产仅50万令吉,且目前面对5737令吉亏损。 难道没有任何一家霹雳州的公司符合资格? 7.霹雳州务大臣必须解释,为何有关决定不曾在霹雳州议会中提呈。霹雳州国盟政府无法做到这点,反映了他们无法干净、透明地施政。 8. 霹雳州希盟也敦促霹雳州务大臣解释,霹雳州国盟政府未经公开招标私营化除草、清理沟渠及如今垃圾收集服务,已经令人民感到负责公共服务的15个地方政府被边缘化,沦为没有提供基本服务的“收税员”。如今,地方政府原本负责提供基本服务的员工,将会遭受怎样的命运? 9.霹雳州务大臣阿末法依扎必须在24小时内,对上述未经公开招标私营化服务的全部疑问作出公开解释,否则希盟将采取必要行动,以捍卫人民的利益。 阿都阿兹巴里博士 霹雳州在野党领袖兼民主行动党德宾丁宜区州议员

希盟执政安顺华校获500万特别拨款 国盟夺权后拨款中断

为了展示透明度,霹雳州行动党主席兼安顺国会议员倪可敏今日公布希盟执政22个月安顺国会选区华校所获的特别拨款,总数高达500万令吉,创下安顺区史上最高纪录! 希盟敎育政策百花齐放 倪可敏指出,2018年改朝换代后,希盟政府的教育政策公平对待各源流教育,各族学府百花齐放,不分种族为国家栽培人才,希盟強调多元的公平施政表现可圈可点。 制度化拨款 公平对待华校 倪可敏说,希盟执政后公平对待华校,政府不但获出4000万元兴建新华小,更破天荒在国会把华文独中正式例为发展开销,不到两年为全国60间独中提供拨款高达2700万令吉,此外更成功落实了制度化拨款华小、华中、独中、教会学校等的公平新政策,展现了希盟成为全民政府的决心与意志。 倪可敏说,希盟执政时“讲到做到、钱马上到”的清亷有效率的作风一时脍炙人口,表现大家绝对有目共睹。 痛心华社痛失好政府 倪可敏指出,原本他已计划好要在五年内为安顺华校争取1000万令吉的特别拔款,可是国盟后门夺权导致了广大华校拨款不幸遭到中断,孩子们的福利受到打击,这令他感到痛心疾首,更令广大关心华教的选民扼腕叹息。 为了展示透明度,倪可上敏今日公开希盟执政时安顺华校所获得的特别拨款如下:(未包括希盟州政府的全部制度化拨款) 1. 十二碑华小150万建校基金 2. 2018年安顺区华中华小62万令吉 3. 2019年下霹雳华中华小 88万 4. 2019年教会学校46万 5. 2018年独中10万 6. 2019年独中40万 7. 2020年独中45万 8. 2018年安顺国会选区议员特别拨款-华小华中独中8万 9. 2018年安顺国会选区议员特别拨款华小/华中/独中9万 10.2020年首两月华校拨款164,880 *总共4,744,880*

霹雳国盟破坏议会民主制度 倪可汉促调查并提控霹大臣及国盟

原任霹雳州议会议长兼木威国会议员拿督倪可汉于2020年5月13日(星期三)发布的媒体文告: 霹雳州国盟政府在霹雳州议会完完全全破坏了马来西亚议会民主制度,原任霹雳州议会议长促调查并提控霹雳州务大臣及其国盟政府。 我们昨天见证了霹雳州国盟政府在霹雳州议会中,完完全全破坏了马来西亚议会民主制度。 作为主持昨日霹雳州议会的议长,我对于霹州务大臣拿督斯里阿末法依扎所领导的霹州国盟政府策划破坏州议会的行径,感到十分震惊。 州务大臣阿末法依扎以及其国盟政府必须因为昨天发生的事故,在以下的《刑事法典》条文被调查: 第124条文:意图强迫或限制行使任何合法权力以攻击国会议员等 任何人,意图诱导或强迫,或试图迫使任何国会议员、任何立法议会议员或任何州行政议员行使或限制行使任何合法权力,对议员进行攻击或错误约束,或试图错误约束,或通过犯罪武力或展示武力恐吓,或试图恐吓,罪成者应被判处监禁不超过7年有期徒刑,并罚款。 第124(B)条文:直接或非直接参与颠覆议会民主的活动 任何人,以任何方式,直接或间接参与颠覆联邦会议民主制的活动,应被判处监禁不超过20年有期徒刑。 第124(C)条文:企图或准备进行颠覆议会民主 任何人企图或准备进行颠覆联邦议会民主制,应被判处监禁不超过15年有期徒刑。 第503条文:刑事恐吓 任何人威胁另一个人人身伤害……意图使该人惊恐,或促使该人执行其在法律上不允许的任何行为,或忽略该人在法律上有权执行的任何行为,以作为避免执行威胁的手段,构成刑事恐吓。 506条文:刑事恐吓处罚 任何人触犯刑事恐吓,应被判处监禁不超过2年有期徒刑,或罚款,或两者兼施。 为何我会说他们的行为已经完全破坏霹雳州立法会议? 首先,霹雳州国盟政府秘密入侵霹雳州议会并篡改麦克风系统,使得本由我控制的麦克风系统,由政府进行操控。在议会进行时,我很多次欲使用麦克风,但麦克风系统无法开启。麦克风系统须由议长完全控制,而议长有权力权衡及授予任何议员发言权。我5月10日(星期日)进行测试该麦克风系统时还正常运作、操控如常,但当我主持5月12日(星期二)的州议会时却无法被我操控。 第二,他们安排约20名黑衣男子,试图在我主持州议会时强行把我拉走(虽然我已准备在我发言结束后宣布辞去议长职)。同时在当天的会议议程中,但当天并没有任一议程是对议长的不信任动议以撤换我。这些黑衣男子在我不知情和未经我的同意下,非法侵入霹雳州议会。 第三,我早前已邀请及批准超过20个媒体到霹雳州议会采访(COVID-19防疫期仅允许每个媒体1名记者采访,平时为3至4名记者),但霹雳州政府在我不知情和未经我的同意下,突然将媒体拒之门外,只允许官方媒体采访。 第四,我已下达指示,对霹雳州议会整个会议作如常公开直播,但他们在霹雳苏丹殿下发表御词后便中断了直播,使公众无法了解后续议会的过程,而他们将可全面控制发布给公众的新闻。 第五或最后,议会保安部理应依照议长吩咐负责州议会安全工作,但却被迫违背议长的指示,反而要强行驱逐议长离开州议会,只因他们的薪水是由州政府发出的。霹雳州国盟政府在霹雳州议会上演了一场叛变! 简短地说,霹雳州国盟政府有策划性地及采取行动全面控制霹雳州议会。他们要强行驱逐我,并在只有官方媒体在场的情况下,发布单方面的新闻隐瞒及欺骗公众。所幸,部分州议员迅速用其手机镜头及时地摄录下事发经过。我在此提醒公众,由州政府发布的新闻或视频,将可能是被他们篡改的版本,他们绝不可这样做。无论如何,因部分州议员已录下整个过程,他们或许不敢篡改了。 我已报案促警方对此案件展开调查,并将此案的策划者提控上法庭。若没有采取任何行动,这样的政府将入侵联邦议会、其他州立法议会及司法法院。 马来西亚是一个信奉法治的文明国家。对此,法律的颁布是保护法院、立法议会及联邦议会,使其免受政府的伤害,而政府支配着警察、军人、弹药及军备。我们全世界都知道,一个由枪管统治的国家将会因其方式倒退和落后,而那些相信法治的国家将拥有一个文明的社会。 对此,我向警方报案,促警方立即采取行动对付此案件的参与者,将他们绳之於法、提控上庭,以维护我们的法治。 昨天是霹雳州立法会议可耻的一天! 2020年5月13日 拿督倪可汉 原任霹雳州议会议长兼木威国会议员

霹雳州政府反应迟钝 火箭促大臣推出救市配套

霹雳州行动党今日指出,新冠病毒疫情蔓延至今,霹雳州国盟政府不但反应迟钝,整个州政府几乎陷入瘫痪状态,连行政议会也完全没有操作,是一个不折不扣完全失败的例子! "事实证明国盟政府只热衷于争权夺利,如今超过两个月州行政议会完全沒有召开,州内经济如一滩死水,连州内企业倒闭也看不到州政府的影子。" 行霹雳动党州委会今日发表文告指出,各州政府如今皆已纷纷推出振兴经济配套,由希盟执政的槟州甚至已经把数以千万元的援助金派送到了人民的户口,雪州政府更已经推出第二回合的救市配套,唯独霹雳州至今似乎还陷入了无政府状态,由巫伊土联盟组成的“后门政府”表现不只令人失望,更使广大商家与人民哀莫大于心死。 巫伊土联盟至今连完整的行政议会都难产,正当人民陷入水深火热之中时,人民看到的只是国盟内部的争权夺利,州务大臣阿末费沙唱一个人的独角戏又毫无方向,令人对霹雳州的未来深感忧虑。 "霹雳州的大型酒店太子酒店今日宣布正式关闭并裁员125人显示了州内经济开始浮现重大危机,对于深受疫情打击的行业包括旅游业,州政府不能再䄂手旁观,是时候推出紧急救市配套以挽救奄奋一息的市场经济。" “为了对抗疫情,由希盟执政的雪州及森州政府已经宣布取消今年的斋戒月市集避免人潮聚集,可是霹州国盟政府似乎完全不在状态,chidun” 行动党建议州政府即刻起推出“免税、注资及派援助”三管齐下的拯救经济配套,对症下药协助人民渡过疫情难关

政变致大马股市 10天失24亿5282万令吉外资

民主行动党怡保东区国会议员黄家和指出,大马政变构成的政治动荡不稳,已导致外国投资对大马经济发展缺乏信心,大马股市10天失去24亿5282万令吉外资。 他说,据《南洋商报》大马股市买卖结算统计数据显示,2月24日至3月6日,外资总买进为73亿8041万令吉,但总卖出共有98亿3325万令吉,连续10天买卖净额都是呈负数。 黄家和与行动党霹雳宣传小组开会后,发文告表示,外资持续抛售大马股票现象,在新首相上星期日宣誓后依然无法“止血”,而伊党领袖哈迪阿旺的合并银行建议更震动金融股。 “富时大马吉隆坡综合指数从2月21日闭市1531.2点,跌至3月6日闭市1483.1点,跌48.1点;而富时100指数则从10738.52点跌至10274.23点,下滑464.29点。” 也是行动党中委的他说,2020年世界经济已倍受挑战,中美贸易战的延烧,尔后再爆发新型冠状病毒Covid-19所带来的影响,要抗衡经济冲击已不容易,无奈部分政党害群之马竟罔顾人民生活艰辛,发动政变组织后门政府争权夺利。 “前财政部长暨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在面对经济挑战时,竭尽全力拟出经济振兴配套,更在希盟政府濒临倒台之际,托付当时的过渡首相敦马哈迪作出宣布,让救市方案减缓冲击。” 黄家和也揶揄马华秘书长张盛闻,在该党与巫伊组织国民联盟政府后,竟第一时间只想到恢复拉曼大学学院最高6000万令吉拨款,其所指的“新政府降油价”论更是让人贻笑大方。

霹雳州希盟政府巳落实近七成宣言 倪可敏指任期内将全面兑现承诺

霹雳州行动党主席倪可敏指出,希盟目前在霹州执政20个月,可是巳经成功落实近七成竞选承诺,他有信心五年任期内可以全面兑现竞选承诺,许人民一个更美好的未来。 也是国会下议院副议长的倪可敏甫从加拿大参与共和联邦国会议长峰会回来后即风尖仆仆巡视选区、拜访选民,并向广大选民拜个早年。 倪可敏指出,霹雳州希盟上届大选前曾经推出竞选宣言,宣言内做出31项承诺,如今在短短廿个月内已经落实大约20项承诺,有者甚至超额完成,这证明希盟是一个具公信力与诚信的政府。 宣言承诺七成巳经落实 倪可敏指出,州政府已经落实的承诺包括制度化拨款华小、独中与教会学校、设立州务大臣奖学金、公开议员收入与财产、设立非伊斯兰事务局千万基金、统一州内泊车费、让反贪会官员进驻大臣办公室、大幅度提升州内人民福利援助及穷人免费水等等,至于不在宣言内但是已超额完成的则包括拨出2500万元派发糧食与医药福利二合一的”霹州关怀卡”,让2万户广大贫苦家庭受惠等。 大臣已经应允派发永久地契于新村 倪可敏指出,至于华社关心的新村永久地契、他巳经指示该党5个行政议员即刻起处理、而根据州务大臣早前发表的声明,大臣拿督斯里阿末费沙本身也曾经公开承诺将实现诺言,因此他有信心州政府可以在今年年底之前实现这项承诺。 吁人民支持希盟“坚守多元、捍卫中庸” 倪可敏说,希盟不是完美的政府,可是放眼当今政坛,坚持中庸路线的希盟绝对是各族人民“坚守多元、捍卫中庸”最明智的选择,他呼吁华社从亲巫统的土权(PUTRA)党反对学校于农历新年掛灯笼事件上吸取教训,千万勿让巫伊勾结的极端势力抬头,否则我国势将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