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沙补选一年国阵承诺落空 行动党吁选民大选教训国阵

行动党今天揭发江沙国会补选举行迄今近一年后国阵许下的9大承诺近乎全部尚未实现,这显示国阵背信弃义,选民受促看清国阵的真面目以在即将来臨的全国大齐心求变、教训国阵,改写国家的命运! 霹州行动党主席倪可敏今日率该党州委召开记者会时指出,该党在经过实地考察及询问江沙市民后发现,国阵在去年6月举行的江沙补选向选民许下了许多诺言捞取选票,可是迄今许多甜言蜜语却已成了糖衣毒药,最明显的就是已经讲了30年、动土不少过五次的万浓大桥工程,迄今连影子都沒有,当地选民纷纷高呼上当。 也是太平国会议员的倪可敏指出,补选期间首相纳吉亲口宣布万浓大桥4380万令吉的拨款已经批准,可是时隔一年,可说是人去楼空,再次证明国阵“过桥抽板”,那些为国阵拉票的社团领袖应该向广大江沙人民公开道歉。 倪可敏指出,虽然希联候选人落败,可是希联依旧在江沙为人民服务,同时为了捍卫公众利益将会继续监督国阵是否一一落实补选承诺。 国阵承諾跳票 https://www.viagrapascherfr.com/viagra-feminin-forum-uk/ 诚信破产 倪可敏今日也向媒体展示国阵许下的9大承诺,包括提供江沙高速宽頻、拨款220万令吉予江沙崇华独中、拨款100万令吉兴建江沙公主园民众会堂、拨款兴建瑤伦新村冷气礼堂,同时马华还承诺捐款50万,可是这些补选承诺迄今通通沒有实现,证明了国阵已经诚信破产,是时候人民应睜开雪亮的眼睛看清楚国阵失信于民的真面目。  

反假新闻法拥滥权空间 霹行动党呼吁即刻撤回

反假新闻法将让贪污滥权者打压媒体自由应马上撤回! 霹州行动党強调,目前提呈国会二读的2018反假新闻法案事实上不但违反宪法,由于定义太过广泛,导致当权者拥有滥权空间,这将进一步打击新闻及言论自由,因此呼吁政府即刻撤回! 2018年反假新闻法案对于“假新闻”的定义模糊不清,也没有阐明由谁来鉴定假新闻,该法案甚至允许99%准确、1%不准确也可被视为“假新闻”,这种立法完全违反联邦宪法第8条,即法律必须清楚确定、同时人人平等的原则。声明说,一旦法案通过,贪污滥权者将最高兴。 该法案同时违背宪法第十条,即宪法保障国民拥有言论及表达自由,可是该法案允许政府在无须负起举证的责任下向法庭申请删除媒体刊登的任何文章,而受影响的媒体或个人却无法向法庭要求撤销庭令,这种严重偏差的法律十分荒谬,可是令人匪夷所思的是全体内阁部长却没有一个人敢反对反而支持呈交国会通过。 该法案不但违宪,甚至还违反国际法,因为该法案规定任何人士,包括外国媒体,在任何地方包括在外国发布假新闻等同于在大马犯下罪行,这种企图管制全世界的法律简直让人难以置信,也让全世界耻笑。 大马是全球第一个提呈反假闻法案国家 行动党同样反对假新闻,可是2018年反假新闻法案属于恶法,它不但违反宪法,也严重打击我国的言论与新闻自由,对媒体的工作更是一项沉重的打击。文告说,该法案范围涉及太广,不但记者编辑可以受对付,法案甚至也有权对付媒体的投资者,连订户也包括在内,情况实在离谱。 大马是全球第一个立法制定所谓反假新闻法案的国家,而国阵不顾律师公会、世界媒体协会等公民组织反对,反而一意孤行赶在大选前要通过,其背后动机正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应改善我国的世界新闻自由指数 我国目前在世界新闻自由指数的排名已经跌至第147名,甚至落后印尼与缅甸,情况可谓惨不忍睹,政府正确的做法应该是想方设法去改善我国的新闻自由指数以保障人民的知情权,可是一旦2018反假新闻法案通过,可以预期我国的新闻自由迟早将沦落到像北朝鲜的等级,情况令人担忧。 霹雳州行动党呼吁政府悬崖勒马,撤回不利人民的法案以示尊重宪法及避免媒体自由进一步沉沦。

霹雳州希盟政府巳落实近七成宣言 倪可敏指任期内将全面兑现承诺

霹雳州行动党主席倪可敏指出,希盟目前在霹州执政20个月,可是巳经成功落实近七成竞选承诺,他有信心五年任期内可以全面兑现竞选承诺,许人民一个更美好的未来。 也是国会下议院副议长的倪可敏甫从加拿大参与共和联邦国会议长峰会回来后即风尖仆仆巡视选区、拜访选民,并向广大选民拜个早年。 倪可敏指出,霹雳州希盟上届大选前曾经推出竞选宣言,宣言内做出31项承诺,如今在短短廿个月内已经落实大约20项承诺,有者甚至超额完成,这证明希盟是一个具公信力与诚信的政府。 宣言承诺七成巳经落实 倪可敏指出,州政府已经落实的承诺包括制度化拨款华小、独中与教会学校、设立州务大臣奖学金、公开议员收入与财产、设立非伊斯兰事务局千万基金、统一州内泊车费、让反贪会官员进驻大臣办公室、大幅度提升州内人民福利援助及穷人免费水等等,至于不在宣言内但是已超额完成的则包括拨出2500万元派发糧食与医药福利二合一的”霹州关怀卡”,让2万户广大贫苦家庭受惠等。 大臣已经应允派发永久地契于新村 倪可敏指出,至于华社关心的新村永久地契、他巳经指示该党5个行政议员即刻起处理、而根据州务大臣早前发表的声明,大臣拿督斯里阿末费沙本身也曾经公开承诺将实现诺言,因此他有信心州政府可以在今年年底之前实现这项承诺。 吁人民支持希盟“坚守多元、捍卫中庸” 倪可敏说,希盟不是完美的政府,可是放眼当今政坛,坚持中庸路线的希盟绝对是各族人民“坚守多元、捍卫中庸”最明智的选择,他呼吁华社从亲巫统的土权(PUTRA)党反对学校于农历新年掛灯笼事件上吸取教训,千万勿让巫伊勾结的极端势力抬头,否则我国势将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

固体废物处理服务私营化 霹雳州人民利益受损

霹雳州在野党领袖兼民主行动党德宾丁宜区州议员阿都阿兹巴里于2020年6月24日(星期三)在怡保发表的新闻稿: 霹雳州国盟政府决定私营化固体废物处理服务,使到霹雳州人民利益受损,也令15个地方政府被边缘化。 1. 霹雳州国盟政府于2020年6月3日的州行政会议中,在未经公开招标的情况下,议决私营化全霹雳的固体废物处理服务及垃圾收集服务。 2. 霹雳州希望联盟认为有关决定令人感到十分震惊,这不透明的决定也将导致人民利益受损,更造成原本负责州内人民基本服务的市政厅、市议会及县议会共15个地方政府被边缘化。 3. 基于这是一项垄断的私营化服务,未来的服务费用上涨将会令人担忧,进而在人民面对失业或经济低迷之际增加人民的生活负担。 4. 由于此私营化决策的不透明,相关私人企业提供的服务素质若令人不满意,人民将难以向地方政府及该垄断服务的公司作出投诉,因为该公司并不背负着公共服务的社会责任。 5. 霹雳州希盟要求霹雳州务大臣阿末法依扎公开解释,这关乎霹雳州260万人民利益的私营化决定,为何交给 Maju Perak Holdings Bhd管理。该公司之前因无法符合上市公司条款,被大马证券交易所(Bursa Malaysia)列为PN17公司。 这是否是霹雳州国盟政府要营救Maju Perak Holdings Bhd的策略? 6. 霹雳州希盟也要求霹雳州务大臣解释,为何此私营化决定是交由雪兰莪州的Mainiza Teknitek Recowaste有限公司执行服务。该公司于2017年注册,公司资产仅50万令吉,且目前面对5737令吉亏损。 难道没有任何一家霹雳州的公司符合资格? 7.霹雳州务大臣必须解释,为何有关决定不曾在霹雳州议会中提呈。霹雳州国盟政府无法做到这点,反映了他们无法干净、透明地施政。 8. 霹雳州希盟也敦促霹雳州务大臣解释,霹雳州国盟政府未经公开招标私营化除草、清理沟渠及如今垃圾收集服务,已经令人民感到负责公共服务的15个地方政府被边缘化,沦为没有提供基本服务的“收税员”。如今,地方政府原本负责提供基本服务的员工,将会遭受怎样的命运? 9.霹雳州务大臣阿末法依扎必须在24小时内,对上述未经公开招标私营化服务的全部疑问作出公开解释,否则希盟将采取必要行动,以捍卫人民的利益。 阿都阿兹巴里博士 霹雳州在野党领袖兼民主行动党德宾丁宜区州议员

公布视频展示真相 霹火箭州委吁梁廖归队

针对霹雳行动党两名州议员梁卓经与廖泰义辞职一事,民主行动党霹州州委会发出文吿,以下为文告全文以及视频: 为了展示真相,霹雳州行动党今日公布州主席倪可敏受访的视频,证明行政议员杨祖强的职务一切如常,没有变动,因此双溪古月区州议员梁卓经及保阁亚三区州议员廖泰义两人对州主席倪可敏的指责完全不符合事实。 霹州行动党州委会开会后一致决定,所有党领袖或者党员皆必须遵守党纪律,如持有不同意见,应该先通过党内渠道了解真相以及进行沟通,而非单凭一篇媒体报道就宣布辞职, 做法实在太过儿戏。 州主席倪可敏在杨祖強被指涉嫌性侵女佣事件上至少三次重申力挺杨祖强是清白的,立场清楚不过,因此廖梁二人指责州主席“落井下石”完全违反常识与逻辑,这点相信公道自在人心。 廖泰义与梁卓经宣布辞职前完全沒有与党领袖沟通,而州主席倪可敏昨天知悉两人辞去州委党职后即第一时间多次致电并发短讯要求与两人见面沟通,可是两人却没有接电话,短信也是已读不回。 霹雳州行动党州委会強调,发文吿是为了厘清事实,避免有党员及公众人士受到误导,影响党的声誉。 州委会指出,党州委选举完全符合民主精神与党章条文,州党选也获得社团注册局承认,廖泰义与梁卓经本身担任副组织秘书及副财政职愈一年后突然在宣布辞职后才质疑党选合法性,明白事理的人一看就会明白。 州委会表示,无论如何,州领导随时准备会见廖梁两人以化解误会,同时希望廖梁两人能以国家及选民为重而重新归队,目前希盟政府肩负重建国家的重要使命,不但全党、全国人民皆应摒弃个人成见、一起为新马来西亚做出努力与贡献。  

曼绒医院获额外拨款8万令吉 助贫困人士医疗费及添置婴儿保温箱

霹雳州议长兼木威区国会议员拿督倪可汉日前前往斯里曼绒医院移交两万令吉予院方的福利基金,好让贫困人士也能享有医疗服务。他也在移交支票现场宣布额外拨款6万2500令吉,其中3万5500的拨款将用于添购婴儿保温箱。 斯里曼绒医院内的迷你市场所赚取的盈利将上缴十巴仙给院方的管理部。希盟政府执政后,迷你市场的十巴仙盈利需要直接上缴给政府,而非院方管理部。拿督倪可汉在得知院方管理部用以补贴贫困人士的医疗费用大幅减少后,决定从国会选区拨款拨出两万令吉,以协助院方继续为贫困人士提供服务。 在移交支票仪式上,拿督倪可汉即时宣布额外拨款6万2500令吉 ,其中3万5500的拨款将用于添购婴儿保温箱,而剩余的1万7千令吉将拨给福利基金。院方原有的婴儿保温箱已经损坏多时,因此当院长向拿督倪可汉反映院方需要新的婴儿保温箱时,拿督倪可汉也即场答应有关要求。 陪同出席者包括木威区国会议员特别事务官苏菲亚、曼绒县市议员黄丽娟、曼绒县新村发展官黄宗宜和莫珍歪新村村长黄家庆。    

希盟支持教育源流百花齐放 霹雳州和丰兴中获46万大红包

希盟支持教育源流百花齐放 霹雳州和丰兴中获46万大红包 国会下议院副议长倪可敏于出席霹雳州和丰兴中学校活动时,向媒体特别强调,希盟政府会一直保留国内多源流教育,以让多源流教育可以百花齐放,更为国家培育精英。 不仅如此,希盟政府更会致力于保护华校,势让华校过去百年的“血泪史”改写为“辉煌史”。他表示,希盟政府并非空口说白话,而是绝对赋予实际行动。在副教育部长张念群的帮助下,霹雳州得以拨款30万令吉的“大红包”给予霹雳州和丰兴中学校以祝贺他们欢庆百年校庆。 倪可敏在主持和丰兴中小学的游泳池动土礼开幕礼时,具有5头醒狮的欢迎,更妙用“五福临门”祝贺兴中学校获得希盟政府拨款共46万令吉的5大红包。倪可敏指出,这5大红包为: 1) 也朗州议员罗思义拨款1万令吉; 2) 和丰国会议员柯沙文拨款5万令吉; 3) 霹雳州务大臣拨款10万令吉(2019年5万,2020年5万) 4) 教育部拨款10万令吉于兴中小学; 5) 教育部拨款20万令吉于兴中华中。 倪可敏也补充说,兴中学校有了这些拨款后,不但达到他们原本200万令吉的筹款目标,甚至是超越的,因此兴中学校期盼兴建游泳池的计划是指日可待了。 另外,倪可敏也表示,马来西亚最重要的资产为多元,各个种族、宗教和文化都和平共处,才能缔造出真正特立独行的“马来西亚文化”。而在马六甲打金街与霹雳州安顺的街道上,就能够看见5大宗教共同生存,百年和谐的画面,这是非常值得全马人民一同珍惜与维护的。 因此,希盟政府维护各源流学校是必然的举动。而兴中学校是他展开霹雳州“华中之旅”的第一站。接下来,他会马不停蹄地继续走访州内其他16所改制的国民型中学,深度了解学校面对的问题后,再提供最适合的协助。

邦咯岛至今未列免税岛 张哲敏促提呈修正法案

邦咯岛至今未列免税岛 张哲敏促提呈修正法案 首相兼财政部长纳吉去年在国会提呈2018年财政预算案时宣布邦咯岛将列为免税岛,但是却只闻楼梯响,不见人下来,邦咯岛到今天依然还未被列为免税岛。 金宝行动党克兰芝服务队队长张哲敏促请国阵在来临3月5日召开新一季的国会时提呈2014年消费税修正法案,正式把邦咯岛列入免税岛。 “如果国阵不愿意在来临的国会提呈修订法案,纳吉宣布邦咯岛为免税岛将只是一个欺骗选票的政治手段。” 张哲敏表示国阵在上一届大选在竞选宣言承诺把邦咯岛列为免税岛,但是纳吉去年却只宣布邦咯岛为不豁免香烟,酒精和汽车,不汤不水的半免税岛。

霹雳州政府反应迟钝 火箭促大臣推出救市配套

霹雳州行动党今日指出,新冠病毒疫情蔓延至今,霹雳州国盟政府不但反应迟钝,整个州政府几乎陷入瘫痪状态,连行政议会也完全没有操作,是一个不折不扣完全失败的例子! "事实证明国盟政府只热衷于争权夺利,如今超过两个月州行政议会完全沒有召开,州内经济如一滩死水,连州内企业倒闭也看不到州政府的影子。" 行霹雳动党州委会今日发表文告指出,各州政府如今皆已纷纷推出振兴经济配套,由希盟执政的槟州甚至已经把数以千万元的援助金派送到了人民的户口,雪州政府更已经推出第二回合的救市配套,唯独霹雳州至今似乎还陷入了无政府状态,由巫伊土联盟组成的“后门政府”表现不只令人失望,更使广大商家与人民哀莫大于心死。 巫伊土联盟至今连完整的行政议会都难产,正当人民陷入水深火热之中时,人民看到的只是国盟内部的争权夺利,州务大臣阿末费沙唱一个人的独角戏又毫无方向,令人对霹雳州的未来深感忧虑。 "霹雳州的大型酒店太子酒店今日宣布正式关闭并裁员125人显示了州内经济开始浮现重大危机,对于深受疫情打击的行业包括旅游业,州政府不能再䄂手旁观,是时候推出紧急救市配套以挽救奄奋一息的市场经济。" “为了对抗疫情,由希盟执政的雪州及森州政府已经宣布取消今年的斋戒月市集避免人潮聚集,可是霹州国盟政府似乎完全不在状态,chidun” 行动党建议州政府即刻起推出“免税、注资及派援助”三管齐下的拯救经济配套,对症下药协助人民渡过疫情难关

政变致大马股市 10天失24亿5282万令吉外资

民主行动党怡保东区国会议员黄家和指出,大马政变构成的政治动荡不稳,已导致外国投资对大马经济发展缺乏信心,大马股市10天失去24亿5282万令吉外资。 他说,据《南洋商报》大马股市买卖结算统计数据显示,2月24日至3月6日,外资总买进为73亿8041万令吉,但总卖出共有98亿3325万令吉,连续10天买卖净额都是呈负数。 黄家和与行动党霹雳宣传小组开会后,发文告表示,外资持续抛售大马股票现象,在新首相上星期日宣誓后依然无法“止血”,而伊党领袖哈迪阿旺的合并银行建议更震动金融股。 “富时大马吉隆坡综合指数从2月21日闭市1531.2点,跌至3月6日闭市1483.1点,跌48.1点;而富时100指数则从10738.52点跌至10274.23点,下滑464.29点。” 也是行动党中委的他说,2020年世界经济已倍受挑战,中美贸易战的延烧,尔后再爆发新型冠状病毒Covid-19所带来的影响,要抗衡经济冲击已不容易,无奈部分政党害群之马竟罔顾人民生活艰辛,发动政变组织后门政府争权夺利。 “前财政部长暨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在面对经济挑战时,竭尽全力拟出经济振兴配套,更在希盟政府濒临倒台之际,托付当时的过渡首相敦马哈迪作出宣布,让救市方案减缓冲击。” 黄家和也揶揄马华秘书长张盛闻,在该党与巫伊组织国民联盟政府后,竟第一时间只想到恢复拉曼大学学院最高6000万令吉拨款,其所指的“新政府降油价”论更是让人贻笑大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