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州政府拨地 汇华助益华小学建校

槟州首席部长林冠英于2018年3月14日见证汇华置地实业有限公司(Hunza Realty Sdn. Bhd. )及槟城益华学校董事会槟州政府拨地汇华助益华小学建校签署谅解备忘录仪式 之媒体声明: 这项谅解备忘录的签署仪式,为汇华置地实业有限公司与槟城益华学校董事会,为共同发展以兴建益华小学而签署的备忘录。益华学校的发展地段位于槟岛西南区巫金10,洛20353,地址为 Lilitan Sungai Ara。 随着城乡规划局经于2018年3月7日批准是项计划的展开,汇华置地实业有限公司需捐献总值1070万令吉,作为建校发展捐献之用途。1070万令吉, 将由政府委任的估价员用出估价。 而其余的成本及开支,则将由校方自行承担。是项计划的软硬体设施,料将耗资2200万令吉。 在获得所有相关部门的批准后,这项计划预料将在2019年开始进行。整个计划的工程將耗時大约18个月完成,另加6个月的应变期。 汇华置地实业有限公司对益华小学建校发展的捐献,为该公司的槟城国际商城(PICC)发展项目的开发条件之一。槟城国际商城是一项位于槟岛西南区峇央峇鲁的综合性发展项目。 益华学校发展详细资料 建议地段:槟岛西南区,巫金 10,洛 20353 (旧有洛为PT 273),Lilitan Sungai Ara 面积:4,305 英亩 校地:州政府拨地给学校 地段市值:约4000万令吉 土地用途:教育 建筑:4 层楼 设施: 36 间课室 19 间设施室 1 个食堂 1 个多用途礼堂(可容纳4个羽毛球场) 1 个图书馆 兴建期:在获得地方政府及相关单位的所有批准后,预料将耗時大约18个月完成,另加6个月的应变期。 学生人数:约1,400...

国阵又食言,说好的500令吉竟然被减半!

槟州首席部长林冠英于2018年3月13日在乔治市光大发表文告: 联邦政府仅拨出560万令吉予2万534受灾户,换句话说,那些在槟州史上最严重水灾风灾的受灾户,每户人家只能领取250令吉。 联邦政府仅拨出560万令吉予2万534受灾户,换句话说,那些在槟州史上最严重水灾风灾的受灾户,每户人家只能领取250令吉。州政府对此感到失望,原本联邦政府承诺考虑给予受灾户500令吉,但最终仅给予每个受灾户250令吉而已。令人纳闷的是,为何其他州属的水灾受灾户可以获得500令吉,而槟州发生史上最严重的水灾时,受灾户却只能得到250令吉? 槟州政府在水灾后,总共为州内的5万2353名受灾户拨出了3664万7100令吉。然而,州政府并不奢望联邦政府也能够像槟政府一样,给予每个受灾户700令吉。州政府只是希望联邦政府可以公平对待槟州人民,即联邦政府给予其他州属多少,就给槟州人民多少,避免被人以为槟州人民遭到歧视,带来负面影响。职是之故,槟州政府希望联邦政府在三月中发放有关援助金时,能够从250令吉提高到500令吉。 以下为首相署部长拿督斯里沙希淡于2018年3月12日针对我的国会书面提问给予的答复: 国会书面提问 (第38道问题) 提问者:峇眼区国会议员林冠英 日期 2018年3月12日 (星期一) 问题:林冠英国会议员(峇眼)要求首相说明2017年11月4日及5日水灾过后访问槟州时,承诺拨出10億令吉款项作为防洪计划的下文。槟州人民何时才能够获得每人500令吉的救济金?为什么槟州人民在2013年中央政府为水灾灾民的拨款中,仅仅获得2亿3500万令吉中的的3万5000千令吉? 首相署部长拿督斯里沙希淡回覆: 2017年11月4日下午2时至5日早上5时长达16小时的大雨,让槟城低洼之处成为了水乡泽国。连夜大雨让超过百棵树木倒下, 一些地方亦发生土崩,许多道路因为下了16个小时的长命雨造成水灾而封锁,令槟城全州陷入瘫痪的情况。河水由于涨潮水位升得更快, 造成大部分威省都被水急速掩盖了。 水灾发生后,首相署经济策划组、马来西亚自然资源与环境部及槟城联邦发展局立刻组成一个委员会应对相关事故。该委员会经会议讨论,并仔细研究槟州13项花费约10亿令吉的防洪工程计划后,已于2017年11月7日向首相汇报。这些工程需要全面的深入研究以及考量它对发展带来的影响,确保有效地解决水患问题。 通过灌溉及水利局,马来西亚自然资源与环境部从第5大马计划至第10大马计划一共花了12亿5400万令吉提升槟城的水利系统。除此以外,第11大马计划也拨款1亿5000万令吉做为槟榔河建防洪墙。 政府建议通过国家天灾援助信托基金 (KWABBN) 于2018年3月中颁发援助金给予受2017槟城水灾影响的灾民。中央政府为槟城2万2534户灾黎总共拨出563万3500令吉。 自2013年到2016年期间,槟城一共领取了3万5000令吉援助金。那是因为只有71户家庭在2013年时受到季候风造成水灾影响,而迁至临时成立的灾黎中心。2014年至2016年槟州并没有受到季候风造成水灾的影响,只有一般大雨后水灾。

林冠英:希联透过宣言宣布:一旦执政联邦,就会承认独中统考。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兼峇眼区国会议员林冠英于2018年3月13日在吉隆坡发表的文告: ——————————————————————————————— 如果魏家祥及马袖强不敢给予公平的拨款给他们自己选区内唯一的独中,叫国人怎样能够相信他们对争取承认独中统考文凭的承诺呢? ——————————————————————————————— 如果魏家祥及马袖强不敢给予公平的拨款给他们自己选区内唯一的独中,叫国人怎样能够相信他们对争取承认独中统考文凭的承诺呢? 正当独立后的这60年来,民政马华还不敢施压国阵承认统考、甚至提出“承认统考剩下最后一哩路”这牵强的理由来蒙骗华社时,希联已经透过竞选宣言,堂堂正正的宣布:一旦执政联邦,就会承认独中统考。 2018年《希联宣言》甚至进一步清楚列明,独中生只须要在大马教育文凭中单考马来文科,并考获优等,就可持统考文凭申请政府大学,以及申请政府部门的工作职位。 原以为随着希联宣布承认统考文凭后,身为首相署部长的魏家祥会打蛇随棍上,要求国阵也立刻承认统考,来个益民良政大比拼,但是,他却反过来将矛头指向已脱离巫统的希联主席敦马哈迪和丹斯里慕尤丁,指两人之前如何不善待华教;而当年2人位高权重时,他一句话也不敢哼,如今2人不再掌权,才来数落对方。 若根据魏家祥的“敦马及慕尤丁是国阵承认独中统考的绊脚石”之逻辑,如今这2人已离开国阵权力的核心,马华及民政在争取承认独中统考文凭理应轻而易取,可是为什么他们在去除了这两大绊脚石之后,依然做不到简单的“承认独中统考”?这证明马华民政在国阵里只贪图做官享福,根本没有做好本份。 反之,民主行动党在敦马及慕尤丁才加入希联不久,就成功说服他俩以单考SPM 国语的简单条件,接受承认独中统考,证明行动党及希联比马华民政更能做好本份,为独中生争取国民应有的基本权益。 看起来,承认独中统考只是马华欺骗华社的棋子,吊着华社的瘾空谈了几十年,最后一哩路走了几年都还走不完,马华民政为了自己的官位,在国阵内部须看巫统脸色行事,当家不当权的窘境,在承认独中统考事件中展露无遗。 就说独中拨款好了,马华民政两大主要领导人魏家祥和马袖强,迄今依然不要、不能、不会及不敢公布今年到底会拨款多少钱给自己选区内唯一的独中,还说什么代表华社? 魏家祥曾说,去年他拨给柔佛亚依淡国会选区的永平独中7万5000令吉,马袖强则没说拨多少钱给他安顺国会选区的三民独中。至于今年准备拨多少,他们至今都不要、不能、不会及不敢说。 身为联邦部长,他们每年都享有至少600万令吉的选区拨款,并拥有分配拨款的绝对权力;拨款50万令吉给选区的独中有什么难题?他俩一再被追问为何不能拨款50万令吉给选区唯一的独中,都采取闪、躲、逃避,至今不要、不能、不会及不敢回答如此简单、直接了当的问题。 虽然教育并不在州政府的权限,但槟州政府每年却能够制度化拨款给槟州每所独中50万令吉,州内5所独中共获年度250万令吉拨款。马华和民政常常向华社声称“有人在朝好办事”,却连每年给一所独中50万都不能做到,凭什么要华社继续支持他们呢? 林冠英

槟州维护联邦宪法中宗教自由的11项措施

槟州首席部长林冠英于 2018年3月12日于光大发表声明: 槟城维护联邦宪法中宗教自由的11项措施 槟州政府将竭尽所能支持伊斯兰教以外的宗教,维护宪法宗教自由政策,州政府实施以下11项措施来确保宗教自由: 1) 成立一个以槟州首长为首的槟州五大宗教事务理事会 2) 保留土地给予伊斯兰教以外的宗教膜拜崇拜场所 3) 自2008年开始共拨出3000万令吉的资助款项 4) 透过地方政府部门批准非伊斯兰教的其他宗教建设宗教场所 5) 每年拨出150万令吉给兴都基金会 6) 将中路的一栋建筑拨给兴都基金会作为办事处 7) 确保发展商提供同等面积宗教土地给伊斯兰教以外的宗教 8) 将苏格兰路的一栋建筑拨给槟州五大教宗教(佛教、基督教、兴都教、锡克教及道教)事务办事处 9) 每年拨出5万令吉给马来西亚五大宗教(佛教、基督教、兴都教、锡克教及道教)咨询理事会 10) 每年拨款给非回教宗教学校或注册于教育部的宗教学校 11) 申请批准,让槟州非穆斯林公务员享有类似穆斯林朝圣假期的“宗教 朝圣”带薪假期

消费税无助降赤字 林冠英:纳吉撒谎!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兼峇眼区国会议员林冠英于2018年3月12日在吉隆坡发表声明: 通讯及多媒体部法令是否可以对付首相?因为首相撒谎说,没有了消费税(GST),马来西亚将出现财务赤字,但是自2015年4月1日推行GST以后,马来西亚还是一直财务赤字。 通讯及多媒体部法令是否可以对付首相?因为他撒谎说,没有了消费税(GST),马来西亚将出现财务赤字,但是自2015年4月1日推行GST以后,马来西亚还是一直财务赤字。通讯及多媒体部应该证明他们没有双重标准,因为首相的言论根本就是睁眼说瞎话。 马来西亚在2015年4月1日之前就一直财务赤字,随便地说GST可以挽回财务赤字根本就是说谎,事实是,马来西亚在2015年实施GST后依然继续赤字,而且是预料之内。很明显地,今年从GST所收到的450亿令吉根本不足以应付赤字,因为国阵的贪腐根深蒂固。只有廉洁的政府可以挽回财务赤字的局面。槟城及雪兰莪都已经证明我们可以在没有GST的情况下,维持财务盈余,只要政府廉洁不贪污。 通讯及多媒体部副部长加拉尼已经警告那些持续散播假消息者,特别是散播一马机构丑闻的人士,将会被对付。加拉尼说,这些网站包括《华尓街日报》、《纽约时报》、《经济学人》、澳洲广播机构以及美国有线电视新闻频道,都被指自上个星期一直刊登与一马机构有关的假消息。 索回散落在外国被洗的黑钱,以及那些被人从一马机构盗走、落入美国、瑞士及印尼的非法钱财。 加拉尼是不是在说,美国司法部正在调查的一马机构窃取属于大马人民的45亿美元及洗黑钱活动也是假消息?这真是国阵大选之前急狗跳墙,以掩饰让马来西亚被美国司法部标签为“盗贼统治国家”的一马机构丑闻。 如果一马机构丑闻是假消息,那么有关瑞士政府即将没收、存放在瑞士银行内、与一马机构有关的4亿3000万令吉现款,也是假消息吗?或许这也是为什么马来西亚政府拒绝向瑞士政府索讨4亿3000万令吉,因为国阵不要与一马机构有任何关联,所以他们随便地指这些消息都是假的。这笔4亿3000万令吉真的是国阵的昂贵错误,不幸地却由马来西亚人来买单。 根据加拉尼的错误逻辑,有关刘特佐所拥有的、在印尼被没收的超级豪华游艇《平静号》的消息,也肯定是假的。据美国司法部调查,刘特佐利用从一马机构获得的钱,买了价值10亿令吉的游艇。就连刘特佐自己也承认那是他的游艇。印尼著名杂志《Tempo》在最新一期杂志封面刊登了一马机构丑闻, 加拉尼也应该要把《Tempo》的新闻列为假消息。 一旦希望联盟入主布城,我们将索回那些被人从一马机构盗走、落入美国、瑞士及印尼的非法钱财及资产。国阵不敢做,但是希盟会代替人民索回这些钱,包括美国司法部所揭发通过一马机构流入美国的45亿美元黑钱、存放在瑞士银行与一马机构有关的4亿3000万令吉现款,以及刘特佐利用从一马机构取得的黑钱所购买的10亿令吉超级游艇。这些钱财都足以让我们继续支付1200令吉的一马援助金(BR1M)。 林冠英

林冠英:赋权予男人,造就一个人,赋权女人时,造就一整个家庭!

槟州首席部长兼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于2018年3月8日在乔治市光大发表国际妇女节献词: 赋权予男人,你造就的是一个人,当赋权予女人时,你造就的,却是一整个家庭。 槟州认可女性在社会、经济及治理方面的成就。成立于2011年11月的槟州妇女发展机构, 旨在将槟城转型成一个性别及机会平等的进步社会。这可以从委任全马第一位女市长看得出,拿督麦慕娜是这国家最出众的女性公务员。 前槟岛市政厅市长拿督麦慕娜,如今已晋升为联合国人居署的执行总监,目前身在肯亚的奈若比工作。她是出任这项任务的第一位亚洲女性,也是马来西亚历史上第一位出任联合国高职的女性。 当女孩和女人被赋权时,整个社会就会变得不一样。所以,若赋权予男人,你造就的是一个人,当你赋权予女人时,你造就的,却是一整个家庭。 自2008年起, 槟城州政府投入了超过2百万令吉 ,提供35岁以上的女性进行免费乳房造影扫描。那些收入每月少过5千令吉的家庭,槟州政府每年提供300令吉的津贴,用于支付门诊医疗服务费用,每次费用上限为50令吉。至于每月收入少于2500令吉的未婚人士,每年将获得150令吉,每次看病上限也是50令吉。 从2018年开始,所有的60岁以下,并育有6岁以下的在职母亲,每年将获得300令吉的奖励。槟州政府预计在2018年拨出1500万令吉给予槟城5万户至少拥有一名孩子的家庭,这将会鼓励更多妈妈投入职场。 要晋升成为经济发达体,女性的劳动参与率就要超出60%。目前槟城女性的劳动参与率为59%,而全国的女性劳动参与率则为54%。由希望联盟主导的槟州政府承诺,将会致力提升女性的劳动参与率,并推高至60% 以上。另一方面,槟州政府亦为没有工作的家庭主妇及单亲妈妈每年提供1百令吉。 民主行动党自豪地宣布,其中委会将至少拥有30% 的女性代表,这印证希盟的承诺,即鼓励及推展女性掌权,让她们成为领袖。走到今天,性别已不再是一个人展现潜能、实现梦想以及建设国家的绊脚石。 谢谢。

卢界燊加害者扮演受害者 是披着羊皮的国阵狼

槟城州首席部长办公室于2018年3月7日在槟城光大发表的文告: 槟城人知道卢界燊是加害者扮演受害者,是披着羊皮的国阵狼。 卢界燊一时铁口直断挑衅首长不敢起诉他,接到律师信又哭丧着脸影射首长打压言论自由,国阵哭包与国阵媒体宝贝卢界燊真的很爱演,但他到底要什么?槟城人并不想知道他的假惺惺,槟城人只知道卢界燊是加害者扮演受害者,是披着羊皮的国阵狼。 卢界燊这位国阵媒体宝贝从2017年一直对媒体放话挑衅首长不敢起诉他就是证明他对首长的诽谤及胡言乱语就是事实,结果挑战首长起诉他的人是他, 说首长一直起诉政敌,有违言论自由的人也是他。人是他,鬼也是他,足见卢界燊的狡猾,把槟城人当无知。 如今,如他所愿,首长为了讨清白而起诉他,原本喜欢三番四次带着媒体到光大开记者会的卢界燊,接获起诉状又开始哭丧着脸假正义的以反对党之名扮弱者,还声称他面对官司将会遭到破产的处境扮起受害者。 但是卢界燊忘了,槟城人民都深懂作为国阵候选人的卢界燊,其所在的阵营可是全世界民选政权在位最久,权力过度集中的联邦政府国阵霸权。卢界燊从来就不是弱者或受害者! 国阵为了抢夺槟州政权处心积虑无所不用其极,州政府这10年来各种推行计划或在大选期间,无时无刻不被国阵利用其庞大的媒体机器、联邦机构及滥用当时不明来历的一马资金对州政府及首长进行史无前例的加害与迫害。 国阵声称要打击假新闻,但国阵与国阵媒体就是假新闻的最大制造者。卢界燊对首长的各种诽谤谎言就是最典型的例子,因为他知道媒体非常愿意与他一唱一和,扮演一个弱者的戏码。换句话说,卢界燊就是国阵破坏槟州政府推行各种利民计划及国阵推翻州政府的加害者与打手! 我们知道国阵掌控着执法机构,执法机构存在着双重标准,国阵一众打手包括卢界燊以各种不实谎言的胡乱指控,执法机构都会愿意配合在国阵最有利的时候对州政府采取任何行动,包括逮捕首长。就像反贪会可以对公开招标的两岸三通一个槟州计划无日无之调查,却无视数百亿令吉计没有公开招标的东海岸铁路计划。所以卢界燊扮演什么受害者? 再者,卢界燊另一个把公众当无知的就是作为民事诽谤诉讼,他声称可能在来届大选不得上阵来博取同情。他以为他的可怜演出可以像现实中大量希盟反对党及反国阵人士,遭到国阵欲加之罪透过检控单位刑事提控迫害一样,成为一名不得竞选的受害者。 懂得常识的人都知道,民事诉讼败诉是不会导致无法参选,除非有人破产。作为国阵候选人,即便他声称会因官司而破产也没有人会相信,因为当初国阵喽啰部落客Papagamo诽谤公正党实权领袖安华败诉判赔95万令吉给安华,大家以为他会破产,结果让国人你吃惊Papagamo竟然悉数赔偿给安华,还以1元小钞和银角来支付剩余的1260令吉27仙,并多给3仙来羞辱安华,可见国阵何其财大气粗。 小小一个国阵骗子Papagamo尚且有能力偿还普通老百姓一辈子可能赚不到的钱,可见国阵的金钱政治是何等猖獗。卢界燊作为国阵宝贝难道会破产?请不要羞辱人民的智慧。 槟城人民永远记得2013年大选,一马福利组织在槟城操弄金钱政治,用金钱收买选民投国阵,笼络非政府组织及媒体组织左右大选,穿一马组织衣服的流氓到处打人生事制造恐惧,搞得槟城鸡犬不宁。当时候卢界燊的“戏剧恩师”邓章耀曾在2013年4月17日的报章上矢口否认恶名昭彰的一马组织与国阵有关系, 声称一马组织派钱不是国阵派钱所以没有触犯选举法令。但国阵在槟城进行的恶劣金钱选举在2015年6月19登上了国际鼎鼎大名的华尔街日报,证明了国阵利用1MDB的资金也是全马人民的钱,企图推翻希盟槟城州政权。当时候所有国阵候选人都是这项金钱政治选举的共犯,包括卢界燊。 这五年来卢界燊仍继续披着羊皮扮演可怜的羔羊,但过去五年他及国阵以谎言要推翻希盟槟州政府的所作所为,仍掩盖不住他狡猾善辩好说谎的国阵狼性。 槟城州首席部长办公室

林冠英:要辩就跟廖中莱辩一马案!

槟城州首席部长于2018年3月6日在吉隆坡发表的文告: 就像当年蔡细历挑战我辩论一样,要辩论也应该是现任马华总会长才有资格挑战我辩论,而且不只是海底隧道计划的课题,还要辩论1MDB丑闻。 首相署部长魏家祥明显的是想在大选来临之际“出位”及获取廉价宣传。魏家祥昨天向我叫嚣“是男人就挑战魏家祥公开辩论槟城海底隧道与三条大道计划。” 魏家祥自以为是地忘记了他还不是马华的总会长,而只是这个在上届大选赢得7个国会议席政党的第二把交椅。而我作为赢得38个国会议席的行动党最高领袖,这于我来说实在不是真正匹配的将帅之争。 即便略过不提马华与行动党在议席上的落差,任何挑战也应该是来自马华总会长廖中莱而不是一直无的放肆的马华署理总会长魏家祥。就像当年马华前总会长拿督斯里蔡细历挑战我辩论一样, 要辩论也应该是现任马华总会长才有资格挑战我辩论,而且不只是海底隧道计划的课题,还要辩论1MDB丑闻。 蔡细历懂得这么浅显易懂的逻辑,为何魏家祥还不懂? 魏家祥必须接受他还不是最高领袖,更重要的是必须要尊重廖中莱作为其政党总会长。除非魏家祥目中无人到认为他自己比廖中莱更强大? 任何公开辩论都应该在对等地辩论双方课题,因此必须涵盖红遍全球的1MDB丑闻,这项天大的丑闻已经让马来西亚在全球背负欺世盗国的名声及成为地球上最贪污的国家。因此,若廖中莱只与我辩论海底隧道及三条大道却拒绝辩论及逃避回答天大的1MDB丑闻是极度不公平的。 我很肯定廖中莱也很热切的要解释数十亿美元计的金钱流向,这些属于大马人民所拥有的公款就这样挥霍在好莱坞拍片、买粉红巨钻、纽约宫殿般的豪宅、私人专机,还有最近才被印尼当局扣押那艘高达10亿令吉的巨大超级游艇。 国阵及魏家祥正无所不用其极的要破坏槟城州政府要透过兴建基础设施疏导州内交通阻塞的努力。魏家祥根本就是一位谎话连篇的骗子,拒绝为他的连篇谎言负责举证,是不折不扣“骗后不理”的说谎专家,被人“打脸”揭发谎言后,又捏造另一个谎言掩盖。 魏家祥始终拒绝承认海底隧道及3条大道计划是透过公开招标的事实。无论如何,有没有发现只有希盟槟城州政府推行的计划才会出现问题,但是国阵的计划即便不用公开招标也能老神在在,相安无事。 魏家祥仍无的放肆谎称Zenith财团不符合3亿8100万令吉的招标最低缴足资本要求。Zenith当时是透过以槟州州秘书主持的公开招标委员依法获得承包这项计划。因此,这绝对是个谎言。 如今,魏家祥再次被“打脸”揭发是个骗子,他又忙着解释他不曾要攻击州秘书,他目的是为了指控我。但公开招标委员会并不是我负责的,是要我如何回答。因此魏家祥奸险的纠缠于Zenith有没有符合最低的3亿8100万令吉的要求是在质疑主持公开招标委员会的州秘书及成员的诚信。魏家祥这种谎言是最卑鄙奸险的典型“出阴招”。 这就是为什么我会说魏家祥是个卑鄙的人,处心积虑的以谎言陷害尽忠职守与诚实的资深公仆槟州州秘书,要把拿督斯里法力占给拉下马,因为魏家祥知道作为公务员体系的政府官员,法力占不得违逆联邦政府的部长如魏家祥,即便魏家祥错得要命也不得违逆。 槟城州政府愿意接受马来西亚史无前例的超苛刻公众监督。但如今真的没必要再回应魏家祥一而再的新谎言,因为他根本无法回答他之前所作出的一大堆谎言骗语。如果魏家祥不是懦夫,他就该回应我三个星期前于2018年2月14日的文告。文告内容如下: 马华部长魏家祥用更多的谎言来为他已经撒下的10大谎言辩护简直于事无补,因为你可以在某个时刻向某些人撒谎,你也可以在某个时刻向所有人撒谎,但你不能时时刻刻都在向所有人撒谎。魏家祥不只执着于他所捏造的谎言,还欲罢不能的继续捏造新的谎言,如谎称获标的Zenith财团即便在工程项目延误下,仍担保获得110英亩的黄金地获准兴建高密度豪华共管公寓。 这完全是捏造,这110英亩实际发展地段并没有转移给Zenith,这何来获准兴建高密度豪华共管公寓?在连土地都没有转换的情形下,到底是如何批准高密度豪华共管公寓? 再者,若不是联邦政府部门更改条规及反贪会自2016年介入进行调查,到底是谁造成此项目工程延误? 反贪会过分冗长的调查,不只造成工程延误,不必要的重复性盘查更对州政府公务员造成极大压力困扰。随着国阵全盘破坏这项计划,计划各参与方之前的承诺已经产生了疑问,那就是这项计划是否还可能进行下去。 魏家祥最新的“10大谎言”让人更加看清楚他厚脸皮不认错的嘴脸。例如他否认他不曾影射服装公司Vertice兴建槟城海底隧道,因为他知道中国铁建是兴建海底隧道的总承包商。魏家祥得好好阅读他们马华自家所拥有的报章《星报》,仔细看看《星报》于1月13日是如何重点报导魏家祥的谎言如下: 魏家祥博士:为什么是服装公司兴建槟城海底隧道? (Dr Wee: Why is a fashion company building the Penang Tunnel?) Read more at https://www.thestar.com.my/…/dr-wee-questions-role-of-fas…/… 魏家祥自家政党拥有的报章竟然打脸魏家祥说谎。魏家祥也否认国阵介入反贪会的调查,指控州政府领袖在这项工程收受数百万令吉回佣。难道魏家祥忘了国阵媒体将这谎言刊登在封面头条?(详见2018年1月20日《新海峡时报》) 魏家祥否认马华总会长廖中莱作为交通部长滥用职权施压中国铁建,但别忘记是魏家祥及国阵率先将中国铁建拖下这个政治冲突的浑水。同时,魏家祥还承认廖中莱透过他作为交通部长的职责,从中国铁建“获得”消息,即便大马政府并不是槟城计划的合约参与方。 也许槟州政府应该仿效联邦政府在总值550亿令吉的东海岸铁路计划般,在没公开招标下就直接颁布工程,以避过来自反贪会的“骚扰”? 魏家祥声称,总值550亿令吉的东海岸铁路计划(简称东铁),尽管其工程总额比槟州海底隧道及3条大道工程的63亿令吉还要高9倍,但基于它是一项“政府对政府”的计划,因此是不需要进行公开招标的。难道槟城的计划就不是“政府对政府”的计划吗?槟城的“两岸三通一个槟城”计划,是由一家中国政府所拥有的公司承建,而有关的谅解备忘录,是在2011年4月28日,由马中两国首相共同见证。(见附档图) 尽管如此,槟州政府坚持是项计划必需以公开招标的形式进行。这与东铁计划的模式截然不同。要是槟州政府早知道马来西亚反贪委员会只会对那些有进行公开招标的计划展开调查,而不是那些直接颁发工程的计划开档调查的话,也许槟州政府应该以直接颁布工程的方式进行“两岸三通一个槟城”计划,以避过反贪会的“骚扰”,包括近期在华人农历新年前的问话。 魏家祥再次尝试将槟州州秘书扯下这滩政治争斗中,声称得标财团的总缴足资本并未达到当局定下的3亿8100万令吉的最低要求。他甚至声称,在投标时,州秘书是在首席部长的指示下行事的。 这是离谱及荒谬的谎言。州秘书可是槟州招标委员会的主席,并根据法律条规执行他的任务。颁布工程给Zenith 并没有让他得到什么好处。是Zenith 财团本身达到了最低的3亿8100万令吉缴足资本的要求。槟州招标委员会是依据当时的竞标条件而颁布工程,而不是像魏家祥所声称般。魏家祥尝试把州秘书拉下水是不择手段的做法,因为他已经没办法证明这项透过公开招标程序颁布的工程有任何乱来的舞弊行为。 我不打算再长篇大论地向魏家祥解释说合约文件其实并不需要每一页盖上印花才被列为有法律效应,或者是跟他说凡是附档在正规合约内的每一份文件实际上就是合约的一部份等事。中国铁建(CRCC)在主要合约内有被提及,中铁也签署了合约以作为合约的一部分,并额外再签署了一份附档在合约里的承诺书,担保会完成有关的计划。每一个曾经购买产业的屋主都知道,任何附近档在房屋买卖合约内的文件,都是主要合约的一部分啊。也许,魏家祥应该请一个律师来给他一些相关的补习才行。 最后,我再次说明,截至目前为止,州政府尚未支付一分钱或任何一寸土地给 Zenith 或承包商,作支付海底隧道计划之用。已经付费的,是三条主要大道的计划而已。魏家祥三番四次指控州政府已经支付 Zenith 或海底隧道的承包商,是非常不诚实的行为。 很明显的,国阵及魏家祥只对破坏是项可以减缓州内交通阻塞、涉及广大公众利益的计划感兴趣。当魏家祥一次又一次无耻地掩盖及抱着他那10个谎言时,回应他是毫无意思的事。我们交给槟城人民来自行判断吧。 林冠英

林冠英:马华民政如何代表华社?

槟城州首席部长林冠英于2018年3月5日在吉隆坡发表的文告: 马华署理总会长魏家祥和民政党全国主席马袖强连公布拨款多少钱给自己选区的独中也不敢,如何代表华社? 魏家祥和马袖强今年到底拨款多少给各自国会选区华文独中,他们国阵国会议员每年至少享有600万令吉拨款,并且拥有绝对权力分配拨款,一再被追问下却不肯公布拨款给各自选区独中的数额。 魏家祥说去年拨给他柔佛亚依淡国会选区的永平独中7万5000令吉,马袖强则没说拨多少钱给他安顺国会选区的三民独中。至于今年准备拨多少,他们至今都不肯说。 身为国阵国会议员,他们每年都享有至少600万令吉选区拨款,拨款50万令吉给选区独中有什么难题?但魏家祥去年只拨出7万5000令吉,相比槟州政府拨款每所独中每年50万令吉,简直是杯水车薪。 魏家祥一再被追问为何不能拨款50万令吉给他选区唯一的独中,他却闪、躲、逃避回答这问题,马袖强也一样,两位国阵华裔的部长级领袖,对于他们国会选区独中的拨款问题,就只懂得逃避。 2018年3月了,魏家祥和马袖强还说不出今年给予各自选区独中的拨款数额,他们应该向槟州政府看齐,槟州政府每年制度化拨款给州内每所独中各50万令吉,5所独中总数为250万令吉,拨款已在年初过账。这是槟州政府对人民的承诺,讲到做到,钱马上到。 槟州政府不希望在这课题上胜他们,这两个华裔国阵部长连50万令吉都不能拨给自己选区的独中吗? 独中统考文凭最后一哩路一拖再拖,马华以需要看巫统大哥脸色为藉口,证明马华当家不当权,只是巫统应声虫,毫无尊严可言。 更糟糕的事,身为部长的魏家祥和马袖强有绝对权力分配选区拨款,他们却连公布到底拨款多少数额给自己选区内唯一的独中也不敢?这比当家不当权的应声虫更糟糕,华社看清他们真面目。 马华和民政党自诩捍卫和维护独中发展,为什么有钱却不拨给独中?魏家祥和马袖强不肯公布拨款多少给选区内的独中就是不老实,60年来都在欺负独中,他们欠华社和华教一个道歉。 林冠英

槟州未来基金会开放申请奖学金

槟州首席部长林冠英于2018年3月5日在乔治市光大发表文告: 槟州政府透过创始于2015年的槟州未来基金会,用以帮助品学兼优的学生进入马来西亚国私立大专深造。有关基金会获私人界的支持与捐献,特别是来自槟城赛马公会, 因为他们都认同教育的重要性,更明白留住本地人才的迫切性。 槟州未来基金会在过去的3年来,颁发了约300份奖学金. 职是之顾,这些得奖的学生来自不同的生活背景,并进入科学、工艺、工程、数学、会计及金融领域就读。 来到第四年,槟州未来基金会希望可以提供更多的机会,以便留住我们的人才,避免这些优秀的学生外流,以实现BBC日前的报导 把槟城列为下一个亚洲矽谷。有关学生可按照各自的条件,申请“槟州未来基金会槟城奖学金”或者是“槟州未来基金会珍珠奖学金”。除了考量候选人的经济状况及学术记录外,各自的组别也拥有不同的资格要求,学生受促详读两个组别的条件要求再做出申请。 “槟州未来基金会槟城奖学金”将公开予平均累积积分(CGPA)为3.67或以上的学子申请;“槟州未来基金会珍珠奖学金”则公开予平均累积积分(CGPA)在3.00至3.66的学生申请。申请成功的同学,将获得各自组别规定的奖金完成学业。众学子可浏览槟州未来基金会官网(www.penangfuturefoundation.my),以了解相关奖学金的内容与条件。 槟州未来基金会将从2018年6月1日起至6月21日,开放申请有关奖学金。任何有兴趣的学子,欢迎留意以下管道以便掌握最新资讯: (a) 槟州未来基金会官网 www.penangfuturefoundation.my; (b) 免费赠阅的《珍珠快讯》; 以及 (c) 社交媒体诸如脸书及推特 (d) 马来西亚的选定教育展 林冠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