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英国策略提升接种率 杨美盈:让更多人接种首剂疫苗

在提升我国疫苗接种率之际,政府应考虑优先让更多人接种第一剂疫苗 首先,我对政府为孕妇和哺乳妈妈进行疫苗接种的努力表示欢迎。凯里宣布将在MySejahtera应用程序中提供一项新功能,让孕妇和哺乳妈妈们能登记疫苗接种,并保证她们获得合适的疫苗。对于所有孕妇和哺乳妈妈来说,这的确是个好消息! 此外,在昨天的凯里关于群体免疫的声明中,如果将群体免疫定义为80%的人口进行了疫苗接种,并且每天的最大疫苗接种量是15万剂,我还是对今年底达到群体免疫目标没有信心,正如我在这里所解释的:https://www.facebook.com/150371651783435/posts/2014874865333095/。 我们必须从2021年6月1日起,将疫苗接种率提高到平均每天25万剂,才能在年底之前实现群体免疫。 但是,相比起能否在年底之前达到“官方定义”的群体免疫,当前更重要的是我们的疫苗接种计划是否能阻断新冠肺炎传染链并成功减少确诊病例。那么至关重要的问题是,在每天施打疫苗剂量有限的情况下,采取哪个途径可以帮助我们最有效地减少确诊病例? 由于英国在线提供了有关疫苗接种(第一剂和第二剂),确诊病例,检测等方面的所有数据,因此我得以分析他们的第一剂和第二剂疫苗分配策略,以下是调查结果。 无论如何,假设我们现在的接种量相当于英国接种疫苗的前两个月,现在让我们看看他们的疫苗分配计划(图2)。他们优先考虑让尽可能最多人先接种第一剂疫苗。每天施打的剂量中有90%以上是第一剂疫苗,直到进入第三个月,才下降至90%以下。 已接种第一剂疫苗的人口在前三个月呈线性增长,然后从第四个月开始呈缓慢增长趋势(图3)。现在让我们看看最重要的是,当接种首剂疫苗的人口百分比从10%增加至20%和30%时,确诊病例也从高峰分别下降了40%,75%和85%。 总而言之,在英国分配疫苗的第一阶段中优先考虑让更多人口接种第一剂疫苗让英国大大减少了确诊病例。与我国的疫苗接种计划相比,截至2021年5月24日,共有157万8225人已接种了第一剂疫苗,90万5271人接种了两剂,分别占了总疫苗接种量的64%和36%。 当我国在6月提高疫苗接种率时,政府应认真思考疫苗接种分配策略,并考虑参考英国策略,优先让更多人接种第一剂疫苗方面的可行性。假设我国每天疫苗接种率为15万剂,我们可以在短短一个月内对让20%的人口已接种第一剂疫苗(这包括已经接种第一剂疫苗的158万人),这将有助于大大减少确诊病例。这一点尤其重要,因为我们的新增确诊病例急速增长,并在昨天再次创下历史新高。 我们迫切需要采取迅速行动。 每周的延迟疫苗接种实际上将导致我们丧失数百条人命。 当然,在考虑英国策略时,我们需要考虑疫苗的类型,制造商的建议,最重要的是,我们是否可以控制新变种毒株的传播以及施打首剂疫苗对新变种毒株的效能(efficacy) 。 因此,我国的疫苗接种计划不能与英国同等类比,大马也不能完全复制英国策略。但是,我确实相信英国案例的真实数据显示了该策略的优点,并也适合我国(因为我们的感染率政飙升,而且我们的疫苗接种效率有限。坦白地说,我认为即使每天15万剂接种率也不算太高) 。在我们提升疫苗接种效率时,政府确实需要认真考虑英国案例。 同样,由于国会不能开,我只能将我的国会讲词分享在社交媒体,以便公众了解政策的选项,也让正在计划下一阶段的免疫计划的部长凯里和新冠疫苗供应特别委员会 (JKJAV)参考我的建议( 就像他们在孕妇接种疫苗一事所做的那样)。 杨美盈

客观比较各国疫苗接种率 杨美盈:我国落后贫穷国

客观比较各国疫苗接种率 我国的疫苗接种表现可以是个棘手问题。我们要跟谁比较?用什么模式比较?当然,政府会告诉你,将马来西亚与发达国家进行比较是不公平的,因为疫苗短缺是所有发展中国家普遍面对的问题。虽然这是事实,同时国际社继续施压那些囤积疫苗的发达国家也很重要,但也许导致马来西亚目前的低疫苗接种率的原因不单纯是因为发达国家的行为。 我依据 “Our World in Data (https://ourworldindata.org/coronavirus) 的数据准备了4张图表,以评估目前马来西亚的疫苗接种率。 i. 与各个大洲的平均值进行比较 ii. 与东南亚国家进行比较 iii. 与人均国内生产总值跟我国相近的国家进行比较;和 iv. 与人均国内生产总值低于我国的国家进行比较。 图iii 和图iv 的中所列举的国家是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人均GDP的排名。为了避免缺失性比较,我排除了人口少于500万的国家(因为人口少的国家更容易达到较高的疫苗接种率)。这两张图表清楚地说明,我国疫苗接种不仅落后于比我国富有的发达及发展中国家,甚至也落后于比我国贫穷的国家!因此,若完全以我国为低收入国来为疫苗接种率偏低来护航,这是无济于事的。事实上,我们甚至没有达到政府先前对疫苗供应的估计! (我在之前的帖子中对此进行了解释。) 现在,平心而论,我们是否还可以自满地说:“不用担心,我国的疫苗接种做得很好,而漠视反对声音?” 任何事情要进步,第一步是要认识到存在缺点,然后找出原因并向那些比我们做得更好的对象学习。我们迫切需要想方设法迎头赶上,以便我国可以在今年底达到政府定下的疫苗接种目标,看到隧道的尽头。 不,尽管在政治上我们处于对立,但我不希望看到政府在疫苗接种方面失败。事实上,整个马来西亚应团结起来,以确保“全国新冠肺炎免疫计划”成功。 杨美盈

本月可否获400万剂疫苗? 杨美盈促政府交代供应问题

峇吉里国会议员杨美盈于2021年5月21日(星期五)在柔佛峇吉里发表的文告。 我国的疫苗供应是否达不到政府之前的预计?我们是否能在5月获得额外400万剂疫苗? ⻢来⻄亚人现在已经忍受了一个多星期的行动管制令(MCO3.0),而且每日新增确病例没有明显的改善迹象。我们开始在想,MCO3.0会否延⻓?更重要的是,我们什么时候才能看到隧道的尽头?确实,许多事情不在我们控制范围,例如新出现的变种毒株。但是,我们至少可以把其他事情如提高追踪、检测和隔离病患的效率与速度,以及更好地管理疫苗接种计划,以减少确诊和重症病例。 尽管疫苗不是灵丹妙药,但英国的疫苗接种计划清楚地表明疫苗正发挥作用,证明接种疫苗是解决危机的主要方法。 让我用数据举例说明。英国于2021年初开始展开疫 苗接种。年初时,第一剂疫苗的接种率低于3%,而完成了两剂疫苗的接种率则低于1%。截至目前,近 70%的英国人口至少已接种了第一剂疫苗,约40%的人口已经完 成了两剂疫苗的接种。结果,英国的新增确诊病例从2021年1月的每天6万宗下降至同年5月的每天2,000宗。在有效地展开疫苗接种计划的短短五个月内,英国的新增确诊病例下降超过 95%!  ⻢来⻄亚于2021年2月24日启动 “国家新冠肺炎免疫计划” 。2021年4月14日,全国冠病疫苗接种计划协调部⻓凯里在其社交媒体上分享了来自新冠疫苗供应特别委员会(JKJAV)的疫苗供求估计曲线,如下图所示。 根据该特别委员会(JKJAV)的数据,截至昨天,⻢来⻄亚共有207万人接种了新冠 肺炎疫苗。假设疫苗的使用率为七成,则截至目前为止,我国已获得约295万剂疫苗。可是,若根据下图所示,我国应该在 5 月中旬获得共约 600 万剂疫苗(红色箭头)。请问我国的疫苗供应量是否低于之前的预计? 即使我们不追究已经逝去的月份,该图还显示我国将在5月获得额外400万剂疫苗。 五月已经过去了三分之二,考虑到加速疫苗接种的迫切性,我想请政府说明,我国可否在本月实现获得400万剂疫苗的目标标? 政府是否会设法弥补疫苗供应不足的问题? 政府不能将疫苗供应短缺的全部责任归咎于发达国家的行为。我们应该找更有效率的方法来做己所能及的事情。例如,发⻢公司(Pharmaniaga)在 2021年2月27接收了200公升科兴(Sinovac)疫苗原液做本地灌封,但第一批本地灌封的科兴疫苗 (29万480剂)仅在上周准备好分发。 从收到疫苗原液到分发给卫生部,这个过程 耗时超过十周。政府应审查这个程序,如果可以的话,应该(在不影响疫苗安全性的 情况)设法缩短疫苗原液注入小瓶包装的过程。 我们再次呼吁政府使用“全政府”和“全社会”的方法,以便我国能够实现所定下疫苗接种目标——即在今年10月获得相当于我国80%人口的疫苗供应量,以及在2022年2月完成80%人口的接种目标。不管是在野党执政州属、议员和私营企业,我们都不是政府的敌人,朝野之间仍有很多合作空间可被利用,以便我们可以共同努力,确保“国家新冠肺炎免疫计划”成功。

每日15万检测容量在哪里? 政府做事不达标令人民失望

峇吉里国会议员杨美盈于2021年5月15日 (星期六)在柔佛峇吉里发表的文告:*政府在一月份定下的每日15万个总检测容量去了哪里?* 近日,马来西亚人面对第三次行动管制令(MCO 3.0),许多家庭正艰难地经历财务、工作、教育、生意和身心健康等方面的重重难关。除了那令人困惑并且引起很多人愤怒及批评的标准作业程序(SOP)之外,现在更重要问题是,与第一次和第二次行管令相比,这次政府在哪些方面做了改变? 政府不能期望遭受行管令影响生计的民众严守防疫条规,政府自己却没有采取更好的防疫措施。阻止病毒传播的最重要且最直接的方法之一,就是进行检测和隔离。按照简单逻辑来说,若我们越快发现社区中的新冠确诊者,并将他们隔离起来,那么病毒传播到社区的可能性就越低 。 许多团体,包括在野党议员都呼吁政府提高我国的新冠病毒的检测能力。 事实上,早在今年一月,政府本身就表示将会提高我国的RT-PCR(逆转录-聚合酶链反应)检测容量,从大约每日7万个至10万个检测,增加到每日15万个的检测容量。 现在四个月过去了,我国的检测容量仍然维持在每天约7万个,政府所承诺的每日15万个检测容量在哪里? 新冠病毒不会等任何人,对与百年一遇的全球大流行作战而言,四个月是很长的时间! 此外,政府没有尝试展开其他大规模筛检计划来追踪社区中的确诊病例。 政府完全忽略许多团体的呼吁,要求在全国范围的筛检计划中纳入快速抗原检测(RTK-Ag)。尽管RTK-Ag的准确性可能较低,但它弥补了检测速度和检测容量的不足(因为它容易获得,并且不受实验室容量所限)。 在我们努力提高RT-PCR的检测容量的过程中,它肯定可以作为权宜之计。 确实,克服新冠病毒危机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是如果一年后,政府还是无法在检测和隔离等基本条件上达标,那马来西亚人还有希望吗?我们还能承受多少行动管制令来让我国摆脱新冠疫情危机?如果他们的计划是一次又一次地做同样的事情,但又期望得到不同的结果,那么这个政府是不可理喻。

80%确诊属无症状应大规模检测 政府受促以最佳经验科学化抗疫

2021年1月8日的发表的文告: 利用科学和最佳经验对抗新冠肺炎 昨日,马来西亚又刷新了新冠肺炎的确诊记录,新增确诊病例达3027宗。政府似乎已经失去了对第三波疫情的控制。我们的医疗系统处于崩溃的边缘。根据报道,前线医护人员都已经精疲力竭。讽刺的是,就在前一天晚上,身为执政党的巫统和土团党召开了中委会,讨论的不是疫情而是他们的政治生存。在国难当头时,他们必须停止政治谋斗。 我们坚信,政府必须听取医学专家的呼吁,开始进行大规模检测工作。首先要对所有高风险地区进行检查,尤其是外劳居住区、监狱和附近的社区等。根据国会答复,政府机构每天可进行近1万9489项的聚合酶链反应(Polymerase Chain Reaction,简称PCR)检测。卫生部可进行1万6670项;国防部可进行2819项;私营部门可进行5万9485项。我们国家每天的总检测能力接近8万项PCR检测。 由于约80%的确诊病患都是无症状的,因此大规模检测变得十分重要。这能尽早隔离病患并防止病毒进一步扩散至其他社区。结合流行病学数据和人工智能能帮助我们得到风险排序法,尤其是有大型感染簇群的社区。例如,雪兰莪州政府官联公司Selcare已在爆发疫情的巴生工厂附近地区进行了一系列社区免费检测。 他们在巴生高阳苑进行了两次社区检测。第一次是2020年12月23日,915个检测中有63个呈阳性(60名确诊者是本地人;3名是外籍人士)。第二次是2021年1月3日,根据目前为止所完成的75%分析,即1021个样本中,有45个为阳性(33名本地人和12名外籍人士)。这代表4.4%的阳性率。请记住,世卫组织建议阳性率少于5%作为控制病毒在社区扩散的阈值。诚然,在所完成的八个社区检测中,其阳性率约为7%至25%。 确实,随着我们进行更多的测试,阳性病例的数量将持续增加。 但这不是我们当“鸵鸟”的时候。 我们必须正视它,找到所有社区中的确诊病患并将他们隔离!政府必须投入资源进行大规模检测,因为我们日后必须付出的人力和经济代价将远远超过现在进行大规模检测的成本。 另外,我们认为政府有必要对追踪系统进行彻查。根据报道,MySejahtera仅占了马来西亚的检测报告总数中的4%。这表明政府仍然主要依靠“人手”追踪,即询问各别确诊患者他们的亲密接触者并进行相应检测。这也显示政府没有充分(或根本没有)利用通过MySejahtera收集的数据并将其与政府系统中可用的数据以及其他公共数据(例如:社交媒体上的帖子和标签等)相结合做大数据分析,以开发一种更复杂的方法来追踪社区中的病患。 我们必须持续创新,不要对我们的早期抗疫成就感到自满。 目前为止,我国共累计12万5000宗确诊病例,超过515人死亡。我们已经超越了2019年疫情爆发的“震中”—中国。 我们必须采取预先和积极的行动,尤其是在雪兰莪、槟城和柔佛州防止工厂、工作场所和建筑工地爆发更多疫情,捍卫我们的绿区来减少确诊及死亡病患。 因此,我们呼吁政府更精明地部署并利用科学和公共卫生的最佳经验,以整体政府(whole of government)和“全民” (whole of society)的模式抵抗日益严重的第三波疫情。 YB祖基菲里医生(瓜拉雪兰莪国会议员;前卫生部长) YB李文材医生( 务边国会议员;前副卫生部长) YB杨美盈(峇吉里国会议员;前能源、科学、科技、气候变化及环境部长) YB依斯纳莱莎慕丽娜 (古打毛律国会议员;前能源、科学、科技、气候变化及环境部副部长)

杨美盈促政府提供500兆瓦NEM配额 以创造1.5万绿色就业机会

峇吉里国会议员杨美盈12月4日于吉隆坡发表的文告: 呼吁政府应该提供500兆瓦净电能计量政策(NEM)配额, 延续屋顶太阳能产业的增长趋势,创造1.5万个绿色就业机会。 随着太阳能发电价格的持续下降,马来西亚拥有320万个住宅产业,45万个商业产业,9万个排楼工厂,21,000个独立工厂和1,000个购物中心,因此,马来西亚的屋顶太阳能潜力巨大。净电能计量政策(NEM)可以解锁这些潜能。在这个政策下,安装太能能光伏板的用户可将多余的电能卖给国能(TNB)来节省电费。 NEM开始于2016年,在2016至2020年间政府给予500兆瓦的配额。但是直到2018年,由于电能的售价和买价格存在差价,使得这个政策不受欢迎,政府所批准的配额只有15兆瓦左右。 2018年10月,希盟政府改进了净电能计量政策,推行一对一价格的发点回扣,让电力的(生产和消费者)能通过将额外的电能输回电网中节省电费。我们也改善了再生能源供应协议(SARE)计划,为没有足够资本支出(CAPEX)的企业提供太阳能租赁。 自从政策改善以来,我们看到令人鼓舞的NEM参与率,NEM配额的批准提高了20倍以上,从2016至2020年,500兆瓦的NEM配额全部用尽。 太阳能行业正在蓬勃发展。这就是为什么整个太阳能行业都在等待布城决定明年是否继续推行这项政策,如果是,投资者需要知道政府决定新配额将达到多少。如果布城继续在决策过程中拖拖拉拉,这将会给投资者发出错误信号。 在目前这种经济环境下,这一点尤其关键,因为经济活动和创造就业机会非常重要。 每兆瓦屋顶太阳能可潜在创造32.86个工作机会(这比煤炭和天然气要多得多,分别产生的就业人数仅为11.34个和1.44个)。新的500兆瓦NEM配额可以产生15,000多个绿色工作。有了这个新的配额,更多的工程师,电技工,其他相关技术人员等都可以获得的工作。 因此,我呼吁政府从明年开始再提供500兆瓦的NEM配额。我希望布城不会进一步拖延并给予太阳能行业更多保障,以便他们能够为明年做好必要的准备。

杨美盈:在后新冠危机复苏期 创造新绿⾊就业机会

峇吉里国会议员杨美盈于2020年11⽉1⽇(星期日)发表的文章: 在后新冠危机复苏期创造新的绿⾊就业机会 我国正热切地等待着2021年财政预算案的宣布,这是政府帮助我们度过新冠疫情危机,保护⼈民的社会和经济福祉的计划。 不可否认,我们的前景充满挑战。社会保险机构指出,今年年初⾄本⽉22日近9万⼈失业,如果这个趋势持续,预料今年年底共有10万人。 我们已经有12.7万名⼤学毕业⽣在超过六个月的时间内仍然没有工作,并且每年有约30万名新毕业⽣。我国迫切需要新的⼯作机会,⽽政府可以为实现这⼀目标发挥关键作用。 收入,工作和经济增⻓曾经与环境保护背道⽽驰。但这已经不再是事实,因为世界上越来越多的国家已经意识到绿⾊产业在后新冠疫情复苏的潜⼒。根据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秘书处的说法,⾄少有30个OECD和主要合作伙伴国家已将绿⾊产业纳⼊其疫情后经济复苏的战略中。 为了创造绿⾊就业机会,政府需要促进更多的绿色项⽬,并通过税收优惠,低息贷款以及赠款等有吸引力的奖掖来推动这些项目。 再⽣能源 我相信,在增加绿⾊项⽬方⾯,最可轻易实现的方式是增加可再生能源项目。国盟政府需要维持或提高希盟政府所设下的2025年达到20%再⽣能源发电目标,不包括超过100兆瓦的大型⽔力发电⼚。(若包括,则再⽣能源发电占总发电装机容量为33%)。追求这⼀目标可产330亿令吉的私⼈投资和5万个可再生能源工作机会。 能源部已经制定了所有分析和计划,以在希盟管理期间达到上述可再生能源发电⽬目标。现在重要的是将一些已计划的项⽬提前⾄2021年,以增加我国的经济活动。 例如, 1. 希盟政府在第⼀个振兴经济配套中宣布价值40亿令吉的1000兆瓦⼤型太阳能招标,随后由国盟政府通过和落实,就是提前了原定在未来4年每年授予500兆瓦的招标计。 2. 在2021年,国盟政府应考虑对大型太阳能计划进⾏另⼀轮公开招标。 3. 同样的考虑也应适⽤于由可持续能源发展局(SEDA)管理的电⼒力收购机制(Feed-inTariff)可再⽣能源项目。 4. 此外,国盟政府也可以考虑通过奖励监管机制(IBR)框架中对再⽣能源项目成本进⾏社会化,以对其他形式的可再⽣能源项⽬进⾏公开招标。 从⻓远来看,采用可再生能源对并不⼀定意味着更⾼的电价。举例,⽐较以往⼤型太阳能项⽬招标的最低出价。该价格从第⼆回合招标(LSS2)中的超过30仙/千瓦时下降⾄第三回合(LSS3)的17仙/千瓦时(还低于天然⽓发电的平均成本——23仙/千瓦时)。⽽[email protected] 的最新出价为15仙/千瓦时(与煤电的平均成本—15仙/千瓦时相同)。 除了从经济意义上是可⾏的,更重要的是,在我国目前的情况下,再生能源能造就很多就业机会。相⽐之下,发展每兆瓦可再⽣能源可产⽣的总工作机会(直接和间接工作)比传统发电⾼得多。大型太阳能可以产⽣12.33个⼯工作,屋顶太阳能32.86个,生物质25.01个,沼⽓27.38个, 废物转化为能源25个,⼩型⽔力发电21.45),⽽煤炭和天然气分别仅产⽣11.34个和1.44个的就业机会。 有鉴于此,国盟政府也应重视屋顶太阳能项⽬,以实现20%的可再⽣能源目标。因为它可产生的就业机会⽐大型太阳能项目能产生的多3倍。 在净电能计量政策(NEM)中,安装屋顶太阳能的住户可以将其额外的太阳能卖给TNB。 ⾃净电能计量政策于2016年开始推介直到2018年,由于买卖电力的差价导致⺠众的参与度很低。在2018年10月,希盟政府改善了净电能计量政策2.0(NEM2.0),以⼀对⼀抵销再⽣能源的生产与输出。让再⽣能源⽣产者(⽤户)每月节省⼤量电费。在短短的⼀年内,屋顶太阳能的使⽤量增加了两倍多。当NEM2.0与绿⾊投资免税额(GITA)结合时,商业和工业用户的屋顶太阳能投资的回本期仅为2-5年。 但是在现⾦短缺的新冠疫情环境中,公司如何利用NEM政策?答案是太阳能租赁政策(solar leasing)。在希盟执政期间,我们改善了可再生能源供应协议(SARE)政策。启⽤了太阳能租赁概念,太阳能租赁公司可以为消费者(屋顶拥有者)以“零预付费用”的方式安装屋顶太阳能,并与屋顶业主通过合同期限分享所节省的电费。此外,在2020年财政预算案中,希盟政府通过绿⾊免税额(GITE)给予太阳能租赁公司享有10年的法定收⼊70%的所得税豁免,增加太阳能租赁业务的投资保障。 为了刺刺屋顶太阳能,国盟政府应将NEM2.0延长至2020年以后,并设目标在2021年底前达到300兆瓦的参与率,这目标的投资潜力为15亿令吉。 其他绿⾊项⽬ 与太阳能租赁概念类似,国盟政府可以通过与能源服务公司签订能源绩效合同(EPC)来增加市场上的能源效率(EE)项目。 有了与政府的合适条款,净电能计量政策2.0项⽬(太阳能租赁)和能源绩效合同(EPC)项⽬都可以通过银行融资,从⽽使承包商可以筹集资⾦。如果政府能够在找出500座合适的政府建筑物并在2021年年进⾏这些项⽬,则潜在的投资价值约为20亿令吉。这样,政府就可以享受每月的电费节省,减少政府的碳足迹,刺激经济活动并增加绿⾊产业工作机会,而且不必要⽀出前期成本。 总⽽言之,如果做得正确,可通过市场经济和公私伙伴关系(PPP)刺激可再生能源和能源效率项目,政府可以在无需支出现⾦的情况下获得⼀石三鸟。 但是,拥有这些程序本身并不会产⽣经济活动和工作。至关重要的是,我们能够有效率的速度评估和授予项⽬,以及缩短竞标、授予项⽬到开始实际经济活动的时间。应尽量减少不必要的官僚作⻛,以确保项目可以启动,并在尽可能短的时间内创造就业机会。 随着政府增加公共开⽀以刺激2021年的需求,其中一个国盟政府应优先考虑的绿⾊项目是现代化管理废物,尤其是废物处理设施的现代化。与再⽣能源和能源效率项⽬相⽐,后两者是多数银⾏⻘睐的公私伙伴关系项目。根据目前全国州属的收费,废物管理项⽬需要政府补贴才能变得可⾏。 根据房屋和地方政府部的国家固体废料管理局(JPSPN)的说法,马来⻄亚共有165个垃圾填埋场,但其中只有8个是卫⽣填埋场。换个说法,我国有 95% 填埋场就只是垃圾场。 其他值得考虑的项⽬包括 i. 利用科技加强污染监测系统。例如,利用传感器和物联网技术为更更多的⼯业和污染敏感领域构建更多即时警报系统; ii. 以塑料和电⼦废物为2021年起点,发展循环经济生态系统和基础设施; iii. 加强⽣物多样性的恢复,例如中央森林脊柱恢复,珊瑚礁的恢复和养护等;以及 iv. 通过建设更多的基础设施(例如管井和止⽔坝)来减少泥炭火灾。 绿⾊融资 我在上文列出了许多具有数十亿项目价值的潜在绿⾊项目,这些项⽬可以由政府领导以增加经济活动并创造绿色就业机会。然⽽,即使有政府合同,如果项⽬融资很难实现,这些绿色项目终究无法带动经济活动。此外,国盟政府还应刺激私⼈主导的绿色项目。因此,绿⾊技术融资计划(GTFS)是刺激政府主导和私⼈主导的绿⾊项目的最重要的融资工具。GTFS是一项可在能源、水务、建筑和乡镇、交通、废物和制造业等六个⾏业中,为已批准的绿色项⽬在贷款有效期的前7年提供2%的贷款利息补贴,并提供60%的贷款担保。它有助于改善绿⾊项⽬的可融资性,可⾏性和增加对投资者的吸引力。因此,我建议国盟政府在未来2年(2021-2022)在2021年年财政预算案中,增加GTFS的总贷款额至100亿令吉, 即政府每年提供2亿令吉的绿⾊利息补贴。将现有的GITA和GITE激励措施与GTFS相结合,可以促进绿色增长,创造更多绿⾊和良好的就业机会。 总结 新冠疫情后的复苏为我们提供了重新想象,重新制定战略,重新组织资源的机会。若能结合恢复经济增⻓、创造新⼯作和实现环境保护这三大⽬标,我们将能重建更好,更绿⾊的国家。通过坚定的决⼼,战略规划和精心落实政策,我们可将新冠肺炎所带来的经济困境和环境危机转化为契机,实现绿色增长,创造就业机会和环境可持续性的三赢局面。

散播“柔女议员未婚生子”的假新闻 马华玩弄肮脏政治没品没格没底线

近日有新闻报道, 某柔州女议员遭人恶意中伤,以不点名的方式开贴文指她未婚先孕,甚至已在行动管制令期间产下宝宝。 吊诡的是,新闻报道中也指出,该名女议员在行动管制令期间依旧出席各种活动,因为有关说法根本没有可信度。 马华先有一名党员道听途说,散播假新闻;紧接着再有其他马华党员开贴继续误导,煽风点火、加油添醋。 当假新闻都可以变成新闻,我们不禁想问,政治的道德底线在哪? 我们也吁请媒体,不要推波助澜。 纵使新闻并没有指名道姓,可是不辩自明的假新闻依然不可取,更多的新闻曝光只会助长散播谣言者的气焰。我们希望媒体能够一起揭发假新闻并指责造谣者,而不是把证伪的责任放到被中伤者身上。 民主行动党柔佛州国州议员 张念群 杨美盈 黄书琪 颜碧贞 廖彩彤

现有科技可让议会运作 杨美盈:为何凯里不提倡线上国会?

民主行动党峇吉里国会议员杨美盈于2020年年5⽉月15⽇日(星期五)所发布的媒体文告: 国会应善用科技召开线上国会及国会遴选委员会会议 国盟政府将在2020年5月18日(周一)召开其第一阶段,没有任何问答环节、没有动议、没有辩论及没有表决的⼀天国会。⾃恶名昭彰的夺权行动以来,国盟政府违背议会民主精神, 以新冠肺炎作借口,不举⾏任何国会或国会遴选委员会的会议。 如果丹斯⾥慕尤丁和国盟政府对其获得多数议员支持有信心,且不害怕面对反对党议员的监督与制衡,有许多现有的科技解决方案可让议会有意义地运作,无论是虚拟的、实体的或两者兼顾的方案。若有需要,甚至可根据需要修改议会常规。 为什么身为科学,工艺和革新部长的凯⾥·嘉玛鲁丁,一直倡导在追踪病患,测试设备和病患护理方面善⽤科技,却在这时候格外沉默, 不提倡善⽤科技来召开线上国会? 事实上,我们不需要像火箭科技般的技术来召开线上国会。Zoom视频会议、谷歌(Google) 和微软(Microsoft)等科技公司已经提供了各式各样的解决方案。许多国家的议会几乎都已开始完全或局部运作,包括发达国家如:英国、加拿大、比利利时、法国、新西兰和卢森堡, 以及发展中国家如:波兰、马尔代夫、巴⻄和安哥拉等等。 简而言之,鉴于现有的技术水平,即使处在新冠肺炎疫情中,仍有⼀千零⼀种方法确保议会持续发挥制衡⾏政权的功能。 新冠肺炎带来的影响是前所未有的。虽然国盟从未获得人民委托,但人民仍然需要政府竭尽所能解决其安全、生计保障和健康问题。这次的国会对⼈民⾄至关重要,任何政府对人⺠都必须要有担当和负起责任,基于⼈⺠的利益召开国会并辩论下⼀步行动方案。再说,难道我们不是替⼈民表达他们最关切顾虑的⼈民代议士?难道国会不是我们议政的地方? 全球大部分的专家都表示,在疫苗被成功研发之前,世界将不得不面对新冠疫情下的“新常态”,乐观来说,距离现在还需要⼗二至十⼋个月的时间。国盟政府是否会继续以新冠肺炎为借口,以逃避在国会证明拥有多数议员支持的动议,以及面对反对党的监督与制衡?还是我们将从凯里·嘉玛鲁丁得到即时的技术解决方案,以便新冠肺炎不再成为不召开国会的借口?

杨美盈:坚信509奇迹,保护马来西亚民主

这张照片是我在2018年5月10日清晨(大概凌晨3点),在八打灵再也喜来登酒店所拍摄。当时希盟成功赢得第14届大选,新当选的国会议员站在一起宣布巫统国阵的贪污政权终于结束,马来西亚史上第一次中央政府政党轮替。 这些是当时可能正在准备“小偷再次获胜”,“丑闻国阵继续统治大马”等标题的媒体工作者,但因为成千上万的大马人站出来,尽了自己本分,我们了创造了历史。 第二天,所有(新闻)标题都是正面的,大马被描述为亚洲民主的希望。 大马成为了闪耀世界的民主象征。 一夜之间大马从盗窃统治国家变为希望的灯塔。 然而,上周日,距离不到2年,在相同的地点,大马人目睹了历史上最大的叛变。 感谢上帝,他们没有成功组成后门政府。 我不希望这个曾经庆祝民主胜利的地方,被少数自私自利,热衷于权斗的政客们所污染。 然而,这一切并未结束。 在接下来的几天,让我们所有人尽自己的一份力量,让我们坚信2018年5月9日的奇迹,保护马来西亚的民主。 我们保护的不是希盟政府,而是人民通过选举产生的合法政府。我们正在保护民主。 让我们向下一代证明,选举和投票是值得的事情。 让我们相信,如果每个人都尽一份努力,奇迹就能再次发生,民主将继续在我们深爱的国家马来西亚闪耀。 杨美盈 2020年2月2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