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州政府规定戏院男女分开坐 李政贤:倒退政策

民主行动党吉兰丹及登嘉楼党务发展主任李政贤于2020年7月4日发表的文告: 民主行动党吉兰丹及登嘉楼党务发展主任李政贤对瓜拉登嘉楼市政厅规定县内唯一的LFS戏院实施男女分开坐的规定深表震惊,并担忧在伊斯兰党执政下,伊斯兰化的政策会以温水煮蛙的方式逐步侵蚀非穆斯林的权益。 李政贤表示,目前伊斯兰党已经是联邦政府的执政党,而由伊斯兰党执政的登嘉楼州政府在这个时候落实这项措施实在令国人,尤其是非穆斯林感到担忧,类似的措施是否会扩大到全马各地,使得公民基本自由进一步受到限制。 他说,过去在全马各地都不曾实施戏院男女分开坐的措施,也不曾因为没有这样的规定而发生犯罪的行为,因此他认为落实这样的措施不止本末倒置,还侵犯公民自由。 他认为登嘉楼州政府与其落实这类倒退的政策,倒不如构思更好的方案,从教育方面着手提升州民的公民意识。 他严正强调我国是个多元民族的世俗国,我们应该遵从的是现代化的公民国家价值,尊重多元文化及信仰自由,关怀社会每个阶层的生活水平,让每个人都能过上体面的生活,而非耗费时间在建设独尊巫裔的霸权。

“水灾旅游区”建议极蠢! 李政贤轰纳兹里丧事喜办

民主行动党全国中委暨美律区州议员李政贤炮轰前旅游部长纳兹里建议把水灾区打造成旅游景点,乃极度愚昧且罔顾灾区子民面对损失和生命危险的痛苦,更表示国阵政府面对国内日渐严重和常态化的水灾束手无策,只能恶趣味地“丧事喜办“,提出毫无帮助的戏言侮辱国人的常识。 纳兹里 李政贤强调,国内水灾问题的规模已不同于往日,需要联邦政府和州政府内部的跨部门和层级合作,将之视为长远的国安问题,才能有效地草拟和协调施政。他以文冬和巴生谷为例,每逢雨天居民便人心惶惶,谁也不知今年底会否再次面对另一场灾难性的大水灾。 他指出,在文冬救灾的经历充满挫折,原因是彭亨州政府没有能力于灾后第一时间协调工作,动员和对外沟通。文冬市政瘫痪超过两周,花园垃圾囤积,物流中断,一些偏远的乡镇断水断网,加剧外界救援的困难。

油站扫描与否说法矛盾 国盟治国无方扰乱社会

民主行动党彭亨州秘书暨美律区州议员李政贤于2020年11月20日所发表文告:  民主行动党彭亨州美律区州议员李政贤炮轰国盟政府内部作业紊乱,效率不济,以至于让一个油站扫描MySejahtera二维码的问题困扰民众多天。 李政贤剑指国家安全理事会,在各种消息漫天飞舞时,没有当机立断公告正确标准,反而还让其热线回答与警方说法互相矛盾的资讯。更甚者是,就算是油站业主也对政府的标准感到混淆,不知所措。  “今天大马石油商公会主席今天还向记者表示,只有进入商店范围的民众才需要扫描二维码,显然业界也被国安会混淆了。如果业界都看不懂政府的做法,更何况是一般民众?”  他认为在疫苗正式面世,我国疫情平息以前,所有相关的政府单位都应该要谨慎处理防疫标准,否则就会再次发生如这起风波一样,虽是小规矩的诠释,却已足以引起社会不安。  最后,他促请国盟政府在防疫上打起十二分精神,提高行政效率。正如此次事件,国盟竟放任不管数天之久,恍如无人掌舵的自动驾驶状态。我国在开放管制后就面对第二波疫情,已足以说明我们的防疫工作出现极大漏洞,若政府再如此漫不经心,最终将陷我国于水深火热中。  

禁止娱乐活动又禁卖酒 李政贤:提油救火,乘人之危

民主行动党彭亨州秘书暨美律区州议员李政贤于2020年11月18日所发表文告: 民主行动党美律区州议员今日炮轰国盟政府意图压缩非穆斯林娱乐的自由。他剑指伊党瓜拉吉赖国会议员阿都拉迪夫表示政府应禁止所有违反伊斯兰法的娱乐活动的发言,以及吉隆坡市政厅从明年10月开始禁止杂货店,便利店及中药店销售烈酒的决定。 李政贤抨击两者选择在大马因新冠肺炎遭受严重经济衰退时,提出一些无关要紧,甚至侵犯非穆斯林自由的做法,简直是提油救火,乘人之危。 李政贤点名阿都拉迪夫,认为他才是不体恤人民和国家苦难的迂腐政客,根本不配成为人民代议士。 “就算有失业问题,这也不是去插手娱乐行业的理由,因为娱乐行业正是可以提供就业机会的其一领域。娱乐节目也不是什么多余的事情,有能力者有权利通过娱乐活动来转移今年疫情与经济压力所带来的烦躁和郁闷,而娱乐行业所上缴的税金也是国家收入的一部分。阿都拉迪夫的言论实在可笑,显示他根本与现实脱节,不知人间疾苦,满口尽是空话。” 李政贤也严厉批评吉隆坡市政局的做法,将进一步减少上述三种店铺的收入。他认为当局用降低酒驾为管控理由只是幌子,实际上是以进一步伊斯兰化社会为指导原则,侵犯非穆斯林的生活自由。 最后,他质问国盟政府在此时推动伊斯兰化议程,是否已准备面对“抗疫,救市,及维持族群和谐”三方面大失败的后果,否则他们必须悬崖勒马,停止撕裂国家。

徐祥强遭马华开除党籍 李政贤:马华与民为敌

民主行动党彭亨州秘书李政贤于2018年3月14日发表的文告: 民主行动党彭亨州秘书李政贤针对前马青英迪拉马哥打团长徐祥强遭马华开除党籍感到震惊,并认为马华的做法与民为敌,已经和人民的想法脱节。 李政贤表示,当时太平果农李天才因为转发一位网友辱骂张盛闻“斗天论”的视频后,遭关丹马青领袖举报而被警方逮捕,押送到关丹延扣两天的做法引起华社及广大网友的反弹,此事件甚至让马华面对极大的压力。 他说,徐祥强在当时了解华社的愤怒的情绪而毅然的到警局向李天才道歉,才缓和了人民的怒火。岂料,这样的做法却让他遭马华开除党籍,证明马华宁可与民意背道而驰,也要开除与人民站在一起的党员。 前马华甲州妇女组主席江雪霞因为参与净选盟及“抗争到底”大集会后遭马华开除党籍,最近避兰东前村长也因为与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合照被马华开除党籍,因此徐祥强并不是第一位因为与人民站在一起而被开除党籍的人士,这也证明了马华不容许党员和人民站在一起。 既然马华不珍惜愿意和人民站在一起的徐祥强,他欢迎徐氏加入希望联盟的团队,在希望联盟的平台继续为民发声。

中医复工标准作业程序不实际 李政贤:剥夺中医病人权益

民主行动党彭亨州秘书暨美律区州议员李政贤于2021年7月16日(星期五)发表的文告: 民主行动党彭亨州秘书暨美律区州议员李政贤表示国安会在日前宣布的传统及辅助医疗的复工标准作业程序根本就是刁难中医行业,更剥夺了病人的权益。 李政贤表示,中医诊所在全面行动管制令期间没有被列入基本服务行业,导致中医师无法为病人治疗及配药,让很多中医病人错过了黄金治疗时间。 他说,在众多中医师的抗议及反映下,国安会在上学期终于公布了传统及辅助医疗的复工标准作业程序,但这个所谓的标准作业程序在国家复苏第一阶段时只能通过网上看诊,这根本与没有开放中医治疗没有分别。 “有基本常识的人都知道中医治疗最基本的动作就是把脉问诊,试问网上看诊要如何把脉?如果不能把脉的话,那又如何看诊呢?所以这份标准作业程序根本就是不了解中医治疗的人所制定的,也不尊重中医师的专业。” 他指出,国安会所推出的传统与辅助医疗的标准作业程序必须重新制订,应该在现阶段就让中医师可以全面复业,以恢复中医病人接受治疗的基本权益。

当政治逃兵还大放厥词 挑战张盛闻再战芙蓉!

民主行动党全国中委李政贤反击张盛闻讲一套做一套,当消息盛传他来届大选将从芙蓉逃到劳勿上阵,当政治逃兵以后,还对媒体大放厥词,纯属表演欲旺盛,理念空洞但难免呱噪的政坛缩头龟。 针对张盛闻对陆兆福的攻击,李政贤指张无胆面对自家马华连续在慕尤丁和沙比利的失败政府下苟且偷生,为求当官而典当华社利益等罄竹难书的罪证。自喜来登行动后,巫统与伊党一系列的倒行逆施,支持童婚,禁止中药店卖酒,关闭万字投注站,逼华小使用爪夷字校牌,炒作TIMAH威斯忌,以及最近的禁办演唱会风波等,马华全党上下都闷不作声。 张盛闻 他还提醒张盛闻,在大夸海口的同时,切记巫统主席阿末扎希以屡次表态愿意在未来继续联合伊斯兰党执政,请他立即公开反对以证明自己反对伊斯兰神权国。李政贤嘲讽,当年伊党与民联出现严重分歧后,行动党迅速切割明志,还屡被马华抹黑,如今马华却跟伊党合作无间,共同拥戴哈迪阿旺的神权理念,马华早已丢失党格,全党沦为毫无政治原则的当官流水线。 陆兆福

抗议议长裁决不公 ...

彭亨州议会在野党领袖李政贤严厉谴责彭亨州行政议员苏菲在州议会指责吉打里区州议员雪芙菈“说谎” ,并认为此番言论极具误导性。 李政贤表示,彭亨州行政议员苏菲是在昨天州议会上指责雪芙菈说谎是毫无根据的,因为当时雪芙菈只是提及在野党议员没有获准参与行动理事会以及天灾委员会的会议,所以无法第一时间得知有关水灾的讯息,导致在野党议员在救援行动上无法配合救援工作。 他说,苏菲就因为雪芙菈的上述言论而指责她说谎,这样的指责已经违反彭亨州议会常规第36条第6条款,议员不得使用具有恶意怀疑字眼来形容其他议员。 他说,他代表在野党议员援引议会常规致函议长要求文达区州议员在休会前收回说谎的字眼,以维护议会的威严。

郑联科连日攻击行动党 李政贤:讨好伊党乞讨劳勿国席

民主行动党彭亨州秘书暨美律区州议员李政贤于2021年1月27日所发文告: 马华副总会长郑联科日前攻击多名民主行动党领袖,包括指责芙蓉国会议员陆兆福是马哈迪的应声虫等。对此,民主行动党美律区州议员李政贤表示只要有常识的市民,应该都会发现郑联科的文告思路紊乱,不知所云,更显示他身为国家团结部副部长却对正事毫无作为的事实。 李政贤指郑联科表面上是无的放矢,其实另有所图。 李政贤表示,郑联科于去年12月中已亲口承认,国盟将把劳勿国席的上阵机会交给伊斯兰党,这意味着马华得将1978年起开始经营的传统国席拱手让给一个致力推动保守伊斯兰政策的政党。 “劳勿国席在第五届全国选举,也就是1978年以前都是由巫统上阵,直到那届选举才由马华的陈群川上阵,可想而知这个传统议席对马华的份量有多重。然而,郑联科做出宣布时却气定神闲,不对出卖自己的国盟吭声。” 李政贤认为,郑联科作为国家团结部副部长,面对破坏族群关系的吉打州务大臣沙努西却无可奈何,因为他想讨好伊党来换取让他上阵劳勿国席的机会。如果他对伊党的领袖采取行动,尤其是沙努西,恐怕之后向伊党跪下道歉也讨不回劳勿国席。 来自伊党的吉打州务大臣沙努西因为断然取消今年的大宝森节特假,近日被在野党和印裔社会炮轰他伤害族群关系。 “然而,只要马华继续留在国盟,就无法逃脱劳勿国席被转让伊党的命运,所以郑联科对伊党抛媚眼兴许是白费工夫而已。我替这个政党感到悲哀。他说反对伊刑法,却将传统议席让给伊党。他说马华留下来当华社的火种,原来这个火种是用来烧华社后院的。”

多媒体部长竟恫吓对付媒体 ...

民主行动党美律区州议员李政贤炮轰通讯与多媒体部长安努亚慕沙公然以刑事控诉恐吓记者,有辱他身为多媒体部长应捍卫新闻自由的伦理和尊严,若在其他民主国家早就必须下台谢罪。 李政贤指出,马来西亚在无国界记者去年的新闻自由排行榜上,在180个国家中位列第119。相较于希盟掌政时获得史上最高的第101位,无国界记者明确点出国盟政府是这波新闻自由倒退的罪魁祸首。 “我相信大家有目共睹,国盟一上台,各种项目的拨款都骤减,唯独人称党国东厂的JASA却得以在领着8550万令吉的预算下重开,这个机关在国阵时期素以监管媒体,为政府雇佣网军而闻名。在这种政府之下,新闻自由退回国阵时代的水平绝不令人意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