愚蠢政府制定愚蠢措施 抗疫措施再次干扰粮食生产运作

本月25日起,防疫措施再次收紧,各类经济领域的营业时间都缩短,即从早上8时至晚上8时。金马仑丹那拉打区州议员张玉刚呼吁政府,审视缩短营业时间对属于基本服务业(Essential Service)的农业所造成的影响,以确保我国的食物供应链不受影响。 张玉刚指出,去年首次实行限行令(MCO),国盟政府因缺乏处理大规模疫情的经验,无法有效整合各部门资源,导致政令模糊混淆,对各经济领域包括食物生产运作造成重大影响,不断传出农产品运输受阻,一度造成蔬菜市场面临供应短缺,价格波动,人心惶惶等问题。 他对各级政府及相关部门,特别是金马仑地方政府感到失望,尽管政府已有超过一年的抗疫经验,但是第三度落实限行令,依然没有正视金马仑蔬菜生产的营运生态,重蹈覆辙,颁布不切实际的营运时间,即从早上8点至晚上8点,他形容这项措施犹如闭门造车。 他表示,政府应该充分了解到,蔬菜属于一日鲜物,无法存放过久,若强硬限制营运时间,对蔬菜包装和运输方面将带来严重影响,因为蔬菜采割和包装的时间,是视目的地而定。 “举例来说,如果是输送至新加坡或吉隆坡,农夫都是选择下午收割蔬菜,晚上开始包装蔬菜,然后半夜载去各地批发市场,以便各地民众能够在隔天一早就能在菜市场买到新鲜蔬菜。如今菜商只获准在早上8点到晚上8点之间运作,打乱了农民和菜商的收割、包装和运输时间表,必定会影响食物生产运作,甚至市场的蔬菜供应。” 张玉刚表示遗憾,政府已有超过一年的抗疫经验,也曾经在首次限行令接获许多农业领域业者的投诉,为何还学不会教训,对粮食生产营运采取一刀切的措施?这岂不是证明了首相幕尤丁所说的,愚蠢政府制定愚蠢措施,抗疫无功,劳民伤财。 他建议,国家安全理事会、农业部和金马仑县议会应该针对农业领域酌情处理,采取弹性措施,确保粮食供应和物流链持续运作,稳定市场的蔬菜供应与价格,避免我国粮食生产供应链再收冲击。

国盟宣布防疫措施杂乱无章 张玉刚吁政府同步公布SOP

社青团全国署理团长暨彭亨州丹那拉打区州议员张玉刚于2021年5月21日(星期五)关于“防疫措施”的新闻文告: 鉴于国盟政府宣布的防疫措施总是杂乱无章,社青团全国署理团长张玉刚建议国盟政府,在宣布任何防疫措施时应该同步公布相关细节,并统一发布防疫SOP, 以避免在民间制造不必要的混淆与恐惧。 国防部高级部长伊斯迈日前宣布从本月22日至6月4日,针对全国六个州属的26个地区实行加强行管令(EMCO),当中包括登嘉楼15区、霹雳4区、沙巴3区,吉兰丹2区、彭亨1区以及砂拉越1区。但是,防长宣布的EMCO,却一如既往般没有立即公布相关细节,导致受影响地区的居民人心惶惶,各种谣言和真假难辨的新闻也导致居民愈加混淆。 “虽然政治上相隔两州,但是地理位置上,金马仑和怡保区是一衣带水的关系,很多金马仑居民的日常生活都在这两边跑,跨州越县是司空见惯。自昨晚防长宣布怡保落实EMCO之后,我和服务团队都接获不少来自农民和运输公司的询问,要知道6月22日之后,农产品输送会不会也受影响。” 张玉刚表示,纵使国盟政府有超过一年的抗疫经验,但是在宣布和落实防疫措施时,仍然频频在民间造成不必要的混乱。事实上,防长在宣布实行EMCO后,理应立即公布相关措施SOP,包括可继续营业的重要经济领域,营业时间,遭禁止的活动等等,好让当地政府部门,业者及居民都能获得正确信息和提早作相关准备,避免出现人云亦云,人心惶惶的现象。 “由于政府没有同步公布EMCO措施,民间就会不断流传各种真假难辨的假信息,过程中亦出现各种不同版本的SOP,让人民,业者和执法者都无所适从,怨声载道。” 有鉴于此,张玉刚呼吁国盟政府,改进乏善可陈的防疫工作,以增加防疫效率和透明度。除了在重要宣布时同步发布统一的抗疫细节和SOP,各部门部长和秘书长也应该一起出席所有抗疫措施的新闻发布会,针对不同领域的疑问作出进一步解释。以避免再继续出现各自为政的局面,以至于出现执法不当或偏差问题,减少为人民带来不必要的恐惧感与心理负担。 最后,张玉刚亦呼吁彭亨州政府,效仿柔佛州政府召开防疫会议,邀请全州所有国州议员,群策群力,共谋对策,确保能够为人民带来最好的抗疫方案。

疫情期间减少群众外出排队 张玉刚呼吁政府全面电子化

社青团全国署理团长暨彭亨州丹那拉打区州议员张玉刚于2021年5月12日(星期三)有关“电子化政府”的新闻文告:政府于今日起全国实施限行令3.0,社青团全国署理团长张玉刚促请政府,如果要在第三阶段的限行令宣布援助配套,必须谨慎规划,把资源投放在最有生产效率的领域,譬如说在各级政府和部门之间,全面推行电子化,减少繁文缛节,在疫情新常态下,减少人民前往政府部门排队办事的情况。 过去两次限行令,政府一共投注总额超过6,000亿令吉在各种经济复苏配套,惟成效差强人意,不但无法改善经济状况,各行各业苦苦支撑一年仍未见曙光,国家竞争力更是节节败退。 政府在疫情期间所宣布的经济复苏配套: 关怀人民振兴经济配套(PRIHATIN):2,500亿令吉 中小企业爱民配套(PRIHATIN SMEs):100亿令吉 经济复苏计划(PENJANA):350亿令吉 我们关怀配套(Kita PRIHATIN):100亿令吉的 安心援助配套(PERMAI):150亿令吉 强化援助配套(PEMERKASA):200亿令吉 “这是因为政府把大量资源,投放在不需要的群体或生产力低落的领域,造成资源错配现象,钱并没有花在刀口上,不但经济没有起色,整体经济环境也没有因此变得更友善、更方便和更人性化。” 张玉刚表示,限行令的其中一个目的,就是要减少群众外出,但他观察到,政府其中几个重要部门,例如土地局、陆路交通局、地方政府部门和移民厅,在疫情期间,却常常出现大排长龙的盛况。有些政府部门为了减少人龙,刻意限制等候人数,造成许多上门办事的人民望门兴叹。 “政府应该全面推行政务电子化和信息化,整合所有部门的资源和信息,让人民尽可能通过线上服务,处理所有与政府有关的事务,不需要劳师动众前往政府部门排队,降低受新馆病毒感染的风险。” 张玉刚也是金马仑丹那拉打区州议员,他以本身选区为例,由于彭亨州并没有全面落实电子化土地作业系统(e-Tanah),金马仑人如果要处理土地转换手续,或购买土地官方土地查册(Carian Rasmi),就必须跨州越县,驾车8个小时,前往300公里远的关丹的彭亨州土地与矿物局(Pejabat Pengarah Tanah Dan Galian),才得以处理相关事务。 “如果联邦政府投放资源,协助各州政府加速全面落实电子化系统,必定能够减少繁文缛节,节省人民处理土地问题时的时间和成本,提升政府部门的服务效率,做到疫情新常态下减少群聚现象。” 他指出,政务电子化主要涉及3大领域,即政府对政府(Government-to-Government,G2G)、政府对商业(Government-to-Business,G2B)和政府对公民(Government- to-Citizen,G2C)。 “当前政府主要的挑战有两个,第一是在政府对政府(G2G)实现信息化,即各级政府和政府各部门之间的运作过程实现信息化,做到资源共享和职能整合;第二是在G2G信息化的基础下,提高G2B和G2C的参与度,为人民提供尽可能多的在线服务,让人民不需要前往政府部门也能获得所有服务,免去排长龙群聚的现象。“ 疫情新常态,应该由政府政务全面电子化做起。 图说:张玉刚(右)和金马仑碧兰璋新镇支部副主席蔡文全,前往Jalan Tengkolok一处疑引发下游闪电水灾的填土区,巡视现场状况。

前总警长爆料无济于事 应把警权关进制度笼子

社青团全国署理团长暨彭亨州丹那拉打区州议员张玉刚于2021年5月5日(星期三)有关“警队频频发生滥权丑闻”的新闻文告。 把警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才是王道 前总警长阿都哈密卸任期间,警队频频爆出各种滥权、政治干预、扣留所暴力的丑闻,让警队再次成为全国瞩目焦点。社青团全国署理团长张玉刚表示,要防止滥用权力,就必须让权力约束权力,唯有推动警察独立投诉与行为不检委员会(IPCMC),才能真正根除警队弊病。 他指出,前总警长频频爆出各种内幕,其实无济于事,皆因我们缺乏实际的监督和制衡机制,无从有力改善和纠正警队的滥权和弊端。 “这一切,都源自于希盟执政期间,改革决心不敌以巫统为首的在野党势力,煽动警队所掀起的情绪,导致IPCMC法案胎死腹中,甚至连前总警长自己,在面对内部压力之后,也要求时任政府先聆听警队建议,不要急促提呈改革法案。” 他表示。希盟政府原定于2019年12月3日,由时任首相署部长刘伟强提呈IPCMC法案国会二读,然而在巫统掀起的情绪及压力下,临时撤回议案,展延至下季国会即2020年3月重新提呈。 当时候的国会反对党领袖,也是如今的国防部高级部长依斯迈沙比利,多次在国会内外,煽动警队情绪,施压希盟政府终结IPCMC法案。 3个月后爆发喜来登政变,希盟政府倒台,IPCMC法案也随之胎死腹中,希盟错过了一项具有历史性和改革性的政治遗产,马来西亚也错失了改革警队的契机。 根据希盟政府所提呈的IPCMC法案,法案阐明,警察投诉及行为不检委员会必须设立纪律委员会,赋权后者针对犯错的警队成员,发出警告、罚款、撤去受薪资格、展延调薪、减薪、降级或革职。 随后国盟政府提呈的独立警察投诉委员会法案(Independent Police Complaints Commission,简称IPCC),不过是阉割版法案,对警队涉及的滥权事件并没有追究和问责权力。 “警察的权力是人民和法律所赋予的,因此,警权力自然必须要对人民群众负责,接受来自社会各界的监督和制衡。历史没有如果,希盟应该吸取历史教训,正视IPCMC为首要竞选承诺之一,一旦有机会上台执政,必须把警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把警队改革议程进行到底。” 图:张玉刚(左1)派送物资福利袋给金马仑区的一户原住民

世界新闻自由日:加强透明度与信息自由乃制度改革重中之重

社青团全国署理团长暨彭亨州丹那拉打区州议员张玉刚于2021年5月3日(星期一)有关“世界新闻自由日”的新闻文告。 世界新闻自由日:加强透明度与信息自由乃制度改革重中之重 5月3日为世界新闻自由日,今年的主题是“将信息视为公共产品”(Information as a Public Good),即倡议把信息视为公共产品,促进新闻发展,提高信息透明度,确保每一个人都有权利获得信息。 2019年末爆发的新冠肺炎疫情,肆虐全球各国,突显了信息自由的重要性,即民众需要掌握正确,可靠和即时的公共卫生与疫情资讯,包括了解疫情在不同地区的严重程度,适当和正确的防范措施等等,以共同努力斩断病毒传播链。 然而,许多国家也以疫情为由,削弱公民基本权益,限制公民行使言论自由与新闻自由,让许多监督和批评政府防疫措施的人士沦为受害者。 无国界记者(RSF)在今年2月便指出,过去一年,新冠病毒除了在全世界夺取许多宝贵的性命,也给专制政权打开方便之门,打压媒体和行使言论自由的民众。 无国界记者最新公布的“2021年世界新闻自由指数”报告中就指出,大马的新闻自由度排名第119,与2020年相比下滑了18个名次,而排名甚至落后于刚果,仅排在尼日利亚之前。 国盟政府在3月落实《2021年紧急(基本权力)(第2号)条例》,全面管治与新冠肺炎及紧急状态有关的“假新闻”,被提控者可面临最高10万令吉的罚款,或最高监禁3年,或两者兼施。 国盟政府自2020年从后门上台执政后,就利用控制疫情为借口,颁布紧急状态,停摆国会,实施严刑峻法来迫使异议分子噤声,碾压新闻自由以掩耳盗铃,确保政权不受挑战。 为了让民众能够获得更多的资讯,赋权积极参与,监督和制衡政府施政,公民社会和民主行动党多年来都呼吁废除《1972年官方机密法令》。 事实上,政府滥用官方机密法令以阻止民众获得资讯的做法罄竹难书,包括总稽查司提呈的一马发展公司(1MDB)最终报告,也在该法令下被列为机密,不容许任何人翻阅。只不过,前首相马哈迪领导的希盟政府上台以后,在改善信息自由方面的努力也乏善可陈,包括恶名昭彰的官方机密法令。 著名经济学家与诺贝尔奖得主约瑟夫 斯蒂格利茨认为信息与公共产品之间的联系是“现代经济学的重要发现之一,而作为一项公共产品,信息就需要公共支持”。 为了赋权人民,以积极参与公共事务和监督政府施政,政府应该响应“将信息视为公共产品”的主题,着手废除《1972年官方机密法令》和其他阻碍民众获取资讯的法令。 准备以准执政党姿态重夺政权的希望联盟,也应该重新检讨这项竞选承诺,因为信息自由乃制度改革的重中之重,唯有借助开放资料(Open Data),加强政府施政透明度,主动提供各类资讯让民众能轻松检阅与监督,才能塑造与时并进,以资讯为推动力,以人民为中心,并善用集体智慧的施政环境。

张玉刚: 移工接种疫苗需社会全方位合作

社青团全国署理团长暨彭亨州丹那拉打区州议员张玉刚于2021年4月29日(星期四)有关“移工新冠疫苗接种进度”的新闻文告: 有鉴于政府展开的重置无证移工计划和移工新冠疫苗接种计划的进度差强人意,社青团全国署理团长张玉刚建议,内政部和新冠疫苗接种计划协调部应该把这两个计划整合起来,重新检讨并简化申请程序,以早日达致群体免疫的目标。 内政部长韩沙再努丁日前指出,移民厅至今仅接获约14万5000份重置无证移工计划的申请,而全国估计拥有超过350万名无证移工,换句话说,移民厅处理的申请仅占总数不到5%,实在非常低效。 张玉刚指出,这项重置无证移工计划将在今年6月30日截止,按照当下的繁文缛节,内政部要在剩下不到3个月的时间内,完成剩余95%无证移工的重置申请,可以说是不可能的任务。 “重置无证移工计划的进度缓慢,也直接影响了为移工接种疫苗的效率。过去两个多月,新冠疫苗接种计划协调部长凯里仍不断地通过媒体喊话,呼吁所有移工注册和接种疫苗,却没有公布登记和接种进度,反映了实际情况不大乐观。” 张玉刚表示,重置无证移工计划之所以进度缓慢,根本原因有二。第一,繁文缛节过多,申请程序没有统一标准,也没有清楚的法律条文可以依循;第二,申请审核过程非常严格,申请者周而复返却总是没有下文。这两种情况,导致雇主必须处处花钱才能把事办好,造成申请成本暴增令人烦不胜烦。 “另一方面,尽管疫苗部长凯里不断保证,不会取缔无证移工,然而在缺乏内政部和执法单位背书的情况之下,凯里单方面的保证并无法取信于民。官方统计,移工占我国总人口数的1/6,若移工接种疫苗的进度一再推迟,群体免疫的终极目标必然也迟迟无法达成。” 政府应正视这项潜在危机,推动内政部和疫苗接种部门全面合作,整合移工疫苗接种计划和重置无证移工计划,简化各种申请程序,建立资料库,才能在根本上解决问题。  

卫长坚持为长者接种AZ疫苗 张玉刚批政府欠缺公关技巧

社青团全国署理团长暨彭亨州丹那拉打区州议员张玉刚于2021年4月26日(星期一)有关“卫生部长言论”的新闻文告: 卫生部长阿汉峇峇在记者会强调,阿斯利康疫苗(AstraZeneca ,下文称AZ疫苗)的科学证据显示安全有效,因此政府将坚持对60岁以上的长者接种阿斯利康疫苗。 对此,社青团全国署理团长张玉刚表示,政府持续以“我说了算”的姿态,来劝服民众接种新冠肺炎疫苗,到最后只会弄巧成拙,造成更多人不相信疫苗,也不愿意登记接种疫苗,拖慢整体疫苗接种进度,导致社区免疫目标迟迟无法达标。 “当人民获悉26万8000剂的AZ疫苗于23日运抵我国之后,纷纷在社交媒体留言不相信AZ疫苗安全性,也不愿接受AZ疫苗接种时,已经显示我国人民对疫苗接种运动严重缺乏信心。” 张玉刚批评卫生部长,在这种关键时刻,漠视民众反应和担忧,仍然口不择言强调将为60岁以上的长者接种AZ疫苗,是一种傲慢且沟通技巧欠奉的行为。 他指出,在AZ疫苗安全性缺乏有效宣传,负面新闻频频传出的情况之下,卫生部长的言论只会减低人民登记接种疫苗的积极性。 “卫生部截止4月25日的资料显示,我国登记接种新冠肺炎疫苗的人数,是9百27万7999人,或占全国人口总数38.20%,登记效率差强人意,连雪隆槟柔这几个相对进步的地方也不到50%,显示人民对疫苗接种运动缺乏信心。” 他表示,政府必须重新检讨新冠疫苗醒觉运动的宣传策略,相关负责人和政府部长不应该再以这种“我说了算”的强硬姿态,跟人民对话,若无法说服人民自动自发登记接种疫苗,社区免疫的目标必然迟迟无法达标。

响应世界图书日打造书香社会 张玉刚吁政府推出全民购书券

社青团全国署理团长暨彭亨州丹那拉打区州议员张玉刚于2021年4月23日(星期五)有关“世界图书与版权日”的新闻文告: 4月23日对世界文学而言,是具有象征性意义的日子,西班牙著名作家塞万提斯和英国著名作家莎士比亚,都在1616年的这一天与世长辞,不仅如此,4月23日也跟许多杰出文学家的生卒有关。 因此,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决定把这一天设定为“世界图书与版权日”,向全世界的图书和作者致敬,鼓励更多人阅读和写作,成为人们日常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习惯。 2020年新冠疫情突然来袭,导致政府被迫落实行动管制令,打断我国各行各业的正常营运,出版业更是深受影响。 实体书店和摊贩无法营业,学校长期无法开课,各种新书发布会、推广会、书展活动都因行动管制而无法举办,再加上物流业的不稳定,导致书商和出版业的生意一落千丈,陷入重重危机。 有鉴于此,我建议政府,响应世界图书与出版日的使命和号召,推出“全民购书券”, 鼓励全民购买图书、电子书、教育类书籍以及签购报纸杂志。 “全民购书券”不但能够打造书香社会,也可以协助出版业者缓一口气,渡过疫情难关,更能够通过乘数效应(Multiplier Effect)来刺激国内有效需求,拉动经济增长。 疫情改变了人类的消费和生活习惯,面对疫情和经济的双重危机,我希望书商和出版业,能够以主动乐观的态度,把握新媒体快速发展和数字化转型的机遇,调整出版业发展的战略布局。 疫情改变了人类社会的许多规则,但是有一样非但没有改变,反而更加突显,那就是鼓励阅读,尊重知识才能为人类带来真正的进步。 一个民族的精神面貌,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全民的阅读水平,为创建进步社会,政府必须慎重考虑推出“全民购书券”,打造书香社会。 图说:张玉刚(左1)赠送教学活动用品给三名来自金马仑区B40家庭的学童,勉励他们在困境中亦要努力学习。

2021年新闻自由指数大幅下滑 社青团警告大马将沦为失败国家

社青团全国署理团长暨彭亨州丹那拉打区州议员张玉刚于2021年4月20日(星期二)针对“2021年新闻自由指数大幅下滑”一事的新闻文告: 无国界记者(RSF)今天公布的“2021年世界新闻自由指数”报告中指出,大马的新闻自由度排名第119,与2020年相比下滑了18个名次,而排名甚至落后于刚果,仅排在尼日利亚之前。 社青团全国署理团长张玉刚抨击国盟政府上台一年多以来,不断祭出各种恶劣手段打压新闻自由与压缩言论自由空间,导致我国的国际形象一落千丈,让我国的新闻自由度排名仅仅比濒临成为失败国家(Failed State)边缘的尼日利亚高一个名次。 国盟实施紧急状态让国会停摆,导致人民代议士无法在国会监督政府行政决策和共商对抗疫情的措施。政府显然不满足于此,反而执意加大力度打压民意,通过落实严峻刑法来压缩言论自由空间。 当中,轰动全国的案件就数今年2月份时,当今大马(Malaysiakini)因为读者的留言被判藐视法庭罪成,并罚款50万令吉。 另外,国盟政府在3月落实《2021年紧急(基本权力)(第2号)条例》,全面管治与新冠肺炎及紧急状态有关的“假新闻”,被提控者可面临最高10万令吉的罚款,或最高监禁3年,或两者兼施。 讽刺的是,在宪报公布假新闻法例的一天后,首相署部长达基尤丁就表示,任何人若宣称政府失去国会多数议员支持才颁布紧急状态,就等于散布假新闻,违反了新法例。 达基尤丁的言论反映了国盟政府实际上不愿聆听和容忍任何人批评和抗议政府的施政弊端,反而只希望通过严刑峻法打压异议,以稳固自身的政权。 回顾希盟在第十四届大选胜出执政后,我国的世界新闻自由指数排名从2018年的145名急速上升到2019年的123名,而在2020年公布的报告再上升至101位。 希盟政府当时致力于维护言论自由的宪政权力,鼓励人民畅所欲言和积极参与社会与国家议题,种种实际的努力皆受到国际组织的认可。 可悲的是,国盟政府以后门方式上台后重回国阵旧路,甚至变本加厉打压媒体与公民社会,以便稳固摇摇欲坠的政权,同时掩饰政府在处理疫情中一连串的政策失误,导致我国疫情反复攀升。 倘若国盟政府一意孤行,继续碾压新闻自由以掩耳盗铃,无视任何建设性批评,我国的民主与自由情况恐将持续恶化,逐渐沦落为失败国家。

第四波疫情恐再度袭击我国 政府应学习下放权力予学校

社青团全国署理团长暨彭亨州丹那拉打区州议员张玉刚于2021年4月19日(星期一)针对“疫情下关闭学校”一事的新闻文告: 金马仑原住民区Menson小学日前出现一宗新冠肺炎确诊病例,丹那拉打区州议员张玉刚建议教育部,应该在第四波疫情再度爆发之前,学习下放停课或关闭学校的权力给予学校当局及县教育局,让地方当局能够依据实际情况需求,做出应当的调整。 Menson小学的确诊者是该校一名老师,假期期间回家乡探访家人后而感染病毒。张玉刚向县教育局和卫生局了解后,疫情如今已受控制,惟学校照常上课,仅受影响的师生在卫生部安排下进行隔离。 张玉刚在派发救济品给当地受影响的村民后表示,当地村民皆向他要求说,学校停课已久,他们也不希望学生的学习进度因疫情再度爆发而受影响,希望卫生部尽快为学校老师和学生接种疫苗。 我们都知道,全国各地已经发生多间学校发生学生及教职员确诊事件。有鉴于此,他建议联邦政府能够学习下放停课或关闭学校的权力给予学校、家教协会及县教育局。唯有当地人才最能了解在地因素,最好保护学校及孩子的方法就是教育部透明化处理及获得当地教职员和家长们参与,以确保重新开放学校能够在最安全的情况之下进行。 他表示,如今全国一共有1万220所中小学,事无巨细却需要中央决策,教育部难免首尾难顾,面对疫情反复爆发,能力上可能难以负荷及局限,中央政府学习下放教育权力是最好的办法。 “教育权力下放予学校当局和家长,就可以在地对开课风险做出及时评估,比如说学校是否有足够资源来落实标准作业程序?是否拥有足够大的空间来保证书桌距离?学校是否有足够的有利于防止传染的材料和物资,例如库存充足的洗手设施?是否可以减少班级人数,或按班级每天或每周错峰上课?学校是否有足够能力主办课外活动?” 他指出,既然政府能够下放权限予市长、地方政府首长和19级以上的地方政府执法官员,以向违反1988年传染病预防和控制法令者开罚单,那么下放教育权力给学校和家长,更不应该是一个问题。他呼吁政府应该先知先觉,以主动迅速的决策取代被动缓慢的应对,更不要等到局面失控才后知后觉。 图:张玉刚(左2)派发救济品给Kampung Cheros的原住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