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李政贤抨击警方扣留刘天球

民主行动党美律区州议员今日抨击大马警方以煽动法令扣留双溪比力区州议员刘天球的做法,并指警方于此时调查刘天球,是为摇摇欲坠的慕尤丁政权转移焦点的套路。 李政贤表示,虽然刘天球被扣留不久便获释,然而此次问题不在扣留时间长短,而是以煽动法令调查并扣留他的做法本身就毫无正当性可言。 “刘天球的帖文不过指出泰国如火如荼的民主运动之事实,并无牵涉我国分毫。欲以煽动之名为他入罪者,毕竟也说不出他如何煽动,煽动了谁,煽动了什么,就已张牙舞爪,简直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李政贤认为,刘天球在调查过程十分合作,警方根本没有扣留的理由,除非是为了制造白色恐怖,打击社会的言论自由。 最后,他强调言论自由乃宪法保障的基本公民自由,不由得警方恣意诠释,并呼吁大马社会一定要在这个非常时期互相支援,不仅是声援刘天球,也要一并捍卫公民的言论自由与尊严。

拖延70天开国会 李政贤:慕尤丁对政权没信心

原定于3月9日召开的国会,确定展延至5月18日,整整拖延了70天。 民主行动党彭亨州秘书暨美律区州议员李政贤表示,慕尤丁的团伙会给一大堆包括需要时间组阁、先稳定政府等理由,而必须展延国会开议。 但真正展延国会的原因显然是以下: 1. 后门政府对自己所能够掌握的议员数量没有信心,担心3月9日开国会被投不信任票。 2. 以时间换取空间,趁这两个月的时间去挖更多国会议员的支持,以筹足足够的数目。不要忘记,现在他们掌握所有的资源,可以利用一切方法利诱对方阵营的议员。 3. 以所有的资源满足各团伙的需求,以稳定各党对他的支持,可以预见接下来的政治委任肯定是充满政治酬庸。 4. 避开希盟议员在国会的问责,逃避人民对后门政权的各种疑问。 5. 如今武汉肺炎肆虐,而我国的疫情也趋向严重,应该在国会商讨解决方案。这时候展延国会,使得议员无法取得疫情最新的进展,是极为不负责任的。 慕尤丁在几天前的电视演说明显的看出他对自己的支持没有信心。现在展延国会的做法,更是公告天下他对这个政权的稳定感到不安。

文冬纸扎屋事件,马华敢做不敢认!

文冬纸扎屋事件,马华敢做不敢认! 民主行动党美律区州议员李政贤于2019年4月11日发表的文告: 文冬马华要李政贤道歉 李政贤:应该道歉的是马华民政 民主行动党美律区州议员李政贤对马华区会主席何启文要求他针对马华民政送纸扎屋事件向马华道歉感到莫名其妙,完美表现马华敢做不敢当的形象。 事实上,参与此次纸扎屋的文冬马华及民政党才应该就犯下华人的禁忌而向广大的社会大众道歉。 李政贤表示,网上流传的影片清楚看到马青代表马文浩在众目睽睽下率领民青团代表到黄氏江夏堂楼下摆放有关的纸扎屋,随后还率领马青代表高喊口号,如此高调的参与,何启文却撇的一干二净,真是睁眼说瞎话。 “全文冬人,甚至全马曾经看过有关短片的国民都知道马华参与这次的纸扎屋事件,实在不明白为何直到现在还要否认。” 他说,文冬马华显然的是因为纸扎屋事件引起各方的反弹,才会高调的站出来与民政党划清界限,但却无视马青代表率领民政党领袖现场高喊口号的事实。 他也对民政党有这样的同路人感到同情,在没有发生事情时称兄道弟,但当问题发生的时候却和他们划清界限,可见道义对马华来说根本不值一提。 他指出,马华是否有参与纸扎屋事件已经昭然若揭,希望马华承担该承担的责任,不要抱持输打赢要的心态,更不要陷民政党于不义。 他表示,他只是道出事实而已,如果马华要针对此事对他提出法律诉讼的话,悉随尊便,而这是他最后一次回应此事,过后将不再针对此事做出回应,一切交由社会大众作评断。

徐祥强遭马华开除党籍 李政贤:马华与民为敌

民主行动党彭亨州秘书李政贤于2018年3月14日发表的文告: 民主行动党彭亨州秘书李政贤针对前马青英迪拉马哥打团长徐祥强遭马华开除党籍感到震惊,并认为马华的做法与民为敌,已经和人民的想法脱节。 李政贤表示,当时太平果农李天才因为转发一位网友辱骂张盛闻“斗天论”的视频后,遭关丹马青领袖举报而被警方逮捕,押送到关丹延扣两天的做法引起华社及广大网友的反弹,此事件甚至让马华面对极大的压力。 他说,徐祥强在当时了解华社的愤怒的情绪而毅然的到警局向李天才道歉,才缓和了人民的怒火。岂料,这样的做法却让他遭马华开除党籍,证明马华宁可与民意背道而驰,也要开除与人民站在一起的党员。 前马华甲州妇女组主席江雪霞因为参与净选盟及“抗争到底”大集会后遭马华开除党籍,最近避兰东前村长也因为与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合照被马华开除党籍,因此徐祥强并不是第一位因为与人民站在一起而被开除党籍的人士,这也证明了马华不容许党员和人民站在一起。 既然马华不珍惜愿意和人民站在一起的徐祥强,他欢迎徐氏加入希望联盟的团队,在希望联盟的平台继续为民发声。

伍薪荣李政贤:祖莱达“人猿杀人论”令国家蒙羞

民主行动党组织局秘书伍薪荣及彭亨州秘书暨美律区州议员李政贤于2022年1月20日所发文告: 民主行动党组织局秘书伍薪荣及美律区州议员李政贤痛斥种植及原产业部长祖莱达在官方活动中发表“人猿会先杀人”的谬论,不仅在误导民众,更让我国棕油业在国际上蒙羞。他们指祖莱达在视频中短暂的发言就已犯下多项谬误。外国生态保育专家所谓“杀害人猿”的指责,主要是指棕油业将大片原始森林改造成种植地,在生态多元化的流失下让人猿的数量在过去十五年间骤降。同时,祖莱达企图以“人猿会杀戮人类“来转移油棕业所面临的环保责难,更是无稽之谈。 “人猿袭击人类的案例是极为罕见,但人类开垦活动导致人猿数量剧减,却是有各种长期研究在追踪。作为简单的例子,世界自然基金会(WWF)在2019年曾表示我国沙巴东部在2002至2017间至少失去了650只或该州30巴仙的人猿。我怀疑祖莱达在发言前甚至未了解国际组织的评估和数据,才会愚蠢地把人猿比喻成对人类性命的威胁。”他们认为原产业部就算有责任保护棕油业者的利益,也不应用大放厥词的方式否认国际社会对棕油业与环保的顾虑,祖莱达浮夸的言论无疑会影响外国对我国发展环保种植业的诚意。“棕油业的收入非常仰赖于出口。在过去十年间,国际社会对于棕油对环境的负面影响也表现了高度关注,甚至被欧盟杯葛和禁止。祖莱达既不了解棕油,也不了解人猿,更不了解环保,她应在舆论继续发酵前尽快向公众道歉。”

彭亨警方对丧府开罚单 李政贤:州政府SOP紊乱无章

民主行动党彭亨州秘书暨美律区州议员李政贤于2021年2月2日所发文告:  民主行动党美律区州议员李政贤针对日前警方到文冬积善堂对丧府开罚单一事表示遗憾,并再次呼吁彭亨州政府将防疫SOP完整地公布在官网上。  李政贤表示,正因为彭亨州国安会并未将重要的SOP阐明清楚,所以执法单位和民间所了解的SOP不停出现冲突。  “正如这起事件中,殡葬业者所了解的丧礼人数上限是15名家属,然而警方却说家属和工作人员总和不能超过8人,遂而重罚在场所有人士,对丧府的心情而言可说是雪上加霜。”  李政贤认为,如果州政府再不将防疫条例的资讯一致化和透明化,只会加剧社会对执法单位的不满和不信任。他以日前金马苏加强管制为例,表示国安会与地方政府迄今都未曾颁布完整的SOP,作为人民代议士的他只能急促地跟各个单位询问后,再整理成帖文让民众散布。 “国盟政府不停将疫情高涨的责任指向民众,这不是事实,防疫破功最大的责任落在政府尤其是国安会身上。他们一边要民众遵守SOP,另一边厢却把SOP弄得乱七八糟。一个负责任的政府,理应在金马苏封村之前就将所有SOP整理清楚,并在开始实施加强管制后迅速宣传条列,而不是任由民众迷茫恐慌。” 他警告道如果彭亨州政府继续一意孤行,最终会导致社会难以稳定运作,不仅让防疫工程事倍功半,也会加剧之后经济复苏的难度。

彭州政府限制堂食1小时 李政贤:毫无医学根据!

民主行动党彭亨州秘书暨美律区州议员李政贤于2021年3月12日所发文告: 民主行动党美律区州议员李政贤炮轰国盟政府推行不近人情的防疫管制,只为人民带来更多负担。 李政贤表示,彭亨州政府限制市民只许堂食一小时,完全没有医学根据,也根本没必要。 “所以州政府能说明堂食超过一小时跟限制一小时,有什么什么防疫上的差别吗?那些需要长时间备菜的酒楼又怎么办?可见州政府的新措施根本就是闭门造车,罔顾市民与商家的现实情况。” 李政贤更痛斥日前颁布的2021紧急状态修正法令,是以防疫之名,行扩充权利之实,方便政府制造白色恐怖,让人民噤声。 “朝野已多次反对提升违反限行令罚款上限至一万令吉的做法,而且政府根本不宜赋予警方斟酌那么大数额罚款的权利。再者,该修正案还让政府有权对付传播“假新闻”的单位,然而我们早在2018年就阐述这些“反假新闻”的管制范围过于广泛,且定义不清,最后只会沦为政府钳制新闻自由的工具,尤其疫情当前,政府更有可能用以对付报道吹哨者新闻的媒体。” 最后,他呼吁国人响应“终结紧急状态委员会”的号召,参与网上联署请求国家元首宣布结束紧急状态,让慕尤丁政府在国会接受议员的制衡。

吉打州取消大宝森节特假 李政贤:是否也要取消农历新年?

民主行动党彭亨州秘书暨美律区州议员李政贤于2021年1月21日所发表文告: 民主行动党彭亨州美律区州议员李政贤抨击吉打州国盟政府以行动管制令为由,取消今年大宝森节特假,是伤害州内兴都徒的做法,也显示国盟政府对他者宗教感受欠缺敏感。 吉打州务大臣莫哈末沙努西于1月20日宣布,由于没有庆典活动,因此取消在州内的大宝森节特假。他也表示,大宝森节并非中央政府所颁布的公假。 李政贤表示,就算行管令期间庆典活动已被取消,州政府也应该保留大宝森节特假,以示对兴都徒的尊重。他担忧,由伊斯兰党掌握州务大臣的吉打州日趋走向伊斯兰原教旨主义,同时还影响其他州属效仿之。 他反问吉打州务大臣,倘若行管令会延长,进而波及农历新年庆典,请问他是否也要进言中央政府,取消今年农历新年的公假?由此可见,予以各族和各信徒的假日,已经是我国各文化间互相尊重的传统,绝非当日能否办庆典与否的决定。 李政贤更呼吁朝野议员应该集体要求中央政府将大宝森节宪报为公假,肯定兴都徒在我国的地位,也杜绝宗教保守政客再向大宝森节开刀的机会。

伊党呼吁吉打全面禁赌 李政贤促停止保守化主张

民主行动党彭亨州秘书暨美律区州议员李政贤于2021年4月15日所发文告: 民主行动党美律区州议员李政贤对吉打州伊党呼吁该州全面禁赌的建议表示担忧,并指伊党正进一步干预非穆斯林的生活。 李政贤抨击吉打州伊党不该公开发表赌博及喝酒是罪恶活动的言论,因为其他族群也拥有本身的价值观和生活选择。由此可见,伊党强硬的言论不仅是图谋实现伊斯兰国,也是对少数民族的文化霸权。 “伊党极端的主张不仅促使马来社会右转和保守化,也不停召唤着多数人的暴政(Tyranny of the Majority),因为他们的提议从来不考虑我国多元民族社会的事实,尤其东马及西马的非穆斯林都不会赞同独尊伊斯兰的政策。” 他认为伊党逢赌博饮酒就欲行使权力打压禁止,已是不经思考的条件反射。然而,他不认同政府充当道德警察,粗暴干预人民私领域的做法,也认为禁酒禁赌的做法只会让这些活动转到底下进行。 “只要是同一批领导层继续掌权,伊党应该难以停止他们疯狂保守化的主张,因为他们已经铁了心要稳扎东海岸三州加上吉打州,意味着还未竞选就先放弃城市区选票。作为支持世俗多元的从政者,我们必须确保持续向社会输出论述,让人民理解我们反对宗教霸权,背后是为了捍卫人民私领域的理由。”  

李政贤敦促近期召开紧急会议商讨水灾善后政策

民主行动党彭亨州秘书暨美律区州议员李政贤于2022年1月6日所发文告:民主行动党美律区州议员李政贤敦促彭亨州议会在近期内召开紧急会议,让朝野议员商讨去年底彭亨州大水灾的善后政策。他已在早前致函于彭亨州议会议长依沙莫哈末提出召开紧急会议的要求。李政贤指出,这场波及彭亨州四万子民的水灾,不能仅归咎于天灾,它更是一场由于州政府未事先筹谋防范与应急计划而导致的人祸。对于仍在面对疫情挑战的市民而言,毫无预警下袭来水灾让他们失去家园甚至至亲,无疑是雪上加霜。|“令灾民处境更艰苦的,是水灾后市政竟陷入半瘫痪的情况。多处遭遇水电,公路和网路俱断的窘境,粮食和汽油供应也出现短缺,加剧灾民恢复正常生活的进度。面对堆积如山的淤泥和垃圾,州政府也未能第一时间增加临时清洁承包商,反让人民代议士与灾民自掏腰包另行解决。这都是州政府失责和效率不济的铁证。” 因此,李政贤认为此时召开紧急州议会责无旁贷,彭亨州政府必须在议会接受问责,包括水灾泛滥的原因,提出协助灾民重建家园的救济配套,以及遏止水灾的长远对策。“彭亨州已经连续两年疫情与水灾并发,去年更因为慕尤丁乱政而导致州议会停摆半年,让州政府不受在野党问责,从而怠于施政,让政府机关对这次水灾手足无措。倘若州政府不亡羊补牢,恐怕今年又将悲剧重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