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隔离期间奔丧爆疫情! 刘强燕促砂灾难管委会交代

行动党南兰区国会议员刘强燕表示鉴于昨日砂拉越境内的新冠肺炎疫情告急,单日增加153宗确诊病例,当中3大疫情红区即美里就占了94宗,诗巫25宗和古晋13宗。因此砂拉越灾难管理委员会宣布这3个地区将于本月13日至26日执行有条件行动管制令(CMCO)其余地区皆执行复原行动管制令。刘强燕国会议员表示她不反对政府落实这些措施以阻断了病毒的大面积扩散,毕竟生命是无价的。 但她指出,诗巫之所以会一夜之间疫情大爆发是因为一位32岁的伊班女子于2020年12月29日由柔佛新山回来诗巫后被指示在距离德古巴塞祥路约15公里的兰宜长屋居家隔离,期间12月29日至31日曾参加父亲葬礼,她于1月5日在南兰综合诊所进行第二次检测后才被证实确诊。 “为何该名女子在隔离期间可以出席葬礼,是当事人擅自违反隔离令抑是她得到砂灾难管理委员会给予豁免让他得以在隔离期间可参与这项群聚仪式?” “倘若是砂灾难管理委员会赋予她豁免,那么它的标准作业程序又是什么?” 刘强燕国会议员促请砂灾难管理委员会必须针对此事向广大的民众做明确的交代。 “我国首相署部长(经济事务部)慕斯达法,妇女、家庭及社会发展部部长丽娜哈伦以及内政部长韩沙再努丁近日相继都确诊冠病,因此无论是高官显要或是平民百姓都应遵守14天隔离期的标准作业程序,因为病毒是不分肤色、地位及阶级的 !” “我赞同砂灾难管理委员会接下来落实的强制所有入境着在隔离中心隔离14天的做法,我也希望这项措施不会再有任何的“U转”以免再度打开缺口让病毒扩散。” 刘强燕强调,砂灾难管理委员会不应该再赋予任何部长高官隔离豁免权,凡是入境砂拉越,无论是何身份地位皆必须被强制在隔离中心隔离14天。 也是砂行动党宣传秘书的刘强燕也在文告中促请砂灾难管理委员会汲取这次的昂贵教训而亡羊补牢,往后他们务必严厉执行所有的标准作业程序并且时刻探讨该标准作业程序是否有出现纰漏之处以便可以在第一时间做出防范及改善。 她也表示,随着诗巫因疫情严重而落实有条件行管令(CMCO),她的服务中心也将调整运作时间,即日起每逢星期一至五,从上午8时至中午12时直到另行通知为止。 “这主要是保障我的助理们和民众的安全,减少彼此直接接触,以降低被病毒感染的风险,虽然缩短运作时间,但是我的国会议员服务并没有中断,只是暂时减少让民众进入服务中心内以及减少提供面对面服务,除非有十分重要课题迫不得已必须当面处理。” 她说,由于目前诗巫频有确诊病例,也有感染群的出现,因此大家必要提高警惕以及加强防疫措施,若非必要民众要就尽量少出门,如果在外就必须保持社交距离,戴口罩,勤洗手。 “我们的服务如常,如果民众有问题或需要协助,可致电或Whatsapp我们服务中心的服务热线:010-390-8211,010-399-8211, 016-800-5838,016-665-6876,016-520-2267, 011-2439-3831, 017-898-4648 , 019-589-7139, 084-336671。”

教师确诊敲响警钟 砂灾难管理委员会须严正看待

行动党南兰区国会议员刘强燕对于昨日诗巫卫理小学一名教师确诊事件表示遗憾,并强调她所担忧的事最终还是不幸的发生。 她称,昨午她就陆续接获多位家长忧心忡忡地向她通报关于学校教师确诊事件,并投诉说校方将照样让学校上课,甚至不强制同校有接触的教职员和学生去做检测。 " 我第一时间就联系诗巫卫生局核实该新闻,当局给予的答复是该确诊教师与学校的教职员或学生并没有任何“密切接触”,因为都有戴口罩并且有做好SOP。卫生局对密切接触的定义是:接触少于1米,并在没有戴口罩的状态持续15分钟以上。他们表示老师和学生可以自行前往南兰综合诊疗所做检测。” 刘强燕表示,她根本无法苟同有关当局的说法,因此即刻联络诗巫灾难管理委员会协调员安华拉拜助理部长要求他介入把该学校关闭直到事情解决为止,并安排那些与确诊教师有接触的教职员和学生们前做冠病检测。 “ 所幸我所提出的建议最终被接受,并决定暂时关闭该校并且安排所有上过该确诊教师课的学生进行冠病检测,同时也为该所学校进行全面消毒。” 刘强燕说,在学校开课前她已经多次公开发表她对开课后师生受冠病威胁的担忧,并不停的劝请砂灾管会继续延迟州内学校开课日期直到疫情受控制为止,但遗憾的是,当局充耳不闻威胁,漠视她给予的劝诫。 她说,如今发生教师确诊事件已经搞得为人父母者人心惶惶,大家都担忧该确诊事件将演变成为病毒交叉感染的局面。 “可以预见,这事件也将影响其它学校的学生出席率,父母们都担心同样的事件发生在各自的学校,毕竟病毒是无所不在的。” 也是砂行动党宣传秘书的刘强燕表示,这件教师确诊事件犹如敲响一记响亮的警钟,砂灾难管理委员会必须严正看待此事,制止同样的事件再次在其他学校重演。 有鉴于此,她劝请砂灾难管理委员会必须以师生安全为首要考量,立即关闭所有红区内的学校,以避免再次衍生出新的感染群而造成州内疫情继续趋恶。

刘强燕欢迎当局放宽入砂 “但机票价格依然太昂贵”

砂行动党宣传秘书兼南兰国会议员刘强燕对于砂拉越灾难管理委员会(SDMC)放宽入境砂拉越的政策表示欢迎,并表示这将方便成千上万目前在西马工作或求学的砂拉越人返回他们的砂拉越家乡。 刘强燕是在国会下议院参与2022年财政预算案参与辩论时如此表示。 “ 从11月 1 日开始,飞往砂拉越的航班次数已经从每周 89 趟班次增加到 223 趟班次,而诗巫也由之前8趟航班增加至 31 趟航班。”

好消息!亚航宣布农历新年加航班!

交通部长陆兆福今日为游子捎来好消息,亚航除了会在农历新年期间增加更多航班,还会以固定票价增加额外的深夜班机,让游子们安心回家过年。 每逢过节,回家机票昂贵都是游子们心中最大的忧愁,尤其是来自东马沙巴及砂拉越的游子们,从西马半岛往返东马的机票,都是游子们的重大负担。 今年,游子们可以减轻负担了,陆兆福今日联同亚航总执行长东尼费南德斯一同为亚航推介农历新年期间额外增设的固定票价深夜班机。 陆兆福指出,2019年农历新年期间,即2019年1月30日至2月12日期间,亚航将会以固定票价增加额外的深夜班机,包括吉隆坡——槟城,单程票价为99令吉;吉隆坡——美里/诗巫/古晋,单程票价为149令吉;吉隆坡——亚庇,单程票价为199令吉。 陆兆福说,除了每天一班的固定票价深夜班机,亚航也会在农历新年期间增加航班,虽然其他航班并非固定票价,但随着航班增加,价格也会受到控制,希盟政府将会确保提供便宜的机票给游子们回家过年。 “亚航提出增加航班获得政府内阁批准,我们也欢迎其他航空公司提出增加航班申请,目前除了亚航,马航也有增加航班,但并未设定固定票价。” 同时,陆兆福也宣布,政府将批准亚航增加飞行东马,亚庇——诗巫,以及亚庇——民都鲁的两条“乡区航线”(RAS)。 他说,之前这两条航线只有马航飞翼(MAS Wing),亚航已经申请飞这两条航线多时,在经过内阁批准后,决定把这两条航线交给亚航来飞。 陆兆福希望新增加的乡区航线可以带动诗巫的经济,特别是旅游业。 南兰区国会议员刘强燕对交通部长今日公布的消息表示欢迎,不断地斗争了5年,终于盼来了好消息,让她非常感触。 刘强燕接受《火箭报》访问时指出,自她在2013年首次中选为国会议员,她就一直在国会上针对国内机票价格事宜,尤其是佳节期间票价偏高的课题发声及争取,希望交通部可以制定一个合理廉价的票价,让游子可以在佳节期间回家与家人团聚。 她说,然而,前朝政府一直没有正视这个问题,虽然佳节期间,航空公司会增加航班,但机票价格却不是每个人都可以负担得起,以致大部分游子唯有放弃回家过年的念头,无法在过年期间与家人共聚天伦。 “如今,希盟政府不但严正看待这项课题,也已经着手推出解决方案,虽然目前只有每天一班深夜班机是固定票价,但我相信这对大部分游子而言,已经是一个很好的消息。 “新政府已经在做出改变,这是好的开始,也是我们乐见其成的,我希望接下来,会有更多航空公司可以加入,推出其他时间的固定票价航班,这样对于一些要带小孩回家的家庭,就会更方便处理。” 刘强燕也说,除了农历新年,希望交通部也应该在其他佳节,如开斋节、圣诞节、丰收节,同样设定固定票价班机,让游子们可以回家共庆佳节。 另外,她也表示感谢新政府批准亚航增加飞行亚庇——诗巫及亚庇——民都鲁航线。 “这也是我过去一直以来争取的课题之一,过去乡区航线只有马航飞翼,机票票价居高不下,随着亚航的加入,对两地的游子来说肯定是另一项佳音。” 无论如何,刘强燕认为,希盟政府刚上任半年,大家应该多给一些耐性和时间,让新政府逐步实践以民为本的政策。 她说,如今农历新年期间吉隆坡往返诗巫航班已有固定票价航班,也希望政府可以考虑在新加坡及柔佛州工作的游子们,增设柔佛往返美里/诗巫/古晋的固定票价航班。 “这也是今天接获这项好消息后美中不足的一部分,但陆兆福有回应我,交通部将会继续跟进此事,相信在不久的将来,将会为新加坡和柔佛州工作的游子捎来好消息。”

返校学生确诊事件引以为鉴 刘强燕促预防“学校感染群”

砂行动党南兰区国会议员刘强燕促请砂政盟政府必须借着这些返校学生确诊事件引以为鉴,以避免砂州出现 “学校感染群” 的风险,同时也建议校方可以在管制令期间继续通过网课向他们教学直到这些行管令结束后再依据到时的情况做考量。 刘强燕是针对日前沙巴36名应考大马教育文凭和大马高等教育文凭的寄宿学生被筛检后发现冠病确诊,以及昨天该校再有9住宿生也连续受感染确诊事件而作出回应。 她说,早前为了避免州内学生回校上课而被病毒感染,她已经多次促请砂灾难管理委员会慎重考虑是否让州内学生包括包括应考生返校上课,惟最后联邦教育部依然决定应考生必须回校上课,而砂灾管会也没有采取其它步骤来延迟州内应考生回校上课。 也是砂行动党宣传秘书刘强燕称,她最担心的事如今已经确实的发生在别的州属,目前砂拉越的疫情演变已经非常不乐观,因此她非常不希望州内也增添一个“学校感染群”,而造成砂拉越的疫情雪上加霜。 “之前甚至有一位应考生在网上发起的一项诉求行动,表示他们不愿意在这段冠状病毒泛滥期间冒着生命的危险返回学校上课,可见学生们也对本身的安全感到担忧。” 刘强燕强调,她非常明白这些公共考试对学生都很重要,她也了解不是所有地区都适合上网课,尤其是缺乏宽频网络信号覆盖的郊外地区。她说,如果来自没有网络地区的应考生迫在不得已的情况下必须回校准备即将而来的考试,那么砂灾管会必须要预备一套严谨的返校上课的标准作业程序(SOP),尤其是,一间课室的学生人数必须受到最大的限制。 “继沙巴之后,西马彭亨也发生了一宗一位下个月应考大马教育文凭(SPM)的中五生被冠病感染确诊的事件,而且更造成总共144名学生也被迫隔离。因此,课室学生人数与社交距离必须被严厉限制,至少若不幸班上出现一位确诊不会造成如上述事件般太多学生需要被隔离而可能无法出席考试,无论如何我们必须把负面影响减至最少。” 有鉴于此,刘强燕再一次促请砂拉越灾难管理委员会做出更深入层面的探讨以寻求一套可以让应考生们不只可以顾及学业而且也能把受到冠状病毒威胁的风险减至最少的作业程序。与此同时她也劝请砂灾难管理委员会别拿学生的生命当儿戏,考试固然重要,但生命更宝贵;她重申,为了遏制新冠病毒的传播,目前让应考学生们继续在家上网课才是最理想的办法。 

联邦宪法第160条文约束 “总理”头衔限砂境内有效

行动党南兰区国会议员刘强燕在国会下议院会议感谢元首御词辩论中表示,砂拉越邦议会通过修宪案,将“砂拉越首席部长”(Chief Minister)一职,更改为“砂拉越总理”(Premier),并在今年3月1日起开始生效采用有关的新称呼。 她在下议院询问联邦政府是否也将同步修正联邦宪法第 160 条文(规定各州首长及州务大臣职称),以增添和执行“砂拉越总理“作为砂拉越一邦之首职称的定义。 “砂拉越自 2022 年 3 月 1 日起已经正式采用“总理”这个职称,因此如果联邦政府欲修正联邦宪法第 160 条文的话,那么何时会提呈该修正案?”

刘强燕感谢党员选民等关心 驳斥网络谣言或采法律行动

砂行动党宣传秘书兼南兰区国会议员刘强燕针对他确诊新冠病毒一事透过文告向关心她的选民们,行动党领袖,党内同志,各朝野国州议员以及亲友们表以万分的感激。 她表示,她昨天下午在脸书公布她确诊的消息后就接到许多的来自四方八面的爱戴她的人士纷纷通过脸书留言,Messenger,Whatsapp以及拨电向她表达慰问和祝福。 刘强燕指出,在她正式公布本身确诊的消息前后就已经流传出许多谣言,当中包括指她趴趴走,与人打麻将,出席开幕仪式甚至参与宴会等不实的新闻。 “最为严重的指控是一位网友在“诗巫吹水站”的脸书群组上载我与孩子的合照,并且发文指控我在上个星期六参加一名郑姓屋主的新屋上梁仪式,并指与她密切接触的屋主拒绝接受新冠病毒检测。” 刘强燕称上述种种完全是唯恐天下不乱的人士所刻意捏造出来的假新闻,她强调她本人甚至完全不知道该郑姓屋主在哪地方建了新屋,而且该网友指名道姓的指该屋主拒绝接受新冠病毒检测也造成社区的恐慌。 她对上述在网络流传针对她及家人种种毫无根据的指控深表遗憾,并表示将保留追究权力依法讨回公道以遏制这类在网络散播假消息的歪风。 “ 我必须再三声明,我已经很长一段时间没有接触到诗巫华团会长严榀胜先生。我本身也不曾去过郑长大先生的家,无论是他的新家或旧家都不曾到访, 此外更没参与任何社交聚会。至于散播谣言的人到底居心何在?唯恐天下不乱刻意散播假新闻,制造诗巫人的恐慌?” 刘强燕提醒,在我国散播假新闻者将在刑事法典第505条文被控,一旦罪成可监禁最高2年或罚款,或两者兼施;同时可在1998年通讯及多媒体委员会法令第233条文被控,若罪成监禁最高1年或罚款最高10万令吉,或两者兼施,因此她促请民众在发布或转发任何消息前必须查证清楚以免惹上官非。 她也表示,她的服务中心自4月22日诗巫落实特别标准作业程序加强管制开始就采取居家办公模式一直维持至今,目前除了有重要预约之外才会安排当中1至2位助理回去服务中心协助处理。此外,在这疫情严重时期,为了大家的生命安全, 除了特定事件比如灾害事故之外,她们都已尽量减少与民众直接接触以避免社区交叉感染的风险。 “从上个月22日开始,我本身甚至鲜少与我的团队们直接接触。任何形式的服务我们都尽量采取线上方式来进行, 甚至各个助理早已经被促留守家中,彼此尽量也不要太常直接接触,除非有要事。这也是我的服务团队预先执行的风险管理,以避免因当中一人不幸被感染而影响全部人。” 同样也是专业药剂师的刘强燕说,许多人感到惊讶为何她已经完成接种两剂新冠疫苗后依然会被病毒感染。对此,她表示这是普遍上人们对新冠疫苗的误解,事实上一个人即使接种了新冠疫苗,并不代表他百毒不侵,但是有了疫苗的保护,即使被新冠病毒感染它却可以大大降低因重症导致住院和死亡的风险。 “同样的,今天我们去接种流感疫苗,也不可能代表就永远不会伤風或感冒,最多就是轻症,比较不会因重感冒或入院。” 南兰区国会议员刘强燕还是呼吁民众们必须积极参与新冠疫苗接种计划以使人体有更强的免疫系统能抵抗新冠病毒的攻击力,同时让各个社区达到群体免疫让我们的国家尽快摆脱疫情,把一切带回正轨。 “ 目前疫情异常严重,病毒传播防不胜防,以我的个案为例,即使接种疫苗还是会不幸被病毒瞄中,因此无论大家已经接种疫苗与否,还是要谨慎小心,倘若不幸被病毒感染就必须积极配合当局进行隔离并接受治疗。” 刘强燕重申,直到目前她已经收到不少人的慰问,在脸书的一些留言让她感动不已。她不忘感谢留言者给予她的祝福和鼓励,同时她也劝请造谣者,不随意散播谣言已经是最好的祝福。

政府配合亚航新增航线! 刘强燕:符合砂沙人民利益

砂拉越南兰区国会议员刘强燕指出,亚航开始发售诗巫往返亚庇及民都鲁往返亚庇新航线机票,即获得广大砂拉越人民的好评,证明了希盟政府这项以民为本的政策,是符合砂沙人民的利益和意愿的! 新航线已确定于2019年1月1日投入服务,根据亚航较早时建议,每周将有14趟班机,并将视实际需求量,于2年后增加至每周21趟航班。 刘强燕查询了亚航的网页,发现由诗巫飞往亚庇的最低机票价格只有12.32令吉,而飞翼航空由现在至2018年12月31日期间的机票价格,最低为219令吉,最昂贵的机位则超过800令吉。 根据内陆航空服务合约,政府一旦开放让其它航空公司加入商业竞争,飞翼航空即终止这些航线的飞行服务,政府尚须额外给予赔偿500万令吉。换言之,飞翼由明年起将不再提供诗巫往返亚庇的航空服务。 事实上,在沙丶砂内陆航空服务合约下,开放这2条航线,政府也必须额外增加1千至1千500万令吉的津贴予飞翼航空,即从原本预算的2亿4千万令吉,进一步增加至2亿5千至2亿5千500万令吉。 也是砂拉越民主行动党宣传秘书的刘强燕表示,行动党的人民代议士多年来皆以庞大民意为基础,持续的向国阵政府争取亚航飞诗巫--亚庇的航线,以摆脱飞翼机票昂贵的问题。民间团体包括诗巫中华总商会等也曾透过提呈意向书反映民意,惟皆未获得理会。 她感谢希盟政府与交通部长陆兆福听到了人民的心声,经过多方的磋商后,达成并落实了亚航飞诗巫--亚庇及民都鲁--亚庇航线的协议,减轻了诗巫与民都鲁人民在航空服务上的负担。 刘强燕形容这是希盟政府与国阵政府对待人民的最大差别,希盟政府上台短短的半年时间,就听到了人民的心声,并且根据需要,大刀阔斧的改革航空交通政策,这也包括了较早时公布的佳节固定票价深夜航班。

1200万独中拨款,诗巫5独中共可得近百万

砂拉越民主行动党宣传秘书刘强燕说,希盟政府放发1千200万令吉的拨款予全国独中,是将华文教育体系摆入公共教育议程中的一项实际行动,突破了华文教育60年来在国阵政府门外徘徊的困境。 她说,希盟政府对独中的拨款,一间也没有少,也包括了诗巫的5间独中,其中公教中学丶公民中学丶光民中学和建兴中学各获得19万3000令吉,而黄乃裳中学则得到19万5000令吉款项。 “这证明了新政府是重视独中并给予母语教育新的定位,也肯定独中一路来在栽培人才与国家建设上所做出的贡献,这与以往60年来掌权者光说不练的做法迥然不同,这也是人民力量的胜利。” 另外,拨款予独中的数额虽然不多,但是由于这是来自联邦政府的拨款,象征的历史意义却是无价的。因为前朝挥霍无度、盗贼治国导致国库空虚,而马来西亚的财务在捉襟见肘的情况下,联邦政府依然一心一意将拨款纳入2019年财政预算案,并且以极快的速度在今年一月就发放全部拨款,足以见证联邦政府重视母语教育的诚意。 发放拨款当天砂拉越各校代表千里迢迢到达新纪元大学学院接收模拟支票,可是实际上分发模拟支票当天独中的拨款其实已经电子转账进入各校户口。而各校代表们出席这一活动的历史意义才是最重要的,共同见证史上第一次联邦政府给予华文独立中学的拨款。马来西亚华校董事联合会总会主席陈大锦也在致辞中笑称各校可以马上检查户口,只要没有技术问题款项皆已发放。 虽然母语教育在马来西亚依然面对种种的阻挠,但是我们坚信新政府可以在任内带来更多的好消息,让母语教育成为国家重要的一环。

小心网上赚快钱陷阱 勿借银行户口当“钱驴”

砂行动党署理主席兼南兰区国会议员刘强燕呼吁民众切勿为了赚快钱,坠入社交媒体上的赚快钱招聘广告陷阱而成为诈骗集团的“钱驴”。 她称,诗巫也已经有好多位民众被丰厚的佣金吸引而把银行户口借给人作为“收款”用途,也因此他们被牵涉及可疑资金导致本身户头被冻结,还因此惹上了官非。 “不理会银行户头被人用来进行什么勾当就把它“租借”出去然后抽佣,表面看来是属轻松赚钱方式,但是许多人不理解背后需要付上的代价,出事后才后悔莫及。“ (示意图) 她强调,不法集团通常滥用这些银行户口进行诈骗收款或者洗黑钱,警方一旦查获,尽管户口拥有者不知来龙去脉,或强调自己只是把户口借给人使用。但只要无法解释账户中的金钱流向而又是户头持有人的话,无论多无辜,还是会在刑事法典第414条文(非法接收或私藏贼赃)及1955年微型罪案法令第29(1)条文(拥有来历不明之物)被调查或提控,一旦罪成都要面对监禁或罚款。 “如果民众发现银行户口突然有汇进不明的款项,不管是多是少,都必须向银行查明,甚至第一时间报警备案,因为我们无法判断相关款项是否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