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亨州成立穆斯林团结联合政府 李政贤:分裂国民

民主行动党彭亨州秘书李政贤对国阵和伊斯兰党在彭亨州成立穆斯林团结联合政府感到震惊,并认为这样的联盟对整个政治局势的发展是极为不健康,这样的政治联盟并没有更团结国民,反而让族群更分裂。 他说,既然马华选择留在国阵,马华彭亨州主席何启文必须表态马华是否会参与彭亨州穆斯林团结联合政府,成为他们的一份子?而马华积卡区州议员李亚旺是否是穆斯林团结联合政府的成员? 也是彭亨州议会在野党领袖的李政贤表示,我国是个多元族群、多元宗教的国家,任何执政联盟都必须包容各个族群和宗教,若是成立穆斯林团结政府的话,那有关州属的非回教徒是否会被边缘化?非回教徒的权益是否会被侵蚀?这种种的问题都必须有所解答。 他说,过去行动党是在聂阿兹还掌权的时候与伊斯兰党合作,而当时伊斯兰党是倡议成立福利国;但随着伊斯兰党保守派掌权而改走极端路线后,行动党就宣布与伊斯兰党断交。 “如今马华却选择与最极端的伊斯兰党合作,甚至要在彭亨州建立穆斯林团结联合政府,依据马华过去的逻辑,马华是否要给华社一个交代?” 他说,随着时代的进步,我国应该走向更开明、更多元的路线,而非走向单元族群宗教的道路。

文冬发展华小工委会:全津华小被遗忘 李政贤:装睡的人叫不醒!

2019年首次拨款2000万令吉给所有全津华小 民主行动党美律区州议员李政贤怒斥文冬华小发展工委会在指《2020年财政预算案》遗忘全津华小的说法根本就颠倒是非、误导华社,并形容他们装睡的人永远叫不醒。 李政贤表示,希盟政府在2019年首次拨款2000万令吉给所有全津华小作为维修拨款,这是史无前例的拨款项目。 而教育部也在今年8月开始开放让全国各地的全津华小,包括文冬的十所华小上网申请给予全津华小的拨款,而各州也陆续发放有关的拨款,难道文冬发展华小工委会对此事毫不知情? 文冬发展华小工委会主席杨安山指还没看到有关的拨款,证明杨安山无论在担任文冬发展华小工委会会主席或加叻华小的董事长的职务上严重失责,根本和文冬县内的华小严重脱节。 “试问在还没查清楚事件原委就在媒体上误导华社,华教团体让这样的人领导实属文冬华社的悲哀。” 除此之外,中央政府也在明年发放1200万令吉作为水电及排污费予半津华小是史无前例的,但文冬发展华小工委会却选择视而不见。 他表示,自希盟执政以来,文冬区国州议员对华校的拨款更是义不容辞,力巴士华小、宋溪本祖令华小、吉打里华小的拨款都已经宣布,接下来将陆续宣布对文冬华校的好消息。 他说,文冬发展华小工委会的杨安山及文积华小董事长李树华两人都是马华的党要,在前朝政府执政时,对国阵政府完全忽略全津华小、甚至在2015将给予华教的拨款拿去救灾却选择噤若寒蝉。 就连华教最高领导机构董总都对《2020年财政预算案》在华教方面给予“比前朝国阵合理与公平” 的高度评价,而文冬发展华小工委会却因为政见不同而误导华社。 他说,这就是为何希盟政府倡导政教分离的原因,只要是政治因素渗透华教,最终受害的将是学生。

纳吉喊贪污被揭贼喊抓贼 李政贤:魏家祥何时报警

民主行动党彭亨州秘书兼美律区州议员李政贤于2019年9月19日所发表文告: 民主行动党彭亨州美律区州议员李政贤今日批评魏家祥无的放矢,企图为前首相纳吉所批准的高额的吉兰丹联邦大厦工程转移焦点,让人民忽视了整个事件的最大问题。 李政贤指出,纳吉以一封信函指希盟让发展商无需公开招标就能执行工程,其实是贼喊抓贼,恶意地误导群众。只要再细读信函,就会发现其实该工程早在纳吉时代以5亿3千万令吉批准,而现今希盟是在谈判减低工程价码,只要发展商同意以4亿5千万令吉继续工程,就无需再公开招标。 李政贤反问魏家祥,作为一名在野党领袖,究竟是否有足够的分析能力去点评政府政策?一般人真正关注的问题是:为何希盟能以4亿5千万令吉谈妥,而纳吉却用必前者高出8千万令吉的5亿3千万令吉来批准工程?这8千万是纳税人的血汗钱,当中是否有贪污嫌疑,魏公却不闻不问,素质可见一斑。 他也质疑魏家祥过去究竟是否有出席过去的内阁会议,如果他有出席内阁会 议,就应该懂得这项工程的存在以及批准价码。显然的,他似乎不知道这项工程被纳吉用比希盟政府高出8千万的价码批准了,真正的猫腻恰恰落在他主子纳吉身上。 最后,他挑战魏家祥现在就呼吁整件事情的罪魁祸首纳吉交代清楚。既然魏公爱挑战别人报警,他本身也应该以身作则,马上向警方与反贪局投保,彻查纳吉以可疑高额价码批准工程的事宜,否则魏公就是向社会证明,无论在朝在野,他都只是个听命于纳吉的奴婢。

徐祥强遭马华开除党籍 李政贤:马华与民为敌

民主行动党彭亨州秘书李政贤于2018年3月14日发表的文告: 民主行动党彭亨州秘书李政贤针对前马青英迪拉马哥打团长徐祥强遭马华开除党籍感到震惊,并认为马华的做法与民为敌,已经和人民的想法脱节。 李政贤表示,当时太平果农李天才因为转发一位网友辱骂张盛闻“斗天论”的视频后,遭关丹马青领袖举报而被警方逮捕,押送到关丹延扣两天的做法引起华社及广大网友的反弹,此事件甚至让马华面对极大的压力。 他说,徐祥强在当时了解华社的愤怒的情绪而毅然的到警局向李天才道歉,才缓和了人民的怒火。岂料,这样的做法却让他遭马华开除党籍,证明马华宁可与民意背道而驰,也要开除与人民站在一起的党员。 前马华甲州妇女组主席江雪霞因为参与净选盟及“抗争到底”大集会后遭马华开除党籍,最近避兰东前村长也因为与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合照被马华开除党籍,因此徐祥强并不是第一位因为与人民站在一起而被开除党籍的人士,这也证明了马华不容许党员和人民站在一起。 既然马华不珍惜愿意和人民站在一起的徐祥强,他欢迎徐氏加入希望联盟的团队,在希望联盟的平台继续为民发声。

李政贤:真正态度表里不一的正是马华公会

民主行动党彭亨州秘书李政贤对马华副总会长兼上议员郑联科要求行动党领袖林吉祥道歉一事感到啼笑皆非,因为林吉祥已经强调,不会纵容任何威胁选民的行为。 李政贤反指真正态度表里不一的正是马华公会。 “马华公会在无拉港补选选择用马华的党徽出战的说法是要和国阵划清界限,但如今马华总动员前来金马仑协助国阵候选人助选,到底马华的立场是不是再次改变,重新拥抱国阵呢?” 李政贤质问郑联科,为何无拉港补选羞于用国阵的天平旗帜出战,这一次却毫不羞耻地叫金马仑选民投给天平旗帜? “前首相纳吉以及前副首相阿末扎希等如今丑闻缠身,甚至已经遭检调单位提控,而马华各级领袖却充耳不闻,继续和这些领袖为伍,甚至协助国阵助选,这就是活生生表里不一的例子。” 也是美律区州议员的李政贤指出,无论是林吉祥还是蔡添强都清楚说明在选举期间不该威胁选民,而柏马诺兰当时是指巫统领袖不该担任村长,而这样的说法也获得在场者的支持。 他强调,希盟不会抄袭巫统/国阵老旧的威胁及贪腐政治,希望也必定谴责任何希盟内的胁迫或贪腐行为。 而他也挑战郑连科是否也会和涉及贪腐政治的国阵领袖划清界限而停止继续为他们助选? 他说,马华过去和巫统狼狈为奸,现在却通过补选混淆视听,试图为自己过去的恶性漂白实在可耻。

李政贤:廖中莱认贼作父!竟然求助纳吉解决郭鹤年遭围剿事件

民主行动党吉打里区州议员李政贤于2018年2月27日发表的文告: 求助纳吉解决郭鹤年遭围剿事件 李政贤:廖中莱认贼作父 民主行动党吉打里区州议员李政贤指马华总会长廖中莱指将我国首富郭鹤年被巫统领袖围剿事件向首相纳吉反映,并要求首相介入解决,根本就是认贼作父,因为首相纳吉本身就是第一个挑起这场争议的关键人物。 李政贤表示,随着部落客拉惹博特拉在网上撰文污蔑郭鹤年捐款予行动党倒国阵后,首相纳吉在2月24日的公开场合上也发表“如果不是国阵,郭鹤年不会成为糖王”的言论,直指郭鹤年没有感恩国阵让他致富。 而在首相发表这番言论后,巫统上下连番上阵发表各种毫无根据的言论,旅游部长纳兹里更以粗言秽语对他恶言相向。 他说,廖中莱身为马华总会长非但没有第一时间站出来捍卫郭鹤年,更没有要求巫统领导人向郭鹤年道歉,现在反而向这起事件的始作俑者首相纳吉寻求协助,要求他解决问题,这未免也太可笑了吧。 “马华应该比照严厉谴责香港艺人林雅诗在文冬文化街“被攫夺”事件的规格,同样以会长理事会的名义严厉谴责巫统领袖,为郭鹤年讨回公道。” 他表示,马华口口声声的告诉华社,将会捍卫华人的权益,并且代表华人。但现在事实摆在眼前,在郭鹤年被围剿的事件上,马华却放任在华社德高望重的郭老被巫统领袖辱骂,却无动于衷,只是卑微的向事件的始作俑者寻求协助。 他说,郭鹤年遭巫统领袖围剿事件爆发至今,马华已经赤裸裸的暴露了他们在国阵内地位,也再次证明马华根本无法捍卫华裔的尊严。

登州展延娱乐节目审批 李政贤:没必要干扰民生

民主行动党吉兰丹及登嘉楼党务发展主任暨彭亨州美律区州议员李政贤于2019年11月19日所发表文告: 民主行动党吉兰丹及登嘉楼党务发展主任李政贤严厉抨击登嘉楼州政府展延所有娱乐活动的审批,是干扰民生且损人不利己的决策。 李政贤表示,根据瓜拉登嘉楼市议会的信函,登州州政府在今年10月23日的会议上就议决做出上述展延,修改申请举办娱乐活动的准则。 他批评州政府做出上述议决时,完全没有咨询过当地社区与商家,为社会引起极大不便。而且,就算要修改申请准则也无展延必要,只需尽早完成修改后,再公布并定下生效日期。 “登州的发展已经落后多年,此时此刻伊党主政的州政府却还敢不近人情地展延娱乐活动申请,恐怕会影响当地旅游业的生计,简直就是损人不利己。” 他呼吁登州政府停止扰民的决策,反过来应该减少官僚作风,未来也必须使用更接近人情的活动准则,而非开倒车走向保守化。

马华送纸扎屋本末倒置 李政贤:你们是反黄德还是反莱纳斯?

民主行动党美律区州议员李政贤于2019年4月8日(星期一)发表的文告: 民主行动党美律区州议员李政贤批评由民政党及马华党员主导的“纸扎屋风波”,是本末倒置的做法。 “他们为了讽刺黄德,不惜自费3000令吉制作一个纸扎屋挑战黄德到场焚烧。先不说3000令吉对一般文冬家庭来说为数不小,就说这五位马华民政示威者,直接把纸扎屋留在黄氏江夏堂前,不仅为路人造成不便,也对黄氏江夏堂大不敬”。 李政贤反问马华和民政党,到底是在反莱纳斯,还是纯粹反黄德?他指出这两党不反击莱纳斯,反过来向反莱纳斯斗士黄德呛声,根本是倒行逆施,甚至有可能已经和莱纳斯有了一些“交易”才这么做。 “黄德至今仍然坚守在对抗莱纳斯的前线上,从绿色苦行到反莱纳斯集会而被定罪,黄德反对莱纳斯的诚意毋庸置疑。反观马华和民政党,从前一直都默默允许莱纳斯的存在,如今下野后不仅未对莱纳斯存废真正表态,反而还来对付黄德,去反对一个反莱纳斯的人物,根本就是成为了莱纳斯的打手”。 他强调希盟尊重表达意见的自由,但是这样虎头蛇尾的“纸扎屋”闹剧,对打倒莱纳斯毫无帮助,反而自取其辱。他也谴责民政党虽然脱离国阵,但思维上仍与国阵没两样,都在浑水摸鱼,企图让幕后黑手莱纳斯再次过关。

李政贤轰张盛闻与极端分子玩双面人游戏

李政贤轰张盛闻与极端分子玩双面人游戏 民主行动党美律区州议员李政贤今日反讥马青总秘书张盛闻做势捍卫母语教育只是装模作样,因为马华早就成为这些马来极端分子的忠实盟友,和他们一起玩双面人游戏。 李政贤指出,当伊斯兰党发表内阁要职必须让马来穆斯林出任,哈迪阿旺表示非穆斯林领导国家会让穆斯林下地狱等谬论,还有巫统领袖的极端立场,马青都未反击。去年还说考虑退出国阵,转眼间却已和巫统及伊党结盟。 “马华的底牌早就被人民看穿,无论巫统和伊党推动任何极端议程,只要能确保他们有机会重夺权力,他们都甘于苟且求存。因此,若哈迪阿旺再发表极端言论,马华默许他的言论也是预料之中的。” 李政贤也纠正张盛闻,希盟政府并未对此事“袖手旁观”。财政部长及民主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早在10月27日的董总活动上强调宪法保障母语教育,华淡小教育不容质疑。林冠英也在八月表示废除多源流教育不曾在内阁被提起,更不是希盟的政策。 李政贤强调,行动党的立场向来都是支持多源流教育,故一定会反对凯鲁阿占的举动。如果联邦法院接受此司法审核案,行动党势必会通过法律途径挑战或介入此案。

反贪会充公彭马华83万非法资金 李政贤:高庭揭穿马华谎言

民主行动党彭亨州秘书李政贤于2020年7月9日发表的文告: 民主行动党彭亨州秘书李政贤表示,随着高庭裁决,批准反贪污委员会充公马华彭亨州联委会的83万5258令吉19仙的资金后,也揭穿了马华各级领袖否认与一马资金有关的谎言。 李政贤表示,马华总会长魏家祥在一年前还公开抨击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指他胡乱指责马华收取一马发展公司的非法资金,如今高庭的裁决足以证明当时林冠英的说法正确无误。 另外,马华彭亨州联委会主席何启文之前信誓旦旦的公开否认彭亨州马华曾经收取前首相纳吉的300万令吉,但根据高庭法官的判决,马华彭亨州联委会从未否认他们从纳吉那里获取300万令吉捐款的支票,彭亨州马华辩称他们已经花了有关300万令吉。 而反贪会也证明上述资金是马华于2013年3月,从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获得的300万令吉有关,同时也证明有关资金是来自非法活动收益。 “高庭的判决与何启文的说法截然不同,显然的马华为了掩饰本身的罪行而公然说谎。” 他呼吁马华尊重高庭的判决,马上把来自一马公司的民脂民膏全数奉还,并且全体领袖必须为之前恶意撒谎误导社会的行为道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