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国可召开国会辩论 俞利文:后门政府为何不能?

疫情当前,世界各国包括新加坡、日本、澳洲、黎巴嫩、柬埔寨、甚至缅甸都召开国会进行辩论以寻求通过有关新冠肺炎事项的法案,同时积极采取适当社交距离和防疫措施。因此,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质问国盟后门政府:为何在马来西亚就不能? 对他而言,国盟后门政府只召开一天国会,分明在操弄国会体制,特别是现在冠病非常时期。 俞利文表示,对于来自东马的国会议员来说,由于飞机航班有限,他们必须额外花费更多时间和资源飞往吉隆坡,提前几天在国会进行冠病检测,就为了出席只有召开一天的国会,不过前后却要在吉隆坡待上一周。 他说,可以想象政府在今次国会耗费了多少金钱,但后门政府却没有最大化国会的作用。若只是最高元首发表施政御词,国会议员大可在家中观看直播。 俞利文指出,首相慕尤丁也许是担心国会可能对他提呈不信任动议,而决定只召开一天国会。但重要是,后门政府却剥夺了国会本应检讨和平衡行政的作用,特别是当今政府如何应对冠病疫情,包括应该采取必要防疫措施遏制第二波感染,尤其在现阶段有条件行管令之下重新开放经济活动。 “大多数工业和经济领域在有条件行管令措施下已获允许复工,因此,国会没有理由不发挥其立法作用,特别是在这个非常时期。” 很多法案需要在国会上寻求通过  他还说,除了涉及大笔公币的附加供应法案外,还有许多其他重要法令也需要在国会上寻求通过,尤其为劳工和企业商家在疫情影响下提供保障。 他举例,新加坡在今年4月初在国会通过了新冠肺炎(临时措施)法案,该法案将在非常时期为该国各阶层领域提供适当的保障。所以,此类法案也必须尽快在我国通过,不应等至7月才来提呈,因为人民现在已经感受到疫情所带来的经济冲击。 即使国会在7月通过相关疫情法案,但还是需要在9月召开的上议院提呈。这意味相关疫情法案最快会在10月纳入宪报,甚至年杪。 “在整个时期,可以想象受到疫情影响的劳工和企业商家会有多少,因为目前没有法律可以保障他们。” 因此,俞利文认为政府应该关注这些优先事项和基本服务,并允许国会进行辩论以通过法案,毕竟疫情所带来的经济影响是时不待人。 “如果其他国家能做到的,马来西亚为什么就不能呢?”

民众捐赠200面罩 古晋行动党移交砂中央医院

齐心抗疫,守护前线!古晋行动党日前将民众慷慨捐赠的200个面罩移交予砂中央医院,尤其给站岗在冠病前线的医护人员使用。 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昨日与朋岭区州议员杨薇讳和张健仁的特别助理陈国彬,亲自将该200个面罩送予砂中央议员。 俞利文:给予前线人员支持和协助 俞利文今日发文告表示,尽管近日来的冠病确诊数据令人鼓舞,但这场抗疫斗争仍未结束,特别在疫情当前更要给予前线人员支持和协助。 他说,这包括确保医护人员拥有足够的防护装备,尤其是医用个人防护衣等,保护他们免于任何感染风险,让他们在工作结束可以安心回到家人身边。 对抗疫情人人有责 俞利文强调,对抗疫情乃人人有责,所有人都必须发挥各自作用,无时无刻采取必要的防疫措施以保持安全,尤其是目前大多数经济领域重启之际,以遏制另一波感染的可能性。 他指出,大家必须以新加坡、日本和德国为借鉴,这些国家早前因为解除行动限制,导致冠病确诊病例激增。 在实施行管令措施下,我国过去几周抗疫工作已做得很好,但是一旦松懈或失误就会导致感染率再度上升,那么过去几周抗疫努力就会功亏一篑, 必须保持警惕防疫 如今,随着经济领域开放也预料会出现确诊病例增加,所以大家务必高度配合确保不会造成第二波感染,避免加重医护人员的工作负担。 俞利文重申,大家必须保持警惕,并采取所有必要的防疫措施,除了保护自己外也要保护身边的人免受感染。

州政府被赋予特定行政权限 俞利文:国盟不应威胁州属

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表示,国盟政府不应该向所有州属做出威胁,而是尊重联邦宪法赋予不同州属的权限,尤其在联邦宪法第9附表中乃清楚列出了不同州属在我国联邦制度下所实行的权限。 他指出,在技术层面上,根据联邦宪法第9附表的共同列表(Concurrent List)第7段清楚阐明,联邦及州政府在公共卫生、消毒及预防疾病方面均有共同权限。 由此可见,联邦宪法是我国的最高法律,也意味着其权限甚至高于1988年传染病预防及控制法令(342法令)。 俞利文今日发文告表示,砂州拥有自己的1996年地方议会法令,以及商业、专业和营业执照条例,尤其涉及在公共场所及相关商业营运条例的公共卫生事宜。 最重要的是,砂州也在1998年公共卫生保护法令下赋予一定权限,以在管辖范围内有权处理公共卫生事务。 他称,尽管州政府被赋予特定的行政权限,但是在联邦宪法第81条文下也清楚阐明,州政府的行政权必须是合任何的联邦法律。因此,在该宪法下,他相信联邦和州政府可以通过更具建设性的协商方式将争端解决。 因此,俞利文希望州政府能够尽快向联邦政府作出反应,并清楚给予指示,尤其是人民对行管令的指示已感到十分混淆。 俞利文解释,人民只想要清楚和确定性,及详细的长期“退场计划”步骤,以适应这种“新常态”。所以,联邦和州政府必须进行适当的沟通,确保有足够时间进行调整和有效执行,而不是一直逆转政策引起更多混乱。 他认为,如果这种情况出现失控,不仅或会引发宪法危机,也可能危及我国在抗疫上的效力,甚至导致投资者止步并影响我国的长期经济前途。

复工后需降低感染风险 俞利文:政府应提高大规模检测能力

为了让各经济领域在行管令期间逐步开放运作,且不会引起新群聚感染源形成,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认为政府应提高大规模病毒检测能力,并保持透明的疫情数据信息,提供明确的标准作业程序,以降低员工在复工以后的感染风险。 俞利文是针对砂州灾难管理委员会表示将与高级部长阿兹敏讨论有关后者宣布在前3阶段行管期获得批准复工的经济领域,将获准全面恢复运作不受工作时间限制举措,发表上述看法。 他希望政府能考虑到当前的疫情和当地情况,不要急于做出决定,尤其是考量砂州新冠肺炎的实际感染率。 尽管我国的感染数据在过去一周明显好转令人鼓舞,但也不能因为数据而掉以轻心,更要通过这些数据以掌握完整疫情。 俞利文今日发文告披露,我国目前有5851宗确诊病例,而新加坡则达到1万4951宗。或许大家认为我国在防疫和抗疫上做得较好;但相较新加坡至今在每百万人口中就有2万815人完成检测,反而马来西亚却是4701人。 这也意味,截至4月28日,在我国3230万人口当中,当局共进行了15万2142项检测;而新加坡的560万人口当中,该国已进行了12万1774项检测。 如果根据世卫组织的确诊准则进行评估,砂州共有4882名受调查者(PUIs),当中有10.2%、即496人确诊新冠肺炎,另有111人仍等待检测结果。此数据已超过世卫组织确诊准则的10%标准,这说明基于我国的检测能力,可能还有很多其他感染者尚未被检测到。 因此,他非常欢迎当局在哥打三马拉汉展开大规模检测的工作,并且应该扩大检测范围,尤其在高风险的疫情红区。 “这就是为何疫情数据对逐步开放经济领域是非常重要的,我们必须完全掌握和追踪感染源头,并全数进行检测以打破感染链。所以,增加和提高检测能力是必要的。” 他表示,政府虽然逐步开放经济领域运作,但同时也必须降低人民的感染风险。以新加坡为例,客工宿舍是导致该国疫情肆虐主因之一,所以我国政府确实需要提高检测能力,同时对每日的检测数据保持透明化。 俞利文强调,政府必须为相关经济领域提供明确的标准作业程序和沟通,因为许多人至今仍对重返职场的作业程序感到困惑。 “政府必须向这些公司企业清楚传达标准作业程序,例如限制工作人数、保持社交距离、以及电梯、茶水间、会议室、中央空调操作规程等的使用。而政府也要进行突检确保没有违反准则,进而消除员工的忧虑。” 他指出,本身支持政府逐步开放经济领域举措,但在做出决定之前必须考虑到所有因素,并将新加坡的例子引以为鉴。因为一旦走错一步,我国或将面临感染病例激增的可能性,甚至让过去一个多月行管期的防疫努力功亏一篑。

古晋火箭送暖 捐200套防护服助抗疫

(古晋15日讯)新冠肺炎爆发非常时期,古晋行动党昨日将200套总值1万6000令吉医用个人防护设备(PPEs)分别移交予丹拿布爹政府诊所和位于回教堂路的政府综合诊所各100套,让该诊所医护人员可以安心看诊病患。 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与数位党员于昨日代表古晋行动党,将该医用个人防护设备移交予该两间政府诊所。  他说,该两间政府诊所在非常时期仍如常运作,为其他慢性疾病或非传染疾病如高血压、糖尿病等患者看诊和治疗。  抗疫当前,该诊所外也设有特别区域,专门为患有呼吸道症状的患者进行检查,主要是将他们与其他普通患者分开,这也是院方采取社交距离和防疫的措施之一。若发现是新冠肺炎疑似病例,就会把患者转送到中央医院。  因此,医用个人防护设备是抗疫过程最重要的装备之一,尤其是站岗在诊所外特别区域的医护人员在为患者进行检测时,必须将医用个人防护设备全副武装,从头到脚密实盖住,才能在照顾患者时免于感染。  他强调,这也是前车之鉴的防范,因为早前有患者隐瞒自己的行踪,甚至曾与确诊者有过接触,他们可能不知道自己也受到感染,只是当下没有出现任何症状。   他认为,非常时期,无时无刻都要采取防疫措施,将患者视以疑似病例患者看待,绝不掉以轻心。  “前线人员的工作量庞大,他们在抗疫路上已经筋疲力尽,也担心将病毒带回家中感染身边的人,将家人陷入高风险中。”   他表示,医护人员竭尽全力保护社会大众免于感染,并且遏制病毒传播,因此行动党透过小小心意能带给他们帮助,让他们安心工作之余也同时保护家人的安全。   俞利文也说,本身已向古晋南市要求为丹那布爹政府诊所提供流动厕所,让诊所外看诊的病患可以使用,避免他们接触诊所内其他患者。  他也感激南市市长对此迅速做出回应,表示今天内将为该诊所提供流动诊所。  他吁请人民在这非常时期发挥自己的力量,务必严守政府颁布的行动限制令指示,共同打破感染链,并留守在家减少外出,这样不仅降低感染病毒风险,也减轻医护人员的负担。   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左2)移交100套医用个人防护设备予丹拿布爹政府诊所时摄。 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右3)移交100套医用个人防护设备予回教堂路的政府综合诊所一瞥。

希盟透明有效处理无国籍问题 俞利文:GPS误导人民指希盟没加速处理

民主行动党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强调,希望联盟政府相当关注无国籍公民的问题,并积极寻求解决方案;因此他希望砂政党联盟勿要误导人民。 对于无国籍问题,尤以联邦宪法第15条(a)条文这项“政策层面”的问题,联邦政府极为关注,希望能尽早解决这长期所存下来的问题。 他强调:这些问题不只关乎这一代,且也影响到下一代,包括影响他们的求学的问题。 他说,内政部长慕尤丁最近到访砂拉越时也证实了这点。他清楚阐明了其部门正草拟新的公民权身份申请的标准作业程序标准,特别是关系到第15(a)条被文的技术程序等,包括将孩童申请公民权的程序从3年缩短到1年。 “这是一个针对核心问题的更全面的解决方案,为的是确保申请流程的公平及透明;所有申请人都将获得适当的考虑,而不是通过不恰当管道来加快完成申请。” “惟,我遗憾的是,砂拉越政党联盟在误导人民,指说若他们所领导的砂拉越公民权特别委员会被中止,就几乎是相等于在砂拉越申请公民权的无国籍人士被‘遗弃’。” 他指出,砂拉越政党联盟政说,他们领导的这个特别委员会的目的主要是加快公民权问题的申请程序;然而希盟政府所做的,则是更进一步的加强透明度及效率方面的政策,而非只是口头上的“加速”。 内政部长也表明了,砂希盟代议士的团队组成的委员会也将会特别关注这问题,并给予为的处理。 “我们必须清楚的是,国民登记局负责的公民权问题乃是联邦政府的权限。所以通过联邦希盟政府的小组,可以省略许多的不必要步骤,加速进程。” “我必须纠正的是,联邦政府不注重砂拉越公民权申请的课题是不正确的。反之,希盟政府在执政来,是更积极的处理这方面的问题;这是国阵执政时所没有的情况。” “我遗憾的是,当联邦政府积极看待这数十年的悬而不决的问题时,有人却试图阻;甚至在公民权的事项上,也有人因为顾虑及考量政治利益、牺牲当事人权益。” 他说,他个人也处理了这类案件,其中一个案例也包括在大马高级教育文凭取得优秀成绩的学子,她的案件也获得解决,现在他也得以在本地大学继续深造。 他强调,这问题的关键在于当政这是否认真看待当事者的要求。而非将之当成政治筹码。

全国健康检查计划 (PekaB40):政府提供1千令吉交通津贴 助沙砂乡区人民就医复诊

联邦卫生部(MoH)开始实施全国健康检查计划  (PekaB40),让全国394万公民受益,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医生深表欢迎。 这项计划将会分阶段扩大;这意味这将会有更多民众受惠,这显示了希望联盟政府关心人民健康及福利的用心。 他指出,这项计划主要是协助早期发现非传染性疾病(NCDs)的公民,医疗费用由政府全额资助,所有符合条件的50岁及获得生活援助金(Bantuan Sara Hidup)的公民皆在这计划下自动受惠,无需进行注册。 卫生部长祖基菲里在国会中回答俞利文的问题时指出,砂拉越共有41万6582民超过50岁的居民在生活援助金计划下受惠,相关计划首期共拨出1亿令吉,截至2018年4月9日,共有8万4537民砂拉越人民在PekaB40计划下受惠。 我国非传染性疾病发病率有上升的迹象,政府希望通过适当的预防和早期治疗,可以减少这种情况的恶化。 政府的宗旨在于建立了一个更强大、更健康的社会。 这亦符合世界卫生组织(WHO)治疗非传染性疾病的建议,即强调需要进行预防性措施。 根据计划,受惠的人士可享有4种不同的健康福利。 首先是健康检查,患者可以进行血液检查,诊断检查,胆固醇检查,尿检和肾功能检查。 若有需要,他们还可以获得心理健康检查,乳腺癌和前列腺癌检验。 “如果他们被诊断患有任何疾病,后续检查和治疗的程序将被转介到政府诊所进行。 “如果在这计划下受益的相关人士在检验后没有任何健康问题和并发症,他们将被归到“活力保健计划’Sihat Cergas’下;这计划乃属于卫生部的其中一项健康计划,旨在创造一个健康的社会及国家。 受惠公民所享有的第二项福利是享有医疗设备的援助;他们可在政府医院享有不超过2万令吉的设备援助,其中包括心脏病、人工关节、助听器、人工晶状体、轮椅和氧气供给器设备。 他说,第三项福利乃是癌症治疗;如果这项计划下受惠的患者在政府医院完成疗程,他们可以获得1千令吉的分段福利。 此外,政府也将这些符合资格的受惠者提供每年1千令吉的交通津贴。这1千令吉只限于沙巴及砂拉越受惠者,西马般半岛的受害者仅获得500令吉津贴。 政府给予这福利的用意主要协助乡区人民就医复诊;尤其在地域辽阔的砂拉越,许多乡区人民往往都是交通费问题而放弃治疗。 俞利文鼓励获得援助金的砂拉越人民预览网站:https://kelayakan.pekab40.com.my/semakan-kelayakan,查询他们是否符合相关计划资格。且他们也可以到提供这计划的私人诊所作出查询;提供这计划的私人诊所名单了通过网站:https://bms.pekab40.com.my/provider/index  获得。 有需要的人士,亦可前往行动党古晋服务中心向工作人员寻求协助。

为报复希盟政府 砂GPS弃投等于反对

民主行动党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医生指出,砂拉越政党联盟在修宪法案中选择不投票的理由及作法根本无法被人所接受。 他说,这显现了砂政党联盟及他们的国会议员根本没将砂拉越人民利益摆在首位,反之以自身政治议程为首选,令人感到失望。 他说,砂政党联盟领袖声称他们并没有对修改联邦宪法第1(2)条文投反对,只是选择不投票;然而要清楚的是,修宪法案必须获得3份之2的支持才能通过,砂政党联盟此举,根本与投反对票没什么差别。 “如果修宪法案获得通过,我们可能就恢复我们的合法地位,惟现在我们还是马来西亚的13州之一。” “一些砂政党联盟领袖,包括巴当砂隆国会议员南茜苏克里及沈桂贤医生说砂政党联盟是基于希盟政府的傲慢而选择修宪法案表决时不投票。显然的,他们是为了报复希盟政府,纯粹是个人议程,没有顾虑到人民的利益。” 他说,砂政党联盟以为他们是在“惩罚”希盟政府,但实际上他们是在“惩罚“砂拉越及沙巴人民。 GPS只为个人议程 “在辩论中,他们坚持要将‘根据1963大马契约”这句字眼纳入宪法第1(2)条文的修改法案中;然而许多人都认为无需如此,因为希盟政府所提议的修改法案乃是根据1963年大马契约的原文。“ 他指出,希盟的修改法案清楚的显示了符合1963年大马协议的精神,砂政党联盟提议修改原句,就已经乖离先贤们当年同意宪法第1(2)条文的精神。 他说,在修宪法案中也有解释性说明,这是非常重要的。当法律存于争议性的时候,法庭将审核解释性说明来寻求决定;但从砂政党联盟的言论中,也不难看见他们试图淡化无视这法案解释性部分。 俞利文说,砂政党联盟的另一个借口是希望展延今次的修宪,交由一个国会特别委员会负责修宪法案。但实际上,希盟政府已经成立了一个高级内阁特别委员会,而砂拉越及沙巴的首长也在这委员会当中。委员会的指导小组每两个月召开一次会议,而技术小组则每个月举行一次会议。 他说,首相马哈迪也提议成立一个国会特别委员会,以在修宪后负责1963年大马协议的实施情况,但显然的反对党并不接受。 “一旦设立了这个委员会,所有的洽商也会持续进行,所以根本无需延迟修宪法案。” “我在国会多次强调这修宪法案不应该再拖延,我们已经等待了那么43年,无奈他们却不愿意将个人议程搁置一旁,令人感到失望。”

俞利文:改变合约模式 降低泛婆大道建筑成本

希盟联邦政府有意废除目前的泛婆大道工程项目所施行的计划交付伙伴模式(Project Delivery Partner,简称PDP),以统筹承包商模式(Favour of the turnkey contractor model)模式替代之,民主行动党古晋国会议员俞利文表示欢迎。 联邦政府此举乃希望降低泛婆大道290亿令吉的建筑成本,惟内阁目前仍在对这课题进行研究,尚未有最终决定。 工程部长巴鲁比安在国会下议院会议回答俞利文的问题时指出,联邦政府确有此计划,但未作出最终定案。联邦政府目前正进行深入研究,包括确保所有政府的款项都被善用,同时也不影响工程的进度。 泛婆大道乃砂拉越及沙巴人民期待已久的工程项目,部长在回答中也保证,政府的决定将不会令到工程中止,且如果目前相关的承包商如果的表现及进程等方面都符合要求,也将不会面对被解除合约的情况。 砂拉越的泛婆大道工程的计划交付伙伴模式合约乃在2015年6月30日签署,承包商为北婆罗洲道路公司,价格为164.8亿令吉;而沙巴方面的泛婆大道工程合约则是在2016年4月11日与婆罗洲大道公司签署,价格为128.6亿令吉。 基本上,计划交付伙伴模式意味着主要的工程将工程交由私人伙伴公司负责,由它监督承包商的进度等方面,而工统筹承包商模式则是政府亲自督工,监督承包商的工程进度及各方的问题。 简单来说,在统筹承包商模式下,政府无需如交付伙伴模式般支付固定费用给所谓的私营公司伙伴;政府将直接监督承包商,以确保他们履行他们的责任及确保工程进度。 俞利文说,在大部分的交付伙伴模式下,政府必须支付6%的款项给予所谓的私营伙伴,这6%对该私营公司而言几乎就像是纯粹的利润;这亦容易衍生腐败事件的发生。 换言之,统筹承包商模式即是由政府自己充当交付伙伴的角色,无需支付6%费用给私人公司,政府本身亲自督促工程进展及状况。 他指出,以西马捷运二号线(MRT2)为例,在 交付伙伴模式下,政府必须支付交付伙伴24亿令吉费用,而转向统筹承包商模式后,这笔费用就可以省略。 他说,他承认交付伙伴模式有其优点,但在如西马捷运二号线工程,成本加重了,却未见效率。 “我欢迎任何节省成本开销亦利民的政策,当然前提在于不影响工程素质。我们要的是透明化,确保人民真正受惠。” 3 comments

希盟将与印尼谈判渔船扣查事件 俞利文:维护海域权益保护渔民至关重要

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医生指出,就我国渔船遭印尼扣查的事件,希盟政府将于雅加达与印尼召开正式会议,就释放我国渔船的事宜展开谈判。 他在国会下议院会议提问有关日前我国渔船遭印尼扣查事件的进展,获得联邦农业部长哈芝沙拉胡丁保证将尽力确保印尼释放我国渔船。 部长告知,他已经与印度尼西亚海事和渔业部长苏茜普吉亚斯图蒂进行联络,目前正等待对方安排在雅加达举行正式会议。 这次的谈判不单针对就上周被扣查的我国渔船,也包括过去几个月来被印尼当局截获的砂拉越渔船。且也将为这长期发生的情况寻求解决方案,包括双方水域的官方立场。 俞利文在提问时谈及,我国渔民及渔船被印尼当局扣查和没收的事件越来越多,包括在今年3月12及13日分别遭到印尼扣查的钓鱼船及在砂拉越注册的渔船。 尽管这两艘船在逮捕时的坐标都据说是在马来西亚水域内,但却被指闯入印尼水域。 俞利文被告知,实际上马来西亚和印尼政府已在2017年11月于古晋签署了谅解备忘录。该谅解备忘录的其中一项是指基于两国海域界限的模糊,许多这类案件都是无意中所引起,因此任何被捕的渔民都将被迅速释放。 “两国都同意,大多数渔民的经济收入不高,完全依赖他们的捕鱼活动糊口。因此应该尽快获得释放,包括他们的船只和捕鱼设备。” “然而,虽然有了这样的理解,印尼当局却仍拦截全国各地的更多我们的马来西亚船只,即使渔民声称他们是处于大马海域内,也同样遭扣查。目前,有8艘马来西亚船只被印尼当局没收,而马来西亚目前则有9艘印尼船只。” 部长接着说明,马来西亚与印尼拥有争议的水域界限,这可能是两国海域界限有不同的诠释所致。最重要的是,印尼政治局势也是一项主因,鉴于印尼即将举行选举,也造成我国渔船的被逮捕频率有所增加。 俞利文指出,这个问题已经持续了很多年;且实际上,问题所涉及的部门甚广,包括农业部、国防部、内政部和外交部。 “这就是为何我在国会会议上向部长建议政府应该在内阁成立一个特别工作小组,与印尼政府进行更高层次的直接谈判,以解决任何争端。这对于维护我们的海域界限权益及保护我们渔民的安全是非常重要的。” 他感谢所有相关部长的努力,同时他希望这个问题能够尽快得到解决,确保我们的大马同胞及船只能安全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