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书琪:系统技术问题频发生 政府受促速修复疫苗注册网站

民主行动党居銮区国会议员黄书琪2021年6月9日(星期三)发表文告: 政府应该立即修复冠病疫苗特别供应委员会的疫苗注册网站! 当全国上下面对新冠疫情严峻挑战,大家都在积极推高疫苗接种率的同时,冠病疫苗特别供应委员会的登记网站却频频发生不该有的技术问题。 更何况,负责国家新冠肺炎免疫计划这个项目的部长不是别人,正是掌管科学、科技与创新部门的凯里。 网站技术问题也不是第一次发生,当阿斯利康疫苗开放雪兰莪、吉隆坡、槟城、柔佛与砂拉越登记的时候,就发生网站无法负荷的情况。 可惜的是,政府显然根本没有从过去的事故中学到任何教训,使用者依然频频面对疫苗登记系统技术问题。 最近几日,我的办公室尝试登入网站协助选民登记参与疫苗接种计划,填妥所有资料,却完全无法发送申请,甚至就连检查过去提呈的登记最新情况,也被告知系统当机,无法查找资料。 还有不断发生的接种地点错配事件,即使使用者已经更新所在地点与地址,系统依然还是把他们分配到距离甚远的地点接种。例如一名居銮民众,第一次查询发现被系统分配到沙巴接种疫苗,透过系统内建helpdesk更新地址等资料,确认无误后,二度分配竟然还是要他到吉隆坡接种疫苗。 我也接到使用者投诉,在“吾安”程序里面收到疫苗接种通知,但网站上却没有资料,或者网站上找到资料,使用者的“吾安”程序里面却没有动静。甚至还有个案明明已经收到疫苗接种通知,再检查时,程序里的预约资料却不见了。 我的服务中心也只不过是略尽绵薄之力,协助登记更多人参与疫苗接种计划,可是这些极度琐碎的技术问题,却在在拖慢了我们鼓励大家登记参与疫苗接种计划的进度。 马来西亚人对国盟政府的要求一点也不过分,已经登记疫苗接种计划的马来西亚人不过只是要求快点接种,好让大家的生活都恢复正常。前述提及的种种琐碎技术问题根本就不应该一而再,再而三的发生。我谨此吁请科技与创新部长立刻解决这些琐碎的技术问题,加速疫苗接种速度。 黄书琪

无数政策U转令人无所适从 政府部门受促合作助小商家

民主行动党居銮区国会议员黄书琪与亚庇国会议员陈泓缣2021年6月2日(星期三)发表文告: 内政部与贸工部应该立刻并肩解决必须领域小商家的问题 自从政府落实全面行动管制令,政府半生熟的政策已经导致全国人民非常失望,更令人无所适从的是无数政策U转。强制所有必须领域,包括杂货店、饮食业小贩申请贸工部批准信函已经导致地方上的落实大难题。 过去几次行管令,大家都理解为必须领域的杂货店、超市、饮食业者,都没有被要求申请贸工部的信件才能营业。 可是这一次,国盟政府不仅先取消了过去贸工部发给所有人的信,更要求所有的业者都必须向各自的部门申请批准信才能营业。只是没想到,这个宣布不到一天又被收回成命,因为其他的部门网站根本没有准备好处理这么多的申请,甚至还有部门被迫使用Google表单来接收申请。 最后,政府又要求所有人回到贸工部的CIMS 3.0系统,重新提出申请。 无数次的政策U转已经让必须领域业者晕头转向。截至目前为止,依然有必须领域业者,包括饮食业、杂货店或民生用品供应商还没有拿到贸工部的批准营业信。 很多人都在问,他们是名单内列明的民生必须品行业,但还没有拿到贸工部批准信之前,到底可不可以开工? 我们接到的投诉就包括奶粉供应商还没有拿到新的贸工部批准信,手里只有旧版本的供应商过不了警察路障,还有饮食业小贩不敢开店,因为担心被取缔执法。 国家安全理事会没有清楚列明汽车零件供应商到底可不可以开业,贸工部却已经批准营业,拿到信件的商家左右为难,不知道可不可以营业。又,贸工部网站交通流量打结,批或不批,这些商家有没有任何上诉管道? 假设贸工部实在没有办法在一个星期内处理完所有申请,贸工部长阿兹敏应该立刻坐下来,和所有的执法单位,包括把关路障的警察、贸消部以及地方政府部门,一起好好商量。国盟政府的执政效率不彰,已经影响所有人的生活,人民只是要求政府在此危机时刻颁布政策,必须左右齐心,上下一致。不要让人民平白无故承担政府政策不完整的恶果。 黄书琪 居銮区国会议员 陈泓缣 亚庇国会议员

充分利用保健集团和医院 柔政府应全面推动疫苗接种及检测

民主行动党居銮区国会议员黄书琪2021年5月25日(星期二)发表文告: 柔佛州政府应该充分利用柔佛医药保健集团在柔佛州的医院,全面推动疫苗接种以及病毒筛检 面对我国日益严峻的疫情,各层级政府都有责任全力抗疫。例如说,所有的地方政治委任官员都应该协助登记更多人参与新冠肺炎疫苗接种计划。只有在全国80%人口都接种疫苗之后,我们才安全。 在柔佛州,我们甚至拥有一个其他州都没有的优势。我们的州政府透过投资臂膀,直接拥有柔佛医药保健集团及其医院。虽说是私人医院,但这可是州政府拥有的私人医院,更何况在确诊个案愈来愈多的情况下,私人医院也开始接收确诊病患。有鉴于此,柔佛州政府应该更主动,应对当下危机。 柔佛州政府可以立即透过柔佛医药保健集团所拥有的医院做至少两件事: 第一,州政府应该立即在所有的红区推动 ,尤其是新山县,该集团在新山就拥有四家医院。如果其他没有经营私人医院的州政府都做得到大规模免费筛检,我们相信柔佛州政府一定可以做得更快更好。 第二,柔佛州政府应该献议联邦政府,让位于柔佛二县城市的柔佛医药保健集团医院,负责接种阿斯利康疫苗。目前,整个柔佛州只有一个阿斯利康疫苗接种中心,即位于新山的柔佛国际会展中心,对于住在麻坡、居銮、峇株巴辖的居民而言,这一针实在是太远了。 可是,以上三个柔佛二线城市都有一间柔佛医药保健集团的医院。该集团在柔佛州一共有七间医院,四间在新山,另外三间就分别坐落于以上三个二线城市。如果州政府充分利用,这将会是柔佛州抗疫的一大优势。 把柔佛医药保健集团的医院列为疫苗接种计划的一部分,尤其是让更多有意愿的人可以就近接种阿斯利康疫苗,一定可以协助我们压平曲线。谨此希望柔佛州政府立即行动,挽救柔佛州人的性命与身家。

国盟政府应撤销打压政策 助媒体转型对抗不实资讯

民主行动党居銮区国会议员黄书琪2021年4月21日(星期三)发表文告: 政府必须准备一份全面的政策协助媒体产业对抗不实资讯与产业转型 无疆界记者组织最新公布的世界新闻自由指数排名,只是确认了我们去年就已经预言会发生的事情。国盟政府只是走着纳吉的老路,我们的民主将会一步步沉沦。 在180个国家与地区当中,马来西亚是今年退步幅度最大的国家。希望联盟执政的时候,我们在这个指数中的排名,从2018年的145名提升到2020年的101名,两年之内前进44个位置。但是,国盟政府执政一年之内就把我们的努力付之一炬,让我们走回老路。 国盟政府自喜来登政变执政以来,就开始靠高压手段打击不实资讯。我们同意,不实资讯的确有害,尤其是在瘟疫蔓延之际,不实资讯只是戕害我国公共卫生与民主。但是,一棒打下的打压手段也直接伤害了媒体自由,更重要的是,我们其实需要可信的媒体生态来对抗不实资讯。 国盟政府开的解方只是让整个情况恶化。正如“无疆界记者”昨日释出的报告中所写,我们的媒体从业人员为了保护自己免受政府戕害,“许多记者只能自我审查”。自我审查绝对无助于建立一个可靠可信的媒体生态。相反的,只会让普罗大众对媒体提供的讯息更加怀疑,最终,大家宁愿选择相信身边亲近但却不可靠的消息来源。 媒体的自我审查也只是让国盟政府继续活在自己的泡泡里,以为媒体讨论当中无人谈及国盟治理有多糟糕。可是,网友早就在社交媒体上大肆抨击各项课题,从#AntaraDuaDarjat、#TamatDarurat 到 #KerajaanGagal 这些标签,都在在告诉我们国盟政府的治理有多差劲,国盟地位有多么岌岌可危。 要想民主永续,我们就需要一个强健的媒体生态。声誉卓著的媒体才有能力在眼下的公共卫生危机中协助政府对抗假新闻、不实资讯。更重要的是,好媒体才能协助好政府赢取信任,信任不是靠高压赢回来的。 国盟政府应该立即撤销所有针对媒体的打压政策。与此同时,政府应该拟定更好的政策,协助媒体产业度过这个经济寒冬与产业转型。民主存续与可靠的媒体能不能生存下来息息相关。 黄书琪

乡区及长辈的疫苗登记率遍低 黄书琪:柔政府应动员为民登记

民主行动党居銮区国会议员黄书琪2021年4月8日(星期四)发表文告: 柔佛州政府应该即刻动员全体县市议员与村长为居民登记参与疫苗接种计划。 截至2021年4月6日为止,柔佛州只有36.6%,即大约104万成年人口登记参与疫苗接种计划。若我们希望马新国界可以尽快开放,让数以千计分隔两岸的家庭可以团圆,政府必须即刻启动社会上下、政府内外的资源,加速柔佛州的疫苗接种登记速度。 根据国家安全理事会在4月7日公布的资讯,柔佛州截至4月6日为止,只有103万8,985名居民登记参与疫苗接种计划 ,是18岁以上人口的36.6%。新山县登记率最高,达到41.9%,总登记人口为49万9842;紧追在后的是登记率达到41.7%的古来县。 与此同时,其他八个县的18岁以上人口登记率都没有超过三分之一,丰盛港敬陪末座,只有23.2%,1万3597 名居民登记。 自从疫苗接种计划于二月杪开放民众登记以来,我的办公室已经在居銮县内的巴刹、乡下社区举行20场流动柜台。 当中虽然碰上一小部分不愿登记接种的民众,但我们发现,更多民众是因为不善运用科技而迟迟未登记,这样的情况在年长者与乡区尤为明显。国安理事会的公布数据也佐证了这一点,高度城市化的新山与古来都有比较高的疫苗接种登记率,但其他青壮人口相对少、乡区人口也较多的县属登记率就低。 城乡之间与不同年龄阶段的数位差距非常巨大,已经成为疫苗接种登记工作障碍,若我们不立即启动社会上下、政府内外资源解决这个问题,恐怕我们根本无法达到预定接种目标与群体免疫。 目前,许多民主行动党籍前任县市议员、村长仍积极的在第一线工作,协助居民登记疫苗接种计划。有鉴于此,我们希望柔佛州政府也应该上紧发条,立即下令所有受委的县市议员、村长立即在自己的服务辖区内推动疫苗接种登记。之前,执政联盟内部为了这些政治任命吵闹不休,现在拿到了职位就应该开工。 我们应该要很清楚的一点是,我们愈早完成疫苗接种计划,达到群体免疫目标,我们的经济就愈快复苏。因此,疫苗接种计划成功只许成功,不许失败,成功的第一步就是登记工作。 黄书琪

执政党应改革选举体制 而非制造杰利蝾螈

民主行动党居銮区国会议员黄书琪2021年3月28日(星期日)发表文告: 执政党应该做的是改革选举体制,不是制造杰利蝾螈 不久以前,伊斯兰党是一个推进选举改革的政党,也曾经是净选盟草创期的重要成员,他们曾经和成千上万的马来西亚人站在一起,要求公平干净的选举体制。该党现任主席哈迪阿旺也曾穿着黄色净选盟T恤,与其他政党领袖、公民社会领袖以及许许多多的马来西亚人,肩并肩走上街头呼吁选举改革。 可是,伊斯兰党的虚伪假面却慢慢的曝露出来。当他们身处在野党时,他们要自由公平的选举,当他们进入体制,却要求操弄选举体制让他们可以长久待在体制内。来自伊斯兰党的原产业部长凯鲁丁竟然公开表明,伊斯兰党考虑重画选区边界,以族群胜算为考量,但求伊斯兰党可以拿下更多议席。 无论是伊斯兰党,还是凯鲁丁,都已经向国人展示他们是如何蔑视法治。凯鲁丁公然违反新冠肺炎防治条例,引起全民反弹,但他依然故我不道歉。我仅希望,伊斯兰党作为执政成员之一,至少也应该重新翻阅2012年的选举改革特别遴选委员会提呈国会的报告。 2011年净选盟2.0机会之后,国会成立选举改革特别遴选委员会,委员会成员包括朝野议员。报告中提出诸多建议改革我国选举体制,其中包括使用不褪色墨水,政治献金条例、公平重画选区、强化选举委员会职能、研究新选制。 遗憾的是,大部分都只记得报告提呈后隔年即落实的不褪色墨水,却不记得其他的建议,报告也被束之高阁。直到2018年希望联盟上台,希盟政府让选委会独立运作,并成立选举改革委员会,检讨我国单一议席简单多数决的选举制度,选民教育以及政治献金机制等等。可惜的是,希盟倒台,国盟政府又再度搁置选举改革议程。 凯鲁丁的建议是开倒车,更是企图让我国民主体制往后退。 每一个政党都想要在选举中拿下更多议席,这样的想法很正常。但是,我们必须胜得理直气壮,不是操弄选举搬龙门来取胜,更不能违背联邦宪法一人一票、票票等值,公然将种族主义制度化的设计进我国选举制度中。 凯鲁丁是堂堂部长,他的建议影响深远。他非但没有尝试推进民主进程,反而公开支持杰利蝾螈,打出族群与宗教牌来操弄选举。他的行为不仅是对参与净选盟运动、相信伊斯兰党的马来西亚人的一种背叛,也是出卖全体国人的行为。伊斯兰党参与喜来登政变拉倒民选政府、中止国会的所作所为已经严重伤害了我国民主,凯鲁丁和其所代表的政党现在还要以反民主的方式进一步戕害我国民主体制。 伊斯兰党和凯鲁丁可以尽管尝试,但他们更应该记得2018年巫统如何倒台。无论把选区边界画得多歪七扭八、撒钱、恶法、反民主政策一一出台,都救不了当时的巫统,也救不了今日的伊斯兰党。 黄书琪

解决跳槽问题 黄书琪:《罢免法》比《反跳槽法》有效

民主行动党居銮区国会议员黄书琪2021年3月2日(星期二)发表文告: 我们需要《罢免法》防止民意代表在无关民生宏旨的情况下带职跳槽 就在喜来登政变一周年之际,再有两名希望联盟国会议员蝉过别枝,支持首相慕尤丁的国盟政府。看不过眼的民众纷纷要求订立《反跳槽法》,但审视马来西亚的状况,《罢免法》可能是比较适合的选择。 我国的选举制度是单一选区简单多数决,每一个选区只选一个民意代表,胜出者只需要掌握简单多数即可。在这个西敏寺制度当中,国、州议员也是在获得各自政党提名的情况下,才能上阵竞选,否则就是以独立人士身份角逐。因此,许多人认为在政党旗帜下当选的议员带职跳槽有失诚信。 首先,我们必须先明白,不是所有的跳槽行为都和我们眼前看到的一样糟糕。举例而言,若有政府后座议员不满执政党在他的选区盖核能发电厂,他是否可以加入在这个课题上拥有相同立场的在野党?因为事关民生宏旨而跳槽的议员是否也和为了个人利益跳槽的议员同等视之? 实际上,《反跳槽法》抵触《联邦宪法》第10条的自由结社权。为了解决我们眼前的跳槽问题,更好地解决方式应该是尽最大可能,让民选议员不会选择带职跳槽,同时也降低敌对政党可以拉拢议员的诱因。要达到这样一个情况,我们不需要剥夺民选议员的自由结社权。 要让跳槽者三思,拉拢者不轻易诱引,我们可以赋权选民推动罢免选举。意即选民如果不同意该区议员带职跳槽,可以连署达到法定人数,召开罢免选举。那么,在没有充分理由舆情况下带职跳槽的议员,必须马上面对一场罢免选举,如果有特定人数的选民支持罢免该议员,跳槽议员就会马上失去议员资格,跳槽行为等同于政治自杀。 不同政党诱引敌对政党议员跳槽也必须三思,如果跳槽理由无关宏旨,跳槽过来的议员也不一定可以安然度过选民发动的罢免选举,引诱跳槽最后也是徒劳,那倒不如按兵不动。因此,最后只有那些拥有充分理由的议员可能跳槽,即便如此,还是可能会遇上不谅解的选民发动罢免选举。 绝大部分的马来西亚人,尤其是年轻人,看到眼下国盟玩弄政治权术,无不厌烦恶心,为此希望可以透过《反跳槽法》完全杜绝任何的跳槽。但是,制度改革影响深远,必须有彻底、全面的思考。有鉴于此,个人认为《罢免法》在要比《反跳槽法》更能解决我国频密发生的跳槽问题。  黄书琪

部长推特称眼镜店可营业? 黄书琪促国安会尽快澄清

民主行动党居銮区国会议员黄书琪2021年1月15日(星期五)于居銮发表文告: 国家安全理事会应该尽快澄清说明部长在推特上的宣布真伪。 自从1月13日我国开始二次落实行动管制命令以来,做生意的商家就被迫面对各政府部门含糊不清的标准作业程序。许多人必须翻找好几个部门查询,才找到答案或获得批准。这可不是马来西亚第一次落实行管令了,马来西亚人也只是求一个清楚的指示,让他们可以继续做生意,可以继续好好生活下去。 可惜的是,国盟政府再一次让人失望。标准作业程序允许必要行业继续运作,但所谓必要行业竟然也包括金银珠宝店,与此同时,眼镜店却无法运作,也难怪让人取笑。 端看国家安全理事会以及好几个政府部门释出的标准作业程序,这一次的行管令实际上不是大家去年三月经历的行管令,而是一个减轻版。因此,许多行业以及制造业几乎都可以继续运作,只保留了以下三个行管令的特征,即行动限制在住家范围10公里以内,餐馆不能堂食,以及一家最多两人外出购物。 可是,国盟政府显然没有从去年的经验中学到任何教训。这一次的行管令标准作业程序,在首相直播宣布行管令23小时之后,才公诸于世。而且,即使有了23小时的充分准备,却依然有所谓“必要行业”的不必要混淆。 星期五早上,联邦直辖区部长安努亚慕沙在他个人推特上宣布,眼镜店可以营业。他稍后还向媒体证实,是国家安全理事会前一晚会议做的决定,但是,至今为止却未见任何来自国家安全理事会或相关部门部长的宣布。 商家只想尽全力符合标准作业程序生存下去,他们对当前这个联邦政府的要求不高,只是要一个清楚的宣布和标准作业程序。我希望国家安全理事会可以尽快澄清说明部长在推特上的宣布真伪,避免造成地方执法单位与商家的不必要冲突与混淆。 黄书琪

黄书琪: JASA声名狼藉失公信力 要打击假新闻可推媒体识读运动

民主行动党居銮区国会议员黄书琪2020年11月9日(星期一)于国会发表文告: 特别事务局8555万令吉拨款应该转用在媒体识读运动 特别事务局复活一事在社交媒体上引起轩然大波两天之后,通讯与多媒体部终于在昨晚发出文告,说明复活的特别事务局主要功能竟然是打击假新闻。这个借口根本是当人民是傻子。我希望通讯与多媒体部诚实回答,而不是用根本骗不了人的借口搪塞大众。 如果通讯与多媒体部是真的要打击假新闻,那更不应该用一个声名狼藉的局处来落实这项工作,特别事务局过去是国阵时代的政治化妆师部门,专门替当朝政府涂脂抹粉。就算重生的特别事务局真的是为了打击假新闻,国盟拨款再多,都不会达成他们的目的,因为大众不会相信一个过去声名狼藉的部门。 第二,通讯多媒体部门已经拥有众多管道打击假新闻,例如国营电视台以及国家通讯社—马新社,他们不止拥有传统的频道,也有社交媒体频道、专页发布讯息。与此同时,新闻局也已经有自己的讯息散播机制。通讯与多媒体部门应该强化这些本来就隶属该部的局处单位,透过这些单位落实媒体识读运动,让社会大众明白他们每天所阅读的讯息,这才是对抗假新闻的最有效方法。 可惜的是,国盟却在2021年预算案大砍国营电视台以及马新社的营运开销,相比2020年预算案,国营电视台预算案被砍9485万令吉,马新社被砍1200万令吉。此举是否表示,相较之下,我们的通讯部长与副部长更相信原已废除的特别事务局的能力,而不是媒体从业人员的专业? 我百分之百支持通讯与多媒体部向不实讯息与假新闻开战的决心,但是,我们必须用对方法,才有可能达致目标。 实际上,我已经多次在国会里提出,数位识读或媒体识读是解决假新闻当道的最有效方案,虽然耗时,但却是对我们多元社会影响最正面且深远的解决方案。 我仅此建议,通讯与多媒体部门不要再想复活特别事务局,死了这条心,把原定的拨款用在全国推广媒体识读运动。希望联盟执政期间,依斯干达布特里国会议员林吉祥曾与教育机构合作,推展媒体识读。如果我们使用同样的模式,拨给特别事务局的同一笔拨款,将有机会让85万5000多名国民参与媒体识读课程,我们才有办法创造一个理性有智慧、且审慎检验讯息的社会。 如果通讯与多媒体部门真的是要打击假新闻,我建议部长采纳此一方案,恢复对国人的信心。 黄书琪

限制媒体进入国会采访 黄书琪:议长企图操控媒体

民主行动党居銮国会议员黄书琪于2020年10月18日于居銮发表文告: 议长阿兹哈应立即撤回只允许15家媒体采访11月国会的决定。 11月国会复会在即,国会下议员副议长阿兹哈却只允许15家媒体在进入国会采访,这项决定非常糟糕且毫无道理可言。即将在11月召开的国会,是国会一年三次会议中最重要的一次,议员们将辩论联邦政府预算案以及其他重要法案。阿兹哈的这项举动无疑会被视为企图操控媒体舆论,若不立即撤回,其议长声望将毁于一旦。 疫情卷土重来,国会为了对抗疫情,必须实施严格的标准作业程序,无可厚非。我们必须严格遵守标准作业程序,绝不能便宜行事。可事实上,是国盟政府的正副部长频频知法犯法,不遵守防疫标准。现在,议长假借防疫之名,限制媒体采访重要如预算案的国会议事,这借口还真好用不是吗?简而言之,以防疫之名阻止媒体采访是非常卑劣、开倒车的作法。 国会与其限制15家媒体进入国会采访,不如制定清楚的防疫规范来得更加实际。例如限定每家媒体派出值班记者,严格要求记者们遵守标准作业程序,例如使用MySejahtera、保持安全社交距离、时刻佩戴口罩等。议员们在国会殿堂里辩论的每一项事务都与民众息息相关,民众应该享有知情权,没有一家媒体应该在国会召开期间被拒于门外。 若议长认为到访国会的人数太多,我建议议长阿兹哈应该限制部长随行人员的人数。在过去七月份召开的国会中,我们看到部长、副部长出席国会时身后总有一大群尾随的随行人员,除了公务员到国会是为了协政府各部的议会事务,当中也不乏许多说客、扈从将国会大厅挤得水泄不通。若议长认为有必要限定到访国会的人数,倒不如从限定每名部长的随行人员下手,更为恰当,而不是将扮演民主第四权的媒体拒之门外,这在民主国家是非常荒谬的。 根据路透社《2020数位新闻报告》指出,网络媒体是目前马来西亚人最常使用的资讯来源管道。根据该报告,最多人阅读的网络媒体包括当今大马(MalaysiaKini)、Astro Awani Online、星报(The Star Online)、每日新闻(Berita Harian)、阳光日报(Sinar Harian)、今日自由大马(Free Malaysia Today)、透视大马(The Malaysian Insight)等。由此可见,网络媒体是目前国人最大的资讯来源管道,议长禁止当今大马、透视大马、今日自由大马等网媒记者进入国会采访是不合理的决定。除了网络媒体,主流媒体的遭遇也没有比较平等。八度空间的新闻收视率较其他电视台来得高,但却也一样被拒门外。不知议长阿兹哈在制定这份媒体名单时,又是以什么作为依据? 最后,我促请议长在议会复会最后两周前将这不合理的决定撤回。与其限制审核媒体,不如让所有媒体参与。无论是媒体从业人员、部长、副部长或国会议员,每一位到访国会的访客都必须严格遵守防疫标准作业程序,才是较正确、合理的方式。 黄书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