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姑安南获释 人民和投资者丧失信心

柔州民主行动党组织秘书兼文打烟州议员黄益豪于2020年12月9日发出的文告: 1.前直辖区部长东姑安南在收贿案中获释,这令人怀疑国盟政府是否将逐步撤销国盟领袖的贪腐指控,也将令人民和投资者对马来西亚丧失信心。 2. 随着东姑安南获释,这证明国盟政府只是嘴上说打贪,实际上做的却是对贪污选择性政治提控! 3. 反贪会对于前财长林冠英的案件却能神速调查,然而对于前国阵领袖所犯下的贪污案却因为新证据为由需要拖延,令人其背后动机是否双重标准! 4. 反贪会日前指出160万公务员中仅有0.01%,也就是343名公务员举报部门贪腐,然而国盟政府都不能捉大鱼或鳄鱼时,又如何能指望能够基层公务员主动打击贪腐呢? 5. 所谓上梁不正下梁歪,当国盟政府面对贪腐都选择性提控时,自然难以鼓励公务员依照廉政标准独立行事,更令人担忧公务员将有样学样,上贪下贪,使马来西亚贪腐问题更加严重。 6. 经过希盟大力打击贪污行为的努力,马来西亚的2019年贪腐印象指数提升10名,排名的提升不仅显示民众对希盟廉洁的肯定,更能鼓励外国投资者来我国进行投资,减低不必要的生意成本。 7. 然而,喜来登政变后,国盟政府却已经释放前首相纳吉的继子里扎和前沙州首席部长慕沙安曼,如今又再释放东姑安南,令人怀疑涉及贪污案的纳吉、罗斯玛、阿末扎希、阿末马斯兰、依沙沙末、邦莫达和阿兹阿都等将被国盟政府陆续释放,免于法律的制裁。 8. 公众有权力知道释放的理由和调查进展,而非一句会继续调查而敷衍了事。 9. 如果国盟政府没办法向大众仔细交代,这等同于漠视贪腐行为,那么人民自然难以对这个后门政府产生任何信心,投资者更不会被吸引到马来西亚进行投资。  

土青团长再发表荒谬言论 黄益豪轰慕尤丁充耳不闻

柔佛民主行动党组织秘书兼文打烟州议员黄益豪于2020年11月6日发出的文告: 万费沙语出惊人,慕尤丁须约束自家党要发表建设性言论 青体部副部长万费沙再次语出惊人,声称银行应该免除B40的债务,首相慕尤丁必须表态是否赞成其荒谬言论,并请慕尤丁约束自家党要发表建设性言论。 万费沙继支持信和废除多源流教育的荒谬言论后,再次声称银行应该免除B40的债务,为了博出位可谓无所不用其极! 如果银行免除所有B40的债务,银行所遭受的损失难道是国盟政府利用人民的税收来赔偿吗? 市场本来就是就是依据市场的信用和合约作为基础进行买卖交易,然而在万费沙的口中却是可以任意破坏市场原有的机制,毫无理性政策分析的基础,而这样的人竟然可以身居副部长的高位,实在让人匪夷所思。 身为执政党青年团的团长,理应给予政府建设性的建议,其中一个最好的建议既是接受希盟的建议,由政府牵头银行和私人借贷公司将暂缓还贷款计划再延长6个月。 同时,新的暂缓还贷款计划并将目标群体细致化,不仅包括受疫情影响的B40群体,同时也包括受疫情严重影响的企业,并将企业的现金流纳入考量,减少或暂缓企业的还贷款计划,让企业手上有更多的现金周转,保住马来西亚人的饭碗。 另外,身为土团青年团长的万费沙,也可以向政府建言效仿希盟2020年财政预算案中的“青年房屋计划”,为低收入青年首购族提供补贴及可负担房屋的贷款担保,让青年能够拥有属于本身的第一间屋子,实践“居者有其屋”的理念。 减低马来西亚人的债务负担有各种方式,但万费沙却选择这样的“廉价宣传”,为何自家青年团的团长,一而再地发表荒谬言论,慕尤丁却可以屡次充耳不闻呢? 委任部长和副部长是首相的绝对权力,不管是凯鲁丁,还是端伊布拉欣也发表过各种荒谬言论,慕尤丁却没有丝毫的歉意。 我呼吁首相慕尤丁约束其阁员和自家党要发表建设言论,别让这些荒谬言论浪费社会成本,让国家行政托付于低水准的政客手中。  

黄益豪:错就是错! 部长违反防疫SOP如何服众?

文打烟区州议员兼柔佛州组织秘书黄益豪于2020年10月6日(星期二)发表的文告: 霹雳州务大臣阿末费依扎认为人们不能因为疫情病例暴增,就指责政治人物或特定群体,这是不正确的说法,因为大家都要有自觉,甚至为自己的行为负责。 新冠肺炎疫情席卷,让全球人民都非常担心,当然马来西亚的人民也不例外,尤其是当看见每天的数据都在攀升至新高点时,政府难道不是应该扮演“火车头”,带领国民度过疫情和难关吗? 因为有前线人员的贡献,我们之前已成功控制疫情,每天的确诊病例维持在双位数,甚至是个位数,这些前线人员绝对是居功至伟,当他们在捍卫我们的健康,难道我们不是也应该配合他们吗? 疫情面前,人人平等,大家都有感染的风险,但目前既然我们没法站到前线帮忙,那我们就守护好自己,守护好我们的社区,尽量降低感染几率。 今天,如果大家都做好了防疫措施,但病例还是居高不下,那大家都无话可说,但今天事实却非如此,我们看到的是一名又一名的高级人物,包括部长,大臣等一而再地违反标准作业程序,先有凯鲁丁不知为何可以在行动管制令期间前往重灾区的土耳其,从沙巴回到柔佛州的大臣在咖啡店和民众没有距离的交流,再有首相暑部长“5州趴趴走”的事件等,政府体系成员都不遵守防疫标准作业程序,这让政府如何服众? 所以,我也要求政府清楚交代,会如何处置从土耳其回来却没有进行隔的的原产部长凯鲁丁,政府是否准备就让他罚款1000令吉了事?相信这也是全国人民在等待的交代,政府要知道之前可是出现百姓违反条例,被罚款7000令吉至8000令吉的先例。 同时,沙巴既然是重灾区,回来后自行隔离也是常识,为何首相暑部长可以没有隔离就“趴趴走”,而且还跨了5个州,须知他最终还是确诊人士,这受影响的会有多少人,谁该负责? 我要强调,不只是政治人物,任何人一旦违反防疫的标准作业程序,都应该为自己的行为负责,哪怕是法律责任,断不能因为某些人位高权重,就能享受特别待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