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月复会俞利文提呈15道提问 寻求新政府冠病经济的政策方向

由于国会将于下月复会,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履行其国会议员职责,向国会提呈15道国会提问,尤其在冠病和经济方面所涉及公共利益问题上,寻求新政府给予答复和政策方向。 俞利文发文告指出,来临国会将从9月6至31日召开,而他的国会提问将集中在三个主要课题,即卫生、教育、以及前首相署沙砂事务部在疫情期间向联邦争取恢复砂拉越主权的进展。 鉴于砂拉越选举最快可能在明年初举行,他会在国会向政府要求实施选举改革事宜,以为人民提供更安全的投票环境。 俞利文强调,以目前疫情趋势,若在今年内如期进行选举将是灾难性的。所以,为保护砂拉越子民的安全和健康,政府在尚未实施必要选举改革之前是不得举行选举,特别确保选民是在安全的选举环境条件下行使投票权。 来源:当今大马

教育部须确保校园安全 俞利文促制定防疫措施

随着全国学校的实体课将推迟至10月3日开课,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促请教育部在学校开课之前,必须制定明确且全面的计划以为教师和学生提供安全的校园环境,同时也制定相关应急措施,以应对并缓解学校可能爆发疫情的问题。 俞利文今日发文告说道,尽管他认同教部推迟学校开课日期的举措,但他不希望这只教部随机择日开课的决定,而是开课前已有明确的校园防疫计划,除了消除家长的担忧,更重要是采取必要措施让孩子在安全情况下上课,帮助他们赶上原来的学习进度。 示意图 他指出,若教育部没有实施明确及全面的学校开课计划,在没有其他替代方案情况下,学校依旧会因疫情起伏继续关闭,这不仅会对学生产生重大影响,甚至影响这个学校生态系统的操作,包括食堂业者、学生巴士业者等也遭牵连。 俞利文表示,我国疫情至今仍然严峻,因此教育部必须更加迫切处理这个问题,尤其这些“迷惘一代(Lost Generation)”已经不能再浪费更多的学习时间,否则未来岌岌可危。

控制砂拉越确诊病例俞利文促加强筛检快速隔离

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指出,除了目前的疫苗接种工作,砂灾难管理委员会和卫生部必须考虑加强筛检并且快速隔离,以进一步控制砂拉越确诊病例日趋激增。 俞利文补充,虽然砂拉越的疫苗接种率值得赞许,而且数据显示死亡率也可能因为疫苗接种而下降,但这并不意味已完成疫苗接种的人就不会被感染甚至感染他人,尤其是那些尚未接种疫苗的群体包括孩童,还有那些已经接种疫苗但不会产生抗体的人。 根据疫情数据显示,砂拉越昨天836宗确诊病例当中,有31%即260宗为18岁以下确诊者,着实令人担忧。

全球频频出现新变种病毒 俞利文促考虑为少年接种

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认为,随着全球频频出现新变种病毒,联邦政府和新冠疫苗特别供应委员会(JKJAV)是时候针对我国暂停为12岁至17岁少年接种疫苗计划的决定重新考虑,尤其应对更强传染力的变种病毒肆虐,包括Delta、Lambda、以及Delta Plus等,所以疫苗接种的好处远大于风险,而且利多于弊。 俞利文补充,不到一个月学校将迎来开课,加上首相日前宣布放宽行动管制,包括允许完成两剂疫苗接种的父母跨县甚至跨州去探望18岁以下的子女。 他解释,虽然这些父母已接种疫苗,但他们的孩子却还未接种疫苗,他们还是会有感染冠病的风险,若孩子被其感染了就会成了感染源,并将病毒传染给其他人,甚至形成变种病毒。 示意图 数据也显示,青少年在冠病传染上乃可以发挥关键作用,尤其是对高风险群体包括高龄祖父母和其他患有合并症的家人。

津贴自检试剂盒控制售价 俞利文:减低大众负担

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指出,联邦政府和贸消部必须立即考虑为市面上售卖的自行检测冠病试剂盒给予津贴以及控制售价,以便大众能够负担得起并且广泛使用。 俞利文今日发文告补充,自行检测试剂盒将是促进公众适应“新常态”一部分,尤其作为逐步安全并且可持续开放经济的重要步之一。 他说,目前每套自行检测试剂盒售价为39令吉90仙,这对于B40甚至M40群体而言,特别是需要经常进行检测的家庭成员,则是无法负担的价位。 俞利文表示,政府可以透过“相互作用点”针对自行检测试剂盒进行测试,例如工厂或办公室,甚至居家进行检测,此方式目前在数个国家是可行的。

颁布砂拉越区域性紧急状态 完成选举改革疫情受控制再选举

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指出,由于考量到疫情期间或将迎来砂拉越选举,联邦和砂州政府需进行必要的选举改革,尤其砂拉越的疫苗接种率必须达到80%为基础,以确保选举过程更加安全。 他补充,政府有必须在砂拉越颁布区域性紧急状态,直至完成这些选举改革并且砂拉越的疫情得到更好控制为止。 俞利文今日发文告针对联邦政府近来宣称已撤销紧急状态,这意味根据宪法,砂拉越需要在紧急状态解除后的60天内举行砂拉越选举事宜,如是表示。 俞利文强调,以目前疫情趋势,砂拉越若在今年内如期进行选举将是灾难性的。 他表示,我国对去年沙巴选举后引发第三波疫情所带来的影响历历在目,政府应该牢记这前车之鉴,必须进行必要的选举改革,确保砂拉越子民能在更安全的环境条件下行使投票权。 他也说,在考虑举行砂拉越选举之前,政府必须适当监测如Delta变种病毒等,尤其具更强传染性和致命性的“高关注变异毒株(VOC)”存在。 俞利文说,即使砂政府努力加速疫苗接种工作,以赶在8月1日之前在砂拉越实现80%疫苗接种目标,但政府也不能忽略身在砂拉越以外的砂子民,他们也是有权行使民主权力投票。 他还说,即使砂拉越在达到80%疫苗接种率后举行选举,但对于从外地返砂的子民还是免不了入境隔离14天的要求,因为届时有的其他州属可能尚未实现所需的群体免疫目标,这将导致他们返砂投票之路受阻。 因此,选委会应当深入探讨某些调整和程序上的改革,特别是实施必要的防疫标准作业程序,包括将提前投票或邮寄投票方式扩大至在外地工作或求学的子民,尤其是在沙巴和砂拉越。 俞利文说,提前投票或邮寄投票方式不但方便那些身在外地的选民无需返乡投票,也履行他们的选民义务。避免像沙巴选举一样,选民不得已返乡投票而导致冠病攀升。 因此,选委会需要根据2012年选举法令第3(1)(e)条例,颁布选区外有资格的选民成为可以预先投票的邮寄选民,方才能实施此程序。 他坚信,鉴于新冠肺炎大流行,选委会有义务和责任,为选民提供一个方便且安全的投票管道。包括实施安全和投票保障措施,确保符合资格的邮寄选民在防止篡改、公平、安全且方便的管道下提前投票,以增加选民对选举机制的信心。 他补充,选委会若通过不必要的法规直接或间接性的为选民带来任何不便,这也等同于一种对选民基本权利的压制。 俞利文表示,这不仅是针对当前疫情大流行,选举机制改革可以鼓励更多沙巴和砂州选民积极参与投票,尤其是沙砂与西马各州之间经济发展不平等,以致他们被迫离乡背井到外州谋生。 他指出,尚若政府在疫情期间举行大选,在外州工作的砂沙选民就得要回到自己的选区投票,他们除了要承担高昂费用外,也要面临感染风险。 根据估计,有多达20%沙巴和砂州的合格选民在西马半岛生活与工作,同时有许多西马选民也在沙巴和砂州生活与工作。 鉴此,为确保砂拉越人的安全和健康,以及无论砂子民身在何处都能行使投票权,俞利文强调在落实选举改革之前,砂拉越政府不应该罔顾砂子民的安全优先,执意如期举行选举。

俞利文:合约医疗人员如何转正? 促卫生部公开遴选标准和具体计划

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指出,卫生部必须公开合约医疗人员转正的遴选标准,并公布有关具体计划,以解决全国医疗人力长期面对合约受限的问题,包括在医疗人力匮乏的地方,尤其在沙巴和砂拉越给予适当分配和填补。 俞利文今日发文告说,在转正的遴选标准上,相关核心问题至今仍未得到解决,因此他促请卫生部在遴选标准都要透明化并且不偏不倚,必须完全基于优点和表现,以消除合约医生感到自己有被偏见、甚至被歧视的错觉。 他表示,如果卫生部在转正标准上是更加透明和确定,那么新晋的年轻医生便可以充分做好准备,透过工作能力和表现以争取转正机会,同时还可以消除他们的许多不安,比如对职业前景的担忧,甚至工作不获赏识。 当然,俞利文不忘祝贺203名在2017年3号委任通告下获得转正的UD43级别合约医生,并在8月2日起将派遣到全国各地投入服务,同时也给予他们祝福。 但是,俞利文向卫生部和公共服务局提出质问,在此次203人转正名单中,虽然有102人被要求到砂拉越的医院报到服务,但却没有一人是砂拉越人? 多年来,许多西马医生被派驻到砂拉越任职,他们也非常尽责在砂州提供服务,不过,他们大多数并非永久性在砂州任职,在结束为期两年的政府公务任期后,他们就会回到各自的州属服务。 俞利文解释,这也是他一直敦促卫生部应将砂州的永久医生优先委任给砂拉越人,至少他们可以在砂州,特别是州内郊区长期服务,进而解决医生短缺问题。 事实上,尽管有许多砂拉越医生在砂州服务,但至今尚未获委任永久医生。这对他们来说似乎不公平,尤其是那些愿意在郊区服务并且满足当地迫切需求的医疗人员。 为此,俞利文促请同为砂拉越人的卫生部副部长艾伦达干,应立即解决这个问题,按理说艾伦达干更加了解砂拉越长期都迫切需求医疗人力,尤其是郊外乡区。 然而,总的来说,卫生部必须有一个全面的解决方案,来解决所有合约医疗工作者长期存在的问题。 俞利文补充,一个多星期已过去,但首相慕尤丁和卫生部长阿汉峇峇始终没有履行承诺,将合约医生的诉求和关切带到内阁上彻底讨论,甚至作出交代。 鉴此,俞利文呼吁政府必须公平对待合约医疗工作者,尤其在疫情期间,他们无惧站在前线对抗病毒,为社区和国家作出牺牲和贡献。因此,政府必须保障他们的职业前景,这便是给予他们最好的回报。当然,政府应赋予合约医生申请联邦训练奖励(HLP)的机会,好让他们也可以专注于专科深造, 他强调,政府和医院的努力必须是一致的,这样我国才能栽培更多的专科医生,除了解决我国缺乏专科医生的问题,同时也提高患者的医疗质量。

检测不足疫情失控 俞利文:须制定“国家筛检战略”

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指出,联邦政府和卫生部必须制定一项全面的“国家筛检战略”,以解决我国目前严重缺乏冠病检测问题,尤其在准备与冠病共存之际, 将检测作为其中推动国家复苏计划的重要部分。 俞利文今日发文告说道,有关国家筛检策略必须着重在干预每个阶段的综合步骤,无论是遏制还是缓解疫情的阶段。 他补充,该策略必须要有明确的目标和解决方案,以便在处理当前的确诊激增或未来爆发做好准备,同时实现预期的健康结果。 他强调,是项策略的首要部分必须包括提高检测能力的方案,以真实反映实际的疾病负担。 昨天,我国虽进行了9万5772次检测,但阳性率高达12.51%,是世卫组织建议少于5%的两倍之多。这不仅表明疫情已失控,而凸现我国的检测不足,甚至无法发现社区中的隐藏病例和爆发。 俞利文表示,任何传染病控制的基础都取决于有效的快速检测和隔离措施,然而,为确保取得成功,当局必须进行充分的筛检和追踪接触者。惟,严重缺乏这两个因素是我国政府无法抑制疫情的最大败笔。 如果政府不大幅加强测试和追踪,社区中将不知道有多少带病者可以传播病毒,而且越迟隔离他们,被传染人数就越多。 大规模检测可使冠病 患者能够及早得到诊断、隔离和治疗,以防止重症并发和死亡,否则将导致医院加护病床超出使用负荷及死亡人数激增。 就在昨天,我国的冠病死亡人数达到199人刷新高,其中33人是属送医前死亡病例(BID)。这证明了病毒在社区中的广泛传播,以及当局缺乏检测和追踪接触者的失败所致,有的确诊者甚至还来不及送医就已死在家中。 因此,政府必须通过调整抗疫情策略,摆脱有限检测和过度依赖Rt-PCR检测,并动员所有利益相关单位,包括私立医院、私人诊所等,并赋予工厂工作场所权力,确保全国每天至少能进行25万至30万次检测, 甚至个人可以通过自购检测试剂盒自行检测。 这也是国家检测策略的第二部分,即必须让人民为新常态做好准备,尤其在复工上班前,甚至参与社交活动之前进行频繁且持续的检测。 俞利文指出, 政府必须首先考虑通过医疗器械管理局 (MDA) 对此类试剂盒进行监管,以确保其敏感性和特异性,然后进行补贴,让所有行业甚至个人都负担得起并且容易使用。 此外,政府必须在药剂行和政府保健中心提供低廉价格的唾液式RTK-Ag检测,供公众可以在家进行自我检测。 他表示,当局可以根据个别行业的风险评估制定明确的检测标准作业程序,包括检测的频率;至于高风险行业,则可进行更频密的检测,然后附上全面的呈报标准作业程序,让民众得以将检测呈阳性结果的报告通报予当局,并透过现有系统展开追踪接触。 他也说,那些无症状或轻微症状的确诊民众可以在家中隔离,并由卫生部的医疗官员甚至私人医生 (GP) 通过视频通话进行视讯监控。 俞利文强调,上述提及的举措都必须纳入国家复苏计划之中,并为社区与冠病共存的新常态做好准备。 政府目前似乎把所有的鸡蛋都放进了疫苗篮子里,虽然我承认疫苗接种的重要性,但我们仍然不能忽视公共卫生的基础,即充分检测以快速检测,有效追踪接触者以快速隔离和支持 . 俞利文认为,政府目前似乎是在孤注一掷,虽然他认同接种疫苗的重要性,但也绝不能忽视公共卫生的基础,即充分进行检测、有效追踪接触者和快速隔离,并给予必要支持。  

内阁承诺商议解决合约医生问题 俞利文促首相和卫生部长速交代

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促请首相慕尤丁和卫生部长阿汉峇峇必须立即就内阁商议合约医生委任为永久公务员职务的上诉决定,向公众作出清楚交代。 俞利文补充,这是他们两人对合约医疗工作者做出的承诺,尤其会把这项关切事宜带到过去星期三的内阁会议上彻底讨论。 据报道,卫生部长阿汉峇峇也说此事将由内阁商议,甚至吁请合约医生保持耐心,静待结果。 然而,直到今天,首相和卫生部长之中并没有任何一人现身说法,也未有发表相关官方声明或方向,这已令到许多正在参与医疗的工作者,甚至与这些医疗人员站在同一阵线的广大公众感到相当沮丧,尤其诉求政府能够为合约医疗人员提供公平并且持久的解决方案。 俞利文今日发文告指出,政府在没有交代任何的讨论结果之下,特别是为这些合约医疗人员提供明确方案,卫生部长岂能要求他们稍安勿躁?政府的一再拖延也只会磨损他们的耐性。 他强调,合约医疗人员的问题本是长期以来的课题,政府不能在没有任何实质性解决方案情况下当作借口来拖延问题,再次将之扫在地毯下。 鉴此,俞利文促请政府必须立即解决有关合约制的议题,不要再拖延问题,更不能坐视不理。 他说,内阁其实立即作出政策决定,包括允许合约医生申请联邦训练奖励(HLP)的机会,好让他们可以在本地大学继续深造医学专科,并应允他们享有同等福利,尤其合约医生所承担的责任和面临的风险是与永久医生一致。 俞利文也说,有关政策并不会为政府带来主要的财务承担,并且可能会是有效解决合约医生问题好的开始。

“黑色代码”运动抗议待遇不公 俞利文:须严正看待合约医生的诉求

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吁请联邦政府与卫生部必须严正看待合约医生和医疗专业人士的诉求,包括他们对现有医疗和医职体制的抱怨及担忧,而不是施以纪律并处分他们。 据悉,一批医护人员将于7月1日号召“黑色代码”运动,以抗议合约制医护人员遭受的不平等待遇。惟,卫生部却对此发出警告,若参与该运动的医护人员将面对纪律处分。 俞利文发文告指出,无论是年轻的合约医生还是医疗专业人士,他们的工作与永久医生是一致的,承担同样责任甚至面对感染风险。而他们响应有关运动旨在政府能解决合约制和永久医生之间的不平等待遇和保障,一视同仁。     他说,这次大流行暴露了我国医疗保健系统的各种差异鸿沟及忽视,尤其强调政府需要大量投资在我国的卫生系统发展,包括医疗人力。 疫情期间,这些年轻医生和医护人员牺牲了他们的时间和精力日以继夜工作,冒着生命危险甚至有家归不得,为的是以免将病毒传染给家人。 由此可见,他们是值得获得大家的感谢和尊重,特别是在服务期间,他们更应该得到公平对待。 因此,俞利文促请各个政府部门,包括卫生部、公共服务局和其他相关部门,应该制定一个长期计划来全面解决这个问题,特别是在委任永久医职的遴选标准上保持透明。 他补充,虽然了解问题的局限性和复杂性,但卫生部无论在招募、委任永久医职、或是晋升的遴选标准都要透明化且不偏不倚,必须完全基于优点和表现,以消除合约医生感到自己有被偏见、甚至被歧视的错觉。 基于医疗的责任、工作量及风险都是相同等,俞利文认为政府应该采取额外措施,让合约医生享有与永久医生类似的福利。尤其卫生部可以通过制定政策,让合约医生可以享有特别假期,包括工作保障假期、进修假期等。   最重要的是,政府应赋予合约医生申请联邦训练奖励(HLP)的机会,好让他们可以在本地大学继续深造医学专科,以解决我国缺乏专科医生的问题。 俞利文说,政府如要认可和珍惜前线医护人员在疫情期间的付出和牺牲,最好方式是给予他们投资,以提供他们更好工作保障,甚至让他们有机会在自己擅长的专科继续进修硕士课程。 他强调,政府和医院的努力必须是一致的,这样我国才能栽培更多的专科医生,除了解决我国缺乏专科医生的问题,同时也提高患者的医疗质量。 这些年轻医生和医护专业人士都是冒着生命危险来确保人民和社区的安全。鉴此,俞利文呼吁政府、民间社会、以及公众与他们站在同一阵线,赋予他们平等待遇,让他们在医疗职场上可以感受到工作保障并得到重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