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上百亿建围墙离谱! 政府应将资源用于抗疫

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指出,与其建议耗费百亿令吉公款在砂州边境建造围墙,砂州副首长占玛应该先了解当地实际情况以解决眼前的需求,包括增加边防守卫人力并融合现在科技,更重要是解决有关当局的腐败问题。 他说,疫情当下,政府应该将资源用于抗疫,因此他对于占玛欣的建议感到离谱。 “在占玛欣花费上百亿令吉或更多公款来建造砂州和印尼加里曼丹边界的围墙之前,为了砂州长远利益,他应该首要解决一些实际问题。” 俞利文今日发文告说,相较之下印尼方面的边防守卫人力是比砂州更多,因此砂州确实需要增加更多该方面的守卫人力,并通过无人机或摄像机进行电子监控等技术。虽然这些高科技设备也需要金钱来投资,但绝对不及建造边境围墙的花费。 他指出,在处理如此复杂的边防问题之际,政府应该启动“全政府”或“全机构”方法来寻求更多的协作方式,包括移民局、军方、海关等机构共同努力协调,甚至共享数据,以便在边境采取更全面的执法工作,而非只靠单一机构孤立行动。 最重要的是,政府必须确保这些执法机构秉持最高的诚信度,一旦诚信受到损害或腐败,就会衍生很多问题。例如近期发生一名外劳代理将4名确诊冠病外劳偷渡回印尼,有关案件进展至今似乎缓慢。 此外,人民担心这些从印尼加里曼丹非法入境的走私者和人口贩子可能将更多冠病带入砂拉越,甚至有指控称相关机构也牵涉其中,因此政府必须及早对症下药解决问题,免得后患无穷。 “我们不要因为一些坏苹果效应,而毁了所有机构付诸的一切努力。” 他称,事实是,马来西亚武装部队与印尼军方一直都维持良好关系,同时,所有长期解决问题的方案亦促使印尼加里曼丹和砂拉越的经济发展同步,因此不需要再进一步去跨越。 俞利文认为,砂拉越必须研究建立与印尼加里曼丹更深层的互惠互利关系,这不但让两国之间产生更多善意,也能刺激双边再社会和经济合作。虽然这非易事,但肯定比耗资超过百亿令吉公款建造边境围墙和边界道路更为便宜。 鉴此,他促请联邦和砂州政府应该更好地了解当地情势以解决核心问题,并透过跨政党形式邀请执政党和反对党代表共同前往边境实地勘察,以鉴定是否需要在边界建造围墙。

水灾损财物没工作惨挨饿 俞利文送食粮为灾民解困

为确保弱势群体得以三餐温饱,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为饱受水灾影响且生活拮据的贫困家庭提供食粮救济,以协助他们度过眼前的生活难关。 俞利文表示,上周连续几天豪雨导致古晋市多个地区成了水患灾区,许多贫苦家庭不仅面对严重财物损失,生活上也出现拮据,有的家庭甚至连一日三餐都成问题。 “水患给灾黎们带来极大的财务损失和日常影响,尤其家居、寝具、电视机、电冰箱、洗衣机等电器全都被水浸坏。此外,他们的生活拮据,没有多余的钱购买食物,甚至挨饿。” 与此同时,有的灾黎也因为受到水患影响,无法外出工作,特别是那些从事日薪工作人士,不但没了收入还要面对断粮窘境。 鉴此,俞利文与张健仁的特别陈国彬在过去几天走访选区上的灾区,包括万福路平民房、跑马场路的甘榜、甘榜诏安等,为家境穷苦的灾黎送上食粮援助。 俞利文称,尽管能力有限,但行动党在非常时期也都尽力为这些贫穷和弱势群体提供协助。 以上图示:右起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与张健仁的特别助理陈国彬为饱受水灾影响且生活拮据的贫困家庭提供食粮救济。 以上图示::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右2)将食粮救济送予有需要家庭。

俞利文吁政府增设弃婴舱 可保护小生命并教育公众

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呼吁联邦和砂州政府应该考虑设更多的“弃婴舱”,除了保护新生儿避免牺牲无辜小生命,同时倡议弃婴舱的需求和重要性,以教育公众对未成年或青少年未婚先孕风险的正确意识。 俞利文表示,针对古晋近日发生的弃婴惨死案件,着实令人非常痛心和遗憾。 他指出,为了避免类似悲剧发生,政府可以采取多种步骤阻止这种情况出现,特别是为受影响未婚妈妈、未成年少女孕妇等提供相关支持,让她们在需要帮助时不会感到独立无助。 俞利文补充,古晋专科医院旧址过去曾经提供有关弃婴舱服务,不过,随着该医院迁至新址,便不再提供相关服务。 因此,他希望古晋专科医院以及其他私人医疗机构能够再次考虑提供弃婴舱的服务,同时,政府也应该将有关服务设施扩大至砂州每个地区。 俞利文解释,设立弃婴舱服务并非意味鼓励青少年怀孕或未婚先孕,而是提供她们最后办法的选择,尤其将弃养的新生儿放置在安全地方,以免危及无辜小生命。 他说,每个小生命都是非常珍贵的,若弃婴是在安全情况下及时被发现,至少这些被遗弃的新生儿能够尽早获得良好的医疗检查和护理治疗,确保他们健康幸存下来。 尽管设立弃婴舱并不能彻底解决弃婴的问题,但无可否认弃婴舱确实是保护新生儿安全和权益的最后办法。尤其这些小生命不应该因为父母的过失受到惩罚,而是支持他们在良好环境中成长。 他也说,在设立弃婴舱服务之余,当局也必需为那些有意弃养新生儿的生母或监护人提供完全保密式的详谈服务,让她们可以跟专业的医护人员进行非正式讨论。 当然,交涉的医护人员必须是受过良好的专业沟通教育,在交谈过程绝不能夹带个人情感或判断,最重要是深入了解当事者弃养的原因和问题。 俞利文认为,为了正确解决弃婴的问题,政府必须采取整体且综合方法来教育社区,尤其砂州的青少年及学生未婚先孕问题已是令人堪忧,所以需透过社区集体责任方式解决问题。 虽然教育是防止弃婴的第一线,但弃婴舱却是保护新生儿的最后一道防线,以确保每个生存下来的新生儿都得到安全保障。

其他国家大规模检测冠病 俞利文:大马做法却相反

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认为,卫生部应该提高新冠病毒的检测能力与效率,尤其是在目前行管令期间,当局若真的要阻断我国当前病毒感染暴增,是不能减少对感染群及近距离接触者的检测工作。 俞利文说,卫生部日前发出新通令,即检测的样本数量取决曝露于感染群的人数,同时只对出现冠病症状的近距离接触者进行检测。 然而,他对于卫生部所采取的新措施存有强烈疑虑,因为当局此举不仅会人为上的减少确诊数据,也让那些可能有症状甚至无症状,但却具有传染病毒风险的人,存在一种虚假的安全感。 俞利文今日发文告表示,目前我国新冠病毒检测阳性率为8.2%,而专家建议最好是低于5%。为此,政府当务之急是需要增加检测能力,而不是减少检测。 据了解,卫生部的最新通令是于1月14日生效,需要检测的样本数量取决曝露于感染群的人数;若低于50人,20个样本就足够;若超过50人,则需要30个样本或10%,视何者为低。 根据该通令,如果他们之中有人出现症状,则需隔离并接受检测。假设该名人士确诊,这些集体隔离的人士需在他确诊的那天起再隔离10天。尽管如此,他们不必在第10天接受冠病检测。 俞利文指出,其他国家在封锁期间皆展开了大规模检测,惟,马来西亚的做法似乎却却相反。 “为了确定国家在应对疾病的负担,尤其在封锁或行管令期间,许多卫生专家纷纷呼吁政府加强检测力度,这样才能及早阻断感染。” 他补充,虽然加强检测可能会出现确诊数据增加,但这可以清楚了解和掌握我国的最新疫情状况,并迅速做出隔离措施,从而降低感染他人的风险。 如果没有展开足够的检测,那些有染疫风险的无症状人士因为无法接受检测,所以不知道自己可能被感染了。同时,这无形中也带给他们一种虚假的安全感,由于没有受到隔离束缚,无论是个人或在自己的社区都存着一定的感染风险。 即使近距离接触者被指示进行居家隔离,但他们在没有接受检测下可能松懈,甚至没有遵守居家隔离的标准作业程序,这也增加他们可能是无症状超级传播者的风险。 俞利文认为,目前最大的问题是,每当政府在评估疫情负担以及抗疫方法的有效性时,似乎都会转移目标或改变条件。这种策略其实只会降低当局去进行对比疫情的能力。 他也说,随着有关新通令生效,也不排除卫生部存有可能修饰或操作每日新增病例的风险。 鉴此,俞利文促请卫生部在实施新措施必须保持透明,并向公众清楚说明为何更改措施的理由。 “我们需要采取一种全社会的策略来应对新冠病毒,因此迫切需要透明度和问责制,以建立公众对卫生部采取方案措施的信心,并消除任何对冠病数据有被修饰或操纵的疑虑。”  

紧急状态影响投资信心 国盟管理不善流失外资

尽管许多人看似“接受”国家颁布紧急状态,以对抗疫情肆虐及制止政治活动。不过,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认为与其颁布紧急状态,政府可以采取其他方案选项,确保不会对各阶层行业领域带来深远影响。 俞利文今日发文告指出,政府在1988年《预防和控制传染病法》(第342法令)条文下被赋予权力以遏止病毒传播。为了拉平疫情曲线,国盟政府日前也宣布重启行管令/有条件行管令,因此无需颁布紧急状态。 他认为,政府可以借鉴其他国家的抗疫方案,他们就算没有通过颁布紧急状态也是成功遏止病毒传播。 与此同时,反对党也多次公开强调不希望在疫情大流行期间举行大选,首相或许和反对党曾有过沟通,所以在这事情上有着相同共识,这就是成熟的政治。惟,首相的联盟阵营却一而再再而三试图触发大选。 俞利文说,很多人也许认为紧急状态不会对他们的生活作息带来影响,但实际上也为社会带来一定的潜在后果。 他表示,在紧急状态下许多业务发展都是不确定性,这将大大影响商家商业和外资者的信心。尤其自昨日首相颁布国家进入紧急状态以后,我国的股市和货币出现下跌。 显然,由于国盟政府的管理不善,外资者将会舍去我国市场,转向邻国投资。 此外,紧急状态将使得权力集中在首相身上,尤其在国会陷入停罢之际,意味着首相可以无需再国会议员审查下,自行制定法律并花费公款。 他还说,随着国会停罢,国会议员就无法将人民的诉求和困境带入国会讨论解决,更别说在疫情之下进行相关政策检讨。 更重要的是,首相在紧急状态下也有权干预州政府的政权,甚至推翻原本享有的宪法保障,比如联邦和州政府之间的三权分立、基本人权自由等。 俞利文指出,在紧急状态下,州政府的权力其实已经受到一定的侵害,即停止召开州议会,以及停罢首长解散州议会的权力。 他补充,尽管大家同意在疫情大流行期间不应该举行大选,以阻断病毒的传播感染。不过,与其颁布紧急状态,政府可以选择其他方案来阻止大选和控制疫情,避免国家和社会因为紧急状态而面对不必要的过度影响。

跨政党独立委员会 俞利文:比例须与国会朝野比例一致

随着最高元首同意政府的建议成立一个跨政党的独立委员会,以评估疫情情况。因此,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希望该独立委员会的成员比例,必须与国会目前的朝野比例是一致的。  俞利文今日发文告指出,该独立委员会成员不能只充斥“唯命是从”执政党代表,甚至只安插一名反对党代表在内充当橱窗粉饰,否则将完全违背成立该独立委员会的宗旨。  他说,成立独立委员会的首要条件,是所有信息和数据必须保持透明,以便当局做出正确且明智的决定,尤其促成明确的参数定义以制定有效的抗疫方案。  俞利文强调,该独立委员会的所有决定都必须根据数据和科学决定,绝不能涉及或掺杂任何政治考量。  他也说,独立委员会的成立除了针对疫情评估向最高元首提出建议外,同时也应进一步向布城提供有效且可行的抗疫方案建议。  俞利文披露,他从一开始就吁请政府召集来自公共和私人相关领域的专家,共同组成专家咨询小组,以制定国家的抗疫策略,就像新加坡那样采取“全社会”的抗疫策略。  他表示,国盟政府必须承认在抗疫道路上已经不堪负重,因此他们须要获得来自各方领域的帮助携手对抗疫情。

疫情病例节节攀升 俞利文:不宜举行大选

新冠肺炎病毒仍在肆虐,现在根本不是举行全国大选的时候!  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今日发文告指出,迄今全国各地疫情数字节节攀升已经很令人担忧,但来自巫统的不同领袖却企图要在今年初触发闪电大选的举行,简直罔顾病毒对人民带来的侵害。  由此可见,这些不负责任的政治人物已完全将个人利益和权力斗争,置于百姓的福祉、安全及经济之上。 他说,政府应以过去沙巴州选举而引发的第三波疫情作为借鉴,若在今年举行全国大选肯定将是灾难性的。同时,这也警惕大家病毒是无所不在,并不会因为举行大选而消停。  俞利文也说,虽然我国今年将会收到冠病疫苗供应,但不代表着疫苗就是终结新冠肺炎大流行的“万灵药”。  重要的是,政府将取决于《国家疫苗接种策略》,分批从不同制药商获得疫苗供应,有可能需要到2022年才能全面把疫苗分配至全国,甚至只达到我国总人口最少70%的群体免疫。  换言之,我国需要等到大多数人民获得冠病免疫后,才可以考虑举行大选的必要性,否则以现在疫情肆虐时期是无法负担全国大选的进行。  俞利文认为,选举委员会也必需做好相关准备,至少在今年内针对选举程序进行适当调整和改革,尤其制定必要的安全标准作业程序,包括将邮寄投票扩大至弱势群体,以及在外州工作或求学的沙巴和砂州游子。  对于那些居住在外州的选民,邮寄投票不但方便他们无需返乡投票,也可以避免像沙巴州选举而导致疫情加剧。  因此,选委会需要根据2012年选举法令第3(1)(e)条例,颁布选区外有资格的选民成为可以预先投票的邮寄选民,方才能实施此程序。  他坚信,鉴于新冠肺炎大流行,选委会有义务和责任,为选民提供一个方便且安全的投票管道。包括实施安全和投票保障措施,确保符合资格的邮寄选民在防止篡改、公平、安全且方便的管道下提前投票,以增加选民对选举机制的信心。  他补充,选委会若通过不必要的法规直接或间接性的为选民带来任何不便,这也等同于一种对选民基本权利的压制。  俞利文表示,这不仅是针对当前疫情大流行,选举机制改革可以鼓励更多沙巴和砂州选民积极参与投票,尤其是沙砂与西马各州之间经济发展不平等,以致他们被迫离乡背井到外州谋生。  他指出,尚若政府在疫情期间举行大选,在外州工作的砂沙选民就得要回到自己的选区投票,他们除了要承担高昂费用外,也要面临感染风险。  此卡,砂拉越净选盟预计有多达20%沙巴和砂州的合格选民在西马半岛生活与工作,同时有许多西马选民也在沙巴和砂州生活与工作。  因此,俞利文呼吁选委会加快落实邮寄投票或其他形式的改革,确保不会为那些想要投票的选民带来太多不便。  尤其砂拉越今年将迎来砂州选举,所以这种改革尤其重要,因此选委会必需设下期限,以赶在砂州选举前落实上述改革。

新冠肺炎疫情迄今仍活跃 俞利文吁民众抗疫勿松懈

迄今新冠肺炎疫情依然活跃,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提醒民众切勿就此松懈,继续共同遏止感染,齐心阻断感染链。 俞利文今日连同张健仁的特别助理陈国彬和古晋社青团团长陈方其走访万福路,除了分派行动党年历予商家及民众外,也了解当地民生问题。 俞利文强调,我国疫情近来节节攀升,而砂州方面也开始出现反弹,因此,大家务必严格遵守防疫标准作业程序和卫生部指南,致力遏止另一波感染出现。 “抗疫是条漫长过程,所以我们需要民众的配合,履行抗疫的社会纪律和社会责任。” 鉴此,俞利文呼吁社会各阶层扮演好各自的角色所给予的配合,共同度过艰难时刻。 与此同时,他亦促请所有人在适应新常态之际,也务必做好防疫措施,时刻配戴口罩和勤劳洗手消毒,勿让病毒有机可乘,致力全面阻断感染链。 以下图示: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连同张健仁的特别助理陈国彬和古晋社青团团长陈方其走访万福路分派行动党年历,同时宣导防疫的重要性。  

砂政府豁免高官权贵隔离 损自主权又危害人民健康

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强调,疫情之下无关政治,所有入境砂拉越的人士包括高官权贵等都必须享有平等的隔离措施,致力保护砂州子民免于病毒侵害,防不胜防。 不过,针对民都鲁国会议员张庆信指他在促请砂州政府必须平等对待高官权贵,尤其从疫情红区的雪隆地区返回砂州的政治人物也需要采取必要的隔离措施,是在玩弄政治博取廉价宣传,令他感到十分遗憾。 俞利文今日发文告强调,砂州享有移民自主权,所以在控制疫情方面占有优势,特别是限制从高危地区返砂的入境者进行隔离措施,进而减低病毒传染风险。不过,砂州政府若赋予过多的豁免隔离权,这将会损害砂州移民自主权的优势。 他称,本身与其他砂州政治人物在入境砂州至少3天前,只要证明检测报告是阴性结果,就能够豁免隔离。但是,有关检测并不能保证他们不会被感染,病毒有可能仍处于潜伏期,所以尚未被检测到,尤其是曾经到访红区者的染疫风险更高。 俞利文举例,日前一名从吉隆坡返回马拉端的男子,正是近期新增的马尔多感染群(Cluster Mador)确诊者之一。该男子返砂前曾于吉隆坡私人医院接受拭子检测,当时检测结果呈阴性反应。 男子在抵达诗巫后 ,他遵从当局的居家隔离指示(HSO),返回位于马拉端的某长屋老家进行隔离。尽管他被安排在第八天再次进行检测,但结果还是呈阴性反应,并且没有任何症状。 隔离期间他一直待在长屋没有外出,但适逢圣诞节,他除了和家人在家聚餐外,还和到访家里的亲友欢度圣诞节。 俞利文补充,迄今已有8人先后被感染,同时有113人目前仍在等待检测结果。 他说,上述只是一个例子,虽然在返回时检测呈阴性反应,但也有病例是在较后检测中从阴转阳。难道张庆信认为政治人物就不会跟其他人一样面临被感染的风险? 而且,令人担忧的是,该确诊男子因为是回到长屋进行隔离,由于是长屋关系,因此长屋的老年人感染风险很高,若疫情没能受控,只怕郊区的医疗体系无法应对疫情的爆发。 俞利文也说,张庆信声称采取防疫措施,包括避开到人潮聚集的地方,但从对方的照片可以看到,除了走访市集也到访过长屋,甚至接触许多弱势群体,尤其是老年人。 俞利文说 ,尽管他豁免隔离但还是不敢松懈,并自发性采取居家隔离措施,在隔离期间善用科技兼顾选区上的服务工作,必要时才指示其选区服务团队走入基层为民排忧解难。 他相信,人民在非常时期也将会理解代议士们的处境,特别是遵守一切防疫标准,并以人民的健康为优先考量。 由此可见,不管是张庆信还是其他砂州政治领袖,都没有理由不遵循相同的隔离程序,这不仅是为了保护人民,更是以身作则的榜样,尤其在实施防疫标准作业程序上不应存有双重标准待遇。 他指出,为人民服务无疑是代义士的职责,但更重要是保护人民免于感染,凡事不能不顾后果,尤其当病毒和无症状感染是无所不在。 俞利文强调,所有人在遏制疫情方面发挥关键作用,因此任何防疫措施也没有所谓阶层或特权之分。

艺人从隆红区入砂不隔离 参与跨年活动恐加剧疫情

目前冠病仍笼罩全国,古晋市国会议会俞利文促请砂州政府展延原定于明晚(31日)举行的千人跨年倒数活动,避免疫情加剧。 据他了解,砂州政府为配合此次跨年倒数活动,特地从吉隆坡邀请艺人歌手前来古晋参与助兴,即便是从疫情红区入境砂州,但因为身份特殊所以享有豁免隔离权。 然而,当砂灾难管理委员会的防疫人员要为入境砂州的歌手执行一贯的防疫标准作业程序时,却遭到砂州旅游、艺术和文化部长阿都卡林责备“自作聪明”。阿都卡林解释该歌手已获得砂灾难管理委员会主席道格拉斯的批准豁免隔离,所以是无需再进行检测。 俞利文今日发文告质问砂州政府,为何在入境砂州的防疫标准作业程序上持有双重标准?防疫措施人人有责,无论是普通百姓还是政要权贵,砂州政府都必须一视同仁,不应存有双重你标准。 令人费解的是,跨年倒数活动难道也被砂州政府列为“基本必要服务”之一?否则那些从疫情红区入境砂州人士何以享有豁免隔离的特别待遇。 他补充,真正问题并不在于邀请歌手前来助兴,或是防疫人员执行职务,而是为何砂州政府坚持要在这疫情非常时期筹办室内千人跨年倒数活动,甚至豁免那些从疫情红区入境砂州人士进行隔离。 俞利文还说,砂州政府这边厢吁请民众遵守防疫避开人群聚集,另边厢却允许举办大型聚集活动,尽管主办方强调跨年倒数活动将采取严格的防疫措施,但仍有可能会带来疫情爆发风险。 况且,国防部高级部长伊斯迈沙比里日前也特别强调,集会形式的活动仍然不被允许进行,包括大型集会形式的跨年倒数活动。 俞利文指出,与其举办跨年倒数活动,砂州政府何不将所有花在倒数活动上的经费,用在其他更有意义及有真正需要的目的上,包括向辛苦的前线人员表达感谢。 “这些防疫前线人员都是在严格执行职务,他们应该得到高度尊重,而非遭受辱骂。” 鉴此,俞利文认为阿都卡林有必要向这些履行职责的防疫前线人员作出道歉,尤其防疫标准应该是一视同仁,不能存在任何双重标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