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SOP乱无章节引民怨 冯晋哲轰俨如无政府状态

民主行动党籍路阳州议员兼沙巴社青团团长冯晋哲于2021年1月14日在亚庇发表文告: 民主行动党籍路阳州议员冯晋哲直言,这次行动管制令下的最新标准作业程序(SOP)可谓乱无章节,引来民怨沸腾,一个行业可不可以开,不同部门给出不同的回答,俨如在“无政府状态”,政府完全没有秩序、问责能力和准备,来应对这乱象,简直是不可理喻! “很多人都提问,电话店可不可以开,贸消部的文告说可以,而亚庇市政厅却说跟MKN(沙巴安全理事会)不可以开。但是斗湖市议会发文告讲可以开。现在是什么情况?一个政府全部不同调!州政府似乎毫无作为,像是撒手不管,如果连议员都不解,那市井小民该如何是好?” “再则,同样的,汽车零件店也是如此,民众告诉我,国际贸工部(MITI)和贸消部说可以,但MKN和市政厅说不能。而且,人民询问关于获允许复工的领域可否跨县,以及如何申请,警方叫民众去问国际贸工部,但MKN的SOP说跨县要经过警方批准,有雇主的信函即可,没提过关于贸工部。” “到底现在是怎样?人民生活已经够苦了,生意已经够艰难了,政府接连宣布紧急状态和行动管制令,却搞到“七国这样乱”,似乎首相、首长和政府高官根本不知道要做些什么,也完全没有准备,尤有进者,这次的行管令(加紧急状态)也根本无法有效控制人群接触,大部分企业可以重开,与CMCO的分别到底在哪里也说不出来。” 冯晋哲透过脸书直播接触人民,了解有关新一轮行动管制令的标准作业程序(SOP)的情况,并回复网民的问题,短短一小时的直播,超过2000则网民的留言,约3万人观看,反应炽热。 这次直播,民众踊跃提问及留言。总结而言,民众对这次新一轮感到非常混乱,有网民甚至直呼,尤其是州政府,根本就像是“无政府状态”。 也是沙巴前青年及体育部长的冯晋哲公开呼吁州政府和部长们扛起责任,不要再神隐,主动站出来回应民众的质问,透过社交媒体或任何直播平台,直面人民的问题,解答民众的疑惑。 “没有理由最后是反对党议员来协助他们解答,而政策制定者的部长们全部好像是搞了一堆乱子,没有人收拾残局,这不仅让民众感到怨气冲天,也让很多公务员感到疲于奔命,最后如果没有帮助缓解疫情,赔了夫人又折兵,前线人员更为辛苦,经济受重挫,大家都继续陷入无止境的困境。” 也是沙巴民主行动党社青团团长的冯晋哲也再度呼吁政府,在这次行管令提供援助给小市民,尤其是有需要帮助的群体,他也反驳州部长「政府准备提供援助的说法」,因为这些限制政策出台,政府就应该准备好回应,配套性提供帮助,而不是后知后觉,乃至不知不觉! 以下为冯晋哲提出十点政府应该做的事: 1. 自动暂缓并延长还贷期限6个月 2. 提供每人每日1GB网络数据直到MCO结束 3. 提供电费折扣,免水费 4. 州政府应该派发食物援助包给予所有家庭 5. 继续实行雇员薪金补贴计划 6. 暂缓保险费用以及延长中小型企业上交所得税期限 7. 发放一次性200令吉援助金给予大专生 8. 免除市政厅实行的泊车费,MCO期间不罚款 9. 废除所有雇员公积金局i-Sinar计划的条件 10. 补贴人民组屋6个月的租金

46.6亿不足解决沙巴沉疴痼疾 冯晋哲促12大马计划公平拨款

民主行动党籍路阳州议员兼沙巴希望联盟青年团团长冯晋哲于2021年9月17日在亚庇发表文告:民主行动党籍路阳州议员冯晋哲表示,尽管首相依斯迈沙比里宣布在第十二大马计划和2021滚动计划下拨款46.6亿给沙巴,以推动经济发展,但这实际上不足于解决沙巴的沉疴痼疾,沙巴所面对的基础设施落后等长久性、结构性问题,包括近日严重水灾后曝露出沙巴治水系统的残缺,都显示沙巴实然需要更高的拨款,而他认为,依斯迈所宣布的46.6亿其实是远远不足的,对沙巴来说可谓杯水车薪。 也是沙巴希望联盟青年团团长的冯晋哲说,这对比希望联盟执政联邦政府的时期,由时任财政部长林冠英所提呈的2019和2020财政预算案,希望联盟政府编列超过50亿的拨款给沙巴做发展用途,2020年甚至是史上最高 —— 52亿,依斯迈的宣布显然少了一大截。 他呼吁伊斯迈和联邦政府重新检讨每年给予沙巴的发展拨款,最起码必须有增无减,在2030年前必须增加到每年100亿。 他说,如果希盟政府能够做得到,林冠英可以把对沙巴的拨款从国阵时期的20多亿增加到52亿翻了一倍,为什么国盟和如今的国盟2.0政府做不到?为何给沙巴的拨款反而每年减少?

隆杂货店禁卖烈酒 社青团:温水煮青蛙

民主行动党社青团全国宣传秘书兼路阳州议员冯晋哲于2021年11月2日在亚庇发表文告: 民主行动党社青团全国宣传秘书冯晋哲抨击,吉隆坡市政局即日起禁止杂货店、便利店及传统中药行销售烈酒,是开倒车及思想狭隘的做法。 也是路阳州议员的他认为,从Timah改名事件、到吉兰丹州正式开跑伊斯兰刑事法,乃至上周的“禁烈酒”措施,这一连串事件下来,都显示我国一步步走向保守化,情况令人堪忧,恐怕我们都处在“温水煮青蛙”的局面,如果没有阻挡此趋势,未来非穆斯林的权益和自由会一步步被蚕食。 他举例,今天看起来是杂货店禁烈酒,明天可能是更多地方不准喝酒,然后就是非穆斯林宗教活动会受到限制,这些看起来一步步在收紧宗教自由的做法,未来会是一个令人不得不担忧的趋势。 他也以全世界最为保守执行伊斯兰律法的国家之一阿联酋为例,当阿联酋作为全世界最保守的国家近日开始走向开明,允许自由喝酒、卖酒措施进一步开放等,然而马来西亚却一步步走向保守和退步,这恐怕破坏我国在国际社会的形象,对我国长期而言有着深远而负面的意义。 他强调,马来西亚是多元种族的文明及民主国家,这开倒车的做法,不仅影响有关业者的生意和收入,也对消费者及游客带来不便,甚至影响政府的税收。

冯晋哲追问亚庇空轨细节 每公里1亿造价高存多隐忧

民主行动党沙巴州秘书兼路阳州议员冯晋哲于2021年11月30日在亚庇发表文告: 针对州政府宣布在首府亚庇市发展「悬挂式空中列车」系统,民主行动党籍路阳州议员冯晋哲提出多个担忧及值得注意的问题,进而要求主推这项工程的副首席部长兼工程部长拿督斯里邦莫达详细及透明化向公众交代细节,并在来临的州议会里清楚交代有关计划,确保这项计划真正裨益亚庇市民,确保最后不要成为没有实际效用的“大白象工程”。 根据报道,州政府透过官联公司Qhazanah Sabah Berhad(QSB)的一家子公司与三家公司将以私人融资(PFI)的方式来发展亚庇空中列车项目(Skytrain),并已在日前完成签署谅解备忘录。 这三家合作承接该项目的公司分别是Sycal Skycity Bhd Bhd、Guancai...

沙巴社青团访布城国会 拜会七名火箭正副部长

由路阳州议员冯晋哲主导及率领,沙巴行动党社青团一共四十五名青年党员日前到吉隆坡及布城拜访各部门及国会,获得该党七位正副部长接见并针对不同议题进行交流,这对于很多首次拜访布城及国会的青年们而言,绝对是一个难能可贵而学习成果丰硕的体验。 负责策划及领导的沙巴社青团领袖包括,沙巴社青团署理团长李永伟、沙巴社青团秘书潘美真、亚庇社青团团长黄学秦、斗湖社青团团长叶伟立、山打根社青团团长Kent等。 这次访团主要是沙巴社青团代表们为参加12月2日在沙登举办的2018年社青团全国代表大会。因此为了让行程更为全面,让代表们得到更多见识和学习机会,冯晋哲与亚庇国会议员陈泓缣办事处配合合作,安排了会见行动党正副部长的行程。 冯晋哲表示,这不是他第一次安排类似的访问和交流行程,去年八月的时候,他与沙巴社青团也安排了拜访槟州政府及国会的行程,拜访了时任槟州首席部长林冠英,世事难料,如今才时隔一年,同样的访团来到布城联邦财政部办公大楼,拜访财政部长兼民主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 他也感到欣慰,看到青年代表们积极向各正副部长提出不同的问题,当中不乏很多建设性的意见,以及提出对一些政策的批判。他认为,身为执政党的青年党员,就必须时刻对政府政策保持观察和持有看法,并尽一切努力去向政府表达意见和建设性批评。尤有进者,执政党青年党员必须做好准备提出政策,为人民带来更好的生活。 他说:「透过这类的交流活动,我相信这对于很多年轻的同志都是难能可贵的经验,势必增加对各政策的理解。社青团年轻同志必须掌握好分析、批判和建议政策的能力,这样才能做好准备,为国家作出贡献。」 他们一行人先后拜访了国内贸易及消费人事务部副部长张健仁、国防部副部长刘镇东、能源科学科技环境气候变迁部部长杨美盈、国际贸易及工业部副部长王建民、教育部副部长张念群、财政部长林冠英以及交通部长陆兆福。 冯晋哲透露,他们一行人与张健仁谈了沙巴物价高企及如何降低沙巴物价的问题;与刘镇东谈了如何提升沙巴的安全和防卫;与杨美盈谈了沙巴的电费高昂以及沙巴电力不足问题;与王建民谈了沙巴工业化匮乏造成生活费高企以及人才外流问题;与张念群谈了大家都很关心的统考承认、提升教育素质、沙巴学校残旧等问题;以及与陆兆福谈了亚庇巴士重整问题、以及山打根机场跑道延长计划等等。 他们也与林冠英谈到了沙巴的税收分享、需要更多资源发展沙巴、沙巴的各项所需的大型计划、以及国家的财政状况等。林冠英尽管看起来非常疲惫,但仍然非常乐意回答大家的问题。 冯晋哲也在脸书上写道,「我也亲自告诉财长关于亚庇亟需要兴建现代化的公共交通系统,这是亚庇市民的期许,我们必须要在这个任期内做出一些成绩。他聆听了我的阐述后,点头认同其必要性。我会跟各方各面持续跟进和推进,穷追不舍地确保亚庇能在最短时间内看到公交方面的进展。」 除了拜访正副部长,他们也拜访了国会,并与行动党伊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进行了交流,林吉祥分享了其从政历程,勉励年轻人要对家国奉献。在场的领袖还有丹南国会议员诺丽达和上议员亚德里安。 民主行动党沙巴州宣传秘书兼路阳州议员冯晋哲于2018年12月6日在亚庇发表文告:

冯晋哲:连原有的都做不好 ...

民主行动党籍路阳州议员兼沙巴行动党秘书冯晋哲于2022年7月6日在亚庇发表文告: 针对国阵署理主席末哈山提出“新马来西亚协议”的构想,沙巴民主行动党秘书冯晋哲反问,如果连1963年签署的现有版本马来西亚契约,至今过了约60年都没得到完全落实,巫统国阵还想要做一个新的,到底居心何在? 冯晋哲批评,关于马来西亚协议的讨论,关键在于,联邦政府超过半个世纪下来,都没有完全把协议内的内容完全执行及落实,如果连1963年签署的版本都还做不好,我们怎么可能指望巫统国阵会去做一份新的协议?这要么就是巫统国阵想要继续拖时间,用这来骗取选票,要么更严重的是,这恐怕成为联邦史上最大的骗局。 示意图

吉打禁博彩乃选举操纵分裂手段 社青团:大马正走向野蛮极端

民主行动党社青团全国宣传秘书兼路阳州议员冯晋哲于2021年11月14日在马六甲发表文告: 民主行动党社青团全国宣传秘书冯晋哲表示,吉打州政府宣布禁4D博彩,是极端政客为了选举利益,而煽动人民分裂的情绪,鼓吹分裂种族宗教和谐,这是马来西亚目前的困境和最大的挑战。 他相信,伊斯兰党籍的州务大臣是为了选举利益,为了巩固政权,为了掩盖没有政绩的苍白,只好透过一些极端保守的政策,来讨好极端和保守的族群,激化宗教种族的矛盾,这已经是全世界极端政客、独裁者的常见手段,而代价往往就是,国家走向野蛮和极端,分裂的伤口再难愈合,各族之间的信任一步步瓦解。

校巴司机未获600援助金 冯晋哲问交通部何时发放?

民主行动党籍路阳州议员兼沙巴社青团团长冯晋哲于2020年11月10日在亚庇发表文告:  一群亚庇学生巴士业者今日求助民主行动党籍路阳州议员冯晋哲,反映校巴业者的困境之余,苦诉交通部长魏家祥在7月10日一篇文告中所答应给予校巴校车业者600令吉援助金到现在都还没有拿到。  对此,冯晋哲呼吁交通部长魏家祥及隶属交通部的沙巴商用车辆执照局(LPKP)主席陈锦雄交代,这笔校巴业者的600令吉援助金到底何时才能拿到?为什么拖延这么久?  自开放申请于8月14日截止后,校巴业者申请后,苦苦等待三个月至今音讯全无,没有人告诉他们到底结果如何,也没有人告诉他们到底要等到什么时候。  根据交通部长7月10日的新闻稿,全国3万5000名校巴业者都可获得600令吉的抗疫援助金。总共预计拨款2100万令吉。这是魏家祥在5月14日见过校巴业者相关协会所讨论的结果。  魏家祥过后还在脸书帖文说“没有任何人会被遗漏”,如今等了三个月,亚庇部分业者还在苦苦等待,是否他们会被遗漏呢?  校巴业者的代表黄明正告诉冯晋哲,如今校巴业者陷入困境,几乎一整年学校都没开,校巴跟着没开,校巴业者需要政府的资助,但却感觉上一直受到忽视。  冯晋哲指出,最新的2021联邦财政预算案再次忽略了校巴业者的困境,只字未提校巴,业者们都感到很失望。  他说,首相信誓旦旦保证没有人会被遗漏,所有人各行各业都会在预算案里受惠,可是校巴的援助金却没有被纳入预算案,这是不公平的。  他呼吁魏家祥信守承诺,既然见过了校巴业者也答应会照顾他们,体恤其困境,就应该在这预算案中列入给予校巴业者的援助。  同时,他也呼吁交通部展缓对于校巴的执法,因为目前校巴都无法运作。他建议等到学校获准开学后才重新针对校巴验车进行执法。  

邦莫达的空中列车计划 冯晋哲胪列数隐忧提问

民主行动党籍路阳州议员兼沙巴社青团团长冯晋哲于2021年4月17日在亚庇发表文告: 民主行动党籍路阳州议员冯晋哲表示,谨慎欢迎州政府欲透过推出大型公共交通建设,以图解决亚庇的交通拥堵问题。 副首长兼州工程部长拿督邦莫达日前透露,三家公司有意以私人融资(PFI)的方式来发展亚庇空中列车项目(Skytrain)。邦莫达说,只要有周全策划和财力,发展亚庇空中列车并非空谈。 这三家有意合作承接该项目的公司分别是中国建筑集团(马)有限公司、Guancai (M) Sdn Bhd以及Vizione Deveploment Sdn Bhd。邦莫达要求三家公司更新建议书,并与各关键政府单位深入探讨。 无论如何,在未看到更多细节之前,有几样隐忧和值得关注的问题,政府必须透明公开向大众交代。 第一,空中列车(Skytrain)是采用悬挂式空中轨道系统,虽然造价比轻快铁或捷运来得便宜,然而这套系统仍未在全世界广泛使用,就连在中国仍未有实际运营,几个城市包括武汉和上海仍在试验阶段,没有确切的成功营运案例,试问如何说服亚庇市民这套系统能帮助亚庇发展? 注:根据新华网2021年2月24日报导,“在中国仅有4条“空轨”试验线,还没有运营线路。” 第二,空中列车目前只在几个中小型城市运营。在德国,除了中小城市,就是在大学校园内和机场内中转营运。试问这系统如何确保能帮助到快速发展、人口迈向百万的大亚庇市? 第三,根据报告,空中列车的载客量比一般的轻轨或捷运低,不仅车厢小,每小时运载量低,这样如何协助拥挤不堪的亚庇市解决塞车问题?这方面,邦莫达部长和有关建议方必须说明,亚庇空中列车的规格、每小时运载量、以及对比目前尖峰时段的交通流量。 第四,根据新华网的报道,空中列车的最高运行速度介于50-60km/h,这比起很多其他轨道系统来的慢。加上发车间隔时间,从亚庇机场到1B购物中心达15公里,这或许会耗上一小时左右,在没有快速便捷的明显诱因的前提下,试问这空中列车要如何达到“鼓励人民搭公交,减少驾车出门,进而舒缓交通阻塞”的目标? 第五,邦莫达必须透明交代,这三家有兴趣承接亚庇空轨项目的公司,是否具备专业的承建能力,更重要的是,他们必须向公众公布其过去的记录,特别是在轨道交通建设方面。因为如上所述,这系统和技术,并没有在世界各大城市普遍运行。 第六,如果是以私人融资模式,那么州政府必须告诉大众,将会以什么形式的换利,来交换给承建商?因为,私人公司耗资几千万乃至过亿的投资亚庇,州政府会用什么来交换投资方的盈利,这涉及公共利益,政府必须透明交代。 第七,为何州政府一来就锁定未被广泛使用的空中列车系统?而且在中国都还是处于试验阶段。相对之下,还有很多很好的轨道系统值得被进一步探讨,比如说也是中国的智能轨道列车(ART)、电车式轻轨(Light Rail)等,这些都是被证实能有效改造城市,解决交通拥挤问题的系统,为何州政府不广纳意见,做出详尽的研究分析,选择最适合亚庇的轨道交通系统。 有鉴于种种质疑和隐忧,我建议州政府和部长邦莫达在进一步推进这项计划前,应遵循民主问责精神,要求国盟政府解除紧急状态,遵循最高元首谕旨,召开州议会,来探讨和辩论有关问题,共同为亚庇市民寻找最佳的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