疑国安会故意放任直冷甲疫情 张玉刚痛斥“扑街政府”趁机报复

民主行动党彭亨州秘书暨美律区州议员李政贤于2021年7月2日所发文告: 民主行动党美律区州议员李政贤,以及丹那拉打去州议员张玉刚,于6月30日晚在面书专页进行题为《农民在EMCO的困境》的线上对谈,揭发国安会和州政府让农业自生自灭的做法。 张玉刚更直斥国安会和地方官员故意对直冷甲EMCO袖手旁观,趁机对金马仑农民报复,已经不是失败政府所为,而是“扑街政府”! 文冬市和金马仑的甘榜拉惹分别在6月4日及6月14日进入EMCO状态。金马仑的直冷甲及文冬清净花园也接着在6月28日及6月30日进入EMCO。 张玉刚表示,从国安会处理甘榜拉惹和直冷甲EMCO上,可清楚看见官方双重标准的做法。 处理甘榜拉惹上,该地大园主对矫枉过正SOP的抗议轻易获得内阁正视,因此交通部长魏家祥很快便高调介入让蔬菜运输业者继续营业。 然而到了小园主居多的直冷甲颁布EMCO后,疫情爆发超过一周后,国安会仍未安排载送当地菜园内的90多位确诊者到隔离中心接受治疗,而且对SOP也不发一言,让直冷甲继续暴露在交叉感染的风险中。 张玉刚控诉国安会和地方官僚不满在封锁甘榜拉惹时,因金马仑居民的施压让他们工作受挫,转而以袖手旁观,隔岸观火的方式向刚进入EMCO的直冷甲农民复仇。 他举例,当他向县长和卫生局要求将确诊者送到隔离所时,被告知关丹和文冬的隔离所都已人满,而金马仑不适合做隔离中心,然而6月29日却得悉有三辆巴士载文冬的厂工上来隔离,显示地方官员满口谎言,完全不想解决直冷甲的困境。 他也直言向政府提出的所有施压和求助都石沉大海,无奈痛斥“扑街冚家铲政府,有种就回应我”。 李政贤:迟公布SOP令农民损失 李政贤则对国安会每次只在倒数进入EMCO的三四个小时才公布SOP,让农民无法事先处理园内收成,平白蒙受损失。园内有不少移工,也因突如其来的EMCO而受困于园中,导致作息受影响。他认为所有SOP应该要至少提前一天公布,让居民有足够时间消化和咨询。 同时,李政贤也指国安会没有在理解农业生态中下功夫,只用一套模板SOP来规范所有EMCO区。他举例,榴槤产业是从园主,加工厂到路边小贩的产业链,一旦农业不能运作,工厂人数受限,小贩营业时间缩减,则会让大量榴槤无法外销,损失难以计算。他认为政府除了抗疫,也要拯救经济,否则无论多少救济金终究是杯水车薪。 图说:李政贤和张玉刚于6月30日晚在面书专页进行题为《农民在EMCO的困境》的线上对谈 直播链接:https://www.facebook.com/leechinchen/videos/1250214288727932/

金马仑“直冷甲芥兰感染群”:政府的三大失误

金马仑丹那拉打区州议员张玉刚于2021年7月1日(星期四)关于“金马仑直冷甲EMCO”的新闻文告。 直冷甲芥兰感染群爆发超过一个星期,确诊人数超过100名,政府仍没有采取紧急措施,为金马仑的确诊者安排妥当的医护及隔离中心,反而外县的确诊者却能够迅速前来金马仑的酒店进行隔离,让当地确诊者感到不公平对待之余,也有草菅人命和双重标准之嫌。 本文要探讨的,是政府在处理金马仑农业区感染群所犯下的三项重大失误。 第一,低效的大规模筛检 直冷甲感染群的确诊病例自6月23日起,分别录得38宗(23日)、14宗(25日)、21宗(26日)、13宗(27日)、17宗(28日)、14宗(29日)和4宗(30日),8天内一共录得117宗确诊病例,对一个人口不到2000人的小新村而言,事态危急。 纯粹观察每日病例,会令人误会疫情持续爆发,无法遏止,但是实际情况却是,所有直冷甲大港路的菜园员工,早在23日开始已经开始在各自菜园内进行隔离,卫生局因人力物力不足,花了5天才完成所有菜园内的筛检,效率差强人意,不但有可能出现漏网之鱼,也让病毒有机会蔓延开来。 加强行管必须配合大规模筛检、大幅度动员进行接触者追踪、隔离和检疫工作,才会产生效应,不然犹如盲人骑瞎马,夜半临深池,无法遏制疫情至于,也劳民伤财。就以中国为例,政府会在疫情重镇,每隔两天就进行一次全民筛检,才能够把疫情完全压下来。 如今卫生局受制于人力物力,只能基于风险评估进行筛检,无法涵盖所有在EMCO地区的居民,根本无法有效斩断病毒传播链,也导致农务活动迟迟未能恢复,扼杀农民生计! 此外,尽管政府颁布了紧急状态,却没有认真行使紧急状态法令所赋予的权力,整合所有政府部门的人手、力量和资源,协助卫生局进行大规模筛检和检疫工作。各级政府都应该整合和善加利用各部门的资源,不应该让卫生局单打独斗,独自面对筛检、消毒活动、追踪病毒、隔离治疗、劝导教育等前线工作。 紧急状态,仿佛只是拿来对付政敌,而不是疫情。 第二,迟迟无法安排妥当的医护及隔离中心 首先,我必须强调,我从来没有反对外来确诊者上来金马仑进行隔离,而事实上,早在去年,政府已跟一家酒店合作,设立隔离中心,接待外县确诊者。 我是欢迎这项措施,过去年余,封州封县,周而复始,本地酒店业生意一落千丈,酒店业者和政府合作设立临时隔离中心,解燃眉之急,帮人助己,何乐不为。 大港路从6月23日开始封锁,迄今,所有确诊者依然被强制隔离在菜园。过去8天,政府一直给予各种借口和理由,迟迟都找不到妥当隔离场所。然而,来自文冬感染群的一批确诊者,不到3天内,就可以安排上来金马仑,这叫当地农民情何以堪。 由此可见,政府之前所给予的各种理由都是谎言和借口,事实上是要和不要做而已,也凸显政府在处理金马仑农业区感染群出现得过且过,双重标准的态度。 近百名确诊者隔离在菜园,把确诊者都置于异常危险的处境,根本就是草菅人命。另外,政府迟迟不肯开放菜园,一拖再拖,直冷甲的农务活动完全停顿,农民只能眼巴巴在外面看着自己的菜园心血慢慢毁坏凋谢。 第三,迟迟没有开放疫苗接种计划给农业领域 基于农业是生产粮食的必要服务领域,农耕业者在病毒肆虐期间仍然得继续工作,因此遭病毒侵害的风险相对较高。政府应该立即开放和加速为农务业者施打疫苗,包括开放公私协作行业冠病疫苗接种计划给农业领域,让农民能够安心工作,确保农业领域能如常运作,同时保障国家粮食安全。 然而,农业部较早之前承诺将把这项建议带入内阁讨论之后,音讯全无,再无下文。农业是国家重中之重的生产领域,政府应该一视同仁对待工业、制造业和农业,而不是把农民生命视如土芥。 金马仑疫情严峻,我严正敦促政府,加强行管令期间必须频繁进行大规模筛检,确保没有漏网之鱼,同时物色适合妥当的场所,安顿好直冷甲逾百名迄今仍然逗留在居家或菜园的确诊者,以及开放冠病疫苗接种计划给农业领域。 唯有采取以上三大措施,政府才能真正截断病毒传染链,避免我国各大农业地区陷入疫情爆发与封锁的恶性循环当中,让农务活动能在疫情施虐下安心和顺利运作,不受冲击和影响。 人命关天,不容拖延!

政府应在农业区采取三大措施 斩断传染链并且保障粮食安全

金马仑丹那拉打区州议员张玉刚于2021年6月28日(星期一)关于“金马仑直冷甲EMCO”的新闻文告: 随着金马仑高原爆发“直冷甲芥兰感染群”,国防部高级部长伊斯迈沙比里宣布在该地区,从6月28日起至7月11日落实全国或行动管制令(EMCO)。金马仑丹那拉打州议员张玉刚已经向国安会、卫生部和农业部提出三大措施,以便能够有效地截断病毒传染链,确保农业能持续运作以及保障国家粮食安全。 张玉刚表示,自从“直冷甲芥兰感染群”爆发以后,政府大规模筛检的效率不甚理想,耗费多天才完成第一轮的筛检。当中原因很多,包括人手和资源不足,有些则因沟通不良而耽误时间。也因此,金马仑直冷甲的农务活动迟迟无法复工,对农民和蔬菜生产量造成重大影响。 “金马仑直冷甲感染群的确诊病例,分别录得38宗(23日)、14宗(25日)、21宗(26日)和13宗(27日),5天内一共录得86宗。纯粹观察每日病例,会令人误会疫情持续爆发,无法遏止,但是实际情况却是,所有直冷甲大港路的菜园员工,早在23日开始已经开始在各自菜园内进行隔离,卫生局因人力物力不足,花了5天才完成第一轮筛检,效率差强人意,也会造成漏网之鱼的现象,不可不察。” 有鉴于此,张玉刚呼吁政府采取三项措施: 第一,加强行管令期间重复进行大规模筛检,确保没有漏网之鱼。 加强行管必须配合大规模筛检、大幅度动员进行接触者追踪、隔离和检疫工作,才会产生效应,不然犹如盲人骑瞎马,夜半临深池,无法遏制疫情至于,也劳民伤财。在中国,政府会在疫情重镇,每隔两天就进行一次全民筛检;而如今卫生局受制于人力物力,只能基于风险评估进行筛检,根本无法有效斩断病毒传播链,也导致农务活动迟迟未能恢复,扼杀农民生计! 第二,整合所有政府部门的人手、力量和资源,协助卫生局进行大规模筛检 虽然卫生部是进行病毒检验的重要部门,但各级政府都应该整合和善加利用各部门的资源,国家安全理事会应该正视这现象,别让卫生局单打独斗,独自面对筛检、消毒活动、追踪病毒、隔离治疗、劝导教育等前线工作。 第三,开放“公私协作行业冠病疫苗接种计划”(PIKAS)给农业领域 基于农业是生产粮食的必要服务领域,农耕业者在病毒肆虐期间仍然得继续工作,因此遭病毒侵害的风险相对较高。政府应该立即开放和加速为农务业者施打疫苗,包括开放公私协作行业冠病疫苗接种计划给农业领域,让农民能够安心工作,确保农业领域能如常运作,同时保证国家的食物供应不会面临短缺。 张玉刚强调,唯有采取以上三大措施,政府才能真正截断病毒传染链,避免我国各大农业地区陷入疫情爆发与封锁的恶性循环当中,让农务活动能在疫情施虐下安心和顺利运作,不受冲击和影响。 图1:张玉刚(中)购买食物物资,移交给直冷甲新村警卫团团长张业兴(右),让他安排把物资派送给加强行管令地区内有需要的人士。 图2:张玉刚(中)向直冷甲新村警卫团团长张业兴(右)了解最新的封锁情况。

加强行管令SOP迟迟不出炉 张玉刚质疑国安会逃避问责

金马仑丹那拉打区州议员张玉刚于2021年6月21日(星期一)关于“金马仑甘榜拉惹EMCO SOP不见踪影”的新闻文告。 金马仑丹那拉打州议员张玉刚谴责国家安全理事会效率差劲,在内阁于16日宣布允准甘榜拉惹EMCO区的农业活动恢复营运后,事隔5天仍没有公开相关SOP的修正与细节,让金马仑农业活动处于尴尬的灰色地带。 张玉刚今日指出,他每一天都查阅国安会的官方网站,发现该网站至今上载的仍然是6月14日的旧版本,旧版本的SOP依然阐明EMCO地区不允许任何农业活动,惟内阁在16日已经U-转并立即允准恢复农业活动,这也凸显国安会并没有立即纠正错误的觉悟。 “就算执法单位已经允准金马仑甘榜拉惹EMCO地区恢复农业活动,我也坚持要当局把修正后的SOP公布出来,因为白纸黑字的SOP关乎政府的诚信,以及对农民的公平和正义,不能有丝毫妥协。” 张玉刚表示,政府在这一次“封农抗疫”出现矫枉过正的决策错误,导致甘榜拉惹邻近地区一带,远至吉兰丹罗京高原的农业活动都被殃及,进而牵动整个蔬菜市场的供需和价钱,影响了千千万万的消费者。 “所幸内阁及时亡羊补牢,避免蔬菜供应紧张的局势进一步恶化。无论如何,政府不能若无其事,连SOP都不要修正就想瞒天过海。再者,国安会迟迟不肯推出最新的SOP,未免让人怀疑,国安会是否不愿意面对自己所犯下的荒谬错误,不肯修正SOP等同于违抗内阁议决,这事非同小可,岂能儿戏。” 张玉刚提醒政府,这是政府抗疫一年多以来,第一个针对农业活动的EMCO,也是第一个封锁属于关键领域,即农业活动的EMCO,影响层面极大,导致千余名农户蒙受惨重损失,也造成消费者们吃贵菜。 “政府必须正视这项严重的失责和错误,立即修正不合理的SOP规范,保证再不重犯,才能以正视听,平息民怨。” 图说:张玉刚(中)探访独居于金马仑哈布区,无依无靠的郑老先生(左),并协助他申请每月福利和医疗援助。

国盟政府应该吸取教训 政策宣布应与SOP同步

金马仑丹那拉打区州议员张玉刚于2021年6月18日(星期五)关于“金马仑甘榜拉惹EMCO SOP姗姗来迟”的新闻文告: 金马仑丹那拉打州议员张玉刚批评国盟政府,昨日宣布允准甘榜拉惹EMCO区的农业活动能够再度营运,隔了一天仍没有公开相关SOP与细节,引起民间和执法单位极大的混淆。 6月16日,交通部长魏家祥和农业部长罗纳建迪先后宣布,内阁允准甘榜拉惹EMCO区内的农业活动继续运营,魏家祥甚至向媒体表示,内政部长韩查再努丁已经在内阁会议上表明,将下达命令予警方,以准许运载金马仑蔬菜的罗厘和车辆继续运送蔬菜至各地。 张玉刚抨击,部长做出相关宣布后,国家安全理事会(MKN)隔了一天仍然没有公布更新后的SOP版本。因此,政府宣布政策和执行政策之间的空窗期,造成坊间出现一堆假消息,备感混淆,亦令执法人员亦无所适从。 张玉刚表示,当两名部长宣布甘榜拉惹EMCO区可以恢复农活后,部分金马仑EMCO地区内的农民就以为可以开始收割和包装蔬菜,以运送至全国各地。然而,农民与蔬菜运输业者在昨日被执法人员告知,基于最新的SOP仍然还没出炉,执法单位必须依据旧的SOP执行任务,拒绝对菜车放行,导致农民怨声载道。 “国盟政府施政极度差劲,即使拥有超过一年的抗疫经验,在宣布和执行政策时却依然没有从错误中学习,一再重复类似的低级失误,引起民间混淆。事实上,政府只要在作出重要的政策宣布前准备好SOP,宣布政策后随即公开相关SOP予民众查阅,就能从根本上解决乱象。” 他指出,部长们匆匆宣布EMCO措施的U转,看似为农民带来好消息,却没有立即公布相关SOP,导致业者和执法单位皆无所适从。此举凸显了部长只注重捞取光环和政治资本,却无视执法单位无法立即执行相关措施而造成的混乱,严重影响了农业作为基本服务领域的运作。 ”政府必须吸取教训,日后在宣布任何政策措施时,必须同步公布政策的相关SOP和细节,从而避免再制造混淆,也确保不会发生任何的执法不当和偏差。”

金马仑五区EMCO全禁农活 矫枉过正和双重标准的5大问题

金马仑丹那拉打区州议员张玉刚于2021年6月15日(星期二)关于“金马仑甘榜拉惹EMCO SOP矫枉过正”的新闻文告。 政府宣布金马仑甘榜拉惹区的5个地点,即双溪依干、蓝谷、阳光花园、百合花园及甘榜拉惹新村,从6月14日至27日实施加强行管令(EMCO),姗姗来迟的防疫标准作业程序(SOP)终于在6月14日傍晚出炉。 一如坊间传闻所料,国家安全理事会(MKN)全面禁止这5区的所有农业活动,不仅如此,连带临近地区如吉兰丹的罗京高原(Lojing Highlands)和金马仑其他地区的农业及运输活动也受牵连,无法营运。 政府之所以会在这5个地点落实EMCO,仅仅只是因为一个花园爆发了新冠病毒感染群(Kluster Flora Blue Valley),至今一共22名劳工确诊,造成的结果却是数以千个菜园,总面积超过2000公顷,占金马仑蔬果总出口量60%的农业区一起落实EMCO。 我实在无法想象,金马仑县天灾行动控制中心(PKOB)和国安会到底凭何制定如此矫枉过正、荒谬绝伦的SOP。 其中,有5大问题,是国安会、农业部和金马仑天灾行动控制中心必须向民众交代: 1)为何要14天全面禁止农业活动? 国安会SOP一纸令下,所有属于基本服务领域的农业活动都必须停止,这并不符合防疫的科学理性精神。首先,金马仑农业不属于密集工业,人口密度非常低,菜园之间的距离甚远,人传人的感染机会非常低。 我较早前也曾向政府建议,先进行大规模筛检,找出确诊患者,然后允许通过筛检的业者复业,不需要使用“斩脚趾避沙虫”的“暴力”方式,停止一切农业活动来防疫。另外,政府只需强制所有进出EMCO地区的运输司机及工人,每天接受新冠病毒检测,在斩断病毒传播链的同时,也尽可能减低EMCO措施对全国蔬菜供需链的冲击。 2)为何要封锁部分FT59联邦道路? 金马仑县内只有一条主干通道,从霹雳州打巴到蓝谷,全长89.8公里,把金马仑8个乡镇串联在一起,即代号FT59的联邦道路。金马仑5区EMCO,把FT59在蓝谷至甘榜拉惹的通道封锁起来,不允许金马仑其他乡镇的居民使用,等于关闭金马仑的两端出口的其中一端,对金马仑居民造成严重不变。 国安会必须交代,为何EMCO不是针对和封锁5个受影响的地点,连唯一的通道也要关闭? 3)为何要封锁部分FT185联邦道路? 罗京高原通往新邦波赖的FT185联邦道路,也被这一次的EMCO封锁。罗京高原坐落在吉兰丹话望生县,在那边经营菜园和花园大部分都是金马仑农民,由于EMCO的关系,金马仑的农民被禁止经过甘榜拉惹,进入罗京高原,罗厘菜车也不获准通过该区直下新邦波赖,导致罗京高原的农业活动跟着一起停止运作。另外,往返怡保-金马仑的基本服务领域工作人员,也不清楚是否能够使用这条必经之路。 4)为何要封锁整个甘榜拉惹农业区? 爆发新冠病毒感染群的只是一个菜园,为何当局要全面禁止整个甘榜拉惹区的农业活动?在平原,如果工厂爆发感染群,政府也只是封锁该工厂,而不是封锁整个工业区。国安会针对金马仑的一刀切措施,是否有双重标准之嫌? 5)为何不允许农民前往罗京高原的农业区? 被EMCO封锁的不只是甘榜拉惹区的农业活动,也包括没有出现确诊病例的罗京高原的农业活动。政府应该交代,为何来自金马仑的农民不能进入罗京高原从事农业活动?这是否有矫枉过正之嫌? 联邦农业部和金马仑县天灾行动控制中心,应该考量金马仑农业的经济特殊性,顾全国内粮食供需链的安全,制定符合金马仑农业生态的SOP,而不是闭门造车,制定矫枉过正的SOP。 我敦促国安会和农业部,严正看待蔬菜物流供应和粮食安全,重新检讨整个SOP。别为了杀死病毒,连农民和农业也一起杀死,西谚有云:不要为了倒洗澡水连孩子也倒掉。

甘榜拉惹EMCO无需全面停止农业活动 张玉刚建议政府强制运输司机每日筛检

金马仑丹那拉打区州议员张玉刚于2021年6月14日(星期一)关于“金马仑甘榜拉惹EMCO”的新闻文告: 政府6月12日宣布,金马仑甘榜拉惹区的5个地点,即双溪依干、蓝谷、Matahari Cerah花园、Desa Corina花园及甘榜拉惹新村,将会从6月14日至27日,落实强化行动管制令(EMCO)。 金马仑丹那拉打区州议员张玉刚建议政府,必须考量金马仑农业的经济特殊性,在落实强化行管令时,不需要全面停止属于基本领域的农业活动,只需强制所有进出EMCO地区的运输司机及工人,每天接受新冠病毒检测,在斩断病毒传播链的同时,也尽可能减低EMCO措施对全国蔬菜供需链的冲击。 张玉刚表示,为了防止病毒继续传染而落实强化行管令,禁止绝大部分经济活动实属迫不得已。然而,政府必须考量到,一旦全面禁止生产基本粮食的农业领域,许多菜园、蔬菜批发商、运输业者将无法把蔬菜供应至全国各地。届时,各地的大小市场如巴刹,商店可能无法获得足够的蔬菜供应、进而引发蔬菜短缺,价格飙涨等危机。 “以金马仑甘榜拉惹为例,该地区是金马仑最大的蔬菜分销运输的枢纽。这个中枢站除了处理甘榜拉惹地区的蔬菜供应,也包括来自邻近地区——吉兰丹罗京高原(Lojing Highlands)的蔬菜生产。牵一发而动全身,如果政府收紧甚至停止甘榜拉惹的农业活动,必然会对全马来西亚乃至新加坡的蔬菜物流供应造成严重冲击。“ 有鉴于此,张玉刚呼吁政府在严格实施EMCO期间,仍然容许运输司机进出EMCO地区,但强制有关业者每天都必须接受新冠病毒检测。 张玉刚建议政府,可以采用快速抗原检测(RTK-Ag),为所有进出EMCO地区的运输司机检测。RTK-Ag检测方式能让有关当局在短时间内就获得检测结果,因此无阻当局在EMCO地区采取一切有效措施来切断病毒传染链,同时确保蔬菜的物流供应不受严重冲击。

移民厅大逮捕向移工喷射消毒剂 张玉刚促内长与总监需引咎辞职

社青团全国署理团长暨彭亨州丹那拉打区州议员张玉刚于2021年6月8日(星期二)的新闻文告。 移民厅日前在赛城逮捕百余名无证移工时,使用消毒液体喷射被捕者的全身,残暴手法令人发指,社青团全国署理团长张玉刚严厉谴责移民厅缺乏科学防疫的意识和精神, 内政部长和移民厅总监应就作出错误示范及违反基本人权的做法引咎辞职。 根据移民局本身以及媒体上传的影片,可以看到官员直接向被捕者的全身喷射消毒液,部分官员更直接朝移民的脸部和手部喷射消毒液。虽然引起舆论哗然与专家批评,移民局总监凯鲁仍大言不惭表示只是喷射“滴露”来消毒,而且移民局官员也一样需要被喷。 “移民厅的操作缺乏科学防疫的知识,以近乎迷信的手法来消毒,最后只会弄巧。事实上,早在去年4月传出马来西亚工艺大学研发“消毒室”以朝每个人的全身喷射消毒剂后,首相公共卫生特别顾问丹斯里嘉米拉就曾呼吁停止这种不科学与有害的操作。 世界卫生组织亦声明向人体喷射消毒剂是“在任何情况下都不推荐”的方法,因为除了造成身体与心理的伤害,并不会降低感染者通过飞沫或接触来传播病毒的风险。” 张玉刚表示,我国新冠肺炎疫情仍然严峻之时,移民厅大肆搜捕无证移工的做法,只会让更多移工害怕被对付,而选择躲藏起来。由于相关人士没有合法证件,万一不幸感染新冠肺炎,也不敢到医院或诊所接受检测,因此更加容易传播病毒,造成新的感染群。 有鉴于此,张玉刚敦促政府与内政部,在疫情严峻期间应立即停止采用极端、反人类、非理性和非科学的做法来对付无证移工。 “政府应该加强跨部门共识与合作,视抗击疫情为我首要战略目标,整合各部门资源,包括让政府各部门如移民厅鼓励移工和外劳到临近医院或诊所接受检测,从而真正斩断病毒传染链,避免政府部门的傲慢与无知导致人民对抗疫情的努力付之一炬。”

解决东海岸疫苗接种意识低落问题 张玉刚吁政府推行“顺势接种”策略

由于种种原因,彭亨、登嘉楼和吉兰丹三州人民的新冠疫苗接种意识偏低,不但是半岛登记预约率最低,也是爽约率最高的区域。鉴于此,一旦疫苗供应充足,政府应该在这三个州属乃至沙巴和砂拉越推行“顺势接种”(Opportunistic Vaccination)策略,以提早达到社区群体免疫的目标。 现在这三个州属主要面对两个问题,第一就是疫苗接种进度缓慢,许多早已登记的人士,仍在引颈翘望等待接种预约,在疫情日益严峻下越发焦虑不安;第二则是登记率不理想,截至6月6日,彭亨、吉兰丹和登嘉楼分别只录得43.36%、36.83%和43.28%的登记率,为半岛登记率最差的三个州属。换句话说,就算今天疫苗货源充足,也有一半以上的剂量没人要。 更为严重的是,吉兰丹和彭亨州也是爽约率最严重的几个州属之一。根据《马来西亚前锋报》于5月26日的报道,吉兰丹和彭亨州分别有10000人临时爽约没去接种。根据彭亨州务大臣公布的数据,该州爽约率以劳勿县居首,达45%、北根居次43%、接着是马兰40%、百乐28%、文冬及而连突各22%、淡马鲁18%、云冰17%、关丹15%、立卑14%、及金马仑9%。 拒绝登记和爽约的理由林林总总,拒绝的原因包括有些群体质疑疫苗的清真标准、有些人士对疫苗知识存有误解,不相信疫苗也不理解群体免疫的作用。爽约的原因包括没有查阅MySejahtera手机应用程序,居住郊外者缺乏联系管道错过预约时间,疫苗中心距离住家过远导致交通安排不便,误信假新闻担忧疫苗副作用等。 “更甚的是,爽约导致各种后续问题,比如说疫苗被浪费,居民误以为能够登门(Walk-in)接种“被爽约”的疫苗,以至于疫苗中心出现人潮过多,秩序混乱的现象,一些地方则出现执政党干部滥用权力,安排不符合资格的自己人进入后补名单,造成谣言满天飞的状况。” 只要疫苗部长凯里能够落实承诺,疫苗供应源源不断,越来越多疫苗中心在各地开放,接种进度就能够快马加鞭追上政府所设定的期限目标,即赶在2022年2月为国内80%人口接种疫苗。 张玉刚指出,相较之下,疫苗登记率不理想的现象更为严重,这关乎民众对疫苗接种的教育和意识,包括假新闻层出不穷,影响民众对接种的信心,非一时半刻所能解决,然而疫情日益严重,我们必须跟时间赛跑,无法采取循循善诱的方式,慢慢地劝导全民接种新冠疫苗。 为了达到全民免疫,他同意政府立法强制全民都应接种新冠疫苗,除非有医药证明能够豁免。然而,针对郊区和乡区的民众,由于人口密度较低,交通距离甚远,政府无法大规模设立疫苗中心,当前的登记再等候预约通知的做法,犹如守株待兔,做到猴年马月也未能达致群体免疫的目标。 有鉴于此,张玉刚建议政府,一旦疫苗供应稳定,就应该在东海岸三州乃至沙巴和砂拉越这几个地方,采取“顺势接种”(Opportunistic Vaccination)策略,大量发放疫苗给当地医院、社区诊所和流动诊所,一有机会就为上门接受服务的人士接种疫苗。 这几个州属的民众,不管是来求医的,捐血的,复诊的,康复出院者,照顾和陪伴病患的,只要他们上门前来上述医院或诊所接受医疗服务的,一律给予接种,无需经过手续繁多的登记再预约。定期前往偏远乡区提供流动医疗服务的服务队,可以带着疫苗,为当地居民,包括孩童们进行接种,无需拘束于城市的SOP标准。 我国在6月6日新增30个新冠肺炎感染群,是疫情爆发以来新增感染群的单日最高记录,政府必须意识到病毒已经遍地开花,我们正在跟时间赛跑,必须跳出思考框框来解决乡区郊区人民疫苗意识低落的问题,“顺势接种”是其中一个解决方案。

农业标准作业程序难产 业者执法者皆无所适从

社青团全国署理团长暨彭亨州丹那拉打区州议员张玉刚于2021年6月2日(星期二)关于“农业部仍未制定农业的抗疫作业标准”的新闻文告: 彭亨州丹那拉打区州议员张玉刚对农业部(MAFI)的工作态度和效率深感失望,因为全面封城措施(MCO)开始之后,该部门仍无法为管辖下的农业、渔业和畜牧业,制定符合产业生态的标准作业程序(SOP),导致相关业者和执法者皆无所适从,造成执法过严的乱象出现。 他指出,农业部官方网站直到6月1日,仍只是上载由国家安全理事会制定的普遍标准作业程序(SOP Am),没有为自家部门所管辖的领域制定营运指南和标准作业程序,这样的工作效率,对一个已经拥有年余抗疫经验的政府而言,实在是极度糟糕。 “国家安全理事会所制定的普遍标准作业程序,并没有清楚阐明农业、渔业、畜牧业和原产业的营业指南,这表示农业部应该制定符合我国农业生态的营运指南和标准作业程序。否则,执法单位唯有参考国安会含糊不清的普遍版本。“ 张玉刚表示,执法单位和金马仑县议会根据国安会的普遍版本,把金马仑蔬菜营运生产,当作一般的工商业对待,限制不切实际的营运时间,即从早上8点至晚上8点,对拥有独特营运生态的金马仑蔬菜生产业造成非常大的不便和困难。 “蔬菜属于一日鲜物,无法存放过久,因此蔬菜采割和包装的时间,是视目的地而定。例如输送至新加坡或吉隆坡,农夫都是选择下午收割蔬菜,晚上开始包装蔬菜,然后半夜载去各地批发市场,以便各地民众能够在隔天一早就能在菜市场买到新鲜蔬菜,若强硬限制营运时间,必定打乱农民和菜商的收割、包装和运输时间表,亦影响蔬菜新鲜度。” 他说,尽管金马仑警方已经承诺会对农业生产通融处理,但是就在全面封城措施实施的第一天,还是有多名在晚上包装蔬菜的菜商,遭金马仑卫生局的执法队开出逾时营运的罚单,面对一万令吉的高额罚款。 “这就是农业部迟迟不推出符合本地农业生态的标准作业程序的后果,没有保障农民在法律下的权益。我要强调,没有任何部门,会比农业部更了解农业的特殊生态,我敦促农业部尽快制定属于农业领域的营运指南和标准作业程序,不要再让农民陷入执法乱象。” 图说:张玉刚出示国家安全理事会所制定的普遍标准作业程序,并没有清楚阐明农业、渔业、畜牧业和原产业的营运指南和标准作业程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