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存州反扑终结国阵霸权 新政府须公平施政对待沙砂

文:冯晋哲 | 沙巴行动党宣传秘书暨路阳区州议员 大选前,希望联盟内部在制定战略时做出预估,若要实现改朝换代,西马半岛必须赢得100席,方能有机会完成历史上的首次政党轮替,这个任务说实在并不简单,尤其是在西马半岛的北部和东部,传统马来乡区都出现三角战的情况下,要获得100席实属不易。 然而,即便真的希望联盟能够在西马半岛获得100席,沙巴和砂拉越若没能出现变革,就像上次大选那样,东马仍然成为国阵的定存州,我们也依然可能无功而返功亏一篑。因此,东马希望联盟和反对党要获得至少12席才能勉强跨过国会简单多数的门槛,成立新政府。 但是,如果回看十三届大选,东马的民联(现为希望联盟)仅仅获得9席,因此有了国阵定存州的称号。换言之,如果这届大选东马的希望联盟加沙巴本土新兴势力沙巴人民复兴党(民兴党)无法有所突破,即便西马半岛希望联盟如愿获得100席,改变也无法水到渠成。 俨然,要突破东马定存州的国阵堡垒,还真是很艰难的任务,尤其是在2016年希望联盟在砂拉越州选举中遭遇了挫败,行动党从原本的12个州议席锐减至7个州议席。大家都对希望联盟在这次大选在东马的表现感到担忧。 东马出现意外惊喜 在509开票那晚,很多人都感到相当意外,东马出现史无前例的大反扑,国阵多个强区和强人都纷纷落马,希望联盟频频在多个选区宣布告捷,多个原本是国阵强区的地方出现了激烈的拉锯战,选举结果重算再重算。虽然官方成绩迟迟没有出炉,但我们从内部管道得知,沙巴和砂拉越的成绩结果让大家出乎意料,这时我们才开始有了变天的预感。 国阵的成绩停留在79席,好几个小时都再也拉不上来,而希望联盟已经到了100席。时间接近凌晨三点,希望联盟的议席突破了112的简单多数门槛,确定赢得大选,最终议席来到122的数字。 很多媒体都纷纷以惊叹的语气报导了这场史无前例的大选,这堪称是改写历史的史诗般的选举,因为在这之前,没有人能够笃定反对党和希望联盟必定赢得选举,就连权威的默迪卡民调中心也不怎么看好希望联盟可以突破简单多数,很多民调和媒体甚至预估这会是悬峙议会的情况。 之所以预估是悬峙议会不无道理,因为西马半岛在伊斯兰党成为第三势力的情况下,很多马来传统乡区议席其实不容乐观,即便希望联盟能够有所突破,若没有东马的加持,可能让拥有18席的伊斯兰党成为了造王者。 但是,这种结果并没有发生,东马出现了史无前例的反风,沙巴希望联盟和民兴党联手,在沙巴斩获14席,革新党1席,国阵仅获得10席;而砂拉越也没有上演2016年的悲剧,希望联盟一举拿下10席(独立人士2席)。 东马的希望联盟加民兴党总共拿下了24席,成为了希望联盟入主布城的关键。西马半岛的希望联盟仅获得98席(包括1席独立人士宣布支持公正党)。这也意味着,西马半岛并没有如选前所预料,能突破100席。 列表:各政党在第十四届大选中在各州所获得的议席总数: 州属 公正党* 国阵 伊斯兰党 民主行动党 沙巴民兴党 独立人士 总数 玻璃士 1 2 0 0 0 0 3 吉打 10 2 3 0 0 0 15 吉兰丹 0 5 9 0 0 0 14 登嘉楼 0 2 6 0 0 0 8 槟城 11 2 0 0 0 0 13 霹雳 13 11 0 0 0 0 24 彭亨 5 9 0 0 0 0 14 雪兰莪 20 2 0 0 0 0 22 吉隆坡联邦直辖区 10 0 0 0 0 1 11 布城联邦直辖区 0 1 0 0 0 0 1 森美兰 5 3 0 0 0 0 8 马六甲 4 2 0 0 0 0 6 柔佛 18 8 0 0 0 0 26 纳闽联邦直辖区 0 1 0 0 0 0 1 沙巴 3 10 0 3 8 1(革新党) 25 砂拉越 4 19 0 6 0 2 31 总数 104 79 18 9 8 4 222 *希盟4党在西马统一使用公正党旗帜出战,东马继续使用火箭。   是时候正视东马 就如当年建立马来西亚那样,没有沙巴和砂拉越,就没有马来西亚联邦。这一次,没有沙巴和砂拉越的携手合作,就没有新的马来西亚。 可想而知,沙巴和砂拉越之所以有沉默风暴,几乎没有人在选前能够预见这情况发生,是因为东马长期积累了不满的情绪,东马远比西马半岛落后,长期资源分配不公,体制上没有获得公平对待,加上国阵的贪腐和经济治理不力,让东马出现了迟来了政治海啸,才一举终结了国阵半世纪的一党专政。 事实上,希望联盟也理解和看见东马的需要,并在政纲《希望宣言》中用了很大的篇幅,来涵盖和纳入东马的需要,除了百日新政中提到要设立特别委员会来检讨和落实保障东马权益的《1963年马来西亚契约》,在第四章第四十到四十八条承诺中,提到给予沙砂的具体方向、政策和改革,让沙砂能够获得更多的自主权,让沙砂能够获得更多的资源分配。 多年下来,沙巴和砂拉越行动党都一直在争取实现联邦制度的改革,希望落实一套对两岸公平平等的联邦制度,让沙砂能够透过拥有更多的主权和资源分配权,让沙砂能够富裕起来。 既然选举结果也显示了没有沙巴和砂拉越的反风,希望联盟不可能上台执政,这也意味着我们要时刻保持警惕,如果希望联盟联邦政府无法实现公平对待沙砂,无法落实体制改革赋权沙砂,那么沙砂要么继续成为国阵定存州,要么将出现极右的民族主义浪潮,甚至出现分裂主义的情绪。 以英国为例,多次政党轮替,英国工党执政甚至有过来自苏格兰的首相,但是苏格兰作为联合王国里平等伙伴的地位和主权不断遭到侵蚀,最后苏格兰爆发独立运动,差点就在2014年的公投中脱离了联合王国。 希望联盟的历史使命,不仅仅是改革现有崩坏的体制,更是落实一套公平平等的联邦制度,让沙巴和砂拉越在新的马来西亚里获得公平对待和平等尊重,而不是继续奉行中央集权的制度,让体制继续边缘化和忽略沙砂的需要。

越封锁,越严重,越放宽? 冯晋哲痛批政府抗疫失败

民主行动党籍路阳州议员兼沙巴社青团团长冯晋哲于2021年8月12日在亚庇发表文告: 民主行动党籍路阳州议员冯晋哲感到疑惑和不解,并质问国盟政府的抗疫政策:“怎么越封锁,越多确诊病例,疫情越严重?结果疫情越严重,政府却越宽松和开放?” 他痛批国盟政府的抗疫政策已经彻底失败,政府已经完全没有领导力,来应付日益严重的疫情! 他说,如今人民的生活陷入水深火热,人民纷纷感到绝望,对未来看不到希望,但政府的抗疫却完全没有任何成效,可谓彻底失败! 他接着批评,一开始国盟政府认为封锁可以有效压制疫情,结果马来西亚一年半下来经历了大部分时间的封锁状态,疫情却不见好转。尤其是6月1日进入全面封锁后,70多天疫情却屡创新高,从每日新增一万来到每日两万病例,沙巴也从每天平均200确诊病例去到每日新增2000例,这不禁让人怀疑,到底这两个月的封锁有何意义? 示意图

盼2021财案助沙巴脱困 沙社青团列八大建议

沙巴民主行动党社青团团长兼路阳州议员冯晋哲于2020年11月3日在亚庇发表文告: 联邦政府将在本周五提呈备受瞩目的《2021财政预算案》,沙巴民主行动党社青团团长冯晋哲欣见此预算案将首度纳入在野党的意见和建议,除了呼吁沙巴州首席部长拿督斯里哈芝芝效仿联邦聆听沙巴在野党的意见,我也提出八大建议呈予中央,希望联邦政府在2021年能够给予跟大力度帮助沙巴,协助沙巴脱离疫情困境。 首先我要同意财政部长东姑扎夫鲁的观点,疫情犹如战时,国家必须扩大开支,用于振兴经济,增加社会福利,才能将对人民的伤害减至最低。 我认为,有鉴于沙巴疫情最为严重,必然对其经济和民生造成重大影响,因此要协助沙巴脱离困境,则必须扩大更多的拨款、更大力度发展沙巴。 根据数据,沙巴的低技术工作岗位为全国最多,沙巴的低技术劳工有24-27%,全国才有12-14%而已,而沙巴则有一半以上的人口是40岁以下的青年,大多都从事中低技术工作,而根据研究报告,疫情严峻下对低技术工作的冲击最为巨大,可见沙巴的失业和青年贫穷是一大挑战和问题,如果不得到正视,沙巴的经济将陷入严重困境。 有鉴于此,冯晋哲提出,2021年预算案的重中之重,应该放在如何帮助沙巴创造就业机会,以及协助中小型企业生存、转型及复苏。 一,延续希望联盟政府的“大马@就业”计划,斥资65亿为创造就业机会,趁此机会改革我国(尤其是沙巴)的就业结构,降低对外劳和低技术劳工的依赖,提供拨款用于培训和再培训劳工,以适应疫情后的未来就业。 二,协助中小型企业生存、转型和复苏。许多中小型企业如今被迫转为线上作业,有的透过网购平台卖东西,借此裁员减少人力成本;有的则是做起直播网卖。这些都正在塑造我国的零工经济(gig economy),不只是中小型企业,很多年轻人也纷纷自己学起手艺,卖点便当、蛋糕、烧肉等,自己做网卖到送货一手包办,政府必须认可这类经济新模式,给予现金拨款。 三,联邦政府当效仿前朝希盟政府为沙巴提高年度现金拨款,前任财政部长林冠英将沙巴的年度拨款从1970年代不曾调整过的2600万,在去年宣布2020预算案时,今年首次增加到5300万,并宣布会逐步增加到1亿,国盟政府必须继续为沙巴主持公道,增加拨款于沙巴,也协助沙巴脱离疫情的困境。 四,维持希盟政府的国家光纤计划,为沙巴增建电讯塔和网络基础设施,让网络服务成为沙巴人民的基本设施。 五,扩大社会福利,协助沙巴州政府提高乐龄人士、残疾人士的援助金,此援助金总拨款已经多年没有调整,联邦政府应该与州政府合作,为沙巴更多有需要的人士,尤其是老人和残疾人士提供每个月定期发放的援助金,以及提高金额,从每月300令吉左右提高到500令吉。 六,延迟暂缓还贷(moratorium)期限至2021年3月31日,帮助小市民和企业减轻负担。 七,与州政府合作,释出土地或透过城市更新计划,透过公开招标鼓励本地发展商共同商议发展,兴建可负担房屋于青年及年轻家庭。在此刻的意义,除了帮助青年有地方可住,透过此类发展,能够增加就业机会及带动经济复苏成长。 八,原本根据大亚庇计划,2020年应该已经建成亚庇BRT(亚庇快捷巴士系统)。尽管时任首相纳吉在2015年宣布建亚庇BRT,但始终只闻楼梯响,不见人下来。而在希望联盟时代,原本国家基建公司已提出计划要兴建这个改革亚庇公共交通系统,但因为夺权和疫情,一切耽搁至今。因此,国盟政府必须透过此项大型基建计划,让亚庇这座城市拥有真正现代化的公共交通系统,而且透过大型计划,必可促进增加就业机会和振兴经济。

沙巴社青团访布城国会 拜会七名火箭正副部长

由路阳州议员冯晋哲主导及率领,沙巴行动党社青团一共四十五名青年党员日前到吉隆坡及布城拜访各部门及国会,获得该党七位正副部长接见并针对不同议题进行交流,这对于很多首次拜访布城及国会的青年们而言,绝对是一个难能可贵而学习成果丰硕的体验。 负责策划及领导的沙巴社青团领袖包括,沙巴社青团署理团长李永伟、沙巴社青团秘书潘美真、亚庇社青团团长黄学秦、斗湖社青团团长叶伟立、山打根社青团团长Kent等。 这次访团主要是沙巴社青团代表们为参加12月2日在沙登举办的2018年社青团全国代表大会。因此为了让行程更为全面,让代表们得到更多见识和学习机会,冯晋哲与亚庇国会议员陈泓缣办事处配合合作,安排了会见行动党正副部长的行程。 冯晋哲表示,这不是他第一次安排类似的访问和交流行程,去年八月的时候,他与沙巴社青团也安排了拜访槟州政府及国会的行程,拜访了时任槟州首席部长林冠英,世事难料,如今才时隔一年,同样的访团来到布城联邦财政部办公大楼,拜访财政部长兼民主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 他也感到欣慰,看到青年代表们积极向各正副部长提出不同的问题,当中不乏很多建设性的意见,以及提出对一些政策的批判。他认为,身为执政党的青年党员,就必须时刻对政府政策保持观察和持有看法,并尽一切努力去向政府表达意见和建设性批评。尤有进者,执政党青年党员必须做好准备提出政策,为人民带来更好的生活。 他说:「透过这类的交流活动,我相信这对于很多年轻的同志都是难能可贵的经验,势必增加对各政策的理解。社青团年轻同志必须掌握好分析、批判和建议政策的能力,这样才能做好准备,为国家作出贡献。」 他们一行人先后拜访了国内贸易及消费人事务部副部长张健仁、国防部副部长刘镇东、能源科学科技环境气候变迁部部长杨美盈、国际贸易及工业部副部长王建民、教育部副部长张念群、财政部长林冠英以及交通部长陆兆福。 冯晋哲透露,他们一行人与张健仁谈了沙巴物价高企及如何降低沙巴物价的问题;与刘镇东谈了如何提升沙巴的安全和防卫;与杨美盈谈了沙巴的电费高昂以及沙巴电力不足问题;与王建民谈了沙巴工业化匮乏造成生活费高企以及人才外流问题;与张念群谈了大家都很关心的统考承认、提升教育素质、沙巴学校残旧等问题;以及与陆兆福谈了亚庇巴士重整问题、以及山打根机场跑道延长计划等等。 他们也与林冠英谈到了沙巴的税收分享、需要更多资源发展沙巴、沙巴的各项所需的大型计划、以及国家的财政状况等。林冠英尽管看起来非常疲惫,但仍然非常乐意回答大家的问题。 冯晋哲也在脸书上写道,「我也亲自告诉财长关于亚庇亟需要兴建现代化的公共交通系统,这是亚庇市民的期许,我们必须要在这个任期内做出一些成绩。他聆听了我的阐述后,点头认同其必要性。我会跟各方各面持续跟进和推进,穷追不舍地确保亚庇能在最短时间内看到公交方面的进展。」 除了拜访正副部长,他们也拜访了国会,并与行动党伊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进行了交流,林吉祥分享了其从政历程,勉励年轻人要对家国奉献。在场的领袖还有丹南国会议员诺丽达和上议员亚德里安。 民主行动党沙巴州宣传秘书兼路阳州议员冯晋哲于2018年12月6日在亚庇发表文告:

校巴司机未获600援助金 冯晋哲问交通部何时发放?

民主行动党籍路阳州议员兼沙巴社青团团长冯晋哲于2020年11月10日在亚庇发表文告:  一群亚庇学生巴士业者今日求助民主行动党籍路阳州议员冯晋哲,反映校巴业者的困境之余,苦诉交通部长魏家祥在7月10日一篇文告中所答应给予校巴校车业者600令吉援助金到现在都还没有拿到。  对此,冯晋哲呼吁交通部长魏家祥及隶属交通部的沙巴商用车辆执照局(LPKP)主席陈锦雄交代,这笔校巴业者的600令吉援助金到底何时才能拿到?为什么拖延这么久?  自开放申请于8月14日截止后,校巴业者申请后,苦苦等待三个月至今音讯全无,没有人告诉他们到底结果如何,也没有人告诉他们到底要等到什么时候。  根据交通部长7月10日的新闻稿,全国3万5000名校巴业者都可获得600令吉的抗疫援助金。总共预计拨款2100万令吉。这是魏家祥在5月14日见过校巴业者相关协会所讨论的结果。  魏家祥过后还在脸书帖文说“没有任何人会被遗漏”,如今等了三个月,亚庇部分业者还在苦苦等待,是否他们会被遗漏呢?  校巴业者的代表黄明正告诉冯晋哲,如今校巴业者陷入困境,几乎一整年学校都没开,校巴跟着没开,校巴业者需要政府的资助,但却感觉上一直受到忽视。  冯晋哲指出,最新的2021联邦财政预算案再次忽略了校巴业者的困境,只字未提校巴,业者们都感到很失望。  他说,首相信誓旦旦保证没有人会被遗漏,所有人各行各业都会在预算案里受惠,可是校巴的援助金却没有被纳入预算案,这是不公平的。  他呼吁魏家祥信守承诺,既然见过了校巴业者也答应会照顾他们,体恤其困境,就应该在这预算案中列入给予校巴业者的援助。  同时,他也呼吁交通部展缓对于校巴的执法,因为目前校巴都无法运作。他建议等到学校获准开学后才重新针对校巴验车进行执法。  

吉打禁博彩乃选举操纵分裂手段 社青团:大马正走向野蛮极端

民主行动党社青团全国宣传秘书兼路阳州议员冯晋哲于2021年11月14日在马六甲发表文告: 民主行动党社青团全国宣传秘书冯晋哲表示,吉打州政府宣布禁4D博彩,是极端政客为了选举利益,而煽动人民分裂的情绪,鼓吹分裂种族宗教和谐,这是马来西亚目前的困境和最大的挑战。 他相信,伊斯兰党籍的州务大臣是为了选举利益,为了巩固政权,为了掩盖没有政绩的苍白,只好透过一些极端保守的政策,来讨好极端和保守的族群,激化宗教种族的矛盾,这已经是全世界极端政客、独裁者的常见手段,而代价往往就是,国家走向野蛮和极端,分裂的伤口再难愈合,各族之间的信任一步步瓦解。

隆杂货店禁卖烈酒 社青团:温水煮青蛙

民主行动党社青团全国宣传秘书兼路阳州议员冯晋哲于2021年11月2日在亚庇发表文告: 民主行动党社青团全国宣传秘书冯晋哲抨击,吉隆坡市政局即日起禁止杂货店、便利店及传统中药行销售烈酒,是开倒车及思想狭隘的做法。 也是路阳州议员的他认为,从Timah改名事件、到吉兰丹州正式开跑伊斯兰刑事法,乃至上周的“禁烈酒”措施,这一连串事件下来,都显示我国一步步走向保守化,情况令人堪忧,恐怕我们都处在“温水煮青蛙”的局面,如果没有阻挡此趋势,未来非穆斯林的权益和自由会一步步被蚕食。 他举例,今天看起来是杂货店禁烈酒,明天可能是更多地方不准喝酒,然后就是非穆斯林宗教活动会受到限制,这些看起来一步步在收紧宗教自由的做法,未来会是一个令人不得不担忧的趋势。 他也以全世界最为保守执行伊斯兰律法的国家之一阿联酋为例,当阿联酋作为全世界最保守的国家近日开始走向开明,允许自由喝酒、卖酒措施进一步开放等,然而马来西亚却一步步走向保守和退步,这恐怕破坏我国在国际社会的形象,对我国长期而言有着深远而负面的意义。 他强调,马来西亚是多元种族的文明及民主国家,这开倒车的做法,不仅影响有关业者的生意和收入,也对消费者及游客带来不便,甚至影响政府的税收。

冯晋哲:连原有的都做不好 ...

民主行动党籍路阳州议员兼沙巴行动党秘书冯晋哲于2022年7月6日在亚庇发表文告: 针对国阵署理主席末哈山提出“新马来西亚协议”的构想,沙巴民主行动党秘书冯晋哲反问,如果连1963年签署的现有版本马来西亚契约,至今过了约60年都没得到完全落实,巫统国阵还想要做一个新的,到底居心何在? 冯晋哲批评,关于马来西亚协议的讨论,关键在于,联邦政府超过半个世纪下来,都没有完全把协议内的内容完全执行及落实,如果连1963年签署的版本都还做不好,我们怎么可能指望巫统国阵会去做一份新的协议?这要么就是巫统国阵想要继续拖时间,用这来骗取选票,要么更严重的是,这恐怕成为联邦史上最大的骗局。 示意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