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1MA购屋者未获折扣 俞利文促联邦房地部交代

由于早期购买一马房屋(PR1MA)的屋主至今还未获得折扣和回扣优惠,因此,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促请联邦房屋与地方政府部严正看待这悬而不决的问题,尽快寻求方案解决。 俞利文今日发文告指出,在即将召开国会他将会把问题带出,并要求有关部门针对有关问题解决方案给予说明,以公平对待所有首批一马房屋的购屋者,让他们享有政府提供的同等优惠和回扣。 他说,一马房屋机构于2019年初在拥屋计划(HOC)下,为新的一马房屋购屋者提供高达30%折扣优惠。虽然他本身欢迎政府此项降低屋价的倡议,但该折扣优惠将影响那些在更早前以较高价格购买一马房屋的屋主。 他补充,30%的折扣差不多达9万令吉,这对新的购屋者而言是好消息,但对于那些在优惠前购买的屋主是不公平的。 俞利文表示,本身已多次在国会,以及在最后一次的财政预算案会议上将问题带出,甚至会晤了房屋与地方政府部长祖莱达,尤其针对其选区上位于民达华的一马房屋事宜进行商讨。 当时,祖莱达也同意将会到访古晋与一马房屋的屋主进行公开对话,并向屋主提出解决方案。是项原订在2019年11月23日举行的对话会,但部长当时因为临时更改行程,也在没有任何解释下将对话会推迟举行。 俞利文还说,尽管一直要求择日举行对话会,但很遗憾至今仍未见下文,以致对话会无限期推迟。 鉴此,俞利文促请政府和房屋与地方政府部必须优先解决这悬而未决的问题,尽早与屋主们进行对话以寻求解决方案。 这就是为什么我敦促政府和财政部不再进一步推迟这个问题,并优先解决这个长期存在的问题,包括与早期买家进行适当的对话和协商以提出前进的方向。 “许多屋主已经等了超过一年,但至今还是没有收到来自房屋部的任何反馈。”

为填补东马医疗人力需求 俞利文促解决医护人员合约问题

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指出,为妥善解决我国医护人员合约问题,卫生部应该阐明有关方案,尤其是填补和分配在沙巴和砂州的医疗人力所需。 俞利文今日发文告表示,这也包括卫生部在今年4月延长医护人员为期6个月合约的举措,不过,随着合约不久后会到期,政府至今仍没有进一步说明解决方案。 因此,在即将于7月召开的国会上,他已向卫生部提交有关政府解决医护人员合约问题的计划,并要求卫生部透明地阐明已获得延长合约的医护人员的遴选标准,以及他们将被分配到哪里的岗位,尤其在沙巴和砂州急需医疗人力的地区。 俞利文说,他非常欢迎卫生部于今年初从全国委任102名永久医生在砂拉越任职的举措,以解决砂州郊区短缺问题。不过,他吁请卫生部应作出阐明,在102名永久医生当中,砂拉越人共占了多少。 多年来,许多西马医生被派驻到砂拉越任职,他们也非常尽责在砂州提供服务,不过,他们大多数并非永久性在砂州任职,在结束为期两年的政府公务任期后,他们就会回到各自的州属服务。 此外,他亦一直敦促卫生部应将砂州的永久医生优先委任给砂拉越人,至少他们可以在砂州,特别是州内郊区长期服务,进而解决医生短缺问题。尽管有许多砂拉越医生在砂州服务,但至今尚未获委任永久医生。 俞利文强调,在委任永久或是续约医生方面,录取和遴选标准是卫生部当前需要解决的核心问题,确保遴选过程更加透明化且不偏不倚。 他说,如果卫生部的标准是透明化与明确,资历较浅的医生就能做好充分准备以争取获得永久医生委任,也消除他们感到不自在及不被重视的错觉。 他补充,在国家应对疫情期间,医护前线人员的付出和牺牲是有目共睹,因此,最好回报方式是投资医疗人力,赋予他们职场保障,甚至提供他们深造专科的机会。 这也符合政府和医院过去所做的努力,即培训更多专科以解决全国专科医生不足问题,何以提高医疗质量造福病患。 他指出,今次的冠病大流行也显示了优先改革我国医疗保健的重要性,尤其是对医疗保健进行系统性融资,不仅是应对当前疫情,也包括人力资源、保健核心系统等。 “医护人员可以挽救患者,我们必须优先考量在人力方面的投资,这些投资也将可转化为国家的财富。”

俞利文:砂副首长“世纪笑话”论 贬低东马人领导国家能力

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指出,对于砂州副首长占玛欣指推举沙巴首长拿督斯里沙菲益出任首相是“世纪笑话”说法,充分说明了占玛欣和砂政盟不仅拒绝认可砂拉越和沙巴在联邦的特殊地位和伙伴关系,甚至淡化且贬低东马人可以治理和领导国家实现更大利益的潜力和能力。 俞利文说,占玛欣还强调身为沙巴首长的沙菲益尽管具有行政领导能力,但是不会被马来亚政客接受,这番言论清楚凸显了占玛欣的观点,也限制了东马人领袖的潜力,即无论能力如何,只要是来自东马就是不会被接受。 俞利文表示,占玛欣和所有砂政盟领袖应该站在最前线,以推动和鼓励东马人在领导国家发展方面发挥作用,尤其是东马人在促进种族和谐与捍卫多元宗教的成功例子上是有目共睹,反观西马领袖却经常因为这些事而受苦。 他也说,东马领导人可以确保沙巴和砂拉越不会在联邦的伙伴关系下被边缘化,反而让沙巴和砂拉越在更多发展中受益,并改善东马人的生活水平。 “最重要的是,沙菲益也在1963年大马协议下,极力争取东马平等地位和权益,以沙菲益不遗余力的背景绝对是对东马人有利。总的来说,我们必须超越长期以来被捆绑的旧政治。” 俞利文指出,沙菲益是名思想开放的领袖,对所有种族一视同仁,坚决拥护多元种族主义,更是深受大多数沙巴人爱戴和崇拜。这也是东马人逾50年一贯实践的事项,特别是多元种族、宗教及社会的和谐共处。 俞利文相信,如果首相是来自东马,对方可以将马来西亚转型成为一个更加中庸的国家,真正实现全国人民一直努力期盼的“新马来西亚”。 他强调,占玛欣和砂政盟不应该秉持如此消极且自我束缚的观念,尤其是认为东马人没有能力领导马来西亚联邦政府的思维。 俞利文还说,在国阵或现在的国盟体系下,占玛欣和砂政盟或许觉得自己不能领导国家,但并不意味他们应该阻止或劝阻其他有能力领导的东马领袖出任首相。” “我们应该开始向东看,随着东马人成为马来西亚首相,这将是我们在历史上的一大步。” 鉴此,俞利文呼吁所有人民,包括砂政盟领袖全力支持沙菲益出任首相,共同缔造历史,打破过去经常面对的种族和宗教政治荼毒,尤其在联邦和州方面体现更好的包容性,这将会是人民从未有过的新体会。

俞利文吁民众小心投资骗局 回酬承诺看似美好但不真实

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提醒民众要格外小心,不要沦为投资骗局的受害者,尤其是涉及“看似美好但不真实”回酬承诺,往往事实并非所愿。 俞利文今日发文告表示,一群坠入投资骗局的受害者日前向他寻求协助,他们因为投资在一家设在雪州的虚假公司,有受害者甚至被骗取高达40万令吉。如今,该公司不但已关闭,就连位于古晋某商业区的办事处也关闭。 他说,受害者声称,已有多达2000名砂拉越人坠入这个投资骗局,他们是被诱骗在不同投资组别进行投资,例如全球市场、教育等。诈骗公司还承诺他们在2年内每月可获得10%回酬,或现金3万5000令吉回酬,甚至保证在投资后的半年内可获取一辆本地轿车。 诈骗公司是通过不同诱骗手段让受害者坠入诈骗陷阱,包括在古晋延开200席的华丽晚宴,然后要求他们将投资现金汇入2个所谓合作伙伴公司的银行账户內。 但是,经过深入调查后,才发现所谓投资的公司是以出售运动装和及蔬果的名义注册。 俞利文指出,诈骗集团不但骗光受害者的毕生积蓄、退休金、甚至孩子的教育基金,有者近乎濒临破产窘境,有的人甚至还向高利贷借钱参与投资。 目前,这群受害者除了已向警方报案,也向国家银行作出举报。因此,俞利文促请警方迅速采取一切必要行动和调查,并援引刑事法典第420条文(诈骗)下展开调查。 俞利文也敦促警方展开所有适当调查,而他也会继续跟进,确保受害者的问题不会被扫在地毯下掩盖。 俞利文亦鼓励其他涉及投资骗局的受害者勇于站出来,配合警方提供所有必要协助,让警方通过更多受害者的投报以掌握线索,尽早将诈骗份子落网归案,接受严厉审判。 与此同时,民众也要扮演好各自角色,时刻提防这种骗局,特别在进行投资前必须先深入调查有关投资背景,避免坠入诈骗集团陷进。 现在经济艰难时期,可能会出现越来越多的骗局,所以大家必须谨慎小心,并与家人和朋友分享提防诈骗的信息,尤其他们在生活困难时是很容易坠入诈骗的陷进。 “我们绝不能忽视任何投资计划的细节,务必深入了解和谨慎调查投资计划的背景,避免血汗钱白白付诸流水。”  

俞利文促联邦和砂州政府 为砂州家庭用户提供电费折扣

随着联邦政府宣布拨款9亿4200万令吉为西马的家庭用户可享有电费折扣与回扣举措,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敦促联邦和砂州政府也为砂州的家庭用户提供类似奖掖措施,让砂州人民享有电费折扣或回扣。 俞利文今日发文告指出,行管令实施期间,大部分人皆被限制留守在家以遏新冠肺炎疫情蔓延,这意味家庭用电量会比往常更多,甚至收到高昂的电费单。 据悉,能源及天然资源部长拿督三苏安努亚今日针对西马许多的用户投诉电费飙涨事宜,宣布相关电费回扣举措。即电费77令吉或用电量300千瓦(Kwj)以下的电庭用户,从4月至6月将享受免电费;用电量超过300千瓦特的(电费77令吉以上)的家庭,能享有3个月(231令吉)的电费折扣。 俞利文表示,电费回扣是一项很好的奖掖措施,但他也质问联邦政府为何没有和砂州政府自拥的公用事业公司-砂能源公司(SEB)进行讨论,好让此项援助措施可以扩大至砂州,确保所有马来西亚人皆受惠其中。 他披露,本身接获不少用户投诉电费太高,尤其在行管令期间的电费甚至贵到令人咋舌,相信大多数家庭也面对相同问题。 “我们协助他们向砂能源公司做出投报,并要求家庭和商家用户将电表实际读数拍下为证,毕竟过去几个月的用电量都是以估算方式来计算。” 所以,俞利文认为联邦政府的此项措施没能让东马受惠,这对沙巴和砂拉越人来说是不公的,特别是当前艰难时期,类似奖掖措施其实可以减轻砂沙子民的经济负担。 为此,他促请联邦与砂州政府应将该电费回扣措施扩大至沙巴和砂拉越,以使所有马来西亚人都能受惠其中,确保没有人被忽略在利益之外。

俞利文:人联党应敦促国盟政府 延长城市转型中心服务时间

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指出,与其责怪行动党,身在朝的人联党应该敦促国盟政府延长城市转型中心(UTC)的服务时间,尤其在非常时期为民众提供便利。 俞利文今日发文告表示,为了解决在行管令之后大批人潮涌入城市转型中心办理事项问题,行动党建议延长服务时间以舒缓人流。惟,此项建议遭到人联党抨击。 他说,在希盟执政期间,为了整合国家财务及开源节流,希盟政府将城市转型中心平日的营业时间缩至晚上7时。因为根据数据统计显示,在下午5时过后到访的客户流量时减少约15%。尽管如此,周末时段仍继续开放。 他解释,这或许不是最理想的决定,但希盟当时是以数据和财政整顿需要作出考量,尤其是涉及公币所以更加有必要负责任进行管理,况且那时候并非疫情时期,也无需清除在行管令积累的事项。 他补充,自希盟上台后,当时国家债务就高达一兆令吉,所以需要进行必要的财务整合。这些财务数据当时也在国会上透明地列出,有关债务报告甚至提交给由朝野国会议员代表组成的财政预算案特委会,并得到现任部长,即凯里和亚历山大的签署并认可。 “那些人说我们在国家财务状况事情上说谎,甚至说首相宣布推动经济振兴配套证明了国家有钱。其实,他们应该更好的去了解什么是财务借贷和债务。” 与此同时,现任财政部长已经明确表明预算案赤字将会翻倍,这意味国家将借取更多资金,进而导致国债增加。 “当财政部长说政府将在国内筹集资金时,这意味他们会从本地机构,包括向公积金局、国民投资机构、社险机构等借贷。而这些都是我们终需偿还的债务。” 俞利文指出,在现在国盟政府领导下,即使人流众多,城市转型中心的服务时间也从晚上7时缩至下午5时。这对于在下午5时下班的民众来说,他们无法在平日里前往解决事项。 他也说,根据当前社交距离的遵守条例,以及在行管令期间积累的事项,城市转型中心的排队时间甚至会比过去一周更长。 他认为,为了舒缓人潮拥挤,其中方法是通过延长服务时间以分散人群,直至将积累事项完全清除为止。同时,政府在非常时期也需要进行必要调整,尤其考量延长城市转型中心服务时间的建议。 鉴此,与其误导民众,甚至对行动党施加毫无根据指责,人联党应该推动他们的国盟政府以为人民提供更好的服务。 “人联党应该去质问他们的国盟政府,为何在允许其他政府机构提早开放的情况下,却久久不全面开放城市转型中心的服务呢?” 他称,如果政府及早通过的标准作业程序开放服务,并寻求适当方案以解决排队问题,那么就可以减少不必要的排队长龙,也保护民众免于病毒传染。

方便民众下班后处理事项 俞利文促延长UTC服务时间

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促请政府延长城市转型中心(UTC)各政府机构的服务时间,方便民众在下午5时下班后可以前去解决和处理他们的问题及事项。 他说,若延长服务时间,当局也必须做好应对人潮准备,以完善清除在行管令期间而积压的事项。 更重要的是,当局必须动员以监督到访民众遵守标准作业程序和防疫措施,确保城市转型中心在运作期间不会出现任何感染。 俞利文是于今日连同陈国彬前往古晋城市转型中心会见官员,了解为何部分提供必要服务的政府机构至今仍未开放予民众办理事项,如陆路交通局、国民登记局等。 自行管令实施以来,城市转型中心乃遵循政府停止运作。 基于城市转型中心尚未能提供便利服务,许多民众向他投诉陆路交通局、国民登记局或其它政府机构总部的服务柜台服务怠慢且大排长龙。 对于许多人来说,他们需要前往位于晋连路12哩的陆路交通局总部,甚至排上3个小时就为何更新路税、更新驾照或办理其他事项。有的人在邮政局外烈日下排队等候服务,偶尔还要面对系统瘫痪,导致他们逼不得已前往陆路交通局总部处理。 他强调,如果城市转型中心能够充分发挥作用并且全面开放政府机构的服务平台,这可以减少民众排队等待。 俞利文说,随着有条件行管令自5月4日实施以来,大部分经济活动已被允许投入运作。不过,城市转型中心的政府机构服务仍是停止运作。 而古晋城市转型中心官员也向他告知,目前政府最新指示是,从6月15日起,城市转型中心的运作时间是每天早上8时至下午5时,包括周末。 俞利文除了向官员提出改善服务的反馈和建议外,也表示将致函予相关部门反映问题,必要时会反映至国会。 当然,他欢迎政府逐步开放公共服务的举措,但令他感到疑惑的是,即便采用的是标准作业程序的防疫措施,为何政府当局迟迟不全面开放城市转型中心的服务。 他披露,进驻在城市转型中心的砂拉越服务柜台实际上已于5月15日开放运作,有关标准作业程序和防疫措施同样可以沿用在陆路交通局、国民登记局等其他政府机构的运作。 因此,政府没有任何合理借口不提早全面开放城市转型中心运作,尤其在提供必要服务方面。尚若这些服务及早开放,民众就无需在邮政局,甚至前往陆路交通局总部大排长龙以解决他们的问题和事项。

返东马机票太贵吃不消 俞利文:可仿效希盟与航空业降低价格

民主行动党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表示,自行管令/有条件行管令实施至今,西马往返砂沙的机票价格乃大幅度增加,这对于东马人而言是沉重的经济负担。 俞利文指出,往返吉隆坡机票价格一般介于300至500令吉,现在却可以高达3000令吉,甚至更高。如此昂贵机票也影响许多想要回去工作或与家人团聚的砂人。 他指出,本身有接获在西马工作的医生和其他前线人员的投诉,指在疫情高峰期过后原本打算回到砂州休息,但因为机票价格太贵只好作罢。 “我们也有听闻,那些需要回到砂州和沙巴工作岗位的老师,也因为机票价格昂贵而感到苦恼。” 与航空业寻求有效方案 他解释,本身可以理解航空公司为了保持机舱内的社交安全距离,基于防疫措施基础上必须减少乘客人数。在这种情况下,航空公司也许需要提高机票价格以应付飞行成本,但不应该大幅度调涨机票价格。 如今,国内的经济领域已逐渐开放,如果机票价格仍是昂贵,这将间接影响各个层面,包括中小企业的经商成本。 他补充,尤其是需要经常飞行进行业务的商人,这将增加他们的业务成本,甚至将之转嫁给消费者身上。 虽说政府应该协助航空公司以保住员工饭碗,但对消费者来说不应该是过多负担,尤其是砂沙子民。 俞利文表示,在希盟执政下,希盟政府积极与航空公司探讨降低在佳节高峰期的机票价格,例如在农历新年、开斋节和达雅节等增加额外航班。 尽管现在情况有所不同,但政府必须与航空公司进行更全面探讨,如制定机票顶价或补贴等,以寻求有效方案。 他称,这种新常态可能还要持续几个月甚至一年,对于在这段期间需要往返西马和砂沙工作或和家人团聚的人来说,太贵的机票只会让他们吃不消。

俞利文团队送奶粉救济 助贫困家庭度难关

古晋市国会选区服务团队日前为选区上贫困家庭送上奶粉救济,尤其是疫情当前,以帮助他们度过断粮难关。 值得一提是,张健仁的特别助理陈国彬与古晋社青团团长陈莹颖乃代表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将奶粉送予有需要家庭。 俞利文今日发文告指出,这些受惠的贫困家庭有很多是生活贫困,甚至没有工作,有的家庭仅靠一人的微薄收入支撑,如今碰上行管令没得工作就没有收入。 为免孩子因为父母断粮而挨饿,当务之急唯有自掏腰包优先为一些迫切需要家庭购买奶粉。 “我们接获许多电话,他们都说这期间无法到外工作,所以没钱为孩子购买奶粉,因此特别焦虑。” 他还说,对于一些家庭来说,他们每一天的挑战就是要张罗餐桌上的食物。这对只有少许储蓄或没有储蓄的日薪工人来说尤其艰难,因为他们都是手停口停。 俞利文表示,近两个月的行管制期对这些家庭来说已经非常困难,如今政府也未完全解除行管令,这让他们感到相当煎熬、雪上加霜。 他补充,尽管能力有限,但行动党在非常时期也都尽力为这些贫穷和弱势群体提供协助。  

东马人滞留西马 俞利文促政府给予特别考量

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指出,许多原本打算返砂的砂拉越人因为政府昨日宣布出行措施变更,而无法获得警方批准申请,导致他们被滞留在西马。 俞利文今日针对国家安全理事会不允许公众跨州举措事宜发文告表示,本身乃接获来自民众寻求帮助,尤其是那些在措施变更之前已购买机票的砂拉越人,因为他们不确定是否还能飞回砂州。 他称,虽然在非常时期强烈建议民众只在有必要时才出行,但政府可以针对一些特定因素和地理环境给予调整或者豁免,尤其是对沙巴和砂拉越给与特别考量。 “我们接获一些滞留在吉隆坡和柔佛的砂拉越人来电,即使他们已经购买返砂的机票,但警察仍拒绝批准他们的申请。” 他解释,有的砂拉越人飞去西马是在当地医院寻求医疗护理或复诊,他们现在希望可以返回砂州休养,但政府的禁止跨州措施促使他们无法回来。 俞利文认为,如果各机构之间在标准作业程序方面取得良好协调,或是仅通过砂灾难管理委员会以管制入境流量,不但可以避免民众混淆,也能更有效的将问题控制。 他指出,砂州情况与西马有别,联邦的措施主要是禁止西马人驱车跨州返乡,但砂州方面从一开始就已限制航班入境。因此,砂州政府是时候行使移民自主权,决定是否批准返砂申请,以限制入境人数。 “我的建议是,除非真的在有必要时才来出行。如果真的需要出行,民众应准备所有必要文尝试向当局上诉以申请准证。” 俞利文亦希望政府可以针对跨州禁令举措作出调整,以解决不必要的矛盾差距,同时也将继续监督政策的变更,并尽力给与最大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