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持经济增长预测不现实 意味政府不会帮助人民?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兼峇眼区国会议员林冠英于2021年5月12日在吉隆坡发表的文告 马来西亚今年首季国内生产总值,相比去年同期下滑0.5%后,将要求今年接下来三个季度的国内生产总值增长需达至少10%,才能跟上国盟政府指2021年国内生产总值增长7.5%的经济复苏预测。 马来西亚今年首季国内生产总值(GDP),相比去年同期下滑0.5%后,将要求今年接下来三个季度的GDP增长需达至少10%,才能跟上国盟政府指2021年GDP增长7.5%的经济复苏预测。而随着政府于5月12日至6月7日落实MCO3.0,未来三个季度能否达到10%增长率仍有待观察。 国盟政府在去年11月提呈2021年财政预算案时,曾希望今年第一季度GDP增长能反映出经济复苏情况,尤其是当MCO1.0导致去年首季度GDP仅成长了0.7%而已。于去年3月18日至5月3日实施的MCO1.0,预计每日带来20亿令吉的经济损失。而于今年1月13日至26日实施的MCO2.0,以及如今的MCO3.0则预计每日经济损失3亿令吉。 如果两周的MCO2.0就使得预期中本应出现正面结果的首季度GDP增长竟变成负面结果,那么如今MCO3.0的实施天数是MCO2.0的两倍,将会影响到今年接下来所需的10%增长率。财政部长东姑扎夫鲁过于乐观,有关他指MCO3.0将不会对经济造成重大影响并维持GDP增长7.5%预测的看法是不现实的。很多旅游业或零售业业者,包括斋戒月市集小贩,将不会同意扎夫鲁的观点。而这又是否意味着政府将不会推行任何财政或经济措施来帮助人民? 扎夫鲁也指出,全国冠病疫苗接种计划将刺激经济增长和恢复力。但现实中,疫苗接种速度仍十分缓慢,只有3%人口至少接种了首剂疫苗。按照目前速度来估算,我国需要至少3年时间才能为80%人口至少接种了首剂疫苗。这使得我国将无法在今年12月达到为我国3200万人口的80%接种疫苗的目标。 政府必须解释清楚,为何人民无法从总值6220亿令吉的数个经济复兴配套和2021年财案中充分获益。从技术上而言,这6220亿令吉应反映在每个马来西亚人在这一年多时间里可获得超过1万9000令吉的福利。那么,这1万9000令吉福利是否有助于挽救工作机会、生意和经济生计? 政府应该要推行能够直接使人民受益的新一轮经济振兴配套,尤其是延长自动暂缓还贷款计划(不包括T20)、派发平板电脑、提供聘雇奖掖予员工和雇主,以创造工作机会、以及将福利局援助金提高至每月1000令吉并使失业人士也受惠。 林冠英

召开国会,朝野力量共同抗疫 林冠英:MCO 3.0或是最后一次限行令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兼峇眼区国会议员林冠英于2021年5月11日在吉隆坡发表的文告: 如果国盟政府愿意正视自身的错误,马上召开国会、停止防疫标准作业程序及政策朝令夕改的情况、终止执法的双重标准、让有能力的专业人士做专业的事,并集中火力保住人民的饭碗、生意与经济生计,那么,这次的MCO 3.0就有可能成为马来西亚的最后一次限行令。 倘若首相慕尤丁想要借由这次的限行令来打败第三波的新冠肺炎疫情,就必须认真地聆听民意,并且好好地与国人交流及合作。如果国盟政府愿意正视自身的错误,马上召开国会、停止防疫标准作业程序及政策朝令夕改的情况、终止执法的双重标准、让有能力的专业人士做做专业的事,并集中火力保住人民的饭碗、生意与经济生计,那么,这次的第三代限行令就有可能成为马来西亚的最后一次限行令。 国盟政府显然正在自我打脸,因为慕尤丁才在3月时承诺,不会再落实全国性的限行令,而是依据科学与数据采取针对性的管控。然而,不到两个月的时间里,他又根据科学和数据,宣布在举国实施限行令。如此反反复复,人民该如何能信任慕尤丁能够好好地胜任他的工作? “可以开、不准开,然后又可以开”,国盟政府在不到24小时之内,居然对全国的幼儿园及托儿所发出反复不同的指示,防疫标准作业程序改了又改,让广大的民众措手不及,更让大家对政府的信任度大大下降。 这也难怪沙巴政府会再次无视国盟政府,不让沙巴跟随联邦落实限行令。不过是在昨天而已,沙巴州政府公然地违背国盟联邦政府,允许HIDE列出的3个购物中心继续营业,不必跟从联邦指示关闭3天。 执法出现双重标准,使得违反条例的VIP贵宾和部长们获宽待或逍遥法外,反观普通人民却被严惩,加剧公众的信任赤字。而最新的案件,则是国际贸易及工业部长阿兹敏从中东返国后,并没有遵守14天隔离令。政府必须停止这种双重标准做法,以重获公众的信任。 邀请反对党领袖参与国家安全委员会会议 政府有必要恢复人民的信心,因为只有通过人民的共同努力,我们才能赢得这场对抗新冠疫情的战役。政府必须召开国会,并邀请反对党领袖参与国家安全委员会会议,组成统一阵线以对抗新冠疫情,恢复人民信心。 人民也期待慕尤丁可宣布财政措施,以帮助受到MCO3.0不利影响的马来西亚人。为了挽救经济并使其摆脱衰退状态,政府财政重点应从控制债务水平和财政赤字,转变成寻求更多借贷,以挽救工作机会、商业和经济生计。慕尤丁接下来会否兑现其承诺,延长自动暂缓还贷款计划(不包括T20)及将福利局援助金提高至每月1000令吉并使失业人士也受惠? 林冠英  

HIDE系统仓促混乱! 再展现国盟政府失败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兼峇眼区国会议员林冠英于2021年5月10日在吉隆坡发表的文告 政府在一片混乱的情况之下,仓促地让动态参与热点识别(HIDE)系统出台,再次展现国盟政府失败的一面。 国盟选在最后一刻公布动态参与热点识别系统下的名单,并要相关求业者立即关闭3天,已引起企业的困惑、沮丧及愤怒。政府居然在一片混乱的情况之下,仓促地让动态参与热点识别(HIDE)系统出台,再次展现国盟政府失败的一面。 更甚的是,国防部长依斯迈沙比里和科学、工艺及革新部长凯里两名内阁部长的言论相互矛盾,完全没有在事先协调,让大家无所适从。凯里说,名单内的各企业单位无需关闭,除非政府有特别指示。另一方面,依斯迈沙比里却在午夜前夕下令,名单下的各企业单位必须马上关闭3天。 这两名部长虽然皆来自巫统,却隶属不同阵营。一个支持首相慕尤丁,另一个则已准备在8月1日紧急状态结束后,撤回对首相的支持及呈辞内阁部长一职。即便如此,两名部长在这关键时刻,委实不该让巫统的内部派系之争影响当前的抗疫。眼下最重要之事乃是打败新冠肺炎的疫情,绝不能让党争牺牲掉企业和人民,造成巨大的经济损失。 因为政府的无能,造成大马成为亚太地区每日人均确诊率最糟的国家,但,国盟仍持续否认这个事实。对于一个无能为力的失败政府,许多民间企业早已深感厌烦,而这个政府,现在还试图将最近新冠疫情加重的责任转嫁给民众已经商业场所。 当沙巴州政府公然无视关闭三天的指示时,这个动态参与热点识别系统还有意义吗? 马来西亚购物中心协会、马来西亚零售商协会、马来西亚零售连锁协会和土著零售商等组织已在日前公开敦促延后关闭,以待进行磋商。另一方面,沙巴州政府则允许名单下的三个购物广场继续营业,公然与联邦政府对抗。当国盟旗下的沙巴政府对联邦政府也没有信心,完全无视3天的关闭指示时,这个HIDE系统还有意义吗? 没有人要求国盟政府不要关闭出现新冠确诊病例的商业机构。但是,这种“一刀切”的做法,却与HIDE通过大数据分析的人工智能演算法,以预测和识别冠病潜在热点的功能背道而驰。此外,列出HIDE场所,也可能不公平的污名化了这些有遵守防疫标准作业程序的场所。 HIDE系统也可能存在着缺陷,即其数据库并不全面,只针对那些服从指示及提供数据的企业,却放过那些不遵守指示的企业。有者就投诉指某些没有新冠确诊病例的店铺必须关闭,反而出现病例的店铺却继续营业。这无异于是在惩罚有良好遵守防疫标准作业程序的人。 政府没理由仅因为附近店铺出现确诊病例,就一并关闭没有病例的店铺。此外,国盟政府也尚未解释其双重标准做法,即允许HIDE名单中的公共交通站点持续运作,但站内店铺则需关闭。在这种情况下,是否意味着HIDE系统陈述得不够准确,即站内店铺才是问题所在,而非公共交通站点本身? 国盟不应单凭科技来做决定,也应该更多的接触人民及聆听人民心声,以做得更好。防疫标准作业程序的朝令夕改、政策U转、执法双重标准和“半桶水”的建议,皆无助于我国遏制新冠疫情。从部长的喝温水可杀冠病的言论,再到执法出现双重标准,即违反限制行动令条例的VIP贵宾获宽待或逍遥法外,但普通人民却被严惩。如今,也因为议会被不当停摆,使国盟政府免于承担HIDE系统失败的责任。 林冠英

慕尤丁是马来西亚历史上最糟糕的首相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兼峇眼区国会议员林冠英于2021年5月9日在吉隆坡发表的文告: 慕尤丁是马来西亚历史上最糟糕的首相 政府昨晚发出指示,要求所有被“动态参与热点识别系统”(HIDE)鉴定为潜在热点的地点即日起关闭3天,使得慕尤丁成为马来西亚历史上最糟糕的首相。政府在没有考虑商业机构,特别是中小型企业所面对的严重财务损失,于最后一分钟发出指示,是不负责任的做法。 在实施此措施的过程也出现双重标准,被列入HIDE名单的公共交通站点将会持续运作,但站内的店铺则需关闭3天。政府需弄清楚,感染源究竟是站内的店铺还是公共交通站点本身?政府没理由仅因为附近的店铺出现新冠确诊病例,就一并关闭没有病例的店铺。 此外,HIDE系统似乎在惩罚那些服从指示及提供数据的企业,却放过那些因不遵守指示而不在数据库里的企业。国盟还是不愿承认,是他们的无能导致马来西亚成为亚太地区人均感染率最糟的国家。吉兰丹、槟城和砂拉越此前还是绿区,如今却已成为新的感染热点。 越战使越南变得支离破碎,但越战结束仅40年,越南国内生产总值在去年就超越了马来西亚,使首相慕尤丁蒙羞。而印尼敦促其国民以马来西亚疫情为鉴时,更是让我国感受辱。 尽管我国过去存在许多缺失,但至少所有人都承认我国相较于印尼,具有更好的服务和治理水平。即便我们是反对党,但我们也不大相信印尼在对抗和管理新冠疫情上竟做得比我国好。在慕尤丁领导的无能政府下,越南经济已超越我国,而印尼则以我国作为对抗疫情失败的例子。 其实,国盟政府正是问题所在。防疫标准作业程序的朝令夕改、政策U转、执法双重标准和“半桶水”的建议,这一切都无助于我国遏制新冠疫情。从部长的喝温水可杀冠病的言论,到执法出现双重标准,即违反限制行动令条例的VIP贵宾获宽待或逍遥法外,但普通人民却被严惩;如今,则有一名副部长在宣扬阴谋论。 团结部副部长郑联科昨日在推特发文,错误地将微软创办人比尔盖茨与新冠疫情串联在一起,指这场疫情是经过策划才发生的。他今日特别澄清其推文的意思。郑联科难道就没有比听取阴谋论更应该要做的事了吗?作为一名副部长,郑联科难道不是应该将每分每秒放在如何提高疫苗接种率,以对抗新冠疫情吗?在责怪人民加剧疫情后,想必郑联科已用完了点子,只好将注意力转移到比尔盖茨身上。 慕尤丁保护这些表现不佳的部长,并无助于对抗新冠疫情或加速全国2019冠病疫苗接种计划。我国疫苗接种速度仍十分缓慢,目前不到一百万名国人或只有3%人口至少接种了第一剂疫苗,这使得我国将无法在今年12月达到为我国3200万人口的80%接种疫苗的目标。 按照目前速度来估算,我国需要至少3年的时间才能为80%人口接种至少一剂疫苗。慕尤丁会否在这3年里继续担任首相职位将变得不再重要,因为我国经济届时已完全崩溃。 林冠英

慕尤丁应回归现实: 亲身主持解决疫情与经济危机

首相应负责并每日主持国家安全委员会日常会议,以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和经济危机。 新冠肺炎确诊人数最近大幅增加,以致许多关键州属都需落实行动管制令,而且我们也迟迟无法从经济衰退中恢复过来,凡此种种,皆让我们觉得屈辱与沮丧不已,国家的前路更是一片茫茫。 我国落得今天的局面,国盟政府无法逃避责任,因为这个政府在危机管理方面不仅持双重标准,而且政策和防疫标准作业程序常常朝令夕改,促成了管控的失败。 有关方面已经做出正式的预告,即开斋节后国内每天都会有超过5000宗确诊病例,而隔离防疫中心、前线人员亦面临资源短缺的问题。 政府不断恐吓那些违反行动管制法令的民众将拘留甚至是逮捕他们,都是试图转移焦点,将管控失败的责任从政府转到人民的身上去。国人怨气冲天,不是因为不满法律而是执法上的双重标准,为何普罗百姓要受罚,但一些重要人士却不必受惩罚,得到宽大处理? 国盟政府还是不愿承认,在人均确诊病例上,马来西亚已是亚太地区最糟的国家。 如今,连吉兰丹和砂拉越这些曾经是绿州的地方,现在已成为新的感染热点。尽管已经宣布进入紧急状态和暂停国会,但疫情却没有得到改善,反而一再恶化。更糟糕的是,国家安全委员会却没有吸取教训,固执地一再重复之前失败的做法,这让我们想起了爱因斯坦的那句名言:“精神错乱的定义,就是一遍又一遍地重复做同一件事,却又期望得到不同的结果。” 尽管政府在过去一年中投下了6220亿令吉在经济刺激计划和2021年国家预算之上,但仍无法带领国家从经济衰退中走向复苏,首相慕尤丁也已经承认,目前政府已出现资金短缺的情况。 政府必须讲清楚说明白,为什么人民没有从这笔6220亿令吉中的拨款中充分受益,技术上而言,这笔拨款应该让每个马来西亚人在过去一年里获得超过1万9000令吉。只是,每个大马人所该享有的1万9000令吉福利尔今又在哪里呢? 国盟并没有趁着利息处于历史低位,向有1.3兆流动资金的本地债务市场借贷,反而在未经议会批准下,利用紧急权力修改国家信托基金法案。 这样一来,政府可从国家信托基金的195亿令吉资产中,动用50亿令吉以对抗新冠疫情及用于政府认为有必要的事务上。 疫苗接种速度仍十分缓慢,经济复苏停滞不前。目前,我国不到一百万名国人至少接种了第一剂疫苗,这使得我国将无法在今年12月达到为我国3200万人口的80%接种疫苗的目标。分析人士按照目前速度来估算,指我国需要再三年的时间才能为80%人口接种至少一剂疫苗。 政府未能兑现延长自动暂缓还贷款计划(不包括T20)、派发平板电脑和将福利局援助金提高至每月1000令吉并使失业人士也受惠的承诺,将无助于建立公众信心。 在疫情期间,将福利局援助金提高至每月1000令吉并使失业人士也受惠的做法,不仅可为百万名面对财务困境的国人提供社会安全网,也有助于刺激私人消费。 我国是时候全面检查和重整应对新冠疫情和经济危机的处理方式。似乎与现实脱节的首相是时候清醒过来,负责每日主持国家安全委员会日常会议。 这是场国家危机,首相必须亲身和直接的参与到其中,而不是将责任转嫁给其他人。要不然,要一名首相的意义何在? 林冠英

反假新闻法存缺陷双重标准 林冠英:不对付亲政府者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兼峇眼区国会议员林冠英于2021年5月4日在吉隆坡发表的文告: 赛夫丁阿都拉会否援引反假新闻法令,针对有关斋戒月市集小贩成了代罪羔羊,被指责是为了在斋戒月期间追求暴利而导致新冠疫情恶化的最新争议,对付引起争议者? 通讯及多媒体部长赛夫丁阿都拉于5月3日在其脸书上纪念新闻自由日,是空洞且无意义的的做法,因为马来西亚并没有什么值得庆祝的。根据无国界记者(RSF)公布的报告,我国新闻自由指数从2020年的第101名,连降18级至第119名,甚至低于印尼的第113名,但国盟政府却继续否认导致指数下滑的原因。若把最近因应紧急状态而宣布的国会停摆以及反假新闻法令计算在内,大马的排名恐怕还会再下滑。 一名寰宇电视Awani频道主播在节目上评论吉兰丹摊贩挨罚5万令吉罚款事件时,涉嫌诽谤警方而被警方调查;以及社运艺术家法米惹扎因其讽刺漫画而于4月23日被捕的事件,皆明确违背了世界新闻自由日的精神。针对Awani频道的对付行动,只会阻止调查报告,降低透明度和问责制。 政治漫画家祖纳创作漫画讥讽吉打大臣沙努西取消大宝森节假期,而被吉打巴东德腊警区总部传召录供,很容易地被视为是打压异议的行为。而《当今大马》和《中国报》据实报道前全国副总警长阿克里沙尼针对一名青少年接到强暴恐吓的案件所发表的言论,却被内政部传召问话,则是不尊重言论自由。   针对那些反政府的人士,有关单位通常以刑法第504条,即“挑衅及破坏和平”,以及“通讯及多媒体法令”第233条文对付之。根据刑法第504条,被判有罪者可判入狱两年、罚款或两者兼施。另,通讯及多媒体法令第233条文则涵盖滥用网络,可处以5万令吉罚款、一年监禁或两者兼施。 无国界记者组织也披露,为了抵御政府的爪牙,许多新闻从业员不得不进行自我审查。除自我审查外,也难怪为何各大语文主流媒体特别是马华所控制下的《星报》和《星洲日报》,不再像希盟执政时期保持中立及独立,而是采取了亲政府的政策。  这种反假新闻法令的最大缺陷是双重标准,即仅针对反对党而不对付亲政府的支持者。国盟政府一直怪罪人民,却没有为自己无法管控好第三波新冠肺炎的疫情——这个无法被原谅的错误和无能担负起责任。赛夫丁会否援引反假新闻法令,针对有关斋戒月市集小贩成为了代罪羔羊,被指责是为了在斋戒月期间追求暴利而导致新冠疫情恶化的最新争议,对付引起争议者?  林冠英

利诱议员跳党等五宗贪腐案 林冠英促反贪会向民众交代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兼峇眼区国会议员林冠英于2021年5月3日在吉隆坡发表的文告 反贪会有必要和盘托出,对五宗涉及贪腐政治的案件,即有人以威胁利诱的方法来让国会议员跳党,做出交代。 当全国总警长言之凿凿指出:“我看到的政治到处处充满贪污腐败。有人在贿赂政治青蛙”,为何马来西亚反贪会在这时候反而保持沉默?反贪会现在已无法置身度外,必须给予民众一个公开交代,为何他们没有担负调查贪污腐败责任,任由政客“跳来跳去”。 阿都哈密表示,当政客肆无忌惮地在各政党中跳来跳去的时候,贪污腐败必然会发生。贪腐之风越来越普遍,乃是因为一些政客“极度恋权……直致愿意做出一些事,诸如在这里‘买人’或在那儿进行威胁之类的事情”。他列举了国盟政府里的一些政治人物,使用私人飞机飞到沙巴,过后就出现当地有政治人物退出原来的政党。阿都哈密说,他已告诉反贪会不要害怕,应该挺起胸来对付那些政治青蛙。 全国总警长的爆料令人吃惊,却也证实了的确有人使用腐败的手段,或诱使或威胁,要从反对党国会议员那里获得政治支持,好让已经失去国会多数优势的国盟政府能够持续执政。如果连总警长都已经做出有关贪腐的投诉,但反贪会依旧不闻不问,试问,普罗百姓还如何能够寄予厚望,相信反贪会对付贪污腐败的最高层政治人物? 反贪会未能采取行动,只是证实了希盟所作之断言,即包括反贪会在内的政府机关,俨然已变成对付反对党的政治武器。以下五宗案件涉及了贪腐政治,有人以威胁利诱的方法来让国会议员跳党,但反贪会却没有采取行动,反贪会有必要和盘托出,做出交代: 1. 丹斯里慕沙阿曼去年策动沙巴州议员接连变节。尝试组织沙巴后门政府的举动,致使州议会被解散及举行州选,并导致全国出现第二波新冠疫情。丹斯里慕沙阿曼随后被任命为沙巴州部长。 2. 在一段录音中,首相慕尤丁建议以政治职务和官联公司职位来换取政治支持。巫统话望生国会议员东姑拉沙里拒绝了委任他成为国油顾问献议,因为他认为这项委任已经违宪。巫统署理主席莫哈末哈山则拒绝出任国能主席职。 3. 在瓜拉冷岳区国会议员西维尔再也古马倒戈支持慕尤丁后,反贪会即冷待西维尔的案件。前首相纳吉指案件涉及7820万令吉。 4. 5名公正党议员面对威胁利诱,以换取他们对慕尤丁的支持。这5名议员分别是必打丹国会议员阿旺胡赛尼、巴东色海国会议员卡鲁巴耶、和丰国会议员柯沙文、美里国会议员张有庆和士基央国会议员娜塔拉。反贪会并没有采取行动对付试图策动他们变节的人。 5. 柔佛地不佬国会议员锺少云背叛公正党,倒戈支持慕尤丁,他坦承慕尤丁承诺给他一个职位和平台,让他帮助重建国家经济。这不正是促使他跳槽的诱因吗? 我国2020年贪污印象指数排名下跌6个名次,从2019年的第51位,跌至第57位。当全国总警长做出投诉,但反贪会却未能专业和负责任的履行他们的职责时,只会导致我国今年的贪污印象指数再进一步下滑。 林冠英

为加快国内劳动人口接种疫苗 行动党国会议员将与凯里会面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兼峇眼区国会议员林冠英于2021年5月1日在吉隆坡发表劳动节献辞: 民主行动党一众国会议员将与凯里会面,商讨如何加快对1605万名马来西亚劳动人口的新冠疫苗接种事项,以便加速落实经济复苏。 民主行动党一众国会议员将在下周与科学、工艺及革新部长凯里会面,紧急商讨如何加速对1605万名马来西亚劳动人口的新冠疫苗接种事项,以便加速落实经济复苏。国盟政府未能管控好第三波新冠肺炎疫情,导致马来西亚沦陷为亚太地区人均感染率最糟的国家。国内的公共卫生事项已是当下之急,为控制新冠疫情,没什么比提高人民的疫苗接种率更重要了。 第三波疫情日渐严重,因应眼下的状况,政府可能会针对一两个州属实施新一轮的行动管制令(MCO)。凡此种种,将阻碍这场史上最严重的经济衰退接下来之复苏。我国的失业率在2021年2月已增至4.8%或77万8千,当中,青年失业率为13.9%或34.万8千,是数十年来最高的。 令人沮丧的是,两名国盟政府的部长,即人力资源部长沙拉瓦南,以及掌管经济事务的首相署部长慕斯达,公开敦促找不到工作的大学生接受每月1千令吉的薪水。两位国盟部长表示,即便薪水低于希盟政府之前所设定的每月最低薪资1200令吉,总比没有工作来得好。 不遵守最低薪金政策的行为已然违法,一旦罪成将面对最高1万令吉罚款。两名位部长不仅未采取行动对付违例雇主,反而还鼓励雇主非法支付低于最低薪金的薪水予雇员。我们谴责这种背叛劳工权利的行为,两位国盟部长应该为他们的失败公开道歉,及采取具体步骤来维护最低薪金政策以赎罪。 为了挽救和创造就业机会,以及挽救企业,国盟政府应该要兑现承诺以延长自动暂缓还贷款计划(不包括T20),并耗资65亿令吉推行[email protected]计划。希盟2020年财政预算案公布的[email protected]计划,旨在创造35万个就业机会。在此计划下,失业的大马员工若找到工作,便可获得每月500令吉的薪金奖励,而雇主则每月获300令吉的聘雇奖掖,为期两年。 为了我国1605万名劳动人口,行动党愿意放下政治分歧,支持新冠疫苗接种计划,与国盟政府合作抗疫,并挽救现有的工作机会和创造新的工作机会。 林冠英

独中三院拨款不见踪影 林冠英促马华明确交代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兼峇眼区国会议员林冠英于2021年5月2日在吉隆坡发表的文告: 国盟和马华几时要恢复制度化拨款予独中和三所民办大学学院,以及争取回惨被大幅度削减的华教拨款? 2021年财政预算案大幅度削减华教拨款,少了7388万令吉或42%,而独中更是再次被排除在制度外,分文未得。至于3所民办大学学院,即南方、新纪元和韩江的600万令吉也惨被取消。国盟和马华几时要恢复制度化拨款予独中和三所民办大学学院,以及争取回惨被大幅度削减的华教拨款? 希盟在2018年执政联邦后,历史性首次在2019年希盟财政预算案中,制度化拨款1200万令吉给独中,并在2020年希盟财案中加码到1500万令吉。马华60年做不到的事情,希盟在1年内就做到了,并获得华社的肯定,就连魏家祥也为希盟点赞。 可是,国盟通过后门执政后,2021年财案发展开销增加8.6%时,华教拨款不增反减,竟然少了7388万令吉或42%?华教方面只有华小拨款出现增加,获得7407万令吉。至于华中的拨款从2020年财案的2000万令吉减至411万令吉,即减少了1589万令吉或79.45%,而教会学校从5000万令吉减至2094万令吉,即减少了2906万令吉或58%,减少的幅度令人咋舌。 华教拨款分配 想当初2021年财案被提呈时,华社急于得知独中是否能在8亿拨款中受惠时,马华总会长魏家祥就为国盟政府背书,指独中拨款未必是零。但随着财长证实独中及三院确实不获任何拨款,重重打脸魏家祥。 魏家祥随后向董总保证将尽最大努力,为独中争取财政部的拨款。但是,2021年已踏入第五个月份,却不见魏家祥有任何表示,独中及三所民办大学的拨款依然不见踪影。魏家祥及马华不要以为我国现在处于紧急状态,人民就无从追问华教拨款下落。马华应该明确向华社交代,是否会恢复制度化拨款予独中,以及争取惨被大幅度削减的华教拨款?难道静静和零拨款,就是马华给华社的交代? 国盟联邦政府理应重视独中对国家的贡献,并延续希盟做法,拨款独中。我们也不期望国盟愿意给予更多拨款,但至少要恢复到和希盟时期一样的拨款数额。 马华有必要打破沉默,向华社交代国盟今年会否拨款予独中及三院。倘若无法争取到拨款,那马华就应该公开承认他们助纣为虐以保官位,向华社谢罪。 林冠英

共同努力维护联邦宪法 为保障和促进国民权利

柔佛州民主行动党党员代表大会,民主行动党秘书长兼峇眼区国会议员林冠英2021年5月2日文告: 只有当马来西亚人共同努力维护联邦宪法,才能保护和促进我们的权利。 首先,请容我向各位致歉,因为本身需要居家隔离十天的缘故,以致无法出席此次的柔佛州民主行动党代表大会。今天的大会汇集了超过一千名出席者,是柔州行动党史上最大的代表大会,如果柔州行动党能够依照防疫标准程序,成功地举办这个拥有1487名代表出席的大会,我实在想不出理由为何我们的国会只有区区的220名议员,却无法召开会议?显然的,柔州行动党比起国盟,更有资格成为联邦政府。 我要赞扬柔佛州行动党在上届大选所取得的成功,帮助希盟赢得政权并进行民主体制改革,即使成了反对党,也能保留柔佛州议会副议长一职,及确保反对党州议员也获得拨款。柔佛州行动党体现了我们领导人不分种族和宗教,接触所有马来西亚人的政治理念和勇气。 只有当我们在联邦宪法保护盾下共同努力,才能确保马来西亚人,包括少数族群的权利获得保障和促进。我们不应从种族角度,而是应该从维护联邦宪法、民主、基本人权、社会经济正义和法治这五大原则的角度出发来保护我们的基本权利。种族和宗教极端主义者不想人民参与这五大原则,因为他们知道自己会失败。 国盟的种族和宗教极端主义者只想在种族或宗教基础上接触人民。仅仅以种族角度出发,只会分裂人民和国家,使我们陷入种族和宗教极端主义者的陷阱,使我们大家都成为失败者。若是在上述提及的五大原则下进行斗争,则将使每一位马来西亚人都成为保护和促进我们的宪法权利的赢家。 马来西亚人,特别是纳税人士,只希望政府能公平对待人民。马来西亚人值得一个尊重多元、包容各方、团结国民共同抗疫的政府。当国盟政府为了争取权力而分裂时,行动党和希盟必须团结起来并明确的告诉人民,我们将为人民而斗争。 就让柔佛州行动党党员开始打造团结团队。赢得党选却输掉大选是没有意义的事。让我们向那些认为行动党领导人和党员闹分裂的政敌证明,他们的看法是错误的。让我们证明我们将在柔佛州行动党领导层的带领下团结一致,以取得与上届大选同样的成功。 让我们以反对党“大帐篷”方式,集合所有反对党力量以战胜失败的国盟政府。让我们抱持信心,相信柔佛州行动党将能在布城和依斯干达城替代失败的国盟政府,还政于民。 林冠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