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砂改称邦未修宪 俞利文促召开国会辩论修宪

在没有修宪情况下,联邦政府决定将沙巴和砂拉越称为“邦”而不是“州”。因此,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促请联邦政府必须恢复召开国会,勿再拖延对沙砂子民作进一步解释的重要性,否则也只是空有虚名。 俞利文今日发文告指出,沙砂子民不希望这仅仅是虚有其表,尤其在没有任何法律授权下所营造出的一种假象,作为来临州选举的诱饵。 他补充,这就像是在美其名看似美好,事实上却完全没有法律地位,名不副实。 俞利文也说,首相慕尤丁在上周发表时提及MA63特委会将会在本周公布相关事项,包括修宪案和沙砂社会经济方面问题。难道联邦就只有“美其名”而已? 如果不是,首相应该重新召开国会,让这个重要议题呈于国会进行适当辩论并通过。 俞利文表示,国盟政府应该在国会提呈修宪案,以真正恢复沙砂地位和权益,并非只是在选举前耍嘴炮。 在希盟执政的第一年,希盟政府也根据MA63在国会通过修改联邦宪法第1(2)条文动议,以恢复沙砂与西马立国伙伴特殊地位。即使修宪所使用的字词与MA63协议完全一致,但还是遭到砂政盟亲手拒绝,更甚是和巫统与伊斯兰党联手推翻修宪动议。 令人担忧的是,如果只是在名称上更改,却没有通过修改联邦宪法第1(2)条文下明确规定沙砂的特殊地位,这与同是“Wilayah”的吉隆坡联邦直辖区和纳闽联邦直辖区有何区别? 他强调,这乃涉及到沙砂的权益,以及联邦是否间接肯定沙巴和砂拉越享有更多的控制权,所以修宪是非常重要的。 因此,俞利文促请联邦政府应该立即恢复召开国会,通过国会最佳平台针对重新定义沙砂地位进行修宪案的实际性讨论及辩论。特别是在讨论沙砂在MA63下所赋予的权益时,必须加强问责制。 他指出,希盟时期,希盟政府的内阁特别委员会乃由首相、内阁部长、沙砂首长、法律专家、学者及社运等代表组成。 但是,目前国盟政府的问政模式几乎没有问责制可言,甚至不知道还有谁参与了MA63特别委员会。如此重要的议题讨论不应该只由单一政党联盟做决定,而是跨政党包括朝野议员在内,特别是涉及所有人的权益时更要超越政治。 “我们不能重复当时国阵时期的错误,尤其在没有和人民协商的情况下,只凭单一政党联盟的议决做出了影响沙砂未来的决定。” 如果首相是真心诚意,就不必等到下届大选时才来恢复沙沙的权益,而是立即恢复召开国会,透过国会的最佳平台进行实质性的辩论和讨论,对人民透明和负责任。

砂州疫情出现反弹全国居首 俞利文促联邦分配额外疫苗

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指出,鉴于砂州疫情出现反弹,联邦政府和新冠疫苗供应特别委员会(JKJAV)必须确保立即向砂拉越分配额外的疫苗供应。 俞利文补充,这也符合负责部长兼该疫苗供应特别委员会联合主席凯里于今年1月曾说政府会兼用“环形疫苗接种”(Ring Vaccination)策略,为疫情爆发的地点和感染群接种疫苗。 他今日发文告说,砂州昨日新确诊病例达到419宗,全国居首。其中以斯里阿曼监狱感染群的病例占多数,此情况也与上月杪在西连Semuja移民局扣留营的确诊病例急剧增加相似。 俞利文表示,从技术层面而言,若根据政府本身制定的策略,如果砂州确诊病例出现骤增就会自动的启动“环形疫苗接种”策略协议。但事实是,首相慕尤丁在4月1日官方古晋期间,砂州政府并未有向首相特别要求向砂州增加更多疫苗供应。 他解释,“环形疫苗接种”策略主要针对疫情激增的地区,例如监狱、扣留中心或工作场所,而该策略将在国家疫苗接种计划的各个阶段同步实施,即优先让前线人员施打疫苗,随后是老年人和患有基础疾病人士,然后才是普通大众。 他也说,部长在1月26日接受网媒访问时曾提到,如果某地区或感染群案例出现增长,那么当局会把疫苗接种转移到该处。 “比方说,监狱、扣留中心或公司突然大幅度出现病例,我们的疫苗接种计划将允许策略性的动员到疫区。” 由此可见,以砂州疫情趋势,联邦政府应该无需在砂州政府提出特别要求情况下,须自动分配更多疫苗供应,毕竟砂州情况显然符合了“环形疫苗接种”策略的协议。 俞利文强调,联邦政府应该更加积极主动,遵守协议,以适当控制类似高风险地区的疫情爆发。 政府不应该忽视这个问题的严重性,虽然大多数病例是在监狱或拘留中心感染,但风险是执勤的官员或工作人员也可能在不知情之下把病毒带回家,甚至蔓延至社区。 而且,大多数确诊病例都是无症状的,被感染的家属也可能在不知不觉中将病毒带入社区,从而增加本土感染的可能性。 鉴此,俞利文敦促联邦政府和新冠疫苗供应特别委员会立即为砂州分配额外的疫苗供应,以妥善处理砂州高风险地区疫情加剧的情况。 俞利文重申,“环形疫苗接种”策略乃是通过政府部门达成的协议,照理上砂州无需提出请求甚至特别要求,而是联邦须积极主动为砂州分配额外的疫苗供应。

俞利文促砂政府行驶自主权 优先为新闻从业员接种疫苗

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表示,随着第二阶段的接种疫苗即将开跑,砂灾难管理委员会必须详细说明砂州在国家冠病免疫计划(NCIP)第一阶段的进展,包括已接种疫苗的医疗及非医疗前线人员的详情。 俞利文补充,这也包括砂州媒体和记者疫苗接种的进展,尤其砂灾难管理委员会最初表示将媒体从业人员纳入疫苗接种计划的第一阶段。但截至目前,全砂仅有13名媒体人员进行了疫苗接种。 令人失望的是,即使考虑到媒体从业员因为工作性质,需活跃在社区当中,甚至面临感染和传染风险,但他们仍没有被优先考虑接种疫苗。 俞利文今日发文告说道,媒体向公众传播政府信息方面起着重要作用,特别在疫情危机时期,新闻从业员更代表了社区的关键命脉。 目前,媒体人员仍必须亲身前去采访各项活动和新闻发布会,这无形中也增加了媒体人员被感染的高风险。由此可见,媒体从业员理应与其他前线人员一样,优先获得接种疫苗。 更令人担忧的是,砂拉越近乎90%确诊病例是无症状,所以也进一步加剧本土传染的风险,尤其是在社区中活跃的群体,包括媒体人员。 根据联邦的指南,媒体并没有列位在第一阶段接种疫苗。但鉴于砂州确诊病例不断增加,尤其是无症状病例,如果砂灾难管理委员会正如所称享有自主权和决定权,就应该立即将媒体列入第一阶段。 如今,接种疫苗计划迈入第二阶段在即,政府有提及将优先考虑一些“经济前线”列入第二阶。因此,俞利文促请政府必须优先让媒体从业员列入第二阶段。 俞利文表示,根据工作性质,媒体乃符合两个主要的优先标准,即个人感染或传染病毒的可能性,以及考虑到媒体在社区中活跃,所以被认为具有感染和传染病毒的高风险群体。 此外,政府应该基于媒体是传播信息的重要媒介,作为优先接种疫苗的考量,这对于成功管理公共卫生危机乃是至关重要。 俞利文指出,尽管有违联邦指南,砂灾难管理委员会受促发挥领头羊作用,尤其是砂州疫情不断增加的非常时期,更应该展现出砂州自主权的权威。 俞利文也促请砂州政府应优先考量新闻从业员所扮演的重要角色,无论其风险如何,若媒体不走入社区服务,他们就无法履行职责。 与此同时,砂州政府应该考虑减少公共活动和新闻发布会,直到大家得到免疫保护以及疫情受控为止。

合约医生升级没加薪 俞利文促卫生部立即说明

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促请卫生部必须立即说明在上周从UD41升至UD43级别的2万2000名合约医生,是否会获得任何加薪。 他说,根据新闻报道,UD41级别合约医生目前的工资,乃高于现有新晋UD43级的薪水。令人担忧是,对于年轻医生而言,没有任何加薪是不公平且不公正的。 报道称,目前他们的底薪是3622令吉,而新晋UD43级的薪水为3611令吉。 俞利文今日发文告指出,内阁日前决定将合约医生从UD41晋至UD43级别的举措,其实早在2019年11月希盟执政时期的决定。惟,基于国盟政府的怠慢,拖至最近才落实举措。 俞利文表示,合约医生所关注的是,即使晋升也不会获得任何加薪。如果属实,这对我国年轻医生来说显然是不公平的,更欠缺诚意,尤其协助国家在抗疫努力上发挥了极大作用。 他补充,这是希盟一直在努力争取的事情,以确保年轻医疗专业人士的权益受到保障,力保他们能够投身在公共卫生领域服务。如果他们的福利没有被照顾到,这些医疗专业人才就会流失至私人领域,甚至人才外流到国外。 除了升职之外,俞利文认为必须制定长期计划以解决合约问题,因此,他促请政府就延长合约期限做出适当的更新,包括延长多少年,以及实施举措的时间轴等,好让合约医生在任职期间可以申请并完成专科培训,尤其是通过“并行途径(parallel-pathways)”的专科培训。 他还说,所有医生的责任、工作量甚至风险是相同的,政府也应该采取额外措施,让合约医生可享有与永久医生同等的待遇。 俞利文强调,唯有卫生部可以通过制定政策,让合约医生可以享有特别假期,包括工作保障假期(hazard leave)、进修假期(study leave)等。 最重要的是,政府应赋予合约医生申请联邦训练奖励(HLP)的机会,好让他们可以在本地大学继续深造医学专科,以解决我国缺乏专科医生的问题。 他表示,政府如要认可和珍惜前线医护人员在疫情期间的付出和牺牲,最好方式是给予他们投资,以提供他们更好工作保障,甚至让他们有机会在自己擅长的专科继续进修硕士课程。 俞利文强调政府和医院的努力必须是一致的,这样我国才能栽培更多的专科医生,除了解决我国缺乏专科医生的问题,同时也提高患者的医疗质量。 他也认同,这无疑是一项复杂的问题,但可悲的是,即使这些年轻医生和医护人员在疫情期间付诸了许多心力,却还是被当局看作“用完即弃”来对待。

黄家和俞利文:呼吁政府允许PAC 及 PSC 召开会议

怡保东区国会议员黄家和与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于2021年3月18日发表联合文告: 呼吁政府允许国会公共账目委员会(PAC)及国会特别遴选委员会(PSC)召开会议 即使最高元首已提出建议恢复国会,首相慕尤丁始终还是没有听从建议,采取必要步骤尽快恢复国会。 最低限度是,如果首相过于关注在玩弄政治而拒绝恢复国会,他至少应该允许召开国会公共账目委员会(PAC)及国会特别遴选委员会(PSC)以行使职责,尤其在大流行非常时期提供跨政党的监督。  随着政府宣布再注资110亿令吉在“人民与经济强化策略计划”,更是说明了召开PAC和PSC的需要和迫切性,使其能够提供审查和制衡功能,这也是一个国家民主的重要支柱。  在大流行期间,任何耗费上亿令吉的公共资金,最重要是必须遵守国家制订的所有事项、过程及财务程序,确保人民公币真正得到审慎和有效善用。  在政府的民主制度,是必须允许PAC在“制衡”机制的过程中发挥有效作用,尤其在非常时期宣导透明和问责制的重要精神。 即使当前紧急状态期间,同样也必须允许召开PSC会议,以提供重要的国会监督,特别是掌握我国应对疫情的方式,同时获取国家免疫计划(NCIP)的最新信息。  如果政府对疫情管理充满信心,就无需害怕承担责任及发布更多的数据,甚至无惧面对国会议员的质问,包括PSC。但是,政府在这方面欠缺充分解释,让公众的信心造成不必要压力。这些都是有效管理公共卫生危机的关键要素。  部长和政府透明公开国家面临的实际情况是非常重要的,并在科学根据的基础上说明政府的决策,以便能够成功抗击疫情。  政府任何决策的依据必须是清楚且透明,一旦没能提供足够的数据解释为关键决策奠定基础,这将削弱公众的信任,正如我们国家现在所看到的情况。  由此可见,PAC和PSC在非常时期提供跨政党的国会监督上扮演着举足轻重作用,尤其赋予更透明、可信赖且独特的立法机构来应对当前的大流行。同时,这也将有助于建立公众的信心和接受政府在应对疫情的方式,特别是推行疫苗接种期间。  鉴此,我们呼吁国会议长拿督阿兹哈哈仑也站在相同立场,捍卫国会的神圣以及三权分立的原则和精神。我们需要恢复召开国会,或者至少允许PAC和PSC召开会议服务国家,确保我国民主原则和精神受到保护。 YB黄家和(怡保东区国会议员) 公共账目委员会主席 YB俞利文(古晋市国会议员) 国会卫生、科学及革新特委会主席

80岁老翁刚经历丧子之痛 太悲痛忘戴口罩惨被罚1万

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表示,为免一粒老鼠屎坏了整锅粥,政府当局必须要有完善的监督机制,避免执法人员在展开执法时滥用法律,压迫那些感到绝望、受教不高或意识低的弱势群体。 俞利文今日发文告指出,其中令人担忧的是,当局在执法时若没有完善的监督和问责机制,很容易导致滥用法律的情况出现,例如向违反标准作业程序的民众收取好处,作为换取不会开出罚单的条件。 他还说,高额罚款的上诉程序,也为卫生局官员制造更多文书工作及繁文缛节,进而加重他们的工作量。 俞利文补充,卫生局官员在抗疫职责上已经忙得不可开交,除了专注教育民众遵守抗疫标准作业程序外,如今还要着手处理高额罚单上诉的工作,可谓工作负荷。 因此,俞利文强调必须召开国会的重要性,尤其通过国会针对任何抗疫措施和政策进行辩论,以寻求有效方案解决问题差距。 他披露,从昨天开始,一些古晋市民因为遭执法当局以违反标准作业程序的理由下,被开出1万令吉罚单,因此前来向他寻求帮助。 “我们将在整个上诉过程中亲自协助他们,并针对特定情况提出酌情考量。” 无论如何,俞利文强烈促请公众严守所有必要的标准作业程序,也敦促执法单位必须是公平且公正的执行职责。 他说,此次高额罚款涉及了许多老年人、退休老人和贫穷人士等,包括一名80岁老翁于不久前才刚经历丧子之痛,如今却还要面对高额罚款,可谓雪上加霜。 据他了解,该名老翁独自一人坐在咖啡悲伤难过,直至老翁起身步出咖啡店后,因一时忘了戴上口罩而遭执法人员开出高额罚单。 由于罚款金额太高,老翁根本无力负担罚款,因此感到心急如焚。老翁也承认自己当时过于沉溺在悲痛当中,才一时疏忽没有戴上口罩。 所以,俞利文的服务团队今日亲自帮助这名老翁,并在整个上述过程中给予指导。 俞利文说,任何人若认为因涉及违反标准作业程序,被当局开出不合理的罚单,可向其服务团队联系寻求帮助。 图1:张健仁的特别助理陈国彬(左1)与古晋社青团团长陈方其(右1)带领老翁前去古晋卫生局做出上诉。 图2:陈国彬协助老翁填写上诉表格时摄。

水疗养生保健业未能復工 政府受促提供济纾困计划

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促请砂灾难管理委员会及砂州旅游、艺术与文化部应针对因为疫情而未能复工的行业,包括水疗和养生保健业,以提供一项全面的经济纾困计划,协助业者度过难关。 俞利文今日发文告指出,除了实施全面的防疫标准作业程序遏止病毒传播外,政府有义务制定适当的经济纾困计划,包括为业者提供援助度过艰难时期,根据现行的防疫政策为相关业者规划复业的时间轴。 他强调,尽管政府必须认真看待疫情肆虐的问题,但自从冠病爆发至今一年后,政府应该制定适当的替代方案来协助有关行业,而不是一直关门歇业。业者收入归零,但租金、员工薪水及营业准证却得照付,导致他们许多面临财务困难,雪上加霜。 他补充,因疫情关门歇业影响也包括弱势群体如盲人按摩师,以及婴儿水疗中心等,他们的生计蒙受严重影响。相较之下,其他一些有肢体接触的行业如美发院、理发店美容中心、纹身店、美甲店等,在遵守标准作业程序下则被允许开业。 俞利文表示,政府可以通过加强监督和执法,确保业者高度配合防疫标准作业程序,尤其在这个艰难时期,政府不能忽略这些踏实生意人所面对的困境。 鉴此,他认为砂灾难管理委员会与涉及部门应该和所有业者坐下来共同商议达成共识,以更好地了解业者的处境,最重要是制定一项全面的经济纾困计划,帮助业者度过难关。

俞利文促政府用科学数据 以消除大众对疫苗的疑虑

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日前与其服务团队走访亚答街与当地商家小贩及民众会面,除了分派口罩,他也提醒所有人遵守防疫标准作业程序,共同遏制新冠肺炎病毒的传播。 俞利文发文告指出,虽然目前相关疫苗信息不多,以致老一辈仍在犹豫是否接种疫苗。尽管如此,我们还是鼓励公众踊跃参与疫苗接种计划,唯有这样才能有效阻断感染链。 他解释,民众其实并不是抗拒接种疫苗,而是他们需要得到更多疫苗本身的信息和教育。他们对疫苗有许多担忧和问题其实是可以被理解的,所以政府必须用科学数据证明来消除大众对疫苗的疑虑。 因此,俞利文建议州政府在这方面发挥重要作用,特别是鉴定州内的弱势社区和群体,将疫苗信息翻译成最接地气的地方语言版本,甚至透过创意视频宣导疫苗接种的重要性,确保没有人落于在后。 在走访过程,俞利文和团队也趁机向民众讲解接种疫苗的重要性,同时解答疫苗的常见问题及迷思。 俞利文强调,根据目前科学数据,疫苗是安全并且有效的,所以非常鼓励大众接种疫苗,这不仅可以有效保护他们免于感染,也阻止传染其他人。 此外,他们还协助民众如何通过MySejahtera手机应用软件注册疫苗接种,同时,政府在不久后也会陆续公布其他途径进行疫苗接种注册。 与此同时,俞利文也接获商家民众投诉,指当地一些住户电话服务至今已瘫痪大约有一个月,尽管马电讯公司已向受影响的用户作出回复,但商家仍要求对方给予进一步解释。 因此,俞利文将致函予马电讯公司要求进行对话,以更好的了解有关服务瘫痪情况,并为当地商家寻求最佳解决方案。 图: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走访亚答街分派口罩和听取民生之余,同时鼓励公众踊跃参与疫苗接种计划。

俞利文促国盟公布沙砂政绩 恢复MA63权益有何进展?

随着国盟上台满一周年,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认为国盟政府必须充分发挥执政作用,向人民公布联邦根据MA63以恢复沙巴和砂拉越本应享有的权益,以及在社会经济发展方面所取得的进展。 然而,对于首相目慕尤丁近日表示将确保沙巴和砂拉越得到公平待遇,并与西马半岛平起平坐,俞利文对此表示欢迎。 首相还说,为了实现目标,国盟自上台便委任了专门掌管沙巴和砂拉越事务以及MA63事项的正副部长。但是,如果首相纯粹是为了得到政治支持而委任,并没有发挥有关部门的实际作用,甚至没有任何进展,沙巴和砂拉越人民一样还是没有受益。 俞利文今日发文告指出,即使联邦有特定的部长和副部长专门负责沙巴和砂拉越事务,但这些官位如果只是空有其表,尤其在捍卫沙砂权益和社会经济发展上未能取得任何进展,那么有关部门的成立就毫无意义。 他披露,根据公开记录,国盟政府自成立全新阵容的MA63特委会至今,仅在去年12月2日召开过一次会议。不过,迄今为止却未见任何商议进展或后续会议。 当时,该特委会在仅有一次召开的会议上,也同意设立另外三个特委小组,以负责处理沙巴和砂拉越的各种重要事务。 更重要的是,该部门和特委会以及特委小组必须向人民汇报过去一年所做的工作。因此,首相署沙巴与砂拉越事务部应该向沙巴和砂拉越子民展示他们的“一年政绩单”,确保国盟的承诺不会沦为政治空谈。 俞利文指出,每个内阁部门都是各司其职,因此他们不能将新冠肺炎作为逃避问责的借口,而是发挥各自作用并在管辖范围内进行必要的改革。 他说,这乃关乎公共利益的问题,尤其沙巴和砂州本应享有的权益长期被剥夺,因此人民有权监督并了解有关商议进展。 “我们不希望这个部门纯粹是为了争取到政治支持而成立,来巩固国盟政府的政权,却没有为人民带来任何实际成果。” 俞利文补充,在希盟时期,该特委会在MA63的21项检讨事项当中,有17项已取得共识。但是,自从国盟夺权后,国盟政府却将有关MA63最终检讨报告归为官方机密法令(OSA)下被处理,拒绝将之公诸于众,甚至将之搁置。 他强调,这不仅是沙巴和砂州的权益,也是对联邦有着重要影响。尤其沙巴和砂拉越是根据参组马来西亚的精神去捍卫权益,所以不应该被看作可能会导致危害国家或扰乱公共秩序,甚至将之归在官方机密法令下处理。 鉴此,俞利文促请首相署沙砂事务部长应该对外公布“一年政绩单”,特别是沙巴和砂拉越子民高度关注的MA63协商进展,而非浪费纳税人的血汗钱充当“橱窗粉饰”的部门无所作为。

国家元首表明国会可复会 首相和国盟无法逃避问责

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指出,随着最高元首表明在紧急状态期间国会仍然可以召开及进行会议,也说明首相和国盟政府已不能继续逃避问责,必须面对朝野政党在国会的监督和审视。  俞利文表示,这无疑是一项好消息,尤其在非常时期,国会发挥着举足轻重的作用,除了监督政府问政,也确保政府赋予更透明、可信赖和独特的立法机制,以应对当前疫情的大流行。  他补充,特别是在政府推行疫苗接种期间,透明且负责任的问政制度将有助于建立民众对政府应对疫情方案的信心和接受程度。  俞利文说,国盟政府当时以颁布紧急状态之名停罢国会召开,此举不仅令人担忧,并且对我国民主构成威胁。尤其政府在处理国家事务方面不但不被约束,也不会受到国会的追究。  显然,国盟此举乃违反了《联邦宪法》第43(3)条文中所规定,即内阁应集体对国会负责。  此外,联邦宪法也从未设想过在颁布紧急状态下让国会停罢。实际上,自1977年至2012年的35年间,我国曾历经四次紧急状态,但不影响国会召开。  由此可见,国盟政府以颁布紧急状态作为幌子促使国会停罢,甚至暂停所有相关国会组织的手法未免过于苛刻,这只会让国会民主大倒退。 俞利文说,如果没有立法审议和问责,高官权贵的权力将变得过于强大而无法制衡,特别是在当前大流行期间所分配的拨款以管理及应对疫情方面,是极其危险的。  凭借最高元首的公开声明,俞利文希望政府最早可以在3月召开国会,好让朝野议员能够发挥各自作用,除了监督政府在应对疫情的做法外,也将选民心声带上国会,督促政府制定相关计划,以刺激当前经济造福于人民。  鉴此,俞利文呼吁朝野政党应支持召开国会,以捍卫立法机构的独立性和作用,尤其本着透明和问责制精神,以提供适当的监督与制衡的迫切需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