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苏计划空洞无实质策略 无法激起人民对政府信心

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指出,国盟政府所谓的复苏计划是空洞的,不但没有实质内容和策略,也没有为业者甚至民众说明在疫情之后的前进方向,根本无法激起人民对政府的信心。由此可见,政府似乎未有针对行管令结束以后制定适当的退场策略。 俞利文今日发文告表示,在过去一年里,商家、业者和民众一直呼吁并冀望政府能制定明确的前进方向,指引他们度过难关。惟,政府不但迟至昨日才宣布复苏计划,该计划对许多陷入困境的商家企业并没有带来任何实质上的帮助和支持,有些领域甚至要等到第四阶段才得以生存。 与此同时,政府也明显缺乏计划,尤其在过去15个月长期关闭造成惨重损失的非基要经济行业,包括娱乐行业、足底按摩中心,甚至涉及社交群聚的行业等,这些行业一直在苦等政府给予明确的前进方向以及纾困计划。 他强调,当私人领域于当前经济危机中面临倒闭而导致员工失业时,政府不能袖手旁观,必须介入其中。 他也担忧,政府决定使用病例数据作为决策标准,而这也非常依赖于检测工作,尤其对于要用作可靠参数的新冠病例,阳性率就必须始终保持在5%以下。 “我们需要确保每天的数据调整为每日完成的检测总数,只有这样才是一个重要的参数。” 俞利文披露,根据世卫组织的建议,任何国家在考虑开放经济之前,该国的阳性率必须是连续14天都保持在5%以下,这是有明确科学根据的,而不是纯粹基于病例作为考量。 而且,令人遗憾的是,尽管所有国会议员都已经接种了疫苗,但国盟政府并没有将国会的召开,视为疫情大流行期间的基本必要服务领域之一,甚至停罢国会。 俞利文表示,疫情之下,其中主要解决方案是恢复国家的国会民主,让所有国会议员都能发挥各自关键作用,向政府提抗疫的建议和想法,在国会民主制度下提供适当的制衡及监督。 他举例,比如英国甚至新加坡等,每当出现病例增加时,该国政府不仅向公众实时公布政府的计划,还频繁召开国会让朝野阵营共同商讨对策,甚至采取高效的“全政府”和“全社会”策略模式来应对疫情。

东马检测费比西马贵40% 俞利文:价格差异不公平

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促请联邦政府和卫生部必须设法将西马和东马的冠病检测费用顶价保持一致,确保所有人是平等负担,这也是国家对抗新冠肺炎的必要条件。 俞利文今日针对卫生部长阿汉峇峇指政府已援引紧急状态条例设定检测费用顶价,确保抗疫期间有关费用保持合理事宜,这么表示。 然而,他认为冠病检测费用在东马和西马之间肯定存有顶价差异。 目前,聚合酶链反应(RT-PCR)检测在西马是150令吉、东马200令吉;抗原快速检测试剂(RTK-Ag)西马是60令吉、东马80令吉;以及血清抗体快筛试剂(RTK Antibody)西马是50令吉、东马是70令吉。 俞利文质问政府,为何在疫情大流行期间,东马和西马之间的检测费用却存在价格差异?身为政府理应摒弃地域之分,设法补贴成本差异,以公平对待所有人。 他指出,若按照现有费用,东马人需为检测额外支付近40%费用,那是不公平也不合理的。 在这种情况下,“运输成本”或是其他常见借口来说明东马的价差往往是不合理的,无论是地理位置还是人口结构,政府都应该想办法让所有人都能享有平等及一致的负担。 俞利文说,政府应该鼓励展开更多大规模的冠病检测,而最好方法之一是让所有地区的私人领域也参与其中。尤其目前东马很多地区的阳性率仍远高于世卫组织所建议的低于5%。 俞利文强调,在基本需要的情况下,尤其涉及公共卫生方面都不应有任何形式的歧视。鉴此,政府必须使其尽所能让人民负担得起,并鼓励更多人进行检测,特别是在疫情爆发地区。

政府应为儿童少年和移民接种 否则将难以实现群体免疫目标

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吁请联邦政府和新冠肺炎免疫协调特别工作组(CITF)应积极制定计划及安排,为我国12至17岁的儿童和少年做好疫苗接种准备,包括针对高风险社区的移民群体,以尽早实现我国80%群体免疫目标。 他表示,首相慕尤丁预计吉隆坡和布城甚至砂拉越最早在8月达致群体免疫,但是政府若没有概括这两个重要群体,即儿童少年和移民,否则将难以实现目标。 也是卫生、科学与革新国会特委会主席的俞利文指出,12至18岁的儿童和少年乃占我国人口的30%,同时,不管是持有证件还是没有证件的移民也估计约有500万人。由此可见,为了达到足够的疫苗接种率,政府必须寻求有效方案,尽快将这两个群体纳入国家免疫计划中。 卫生部长和卫生总监也说我国儿童感染冠病的程度也越来越严重,确实令人担忧。据报道,自2020年1月25日至今年5月30日,我国共有8万2341名儿童感染冠病,其中以今年的病例居多。而且染疫的儿童也涉及所有年龄层,其中1万9851人是5岁以下儿童。 与此同时,卫生总监也报告在今年首五个月,就有三名5岁以下儿童死于冠病,另有27名儿童入住儿科重症监护病房,其中19人是五岁以下儿童。 俞利文披露,目前已有越来越多的证据说明儿童也可能会患上长期症状的冠病,并在染疫后数个月内出现身体不适。尽管如此,这确实需要更多的数据和研究才能得出更全面的结论,包括针对儿童染疫的严重程度。 他补充,虽然在大多数情况下,儿童染疫的症状较轻,但并不能排除儿童也可能会传播予成年人的风险,甚至产生更大破坏性,尤其是老年人。一旦公共场所开放比如学校复课,儿童就会暴露在染疫的风险之中,因此政府必须寻求保护儿童的有效方案。 根据现有的疫苗安全数据,全球多个国家包括美国、加拿大、新加坡、英国、法国、德国及日本等,已批准12至18岁的儿童和少年接种疫苗。 为此,俞利文促请我国政府作出必要的安排,尽快向12至18岁的儿童和少年开放注册,并在第二阶段的高风险群体和经济前线人员完成接种后,为他们接种疫苗。 “我们需要尽早开放注册,以及教育公众了解对儿童接种疫苗的重要性和安全性,并确保他们孩子尽早获得注册。” 俞利文强调,政府当局不能等到最后一刻才来监督有关群体的疫苗接种注册率,而是积极采取必要的干预措施,否则我国难以如期实现群体免疫的目标。 最重要的是,政府也必须拥有同理心,为移民社区在某种形式上提供适当保护,让他们可以有机会接种疫苗。 他表示,政府越是打压这些非法移民,他们就更要躲藏起来,因此政府必须摒弃政治,从公共卫生角度来看待此问题。 俞利文也说,内政部长目前采取的强硬立场只会阻碍我国医疗保健人员的努力,这不仅使得我国无法实现必要的群体免疫,而且还会加重疫情进而损害人民的健康和国家经济。

政府告知每天病例下降无意义 俞利文促透明公布检测率数据

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强调,联邦政府应对所有必要的疫情数据完全透明化,包括公布每日检测率数据,而并非给人一种病例正在减少的假象,尤其是当局的检测不足所以才会减少。 俞利文今日发文告指出,事实是政府在没有针对检测数量和阳性率的调整下,只是一昧告知每天的病例正在下降,这是毫无意义的,并且在某程度上没有实际反映我国疫情的真实情况,给人虚假安全感。 俞利文表示,政府昨天(8日)宣布国内病例下降到5566宗,但检测数量实际上也减少到7万7030人,即阳性率7.23%。 根据统计,我国过去几天进行的检测量乃明显下降,即从6月4日的10万5293次检测量;6月5日的10万3862次;6月6日的8万1708次;再降到6月7日的8万1708次。 同时,我国在这期间的阳性率平均为7%,远高于世卫组织低于5%的建议。而其他成功压制疫情的国家如英国,该国阳性率约为0.3%。 令人担忧的是,尽管我国目前处于所谓的“封锁”状态,理应是不惜代价增加检测工作,惟政府却反其道而行之,非但没有听取专家建议,甚至在这期间减少检测。 俞利文强调,这是非常不负责任的,也说明政府在“封锁”以后缺乏明确的退场策略和方向。 如果没有进行足够的检测、快速进行隔离、以及为有关人士提供所有必要支援,一旦在没有适当退场策略情况下结束行管令,我国的病例自然会增加,随之国内的医疗系统将会超出负荷。 他补充,检测不足还会产生其他不利影响,尤其筛检和诊断速度越慢,就会出现更严重的并发症,徒增死亡风险。 政府如果增加检测,便能够及早发现病情并治疗,这样就不会导致医院加护病房床位全满,确诊者也不会因为被发现太晚而死亡。 鉴此,俞利文促请政府切勿浪费当前的封锁期间,尤其检测工作必须是接下来几周的第一要务,不惜代价的展开大规模检测,而不是以病例减少来安抚人心。 俞利文也说,政府如果没有对症下药抑制疫情,可能最终只会过度依赖封锁策略,这不仅无法解决问题,而且会给人民的生活造成沉重的代价。

7000万设疫苗登记系统瘫痪 俞利文促凯里交代是否合理?

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表示,联邦必须针对政府耗资50亿令吉的全国冠病疫苗接种计划(NCIP)开销事宜,继续提高透明度,以进一步加强公众对该计划的信心。而该项计划乃由凯里作为协调部长。 俞利文指出,部分民众对于政府拨款7000万令吉用于开发疫苗登记系统及设立网站,但昨天的阿斯利康疫苗开放注册却出现系统瘫痪,让人对有关合约委任的价格是否合理感到质疑。 他说,负责的协调部长凯里虽然有解释有关数额首先是财政部设定的顶价,当中还包含其他交付成果,包括管理和监控疫苗接种计划的进度,以及开发每日数据报告的仪表板。 尽管如此,所有这些支出与开销,包括所涉及的承包商、工作范围和可交付成果等,都必须具有更高的透明度,避免出现有滥用和暴利的风险存在。尤其在非常时期就更加需要透明度。 也是卫生、科学与革新国会特委会主席的俞利文今日发文告表示,事实上公众不反对政府合理耗资款项作为抗疫用途,但他们期望政府招标出去的项目必须能带来高质量。因为除了昨天系统瘫痪,过去出现种种事故也确实存在严重质疑。 他补充,根据7000万令吉拨款的细目分类,也包括了JKJAV热线和呼叫中心的支出。但是在过去几周,许多民众投诉无法接通热线,尤其是查询或更改预约日期和时间,即使接通了也是中断。 他称,公众能够理解政府将有关服务外包予第三方负责,但政府有责任进行监督确保服务质量不受影响。由于所提供的服务质量不合格,也无法透过电话热线查询重要信息,导致许多老人错过他们接种疫苗的预约。 因此,负责协调的部长凯里必须回答疑问,即政府拨款的7000万令吉对于部长指定的工作范围实际上是否合理。 根据世卫组织的新冠肺炎疫苗实施计划(COVAX)交付成本工作组的估计,以10亿剂疫苗或5亿人口计算,其建议的成本预算是9120万美元,这预算所涵盖工作范围包数据集成、数码微计划、和预约系统等。 若政府是以当地情况,以及放眼我国80%人口(2800万人)接种疫苗目标作为考量,这些项目的总成本建议应该仅约为1807万令吉,此数额也只是世卫组织新冠肺炎疫苗实施计划下所估计成本的四分之一。 鉴此,俞利文促请首相允许国会召开,让朝野议员能集思广益,以对政府重要的决定进行辩论和审查。同时政府也应该允许召开国会委员会,以针对我国在应对疫情的方法上详细审查并提供反馈意见。 在大流行期间,任何耗费上亿令吉的公共资金,最重要是必须遵守国家制订的所有事项、过程及财务程序,确保人民公币真正得到审慎和有效善用。 在政府的民主制度,政府必须允许跨政党的国会特委会在“制衡”机制过程中发挥有效作用,尤其在非常时期促进透明度和问责制的重要精神。

俞利文促当局监督疫苗接种 以防高官权贵插队不公现象

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敦促砂灾难管理委员会和卫生部必须时刻监督疫苗接种的顺序,避免有高官权贵滥用特权“插队”安排家属或亲属优先接种疫苗,杜绝这种不公平现象。 俞利文今日发文告指出,本身接获不少来自公众投诉,指有高官权贵滥用特殊身份,要求当局安排家属和亲属插队接种疫苗,甚至使用残疾和残障人士通道优先接种疫苗。 他补充,迄今疫情严峻,在疫苗接种计划下本就制定了接种的群体顺序,尤其让前线人员和弱势群体优先接种疫苗,所以不该有“插队”的不公平情况出现。 俞利文强调,乐龄老人及残疾和残障人士属于高风险群体,他们才是应该需要并且优先获得接种疫苗,以保障他们的健康与安全。 对此,他呼吁砂灾难管理委员会和卫生部能严正看待“插队”事件,并针对公众投诉展开严厉调查,杜绝这种不公平的风气。 俞利文披露,目前的接种疫苗注册率仍不如预期,所以他鼓励公众积极响应国家新冠肺炎疫苗接种计划,踊跃注册疫苗接种。因为只要疫苗接种率达到70%以上才能达到群体免疫效果,并阻断感染链。 与此同时,俞利文的团队也会继续协助那些没有交通的孤寡老人,子女在外地工作无法返家载送的老人、或残障人士,在预约时间载送他们前去接种疫苗。 俞利文说,尽管其团队有的资源和能力有限,但还是会尽力去提供必要协助。 图1: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亲自载送没有交通的老妇前往疫苗中心。 图2: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陪同老妇前去疫苗中心一瞥。 图3: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协助老妇操作手机应用程序时摄。

未落实选民自动注册18岁投票 俞利文吁选委会趁疫情速改革

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指出,选委会非但没有履行落实18岁投票(Undi18)及自动注册成为选民的承诺,而且也没有在疫情大流行期间实施必要的改革以确保更安全的投票程序,尤其考量到即将举行的砂拉越选举。 根据报道,由于砂议会将在6月6日届满,恰好遇上全国目前紧急状态至8月1日,首长阿邦佐哈里表示将觐见最高元首共同商讨砂议会的解散日期。 俞利文今日发文告指出,虽说疫情期间举行砂选举不是优先事项,但重要的是在决定选举日期之前,政府当局须考量到必要选举改革和措施,来保障人民的健康与安全。 他强调,本身立场是在大流行期间不应该举行选举,而是优先着重于控制疫情并促进人民的经济发展。事实是,若今年举行大选将是灾难性的。 俞利文说,砂政府放眼今年8月砂拉越80%人口接种疫苗的目标,但现实是目前的接种疫苗注册率低、疫苗供应不足、以及20%的18岁以下人口不被允许接种疫苗,所以他对此感到质疑。 他表示,无论是哪种方式,唯有在大多数人口都获得免疫之后,方才适合举行选举,并且进行必要的选举改革,确保人民在投票过程得到保护,尤其对于高风险群体。 自疫情爆发至今已有一年时间,尽管知道砂拉越今年将迎来选举,但选委会至今却没能为应对疫情做好准备,显然没有采取积极步骤和改革以确保在大流行下安全投票的选举程序。 俞利文表示,选委会应当深入探讨某些调整和程序上的改革,特别是实施必要的防疫标准作业程序,包括将提前投票或邮寄投票方式扩大至弱势群体、以及在外地工作或求学的人士,尤其是在沙巴和砂拉越。 他强调,为免加剧疫情严重,政府应以过去沙巴州选举而引发的另一波疫情作为借鉴,选委会可以将提前投票或邮寄投票方式开放予有需要群体,这样不但方便他们无需返乡投票,也履行他们的选民义务。 俞利文还说,选委会有责任尽可能为选民提供方便和安全的选举程序下进行投票,任何对选民带来直接或间接不便的投票方式,都可以被视为压制选民的基本权益。 他解释,这样的改革不仅对于大流行很是重要,同时也鼓励更多年轻人参与投票,特别是在沙巴和砂拉越的选举。由于沙砂和西马半岛之间的经济发展不平等,许多的大马人包括沙巴人和砂拉越人都被迫离乡背井到外州谋生。 他补充,预计有多达20%沙巴和砂州的合格选民在西马半岛生活与工作,同时有许多西马选民也在沙巴和砂州生活与工作。 因此,俞利文呼吁选委会加快落实邮寄投票或其他形式的改革,确保在砂拉越选举前能提供更安全的选举程序。 选委会必须消除选民参与投票的任何障碍,若还是没有针对现有选举程序进行必要改革,意味着选委会不仅没有在大流行期间优先考虑到人民的安全,也是违反了基本民主原则。

为何不随全国实施行管令? 俞利文促砂政府科学抗疫

鉴于砂拉越不随全国实施行管令,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认为砂灾难管理委员会必须明确预定目的甚至退场策略,来加强目前的有条件行管令,尤其在5月17日之后将会带来什么样的预期抗疫效果。 俞利文今日发文告指出,本身虽然支持砂拉越享有自主权,根据当地情况和需求以制定决策及标准作业程序,但砂政府的抗疫决策必须基于科学和数据,而不是任何政治考量。 他解释,公众有权知道砂灾难管理委员会为何不随全国实施行管令的真正理由,而是选择继续并加强目前的有条件行管令,尤其针对高感染率、高确诊病例、以及医疗体系濒临崩溃,特别是加护病房床位严重不足的地区。 与此同时,砂卫生局局长钱仁兴日前已透露,随着确诊病例激增,目前砂拉越各地政府医院的加护病房床位也严重告急,情况着实让人担忧。此外,俞利文亦被告知本地医院的个人防护装备使用率也达到临界点。 这意味着,砂政府若不采取有效的干预措施,特别是在主要疫情爆发地区,砂拉越的医疗系统或将面临透支窘境,尤其在砂拉越已检测出变种病毒。 俞利文说,目前砂拉越确诊病例持续走高,而疫苗接种率却还是很低,政府必须主动采取积极措施,致力阻断有利于变种病毒活跃的环境,以免难以控制感染。 “这就是为什么砂政府必须透明且清楚说明砂灾难管理委员会的抗疫策略及预定目标,以对公众负责。” 俞利文还说,一旦砂拉越的有条件行管令在5月17日结束后时,若还是达不到预期目标,砂政府下一步计划又是什么? 他披露,许多人质问砂政府自4月中旬在诗巫和民都鲁落实有条件行管令至今,这两个地区的疫情却还是不如预期。还是说政府至今仍尝试重复做同样的事情还期待会出现不同的结果? 俞利文补充,虽然要在考量健康和经济之间取得平衡是一项艰难的决定,但如果政府无法在健康方面做到控制,那么经济将持续遭受损失和打击。 他也说,政府必须考虑为那些深受收紧标准作业程序影响的商业领域,包括饮食业的小贩等提供金钱上的援助。日益严峻疫情已导致业者的生意每况愈下,所以政府应该扩大金钱援助,帮助他们度过这个艰难时期。 更重要的是,政府在这之后必须为所有企业和商业制定明确并全面的退场策略,包括如何帮助他们适应当下的经济常态。 俞利文表示,政府不能一直反复实施行管令,或加强有条件行管令的措施,政府必须妥善规划并制定全面的退场策略,好让业者的业务在行管令过后得以恢复平稳。 此外,相关政府部门也必须继续与所有利益相关者保持联系,并作出适当安排以及做好标准作业程序准备,分阶段允许各别业者恢复运营。 在当前艰难时期,政府必须要有果断、明确及科学根据的领导能力,才能为人民提供更好的保证。 俞利文强调,政府必须从错误中吸取教训,无论是行管令或有条件行管令,真正让商家和公众受苦更多是来自政府的朝令夕改、相互矛盾及临时公告等的决策。 俞利文补充,如果政府从一开始就有周详的计划、宣布和执行,人民今天就不会陷入如此困难的境地。

注册率低令人担忧 俞利文:应充分利用社区传播局

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认为,政府应该充分利用社区传播局(J-Kom)展开鼓励公众接种疫苗的宣导工作,以提高我国接种疫苗的注册率,尤其针对注册率较低的高风险地区及弱势群体。 俞利文今日发文告指出,自国盟政府在预算案中分配4050万令吉拨款予社区传播局,公众有权要求该局透明化公布迄今所取得的成效,特别是在推动接种疫苗注册和解决民众对疫苗疑虑方面发挥了何等作用。 根据新冠疫苗供应特别委员会(JKJAV)发布的官方数据显示,即使我国已进入第二阶段的一半,很快就会迈向第三阶段。不过,目前我国的总注册率仅有40.40%。 他补充,如果更深层的去了解,可以发现国内不同州属的注册率属偏低,包括沙巴16.10%、吉兰丹26.7%、彭亨31.5%、以及登加楼32.4%。若我国放眼在年杪前达到80%群体免疫目标,这些偏低的注册率数据着实令人担忧。 俞利文披露,虽然目前的接种速度缓慢主要因为疫苗供应达到瓶颈,所以政府现在必须加强人民的接种疫苗注册,一旦再获疫苗供应分配,届时将是供不应求。 但是,政府目前似乎缺乏必要的沟通策略,以致许多人仍在犹豫是否注册接种疫苗。 因此,政府必须积极主动针对低注册率的区域和社群,并深入角度审视所面对的问题,然后迎合当地语言和文化为基础以制定有效的沟通策略框架,进而增加接种疫苗注册人数。 据了解,政府原本预期在第二阶段需有940万人的高风险群体接种疫苗,惟目前的接种率却低于30%。令人担忧的是,这些高风险群体是需要立即得到免疫保护,否则若不幸感染甚至可以威胁性命。 俞利文强调,政府不能仅是做出表面上的宣导工作鼓励公众注册接种疫苗,而是采取额外步骤,根据政府和私人医院提供的数据,包括Peka B40的数据以鉴定高风险群体,并主动与他们联系以进行注册,甚至当场为他们接种疫苗。 最重要的是,随着最新发展,加拿大将批准对12至15岁青少年施打美国辉瑞疫苗;而美国食品及药物管理局(FDA)亦计划在下周或之前批准向12至15岁人士接种疫苗。 由此可见,一旦获得国家药管局(NPRA)批准,大马政府必须积极促进儿童接种疫苗注册的宣导工作。 俞利文指出,我国有30%人口是年龄在18岁以下,为了达到群体免疫目标,政府也必须确保这些群体获得保护,尤其希望尽快得以让学校全面复课。 他强调,政府必须善用所有的政府机构管道,包括社区传播局、新闻局等进行接种疫苗注册的宣导工作,而非仅沦为散布政治讯息的政治工具。 俞利文说,为尽早达到80%群体免疫目标,我国在等待获得更多疫苗供应之际,政府必须加倍努力并积极提高接种疫苗的注册率,同时进一步消除公众对接种疫苗的忧虑。  

砂全区沦陷会实施行管令? 俞利文促当局透明化交代

鉴于砂拉越的确诊病例不断激增,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促请卫生部和砂灾难管理委员会必须提高现有检测能力,以更好了解且掌握砂拉越的冠病局势,并透明化疫情数据,尤其决定是否实施另一轮的行管令。 俞利文指出,根据砂灾管会昨日报告,砂拉越所有地区皆出现确诊病例,这是自去年冠病爆发以来砂拉越首次全区沦陷,也说明了冠病在砂拉越社区中的流行程度。 他今日发文告补充,政府当局基本上没能采取积极措施来保护疫情绿区,如今砂拉越所有地区包括郊区的医疗设施都受到严重匮乏影响。 俞利文披露,即使砂拉越的确诊病例日趋增加,但当局仍未进行足够检测,这意味着确诊病例可能还会更多,病毒甚至已在社区中广泛的传播。 根据昨日(2日)公布的数据报告,当局是进行了4050次检测,结果出587宗的阳性病例。这也说明了昨天的阳性率为14.49%,几乎是世界卫生组织所建议低于5%的三倍。 俞利文解释,在过去一周时间,砂拉越的阳性率一直保持在8-14%的范围内,足以表明砂拉越的检测工作严重不足。同时,砂拉越每10万人口的感染率也是全国最高之一。 他说,若仔细观察砂拉越的阳性病例,可以发现仍有很多的确诊率是来零星案例,或与感染群无关,可见病毒已经广泛渗透至社区当中。 因此,政府迫切需要在砂拉越积极展开检测工作,并透明化将情况报告给人民,比如在某区域出现确诊后就立即在区域上展开检测工作,通过迅速发现病源后建议在48小时内追踪完所有的接触者,并将他们进行隔离。 俞利文也说,砂灾难管理委员会与公众之间的沟通也必须保持透明化,虽然他理解不要制造社会恐慌,但政府若只是为了安抚人心说一切处于控制之下,却又重复采用相同的步骤以期得到不同抗疫结果,这不过是政府的鸵鸟心态罢了。 尽管坊间对实施行管令众说纷纭,但无论如何,有关决策必须是根据科学参数和适当研究而决定。 俞利文坦言,实施行管令与否无疑是一项艰难的决定,但根据目前已知的数据,包括感染率、阳性率、甚至加护病房的床位容量,当局可能在某些区域做出必要调配。此外,为了保护其他区域,政府应制定严格的跨区限制,以免疫情扩散。 俞利文强调,政府的抗疫标准作业程序和执法也必须得到一致执行,同时,他强烈不同意砂灾难管理委员会给予“豁免”权力,选择性允许一些斋戒月市集或夜市营业,包括在高风险地区。 他说,本身能理解这当中对经济的影响,但政府在制定和实施标准作业程序上往往出现双重标准,这也是导致砂拉越确诊案例激增的主要原因。 “如果政府实施行管令3.0,就必须得有更好的退场策略。我们不能一直实施行管令,并付出高昂的经济代价以期将问题解决。还有,政府也必须考虑为那些受到行管令影响的行业给予帮助。” 无论如何,公众在政府抗疫任务上享有知情权,政府也必须向公众保证所有可以解决问题的步骤。尤其当涉及公共危机,政府必须得到公众对抗疫系统的信心,最好方法是积极主动并保持透明化,确保不会存有任何双重标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