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请廉价屋承诺无下文 一家9口被征地恐失家园

一家9口居住在马当班兰再也花园的黄月玲即将失去栖身之所,没有地方可以落脚,在无助的情况下向民主行动党朋岭区州议员杨薇讳寻求协助,希望可以通过后者帮忙他们解决目前所面对的困境。 黄月玲的丈夫在2014年,因骑着摩多接女儿放工回家时,遭到一辆尾随而至的轿车撞及而造成父亲与17岁的女儿都去世的悲剧。黄月玲的长子也已在2010年因为一场车祸而毙命。 已经失去经济主要支柱的黄月玲与孩子一直都获得热心人士及福利部的捐助下维持生活,可是,不幸的是,由于地主需要征用到有关地段,所以要求黄月玲一家人及其隔邻的叔叔搬离现址。 因为没有经济能力,逼使他们一家人及隔邻的叔叔顿时感到无助,无法在短时间内物色适合地点搬迁。 据了解,人联党领袖们当年在黄月玲丧失丈夫与女儿时,有承诺为黄月玲申请廉价屋,以便他们一家拥有安稳的住所,遗憾的至今都没有兑现。 杨薇讳今日亲自前往黄月玲住所了解情况后,会尽力通过各管道来协助这两户贫困家庭。 图说::民主行动党朋岭区州议员杨薇讳向黄月玲家人了解情况,尽力通过各管道给予协助。

413亿工程其中43亿已到位,砂拉越成第二大拨款州属

413亿工程其中43亿已到位 砂拉越成第二大拨款州属 民主行动党朋岭区州议员杨薇讳披露,其实联邦政府已经批准了高达413亿令吉拨款及工程,其中43亿已经拨款到位,只等待工程推动! 依照联邦财政部提供的资料,砂拉越成为了全国第二大拨款的地区,总额高达413亿,共计569项工程将会分布在全砂各地,共有35个地区受惠。而如今联邦政府已经到位的拨款共有43亿,意味着这些569项工程,都已经在又或者是即将如火如荼的在全砂各地展开! 此外,这些拨款进行的项目例如提升学校硬体设施、新建课室、提升残旧学校、提升与兴建道路桥梁、提升码头、沟渠,兴建政府公务员宿舍、亲善工程兴建计划、亲善房屋、提供乡村水供计划、兴建广播大厦、实行农业计划、提升网络设施等等。 以下为财政部资料显示各个地区获得的拨款、已到位拨款及项目数量资料:

国盟趁火打劫 取消燃油顶价将带来连锁效应

民主行动党朋岭区州议员杨薇讳谴责国盟政府静悄悄通过宪报取消汽油与柴油顶价的制定令是一项不负责任及不明智的举止。因为这将会带来滚动性的负面影响,直接冲击国民包括企业界、商业各领域的经济负担及百物价格上涨所引起的通货膨胀连锁效应。 杨薇讳是针对6月3日所发布的宪报(P.U(A)178)取消汽油和柴油的顶价指令,让我国的汽油与柴油价格将根据国际油价走势而定。国盟政府不再为人民提供汽油与柴油津贴,让所有的汽油价格自由浮动。 她指出,众所周知,目前我国正受到新冠肺炎疫情的打击,许多商家倒闭,人民失业,但国盟政府却趁火打劫,废除汽油与柴油顶价价格,没有为人民提供汽油津贴,实在刻薄。 她进一步解释说,以目前国际油价的走势,RON95与柴油价格在政府没有津贴的情况下,很快就会冲破超越2令吉08仙及柴油2令吉14仙的价格门槛,届时,人民将会买贵油。 国盟取消惠民政策 “相反的,过去希盟执政体恤人民,上位后马上兑现竞选承诺,固定汽油及柴油的价格,避免汽油价格高涨、百物上涨就采取应对措施,把每公升RON95的汽油价格与柴油价格设下2令吉08仙和2令吉14仙的顶价。但是遗憾的是,国盟政府执政还不到100天,就取消希盟的这项惠民政策。” 对此,杨薇讳抨击国盟政府上位后,就罔顾人民利益,迫不及待向人民开刀,涨油价。这可以清楚显露出,不是由人民选出来的国盟政府,他们的治国纲领与路线并不是以人民的利益为依归。 国盟政府是在4月10日同意取消汽油与柴油顶价,宪报是在6月3日刊登。更让人感到愤怒的是,这项对人民不利的宪报刊登还是由来自砂政盟土报党的国内贸易及消费人事务部长阿历山大南林奇所同意批准。当时,部长也不敢向人民做出交代,直到相关课题被暴露之后,部长更说三其四,企图转移人民的视线。 因此,杨薇讳质问,这项不利人民的政策,为何阿历山大南林奇还要去同意执行这项政策, 并愿意与巫统及伊斯兰党一起剥削人民的利益?难道他不知道汽油在没有设顶价的情况下浮动,汽油与柴油价格高涨后就会直接冲击影响人民的生活负担问题? 与此同时,杨薇讳也谴责国盟执政后已实行多项不利人民的政策,包括禁酒令,过去多宗被受瞩目 的涉贪案件取消无罪释放,没有给华教拨款等问题,促使马来西亚的前景茫茫,不进反退。  

慕尤丁拒绝承认统考文凭 杨薇讳:国盟实行种族主义政策

民主行动党朋岭区州议员杨薇讳遗憾的看到,国盟首相慕尤丁毫无避忌的直接拒绝承认独中统考文凭,由此可见,由巫统与伊斯兰党主导的国盟政府的种族主义政策已开始实行,而华社与华教首当其中。 她说,慕尤丁为了稳固自己首相之位,宁愿牺牲华教的利益,也不敢得罪巫统与伊斯兰党,而以独中统考文凭开刀就最好的例子。 “更令人感到揪心的是,许多华社领袖,特别是哪些一直高喊为华教奋斗的华教斗士,不敢针对此课题做出谴责,更为他们打圆场,可见我们可以看清这些所谓的华教斗士的真面目,不是真正为独中华教发展做出斗争。” 她说,在希盟执政时期,希盟政府都不曾这样拒绝华社的诉求,更显出诚意,成立独中统考特别委员会来研究承认统考文凭课题事项,并不至于一句话直接不会承认统考文凭的打脸华社。 “这样的罕见的文告,从来没有一个首相发表过,只有国盟首相慕尤丁。昨日的7月19日,也是独中最黑暗的一天。” 杨薇讳表示,国盟政府慕尤丁上任首相后,保证会公平对待各族人士,可是华社要联邦国盟政府承认统考文凭的诉求,却没有给予理会,显示首相与之前所说的有背道而驰 ,讲一套,做一套。 最让人感到痛心的是,砂盟政府,尤其是人联党与所谓选边靠的华社领袖,为了政权和官位,甚至厉害关系,不惜出卖及背叛人民,与巫统及伊斯兰党勾结。 她继称,在希盟执政期间,希盟政府更是史无前例制度化拨款给独中,其中包括在2019年拨款1200万令吉给全国独中,2020年财政预算案中的独中拨款更增至1500万令吉。这是国阵在过去几十年执政都无法做到的。 希盟财政部长林冠英更是说到做到,在今年1月中,亲自与教育部副部长张念群一同前来古晋中华第三中学,把拨给砂拉越14所独中教育的拨款移交给各个受惠的独中代表。 杨薇讳质问,国盟政府上位后,这笔拨给独中的拨款是否还有持续拨给华社?支持后门国盟政府的砂盟(GPS)领袖与华教斗士,明年又能够为独中争取多少联邦拨款?如果他们争取不到,就等同再出卖华教。

砂14独中享获希盟政府拨款 是人民的力量

砂民主行动党朋岭区州议员杨薇讳欣慰的看到,希盟政府破天荒发放1200万令吉的全国独中,其中砂拉越的14间独中共受惠271万2000令吉。 她说,上述的款项已经汇入各独中的银行户口,足以证明新政府是公平对待国内的独中、重视华文教育及肯定独中一路以来所做出的贡献,因此,新政府讲到,做到,钱马上到,这也是值得大家感到骄傲的政绩。 “当然,这是人民的力量使然,如果在2018年509没有把国阵推翻掉,相信全国独中至今依然不会获得联邦政府的拨款。” 在砂拉越一共有14所独中,其中9所独中是获得19万3000令吉,即西连民众中学、古晋中华第一中学、诗巫公民中学、诗巫光民中学、美里廉律中学、诗巫公教中学、诗巫建兴中学、石角民立中学、泗里街民立中学、而另外的5所独中是获得19万5000令吉包括古晋中华第三中学、古晋中华第四中学、民都鲁开智中学、美里培民中学及诗巫黄乃裳中学。 杨薇讳表示,随着全国所有华文独中包括砂的14所独中拥有这一笔制度化的拨款,将能让国内的独中的师生们受惠,进而让华文独中教育越办越好。 她表示,财政部长在一开年就快速发放2019年财政预算中的华文独中1200万令吉的全国独中,好让这些学校的管理层能进行良好策划及善用有关款项。  

独立广场路段逢雨成灾 杨薇讳促北市交代治水计划无效

民主行动党朋岭区州议员杨薇讳呼吁古晋北市向人民做出交代,为何耗资至少850万令吉在古晋独立广场一带的治水工程无法有效发挥作用,造成每逢一下起大雨时,中央广场的路段依然被水淹没,无法通车? 她进一步说,古晋北市当时表明,如果要有效解决古晋独立广场及老巴刹一带多年来的闪电水灾问题,必须在该一带展开改善沟渠排水系统工程,好让水势能够被舒缓且即刻被排出到砂拉越河。 实际上,该治水工程是2016年,分三个阶段展开,并在2018年的上半年竣工。 遗憾的是,就算治水工程已完工,但是每逢大雨,古晋中央广场一带依然发生严重的闪电水患。而最近发生的两次闪电水患是在去年的11月23日和今年的1月8日。 “这是一项很可耻的事,砂拉越政府花费了人民的一大笔钱来改善与提升中央广场一带的沟渠排水系统,可是却无法取得任何实际效用。因此,北市有责任向人民做出交代,为何有关工程失效。” 杨薇讳强调,照理来说,砂拉越政府花了钱进行工程,问题至少要有获得改善,可是摆在眼前的是相反,人民至今一样饱受闪电水患之苦。 她认为,如果中央广场的闪电水灾问题没有获得解决,这将会严重影响古晋市的市容并会会为旅游业带来负面形象,因为中央广场一带是古晋市的市中心,拥有许多大旅馆,也是旅游景点的集中地段,有很多游客在该地段出没。 与此同时,她希望砂拉越政府不要经常以各项工程发展成为口号及政治伎俩,花了钱,却没有达到任何有效。

电费回扣砂拉越没受惠 砂政盟不争取罔顾人民权益

民主行动党朋岭区州议员杨薇讳质问联邦国盟政府,为何砂拉越没有获得如同西马州属所享有电费回扣援助措施? 为什么在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冲击下需要得到联邦政府的援助时,砂拉越却被拒之门外,没有得到同样待遇? 她感到遗憾的是,砂拉越人民竟然没有受惠于日前由能源及天然资源部长三苏安努亚所宣布拨款9亿4200万令吉的电费回扣援助,这对砂拉越人来说是不公平,完全不能被接受的。 她称,令人感到惊讶的是,砂政盟政府一直声称要为砂拉越人争取权利,但却在此问题上保持沉默。  砂政盟没争取没捍卫  “我们至今依然没有看到砂拉越政盟的任何领袖站出来,为砂拉越人争取电费回扣援助的课题上吭声。这也印证, 砂政盟政府再次没有为砂拉越人争取应有的权益。” 杨薇讳表示,令人失望的是,很多时候,在最关键时刻,砂拉越政盟政府没有妥善运用身为造王者的优势,为砂拉越人做出争取与捍卫,一次又一次错过良机。 她认为,砂拉越已经在石油及天然气税收方面为联邦国盟政府作出巨大贡献,因此国盟政府理应将电费回扣措施扩展至让砂拉越人民受惠。 此外,杨薇讳说,更讽刺的是,尽管砂拉越政盟全力支持现任国盟政府,但砂拉越并未能获得后者的相对待遇。难道砂州不是被联邦国盟政府占了便宜? 她称,任何人,包括商业和工业领域都受行动管制令影响。 因此,当今的政府有必要通过各种方案和援助,协助全体人民度过这个艰难的时期,不应刻意将砂拉越单独排除在外。

自扇耳光!砂首长强调发展数码经济 50%学生仍无法上网

民主行动党朋岭区州议员杨薇讳质问阿邦佐哈里所领导的砂政盟政府,砂拉越有50%的学生至今依然无法线上学习是谁之过? 她表示,砂拉越超过半数学生因没有网络设施,无法进行网上学习,这是对上任以来对数码经济夸夸其谈的砂首长拿督巴丁宜阿邦佐哈里一个响亮的巴掌。 “阿邦佐哈里不断强调砂拉越迈向数码经济发展,更夸口指这是自己及砂政盟的丰功伟绩,但如今砂政盟部长却自爆砂网络设施严重问题,仿佛给自己扇耳光。” 杨薇讳是针对砂教育,科学及研究部长麦克玛因日前指砂拉越因为鉴于一些地区网络覆盖及学生没有上网设备,导致线上教学遇阻,无法落实之课题上,如此做出表示。 她认为,砂盟政府(前身砂国阵)执政砂拉越已达致57年之久,并一直支持着贪污腐败的巫统国阵,没有积极为砂州做出努力争取应有的待遇与权益,才会造成砂拉越的人民无法享有完善的基本设施待遇,而网络覆盖设施落后也是其中一个明显的例子。 与此同时,杨薇讳也揶揄麦克玛因及砂政盟竟然还有颜面公布这事实,难道丝毫不对此感到羞愧?更可悲的是,砂盟领袖根本没有领悟到这是他们身为做政府的失责。 “也因为执政者领袖的自私及不负责任,牺牲了砂拉越莘莘学子们失去透过上网学习的机会,砂政盟难辞其咎。麦克玛因自上任砂教育,科学及研究部长以来,他又为砂拉越的教育领域做出了什么贡献?正所谓,坐其位,就要谋其政,不要霸着粪坑不拉屎。” 杨薇讳进一步说,基于砂国盟愿意与巫统国阵携手配合,同意让砂拉越继续不被重视、亏待,才导致砂拉越与西马的发展鸿沟越来越大,现今又加上砂拉越人民无法踏入网络时代,与时并进。 更讽刺的是,砂首长阿邦佐哈里一上位就以敲锣打鼓式宣布要在砂州建建立5G/7G光纤网络计划,但遗憾的是一切还是处于“吹牛”阶段,只听楼梯响,不见人下来。

制止政治青蛙践踏民意 杨薇讳促砂政府探讨落实反跳槽法

民主行动党朋岭区州议员杨薇讳呼吁砂州政府尽快探讨研究,落实反跳槽或相关法令,以便通过有效法律来制止没有原则的议员们随意跳槽,践踏民意,达致个人的政治议程。 她遗憾的表示,今年的政治青蛙风气盛行,无论是联邦政权还是州政权,都是通过这种鼓吹金钱为诱饵,吸引政治青蛙的出现来夺权。 “这种不符民主体制的败坏风气一次又一次让马来西亚政坛沦为世界笑柄。许多跳槽的议员们更把赢到的议席当成私人产业来交易、自肥。“ 杨薇讳认为,这些中选的代议士在政党之间跳来跳去,应该受到法律的惩罚,因为这有辜负人民对他们的委托。 她进一步说,马来西亚是一个奉行民主制度的国家,不管是联邦还是州政权,都是通过民选的制度来产生。换句话说,人民通过手中一票,选出心目中的政府。因此,我国迫切需要一个完善的体系来维护投票的圣神性。 纵观砂拉越的政治格局,砂拉越从过去至今也有出现许多的政治青蛙,导致砂州的政治风气被沾污,非常不健康,要不得。 “砂首长以砂拉越政治稳定的理由来就否决反跳槽法律的实行,这是不负责任的论调。” 她强调,如果砂州政府落实反跳槽或相关法令,那么砂行动党的州议员肯定会给予全力支持。毕竟如果相关法令被执行,将能杜绝那一些议员因为自身利益而跳槽,导致民选政府漏液倒台。 就如目前的国盟联邦政府、柔佛州、马六甲州、霹雳州的三个州政权都是通过这种跳槽政治方式来夺权。 杨薇讳表示,槟城州政府是我国第一个落实这项反跳槽法令的州属,希望砂拉越政府能够尊重民主意愿,仿效槟城州执行相关法令。

砂政府一意孤行耗费千万 推行氢气巴士却无法运作

民主行动党朋岭区州议员杨薇讳指出 ,砂拉越经济发展公司主席阿都阿兹昨日承认氢气巴士目前停驶是因为要全面进行维修工作已充分显示出氢气技术尚未可行,不稳定和不成熟。 杨薇讳说,砂经济发展局也承认,砂州没有本地氢气专业技术专家,必须完全依靠外国的技术人员来进行一切所需要关于氢气的维修问题。就如砂拉越目前所面对的情况,即砂经济发展局就必须以“乞丐式般”去转聘中国的技术人员前来解决问题。 她痛心的表示,尽管许多国家都选择放弃投资与不采用未被证明成功的氢气科技项目,可是砂拉越政盟政府一意孤行耗费千万令吉砂拉越纳税人的钱来推行氢气巴士、建设氢气燃料补充站和生产厂等项目。 “遗憾的是,州政府已经花费了千万令吉来购买3辆氢气巴士,并建设了氢气燃料补充站和生产厂,但平民百姓却没有从中受惠,砂拉越主要城市所面对的基本公共交通设施问题仍未获解决。” 她进一步表示,氢气巴士于2019年8月开始进行试用式开跑,随后不到两个月,由于氢气生产厂和氢气补充站面对技术问题即刻被搁置,导致服务被暂停。 而在2020年1月氢气巴士再次重新启动,但不久又面对技术问题而被逼停运。 杨薇讳也向砂州政府做出质问,鉴于氢气巴士技术的不可靠和不稳定性,同时也很难获得维修,要如何让民众对砂经济发展局和砂拉越METRO 有限公司所推行的高费用氢气巴士服务充满信心? 更何况,氢气巴士的采用频频面对各种技术问题无法运作,要如何有效解决砂拉越长期悬而未决的公共交通设施落后问题? 俗语说,没那么大的头,就别戴那么大的帽。所以,她也提醒砂政盟应该更务实些,脚踏实地落实简单及有效的项目工程,比如落实快捷巴士系统(BRT),并且提升巴士服务路线和频率性,而不应该只为了颜面,实行华而不实且好高骛远的大工程来炫耀。 杨薇讳呼吁砂政盟应该谨慎花费公币,确保所进行的每一项发展工程计划都能真正惠及砂州人民,没有圈内人从中得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