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冠英: 走在歪道的国家须回到正轨

槟城州首席部长于2018年2月23日在乔治市光大发表的大年初九天公诞献词: 如果马来西亚要达到TN50所立下成为世界第20大经济体的目标及槟城要成为亚洲硅谷的目标,我们不但不可以在廉洁福利国方面不如汶莱,更不可以成为如今的盗贼统治国,而是要成为4G网速在东协排名第二的国家。英国专业无线网络公司OpenSignal最新的全球4G网络网速调查揭示,马来西亚乃88国家中网速最慢的国家之一,无不令大马人震惊。 大马的平均4G网速只有14.83 Mbps,落后我们东协邻国如平均网速44.32Mbps的新加坡、21.49Mbps的越南、17.48Mbps的汶莱,甚至是15.56Mbps的缅甸。大马原本应该在东协仅次于新加坡排名第二,但是现实的排名是我们是东协排名倒数第二。 这项惊人的公布让我们知道汶莱的平均4G网速比大马还快,这是难以接受的事实。同样的大马也在国际透明组织的贪污印象指数(CPI)中落后于汶莱。汶莱获得62分排名第32,大马却只获得不及格的47分排名62。 大马在这次2017年的贪污印象指数上获得有记录以来最低的排名,与古巴一样,在0为极贪到100分为极清廉的评分当中,双双皆获得不及格的47分排名第62。大马在从49分降至47分之后,排名从2016年的第55名急速下滑7名至第62名。很明显的,大马肃贪不只没效,而且还越肃越贪。 如果这一系列为坏消息还不够 ,最近普华永道国际会计事务所还预测说马来西亚不会达致TN50所设下的目标,即成为全球20经济强国。马来西亚在2016年被普华列为全球第27名经济强国,预料到了2030年将下滑排名至第25名。但是,到了2050年,马来西亚大概只会进步一个排名在24名。而印尼将会飞越排在第4名,就连菲律宾、越南及孟加拉都将会超越我们,排在第19、20及23名。越南在2016年排名32。 普华的报告继续指出,2016-2050年期间,越南、孟加拉及菲律宾的国民生产总值的年增长率将会分别达5%、4.8%及4.3%。马来西亚将落后达3.5%而已。很明显地,TN50不只会失败,无法让我国成为前20名全球经济强国,还可能让我们输给其它比我们迟起步的国家如孟加拉、菲律宾及越南。 是时候改变了。我们有必须拨乱反正,让被国阵治理、走在歪道的国家回到正轨。若不这么做,我们将继续被抛在后头,输给那些目前输送劳工给马来西亚的国家。我们的未来已经被盗走,别再让孩子的未来被盗走。 林冠英

国阵无法否认消费税导致通货膨胀物价高涨

槟州首席部长林冠英于2018年2月21日在槟城乔治市的新闻发布会声明: 国阵无法否认的是,消费税只会导致通货膨胀而不是物价下调。 国阵无法否认的是,消费税只会导致通货膨胀而不是一如巫统副部长阿末玛斯兰所声称的可以让物价下调。截至目前为止,阿末玛斯兰尚未解释或出示证据证明消费税可以让物价下调。实际上,昨天《光芒日报》一篇引述布特拉大学商学院资深讲师阿末拉斯曼博士的报导,指在过去的7年,物价已从100令吉增至至少130令吉。 新加坡财政部长王瑞杰在本月19日公布2018年财政预算案时公布,新国将在2021年至2015年之间,将消费税从原本的7%调涨至9%。新加坡在执行消费税制度初期,只征收3%的消费税。 这证明了全世界对于征收消费税,只有涨不会降的趋势。一旦开始实施征收消费税,这项税收只会逐年增长。唯一能够对抗消费税涨势的途径,就只有废除消费税制度。这也是希望联盟矢志必行的,若在来届大选获得中央政权后的百日内,希盟将废除消费税,改而恢复之前的销售与服务税收制度(SST)。 另一方面,国阵却继续表明,是消费税才能拯救马来西亚。很明显的,选择支持国阵,就必须接受消费税制度及其只涨不降的趋势。只有让希盟接手政权,才有废除消费税的机会。 新加坡为高收入经济国,始能承担消费税的实施。即便如此,新国在开始执行消费税初期,也因顾虑其可能对经济产生负面影响,而选择以区区3%消费税作为开始。反观我国,一开始征收,就收6%消费税,此举导致国内经济混乱,人民面临生活费高涨等问题。 新加坡建议将消费税调涨至9%,确认了全球的消费税趋势 – 除非废除,否则就只会涨、不会降。 根据世界银行的数据,2016年马来西亚的人均国内生产总值为9,503美元,而新加坡却高达5万2,961美元。新国的人均国内生产总值比我国高5.6倍,如此高收入,才能够承担消费税的实施。这也是为什么我国的小本生意及穷苦百姓,面临的窘境甚于新国。 MYDIN董事经理阿米尔阿里迈丁透露,控制马来西亚50 %的杂货市场的霸市及超市发现:因为人民没钱,杂货市场面对负成长率。虽然2017年的国内生产总值取得5.9 % 的成长,但零售额因物价高涨的因素反而更低。MYDIN 指出,金马仑的包菜,在过去的5年涨了29%;黑鲳鱼涨了19.5%;美极牌的辣椒酱,也涨了38.8 %,雄鸡标的沙丁鱼则涨了30.6 %。 低收入的经济加上消费税的实施,促成了通膨及更高的生活费。中下层的马来西亚人发现,他们相对的更穷了,因为他们实际薪金的增长永远追不上通膨率或是国内生产总值的成长率。 当马哈迪医生还是首相时,他拒绝在马来西亚面对经济危机时实施施消费税。因为他知道,消费税对穷苦人民及小本生意者带来的负面效应。目前的国阵政府,只懂得关心如何填补金融丑闻造成的大洞,尤其是520亿令吉的一马丑闻。只有废除消费税,我们才能够打破未来马来西亚消费税不断调涨的循环。 林冠英

《星报》错误引述 假新闻泛滥

槟州首席部长林冠英于2018年2月20日在槟城乔治市光大发表的声明: 马华署理总会长拿督斯里魏家祥再次发表声明,声称他的言论被马华自家所拥有的《星报》错误引述。这一次,他说他谈及亚依淡国会议席的可能对手时,从来没有提到我的名字。如果连马华领袖都声称其言论被《星报》所错误引述,那么身为行动党领袖如我等,不就不得不寻求法律途径,起诉对方诽谤来找出真相?这岂不证明了,《星报》无非是一团假新闻吗? 希盟在即将来临的大选面对更激烈的竞争,包括国阵滥用他们所持有的3M武器,即金钱、媒体及政府机构的资源。比起第13届全国大选,如今国阵对媒体的操控变本加厉,甚至延及中文媒体。例如,槟州以外的《星洲日报》读者甚至以为我今年大年初一没有主办新春门户开放活动 ,与民众同庆华人新年,但事实上,今年前来拜年的人数,比去年更多,高达近3万人次。 如果《星洲日报》认为马来西亚唯一一位华人首长的新闻,比不上马华或民政党的部长的新闻更重要,那就悉听尊便。不过,对于一些中文媒体记者,昨日选择打扰我的家人及新闻团队,只为了证明我是否发生严重交通意外一事,让我感到遗憾。由此可见中文媒体界中一小部分人士的政治倾向,但是他们不应该诉诸于假新闻到这个程度。 难道马华领袖讲一套做一套,不敢在华裔选民超过50%的地区上阵,一点也不会感到惭愧吗? 就魏家祥声称遭自家媒体错误引述其言论一事,他无法否认的一个真相是,马华一方面声称他们代表华社,但马华一众领袖却不敢在华裔选民居多的选区上阵,言论与行为自相矛盾。难道马华领袖讲一套做一套,不敢在华裔选民超过50%的地区上阵,一点也不会感到惭愧吗? 有史以来第一次,马华最高职位的三个领袖,即总会长、署理总会长及总秘书,都要靠巫统的选票来中选为国会议员,以便当上部长职位。 在属于马华总会长兼交通部长拿督斯里廖中莱的国会选区的文冬,马来选民是最大的族群,占46.1 %;华裔选民占了42.4 %,印裔 9.0% 及其他 2.5%。 马华署理总会长兼首相署部长魏家祥的亚依淡国会选区,马来族群也是占了最大百分比的选民,共57.6 %;华裔选民为 38.3 % ,印裔选民为3.9% 及其他种族 0.2%。 至于马华总秘书、第二国际贸易及工业部部长拿督斯里黄家泉位于丹绒马林的国会选区,马来选民也是最大族群,占了 55.4%,华裔选民25.8 %,印裔 13.2% 及原住民 5.6%。 实际上,在第13届大选,马来选民占多数的选区,占了马华所赢得7个国会议席中的6个国会议席。 诚如行动党国会领袖兼振林山国会议员林吉祥所提问般,“到底马华代表的,是国阵里的华裔,还是为马来西亚华裔代表巫统?或者是马华不分种族、宗教,代表所有的马来西亚人?” 林冠英

新加坡调涨消费税 大马若不废除只涨不降

行动党秘书长兼峇眼国会议员林冠英于2018年2月20日在吉隆坡发表的声明: 新加坡建议将消费税调涨至9%,确认了全球的消费税趋势 – 除非废除,否则就只会涨、不会降。 新加坡财政部长王瑞杰在本月19日公布2018年财政预算案时公布,新国将在2021年至2015年之间,将消费税从原本的7%调涨至9%。新加坡在执行消费税制度初期,只征收3%的消费税。 这证明了全世界对于征收消费税,只有涨不会降的趋势。一旦开始实施征收消费税,这项税收只会逐年增长。唯一能够对抗消费税涨势的途径,就只有废除消费税制度。这也是希望联盟矢志必行的,若在来届大选获得中央政权后的百日内,希盟将废除消费税,改而恢复之前的销售与服务税收制度(SST)。 另一方面,国阵却继续表明,是消费税才能拯救马来西亚。很明显的,选择支持国阵,就必须接受消费税制度及其只涨不降的趋势。只有让希盟接手政权,才有废除消费税的机会。 新加坡为高收入经济国,始能承担消费税的实施。即便如此,新国在开始执行消费税初期,也因顾虑其可能对经济产生负面影响,而选择以区区3%消费税作为开始。反观我国,一开始征收,就收6%消费税,此举导致国内经济混乱,人民面临生活费高涨等问题。 根据世界银行的数据,2016年马来西亚的人均国内生产总值为9,503美元,而新加坡却高达5万2,961美元。新国的人均国内生产总值比我国高5.6倍,如此高收入,才能够承担消费税的实施。这也是为什么我国的小本生意及穷苦百姓,面临的窘境甚于新国。 MYDIN董事经理阿米尔阿里迈丁透露,控制马来西亚50 %的杂货市场的霸市及超市发现:因为人民没钱,杂货市场面对负成长率。虽然2017年的国内生产总值取得5.9 % 的成长,但零售额因物价高涨的因素反而更低。MYDIN 指出,金马仑的包菜,在过去的5年涨了29%;黑鲳鱼涨了19.5%;美极牌的辣椒酱,也涨了38.8 %,雄鸡标的沙丁鱼则涨了30.6 %。 低收入的经济加上消费税的实施,促成了通膨及更高的生活费。中下层的马来西亚人发现,他们相对的更穷了,因为他们实际薪金的增长永远追不上通膨率或是国内生产总值的成长率。 当马哈迪医生还是首相时,他拒绝在马来西亚面对经济危机时实施施消费税。因为他知道,消费税对穷苦人民及小本生意者带来的负面效应。目前的国阵政府,只懂得关心如何填补金融丑闻造成的大洞,尤其是520亿令吉的一马丑闻。 林冠英

林冠英:魏家祥10大谎言只能骗一时,不能骗一世

槟城州首席部长林冠英于2018年2月14日在乔治市光大记者会中发表的文告 魏家祥用更多的谎言为他已经撒下的10大谎言辩护简直于事无补,因为你可以在某个时刻向某些人撒谎,你也可以在某个时刻向所有人撒谎,但你不能时时刻刻都在向所有人撒谎。 马华部长魏家祥用更多的谎言来为他已经撒下的10大谎言辩护简直于事无补,因为你可以在某个时刻向某些人撒谎,你也可以在某个时刻向所有人撒谎,但你不能时时刻刻都在向所有人撒谎。魏家祥不只执着于他所捏造的谎言,还欲罢不能的继续捏造新的谎言,如谎称获标的Zenith财团即便在工程项目延误下,仍担保获得110英亩的黄金地获准兴建高密度豪华共管公寓。 这完全是捏造,这110英亩实际发展地段并没有转移给Zenith,这何来获准兴建高密度豪华共管公寓?在连土地都没有转换的情形下,到底是如何批准高密度豪华共管公寓? 再者,若不是联邦政府部门更改条规及反贪会自2016年介入进行调查,到底是谁造成此项目工程延误? 反贪会过分冗长的调查,不只造成工程延误,不必要的重复性盘查更对州政府公务员造成极大压力困扰。随着国阵全盘破坏这项计划,计划各参与方之前的承诺已经产生了疑问,那就是这项计划是否还可能进行下去。 魏家祥最新的“10大谎言”让人更加看清楚他厚脸皮不认错的嘴脸。例如他否认他不曾影射服装公司Vertice兴建槟城海底隧道,因为他知道中国铁建是兴建海底隧道的总承包商。魏家祥得好好阅读他们马华自家所拥有的报章《星报》,仔细看看《星报》于1月13日是如何重点报导魏家祥的谎言如下: 魏家祥博士:为什么是服装公司兴建槟城海底隧道? (Dr Wee: Why is a fashion company building the Penang Tunnel?) Read more at https://www.thestar.com.my/…/dr-wee-questions-role-of-fas…/… 魏家祥自家政党拥有的报章竟然打脸魏家祥说谎。魏家祥也否认国阵介入反贪会的调查,指控州政府领袖在这项工程收受数百万令吉回佣。难道魏家祥忘了国阵媒体将这谎言刊登在封面头条?(详见2018年1月20日《新海峡时报》) 魏家祥否认马华总会长廖中莱作为交通部长滥用职权施压中国铁建,但别忘记是魏家祥及国阵率先将中国铁建拖下这个政治冲突的浑水。同时,魏家祥还承认廖中莱透过他作为交通部长的职责,从中国铁建“获得”消息,即便大马政府并不是槟城计划的合约参与方。 也许槟州政府应该仿效联邦政府在总值550亿令吉的东海岸铁路计划般,在没公开招标下就直接颁布工程,以避过来自反贪会的“骚扰”? 魏家祥声称,总值550亿令吉的东海岸铁路计划(简称东铁),尽管其工程总额比槟州海底隧道及3条大道工程的63亿令吉还要高9倍,但基于它是一项“政府对政府”的计划,因此是不需要进行公开招标的。难道槟城的计划就不是“政府对政府”的计划吗?槟城的“两岸三通一个槟城”计划,是由一家中国政府所拥有的公司承建,而有关的谅解备忘录,是在2011年4月28日,由马中两国首相共同见证。(见附档图) 尽管如此,槟州政府坚持是项计划必需以公开招标的形式进行。这与东铁计划的模式截然不同。要是槟州政府早知道马来西亚反贪委员会只会对那些有进行公开招标的计划展开调查,而不是那些直接颁发工程的计划开档调查的话,也许槟州政府应该以直接颁布工程的方式进行“两岸三通一个槟城”计划,以避过反贪会的“骚扰”,包括近期在华人农历新年前的问话。 魏家祥再次尝试将槟州州秘书扯下这滩政治争斗中,声称得标财团的总缴足资本并未达到当局定下的3亿8100万令吉的最低要求。他甚至声称,在投标时,州秘书是在首席部长的指示下行事的。 这是离谱及荒谬的谎言。州秘书可是槟州招标委员会的主席,并根据法律条规执行他的任务。颁布工程给Zenith 并没有让他得到什么好处。是Zenith 财团本身达到了最低的3亿8100万令吉缴足资本的要求。槟州招标委员会是依据当时的竞标条件而颁布工程,而不是像魏家祥所声称般。魏家祥尝试把州秘书拉下水是不择手段的做法,因为他已经没办法证明这项透过公开招标程序颁布的工程有任何乱来的舞弊行为。 我不打算再长篇大论地向魏家祥解释说合约文件其实并不需要每一页盖上印花才被列为有法律效应,或者是跟他说凡是附档在正规合约内的每一份文件实际上就是合约的一部份等事。中国铁建(CRCC)在主要合约内有被提及,中铁也签署了合约以作为合约的一部分,并额外再签署了一份附档在合约里的承诺书,担保会完成有关的计划。每一个曾经购买产业的屋主都知道,任何附近档在房屋买卖合约内的文件,都是主要合约的一部分啊。也许,魏家祥应该请一个律师来给他一些相关的补习才行。 最后,我再次说明,截至目前为止,州政府尚未支付一分钱或任何一寸土地给 Zenith 或承包商,作支付海底隧道计划之用。已经付费的,是三条主要大道的计划而已。魏家祥三番四次指控州政府已经支付 Zenith 或海底隧道的承包商,是非常不诚实的行为。 很明显的,国阵及魏家祥只对破坏是项可以减缓州内交通阻塞、涉及广大公众利益的计划感兴趣。当魏家祥一次又一次无耻地掩盖及抱着他那10个谎言时,回应他是毫无意思的事。我们交给槟城人民来自行判断吧。 我谨此祝贺魏家祥:恭喜发财,年年有余! 林冠英

国阵破坏槟州政府缓解交通阻塞方案

槟州首席部长林冠英于2018年2月12日 在乔治市发表声明: 再反驳像魏家祥这种国阵领袖的谎言也是徒然,他们一直针对三条大道及海底隧道说谎,魏家祥不但拒绝针对他之前针对槟州政府的十大谎言负责及讲清楚,而且全力破坏我们缓解交通阻塞的利民工作。 国阵和魏家祥目前无法证明的谎言如下: 1. 当中有贪污,州政府领袖涉及收取数千万令吉的回扣; 2. 国阵领袖或魏家祥都不是要破坏这项计划,廖中莱向中国铁建索取资料没有牵涉滥权,更没有“公报私仇”以官职谋取政治利益; 3. 谎称我说过中国铁建是Zenith Consortium的股东; 4. 不理会我说中国铁建是承包商,而一直影射是一家服装公司兴建三条道路及海底隧道的工程; 5. 污蔑是州政府领袖在颁发合约给Zenith的角色, 事实是公开招标委员所会是由州秘书领导及包括其他政府高级官员所组成。他也拒绝回答为什么东海岸铁路550亿令吉的合约在没有公开招标的情况下颁发,反贪委却没有调查; 6. 他企图将槟州秘书扯进政治恶斗中,谎称Zenith在透过公开招标获标时,缴足资本没有达到3亿8100万令吉的最低标准; 7. 谎称合约没有印花,特别是主要承包商的合法意向书; 8. 谎称承包商为确保工程竣工而附加的意向书没有法律效用,因为那只是主体合约的附加文件; 9. 谎称中国铁建是唯一的顾问; 10. 谎称州政府已经付款给海底隧道的承包商 州政府在回答国阵媒体针对三条高速公路及海底隧道的一系列公共审问时,一直都保持公开及透明的态度。不像国阵政府在一马机构丑闻及东海岸铁路一贯保持沉默。魏家祥在玩肮脏的游戏。魏家祥在滥用国阵对新闻及电视媒体的掌控,拒绝针对上述十大谎言做出解释。他这种一再用新谎言来掩盖上一个谎言的肮脏游戏,我再也不奉陪。 我很惊讶,魏家祥竟是承包商中国铁建提供资料的当事人,就连州政府也不知道。魏家祥甚至说他知道Zenith缴付中国铁建多少钱,这让人质疑他的资料来源。像廖中莱及魏家祥这些马华领袖,演到好像他们是中国铁建的代言人,忘了他们做为马来西亚部长的角色 。这也证明了我们两个争论点: 第一,槟州政府领袖被指收取上千万令吉的回扣及贪污在那里?现在马华领袖又转口风,紧咬“中国铁建是承包商还是股东”不放,或是Zenith已经缴付中国铁建多少钱。Zenith缴付多少钱给中国铁建,这得要Zenith亲自回答。当这项工程是通过公开招标颁布时,魏家祥可不可以证明贪污,或进一步解释大马反贪委会在调查什么? 第二,这也让人怀疑,交通部长廖中莱是不是滥权,施压中国铁建透露资料,虽然廖中莱不是合约的签约人之一,合约涉及槟州政府、Zenith Consortium 及中国铁建。廖中来没有权利与中国铁建谈话, 但是看起来中国铁建可以与马华领袖建立关系,而不是与州政府。 中国铁建如今面对的局面与Zenith Consortium主要人物几乎一样,特别是后者被反贪会扣留的高层。但Zenith之前从没被如此公开接洽过。再说,我们可以理解那些筑路及建造海底隧道的人从来没有想过,他们会因此而被扣留。很明显地,Zenith已经被反贪会扣留所震慑。 如果中国铁建因此退出海底隧道,不再担任主要承包商,我们就可以知道谁在破坏此计划。槟州政府保留我们的法律追溯权,确保承包商履行合约。国阵及马华领袖如此搞破坏,槟州人民得到什么?交通阻塞问题只会更严重。国阵在位期间已经给不到任何解决方案,现任州政府提出一个可能的解决方案,他们却还要将它破坏殆尽。 林冠英

魏家祥在永平独中拨款不足一事上继续当缩头乌龟,连50万令吉都不能拨给永平独中。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兼峇眼区国会议员林冠英于2018年2月8日在吉隆坡发表文告: 马华署理总会长拿督斯里魏家祥是否感很骄傲,从他一年600万令吉款项中拨出区区1.25%,就是7万5000令吉,给他柔佛亚依淡国会选区唯一的独中,即永平独中,这就是魏家祥自我矮化的阿Q精神。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马华署理总会长拿督斯里魏家祥是否感很骄傲,从他一年600万令吉款项中拨出区区1.25%,就是7万5000令吉,给他柔佛亚依淡国会选区唯一的独中,即永平独中,这就是魏家祥自我矮化的阿Q精神。 魏家祥在永平独中拨款不足一事上继续当缩头乌龟,连50万令吉都不能拨给永平独中,他甚至在几天前以马华一度不入阁来漂白为什么柔佛没有制度化拨款的华校。 他自我漂白说柔州政府曾有制度化拨款给州内华校,但数额不固定,后来因为马华一度不入阁,才导致拨款出现中断。 魏家祥的说法极之可笑,若柔佛有制度化拨款就不会因政治因素导致拨款中断,他不懂大可参考槟州政府的做法,制度化拨款的三大定义是:常年拨款而非大选前才拨款、不看政党背景、钱直接汇入校方户口。 魏家祥荒唐说辞简直是自欺欺人,若是符合以上三大制度化拨款定义,就算出现政治变化,华教拨款依然有保障。 还有,马华最擅长在发展拨款和行政拨款上故意混淆视听,将两者相提并论,说华小拨款有增加,实际上是行政拨款而非发展拨款。华小属于政府管辖学校,联邦政府必须支付被纳入国家教育制度的行政开销,这包括教职员薪金,但为何联邦政府不拨给华小固定的发展基金?证明马华没尽本分,联邦政府歧视华小。 对华校而言,行政开销固然重要,但没有发展基金学校就停顿不能成长,一个组织无法发展成长,最后只能自生自灭。 马华向来强调“有人在朝好办事”,可是马华在朝的结果,华校拨款不是“被变质”就是“被拖延”,不像槟州政府的拨款讲到、做到、钱马上到。 魏家祥国会议员每年有600万令吉拨款,他连50万令吉都不能拨给他选区唯一的独中?永平独中的国会议员是堂堂正正的首相署部长,但永平独中款项不足时,魏家祥应该拔刀相助,不应该以施舍态度来对待独中。 永平独中去年只获得魏家祥区区7万5000令吉拨款,相比槟州政府拨款每所独中每年50万令吉,7万5000令吉简直是杯水车薪。魏家祥一再被追问为何不能拨款50万令吉给他选区唯一的独中,他却闪、躲、逃避回答这问题。 我知道马华只能从巫统桌下拾取面包屑,华社也不奢求魏家祥有能力给予全国华校和独中制度化拨款,但他为什么不弥补过错,今年拨款给永平独中50万令吉? 槟州政府去年制度化拨款给华小、独中、华文国民型中学、教会学校超过1100万令吉,2008年至今已超过8000万令吉。没有理由魏家祥没有能力如槟州般,拨款给每所独中50万令吉,这只是看他敢不敢和要不要做。 魏家祥身为身为马华公会老二,又是部长,连区区50万令吉拨款都一再顾左右而言他,如何当个政党代表领袖,难怪统考文凭最后一哩路走不完。不像槟州政府,2008年执政后就承认统考,聘请独中生邓晓璇担任州政府旗下子公司的槟州绿色机构总经理高职。 林冠英

永平独中拨款仅7.5万 魏家祥敢承认错误吗?

槟州首席部长林冠英于2018年2月3日在吉隆坡发表文告: 魏家祥是否敢予承认自己在2017年拨给永平独中仅有7万5000令吉的错误,这数额仅是杯水车薪,并愿意承诺在2018年会给予更多的拨款,拨出与槟州政府同等的数额。魏家祥应以实际的行动,来兑现他对独中的承诺,而非空口说白话来支持独中。 槟州政府拨款50万令吉给每一所独中,如果身为联邦部长的他无法给出更多的拨款,但至少他也应该向槟州政府看齐,拨出同样数额的拨款给独中。若是如此,这是否意味魏家祥是认同槟州政府比他做得更好,更积极对待独中课题。 7万5000令吉对于一间独中来说,是不足够的。槟州政府在2017年期间拨给每所独中50万令吉,州内的5所独中一共获得250万令吉。这并不是单一个案,事实上,槟州政府自2009年开始,每年都制度化拨款给独中。 对此,魏家祥可能会解释说他无法说服巫统,因此只能屈服于巫统。但是,这是魏家祥自己的选区,他拥有绝对的权力决定如何运用其选区拨款。为何他却没有办法拨出50万令吉给他选区内唯一一所独中? 永平独中是亚依淡国会区內的唯一一所独中,而魏家祥不仅是永平国会议员,也是华裔部长和马华署理总会长,所给的拨款理应不会输给槟州政府。 作为国阵国会议员的魏家祥每年享有600万令吉的选区拨款,座拥如此庞大的资源,但却仅仅拨出7万5000令吉于永平独中。魏家祥是有能力每年给予永平独中50万令吉的拨款时,而他却没有怎么做,委实令人不解。 如果说,这笔7万5000令吉拨款就是魏家祥对独中的承诺,那么你要华社如何相信马华是支持华教的。人民充满疑问,为何魏家祥不支持制度化拨款?我们希望魏家祥最终能够拨出50万令吉予永平独中,减轻校方的财力负担。 身为一名拥有600万国会选区拨款的马华部长,更何况这是他自己本身的选区,却只拨给独中区区的7万5000令吉款项。这只有再次证明马华“当家不当权”,不敢利用自己的权力作出改变,无法兑现他们对华文教育所做出的承诺。 相较于槟州政府拨出50万令吉或者5倍给每所独中,马华联邦部长魏家祥仅拨出7万5000令吉的款项而已。一名马华联邦部长的拨款只占槟州政府拨款的15%而已。是否魏家祥还要继续固执,拒绝宣布好消息拨款50万给永平独中来承认自己的错误?

Follow us

0FansLike
66,831FollowersFollow
14,000SubscribersSubscribe

Latest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