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薇讳:砂经济发展公司应解释氢气巴士维修进度

民主行动党朋岭区州议员杨薇讳呼吁砂拉越经济发展公司(SEDC)清楚阐明,古晋的三辆氢气巴士目前维修工作进度,何时才会重新启动恢复服务? 她说,砂经济发展局主席在今年6月29日表示,三辆氢气巴士自1月杪就开始停运,由中国佛山市飞驰汽车制造有限公司进行保修后,就会全面恢复服务。 然而,令人感到遗憾的是,一个月已经过去了,到目前为止依然没有任何迹象显示三辆氢气巴士会重新投入操作。 更何况,杨薇讳表示砂经济发展公司也没有针对三辆氢气巴士所面对的问题做出进一步透露。 “ 我们不知道中国技术人员是否已经前来对此三辆氢气巴士进行维修工作。到底这个问题要多久才能获得彻底解决?花费了人民数千万令吉,但是人民对实况一概不知。” 杨薇讳强调,砂拉越州政府进行这个氢气项目上花费数千万令吉根本是在浪费公款,因为氢气项目包括三辆巴士都是不可靠,不切实际,老百姓也没有从中受益。 她称,令人失望的是,实行氢气巴士项目根本都不是在于要改善砂拉越公共交通问题,而只是为了要满足少数人的虚荣心,没任何实际效用的项目。

货运业固打制政策变本加厉 杨薇讳抨砂盟各党难辞其咎

民主行动党朋岭区州议员杨薇讳指出,物流公司固打制政策从90年代出现,当时的砂国阵(目前的砂盟)包括人联党不但没有做出反对,反而支持通过这项政策,导致今日的固打政策变本加厉,增加至51%,砂盟的土保党、人联党、人民党及民进党难辞其咎。 她表示,物流公司必须有51%土著股权是违宪的,亦是与首相所倡导的“大马一家”精神背道而驰。就是因为马来西亚的经济政策以肤色来定夺,凡是都强调种族固打制,拖累了我国的经济命脉,国家无法富强。 “无可否认,我国的70%税务收入是由非土著公司所贡献,这也让国家有足够的经济来源来维持国家的运作开支,包括实行许多福利政策,让人民受益。不过铁一般的事实是土著为最大的受惠群体。” 杨薇讳称,政府可以以不同方式去帮助真正贫穷的弱势者,不过让一个族群过于依赖拐杖性政策只有百害而无一利,因为这将导致相关族群继续依赖政府,无法自立生存,这也导致为什么至今政府继续想尽办法,去瓜分非土著公司的股权。 最让人难以置信的是,人联党身为土著固打政策的始作佣者之一,不但没有感到亏欠,反而更是做贼喊捉贼,把罪名怪罪于希盟政府。

贫户苦等廉价屋7年无下文 张健仁评砂政府人联党失责

民主行动党实旦宾区国会议员张健仁评击执政砂政府的政党和政治人物,没有尽全力落实居者有其屋,甚至花了7年时间,仍无法找到一间廉价屋给民众。 “特别是砂拉越是一个富裕的州属,地方辽阔,基本上政府应该合理解决人民的要求,即是居者有其屋,但事实证明,砂拉越距离这个目标还很远。” 也是哥打圣淘沙区州议员的张健仁是于今早联同朋岭区州议员杨薇讳在马当班兰再也花园居住的蔡高真住址进行直播上,如此指出。 他感到庆幸的说,两名蔡先生是通过行动党的协助,及多方面官员的配合下,才得拥有属于自己的家园,让蔡先生和家人一家9口有栖身之处,结束无壳蜗牛的生活。 他解释,虽然两名蔡先生申请屋子的经过非常辛苦,幸庆行动党的州议员不屈不饶,一直在旁给予协助,才得让他们居者有其屋的梦想落实。 “早在2014年,蔡先生的哥哥和侄女因意外丧亡,而当时人联党就曾答应协助申请廉价屋,但至今已经7年了,依旧音讯全无。” 他调侃的说,人联党做为执政党之一,花了7年时间,却找不到2间廉价屋给民众,反之反对党仅仅是用了2个多月的时间,就协助对方找到屋子。 他说,也许有些政治人物在执行政策时,往往是以政策换取他们政治上的利益;比如求救者的选区不是其范围内,就置之不理不管,让民众苦苦等了7年,最终还是由行动党帮助到他们申请到一层半的廉价屋。 “在新加坡拥有几百万人口都能够达到居者有其屋,我们的人口比新加坡少,地又比新加坡阔,不可能达不到居者有其屋的目标。” 他再次强调,行动党议员帮助人民是不看选区,只要人民需要,就会提供服务。 “甭说是部长,作一名砂拉越的代议士,只要砂拉越人民有辛苦,行动党的代议士就会给予帮忙,帮助两名蔡先生寻找屋子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图:蔡高真居住30多年的屋子于今日拆除,前者感谢民主行动党朋岭区州议员杨薇讳及实旦宾区国会议员张健仁所给予的协助,让他成功申请到廉价屋。 图:实旦宾区国会议员张健仁尝试转动具有收藏价值的古董橡胶压片机,左为杨薇讳,右为蔡高真。 杨薇讳:火箭助蔡氏两户家庭圆梦 民主行动党朋岭区州议员杨薇讳指出,经过火箭积极的争取与跟进下,终于成功帮助到石角区的蔡氏两户家庭申请到政府廉价屋,圆了他们过去30多年来渴望居者有其屋的美梦。 过去,因为家庭经济状况不允许下,这两户被逼住了现有的住址30多年,而此地段是属于私人的地方。 然而,这两户家庭在去年12月份收到地主的通知,被要求在短时间内必须做出搬迁。由于当时没有适合地点搬迁,加上面对经济的有限,在感到无助的情况下,只好向朋岭区州议员杨薇讳寻求协助。 当时杨薇讳就亲自到访了这两户目前居住的现址了解情况,在听取了他们的困境后,前者就伸出援手,包括向砂房屋发展机构(HDC)申请两间一层半的廉价屋,及通过向政府贷款公司申请贷款。 “庆幸的是,在砂房屋发展机构官员的积极配合,加上政府贷款公司MUTIARA 等多方面的齐心协力下帮助下,成功且顺利为蔡氏两户家庭申请到廉价房屋。” 根据蔡高真向杨薇讳叙说,尽管他们过去都有向作为执政党的人联党寻求协助申请廉价屋,可是至今没有任何下文。在2014年时,人联党领袖有承诺为蔡高真的嫂嫂黄月玲申请廉价屋,遗憾的是,至今都没有给予兑现。 对此,杨薇讳提醒人联党不要以不是在你的选区投票的选民,就不要提供协助的不负责任的心态来服务人民,这种服务精神是不正确及要不得的。 她说,作为政府的人联党,不应该抱着选择性的给予人民帮忙,即在选区内有票的就帮忙,没有票,就不理。反观,民主行动党,从过去到现在,都是不分选区,尽心尽力为人民提供服务。 她称,尽管民主行动党没有拨款,也不是政府,不过依然通过各管道去帮助有需要的人民。 与此同时,蔡高真感谢民主行动党朋岭区州议员杨薇讳亲力亲为,让他和他的堂弟顺利成功申请到一层半的廉价屋,甚至在他不懂如何向房屋发展机构申请房屋及贷款时,都是后者给予的陪伴与协助。

盲人按摩及水疗保健非娱乐性质 杨薇讳促砂政府批准复业保生计

民主行动党朋岭区州议员杨薇讳呼吁砂地方政府和房屋部立即采取措施将所有商业执照重新分类,包括娱乐性质类别,以制定出适当的冠病防疫标准作业程序和措施,以提供安全的环境,为商业领域恢复营业做好充足准备。 她强调,近日从本地水疗和保健业者以及古晋盲人按摩师纷纷要求呼吁州政府给予他们恢复营业,显示砂州地方政府与房屋部在针对人民问题上不够敏感,处事怠慢,没有给予正视。砂州地方政府与房屋部作为发放商业执照的机构,在疫情冲击下失责,没有扮演好其角色,无法缓解新冠疫情对工商界影响。 她称,砂灾难管理委员会虽然在拉平疫情曲线方面做的很好。同时也了解到当局在控制疫情时,会采取应对措施包括关闭一些行业,导致业者面临收入减少、失业、甚至经济陷入困境。 杨薇讳指出,基于砂地方政府和房屋部在这方面的怠慢和准备不足,也因为州政府实行全面禁止娱乐领域营业,包括盲人按摩中心及合法水疗和保健中心被归纳属于娱乐性质而无法营业。根据州灾难委员于11月27日所宣布的标准作业程序(SOP),娱乐领域是不得恢复营业。 “冠病爆发至今已是第9个月,并不是昨日才发生的事情。砂地方政府与房屋部长沈桂贤应该有看到这方面的迫切性需要指示其属下部门及议会的官员对商业领域重新进行分类。但是,他在过去的9个月内在做什么?此举也让州灾难委员会的同僚感到非常失望。 为什么总是在有接到公众投诉后才能采取行动?” 杨薇讳相信,如果在疫情爆发初期阶段就开始进行商业重新分类的话,那么水疗和保健中心,括盲人按摩中心在经济上可获得舒缓,不至于受到如此严重的打击。 “由于娱乐性质的商业不允许被营业,这严重影响了盲人按摩师以及水疗和保健中心职员们的生计,面临失业而失去了经济收入。 许多人因为不能工作,无法为家人提供三餐温饱和维持生计而感到压力。” 对此,杨薇讳同意盲人按摩中心及水疗和保健中心不应该被归纳为娱乐性质。 这些按摩师并不是提供娱乐,而是在促进健康和保健服务。 她希望砂地方与房屋部长可以尽快处理此问题,以便让所有受影响的商业领域都能在最短的时间内重新恢复营业。 她提醒沈桂贤,作为一名部长的职责是要会意识到问题的存在,迅速着手处理寻并求解决方案,而不是只会一笑置之。

大马学生难申请中国签证 杨薇讳促马中双边速协调

民主行动党朋岭区州议员杨薇讳呼吁我国政府与中国方面针对申请中国签证事宜进行协调,协助那些欲前往中国深造就读的学生。 由于新冠肺炎疫情的因素,许多之前在中国深造或就读的学生已经返回马来西亚,如今,这些莘莘学子要重新前往中国继续深造却面对申请签证困难。 杨薇讳表示,到目前为止,双边政府依然在这方面没有做出公布详细指南,导致许多学生无法做出中国签证的申请。 据了解,马来西亚大约有4000多名在中国深造的学生。至于几时能够返回中国续造他们的学业,依然没有一个明确的交代。 杨薇讳是接获三位来自诗巫的学生因为面对相关问题而向前者求助,希望把此问题反映出来,并敦促双边政府尽快做出定案。因为许多国家的中国大使馆已经发布了关于申请中国签证这方面的条件与指南。 值得关注的是,中国驻美使馆及中国驻印尼使馆所公布的通知书,都有提到,持有中国领事馆承认的疫苗接种证明,才有资格申请中国签证。然而,中国驻马来西亚大使馆还没发出官方通知书。 杨薇讳透露,根据学生向中国驻古晋领事馆查询申请中国签证条件时,被口头告知其中一项申请条件是,学生必须提供阐明注射由中国生产的新冠肺炎疫苗证书。 她强调,即使目前马来西亚卫生部已承认两种疫苗,即美国辉瑞疫苗及中国科兴疫苗,可是人民却没有选择权要注射中国还是美国的疫苗。那试问,这些欲申请中国签证的学生又如何能符合这项条件,即接受接种中国生产的疫苗? 有鉴于此,针对这项问题,杨薇讳已经致函给砂灾难管理委员会主席道格拉斯,要求部长对此问题出示明确的指南。

砂教育津贴1000万在哪里? 杨薇讳促阿邦佐勿拖延援助

民主行动党朋岭区州议员杨薇讳呼吁砂州政府和首长阿邦佐兑现承诺,尽快发放每月150令吉的补习礼券予州内5600名低收入家庭的中学生。 她说,砂首长阿邦佐哈里在去年11月9日召开州议会上发表财政预算案时,宣布州政府将在今年以学校礼券形式拨出1000万令吉,作为砂州5600名中学生补习津贴用途。 根据报道,此援助将是以每月150令吉礼劵方式,或相等于每年1800令吉,是通过砂拉越基金局协调执行。 “但遗憾的是,我接获一些家长反映指砂拉越州政府的这项承诺截至目前依然没有实现。 当家长向砂拉越基金局跟进此事时,所得到的答案是此礼劵仍在计划阶段 ,无法发出。” 杨薇讳称,2021年首季度即将进入尾声,但砂州政府还未准备发放150令吉的补习礼劵来协助学生。 这是完全不能被接受的。 这也清楚显示,砂拉越州政府根本没有诚意去帮助这些低收入家庭的学生们。 “让人感到不解的是,如果这项计划仍在计划阶段,为何砂首长会在去年11月份就先做出宣布? 为何要不断拖延此援助?” 对此,杨薇讳促请砂拉越州政府不应该继续拖延,尽快分发补习礼劵,让这些合格的学生能够从中受惠,进而减轻父母们的经济负担。

商家与雇主接获无理罚单 杨薇讳:义不容辞帮忙

民主行动党朋岭区州议员杨薇讳强调,古晋南市市议会必须即刻发出明确指示,取消南市执法组之前向许多商家因为没有为员工提供记录簿而接到的罚单,还业者们一个清白。 杨薇讳是今日针对古晋南市昨日所发出的一则通告声明公司的员工若有扫描MySejahtera,就无需手写记录簿而做出上述的呼吁。 她是之前有接获商家投诉反映指近日南市的执法组在取缔商家时,指责这些商家们没有根据砂灾难委员会所指定的标准作业程序而发出这种的无理罚单。商家也对此感到愤怒与不满。 根据砂灾难管理委员会的标准作业程序,雇主必须确保员工在上班登记时,使用MySejahtera,或没有网络服务的地点,就通过手写来记录名字、电话号码、日期和时间。 “换句话说,砂灾难管理委员会的标准作业程序并没有阐明雇主必须为员工准备另一本记录簿来做记录。” 因此,南市执法组向商家们发出的这种因为没有为员工做记录的罚单在法律上是站不住脚的,所以必须给予取消。至于那些已经偿还罚单的业者,市议会必须把钱退回给这些业者。 她提醒市议会身为其中一个执法单位,必须了解并清楚掌握砂灾难委员会所出示的一切标准作业程序,这样才能避免在执法时,向商家或民众开错罚单。 她称,目前许多业者因为疫情关系生意已经严重受到影响,如果无端端再接获南市市议会发出的无理罚单,肯定雪上加霜。 与此同时,杨薇讳呼吁那些有接获无理罚单的商家与雇主们,一定要尽快以书信方式致函给南市市议会,要求市议会对此罚单做出取消,这样才不会有一个污点,被冤枉拖欠罚单。 “至于哪些面对这项问题的商家或民众,可以向我寻求协助,我将会义不容辞给予帮忙。”

我们的孩子上学安全吗?家长忧教育部SOP不明确

我们的孩子上学安全吗? 教育部长宣布,我国的学校复课将依据国家各复苏计划分阶段落实。一如既往,有关计划也附带了在学校所需采取的通用措施,以确保学生的安全。 父母和监护人可以选择是否要不要将孩子送到学校。 根据教育部长之前的新闻稿,2020 年大马教育考试文凭的表现比过去更好。 因此,当确诊病例还是相当高的时候,且在没有明确的标准作业程序下,大多数家长都对教育部宣布开学的决定感到困惑。 依我看来,教育部应该做适当的规划,特别是为所有教师配备新的和更有效的混合教学技术(hybrid teaching techniques),虽然这对他们来说是相当陌生的。 自第一次实行行动管制令以来,已经快两年了,但直到今天,仍有一些教师没有接受教育部长宣布的新混合方法的培训。 示意图

杨薇讳促砂卫生部解释 为何沈桂贤隔离期非14天?

朋岭区州议员杨薇讳要求砂卫生部解释,砂地方政府与房屋部长沈桂贤在1月17日接获砂卫生部发出的居家隔离令,清楚阐明隔离日期是从1月8日至22日,为期14天,但是后者只在家隔离区区的6天,为何会出现与隔离指令天数有出入的情况?这又是否符合卫生部的标准作业程序? 根据沈桂贤接获的居家隔离令中,清楚说明隔离14天的日期是从1月8日至22日。不过沈桂贤是在1月17日才开始进行居家隔离至22日,为期6天。换句话说,1月8日至16日的隔离期间,沈桂贤并没有跟从隔离令进行居家隔离,而且还照常出席各项活动包括在各个疏散中心拜访水灾灾民,参与砂灾难管理委员会的新闻发布会及前往办公室等地方。 “人民有权力知道真相,是否可以不必严格遵守隔离令所指示的隔离日期天数?如果所指定的隔离天数与日期没有被遵从,那么发出此隔离指令有何意义?难道政府允许隔离者违反隔离令内所指定的隔离日期?” 杨薇讳表示,她之所以会把此课题带出主要是希望砂卫生部能够确保他们对新冠肺炎确诊者或与确诊者有进距离接触者所发出的隔离指令都有严格被遵从,没有出现双重标准,进而确保疫情受到控制。

职场出现病例照常操作? 杨薇讳促砂当局交代清楚

民主行动党朋岭区州议员杨薇讳呼吁砂灾难管理委员会与砂卫生部能详细交代清楚目前职场上的防疫标准作业程序,特别是针对那些职场有出现新冠确诊病例的员工时,雇主是否有必要关闭还是照常操作? 她说,古晋近期爆发冠病疫情之后,接到许多民众指对职场上有出现新冠确诊病例而依旧营业感到混淆与担忧。可见砂灾难管理委员会与砂卫生部没有对此问题依据标准准则执法,导致雇主与雇员一头雾水,引起困惑。 她进一步解释说,近日频频接获许多雇员的反映,指他们的工作场所有出现确诊病例,可是他们依旧必须照常上班,没有被卫生局指示进行隔离而对此感到疑虑。有些民众也指出,出现确诊病例后,没有看到砂灾难管理委员会或砂卫生部前往相关地点给予进一步的指令。 “如果职场上有员工出现确诊,那么公司是否能照常操作,还是需要关闭?如果关闭的话需要关闭几天?究竟是那一个单位负责执行执法,是砂灾难管理委员会,还是砂卫生局来确保这些出现确诊的公司有根据法令条文行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