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朝8亿环境警报计划(EQMP)毫无作用!杨美盈:反贪会已调查,不排除提前终止合约

最近在柔佛州巴西古当污染事件和金金河事件,发现原有的预警系统毫无作用, 能源,科学,技术,环境和气候变化部(MESTECC)将检讨一项由前朝政府所批准的环境质量监测计划( Environmental Quality Monitoring Programme ,以下简称EQMP),而这项计划总值8亿4600万令吉! EQMP是批给一间叫做Pakar Scieno TW 的公司,同时EQMP是联邦政府于2017年签署,并且是政府与私营公司签署的合作项目。 根据这项协议,Pakar Scieno TW私人有限公司能在2017年7月至2032年1月总计15年期间以超过8亿令吉的价格获得特许经营权。这也意味着,每年耗资约6千万令吉,每月500万令吉,或每天16万7千令吉,其中包括固定和可变费用。 能源,科学,技术,环境和气候变化部杨美盈表示,“该特许公司所收取的巨额费用几乎占了环境部年度预算的30%。” 反贪会着手调查 杨美盈表示,由于EQMP系统并没有针对3月金金河所发生的非法倾倒有毒废料以及其他环境事件提供预警讯息给执行单位,因此该部门就开始审查这个系统的性能和效率;另外在相关法律角度,部门也在商议提前终止这项计划的可能性。 这个本该是一个预警系统,可以立即提示和应对诸如雾霾、石油泄漏、工业灾难和非法倾倒有毒废物等环境污染事件。可是在金金河事件和最近巴西古当事件,它毫无作用! 此外,杨美盈获悉反贪会正在调查这个项目,并表示该部门将会全力配合及支持反贪会的调查行动。

怎样解决马来西亚青年的失业及低度就业现象?

在讨论了贩卖椰浆饭和当优步司机的年轻毕业生背后,潜藏着马来西亚经济所面对的深层次结构性问题, 以致青年面对失业和就业不足(低薪金)的双重打击。我们需要重新思考和调整整个经济结构,为青年创造更多就业机会,不仅是就业机会,而且还是能够提供可观收入,发挥潜能及施展愿景的良好的就业机会。 以下是政府应该做的五件事,来创造一个更适合马来西亚青年的经济。 一、拉近人力供需的落差 政府急需解决劳动力及技能供应和需求错配的问题。奖学金的分配、大学与在职培训学校的学生录取人数,都应该反映出国家经济在二至四年内的需求预估。大专院校的各系课程,应该要更注重工业的发展。 技能再培训计划也应该大量设立,以帮助那些因为供应和需求错配而卡在中间,承受失业苦果的毕业生,能够重新接受培训。一个人要有更高的薪资,就得掌握更有价值的技能,所以政府必须更有策略性地积极设立再培训、终身学习计划以及奖励措施,才能加速劳动技术的提升,进而提高薪资。 技术与职业教育及培训(Technical and Vocational Education and Training, 简称TVET)的大众形象应该重新包装,让它成为能吸引中学毕业生的事业途径,好比德国那样。成为一名市场高度需要(薪水也高)的TVET毕业生,如航空技工、石油与天然气技术人员或起重机操作员等专业毕业生,比一名没有工作前景的大学毕业生来得好。 创造更多工业导向的技术与职业教育及培训职位是一举两得。它除了可以协助那些在学术上表现不佳的学生学习技能,以此找到薪资不错的工作,当更多受过技术训练的劳动人力能够符合市场所需,也将进一步提升产业的成长。 二、加强软技能训练 要缩小毕业生技术及软技能不足的技能缺口,相关部门机构及教育界可以透过实习或其他形式,与相关产业协会及业界人士合作,这是很重要的。 面对瞬息万变的职场,我们的大专院校需要让学生在学习和技能准备上能更快上手,且能独立完成,并适应新科技,同时能够做出分析性和批判性思考,才更能投入新的工作类型。而其他有用的加分特质,还包括良好的工作态度、人际关系与沟通能力。 英语的能力很重要,因为这是私人界的商业语言。除此之外,值得留意的是,中文能力也将成为愈加重要的技能,因为中国正在占据世界经济强国的中心舞台,她在马来西亚的投资也越来越多。 三、国家向知识经济转型 马来西亚是时候将经济形态从劳动密集式转型到知识与技能密集式经济。尽管政府提出这个“理论”已久,昨天我讨论的数据却清楚显示了国家经济转型的失败:低技能工人在劳动人口的比率,实际上从2001年的10.6%增加至2016年的13.8%,甚至比高技能工作的成长率还高。 对于那些能采纳科技来减少使用廉价劳工的工业(并非每个工业可以这样做),政府需要一个全盘的、软硬兼施的政策,以促使科技的采纳更加便利,比如逐渐减少依赖外国劳工,且同时为那些要转型机械化的工业提供具吸引力的鼓励措施例如低息贷款或有策略性的免费补助。当不同工业的中小型企业成功将企业形态从劳工导向转型成知识导向,它们将能创造薪资较高的中技能及高技能工作,同时也改善企业的盈利和长期的竞争力。 再者,要转型成知识导向经济,我们需要增加研究与发展(Research and development,简称R&D)的开支。下表显示世界银行根据收入水平不一的国家,在研究与发展的平均开支上和国内生产总值的比对。 截至2015年,马来西亚在研究与发展的开支上只占了国内生产总值的1.3%,,比大部分的低中等收入国家投放在研究与发展的平均开支还来得低。这是不健康的,在这个全球化的世界,劳工、原材料和产品都能轻易地跨域流动,我们必须在知识和技艺方面展现更多巧思,才能维持经济领域的竞争力。 (见表一):研究与发展平均开支,对比国内生产总值的百分比 四、鼓励青年创业 青年必须在创业领域中被培力。我国只有2%的毕业生在毕业后自己创业,这是在东南亚区域中其中一个最低的比率。马来西亚超过70%的工作是由中小型企业创造的,当青年开始自己的生意,他们就会为其他青年制造更多的工作。 事实上,这个世代的年轻人自小就接触互联网,他们拥有广阔的世界观、丰富的创意和不被框限的思考潜力,是上一个世代的人望尘莫及的。 所以政府必须制定一个协助青年创业的奖励机制,让那些点子超凡的青年,能将想法实践出来,创造自身产品或服务。 五、强化体制 最后,马来西亚需要强大的体制,为私人界的发展稳住信心,让个人和公司都可以策划和投资(是的,所有的一切再次回到体制上)。我们必须有审慎的经济政策,包括兴建策略性的基础建设、去除市场僵化和经商的官僚操作、进行科学研发投资、促进区域性融合等等。 我们也应该有一个制度化的问责制结构,确保任何青年职场培力计划得到适当地执行,以改善青年的工作状况。而成果必须由数据客观地衡量,例如创造的新工作的数量和工人的平均工资水平,而不是政客们说了算。 总结 如果有一群符合市场需求的劳动人才大军,国家又在知识、科技和革新发展上经过结构性改革,并有强大的体制,马来西亚必将能够和我们的区域竞争者如新加坡、印尼、越南和泰国,在吸引投资上竞争,进而创造更多有价值的工作,开启工作和投资的良性循环。 随着更多更好的工作增加,年轻世代不仅能够生存下去,还可以发光发热。 然而,年轻世代不但只是应该现在发光发热,我们也需确保他们在未来的职场上也能发光发热。随着人工智能、机器学习、物联网以及数据科技日益普及的第四次工业革命时代来临,工作形态也正在改变。我将会在明天这个课题最后的一文章讨论马来西亚青年在第四次工业革命时代的就业契机 。

“再循环使用拨款” 希盟政府新气象新作风

能源部长杨美盈在国会下议院为2020年财政预算案进行部门总结时,针对林茂区国会议员凯里质问政府为何完全没有准备任何拨款应对气候变化作出回应。 杨美盈提到,不是没有拨款予气候变化,而是能源部将2019年在开销中省下的1000万令吉,再循环使用,给予马来西亚绿色科技及气候变化中心(MGCC)以应对气候变化。 这种 “再循环使用拨款” 的做法也是希盟政府的新气象及作风。 “大马绿色科技及气候变化中心” (MGCC)是由首相敦马于2019年国际绿色工艺与生态产品展览与大会(IGEM 2019)中宣布成立。这是由大马绿色科技机构(MGTC)演变而来。由于这并非一个全新机构,所以并无动用政府额外拨款。这也符合政府精简公共部门人手、减少开支的理念。 同时,政府也将成立“全国气候变化行动理事会”以应对气候变化所带来的冲击。该理事会隶属“大马绿色科技及气候变化中心”,这个理事会的成立也符合希盟的竞选宣言。 除了1000万令吉的拨款外,能源部也将积极探讨如何善用全球环境基金(GEF)和绿色气候基金(GCF)等国际基金,并通过国际合作以及与私人公司的联合计划以推动我国气候变化的应对方案。 此外,杨美盈也在今年5月16日见证大马绿色科技公司(现为国家绿色科技及气候变化中心MGCC)与英国政府代表签署官方伙伴信函。在此计划下,大马将与英国国际气候基金(UK PACT)展开在气候变化领域与低碳倡议的合作长达四年,其中的合作包括探讨大马拟定气候变化法令的必要,提升政府对气候变化的专业性,以及在大马设立适用于我国的碳计算机。

遣送150个集装箱回原产国 杨美盈:马来西亚不是世界垃圾场

政府完成遣送150个集装箱回原产国,这是有史以来,第一次大规模遣返集装箱行动,总重量高达3,737公吨,并且政府无需承担任何费用。 希盟政府上任后,积极打击跨境洋垃圾。 能源、工艺、科学、气候变化及环境部长杨美盈表示,在环境局、国家固体废料管理局(JPSPN)、海关部门、港口单位和地方政府等机构的合作下,成功将150个集装箱送回原产国。这些原产国大多数来自发达国家,例如法国,英国,美国,加拿大,西班牙和日本等国。 环境部长杨美盈指出,遣返集装箱的行动并不涉及政府的任何财务费用,因为费用都由进口商或运输公司承担。 严厉打击洋垃圾 杨美盈强调:“马来西亚政府严正看待非法进口我国的洋垃圾问题,并将采取适当行动以确保马来西亚不会成为世界垃圾场。环境部将继续与包括废塑料在内的跨境污染作斗争,以改善人民的生活和国家的福祉。” “这次联合执法行动是针对非法进口到马来西亚且不符合进口塑料废物标准的洋垃圾货柜,也是基于《1992年巴塞尔公约》中《危险废物越境转移及其处置》所规定的条款执法。“ 希盟政府严厉打击非法洋垃圾进口,凡是违反进口和安全标准作业条例,以及违反《1992年巴塞尔公约》的洋垃圾货柜,必须遣返回来源地。 同时,环境部也将启动《国家塑料废物进口行动计划》以提升和协调各政府机构,比如:地方政府、区/县议会、移民局,警察、国能(TNB)和水务局等,以加强执法指南、加强执法行动和统一执法程序。  

杨美盈:坚信509奇迹,保护马来西亚民主

这张照片是我在2018年5月10日清晨(大概凌晨3点),在八打灵再也喜来登酒店所拍摄。当时希盟成功赢得第14届大选,新当选的国会议员站在一起宣布巫统国阵的贪污政权终于结束,马来西亚史上第一次中央政府政党轮替。 这些是当时可能正在准备“小偷再次获胜”,“丑闻国阵继续统治大马”等标题的媒体工作者,但因为成千上万的大马人站出来,尽了自己本分,我们了创造了历史。 第二天,所有(新闻)标题都是正面的,大马被描述为亚洲民主的希望。 大马成为了闪耀世界的民主象征。 一夜之间大马从盗窃统治国家变为希望的灯塔。 然而,上周日,距离不到2年,在相同的地点,大马人目睹了历史上最大的叛变。 感谢上帝,他们没有成功组成后门政府。 我不希望这个曾经庆祝民主胜利的地方,被少数自私自利,热衷于权斗的政客们所污染。 然而,这一切并未结束。 在接下来的几天,让我们所有人尽自己的一份力量,让我们坚信2018年5月9日的奇迹,保护马来西亚的民主。 我们保护的不是希盟政府,而是人民通过选举产生的合法政府。我们正在保护民主。 让我们向下一代证明,选举和投票是值得的事情。 让我们相信,如果每个人都尽一份努力,奇迹就能再次发生,民主将继续在我们深爱的国家马来西亚闪耀。 杨美盈 2020年2月25日

杨美盈将赴澳洲谈判 莱纳斯废料需运回澳洲

  能源、科技、科学、气候变化及环境部长杨美盈在昨晚接受《环球透视》时表示,她将会出访澳洲,与澳洲政府面对面直接谈判,以商讨如何解决稀土的废料问题。 针对人在日本的首相马哈迪发表有关于 “大马将允许莱纳斯稀土厂在我国继续运作”的言论,杨美盈表示 :“ 我看了敦马访问的片段,其实他的立场是莱纳斯要把废料运出去。他的答案很长,大部分的时间都在说明辐射废料,很可惜,他谈话的焦点被模糊,政府还是很关注废料处理问题。” “星期三的内阁会议决定,让我亲身去澳洲,我们已经在跟澳洲方提出邀约,目前我们是在等澳洲政府的回复。而莱纳斯的执照更新和营运问题,则需要等我从澳洲回来与内阁汇报后才能决定。” 废料问题需运回澳洲 杨美盈将会去澳洲与相关的部长会面,因为要成功运回废料,莱纳斯必须获得澳洲州部长与中央部长批准,才能运回废料。当中共涉及九张准证。 “因为废料问题,内阁让我去澳洲与他们面对面探讨。我们现在正努力把废料运出去,废料若运不回去,比较安全处置的方法是永久性废料槽(Permanent Disposal Facility)。” 杨美盈提到,要是废料被封存后,那片将地永久性不能被用利用了。敦马在日本也有提到过去马来西亚曾面对处理辐射废料的教训。 杨美盈说,前朝政府邀请莱纳斯莱我国投资时,没有想到稀土提炼所产生的的废料会这么多。纵观世界稀土工业,可以把稀土生产分成两部分,一部分是稀土精矿分解与洗涤(cracking and leaching );第二部分是提炼。一般上,分解与洗涤过程中所产生的废料都储存于矿地,所生产的 “半成品” (intermediate product)则可以运送到其他国家提炼。如果按这个分类与做法,大马稀土厂所生产的废料就不会含有放射性元素。 杨美盈也提到,马来西亚是中国以外唯一有稀土提炼厂的国家。因为中美贸易战的关系,稀土也是全球问题。 杨美盈也说,莱纳斯所生产的废料并非源自我国,全世界过去并没有试过将稀土的分解与洗涤运到其他国家做,除了中国(有在自己的国家处理稀土废料),因此,我们希望在这方面汲取中国经验。 杨美盈也强调,莱纳斯若要更新执照,必须确保未来的营运不会产生放射性废料。 https://www.facebook.com/therocket.zh/videos/2148407622107057/

6个月期限,三大条件!莱纳斯必须这样做

6个月期限,三大条件!莱纳斯必须这样做 莱纳斯营运执照即将到期,所有百姓都在翘首期盼的莱纳斯命运又会是如何呢?而在马来西亚政府最新的文告中已经清楚表明:莱纳斯必须在满足政府提出的三大条件! 这三大条件分别为: 1.必须提交计划书,将“裂解和浸取”过程撤离大马;和 2.必须在6个月内确定永久库存地点,并且要获得州政府书面同意;和 3.必须停止全部有关将放射性废料(WLP)制成为肥料的科研 以下为针对这三大条件的详情: 1.莱纳斯必须将“裂解和浸取”过程撤离大马,未来不能在马来西亚生产放射性废料 莱纳斯必须提交在马来西亚境外建造“裂解和浸取” 设施(Cracking and Leaching)的计划,目的是将目前在马来西亚关丹进行的 “裂解和浸取” 工艺搬离大马。待该设施开始于国外营运后,莱纳斯只能在马来西亚处理已经经历“裂解和浸取”过程的精矿。这表示,莱纳斯以后再也不能在关丹稀土厂生产放射性废料。而这个过程需要在四年内完全解决。(根据国际标准,每克超过1贝克的废料属于放射性废料) 注:产生放射性废料的过程其实就是“裂解和浸取”。因此,将这个生产过程限制在国外(马来西亚境外)也意味着莱纳斯在未来营运不能生产放射性废料,而我国不需要再承担将来的放射性废料处理。 2.莱纳斯必须在六个月内确定永久库存设施地点,并获得州政府同意 基于多次协商后,澳大利亚联邦政府和西澳大利亚州政府拒绝收回放射性废料,因此莱纳斯必须确定建造永久库存设施(PDF)的具体地点,并且必须获得州政府的书面许可,以便在该地点建造永久库存设施。 莱纳斯必须提交完整的施工计划书以及证明该公司具有足够的融资计划,以涵盖整个永久库存设施的建构及运营;否则,莱纳斯必须提交来自任何国家当局的正式书面许可,将放射性废料移出马来西亚。 3.莱纳斯必须停止全部有关将“废料制成肥料”的科研 2012年,旧政府允许莱纳斯循环使用放射性废料,将水沥滤净化固体(WLP)制成种植业用的肥料 —— 专利泥土(CondiSoil)。旧政府开出条件,若科研成功,莱纳斯即不必建造永久库存设施存放放射性废料,更加不必将废料运出马来西亚。 根据新政府的更新条件,莱纳斯必须终止全部有关放射性废料的科研活动,并且必须将之前的研发资金,即年度销售总额的百分之五(0.5%)提交给国家政府,作为搬离“裂解和浸取” 设施的特别保证金。

现有科技可让议会运作 杨美盈:为何凯里不提倡线上国会?

民主行动党峇吉里国会议员杨美盈于2020年年5⽉月15⽇日(星期五)所发布的媒体文告: 国会应善用科技召开线上国会及国会遴选委员会会议 国盟政府将在2020年5月18日(周一)召开其第一阶段,没有任何问答环节、没有动议、没有辩论及没有表决的⼀天国会。⾃恶名昭彰的夺权行动以来,国盟政府违背议会民主精神, 以新冠肺炎作借口,不举⾏任何国会或国会遴选委员会的会议。 如果丹斯⾥慕尤丁和国盟政府对其获得多数议员支持有信心,且不害怕面对反对党议员的监督与制衡,有许多现有的科技解决方案可让议会有意义地运作,无论是虚拟的、实体的或两者兼顾的方案。若有需要,甚至可根据需要修改议会常规。 为什么身为科学,工艺和革新部长的凯⾥·嘉玛鲁丁,一直倡导在追踪病患,测试设备和病患护理方面善⽤科技,却在这时候格外沉默, 不提倡善⽤科技来召开线上国会? 事实上,我们不需要像火箭科技般的技术来召开线上国会。Zoom视频会议、谷歌(Google) 和微软(Microsoft)等科技公司已经提供了各式各样的解决方案。许多国家的议会几乎都已开始完全或局部运作,包括发达国家如:英国、加拿大、比利利时、法国、新西兰和卢森堡, 以及发展中国家如:波兰、马尔代夫、巴⻄和安哥拉等等。 简而言之,鉴于现有的技术水平,即使处在新冠肺炎疫情中,仍有⼀千零⼀种方法确保议会持续发挥制衡⾏政权的功能。 新冠肺炎带来的影响是前所未有的。虽然国盟从未获得人民委托,但人民仍然需要政府竭尽所能解决其安全、生计保障和健康问题。这次的国会对⼈民⾄至关重要,任何政府对人⺠都必须要有担当和负起责任,基于⼈⺠的利益召开国会并辩论下⼀步行动方案。再说,难道我们不是替⼈民表达他们最关切顾虑的⼈民代议士?难道国会不是我们议政的地方? 全球大部分的专家都表示,在疫苗被成功研发之前,世界将不得不面对新冠疫情下的“新常态”,乐观来说,距离现在还需要⼗二至十⼋个月的时间。国盟政府是否会继续以新冠肺炎为借口,以逃避在国会证明拥有多数议员支持的动议,以及面对反对党的监督与制衡?还是我们将从凯里·嘉玛鲁丁得到即时的技术解决方案,以便新冠肺炎不再成为不召开国会的借口?

杨美盈:追加1万5000盏节能 LED路灯,照亮乡区路!

杨美盈宣布,能源部额外拨出1万5000盏LED路灯改善乡区基本设施,让乡镇发展更显著。 早在今年8月19日,能源部长杨美盈与乡区发展部长拿督斯里丽娜哈伦一同主持LED路灯亮灯仪式。从2019年至2020年,能源部通过奖掖监管机制(IBR),拨出1万盏LED路灯予乡区发展部以推广“乡村路灯计划” (Program Pemasangan Lampu Jalan Kampung )。 在“乡村路灯计划”下,乡区发展部(KPLB)将与国能(TNB)合作在乡村街道上安装节能LED灯。该项目计划在公共场所,如公共建筑,祈祷室,民众会堂和街道交叉口,在已有的杆子上安装新路灯。 除了照明功能,新路灯也是更加环保的选择。因为它的性能更加稳定,耐用,热量少,不具有毒性金属如汞。相较现有的路灯,新路灯不只耗能低,而且更加明亮。 此外,安装LED路灯也能减轻地方政府的维修费,因为LED灯的损坏率比一般路灯的损坏率较低。一般路灯的损坏率约百分之十五至百分之二十,新路灯的损坏率则只有百分之五。能源部也希望可以籍此减少公众对路灯损坏的投诉。 除了降低维修费,LED路灯不仅省电节能,还能为地方政府节省至少30至40%的电费。 由于“乡村路灯计划”获得热烈回响,乡区部所收到的路灯申请应接不暇。在两巾帼部长带领下,能源部长杨美盈决定额外拨出1万5000盏LED路灯来为乡村居民照亮前路,这绝对是希盟政府以民为本的表现。

杨美盈:七大措施,改善巴西古当环境

杨美盈:七大措施,改善巴西古当环境 能源、科学、科技、气候变化及环境部长杨美盈表示,内阁已批准1770万令吉拨款,采取7大措施改善巴西古当地区的空气素质,以避免巴西古当空污事件及金金河污染事件重演。 你准备好了吗?等等,先来个小科普! 巴西古当空污事件与金金河污染事件不同且互不相关 1. 在金金河污染事件中,政府已确认事发原因是有商家蓄意把工业废料排入金金河,导致金金河附近的居民或学校受影响。气体扩散模拟能够证明工业废料被丢弃的地点与受影响地区吻合。4名涉案者已经于3月24日被控上法庭。 2. 巴西古当空污事件起因于当地的工业气体排放已饱和,形成热岛效应(Pulau Haba)所致。根据巫文《每日新闻》报导,由于该区靠近海和港口,季风的转变使得风从海面往住宅区吹,使得情况恶化。如何改善巴西古当环境? 请仔细读完“七大措施,改善巴西古当环境” 准备好了吧?带你细阅改善巴西古当环境的七大措施 第一, 起诉涉及污染案件业者: 金金河污染事件的4名嫌犯已于3月24日被控上法庭 ,审讯将于12月3日继续进行。 第二,展开更广泛监督 柔佛环境局、警方及巴西古当市议会已经合作展开执法行动,不分昼夜巡逻检查该工业区。 在金金河事件后,环境局共展开 了394项检查工作 。从10月23日起,环境局也开始使用无人机来侦查污染源头 。 第三,加强执法行动 自金金河事件后,环境局已经开出 314张罚单 , 250个指令通知同时展开了 7宗调查。 第四,设立环境局巴西古当分局 设立巴西古当环境局分局目的是要提升环境局处理投诉的效率及缩短应对时间。 第五,厂方领养学校计划(PROSPAG) 厂方将为临近学校 提供空气探测器 ,目前共有16家厂商参与, 25所学校受惠 并且 已经获得仪器 ,另有21家厂商将加入此计划。 第六,提升监测空气素质能力 内阁已经批准1770万令吉以提高空气素质监测能力,其中包括 耗资252万令吉在巴西古当区内安装25台空气污染物质检测站 ,由于即时警报系统需要花3个月进行基准校对,预料这套系统在2020年第二季运作。 2.强化环境局的执法器材,包括提供具备气质联用仪(GCMS)、气相色谱仪(GCFID)及6台有毒气体分析仪器的 移动式检测站。 第七,对巴西古当负荷能力进行情境分析研究 环境局早前已联合学者、相关机构及厂商为巴西古当的 负荷能力进行情境分析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