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社青团与林政行同在

全国社青团将与大山脚社青团理事林政行同在,全力捍卫人民言论自由,绝不向恶势力妥协。 林政行早前针对纳吉高调造访槟城之际,率领大山脚社青团前往拉横幅抗议。惟,遭到警方援引轻微犯罪法令第14条文将之提名上庭。 根据现场,林政行等人当时只是拉横幅和平抗议,并没有展现出无礼和喧哗,反而一行人还遭到纳吉支持者挑衅、辱骂、甚至恫言恐吓。 在宪法保障下,人人都有权在没有恐惧和不受干扰的情况下,寻求、接收并传递信息和观点。而林政行在没有违反任何行为操作之下仍被警方提控,显然背后有着明显政治意图。 警察身为“人民保姆”...

男子疑医疗疏忽逝世 俞利文促卫生部彻查

卫生部必须针对怡保中央医院于今年4月因救护车的医疗疏忽,导致一名43岁男子心脏病发作死亡的指控,立即展开调查。 政府和院方绝不能掩盖有关问题,甚至以内部处理为由草草了事,否则将影响公众对涉事医院以及所有政府医院在应对紧急医疗事故的信心,因此政府必须给受害者的家人伸张正义。 根据医药网媒《CODEBLUE》引用相关内部文件证据,包括在场目击者的陈述及警方照片的报道揭露,该医院的救护车被指当时未有执行救生程序,例如心肺复苏(CPR)或使用自动体外除颤器(AED),尤其在紧急情况下CPR或AED是必需的急救标准做法。 这两种的救生程序即使不能完全保证,但如果及早采取施救,至少可以增加患者得救的机会。 目击者陈述,救护车在呼叫后的10至15分钟到达时,受害者当时尚有一些反应和动静,比如呼吸急促困难。从技术层面来看,救护车到达后仍是可以执行救生程序,包括进行心肺复苏和使用AED抢救。然而,救护人员当下并没有进行心肺复苏,也没有使用AED尝试唤醒受害者,只称受害者“已经走了”。 根据院方报告指出,当时于现场的医药助理或医护人员声称受害者在下午6时40分时已呈尸冷(algor mortis)状态,即明显的死亡迹象,因此没有进行急救措施。

配合印尼迁都至加里曼丹 砂可发展航空维修业枢纽

砂拉越政府应充分利用所在地的策略位置,与大马机场控股有限公司和本地认可的全球性业者合作建立一个有利的生态系统,进军不断发展的航空保养、维修和大修(MRO),即飞机保养维修行业,让砂拉越成为航空公司在区域上首选的MRO枢纽。 随着印尼迁都至加里曼丹的努桑塔拉,到时往返印尼新首都的航班将不断增加,砂拉越与其计划成立或许不可持续且经济上不可行的“精品航空公司”,砂总理阿邦佐哈里应该利用其影响力要求大马机场公司扩大在古晋国际机场的容量,使其成为区域上首选的飞机保养维修枢纽。 日前,我受邀前往亚航马来西亚总部RedQ,与亚航首席执行员Riad Asmat以及亚航航空集团首席执行员Bo Lingam进行会面,并在交流中提及了古晋作为区域上首选MRO枢纽的潜力。 目前的区域上由于缺乏MRO服务,影响了亚航机队的维修和保养进度,导致他们的机队无法全数飞行。 基于地理上的策略位置,砂拉越有潜力成为东南亚首选的MRO,以处理航空资产的全寿命周期,而这些资产有可能让马来西亚未来20年在亚太地区的售后服务市场占据很大份额,约3.64万亿美元(约15.08万亿令吉)。

俞利文促教育部解决砂拉越师资短缺问题

教育部通过教育服务委员会(SPP)必须对招聘教师提供更多名额甚至配额,尤其是来自砂拉越的教师,以解决砂拉越师资短缺问题。 针对最近媒体报道指出,约200名砂籍合约教师于去年11月开放的招聘当中,因名额有限而未能成功申请在砂拉越执教,让他们感到沮丧和失望。 而且,当局所给予的名额说法也是不可接受的,尤其砂拉越师资明显匮乏,更是需要增加教师在砂拉越本地执教。 根据联邦和砂政府多年前已达成共识,即教育部同意砂拉越本土教师90:10执教比例的政策,试问这项填补砂拉越师资短缺的承诺是否还有效? 最新报道指出,砂拉越尚缺1840名小学教师和1545名中学教师,这是相当严重的匮乏,从中也带出一个问题,政府若有意解决砂拉越师资不足问题,为何还要设下招聘配额?

防止未来药品短缺窘境 ...

我国目前作为药品净进口国处于弱势地位,联邦政府必须通过卫生部制定明确政策,以解决我国当前药品短缺问题,尤其制定长期的“国家药品安全策略”,防止马来西亚未来面临药品短缺窘境。日前,国内不同的医疗机构单位,如大马药剂供应商协会(MAPS)、大马私人医院协会(APHM)、大马医药从业员联合会(MPCAM)、以及大马医药协会(MMA)已经针对抗生素和非处方药(OTC),即用于发烧、伤风、咳嗽和感冒,包括儿童止咳和伤风糖浆等药品的短缺发出了警告。 示意图 虽然卫生部包括该部副部长拿督诺阿兹米在内已经出面淡化有关问题的严重性,并表示药品短缺已受控。但是,政府不能就此掉以轻心,因为此次药品短缺与过往的短缺情况有所不同,是全球供应问题,足以影响整个医疗保健系统,包括公共和私人医疗领域随着中国上海封城长达两个月,以及俄乌的战争,进而导致马来西亚的各种处方和非处方药品面对严重短缺。马来西亚的前全部成药供应要么直接进口,不然就是通过进口活性药物成分(APIs)和医药中间体,然后由本地制药商生产药品。由于种种外部因素,以及本地和全球对药品需求激增,打乱了这两个管道的药品供应链。即使是在马来西亚本地生产的药品,也过度依赖进口活性药物成分和医药中间体,而且中国是世界第一大活性药物成分和医药中间体的供应国。药品短缺问题正在缓缓波及我国医药系统,现阶段公众也许还感受不到,但只是时间问题,尤其当药品库存包括仿制药用完后,到时任何的补救都可能为时已晚。所以,卫生部必须制定明确的短期、中期和长期政策来解决当前问题,尽量降低药品短缺对我国医疗系统的影响。在短期内,国家药品监管局(NPRA)必须对公共和私人医疗机构所有的药品库存进行审计和清点,以了解我国药品短缺的全面程度。同时,确定制药厂的生产能力、流动率及当前药品库存也很重要。大马制药工业组织(MOPI)和大马制药协会(PhAMA)须致力确保创新药品和仿制药品的制药商有足够的生产能力来储存足够的药品。卫生部应该迫使相关特许公司,如发马制药公司(Pharmaniaga)和其他中央合同公司等,须优先向卫生部属下的政府医院和诊所供应充足的药品库存,因为那是有超过70%人口会前去就诊的地方。然后适当将药品供应分配,确保最需要的地方先得到。重要的是,卫生部可以向医疗卫生提供者发布通报,让他们开始配给一些供应品,以缓冲库存不足的可能性。同时,通过重新评估患者的治疗处方数量和持续时间,以减少药品的浪费。国家药品监管局可以勘察其他国家的新市场,重新考量一些非处方药品的替代供应商和品牌,包括从邻国如印尼甚至埃及进口该国产制的药品,确保我国药品供应暂时充足。从长远之计,“国家药品安全策略”必须包括在本地生产活性药物成分的计划,以及增加本地制药商和进口商的药品库存。 虽然药品短缺可能是一个暂时性问题,但仍存在着许多不确定性和未知数,尤其当涉及到药品等必需品时,绝不能掉以轻心。许多专家预测,由于中国的封城措施和俄乌发动战争将对全球贸易带来重大影响,加上整个全球供应链非常复杂,可能需要数个月甚至一整年才能正常恢复。一些专家甚至还预测,鉴于港口和航运瓶颈解决起来很复杂,全球供应链“今年不会恢复正常”。俞利文医生古晋市国会议员国会卫生、科学和革新特委会主席行动党国会卫生发言人

20歲女大生返校一周死亡 社青团敦促北大展开调查

全国社青团敦促马来西亚北方大学(UUM)的管理层和相关单位针对20岁印裔女大生Vinosiny Sivakumar在大学宿舍意外死亡事故展开必要调查。 根据媒体报道,Vinosiny才刚返校上课一星期,就不幸于上周六(21日)在吉打新笃北方大学的宿舍内不幸死亡,生前她是名会计系学生。 Vinosiny Sivakumar 遗照 高教部必须本着透明精神给出明确时间表以进行调查,同时制定明确的全面计划以解决并保障学生的安全,甚至妥善保养及改善大学宿舍的基建设施。 初步调查死者是死于触电,这也是根据其家人描述死者身体的伤势,以及剖解报告亦证实了这一点。

全球多国爆发猴痘疫情 俞利文吁政府加强防疫

随着“猴痘”(Monkeypox)在全球多国爆发,我国卫生部应为公众制定明确且具体应对猴痘的防疫指南,包括为那些目前有意前往爆发猴痘疫情国家的人民提供咨询作为预防措施,防止猴痘病毒传染入侵我国。 近来,世卫组织针对猴痘病毒在全球的惊人传播召开了紧急会议,尽管大多数感染者已经康复,也没有出现并发症,但还是仍应认真对待,不能掉以轻心。 世卫组织于5月21日表示,全球12个未流行猴痘病毒的国家已报告了92例确诊病例和28例疑似病例,分别是澳洲、加拿大、美国、比利时、法国、德国、意大利、葡萄牙、西班牙、瑞典及英国等。 世卫还指出,随着检测范围的扩大,接下来可能会报告更多病例。 因此,我国卫生部必须未雨绸缪发布适当的猴痘防疫指南和建议,包括为那些计划前往爆发猴痘病毒国家的大马人民,在出发前事先接种疫苗以保护自己免受猴痘病毒侵害。

大马是“亚洲最甜国家” 每5人就有1人患糖尿病

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促请联邦政府和砂政府都必须加强现有预防疾病的醒觉运动,以应对我国糖尿病发率的上升趋势,尤其在砂拉越。随着新冠肺炎疫情爆发强调了有关问题的重要性,也暴露出非传染性疾病患者的高风险,因为高达88%的冠病死亡是非传染性疾病患者。 俞利文于日前到访马来西亚糖尿病协会古晋分会与该会成员交流,以了解该会的运作和活动规划,从中协助遏制糖尿疾病的流行趋势。 此外,俞利文也分配其选区拨款予该会用于举办提高糖尿病意识的各式活动,帮助糖尿病患者透过调整生活方式和日常习惯,以更顺从的管理病情。 示意图 根据2019年全国健康和发病率调查显示,大约有390万大马人患有糖尿病,而糖尿病的盛行率也从2015年的的13.4%上升至2019年18.3%,也就是大马每5个成年人当中,就有1人患有糖尿病,让马来西亚被冠上“亚洲最甜国家”称号。 近年来,糖尿病例估计会越来越多,目前全国糖尿病的盛行率高达21%,而砂拉越则多达18至19%左右。

避免航班延误问题 俞利文建议两项行动

为了全面解决以及避免航班延误和不断更改时间的问题,联邦政府必须通过交通部和马来西亚航空委员会以制定长期政策,让航空公司透过适当的执法来承担责任,确保乘客及消费者权益受到保障,以便在不可避免情况下获享合理赔偿。 虽然我们能够理解且同情航空业在过去两年因疫情所遭受的重挫,也认同并支持航空业需要相关激励措施来重振业务,但这并不意味着航空业能够随心所欲边缘化消费者的权益,这不仅让乘客造成诸多不便,甚至带来巨大经济损失。 为从整体上妥善解决问题以及保障消费者和公众权益,我建议政府必须采取两项主要行动:(1) 首先,政府必须审查所有必要的法规,确保给予消费者必要赔偿或补偿。政府可以修改有关航班延误的法令,这包括航班“重新安排”和“更改时间”等专门用语,以及强制航空公司向乘客提供赔偿有关的其他法律术语。目前,法律有可能存在漏洞。在马来西亚航空委员会官网简单搜寻一下,明确指出只有航班延误和航班取消可以获得赔偿。根据我国消费者保护法第12条文,也明确规定有关保障只涵盖航班延误和航班取消。但现在的风险在于,航空公司可能会在术语上发挥创意,并使用在相关法律规范以外的术语,比如“重新安排(rescheduled)”和“更改时间(retimed)”等。而且,政府也要确保“航班延误超过6小时的承保范围”,不应仅适用于已购买旅游保险的乘客。因此,政府可以采用2004年通过的《欧盟航空旅客权利条例》,以更好的保护消费者权益。即如果航班被取消、长时间延误,或者乘客被拒绝登上已确认预订的航班,乘客在欧盟(EC)第261/2004号法规所规定的权利下,可获得航空公司提供补偿和援助。是项法规为乘客提供了免受旅行中断的保护,同时也激励航空公司保持更准点的航班运营。 示意图

航班频频延误仅道歉了事 政府应采取行动追究责任

尽管亚航已针对国内航班频频延误和更改时间,尤其在开斋节期间已给乘客带来各种不便,甚至造成经济损市作出了道歉,但亚航所给予的道歉理由是不可接受的,马来西亚航空委员会应追究其责任以维护乘客及消费者权益。 亚航发出的道歉声明以飞机数量不足为借口,指旗下飞机自行管令期间长时间未有执飞使用,需要进行必要维修和保养。 亚航还说,航班延误也是因为用于大马和区域的飞机维修设施等待队伍很长,长时间未飞行的飞机必须经过维修后,才能重新飞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