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入财案解决合约医生问题 俞利文建议延长合约至10年

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指出,卫生部将2070名医生、牙医及药剂师的合约延长半年固然令人鼓舞,但这仅是另一项的短期措施,而非长期解决方案,并无法为他们带来工作保障,尤其涉及许多砂拉越人以及在砂州服务的医疗人员。 俞利文今日发文告指出,卫生部有必要针对相关措施所带来的问题给予清楚说明,包括: (1)这项短期性措施所耗资的8100万令吉,将通过新冠病毒基金发出。 这虽然是好,但如果该基金的资金耗完了怎么办?那么政府是否立下先例,即我国医疗人员的合约或薪金乃取决于公众/私人捐款? (2)合约医生、牙医和药剂师在6个月以后又会是怎样? 由于不确定性,有时也让他们面对一定难处,促使他们没能作出长期承诺,尤其是财务承担。这乃限制他们无法获得基本资金贷款,例如汽车和房屋贷款。 由此可见,合约制度局限了他们在多方面的规划,这是对他们相当不公且残酷的。 (3)尽管他们正透过“并行途径(parallel-pathways)”进行专科培训,但合约制度往往限制了他们没有足够时间进行培训。 卫生部额外延长6个月合约,其实并不足以为他们从经验丰富的专科医生身上得到所需的培训与指导。当然,此举也不符合政府和医院过去所做的努力,即培训更多专科以解决全国专科医生不足问题,提高医疗质量造福病患。 俞利文表示,其中长期解决合约医生问题的方法,是将医疗保健纳入在2020/2021财政预算案内,特别是医疗人力资源上的大量投资。 他指出,政府必需重视医护人员所面临的合约问题,并考虑增加拨款以将他们的合约至少增至10年期限,这样他们就有充裕的时间去完成他们的专科培训。 俞利文强调,今次的冠病大流行也显示了优先改革我国医疗保健的重要性,尤其是对医疗保健的系统性融资,不仅是应对当前疫情,也必须在医疗保健上投入资金,包括人力资源、保健核心系统等。 “医护人员可以挽救患者,我们必须优先考量在人力方面的投资,这些投资也将可转化为国家的财富。” 他也说,在合约医生、牙医和药剂师当中,他们有许多正在崭露头角,因此政府必需给予他们在这医疗行业的工作保障,以免人才流失。

失MA63权益导致发展落伍 俞利文促砂政盟承担责任

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强调,砂政盟必须对这些年在MA63所享有的权利遭受侵蚀和丧失承担责任,尤其过去数十年执政联邦和砂州政府期间,导致砂州在发展方面落伍,远不及西马半岛发展脚步。 他指出,尽管希盟执政中央只有22个月时间,但在恢复沙巴和砂州权益方面不遗余力做出很多努力,这些权益都是在当时的砂国阵,也是现在的砂政盟执政下遭到严重侵蚀。 俞利文于今日发文告回应土保党宣教主任拿督依德利斯布昂指他以酸葡萄心态看待首相另设新委员会探讨MA63事项之言论,也挑战希盟列出在执政期间的政绩。 俞利文说,在希盟执政第一年,沙巴和砂州首长当时虽然是反对党,但联邦还是将沙砂两州的检察司、砂沙高庭大法官、州务秘书、资深专业学者及社运人等纳入内阁高级特别委员会,以检讨MA63事项。 当时,该特委会在大马协议21项检讨事项当中,有17项已取得共识。而有关检讨报告原本应该呈上国会寻求辩论,尤其在影响人民权益方面透明化。惟,国盟政府却将有关MA63最终检讨报告归为官方机密法令(OSA)下被处理,拒绝将之公诸于众。 “难道国盟认为我们根据MA63捍卫本应享有权益是具有煽动性,或是会导致扰乱公共秩序,所以必需归为官方机密法令下处理?” 俞利文表示,希盟在执政时期也根据MA63协议在国会通过修改联邦宪法第1(2)条文动议,以恢复沙砂与西马立国伙伴特殊地位。即使修宪所使用的字词与MA63协议完全一致,但还是遭到砂政盟亲手拒绝,更甚是和巫统与伊斯兰党联手推翻修宪动议。 他指出,已故阿德南曾经多次强调,联邦必需修改联邦宪法第1(2)条文,根据MA63协议的原文,不多也不少的清楚还原。不过,砂政盟今日的种种做法显然与已故阿德南精神背道而驰。 自希盟执政中央,砂州的发展拨款增至44亿7000万令吉,占了总发展拨款的14.8%。重要的是,希盟政府在2020年也将砂拉越财政拨款增至13亿令吉,为全国最多。 俞利文补充,有关对特别拨款审核的《联邦宪法》第112(d)条文自1969年来就没有获得前朝政府的检讨,然而希盟政府则在明年度预算案中将特别拨款增至一倍,即3200万令吉,并计划在未来五年进一步把特别拨款增加到6400万令吉。 此外,希盟执政时期也为砂州推行沙砂连贯公路计划(SSLR),预计耗资52亿令吉,有关项目也得到现任工程部长法迪拉的承认。 “这些只是希盟执政不到两年时间做到的几个政绩例子,如果给予整整五年甚至更长时间,希盟可以做更多的事情。” 他说,希盟不是一个完美的政府,肯定还有改善的空间,但希盟在解决过去50多年来因为管理不善而导致发展落伍的问题上不遗余力,而这些长年积累下来的所有问题也是无法在几年内就能解决。 俞利文说,沙巴和砂州在希盟掌权期间并没有失去根据MA63之下的任何权益,反观砂政盟却放弃了砂州对石油和天然气的所有权,甚至降低砂州在立国伙伴特殊地位,以及承认2012年《领海法令》的法律效力。 鉴此,砂政盟不应该将责任归咎于希盟,而是检讨他们自己在过去数十年来放任国阵和现在的国盟去侵蚀砂州权益,并为他们的过错承担责任,而非回避问题甚至逃避人民的检视。 与此同时,砂政盟也要向人民解释为何还需要另设新的委员会,就只是为了商定在希盟时期剩下4项未完成检讨的MA63事项,以及执行17项已达成共识的检讨事项。 而且,砂政盟亦要向砂州人民作出交代,为何决定并支持腐败的巫统和极端的伊斯兰党带进联邦组成后门政府,尤其是巫伊在执政主流内将影响人民和国家政策走向。

国盟没诚意恢复沙巴和砂州权益 拖延时间派选举糖果

联邦既然已有内阁特别委员会存在,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质问国盟政府为何多此一举另外成立一个全新的委员会,就只是为了商定其余4项俞利文的检讨事并执行17项已达成共识的检讨事项。 俞利文今日发文告说,在希盟执政时期,联邦乃成立由首相、内阁部长、沙砂首长、法律专家、学者及社运等代表组成的内阁特别委员会。当时,该特委会在大马协议21项检讨事项当中,有17项已取得共识。 不过,首相昨日访砂时宣布成立另一新的委员会,以根据在MA63之下被侵蚀的权益进行研究。 俞利文反问,国盟政府若有诚意且认真的恢复沙巴和砂拉越的权益,为何要援引官方机密法令(OSA)拒绝将MA63的最终检讨报告公诸于众,甚至将之呈予国会。 重要的是,国盟政府在成立新的委员会,并没有采以跨政党国会遴选委员会方式,来监督施行在希盟时期已达成共识的MA63检讨事项。 俞利文强调,这是关乎到所有人的权益,甚至国家未来,所以人民应该被允许监视、审查所讨论和商定的内容。 “我们不允许历史重演,避免重蹈覆辙,尤其在没有和人民协商的情况下再次剥夺沙巴和砂州的权益。” 他指出,这很清楚的表明,国盟政府并没有诚意、也没有认真要恢复沙巴和砂州权益,显然只是在拖延时间,将之当作砂州选举前的“选举糖果”。 “他们(国盟)这么做只是在拖延恢复沙巴和砂拉越权益的进程,也是拖延下放权力的策略之一。”

合约医生抗疫扮演关键角色 副卫长“感激论”不体恤年轻医生

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指出,针对卫生部副部长拿督亚伦达甘指“合约医生应该对政府表示感激”的言论,凸显出副部长完全没有体恤这些年轻医生面对的烦恼和忧虑,尤其是他们在应对疫情大流行中所扮演的关键角色。 “更让人关注的是,此番言论竟是出自来自砂州的联邦副卫生部长口中,他理应比谁都要更了解实际情况。” 相反的,政府应该感激这些年轻医生在大流行期间,冒着生命危险不分昼夜服务,以确保人民得到照顾和保护。 俞利文今日发文告说,政府应该至少表达出对他们的赞赏,为他们提供更公平待遇和保障,并提供他们专科培训选项,而不是要求他们对政府表示感激。 他指出,本身从一开始就一直为这些合约医生争取更公平的协议对待,包括延长合同期限,给予他们平等机会申请本地大学深造,让他们有机会完成专科培训。 重要的是,砂州郊区的医生人力依然匮乏,目前许多医生仍然需要超时工作,甚至不眠不休的工作以填补人力上不足,让自己暴露在高风险感染和工作倦怠之中。因此,说马来西亚的医生人力过剩是不正确的。 更何况砂州多达45%郊区诊所仍然没有医生,仅有医药助理(MAs)和护士在营运,郊区居民一样也需要得到优质的医疗保健服务。 如今,随着卫生部提议政府诊所实施轮班制,这不仅让现有的有限人力吃紧,尤其在郊区,这将导致患者的护理质量下降。 因此,俞利文敦促卫生部副部长应该更好的了解和关注这些年轻医生所面对的问题,而非无视他们的牺牲。尤其在疫情期间更显示了我国医疗体系和医疗人力,特别是医生人力是迫切需要得到政府的投资和重视。 无可否认,医生是应对冠病疫情的重要骨干,同时也为卫生部带来许多认可和赞誉。因此,政府至少要为他们提供更公平的对待以不表感激,并不是反过来要求他们感谢政府。

新冠肺炎疫情尚未结束 俞利文提醒民众勿松懈

新冠肺炎疫情尚未结束,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提醒民众切勿就此松懈,继续共同遏止感染,齐心阻断感染链。 俞利文今日发文告指出,抗疫是条漫长的路程,只要疫苗一天没有面世,冠病病毒仍存在社区内,当务之急就是设法管理和控制病毒,遏制疫情蔓延。 “我们还未战胜疫情,所以我们需要民众的配合,履行抗疫的社会纪律和社会责任。” 他说,尽管砂州的疫情已受控,但社会各阶层扮演好各自的角色所给予的配合,即遵守当局发出的标准作业程序和卫生部指南,避免早前的抗疫努力功亏一篑。 俞利文重申,大家必须保持警惕,并采取所有必要的防疫措施,除了保护自己外也要保护身边的人免受感染。 值得一提是,俞利文今早也走访青草路,除了为当地商家和民众分发口罩,也了解民瘼及地区民生。同时,他将当地接获的民生投诉反映予有关当局且持续跟进。 图示: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走访青草路商区分发口罩,同时了解民瘼及地区民生。      

任由巫伊破坏和谐 砂政盟事不关己

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指出,自国盟后门政府夺权至今,引发不少种族情绪和宗教纠结,尤其伊党近来频频发表极端言论也促成轩然大波。然而,砂政盟作为伊党同盟,却对伊党种种极端言论摆出一副事不关己的态度,让人感到遗憾。 俞利文今日发文告指出,尽管砂政盟领袖异口同声禁止这些极端主义份子进入砂州,但这并无法阻止极端思维的衍生,尤其在资讯发达年代,只要通过互联网所有讯息就能轻易随手可得。 众所周知,伊斯兰党是奉行种族及宗教极端主义的政党。在希盟倒台之际,砂政盟以“造王者”选身份择支持巫统和伊党在内的阵线组成后门政府,等同为巫伊敞开砂州大门,让回教和马来人至上主义渗透至砂拉越。这也意味砂政盟是致使这种族宗教极端主义抬头的始作俑者。 因此,他提醒砂政盟当初是拜谁所赐引狼入室?又是谁让伊党有机可乘入主布城掌握执政权?砂政盟身为伊党同盟之一已是不争的事实,更是难逃其咎。 “若不是砂政盟开启了后门赋予伊党掌权的机会,以致伊党得以参与议决政策,逐步将极端主义渗透至政策当中。” 他说,国盟后门政府从上台至今不到半年,明显可见伊党极端伊斯兰化的主张,再加上巫统和伊党在国盟联邦政府中是大多数,就连首相慕尤丁的实权也被压制,首相甚至对他们惟命是从。 而且,伊党在借助砂政盟的一臂之力下,不但如愿入主布城执政联邦,尤其他们走马上任后在政策上逐步伊斯兰化,例如倡议实施禁酒令、废除各源流学校教育制、每周五列为“爪夷日”、发表基督教圣经已被篡改的言论等,这种种不只是在挑起民族间紧张局势,也将对种族与宗教和谐带来巨大伤害。 除了伊党,巫统京那巴当岸国会议员邦莫达早前“多源流学校分化国民团结”言论也引起社会大众反弹,还有土团党青年团团长旺阿末法依沙主张分阶段废除多源流学校,彻底体现了国盟是种族主义的极端政府。 “伊党国会议员曾多次在国会建议关闭酒吧等夜店场所,如今连首相也认同这种说法。” 更甚的是,现在连砂政盟管辖的古晋北市也拒绝恢复昔日的双语路牌,坚持推行单一语言路牌,这不仅违背已故首长阿德南的遗风,也彰显现任首长阿邦佐的政府没有以宽心去执行容纳多元种族文化特征的政策。 大马是多元种族、多元宗教的国家,假如砂政盟对伊党的极端主义继续坐视不理,噤若寒蝉,任由巫统和伊党破坏马来西亚多元社会的和谐,那么大马的世俗国地位将是岌岌可危。 “我们杜绝任何种族情绪和宗教纠结带进沙砂,更不希望有人操弄种族与宗教课题,引发种族紧张、猜忌,以致仇恨,而破坏了各族团结与社会和谐的氛围。”

伊党议员发表宗教敏感言论 俞利文促撤回言论公开道歉

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促请国会议长必需做出裁决,迫使伊斯兰党国会议员莫哈末查华威不仅是要在国会上撤回其敏感言论,除了向全国的基督教徒,也要向其他宗教信仰人士做出公开道歉,为他发表不尊重其他宗教言论负起责任。 因此,俞利文已致函予议长,要求在年杪召开国会时针对此事做出裁决。 俞利文今日发文告指出,昨日国会针对加重酒驾者惩罚事宜进行2020年里路交通法令修正案辩论,而对于莫哈末查华威在辩论中发表了宗教敏感言论,他感到遗憾。 他说,伊斯兰党国会议员为了证明自身观点,竟说包括基督教在内的所有宗教都禁止酒精饮料,还指基督教的圣经是被“篡改”或“扭曲”的。 俞利文表示,莫哈末查华威不仅对其他宗教有着不正确且缺乏理解,甚至越界亵渎圣经,尤其圣经是基督教徒的圣物之一。 他强调,莫哈末查华威的言论是无法被接受的,虽然他尊重任何人对事情有不同见解权利,但对方不应该越界的侮辱并亵渎他人的宗教信仰,这可能会导致我国多元种族和宗教之间产生不必要的理解,甚至情绪紧张。 因此,俞利文昨日在国会上援引议会常规第36(10)(c)条文,要求议长正视伊党巴西富地区国会议员莫哈末查华威发表具敏感言论。但遗憾的是,议长并没有阻止莫哈末查华威继续辩论。 他指出,虽然他坚信基督教徒一般都不会对此敏感言论做出反应、反击或是制造紧张气氛,但重要的是,国会必须针对此事设定先例以得到适当纠正,而非放任自流。 鉴此,俞利文要求议长必需做出裁决,迫使莫哈末查华威不仅是要在国会上撤回其敏感言论,除了向全国的基督教徒,也要向其他宗教信仰人士做出公开道歉,为他发表不尊重其他宗教言论负起责任。 在马来西亚,特别是砂拉越以基督徒人口居多,虽然来自不同种族、宗教和背景,但彼此之间一直是互相尊重、宽容及生活融洽,也不越界的相互发表敏感言论。 他认为,身为政治领袖必须以身作则树立榜样,促进人民之间的宽容,而不是在种族和宗教之间进行分裂。 伊党国会议员公然在国会殿堂内发表了具有种族情绪言论是无法容忍且妥协的,人民必须对莫哈末查华威的不负责任言论讨伐并要求公开道歉,确保国会内不再有其他人发表类似言论,避免引起多元种族和宗教社会不必要的误解与紧张情绪。  

俞利文抨击土团青团长言论 严重伤害我国多元社会和谐

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抨击土团党青年团团长旺阿末法依沙不认同多源流教育体制,甚至主张分阶段废除多源流学校,其不负责任言论不但严重伤害我国多元社会和谐,也挑起种族紧张情绪。 俞利文今日发文告指出,旺阿末法依沙身为一名新世代青年,理应以开明思维来看待多源流教育发展,却偏偏选择与巫统和伊斯兰党为伍,在煽动种族情绪课题上随风起舞,令人感到极度失望。 他补充,巫统京那巴当岸国会议员邦莫达早前“多源流学校分化国民团结”言论已引起社会大众反弹,如今则轮到土团党青年团团长旺阿末法依沙主张分阶段废除多源流学校,彻底体现了国盟是种族主义的极端政府。 根据联邦宪法第152条文,任何人可以自由教导、学习和使用其他语言,而联邦和州政府可以自由维护或延续其他社群的语言。这意味联邦宪法赋予母语学习的权益,尤其我国多源流学校自建国以来就建立于国家教育体系中,亦是国家宪法上合法体制,毋庸置疑。 俞利文指出,由于多源流学校和教育在宪法下受到保障,任何挑起多源流教育争议的有心人士,都是蓄意煽动之举。 他表示,多源流学校不仅是我国各族母语教育的根本,更是强国之本。因此在希盟执政时期,希盟注重多源流教育的发展,尤其在华文教育上做出改革。 俞利文还说,我国多源流小学的教纲,包括师资都是出自教育部提供,尤其华小除了华裔生,也不乏土著生就读。 由此可见,多源流教育并不会阻碍国民团结,倒是一些不负责任的政客在制造舆论纷争,加深各族之间的鸿沟。 俞利文补充,继国盟后座议员邦莫达,如今连联邦内阁成员的旺阿末法依沙也发表了废除多源流学校言论,相信这也是其他土团党最高领袖的共识。 “现在的土团党和巫统及伊斯兰党已是同声同气,而且还是国家和谐联盟(MN)一部分,这势必将引起更多的问题,尤其涉及教育领域方面,我国多源流学校的发展前景将是令人担忧,包括华小。” 俞利文强调,我国自建国以来一直是多元种族促进和谐及共享繁华的社会,尤其教育部应着重于改善现有的教育制度,确保各源流学校享有公平的待遇,各族学生也享有平等的教育机会。

努力工作抗疫却换来不公平对待 俞利文促政府升级合约医护人员

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敦促卫生部及公共服务局(PSD/JPA)尽快实施在希盟政府自去年11月于内阁已同意事项,即将合约医生与医护人员从当前的UD41级别升至UD43。 俞利文今日发文告指出,这些医护人员承担着相同的责任和工作量,包括应对疫情感染风险,但却没能享有和UD44级别医护人员的同等薪金待遇,对他们来说是不公平的。 他说,为了认可医护人员的重要性,希盟执政时期决定将合医护人员级别升至UD43,但至今已逾9个月不仅没有实施,根据卫生部在国会给予回复说国盟政府将在今年八月会重新检讨相关合约医生升级机制。 “我今天也在国会上再次向卫生部长阿汉峇峇提出质问,为何政府暂缓此项决定并重新进行检讨?但是,部长始终没有给予正面回答和理由。” 他表示,合约医生和医护人员在疫情期间不但努力工作,甚至牺牲和奉献精神携手抗疫,但却换来不公平对待。难道这是政府对他们表达赞赏的方式? 当然,俞利文欢迎卫生部建议延长合约医生的合同期限,以允许透过“并行途径(parallel-pathways)”申请,以完成合约医生的专科培训。不过当他问及延长多少年合约期限和落实计划的具体时间时,卫生部长却没能给予完整答复。 根据卫生部官方数据显示,截至今年7月31日,在1万9909名合约医生当中,仅有3.3%、即665人授予永久医生职位。这意味着我国有近97%的医生不仅是级别低,他们与其他永久医生虽然承担相同的责任和工作量,但却没能享有同等待遇,如无薪假福利、突发性事假、及本地大学专科培训等。 重要的是,所有在今年获延长六个月期限的UD41合约医生,没有一人被授予永久医生委任。 俞利文还说,今年4月他在国会有提到延长6个月合约举措是政府的权宜之计,只能是解决问题的短期方案,并无法为我国的医护人员带来工作保障。 他表示,医疗人力无疑是一项复杂的问题,虽然这些年轻医生和医护人员在疫情期间付出很多,但可悲的是他们却没有被正视对待。 鉴此,俞利文促请国盟政府遵循希盟执政时期的决定,尽快将问题解决,以对医护人员给予认可和赞赏。尤其是医护人员更是需要安稳的职场保障,以提升他们的专业和专科水平。

卫长称我国医患比例迎合世卫目标 俞利文:或无法反映实际情况

针对卫生部长阿汉峇峇表示我国的医患比例乃迎合世界卫生组织的全民医疗卫生(Universal Healthcare Coverage)目标,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认为这可能无法充分反映出实际情况,尤其是在沙巴和砂拉越郊区,以及西马半岛原住民徙置区对医生的迫切需求。 他补充,即使我国有着很高的医生和病患比例,但卫生部仅以该比例来概括整个标准,是无法反映出实际情况。这也可能意味着在大城市,例如巴生谷地区的医疗人员过剩,但在郊区方面却是严重匮乏。 俞利文今日发文告指出,有关比例基本上是显示整个国家医疗人力的平均水平,但从微观层面来看,尤其是在各州就会出现不同情况,例如沙巴的医生和人口比例是1:856,而砂拉越则是1:662。 他补充,如果以更仔细且深入角度去分析,特别是在城郊之间差距,就可以更逼近的看到实况。尤其在砂拉越215间的郊区诊所,其中45.6%即98间诊所只有医药助理和护士在营运。 此外,根据2018年总稽查司报告,我国的急诊及创伤部门(ETD)乃面对人力和资金不足,及超负荷工作量等,这些问题都会导致医护人员在工作上出现倦怠,甚至影响患者的护理质量。 为了迎合世卫组织的全面医疗卫生原则,俞利文表示政府需要从多层面进行考量,包括人口覆盖、充足的医疗保健服务、以及可负担的医疗服务。 他重申,政府为了实现这些目标,实际上更重要是医生和医护人员的分配,尤其是在郊区的迫切所需。 俞利文还指出,卫生部也必需解决当中的核心问题,包括寻求奖励方式,让医生和医护人员前往医疗人力匮乏的郊区提供服务。 基于我国的医疗人力方面仍迫切需要更好的投资,因此,俞利文希望卫生部不要以病患比例作为借口,不去吸纳更多医护人员投身在公共服务领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