柔佛连续多天接种量不进反退 黄益豪促州政府加快自购疫苗

文打烟区州议员黄益豪于2021年6月28日发表的文告: 《柔接种量不济 促州政府加快自购疫苗计划》 1. 柔佛连续多天出现疫苗接种量不进反退迹象,却未获得中央政府的正面回应,我吁请柔州务大臣拿督哈斯尼正视此事,加快处理州政府早前宣布的自购疫苗计划,同时交代进展,以期柔州子民能在短期内获得接种。 2. 我国当前处在疫情胶着的状态,柔州的累积确诊病例也在昨日(27日)突破7万宗,是全马第三高的州属,累积死亡病例更占居全国第二,达560人。对比居高的疫情,柔佛理应想方设法增速接种疫苗,但现实的情况却不尽人意。 3. 根据政府发布的最新数据,柔州在6月中旬一度冲到每日接种2万剂,近日却明显放缓,尤其接种首剂的疫苗的人数,更是从最高峰的1万5000剂,滑落至6月24日的1万222剂、25日7512剂以及26日区区的4890剂。 4. 这使到柔州已接种首剂疫苗人数排名倒数全国第五,目前以42万6842人或仅占成年人口的11.3%,排在沙巴(9.4%)、吉打(10.2%)、吉兰丹(10.5%)及登嘉楼(11%)之后。 5. 哈斯尼在5月27日主持全柔国州议员线上抗疫会议后,曾向媒体宣布州政府将透过“柔佛善行振兴经济配套3.0”,拨出4000万令吉购买疫苗,之后也透露会向新加坡及中国政府购买50万疫苗应急。然而,时隔一个月,各区州议员仍未收到任何有关州政府自购疫苗的细节或进展报告。 6. 此外,由州政府与移民局合作执行的“柔佛免疫计划”(Johor Immu Plan)自4月29日推出以来,至今已有超过10万人申请接种疫苗。虽然哈斯尼日前称申请者最快可在大批疫苗于7月抵马时优先获得接种,但随着各州纷纷陷入疫苗短缺的现象后,这项计划会否被拖延,令人关注。 7. 柔州过去享有南方经济门户之称,如今反复的疫情重创州内各行各业,数以万计在新加坡打拼的游子仍在等待马新边境重开,与家人团聚的那一天,柔州政府不应辜负人民的期盼,必须持续向中央政府施压及跟进疫苗库存。 8. 随着砂州早前宣布购得100万剂的科兴疫苗,雪州政府也在昨日进行自购疫苗的试跑计划,我也恳请哈斯尼能够仿效上述两州透明化处理自购疫苗的方式,定期向柔佛子民汇报细节及进度,以安民心。

黄益豪吁柔大臣向苏丹建议召开州议会

文打烟区州议员黄益豪于2021年6月22日发表的文告: 1. 随着国家元首端姑阿都拉陛下谕令尽速召开国会,近日已有数个州属在积极安排召开州议会,我呼吁柔佛州务大臣拿督哈斯尼不落人后,尽快向苏丹依布拉欣陛下建议召开州议会的日期,以寻求御准。 2. 目前由希盟及巫统执政的州属,如雪兰莪、森美兰及霹雳州的大臣,皆表态将在近期向州苏丹提呈重新召开的议会日期,其中玻璃市更已取得统治者御准,在8月24日复会,为期3天。 3. 柔佛州议会最后一次召开会议是在去年11月26日至12月6日,直到今年5月27日,州政府在依布拉欣陛下的谕令下,终召开历时约3小时的全柔国州议员线上抗疫会议。 4. 但是,由于时间过短,不是所有州议员都有发言的机会,以致会议无法起到真正有效的讨论,各项攸关民生、疫苗计划及经济领域发展等课题,有待进一步的讨论及推动。 5. 例如近期州政府推出高达1亿2686万令吉的“柔佛善行振兴经济配套3.0”,有一些行业并没有涉及到,州政府有必要开会讨论以完善上述配套,包括延长申请期限,以让更多业者受惠。 6. 另外,柔佛州人民疫苗接种的速度依然缓慢,虽然近期疫苗供应量一度突破每日2万剂,但是每日疫苗接种量仍然起起落落,一些疫苗中心甚至被迫休息,因此政府有必要开会并交代如何解决上述问题。 7. 根据州议会常规第五节第四项条规,议长必须在复会前的 28天通知所有州议员们,好让议员们做出准备。因此我促请州务大臣在考量到复会通知期限的情况下,尽快拟出开会日期,以早日恢复柔州议会民主及捍卫人民的权益。

警方未对违例部长录供 双重标准令人愤慨!

柔州民主行动党组织秘书兼文打烟州议员黄益豪于2021年3月30日发出的文告: 《警方未对违例部长录供, 双重标准令人愤慨》 1. 日前警方传召11名参与18岁投票集会的参与者录供,然而警方至今依然没对参与巫统议员孩子婚礼的违例部长录供,这种双重标准行径令人愤慨。 2. 警方日前援引《传染病预防及控制法令》第11条文(感染区措施)属下2021年有条件限行令的条例传召11名参与18岁投票机会的参与者,其中包括多名在野党议员和领袖。 3. 示威当天,主办方都一直有呼吁参与示威者遵守标准作业程序,示威者也自觉遵守,警方传召录供的行为等同于使用官僚程序制造白色恐怖。 4. 反观,大量参与巫统议员女儿婚礼的正副部长,警方在婚礼过了两个星期都还未录供,更没对违例人员进行罚款,请问警方要拖到何时?雪邦警区主任万卡马鲁也指警方初步调查显示,婚礼并未遵守防疫措施,尤其是未能保持身距。 5. 警方与其这样劳民伤财调查集会人士,不如去调查真正违例的正副部长,这样才能对社会大众起到防疫警惕的效果。 6. 同时,政府与其制造寒蝉效应,展现成人的傲慢,不如赶快落实18岁投票制,让青年能够享有使用选票发声的权力。 7. 选委会指自动登记和18岁投票由于选委会和国民登记局等机构面临技术问题,需要更多时间处理,然而18岁投票与自动登记本身是不同的事,18岁投票制在原有的机制下应被允许进行选民登记。 8. 因此,我催促选委会赶快允许18岁的青年公民登记成为选民,赶快落实18岁投票制,与世界民主国家接轨。  

慕尤丁应迅速允许召开国会和州议会 让在野党议员辩论民生政策

柔佛文打烟州议员兼柔佛民主行动党组织秘书黄益豪于2021年3月16日发出的文告: 1. 国会上议院主席莱士雅丁已经表达国盟不必害怕召开国会,我也呼吁首相慕尤丁尽快允许国会和州议会召开,让民生问题能够在神圣的议会殿堂进行辩论。 2. 自紧急状态以来,中央政府几乎封锁所有在野党议员监督政府施政的管道,大量民生问题和抗疫措施都没办法通过议会管道寻求政府答复,并对于政府施政进行建议。 3. 土著团结党党籍的国会上议院主席日前也发表国盟没必要害怕召开国会,因为在野党不信任投票将会失败。 4. 既然莱士雅丁那么有自信,不如采取实际行动使用党内管道施压慕尤丁政府召开过会,确保所有议员能够将民生问题通过国会管道进行反映。 5. 自紧急状态以来,太多政策需要通过国会进行辩论,包括,1万令吉的高额罚款、外劳宿舍问题、工业区非法外劳感染群、疫苗接种等议题都需要国盟政府通过召开国会和州议会,以进行详细的辩论,确保政策能够有效及全面地落实,并将其弊处所带来的的风险降到最低。 6. 举例来说,国防高级部长及总警长指1万令吉可向县卫生局进行上诉,而县卫生局却指无权处理上诉,这些问题本应该通过国会的召开,提前综合议员的意见以进行执法程序的处理,也包括针对不同的违反SOP行为给予相应的罚款限额,而非一刀切给予1万令吉的罚款。 7. 因此,我呼吁首相慕尤丁听从资深领袖莱士雅丁的意见,从善如流,迅速召开国会和州议会,对所有政策进行辩论吗,而非在不聆听民意下强行援引紧急状态颁布新法令,增加人民在疫情间面对的痛苦。

慕尤丁应邀朝野议员 召开紧急状态汇报会

柔州民主行动党组织秘书兼文打烟州议员黄益豪于2021年3月3日发出的文告:首相慕尤丁应邀朝野议员 召开紧急状态汇报会 1. 日前首相慕尤丁在首相署举行紧急状态汇报会,受邀者仅有国盟议员,在野党议员并没有受邀,我呼吁慕尤丁应对所有议员召开紧急状态汇报会。 2. 首相慕尤丁日前在首相署邀请所有的国盟议员参与紧急状态汇报会,然而在野党议员并没受邀参与,这又是一项双重标准的举动。 3. 紧急状态的宣布不仅牵扯执政联盟内的勾心斗角,同时也使国会停滞,政府行政权一家独大。 4. 当国会和州议会被冻结,国会议员和州议员无法代表选民在国会和州议会发声,然而国盟政府却允许国盟国会议员与政府官员交流,而在野党却被继续被噤声,难道在野党的选民没有缴税吗? 5. 同时,紧急状态汇报会也邀请了卫生总监拿督诺希山和全国总警长拿督死里阿都哈密参与,请问这场汇报会是政府活动,还是政党活动?如果是政党活动,那么高级公务员扯入政党活动,公务员成了政党的跟班,失去政治中立的角色,难道不是党政不分吗? 6. 如果紧急状态汇报会属于政府的活动,那么政府就有必要在紧急状态期间,不分政党对所有的议员进行汇报,并解答议员心中的疑问,而非选择性地进行汇报。 7. 我也呼吁首相慕尤丁遵守最高元首紧急状态下可召开国会的御令,尽速回复国会的功能,包括允许各委员会成员履行职能,确保国会的立法权能够扮演监督的角色,使人民的利益不受影响。

黄益豪吁游子“在地过年” 不回乡团聚可阻疫情扩散

柔州民主行动党组织秘书兼文打烟州议员黄益豪于2021年1月27日发出的文告: 《疫情严重 呼采用新颖方式共度新春佳节》 1. 随着新冠疫情没有减缓的迹象,我呼吁大众减少接触式的庆祝活动,采用非传统的新颖方式与家人和亲戚朋友共度新春佳节。 2. 目前我国新冠疫情病例以每日4000例左右的速度增长,而麻坡最近也爆发以家私厂为主的疫情感染群,在西马半岛目前也没有一个州属不属于“红区”。 3. 然而,农历新年佳节往往也增加人流群聚的可能,包括传统的上门拜年聚会等等,这令人担忧新年后将会疫情大爆发。 4. 我们必须吸取圣诞节和新年的经验和教训,当时国盟政府决定松绑“有条件行动管制令”让人们自由跨县和跨州,刚好也遇到庞大的人流庆祝圣诞和新年佳节,最终使得疫情“遍地开花”,一发不可收拾。 5. 因此,我呼吁大家以另类的非传统新颖的方式共度新年,适应新常态,包括亲戚之间和朋友同学使用线上的方式进行聚会和拜年,以防止因佳节人流而造成的另一波疫情。 6. 我也呼吁游子采用“在地过年”的模式,放弃回乡团聚,游子可以通过为家乡父母订购年夜饭,并与家人一同视讯吃团圆饭,阻止疫情进一步的扩大。 7. 虽然以上建议不符合华人传统习俗和大家一向来庆祝农历新年的习惯,然而病毒当前,每个公民也有义务进行改变,一同努力降低病毒基本传染率和阻止疫情广泛传播。

选委会主席指疫情无阻大选 漠视疫情失控言论不负责任

柔佛文打烟州议员兼柔佛民主行动党组织秘书黄益豪于2021年01月08日发出的文告: 《选委会主席漠视疫情逐步失控 言论极不负责任》 1. 日前大马选举委员会主席拿督阿都甘尼指出,冠病大流行并非是第15届全国大选的障碍,这番言论不负责任,更无视我国疫情逐步失控的事实。 2. 大马选举委员会主席拿督阿都甘尼指如果国会在近期内解散,新冠疫情并不会阻碍第15届大选的进行。 3. 选委会身为独立的机构,应秉持独立和中立的立场,不被任何机构所掌控,尤其在选务专业上应给予各造专业的建议,选委会要如何在现在确保实行更严厉的标准作业程序是有效防疫? 4. 我国的新冠疫情病例高居不下,每日都在4位数左右徘徊,而且本来相对安全或者绿区的州属随着有条件行管令的各项措施松绑后都受到影响。 5. 当卫生总监诺西山指我国的医疗体系已经频临失控,传染率R升至1.1,疫情没有任何减缓的迹象将迫使政府的资源都集中在抗疫,请问我国是否还有足够的人力与资源去监督确保选举活动都符合标准作业程序? 6. 选委会在去年年尾展延3场补选,其中的理由是选委会人手不足、无法避免跨州或跨县投票、选民面对感染新冠肺炎的风险,然而这些问题都还没解决下,选委会就敢大言不惭地告诉公众第15届大选没问题,实在让人匪夷所思。 7. 一场沙巴补选已经造成疫情在全国范围内大传播,有条件行管令松绑带来的人流流动也已经使疫情恶化,如今我们在谈论的是高度人流活动,涉及全国范围的大选,请问选委会到底有什么妙招能够让我国不会重蹈覆辙? 8. 况且,根据过往的经验,选委会并无执法权,最后只能投报反贪会和警方调查和采取行动,更多的情况却是不了了之,因此选委会又如何去对付不遵守标准作业程序的人士,尤其是涉及位高权重的政治人物,国盟政府已经有太多双重标准的先例。 9. 因此,我呼吁选委会应该站稳立场,并在选务问题上给予专业建议,而非信口雌黄,给予遵守标准作业程序就没问题的假象,否则我国今年所应该专注的经济复苏基本上将难以为继。

州卫生局公布疫情数据模糊不清 卫生部受促恢复原状

柔州民主行动党组织秘书兼文打烟州议员黄益豪于2020年12月29日发出的文告: 1. 近来多州卫生局所公布的疫情数据模糊不清,令人难以掌握最细致的巫金(Mukim)的准确新增数据,我呼吁卫生部恢复原状,使民众能够至少掌握各自巫金的整体数据,以对自己社区的疫情增长趋势做出判断,透明化处理疫情。 2. 近来,我国疫情的数据高企,一直维持在4位数左右,而柔佛州的病例也维持在每日三位数左右的趋势增长,这个在某个程度上已造成了人民的恐慌。 3. 无可否认,卫生部如今在抗击疫情上扮演关键的角色,而卫生部总监诺希山每日的傍晚疫情汇报,也给民众打了强心针。 4. 然而,随着抗疫的时间越来越延长,如今也看不到阻断的迹象,因此人民逐渐陷入“防疫疲劳”,甚至卫生总监指如今医院病床紧张,无症状患者先居家隔离,这一系列的迹象证明我国的疫情发展越来越严峻。 5. 虽然柔佛、马六甲、霹雳、槟城等州卫生局依然公布每个县的最新疫情的累积病例和每日增长数据,然而当细致到巫金部分时,州卫生局只提供最新14日的数据,而移除巫金的总累积病例数据。 6. 各州卫生局这样操作数据的呈现方法有欠透明度,这将令民众难以掌握自身所属巫金的整体总病例数字,也因此更难以对社区的病毒蔓延情况作出较为准确的判断。 7. 同时,州卫生局这样的做法等同于剥夺人民的知情权,让大众想要知道自身居住的社区大致传染情况的知情权也被剥夺,这变相助长假消息的气焰,毕竟人民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更相信道听途说的“消息”。 8. 国库控股研究机构(KRI)的研究报告也支持公布疫情数据和报告的说法,因为疫情正在影响着国家的经济和人民的生活。所以,如果要战胜疫情,就必须公开及透明化所有数据及资料,让各阶层国人能全面配合。 9. 在人心惶惶的时候,透明且公开的资料及数据,将能协助人们过滤假消息,这无形中也会变成人们查证消息的管道。 10. 因此,我呼吁卫生部强制州卫生局恢复公布更细致的巫金累积确诊病例,透明化处理疫情,保障人民的知情权,使民众更能准确判断社区疫情传播情况,避免假消息流窜。  

霹雳州允朝野合作解民困 黄益豪促柔大臣跟进改革

柔州民主行动党组织秘书兼文打烟州议员黄益豪于2020年12月18日发出的文告: 《在野党议员无法参与县发展行动理事会会议 州务大臣应立即与首相讨论》 1. 日前柔佛州务大臣指州政府无权让野党议员参与县发展行动理事会会议,我呼吁州务大臣立即要求首相慕尤丁将在野党议员纳入会议受邀名单,使民生问题能够更有效地解决。 2. 在刚结束的州议会中,多名在野党议员要求州政府将在野党议员纳入县行动理事会会议的受邀名单,以便能够即时解决地方建设和民生问题。 3. 县行动理事会会议提供一个跨部门参与的平台让州议员反映地方建设和民生问题,并且通过多部门的努力解决相关问题。 4. 哈斯尼在日前州议会表达柔佛州政府欢迎在野党州议员参与县行动理事会会议,然而由于今年1月的新指令,“县行动理事会会议”也已经升级成“县发展行动理事会会议”,而允许参与会议者的权力由首相决定,因此邀请的权力不在州政府的手上。 5. 当我们看到霹雳希望联盟的朝野合作内容,其中一项就是允许朝野州议员可以成为县行动委员会及天灾管理委员会的成员,然而在柔佛却因技术问题不允许,国盟政府是否双重标准? 6. 然而,我呼吁州务大臣别因这些技术细节而放弃这些进步的努力,州务大臣理应利用其于慕尤丁的良好关系推动改革议程,使州民能够获益。 7. 州议员在希盟执政时期面对地方建设和民生问题时,都能够通过地方政府县市议员和县行动理事会会议反映,并且解决相关问题。 8. 然而,随着喜来登政变,希盟议员成为在野党议员后,希盟议员无法参与地方政府会议及县行动理事会会议,这使得大量民生问题只能通过写信和私下会见等方式解决,手续来回不仅繁琐,当问题牵扯多部门时,更难以解决。 9. 在野党州议员执政的选区选民同样也有缴税,他们理应获得同样的服务,而不应该被制度性地歧视。 10. 同时,允许在野党议员参与将有助于议员将地方建设和各种民生问题带入每月定期召开的县发展行动理事会会议,使问题能够得到有效的关注,并且能够快速解决。 11. 如果在野党议员因为这些技术问题而无法参与会议,这意味在野党议员只能在国会或州议会反映民生问题,这将大大地压缩州议员的辩论时间。 12. 试想想,当州议员在州议会辩论的时间仅为20分钟,在这20分钟内又得反映各种民生问题,试问州议员又如何能够有效地讨论州的各种发展政策呢? 13. 首相慕尤丁同时也是柔佛甘蜜区州议员,理应在柔佛发展上扮演更重要的角色,而非双重标准对待不同的州属。 14. 因此,我呼吁首相慕尤丁和州务大臣哈斯尼必须胸怀更大视野和魄力,以克服相关的技术问题,而非利用各种技术性问题,自我设限,最终使柔佛州子民获益。

东姑安南获释 人民和投资者丧失信心

柔州民主行动党组织秘书兼文打烟州议员黄益豪于2020年12月9日发出的文告: 1.前直辖区部长东姑安南在收贿案中获释,这令人怀疑国盟政府是否将逐步撤销国盟领袖的贪腐指控,也将令人民和投资者对马来西亚丧失信心。 2. 随着东姑安南获释,这证明国盟政府只是嘴上说打贪,实际上做的却是对贪污选择性政治提控! 3. 反贪会对于前财长林冠英的案件却能神速调查,然而对于前国阵领袖所犯下的贪污案却因为新证据为由需要拖延,令人其背后动机是否双重标准! 4. 反贪会日前指出160万公务员中仅有0.01%,也就是343名公务员举报部门贪腐,然而国盟政府都不能捉大鱼或鳄鱼时,又如何能指望能够基层公务员主动打击贪腐呢? 5. 所谓上梁不正下梁歪,当国盟政府面对贪腐都选择性提控时,自然难以鼓励公务员依照廉政标准独立行事,更令人担忧公务员将有样学样,上贪下贪,使马来西亚贪腐问题更加严重。 6. 经过希盟大力打击贪污行为的努力,马来西亚的2019年贪腐印象指数提升10名,排名的提升不仅显示民众对希盟廉洁的肯定,更能鼓励外国投资者来我国进行投资,减低不必要的生意成本。 7. 然而,喜来登政变后,国盟政府却已经释放前首相纳吉的继子里扎和前沙州首席部长慕沙安曼,如今又再释放东姑安南,令人怀疑涉及贪污案的纳吉、罗斯玛、阿末扎希、阿末马斯兰、依沙沙末、邦莫达和阿兹阿都等将被国盟政府陆续释放,免于法律的制裁。 8. 公众有权力知道释放的理由和调查进展,而非一句会继续调查而敷衍了事。 9. 如果国盟政府没办法向大众仔细交代,这等同于漠视贪腐行为,那么人民自然难以对这个后门政府产生任何信心,投资者更不会被吸引到马来西亚进行投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