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足口症病例增加 俞利文促各造提高警惕以及加以防范

随着全国手足口症病例不断增加,民主行动党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医生促各造,包括公众、家长及教师在内的不同机构成员提高警惕,并与卫生部紧密合作。 与此同时,他也鼓励私人机构,将预防手足口症列为他们企业社会责任的一部分,包括向学校捐赠杀菌剂,为遏制疾病传播尽份棉力。 目前身在国会下议院参与国会会议的俞利文表示,根据卫生部长所给予的答案,今年1月1日至7月29日,该部共接获39,408宗手足口症的病例,其中雪兰莪病例数目最多,为11,669宗,其次是吉隆坡(4,552宗),而砂拉越则排行第三,有4,551宗病例。 他指出,随着近期在槟城有一名17月大的婴儿因手足口症因并发症导致死亡外,沐胶日前也有一名两岁孩童怀疑染上手足口症死亡。这名两岁孩童在7月24日出现发烧症状,隔天手、脚及口腔出现疹粒,并在7月28日凌晨逝世。 他说,所以公众应提高意识,特别是采取预防措施,遏制手足口症的病例继续飙升并夺走更多性命。 手足口症的病例其实在马来西亚全年都有发生。这疾病与个人及环境有着密切关系,尤其是7岁以下儿童为高危险群;托儿所、幼儿园、学校及公共游乐场等地点也是风险地点。 由于马来西亚及砂拉越的手足口症病例增加,卫生部将采取措施以控制疾病的传播,特别是提升民众意识方面;在托儿所、学校及幼儿园等展开醒觉运动,让教师、业者及家长们对手足口症的预防有更进一步的认识。 “这项醒觉运动将在接下来的3周内全面展开,主要是向民众灌输5个主要问题,包括个人卫生;正确的“洗手”方式;环境卫生;及所有托儿所、学前班和幼儿园的卫生检查与针对不同污染的消毒方式。” 他指出,在长期预防计划方面,当局将对所有教育场所业者和负责人员进行更多常年培训,以灌输各方面的预防知识。 也是行动党砂拉越社青团团长的俞利文说,除了教师之外,家长和公众在家中保持良好的个人卫生以及监督孩子的状况也是预防手足口症的重要环节。大家都应该紧密监察孩子的状况,且也了解是否需要寻求医疗护理的意识也很重要。 “手足口症是由柯萨奇A16和EV 71病毒引起的疾病,其可通过鼻液、唾液、水疱和粪便直接接触传播。这疾病的症状包括发烧,手掌和脚上出现疹粒或水疱及口腔和舌头溃疡。” 他提醒家长们尽量让孩子呆在家里,避免带他们到公共场所,且时刻保持良好的个人卫生习惯。 “我们都可以在遏制这个问题扮演我们的角色、确保我们孩子的安全,尽量避免再有人因手足口症失去宝贵性命。”

俞利文促反贪会 重新开档查泰益玛目

民主行动党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敦促大马反贪污委员会主席拿督斯里苏克里重新开档,对砂拉越元首敦丕显泰益玛目贪污、滥权及拥有无法解释财富的指控展开调查。 他说,相关的调查工作应该将《砂拉越报告》的最新指控,即指泰益与砂拉越政府成立的砂石油公司有所关联的事件。 也是行动党砂社青团秘书的俞利文,是与前日在国会下议院首次参与最高元首施政御词时,向反贪污委员会作出这项呼吁。 根据首相署部长(法律)刘为强日前在国会回答他的问题时说,反贪污委员会之前针对这名砂拉越前首长展开一些调查,并将调查结果呈予总检察长,唯相关案件在2013年国阵仍执政时,已经被关闭档案。 他指出,希望联盟执政中央以来,在打击和揭发贪腐方面不遗余力,包括对前首相纳吉私人账户的26亿令吉资金、一马发展公司丑闻等展开调查。因此,他敦促当局将这种反贪腐的行动扩展到砂拉越。 无论对象拥有什么地位、头衔或财富,只要他们有犯下贪污、滥权的罪行,都应一视同仁的接受法律制裁。 他说,对砂拉越而言,要打击贪污腐败,首先必须解决“房间里的大象”;即那明明摆在眼前,大家却不愿正视的问题。过去多年来,国际媒体对这位前首长作出了各项指控,但是却没有获得具体的答案;其中最新的乃今年6月6日所揭发的报道。 “多个非政府组织,包括布鲁诺曼瑟基金会等表明有意配合当局对泰益的指控进行调查,包括为当局提供7年来所收集的‘证据’。且根据《砂拉越报告》最新的指控,我坚信这一切都值得进一步展开调查。” 因此,他促反贪污委员会与各造及非政府组织合作,审查最近的所有指控及所谓的“新证据”,甚至是重新研究旧证据,更采取法令来调查相关的指控。 “我们的国家必须具有更大的透明度,确保这般引人注目的案件在没有受到任何干扰的情况下进行调查,以加强公众的信心。” “我们在上周日才庆祝砂拉越日;一个结束殖民地统治的日子,但我们打击贪腐的革命却未结束。正当我们在争取自主权及更多税收的当儿,清廉施政也不容忽视,这样才能让砂拉越子民直接受惠。”

马拉尊任首席大法官 东马地位迈进一大步

我仅此恭贺丹斯里理察马拉尊获我国最高元首苏丹慕哈末五世陛下委任为马来西亚首席大法官。 理察马拉尊乃我国司法界这半世纪来,首位来自沙巴及砂拉越受委为全国首席大法官的人士。 如之前所言,我们有信心马拉尊将会毫无畏惧并公正的履行其职责,且他也将毫无条件的维护正义原则。当然毫无疑问的,他确有能力领导马来西亚的司法机构。 根据我国宪法第122 B条文,最高元首将根据首相的推荐,委任首席大法官。 我们砂拉越希望联盟早在选举前便提出委任马拉尊为首席大法官的建议。理由是他在联邦法院法官当中拥有最资深的经验及优点,其经验比原任首席大法官劳勿斯更资深。劳勿斯的任期原本在2017年8月3日届满,但前首相纳吉却在违反宪法的情况下建议延长其任期3年。 马拉尊获委为首席大法官不仅显示了他自身的优点及拥有合理的判断力,且也显示了他拥有对我国司法改革的愿景;更重要的是,这项委任也是对于东马在联邦地位的肯定。这点是之前在国阵执政时不曾出现的。 目前对于1963年大马协议赋予我们沙巴及砂拉越的权益有着不同的诠释,我们相信随着来自东马的马拉尊受委为全国首席大法官,对沙巴及砂拉越的地位而言,可说是迈进了一大步;尤其是在索回我们的合法权益方面,更是一项优势;同时更多程度上也可促进我国的平等化。 行动党古晋市候任议员俞利文医生文告:

砂火箭推荐砂、 沙首席大法丹斯里官理察马拉尊若接任成为下任联邦首席大法官。

随着联邦法院首席大法官劳勿斯呈辞,于7月1日生效, 古晋市国候任国会议员俞利文强烈推荐砂、 沙首席大法丹斯里官理察马拉尊若接任成为下任联邦首席大法官。 俞利文今日指出,此乃东马希望联盟扎起国会选举前的共同立场。 这推荐的意愿绝非无中生有, 其中最重要的是理察马拉尊若乃目前联邦法院最资深的法官, 比原任联邦大法官资深。 他说,除此之外, 理察马拉尊若也给司法界带来了许多的的改进及良好措施。 其中包括在任东马首席大法官后不久,便开启了不少优良政策, 包括在2006年实行砂、沙法庭的电脑化系统,这对法庭、 律师界及公众,皆是受益。 “与此同时,他也密切参与及落实司法界的开发及措施, 其中包括落实综合法庭方案。这方案也荣获了2009年联合国世界 首脑会议的”电子政务与机构“组别奖项。”

砂拉越国阵及人联党又在“石油主权”课题上误导人民!

(古晋7日讯)民主行动党古晋市候任议员俞利文医生促砂拉越国阵及人联党在“石油主权”课题上勿再误导人民、制造人民对希盟政府的误解。 他强调,砂希盟领袖之前已经多次指出,1974年石油发展法令一天未被废除便是有效的法律,但砂拉越首长阿邦佐哈里与人联党领袖却无视希盟领袖的劝告。 “ 我们多次强调,在我们的法律制度下,任何在马来西亚通过,并在宪报颁布的法律,在没有获得废除前或获得联邦法院宣布违宪前,都是有效的法律。但是阿邦佐及人联党却不理会,甚至还指2012年领海法令与1972年石油开采法令与现在砂州拥有采矿权事宜不相关。” “如今国油公司入禀法庭,说明了我们并非无中生有。但遗憾的是,砂国阵及人联党非但没有自我检讨,还企图误导人民,将过错推该希盟政府。” 也是行动党砂拉越社青团秘书的俞利文今天在一篇文告中指出,国油入禀法庭的事件,不应该被用以误导人民来制造相互分歧,反之,我们必须了解事件的真相,并团结一致的面对。 “我必须强调,我不是捍卫国油公司,但我们必须清楚知道,1974年石油发展法令依然存在。当阿邦佐宣布从2018年7月1日开始,石油和天然气业必须遵循砂拉越1958年石油开采法及2016年天然气分配条例,该公司亦有权力入禀法庭请求厘清1974年石油发展法令的权力。” 他指出,在技术上,相关公司在遵循新或之前的另一项旧法令前,通过法律程序来厘清法令赋予的权益是正常程序。 “遗憾的是,却有砂拉越领袖发表误导性声明,指这是国油公司或希盟政府企图‘偷走’更多的砂拉越资源,以弥补取消消费税后所损失的收入。” 他说,技术上来说,1974年国会通过的石油发展法案乃获得全体砂拉越领袖的同意。根据该法案第2(1)条文,自1974年来我国的石油拥有权乃属于国油公司所有。 该法案第2(1)条文阐明:“马来西亚境内或外的石油的勘探、开采、获取、专有及特权,归属于1965年公司法或根据有关法律注册成立的公司。 “所以如今,国油公司不是要求新的东西、‘盗取更多’或要剥夺开采税,他们是要通过法律途径来厘清这事件。正当阿邦佐强调拥有石油拥有权的当儿,就算如今还是国阵执政,这事件也将依旧发生。” “我 再次重申,我绝对不是在维护国油公司。我只是不屑看到国阵领袖自欺欺人或继续欺骗砂拉越人民。我们必须清楚的知道,即使国油公司没有入禀法庭,我们也无法改变1974年石油发展法令存在的事实! ” “我们必须清楚的是,1974年石油发展法令尚未被法庭宣布无效;且也没有在国会中被废除或修改,所以任何人都无法无视或扭曲相关法令。” 他说,无论如何,法庭有现今也未对这案件作出宣判。或许这是一个给砂拉越国阵政府证明他们看法的平台,所以砂国阵领袖及成员党更不应该误导民众来获取政治资本。

砂行动党拜访及了解消防及拯救局 操作情况

作为希盟政府的一员,砂拉越民主行动党将加强与各部门,包括砂拉越消防与拯救局的紧密合作,以确保人民的安全受到保障。 民主行动党古晋市候任国会议员俞利文在日前率行动党党员前往砂拉越消防与拯救局总部拜会该局砂州总监诺西山宾莫哈末,以了解消防与拯救局在全砂的操作及该局所面对的问题。 消防与拯救局官员于当天亦向我们讲解该局在全砂的日常操作及所举办的各项获得,其中包括提升民众防火的意识及消防法令等活动。 在古晋,目前有许多酒店及民宿的设立,在会谈中,消防局也与我们探讨有关酒店及民宿等的防火安全问题。其中有许多商业单位在初期都已获得消拯局所发出的准证,但他们在较后却将单位改装修为酒店或宿舍,所容纳的人数超出了当局先前所批准的数目,且我们也或许,有不少业者在为获得消防准证的情况下营业。 "在会谈中,我们也探讨了托儿所及宗教学校等的防火措施问题。俞利文表示,我们不希望去年吉隆坡甘榜拿督克拉莫宗教学校那场夺走23条性命的惨剧重演。该校据称就是没有遵循消拯局的消防安全规定才酿悲剧,一些死者的遗体被烧得不堪入目,得靠脱氧核醣核酸(DNA)来辨识身份。 当然,我们不希望这类事件在砂拉越发生,因此,我们将与各相关机构合作,共同解决这些问题,包括执法方面的问题。同时,我们也将与消拯局保持良好合作,提升学生、孩童及家长的的防火安全意识。 重要的是,我们在会谈中也探讨了新联邦政府与消拯局间的关系,为了人民利益寻求更有效的合作。" 消拯局亦提出了在古晋地区增设消拯局分局的建议,其中一项建议的地点是在石角区设立消拯局,以符合周围地区迅速发展的需求。 目前,石角一带并没有消拯局,距离石角最近的乃是巴都林当消拯局,基于距离及交通情况,万一有火患等事件发生,消防车可能无法在最快的时间赶抵现场救灾。 因此,我们将通过我们的平台跟进有关建议,以确保人民的安全能获得保障。 图说:砂拉越消防与拯救局砂总监诺西山宾莫哈末(左三) 赠送纪念品给俞利文。右一为俞利文特别助理陈祥智。

希盟诚意十足恢复砂主权 问题在于砂国阵不接受希盟协议

民主行动党古晋区候任议员俞利文医生强调,在恢复砂拉越主权及权益的课题上,希望联盟诚意十足,但问题是出于砂拉越国阵不接受希盟的协议。 他说,在希望联盟的竞选宣言已经清楚阐明希盟对砂人民的承诺。希望联盟砂拉越领导在之前也亲自将相关协议送到砂拉越首长署,但砂国阵拒签相关协议。 他进一步说明,希望联盟在砂拉越自主权课题上,都保持着诚恳的态度,将兑现竞选宣言中承诺,不分政治派别的把权力下放给砂拉越国阵政府。 惟他强调:“但是这些承诺,必须在砂拉越国阵政府同意下才能实现。” “我们不只一次强调将把权力下放给砂拉越,但是砂拉越国阵必须要接受。砂拉越希盟领袖也将相关协议交予砂首长办公室及其他国阵成员党领袖,惟他们(国阵)却没有接受相关协议及要负起权力下放后的责任。” 也是行动党砂州社青团秘书的俞利文说,要求权力下放乃是已故首长阿德南的斗争,如今希望联盟提出这协议,涉及测层面包括砂拉越领土完整性、税收权、教育、卫生、社会保障、基设、天然资源和旅游业各方面,根本看不出口口声声说以砂拉越为先的砂拉越国阵有什么拒绝这协议的理由。 “但是他们不接受,我们也无法硬将人家拒绝的东西硬塞给他们。” 不过,他说,虽然砂拉越国阵不接受希盟有利于砂拉越人民权益的献议,但希盟不会放弃将有利于砂拉越全体人民的政策。 他强调,希望联盟将继续在这方面做出努力,不会忽视砂拉越。 “目前,是砂拉越国阵不接受我们的献议;他们不接受,我们不会强迫他们接受,但我们会设法将这些有利于砂拉越全民的政策,包括归还主权方面的承诺兑现给砂拉越。” 他强调,自入主布城来,希望联盟都在超时工作,以尽快向砂拉越人民及全马人民兑现承诺。 他说,仅仅3个工作日,希盟已经落实让安华获得特赦及释放、首相不能兼任财政部长的体系改革、0%消费税及一马公司稽查报告解密及成立经济与体制改革理事会等。 “显然的,我们希望联盟将兑现我们对人民的承诺,包括对砂拉越人民最有利的承诺。惟,砂拉越国阵政府却不接受我们的协议,令人费解。” “如果砂拉越国阵真的以砂拉越及砂拉越人民为先,我根本看不出他们有拒绝我们提出协议的理由。”

国会通过反假新闻法 俞利文:历史污点

民主行动党古晋国会议员张健仁特别助理俞利文医生指出,国会通过2018年反假新闻法,乃是历史上的污点。 这不仅是砂拉越的历史污点,同时也是全国历史的污点。我们的民选国会议员,尤其是来自砂拉越国阵的国会议员们无法捍卫宪法及参组马来西亚时所赋予我们的神圣权力。 他指出,根据以白人拉者9项原则为基础的砂拉越18项协议,明确的指出了“无论是书写或口头的言论自由应该被允许及鼓励,且每个人都根据自身意愿表达的权力”。因此,这些权力应该获得严格捍卫。 这项法案不单是受到在野党国会议员的反对,同时也受到许多民间团体及媒体组织的批评。大家都认为这法案一旦生效为法令,将成为执政者用于打压反对声音的工具。 我们已经有足够的相关法律来应对假新闻的传播,因此,在反对假新闻的同时,我们也反对任何纯粹供执政政府用以控制新闻自由的立法,尤其是被执政者认为威胁到他们地位的新闻与言论自由。 要打击假新闻,我国应该向新加坡学习。新加坡国会成立了特别委员会来审核网上假消息,包括以前因、后果及对策个方面来作为审核为考量,且也通过公开听证会来获取反馈。 他指出,新加坡的做法或许也有遭到批评,但至少该国在打击假消息方面,是通过公开听证的程序,而非像马来西亚一样,这法案的通过,极可能成为来届全国选举打击政治对手的工具。 “讽刺的是,即使人联党主席沈桂贤甚至是其友党联民党领袖都声称不应仓促通过这项法案,因为这可能将影响宪法所赋予的言论自由权力。惟,法案却也轻易的被通过。” “更甚的是,砂拉越有25名国会议员,且在内阁中也有部长,他们却全支持通过这项法案,根本漠视砂拉越人民的意愿,更没有捍卫先辈参组大马时坚持的砂拉越权益。” 在联邦内阁中,人联党的理察烈乃是联邦部长,但他却也指出这项法案的通过。 “如果沈桂贤正视砂拉越权益,他之前就该会叫理察烈反对反假新闻法案。但这项在内阁会议及国会都有讨论的法案,他却没有任何举动。” 这再次证明无论是土保党、人联党或是其他砂国阵成员党,都只能满足巫统的意愿,而不是关注及捍卫砂拉越权益。 他指出,这也说明国阵只以他们的自身利益为依归,且不惜任何代价的确保他们本身可以继续执政,根本没有理会是否危害人民的利益问题。 人民要的是建立一个强大的马来西亚;大家彼此交流加强彼此谅解,才是杜绝假新闻的最佳方式,而非通过法令来打压言论自由。

投票支持希盟 落实砂医疗自主权

民主行动党古晋国会议员张健仁特别助理俞利文强调,要解决砂拉越医生及其他医疗设备短缺问题的最佳途径,即是支持希望联盟执政,落实将医疗自主权归还给砂拉越。 他说,只有砂拉越拥有医疗自主权,砂拉越政府才能无需通过联邦政府的官僚机构,直接解决砂拉越各地的医疗问题。 人联党主席沈桂贤医生揭示了砂拉越诊所所面对的严峻问题,包括缺乏水电供应及医生短缺的问题。在砂拉越的209家诊所中有45%没有医生,其中大部分是有医疗助理及护士负责。 他说,这是一项相当严重的问题,砂拉越国阵及联邦国阵政府必须向人民解释为何他们能允许这种直接影响到砂拉越人民,尤其乡区人民健康问题的情况出现? 也是砂行动党社青团秘书的俞利文说,医生及医疗设备短缺等问题已经不是新的课题。这清楚显示了联邦国阵政府多年来漠视砂拉越的需求及他们的低效率;尤其是属于联邦政府权限的医疗课题。 “这就是为何希望联盟决定将医疗自主权归还给砂拉越;这样才能根据砂拉越各个地区的情况及需求,直接解决个别地区说面对的问题。” 在希望联盟在竞选宣言中承诺,一旦执政中央将全面把教育及医疗自主权下放给砂拉越,让砂拉越政府全权负责这两个部门事宜。 “过度集中在联邦的医疗系统效率根本不足以迎合砂拉越的人口分布特征及医疗需求,唯有将医疗权力归还给砂拉越,才能确保问题获得解决。” 俞利文进一步说明,医疗自主权涉及了3方面,包括经费、设施发展及医疗专业人员的招聘与分配。目前这些关键都掌握在联邦政府手中,而砂拉越必须等待联邦的安排,为我们分配经费及设施发展,甚至是分配医生,从而导致了我们砂拉越现在所面对的种种医疗问题。 有了医疗自主权,砂拉越就可以自行在医疗问题上做出决定;可以自己提升各医院及诊所的设施及医药,确保各区医院及诊所有医生提供服务,无需等待联邦政府的批准及决定。 “最重要的是,砂拉越有权力留住州内的医生专才,甚至吸引其他州属的医生到砂拉越来服务;这不单单是留住州内的人才,且也吸引其他优秀的医生加入砂拉越的行列。这也将直接改善砂拉越的医疗素质,从而达致本地医生及医疗专业人员的知识转移。” “我们拥有一致的目标,即提升砂拉越的医疗品质及水平,为全体砂拉越子民提供最佳的医疗服务。” “我坚信,要达致这目标,最佳的方式就是让希望联盟执政中央,将医疗自主权归还给砂拉越。”

国会议员应放下歧见 反对反假新闻法案

民主行动党古晋国会议员张健仁特别助理俞利文医生促全体国会议员、尤其砂拉越国会议员们放下政治分歧,维护言论自由及宪法赋予砂拉越的权力,共同反对在国会下议院提呈的2018年反假新闻法案。 他指出,根据以白人拉者9项原则为基础的砂拉越18项协议,明确的指出了“无论是书写或口头的言论自由应该被允许及鼓励,且每个人都根据自身意愿表达的权力”。因此,这些权力应该获得严格捍卫。 “反假新闻法案无疑的是一项开倒车的做法,旨在让我国陷入一个民主狭义及黑暗信息的时代;让某部分人士以他们的政治及个人利益来裁定什么是真相。他们的目标是要给人民灌输恐慌意识,让他们自身的权力不会受到任何质疑。” 也是行动党地14届全国选举潜能候选人的俞利文说:“当我们在打击假新闻的同时,我们也坚决反对任何纯粹只是供执政者用以控制新闻传播的立法。” 他说,目前我国已经有诽谤法令和媒体法令等相关法令,足以应付及处理假消息的传播。 在新加坡虽然也有设定这类法令来对付假新闻,但新加波国会是经过协商后,在国会中设立了一个朝野皆有代表的委员会来对相关法令进行协商与研究。惟,在马来西亚,这项法令的草拟过程却是充满了‘神秘’,似乎只是为了应付在即将到来的选举中打击反对声音。 俞利文也是砂拉越社青团秘书,他指出,副通讯与多媒体部长再拉尼表示,任何有关一马发展公司(1MDB)的消息,未经政府证实,都被视为“假新闻”。 “这说明了这些所谓的‘反假新闻法案’对人民所构成相当的危险性。” “这清楚的表明了决定新闻‘真实性’的决策人是国阵政府,他们有绝对权力来裁定什么才是‘真相’,显然的违背了言论自由及媒体独立的精神。” 他指出,以这般逻辑,如果砂拉越政府内部有腐败及贪污滥权情况,若有人揭开这涉及公众利益的重要性课题,相关我揭秘者或公众是否会被逮捕并被判监? 这无疑是一项开倒车的做法,如果砂拉越国会议员们同意通过这些法案,就相等于再次允许国阵侵蚀这些在宪法及建国协议中赋予我们的权益。 有鉴于此,我呼吁所有砂拉越的国会议员们,尤其是砂国阵国会议员别为了自身利益而支持及维护盗贼统治的领袖,再次典当砂拉越的权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