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强燕:砂疫情严重仍复课 家长忧学校群聚恐爆感染群

南兰区国会议员刘强燕再次重申,在疫情仍然严重,不断有新疫情出现之际,砂拉越1045所小学今天(8日)复课,以及红区的220所小学将於本月15日上课,已经引发了许多家长的担忧,并可能增加群聚传染的危险。 她对砂拉越灾难管理委员会以“风险评估及遵照新常态学校管理及运作2.0指南”,来做出这项决定感到无奈,并认为,这或将学生置於更大的风险当中。 “这份指南对砂拉越的情况真的有效吗?我们应该从巴塞感染群的爆发并让疫情遍布砂拉越的事件上吸取教训,砂拉越对於防疫的措施,必须更加谨慎及三思而後行。” 同时,所谓的指南是遵照砂拉越学校的特殊情况订制的吗?这包括拉越人民的生活文化,以及学校学生众多的因素有否纳入内容当中,并且以什麽方式来执行SOP?抑或由学校单方面来承担这个责任? 卫生总监诺希山昨天(7日)透露,全国冠病基本传染指数开始下滑,然而,砂拉越却以1.08高居首位,卫生部的目标是把基本传染指数降至或维持在少於0.5,以阻断传染链。 刘强燕说,这项讯息证明了砂拉越的疫情仍处於严苛的局面,尤其是红区的诗巫,疫情的掌控并不是那麽乐观,前线人员仍然在奋力“作战”。而长屋一而再的爆发疫情,更是一件令人担忧的事。 “也许有人会说我杞人忧天,然而,这是人命关天的事。我并不反对上课,但是却要给予学生一个相对安全的学习环境,这包括SOP与应急方案,例如教育部与卫生局有能力应付疫情突然爆发的局面吗?我们的医疗设备是否足够?” 她强调,美里市区一所中学的女考教师在大马教育文凭(SPM)考试监考期间,经检测後确诊,并导致另78个学生需检测,以及古晋同样有一位副校长确诊的事件,说明了目前学校防疫的那一套机制尚存在漏洞,无法有效阻断病毒的入侵。 这个例子也说明了,一旦学校出现确诊者,将在很大程度上加重医疗团队的负担,尤其是目前他们已经陷入疲於奔命的情况当中。 刘强燕国会议员说,在近日,诗巫邻近的长屋相继爆发疫情而被强制封锁,复课对当地的学生而言显然没有任何的意义。 “风险评估及遵照新常态学校管理及运作2.0指南”的内容,应以砂拉越人民,包括土着同胞的生活文化为根基,并考量砂拉越学校学生拥挤的状况,进而订制最佳的防疫方案。 “虽然砂拉越已经有1多万人接种疫苗,但是并不包括18岁以下的学生,特别是小学生。因此,在疫情尚未有效控制之前,将集会减至最低是被认为有效的防疫措施,而学生复课,学校无疑地就变成了最大的群聚所。” 诗巫的大型学校学生超过千人,如果学生都到校,这意味着有近千个家庭有着交集,再加上教职员,这是一个何其庞大的联系网络,在抗疫防疫上,我们再也经不起任何的“风吹草动”。 尽管教育部做出决定,父母不送孩子到校复课也不会受到对付,但是仍然有孩子到校是必然的现象。因此,学校的SOP就变得至关重要,这包括社交距离、学生戴口罩与勤洗手的问题。 她认为,要学生长时期戴口罩太难为他们了,即使是成人,倘若一天8个小时戴口罩,也是一件颇困难的事,何况还要将学生局限在一个固定的小管围内,不能随意走动。 诗巫根据疫情划分为31区进行管制,以及由每天公布的确诊者所居住地点,显示冠病的脚踪已经进入了社区。 “既然砂拉越灾难管理委员会无视反弹的声浪,坚决的做出了复课的决定,我认为,为了更有效的进行防疫,家长的健康因素也应纳入学校的防疫方案中。” “我也相信,在孩子健康与安全的前提下,父母及家长们必然会愿意加以配合。” “有些民众也许对我的观点不以为然,但是看看诗巫的疫情,从巴塞感染群爆发之後,遍地开花的情况让人心惊胆颤,一个又一个新感染群的出现,这说明了人民的抗疫防疫力度还是不够。” 她呼吁广大的人民发挥“人人为我,我为人人”的抗疫精神,让我们早日战胜新冠疫情,恢复经济的正常运作,以及生活的常态,包括学生拥有良好、安全的学习环境!

不陪张庆信玩无聊“政治泥沙”游戏 刘强燕专注为民服务

砂拉越民主行动党南兰区国会议员刘强燕表示,在防疫、抗疫的行动上,严格遵守防疫标准作业程序(SOP)的做法,相信更为人民所接受。相反的,若民都鲁区国会议员张庆信视防疫的标准包括隔离如无物,利用手中的特权,为了自己的政治野心而“趴趴走”,肯定是不受欢迎的,尤其是诗巫已经不再是零感染的地区。 “谁都不能保证在完成检疫流程后不会成为确诊者,倘若张庆信身边的人未进行隔离又出现确诊,在14天的时间裡,凡他到过的地区与接触的民众都会受到影响。” 尤其是长屋与中央市场,更是人口密集的地区,一旦疫情爆发,所受到的冲击将至深且钜。Mador感染群近日对诗巫所造成的困扰,相信许多人民,尤其是在蝴蝶公园寻找生计的小贩与商家们,已经惶恐不安。 刘强燕表示,在长屋及中央市场等地谋生的,大部份属于中下阶层的人士,他们经不起任何的“风吹草动”。如果真的因为某些不负责任份子的一意孤行,而受到牵连被迫隔离,甚至染疫,他们必然会陷入“手停口停”的窘境当中。 “以张庆信的财大气粗,隔离14天当然是小事一桩,但是对平民百姓而言却是关系养家糊口的大事。身为资深的5届民都鲁国会议员,难道连这麽基本的常识都不晓得?” 她认为,从张庆信骂卫生总监诺希山“怕死的风波”,他自己又到处趴趴走,怕不怕死只有他本身清楚。然而,他应该顾虑到他这样趴趴走,民众怕不怕? 在指责她疏于服务选民的事件上,刘强燕对张庆信的言论极为不肖,难道在他出席国会会议期间,其整个团队都停止操作了吗?同样的,当她出席国会及居家隔离时,P211南兰区服务团队仍然正常的运作,甚至因为疫情的缘故而加强了服务的力度。这轮不到民都鲁区国会议员张庆信来下定论,该区选民自己会进行判断。 “民生事务是永远解决不完的,尤其是南兰区包括了都东与武吉阿瑟两个州选区,各种问题层出不穷。目前身在反对党,我的确在服务上感受到压力,但我与我的团队也尽力协助有需要帮忙的人民。” 她欢迎张庆信前来其选区服务,也欢迎他到都东、柏拉旺、巴湾阿山、武吉阿瑟的任何一个选区,甚至涵盖古晋、民都鲁、美里与整个砂拉越进行服务,相信民众必然会夹道欢迎,这对他完成其政治“伟业”更有成效。” 刘强燕说,没有人会拒绝张庆信对人民进行服务,他要服务,受惠的是人民,而不是她本身。 不论张庆信是为了他在都东区的政治野心,还是别有居心的强辞夺理或胡言乱语,刘强燕国会议员都不会再就这无意义的政治分歧进行辩解或反驳,因为这些无聊的“政治泥沙”游戏,只会浪费她为民服务的宝贵时间而已!  

政府必须考量学生健康安全 刘强燕促延迟师范学院开课

行动党南兰区国会议员刘强燕指出,随着我国新冠肺炎疫情日趋恶化,因此近期她已经接获不少来自师范学院的学生本身甚至家长们的反映表示对师范学院学生们必须在本月17日重返校园上课一事感到忧心忡忡。 刘强燕表示,截至昨日我国国内冠病疫情再创新高,本土确诊感染病例飙升高达2593宗。这也是冠病疫情爆发以来单日最多的一次。 “这已经明显证明了当前政府所制定的防疫策略根本未能遏制新冠肺炎第三波疫情的失控。” 她同时表示,今天她已经把所收到的问题反映以及建议致函予大马教育部长莫哈末拉兹吉丁和两位教育部副部长。她希望尽快获得教育部的回复。 “大马教育部可以效仿大马高等教育部的做法,较早前,隶属高等教育部的大马半岛高等学府的大专生皆获准最早可在今年3月1日才重返校园。” 此外,这同时也可以保障学院教职员们的安全,毕竟一些学生是来自高风险地区,届时万一出现无症状感染者,那么后果将不堪设想,甚至导致整个校园被迫全面关闭。 刘强燕建议大马教育部让师范学院继续采用之前的居家在线学习模式,让学生们继续留守在家中,透过师范总院所推荐的谷歌课室(Google Classroom)、谷歌视频通信服务(Google Meet)等继续线上学习以继续他们的学业。 另外,南兰区国会议员刘强燕也说,根据早前宣布的2021年学校行事历,中一、中四至中六及所有的技职学校学生将在本月20日全面复课。至于中二与中三的学生也在同一天开课,不过,他们暂时可居家上网课,直至3月8日才需重返校园。 对此,她呼吁大马教育部何不考虑直截了当让疫情绿区内的学校可以继续如期开课,而疫情红区内所有的中小学开学日期则继续延迟直到疫情趋缓或受到控制为止更为妥当。 刘强燕国会议员也指出,砂灾难管理委员会于日前开始对进入砂拉越的航班时间表进行监管,甚至不批准柔佛新山的航班进入诗巫,因此对于学校假期期间已经返乡的教师当欲返回新山执教时却面对着没有班机的窘境。 因此,她认为在目前这段疫情非常时期居家线上学习是最方便,恰当及安全的上课模式。 同时也是砂民主行动党宣传秘书的刘强燕表示,她明白不是所有家庭都有固定宽带,无限数据可使用,透过线上学习,一些学生得额外购买数据,造成他们家庭的经济负担。她敦促国盟政府必须正视这个问题,并且提早落实原本只打算在今年3月份才会推出的为减少B40群体上网的财务负担所提供的RM180 网络关怀计划(Program Jaringan Prihatin)。 她呼吁国盟政府以针对性的方式透过该计划提高那些在这段时期有居家线上学习子女的家庭的电讯额度(credit)津贴,又或者政府与电讯公司合作以提供更多的免费数据优惠来减轻他们的经济负担。 刘强燕国会议员再次呼吁大马教育部延迟师范学院学生返校上课的日期直到疫情趋缓或受到控制为止。她说政府必须以教员们和学生们的健康安全为第一考量。

刘强燕吁教育部体恤砂教师困境 豁免疫情期间飞往西马工作岗位

行动党南兰区国会议员刘强燕表示,最近她接获许多刚从师范毕业而被派遣到西马执教的新教师反映说教育部喻令他们必须在本月15日到各自的学校报到,对此,他们都感到十分的担忧。 她称,联邦教育部这项匆促的决定已经忽略了在西马执教的砂拉越教师的安全 ! 她说,目前除了砂拉越,尤其是诗巫疫情严重之外,西马地区的疫情依然严峻,甚至占了全国最多的确诊人数比率,如今强迫砂拉越的新教师们冒着被感染的风险乘搭飞机回去西马半岛这些重灾区,已经导致他们未开始执教就先承受着巨大的心里压力。 “我也接获被派遣到雪兰莪执教的东马教师信息,他们纷纷表示对当地的疫情的局势深感恐惧,雪兰莪州的确诊病例每天都是全国之冠。” 刘强燕说,这些刚被派遣的教师们为了能赶上15号当天到学校报到,他们必须提早要到达西马以安排交通和住宿,目前西马都在实行着行动管制令,届时肯定将面对许多的限制与不便,而且无可避免这过程也将接触到许多人而提高被病毒感染的风险。 也是砂行动党宣传秘书的刘强燕称,随着政府延长了西马地区的行动管制令(MCO)至本月18日,砂拉越的诗巫,加帛及桑县也正在执行着行动管制令(MCO),而其它各省县则也执行有条件行动管制令(CMCO),因此许多趟往返各地的班机都已经非常有限甚至被取消。 “以诗巫为例,我今天查看了亚航最新的航班时间表发现最快也要到本月13日才有一趟班机从诗巫飞往吉隆坡,而且机票售价更高达1200令吉,令人咋舌。但是,该航班机票也早已经售完,因此未买到机票的教师根本赶不及去到西马,这也造成他们面临着被教育部采取纪律处分的风险。” 她指出,依据目前的SOP, 砂拉越人飞抵西马是不需要进行隔离的,万一该教师不幸在乘搭飞机过程被病毒感染那是多么严重的一件事,倘若教师再到学校办事或者与学生接触,那么这个病毒传播链将继续没完没了。 对此刘强燕吁请联邦教育部体恤这些教师们的困境,并豁免他们于在这段期间飞往西马工作岗位。教育部可以善用科技便利以采用线上方式让教师们向各自的校方报到,甚至校方也可以透过网络安排工作给教师们,让他们继续留在砂拉越为他们在西马的学生进行线上教学直到疫情趋缓为止才正式到西马的工作岗位。 有鉴于此,刘强燕已致函教育部部长,并促请教育部认真看待这个问题,酌情处理并保护来自东马的教师,让这些刚从师范毕业且被派遣到西马执教的东马教师们可以在家安心抗疫。

经济问题加剧地方和网络犯罪 刘强燕促请警方加强打击罪案

行动党南兰区国会议员刘强燕促请诗巫警方加强巡逻以打击地方罪案。 她是针对近日诗巫在短短3天内就发生二宗便利店遭受独行刀匪行劫而发表上述呼吁。 她表示我国自去年3月18日实施行动管制令后,大部份经济活动都被限制而导致不少中小企业面临亏损及倒闭,造成失业率攀升。 刘强燕强调,目前虽然国内各商业领域都已经开放,限制活动也逐步放宽,惟国内经济活动已大不如前,许多人还正在面临失业问题,因此她担忧接下来的地方罪案率尤其是偷窃及劫案将增加,因此警方必须加强力度打击这方面的罪案。 “行动管制令期间可以说是‘平静’的时刻,因为当中包括不法分子的行动都受限,无法出来犯罪,因此当时各地方的罪案不多见,可能也因此许多犯罪活动也移往“线上”发展而造成国内网络犯罪,尤其是网购诈骗及网络金融诈骗的激增。”

若国盟有诚意恢复砂地位 刘强燕促立即开国会修宪

首相慕尤丁在砂拉越出席2030年共享繁荣愿景对话会上指出砂拉越是邦(Wilayah),而不是州(Negeri)。 对此,砂行动党国会议员刘强燕吁请首相立即召开国会以提呈修改联邦宪法恢复砂拉越“邦”(Wilayah)的地位以表示国盟政府的诚意。 刘强燕国会议员表示,首相慕尤丁说国盟必须先赢得超过三份之二的国会议席才能够落实修改联邦宪法第160(2)条有关“联邦”的诠释根本在自欺欺人。 她说,若国盟政府愿意现在就召开国会并恢复砂拉越“邦”(Wilayah)的地位,肯定可以取得国会三份之二的国会议员支持,因为希盟的国会议员们在国会内绝对会全力支持通过这项修宪。 “如果慕尤丁不召开国会修宪,这一番话根本毫无意义,仅不过是他自讲自爽而已!” 刘强燕促请砂政盟要善用“造王者”的条件向首相施压以尽快招开国会通过修宪以拿回砂拉越“邦”的地位而不是继续被慕尤丁牵着鼻子走,否则他们高喊砂自主权只是空口说白话而已。 也是砂行动党宣传秘书的刘强燕表示,国盟政府修订紧急条例条文,颁布宪报增设10a和10b条文以允许首相、州务大臣和首席部长,在无需经过立法机关审查下推出追加预算案,或动用统一基金里的资金已经对我国的经济带来负面和不利的影响。 “这举动已经破坏了我国奉行的西敏寺议会民主制,在缺乏国州议会监督制衡下无法确保政府不会任意挥霍公帑将造成外资对我国的政治和经济稳定性失去了信心。” 有鉴于此,行动党南兰国会议员刘强燕强烈敦促首相慕尤丁悬崖勒马,尽快复会让国会来监督和制衡国家财政事务,并以良好治理、透明、问责与制衡制度治理国家,把马来西亚引回到正轨上。

教师确诊敲响警钟 砂灾难管理委员会须严正看待

行动党南兰区国会议员刘强燕对于昨日诗巫卫理小学一名教师确诊事件表示遗憾,并强调她所担忧的事最终还是不幸的发生。 她称,昨午她就陆续接获多位家长忧心忡忡地向她通报关于学校教师确诊事件,并投诉说校方将照样让学校上课,甚至不强制同校有接触的教职员和学生去做检测。 " 我第一时间就联系诗巫卫生局核实该新闻,当局给予的答复是该确诊教师与学校的教职员或学生并没有任何“密切接触”,因为都有戴口罩并且有做好SOP。卫生局对密切接触的定义是:接触少于1米,并在没有戴口罩的状态持续15分钟以上。他们表示老师和学生可以自行前往南兰综合诊疗所做检测。” 刘强燕表示,她根本无法苟同有关当局的说法,因此即刻联络诗巫灾难管理委员会协调员安华拉拜助理部长要求他介入把该学校关闭直到事情解决为止,并安排那些与确诊教师有接触的教职员和学生们前做冠病检测。 “ 所幸我所提出的建议最终被接受,并决定暂时关闭该校并且安排所有上过该确诊教师课的学生进行冠病检测,同时也为该所学校进行全面消毒。” 刘强燕说,在学校开课前她已经多次公开发表她对开课后师生受冠病威胁的担忧,并不停的劝请砂灾管会继续延迟州内学校开课日期直到疫情受控制为止,但遗憾的是,当局充耳不闻威胁,漠视她给予的劝诫。 她说,如今发生教师确诊事件已经搞得为人父母者人心惶惶,大家都担忧该确诊事件将演变成为病毒交叉感染的局面。 “可以预见,这事件也将影响其它学校的学生出席率,父母们都担心同样的事件发生在各自的学校,毕竟病毒是无所不在的。” 也是砂行动党宣传秘书的刘强燕表示,这件教师确诊事件犹如敲响一记响亮的警钟,砂灾难管理委员会必须严正看待此事,制止同样的事件再次在其他学校重演。 有鉴于此,她劝请砂灾难管理委员会必须以师生安全为首要考量,立即关闭所有红区内的学校,以避免再次衍生出新的感染群而造成州内疫情继续趋恶。

刘强燕团队再派食物篮口罩 协助诗巫弱势家庭度过困难

继日前(3月2日)行动党南兰区国会议员刘强燕团队派送了1千485份食物篮(Food Basket)及口罩予诗巫再也组屋区与Town Villa住宅区的居民后,昨日(3月4日)该团队再次前往该处派发259份食物篮和口罩给余下的Town Villa A 区和C区共259户家庭。 随着昨日的食物篮派发后,也意味着诗巫再也组屋区与Town Villa住宅区共1744户家庭都已经获得刘强燕所分发的粮食援助和口罩。 刘强燕表示,昨天所分发的食物篮和口罩除了一部分是她自掏腰包购买的之外,而部份的物资则包括了日前一群善心人士所捐献的10kg和5kg包装的白米,白糖,食油,鸡蛋,饼干,面类及口罩等。 她再次表示衷心感谢这些善心人士,他们的善举表现出了大爱的精神,也凸显诗巫是一个充满关怀与温暖人心的地方。 刘强燕说,她的团队今天已经着手准备另一批的食物篮和口罩给予她南兰选区内最近被封锁的6座长屋,若再加上尚实行着EMCO的诗巫圣淘沙地区,目前受严重影响的家庭大约是700逾户,而她也会尽力协助这些家庭。 她说,从诗巫落实MCO至今,她已经派发出了2261份食物篮及口罩给予南兰选区内受影响家庭当中包括早前在选区内多座被封锁的长屋。 她强调,虽未获得任何来自政府的物资和Covid-19的援助拨款,一切都需自掏腰包或由热心的人士捐献,惟她称,即使她能力有限,但是会尽力履行身为人民代议士的职责,以协助有需要的家庭渡过难关。 也是砂行动党宣传秘书的刘强燕欢迎有志之士共同来推动这些援助行动,他们可以自行展开或是联合她的团队来进行以帮助这些弱势家庭度过困难。 她表示,那些信赖她并有意要透过任何形式的捐献来参与援助行动的善心人士可以 Whatsapp至 016 800 5838 及 016 665 6876抑或在她的个人面书专页信箱内留言以获取详情。

房屋部统一使用国语路牌 刘强燕:本末倒置,应先搞好房屋!

砂拉越南兰区国会议员刘强燕谴责联邦房屋与地方政府部,欲在明年起将联邦国语道路标志的方针延伸至砂拉越与沙巴,无视这两地语言自由使用的特殊情况。 自砂拉越参组马来西亚以来,国语、英语及华语就被普遍应用在道路标志,尤其路牌上,此种做法符合砂拉越多元民族和谐丶团结及自由使用语言的民情。 联邦房屋与地方部长祖莱达日前在国会走廊告诉媒体,该部门计划推出道路标志使用国语的准则,作为提升与加强国语的一项努力。她也声言会将这项准则延伸至东马。 刘强燕国会议员认为,这样的做法是不切实际的,无法有效加强国语的使用,且会引起人民不必要的疑虑,尤其是砂沙两州,从参组马来西亚以来,就根据人民的需要自由的使用本身的语言。祖莱达部长应该立刻收回成命,并采取更符合宪法精神的做法行事。 她说,砂拉越路牌国语丶英语与华语三语并用的做法,符合民情,已蔚成犀鸟之乡独特的文化,同时得到各族群的普遍认同,展现出多元文化之美,不需要祖莱达来“多管闲事”,制造事端。 也是砂拉越民主行动党宣传秘书的刘强燕表示,我们尊重马来文作为国语的地位及使用,然而,在日常生活中加入其它语言如中文丶英文丶伊班文与印度文等的用使,是宪法所赋予的权力,并不会对国语的地位造成任何威胁,反而会形成文化的包容性,有助於提升国家的形象。 她说,祖莱达应该从宏观的角度,审视国语提升与强化所面对的情况,寻找出真正的原因,并“对症下药”,而不是抱持“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态度,冒然将本身的意愿加诸在砂沙两地上。砂沙也不欢迎丶拒绝此种对砂拉越民族和谐毫无建树的准则。 刘强燕对祖莱达“放大”路牌语言的问题感到不可思议,因为这在地方政府部门中并非一项重要的事务。希盟政府上台,“百废待兴”,该部门应该更专注於地方与房屋的建设,特别是实现“居者有其屋”的目标。 她指称,与西马比较,砂拉越的基本设施与房屋发展,因着前朝政府的忽视,远远落在後头。祖莱达作为希盟政府的一个重要阁员,应该将更多的心思放在砂拉越的发展上,拨出更多的款项提升砂拉越的设施,而不是多花精神来多管路牌这件“闲事”。 刘强燕国会议员说,作为一个经济落後的州属,砂拉越需要联邦政府兴建更多可负担的房屋,以实现居者有其屋的目标。既然祖莱达曾表示只要砂拉越愿意提供土地,联邦政将给予配合,兴建更多可负担房屋,那麽她就应该致力通过有效的管道,促成这件“美事”,让更多砂拉越的中下阶层人民受惠。

【扣留所强奸案】 刘强燕谴责执勤警员玩忽职守 警局闭路电视失灵成公众隐忧

砂行动党宣传秘书刘强燕国会议员针对上周一名16岁华裔少女被警方逮捕以调查一宗网络赌博案件,于扣留期间在中央警局的厕所被一名被扣留的少年(19岁)强奸的案件深感痛心之际,也强烈谴责该2名执勤警员玩忽职守,从而导致该悲剧的发生。 对此,同时也是砂行动党南兰区国会议员的刘强燕表示,警察局内的扣留所本来就是戒备森严,普通人根本就不可能轻易进出,为何执勤警员无法察觉自由走动的嫌犯,而导致对方有机可乘?如此不负责任、疏忽职守的警员,还能指望保护人民吗? 她说,更荒谬的是,原本警方可以轻易透过案发扣留所的闭路电视对事发当晚执勤的警员进行调查,以了解警员当时是否因疏忽,才导致此案发生,并对相关警员采取严厉行动,但是遗憾的却被告知有关闭路电视不能录制,只可以供监控。 “这已经造成公众的隐忧,即如果警局的闭路电视无法录制,那么存放在警局的证据是否安全?或因为人为的疏忽,破坏或篡改导致一些案件失去了有力的证据,以及是否也会引发包庇,贪污腐败问题的发生?” 刘强燕称,尽管全国总警长表明将彻底调查这起案件,并已经起诉该名嫌犯,而警局扣留所强奸案2执勤警员也已经被停职查办,但是对该少女所造成的身心灵伤害是无法弥补的。 她指出,嫌犯已在初级法庭(儿童法庭)法庭,刑事法典376(1)条文之下起诉,而嫌犯已经认罪,在法庭接受审判及应得的惩罚。无论如何,她促请警察总部的廉正与标准执行部还必须对2名失职的警员采取严厉的纪律行动,杀一儆百并为受害者讨回一个公道。 她也促请大马内政部立严正看待这事件,立即采取行动彻查全国扣留所当中有多少个没有录制功能的闭路电视,并向给大众一个明确的汇报和交代以及下令审核及撤换所有安装在警局内的没有录制功能的闭路电视,以免类似让警队蒙羞的悲剧再次发生。 刘强燕强调,在警局安装可录制闭录电视除了可以防止类似的强奸案,或当年赵明福在反贪会离奇坠楼毙命事件的重演。同时还可以保护警察本身免于遭受一些的诬告,任何在警局内发生的争议性事件可以通过闭录电视的存档还原,为其中一方讨回清白。 她续说道,希盟政府于2019年宣布拨下7300万令吉给全国所有警察局以作为在扣留所安装闭路电视等配备之用以提升警队内的廉正和问责制。 因此她促请内政部交代这笔拨款是否有被善用在购买或提升级国内警察局的闭路电视等配备上。 “政府还必须考虑在警察局内设立“特别扣留室”以专门拘留那些涉案的未成年人士并让他们与成人扣留犯隔离,同时任何涉及女嫌犯的案件必须也要有女警员负责”。 此外,刘强燕也呼吁国盟政府有必要尽快把性侵儿童特别法庭(Sexual Crime Court Against Children)在全国各地设立,以便可以采用法庭视像与录音系统方式审理这类案件,以免于受害者在出庭供证时与被告碰面而感到恐惧,这一切皆在保护这些 儿童。 此外, 刘强燕也促请首相慕尤丁必须设立一个警察投诉和行为不当委员会,以制止在国内警局内持续发生强奸,动用私刑和离奇死亡等悲剧,以恢复人民对大马皇家警察的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