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布视频展示真相 霹火箭州委吁梁廖归队

针对霹雳行动党两名州议员梁卓经与廖泰义辞职一事,民主行动党霹州州委会发出文吿,以下为文告全文以及视频: 为了展示真相,霹雳州行动党今日公布州主席倪可敏受访的视频,证明行政议员杨祖强的职务一切如常,没有变动,因此双溪古月区州议员梁卓经及保阁亚三区州议员廖泰义两人对州主席倪可敏的指责完全不符合事实。 霹州行动党州委会开会后一致决定,所有党领袖或者党员皆必须遵守党纪律,如持有不同意见,应该先通过党内渠道了解真相以及进行沟通,而非单凭一篇媒体报道就宣布辞职, 做法实在太过儿戏。 州主席倪可敏在杨祖強被指涉嫌性侵女佣事件上至少三次重申力挺杨祖强是清白的,立场清楚不过,因此廖梁二人指责州主席“落井下石”完全违反常识与逻辑,这点相信公道自在人心。 廖泰义与梁卓经宣布辞职前完全沒有与党领袖沟通,而州主席倪可敏昨天知悉两人辞去州委党职后即第一时间多次致电并发短讯要求与两人见面沟通,可是两人却没有接电话,短信也是已读不回。 霹雳州行动党州委会強调,发文吿是为了厘清事实,避免有党员及公众人士受到误导,影响党的声誉。 州委会指出,党州委选举完全符合民主精神与党章条文,州党选也获得社团注册局承认,廖泰义与梁卓经本身担任副组织秘书及副财政职愈一年后突然在宣布辞职后才质疑党选合法性,明白事理的人一看就会明白。 州委会表示,无论如何,州领导随时准备会见廖梁两人以化解误会,同时希望廖梁两人能以国家及选民为重而重新归队,目前希盟政府肩负重建国家的重要使命,不但全党、全国人民皆应摒弃个人成见、一起为新马来西亚做出努力与贡献。  

宜力猪肉档保住了! 更获得5万令吉改造工程

大选前遭前朝国阵迫迁的宜力猪肉档保住了! 去年全国大选前,拥有数十年历史的宜力华人猪肉档原本已经面对遭迫迁的厄运,所幸如今在改朝换代之后不但成功保住该历史悠久的猪肉档口,还获得希盟州政府拨款五万令吉进行提升改造工程,方便市民购买猪肉之余也获得宜力华社一片赞好声。 在猪肉档工程峻工后,宜力县议员许文训、刘德桐及梁永杰今日特邀请国会下议院副议长倪可敏、州行政议员黄美沄、怡保东区国会议员黄家和及桂和区州议员崔慈恩到场见证并聆听当地小贩的心声。 在当地经营猪肉档愈卅年的小贩黄迪华指出,去年大选前原本前朝国阵政府已经决定拆除猪肉档并下令他们迁走,当时他们个个皆彷惶无助,所幸509大选成功改朝换代、如今他们不但可以安心营业,希盟政府还贴心的拨款全面提升猪肉档,让他们可以在一个乾净舒适的环境内营业,对此他要称赞希盟政府的开明及用心。 也是霹雳州行动党主席的倪可敏強调,希盟是属于全民的政府,希盟将继续秉承中庸、开明、进步的原则执政,并一步步的推行制度改革以带领我国成为多元种族国家开明进步的典范。他呼吁宜力华社鼎力支持希盟以在来届大选于宜力国会选区一国二州议席胜出并协助打造一个稳定的州政府以期继续造福人民。出席今天活动的也包括霹州行动党妇女组主席林碧霞及副议长高级机要秘书郑传毅等。 (图)1 :宜力猪肉档小贩为保住档口纷纷竖起大拇指赞好。左起林碧霞、许文训、黄家和、郑传毅、倪可敏、黄美沄、崔慈恩及梁永杰等。 (图)2 :倪可敏等一行人视察乾净舒适的宜力猪肉档后,大家都开心赞好。

霹雳行动党批魏家祥贼喊捉贼 当年国阵给予扎基永久居留权

霹雳州行动党今日狠批马华总会长魏家祥呼吁政府立刻驱逐扎基出境,并永远禁止他进入马来西亚的言论是贼喊捉贼的最佳写照。 国阵政府是在2015年颁发永久居留权Permernant Residence)于扎基。当时身在内阁并出任首相署部长的魏家祥是否曾经反对政府颁发永久居留权于扎基, 如果当年噤若寒蝉,如今才来亊后孔明根本就是在忽悠广大群众。 扎基自2016年就被印度政府以洗黑钱和发表仇恨言论及散播恐怖主义而遭全球通缉,可是当年国阵政府却包庇他,甚至还发出永久居留证于该名通缉犯。 霹雳州行动党促请魏家祥因为当年默许国阵政府颁发永久居留权给予扎基做出公开道歉。若不是国阵给予扎基居留权,扎基今天根本没有机会在我国招搖过市,再三发表极端言论并要求华裔和印裔离开马来西亚,破坏我国社会的种族和谐。 魏家祥在朝身为内阁部长时噤若寒蝉,下野后却敲锣打鼓大事抨击,可是却只字不提当初国阵给予扎基永久居留权的决定,是极度不负责任的行为。全马人民看清楚魏家祥在朝在野的政治把戏和双面人真面目。 行动党的六名内阁部长已经在内阁会议清楚表态要求政府马上将扎基遣送离开马来西亚的立场。霹雳行动党将作为行动党六名内阁部长的后盾,要求政府马上遣送扎基离开马来西亚,还社会一片安宁。

霹雳国盟破坏议会民主制度 倪可汉促调查并提控霹大臣及国盟

原任霹雳州议会议长兼木威国会议员拿督倪可汉于2020年5月13日(星期三)发布的媒体文告: 霹雳州国盟政府在霹雳州议会完完全全破坏了马来西亚议会民主制度,原任霹雳州议会议长促调查并提控霹雳州务大臣及其国盟政府。 我们昨天见证了霹雳州国盟政府在霹雳州议会中,完完全全破坏了马来西亚议会民主制度。 作为主持昨日霹雳州议会的议长,我对于霹州务大臣拿督斯里阿末法依扎所领导的霹州国盟政府策划破坏州议会的行径,感到十分震惊。 州务大臣阿末法依扎以及其国盟政府必须因为昨天发生的事故,在以下的《刑事法典》条文被调查: 第124条文:意图强迫或限制行使任何合法权力以攻击国会议员等 任何人,意图诱导或强迫,或试图迫使任何国会议员、任何立法议会议员或任何州行政议员行使或限制行使任何合法权力,对议员进行攻击或错误约束,或试图错误约束,或通过犯罪武力或展示武力恐吓,或试图恐吓,罪成者应被判处监禁不超过7年有期徒刑,并罚款。 第124(B)条文:直接或非直接参与颠覆议会民主的活动 任何人,以任何方式,直接或间接参与颠覆联邦会议民主制的活动,应被判处监禁不超过20年有期徒刑。 第124(C)条文:企图或准备进行颠覆议会民主 任何人企图或准备进行颠覆联邦议会民主制,应被判处监禁不超过15年有期徒刑。 第503条文:刑事恐吓 任何人威胁另一个人人身伤害……意图使该人惊恐,或促使该人执行其在法律上不允许的任何行为,或忽略该人在法律上有权执行的任何行为,以作为避免执行威胁的手段,构成刑事恐吓。 506条文:刑事恐吓处罚 任何人触犯刑事恐吓,应被判处监禁不超过2年有期徒刑,或罚款,或两者兼施。 为何我会说他们的行为已经完全破坏霹雳州立法会议? 首先,霹雳州国盟政府秘密入侵霹雳州议会并篡改麦克风系统,使得本由我控制的麦克风系统,由政府进行操控。在议会进行时,我很多次欲使用麦克风,但麦克风系统无法开启。麦克风系统须由议长完全控制,而议长有权力权衡及授予任何议员发言权。我5月10日(星期日)进行测试该麦克风系统时还正常运作、操控如常,但当我主持5月12日(星期二)的州议会时却无法被我操控。 第二,他们安排约20名黑衣男子,试图在我主持州议会时强行把我拉走(虽然我已准备在我发言结束后宣布辞去议长职)。同时在当天的会议议程中,但当天并没有任一议程是对议长的不信任动议以撤换我。这些黑衣男子在我不知情和未经我的同意下,非法侵入霹雳州议会。 第三,我早前已邀请及批准超过20个媒体到霹雳州议会采访(COVID-19防疫期仅允许每个媒体1名记者采访,平时为3至4名记者),但霹雳州政府在我不知情和未经我的同意下,突然将媒体拒之门外,只允许官方媒体采访。 第四,我已下达指示,对霹雳州议会整个会议作如常公开直播,但他们在霹雳苏丹殿下发表御词后便中断了直播,使公众无法了解后续议会的过程,而他们将可全面控制发布给公众的新闻。 第五或最后,议会保安部理应依照议长吩咐负责州议会安全工作,但却被迫违背议长的指示,反而要强行驱逐议长离开州议会,只因他们的薪水是由州政府发出的。霹雳州国盟政府在霹雳州议会上演了一场叛变! 简短地说,霹雳州国盟政府有策划性地及采取行动全面控制霹雳州议会。他们要强行驱逐我,并在只有官方媒体在场的情况下,发布单方面的新闻隐瞒及欺骗公众。所幸,部分州议员迅速用其手机镜头及时地摄录下事发经过。我在此提醒公众,由州政府发布的新闻或视频,将可能是被他们篡改的版本,他们绝不可这样做。无论如何,因部分州议员已录下整个过程,他们或许不敢篡改了。 我已报案促警方对此案件展开调查,并将此案的策划者提控上法庭。若没有采取任何行动,这样的政府将入侵联邦议会、其他州立法议会及司法法院。 马来西亚是一个信奉法治的文明国家。对此,法律的颁布是保护法院、立法议会及联邦议会,使其免受政府的伤害,而政府支配着警察、军人、弹药及军备。我们全世界都知道,一个由枪管统治的国家将会因其方式倒退和落后,而那些相信法治的国家将拥有一个文明的社会。 对此,我向警方报案,促警方立即采取行动对付此案件的参与者,将他们绳之於法、提控上庭,以维护我们的法治。 昨天是霹雳州立法会议可耻的一天! 2020年5月13日 拿督倪可汉 原任霹雳州议会议长兼木威国会议员

霹雳州希盟政府巳落实近七成宣言 倪可敏指任期内将全面兑现承诺

霹雳州行动党主席倪可敏指出,希盟目前在霹州执政20个月,可是巳经成功落实近七成竞选承诺,他有信心五年任期内可以全面兑现竞选承诺,许人民一个更美好的未来。 也是国会下议院副议长的倪可敏甫从加拿大参与共和联邦国会议长峰会回来后即风尖仆仆巡视选区、拜访选民,并向广大选民拜个早年。 倪可敏指出,霹雳州希盟上届大选前曾经推出竞选宣言,宣言内做出31项承诺,如今在短短廿个月内已经落实大约20项承诺,有者甚至超额完成,这证明希盟是一个具公信力与诚信的政府。 宣言承诺七成巳经落实 倪可敏指出,州政府已经落实的承诺包括制度化拨款华小、独中与教会学校、设立州务大臣奖学金、公开议员收入与财产、设立非伊斯兰事务局千万基金、统一州内泊车费、让反贪会官员进驻大臣办公室、大幅度提升州内人民福利援助及穷人免费水等等,至于不在宣言内但是已超额完成的则包括拨出2500万元派发糧食与医药福利二合一的”霹州关怀卡”,让2万户广大贫苦家庭受惠等。 大臣已经应允派发永久地契于新村 倪可敏指出,至于华社关心的新村永久地契、他巳经指示该党5个行政议员即刻起处理、而根据州务大臣早前发表的声明,大臣拿督斯里阿末费沙本身也曾经公开承诺将实现诺言,因此他有信心州政府可以在今年年底之前实现这项承诺。 吁人民支持希盟“坚守多元、捍卫中庸” 倪可敏说,希盟不是完美的政府,可是放眼当今政坛,坚持中庸路线的希盟绝对是各族人民“坚守多元、捍卫中庸”最明智的选择,他呼吁华社从亲巫统的土权(PUTRA)党反对学校于农历新年掛灯笼事件上吸取教训,千万勿让巫伊勾结的极端势力抬头,否则我国势将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

政变致大马股市 10天失24亿5282万令吉外资

民主行动党怡保东区国会议员黄家和指出,大马政变构成的政治动荡不稳,已导致外国投资对大马经济发展缺乏信心,大马股市10天失去24亿5282万令吉外资。 他说,据《南洋商报》大马股市买卖结算统计数据显示,2月24日至3月6日,外资总买进为73亿8041万令吉,但总卖出共有98亿3325万令吉,连续10天买卖净额都是呈负数。 黄家和与行动党霹雳宣传小组开会后,发文告表示,外资持续抛售大马股票现象,在新首相上星期日宣誓后依然无法“止血”,而伊党领袖哈迪阿旺的合并银行建议更震动金融股。 “富时大马吉隆坡综合指数从2月21日闭市1531.2点,跌至3月6日闭市1483.1点,跌48.1点;而富时100指数则从10738.52点跌至10274.23点,下滑464.29点。” 也是行动党中委的他说,2020年世界经济已倍受挑战,中美贸易战的延烧,尔后再爆发新型冠状病毒Covid-19所带来的影响,要抗衡经济冲击已不容易,无奈部分政党害群之马竟罔顾人民生活艰辛,发动政变组织后门政府争权夺利。 “前财政部长暨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在面对经济挑战时,竭尽全力拟出经济振兴配套,更在希盟政府濒临倒台之际,托付当时的过渡首相敦马哈迪作出宣布,让救市方案减缓冲击。” 黄家和也揶揄马华秘书长张盛闻,在该党与巫伊组织国民联盟政府后,竟第一时间只想到恢复拉曼大学学院最高6000万令吉拨款,其所指的“新政府降油价”论更是让人贻笑大方。

反假新闻法拥滥权空间 霹行动党呼吁即刻撤回

反假新闻法将让贪污滥权者打压媒体自由应马上撤回! 霹州行动党強调,目前提呈国会二读的2018反假新闻法案事实上不但违反宪法,由于定义太过广泛,导致当权者拥有滥权空间,这将进一步打击新闻及言论自由,因此呼吁政府即刻撤回! 2018年反假新闻法案对于“假新闻”的定义模糊不清,也没有阐明由谁来鉴定假新闻,该法案甚至允许99%准确、1%不准确也可被视为“假新闻”,这种立法完全违反联邦宪法第8条,即法律必须清楚确定、同时人人平等的原则。声明说,一旦法案通过,贪污滥权者将最高兴。 该法案同时违背宪法第十条,即宪法保障国民拥有言论及表达自由,可是该法案允许政府在无须负起举证的责任下向法庭申请删除媒体刊登的任何文章,而受影响的媒体或个人却无法向法庭要求撤销庭令,这种严重偏差的法律十分荒谬,可是令人匪夷所思的是全体内阁部长却没有一个人敢反对反而支持呈交国会通过。 该法案不但违宪,甚至还违反国际法,因为该法案规定任何人士,包括外国媒体,在任何地方包括在外国发布假新闻等同于在大马犯下罪行,这种企图管制全世界的法律简直让人难以置信,也让全世界耻笑。 大马是全球第一个提呈反假闻法案国家 行动党同样反对假新闻,可是2018年反假新闻法案属于恶法,它不但违反宪法,也严重打击我国的言论与新闻自由,对媒体的工作更是一项沉重的打击。文告说,该法案范围涉及太广,不但记者编辑可以受对付,法案甚至也有权对付媒体的投资者,连订户也包括在内,情况实在离谱。 大马是全球第一个立法制定所谓反假新闻法案的国家,而国阵不顾律师公会、世界媒体协会等公民组织反对,反而一意孤行赶在大选前要通过,其背后动机正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应改善我国的世界新闻自由指数 我国目前在世界新闻自由指数的排名已经跌至第147名,甚至落后印尼与缅甸,情况可谓惨不忍睹,政府正确的做法应该是想方设法去改善我国的新闻自由指数以保障人民的知情权,可是一旦2018反假新闻法案通过,可以预期我国的新闻自由迟早将沦落到像北朝鲜的等级,情况令人担忧。 霹雳州行动党呼吁政府悬崖勒马,撤回不利人民的法案以示尊重宪法及避免媒体自由进一步沉沦。

怡保区华校一天内获200万大红包!

怡保区华校一天内获200万大红包! 霹雳在改变,让你看得见! 希盟政府为霹雳怡保华小华中捎来好消息,5所华小和5所华中一天内共获200万5000令吉特别拨款! 这些学校分别是,5所华中包括:圣母华中35万令吉、三德华中30万令吉、培南华中27万令吉、育才华中23万令吉,以及霹雳女中10万令吉,总额为125万令吉。 至于5所受惠的华小是圣母华小35万令吉、三德华小20万令吉、培南华小9万令吉、三才华小7万5000令吉,以及育才华小4万令吉,总额为75万5000令吉。 这是因为希盟政府非常重视教育,相信教育是立国之本,强国之基,所以希盟的拨款是不会忽略教育领域,因为打造良好的教育体系是政府对人民的承诺和责任。 倪可敏这么说道:“希盟非常重视华校的发展,自509改朝换代以来,霹雳州的华小、独中及华中皆获得拨款。这些拨款无论在建校或者完善设备,皆可帮助学校减轻负担,舒缓学校的财务状况,同时可为学校的老师和学生营造更好的教学和学习环境,让他们受惠。” 拨款得来不易,善用并且珍惜 倪可敏也提醒各校董家教要善用拨款以造福莘莘学子,学校董家教需牢记这些都是人民的血汗钱。 他说,“我们要额外珍惜,因拨款都得来不易,且在许多地区尚有许多破旧学校,政府也在这里省哪里省,这是因为新政府坚信教育乃立国之本。” 希盟政府在2018年执政后的首份财政预算案,所有部门几乎都面对拨款削减的情况,除了教育部。而且教育部的拨款甚至高过国防部,去年的拨款总额高达620亿令吉。 倪可敏说,今年10月11日将提呈2020年的财政预算案,相信新政府的政策依然会把教育放在第一位。 希盟政府在面对前朝留下的烂摊子,需要重整经济、落实节约措施、解决国家的债务之余,希盟承诺会继续提供援助,照顾人民的福利。    

霹雳州政府反应迟钝 火箭促大臣推出救市配套

霹雳州行动党今日指出,新冠病毒疫情蔓延至今,霹雳州国盟政府不但反应迟钝,整个州政府几乎陷入瘫痪状态,连行政议会也完全没有操作,是一个不折不扣完全失败的例子! "事实证明国盟政府只热衷于争权夺利,如今超过两个月州行政议会完全沒有召开,州内经济如一滩死水,连州内企业倒闭也看不到州政府的影子。" 行霹雳动党州委会今日发表文告指出,各州政府如今皆已纷纷推出振兴经济配套,由希盟执政的槟州甚至已经把数以千万元的援助金派送到了人民的户口,雪州政府更已经推出第二回合的救市配套,唯独霹雳州至今似乎还陷入了无政府状态,由巫伊土联盟组成的“后门政府”表现不只令人失望,更使广大商家与人民哀莫大于心死。 巫伊土联盟至今连完整的行政议会都难产,正当人民陷入水深火热之中时,人民看到的只是国盟内部的争权夺利,州务大臣阿末费沙唱一个人的独角戏又毫无方向,令人对霹雳州的未来深感忧虑。 "霹雳州的大型酒店太子酒店今日宣布正式关闭并裁员125人显示了州内经济开始浮现重大危机,对于深受疫情打击的行业包括旅游业,州政府不能再䄂手旁观,是时候推出紧急救市配套以挽救奄奋一息的市场经济。" “为了对抗疫情,由希盟执政的雪州及森州政府已经宣布取消今年的斋戒月市集避免人潮聚集,可是霹州国盟政府似乎完全不在状态,chidun” 行动党建议州政府即刻起推出“免税、注资及派援助”三管齐下的拯救经济配套,对症下药协助人民渡过疫情难关

邦咯岛至今未列免税岛 张哲敏促提呈修正法案

邦咯岛至今未列免税岛 张哲敏促提呈修正法案 首相兼财政部长纳吉去年在国会提呈2018年财政预算案时宣布邦咯岛将列为免税岛,但是却只闻楼梯响,不见人下来,邦咯岛到今天依然还未被列为免税岛。 金宝行动党克兰芝服务队队长张哲敏促请国阵在来临3月5日召开新一季的国会时提呈2014年消费税修正法案,正式把邦咯岛列入免税岛。 “如果国阵不愿意在来临的国会提呈修订法案,纳吉宣布邦咯岛为免税岛将只是一个欺骗选票的政治手段。” 张哲敏表示国阵在上一届大选在竞选宣言承诺把邦咯岛列为免税岛,但是纳吉去年却只宣布邦咯岛为不豁免香烟,酒精和汽车,不汤不水的半免税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