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冠英:2022年财政预算案是检验沙比里政府的试金石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兼峇眼区国会议员林冠英于2021年10月21日在吉隆坡发表文告 2022年财政预算案将是检验依斯迈沙比里政府的试金石,透过预算案,我们就能知晓这个政府是否脚踏实地,致力于解决困扰马来西亚的经济困境,抑或只是追求一个极度乐观的“迷你选举”预算案,以便产生一种感觉良好的氛围来应付即将到来的马六甲州选。事实上,2022年财政预算案应该摒弃2021年财政预算案中过于乐观的经济预测,事缘这不仅无助于将经济从衰退中拉出来,而且还会因为不能达到许多的经济目标而影响了我们的经济信心。 2020年已经是未能实现经济目标的一年。那一年,马来西亚的预算赤字为 国内生产总值(GDP)的6.2%,而最初的预测则为6%。同年,失业率为4.5%,而预测为4.2%;GDP 增长率为 (-5.6% ) ,预计的则是 (-5.5%) 。随着部长们的持续无能、政治不稳定、宪法危机和新冠疫情的激增,马来西亚在2021年国家预算案中所预测的经济目标,很可能重演2020年所发生的问题,即多个经济目标未能达成。 示意图

林冠英促发放450亿救企业 不得因政治目的而被劫持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兼峇眼区国会议员林冠英于2021年10月20日在吉隆坡发表文告 首相和希盟签署的备忘录中同意向经济注入额外的450亿令吉资金,不得因政治目的而被劫持,并应能直接资助总共损失了2130亿令吉的中小型企业、旅游业和建筑业。 国会日前已通过必要的立法程序,将冠病基金再增加450亿令吉,并将法定债务上限从60%上调至65%。 自我国去年落实首次全面封锁以来,我国已蒙受逾5000亿令吉的经济损失。根据大马统计局,旅游业最受打击,于2020年损失1300亿令吉,预计今年遭受的损失会更大。工程部长法迪拉告诉议会,自我国去年落实首次全面封锁以来,建筑业蒙受420亿令吉的损失。 前任企业发展与合作社部长旺朱乃迪于2021年7月29日曾指出,中小型企业于2020年损失了407亿令吉。除了为我国50%底层人民提供3个月暂缓还贷免息外,行动党建议也应将中小型企业囊括在内。由于政府对新冠疫情和经济衰退这双重国家危机的处理不当,致使中小型企业陷入严重财务困境中。 即便政府不考虑提供还贷免息措施,他们也应考虑将这些陷入困境的中小型企业、建筑业和旅游业的利息调低至少2%。与其同时,政府也迫切需要尽快发放这450亿令吉资金给中小型企业、旅游业和建筑业,以消除人们对这些资金可能被用于政治目的的担忧,尤其是我国即将迎来甲州州选。

魏家祥从沉默到拖延辩论 林冠英:让我提供时序表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兼峇眼区国会议员林冠英于2021年10月19日在吉隆坡发表文告: 既然魏家祥不理解何谓梗图,就让我提供一个传统的时序表,以便勾起魏家祥有关他挑战我辩论沿海贸易政策的记忆。该政策导致Apricot共1万2000公里海底电缆项目绕过马来西亚,并危及120亿令吉至150亿令吉的高科技投资。 魏家祥继续在辩论挑战一事上对我发动人身攻击。他挑战我辩论其沿海贸易政策,而该政策导致由谷歌和脸书联合发起的Apricot共1万2000公里海底电缆项目绕过马来西亚。魏家祥不理解我上载在脸书上的梗图(meme),其实是其辩论挑战的简短时序表。 魏家祥声称:“林冠英无需弄虚作假,造假说我已主动成立Whatsapp群组,与他本人及国会下议院议长针对这场辩论进行沟通。我为何要成立这Whatsapp群组?难道我没其他工作了吗?” 魏家祥 即便有关图片已清楚列明是梗图,魏家祥却指责我没有说实话。既然魏家祥对社交媒体上的梗图一无所知,那就让我以传统的时序表来唤起他的记忆:

反贪会不主动查潘朵拉文件 更未对14滥权案件采取行动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兼峇眼区国会议员林冠英于2021年10月18日在吉隆坡发表文告: 针对潘朵拉文件的种种爆料,反贪会却没能主动开档调查,而只是与国家银行和其他调查机关合作侦办而已,这样的结果委实令人失望,也提醒了我们反贪会过去的失败,即未能就争议性的亲政府领导人采取行动。潘朵拉文件的曝光,可能只是涉及数十亿令吉之非法资金流入离岸账户的冰山一角而已,反贪会应履行其法定职责,以透明的方式公正、独立和专业地行事。 当涉及亲政府人士时,政府和反贪会并没有采取行动来管控离岸融资的行为,这样的做法显得无所作为。这已是第15起涉及亲政府领导人或反贪会本身没能无所畏惧、秉公办理的案件。以下为反贪会未能采取行动的其他14起滥用职权的案件: 慕尤丁 1.    在一段录音中,前首相慕尤丁建议以政治职务和官联公司职位来换取政治支持。巫统话望生国会议员东姑拉沙里拒绝了委任他成为国油顾问献议,因为他认为这项委任已经违宪。巫统署理主席莫哈末哈山则拒绝出任国能主席职。

魏家祥不够了解数字世界误解梗图 林冠英:10月23日辩论,你on吗?

YB魏家祥显然对数字世界的了解不足: 1) 通讯和多媒体部长、前大马数码经济机构、大马互联网交换所、脸书和谷歌皆指出,是魏家祥的沿海贸易政策导致马来西亚被Apricot海底电缆项目排除在外,并损失数十亿令吉的高科技投资。 不过,魏家祥却固执地否认这一点。难道全部人都错了,唯独魏家祥没错? 2) 魏家祥在2021年9月30日于国会下议院挑战我辩论此课题,而我也即场接受了他的挑战。可当我询及辩论会可否定在2021年10月23日时,他却诸多推搪。

政府强制遵守51%土著股权规定违宪 林冠英:我愿出庭做证人阻止不公政策

愿意成为法院诉讼的证人,以阻止强制货运代理公司出售股份和控制权以达到51%土著持股的规定。 当我在2018年5月至2020年2月担任财政部长期间,马来西亚皇家关税局曾发出一封信函,声明现有的货运代理公司无需遵守51%的土著持股规定。关税局在上述志期2018年10月24日的信函中披露,财政部已同意让1990 年之前获得执照的货运代理,不必因为遵守51%的土著持股规定而出售其股份,以致失去对公司的控制权。 不幸的是,有关决定似乎已被现任的政府推翻,现在的政府试图强制推行在1990年之前运营的货运代理商必须遵守 51%的土著持股规定。 而1990年之后成立的货运代理公司,则需要拥有51%的土著持股,才能获颁和更新执照。

法治指数下降、公信力全无 政府应全面调查潘多拉文件

对潘朵拉文件的全面调查将有助于恢复公众信心和马来西亚的法治指数。 针对马来西亚在世界正义工程(WJP)宣布的2021年全球法治指数中得分下降1.4%至0.57,在139个国家中排名第54一事,民主行动党对此结果并不感到惊讶。这样的成绩,和去年形成很大的对比,当时,马来西亚在128个国家当中排行第47名。如今,在马来西亚的法治情况持续恶化的情况下,我们亟需勇敢地向权力说真话,特别是对潘朵拉文件中曝光的多位著名活跃的政治人物进行全面调查,事缘这些人涉及了非法资金的外流。 根据联合国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文件,总部位于华盛顿的智库——全球金融诚信组织(GFI)指出,在非法资金外流的147个国家当中,马来西亚名列第三。根据GFI最新的十年报告——148 个发展中国家的非法资金流动:2006年至2015年之间,马来西亚在资金非法外流中的损失,约在229亿美元(942亿2000万令吉)至337亿美元(1386亿6000万令吉)之间。 潘朵拉文件曝光了来自90个国家330名政治人物,不幸的是,其中包括马来西亚的知名人士。潘朵拉文件是非法资金流动 (IFF) 丑闻的一部分,全球金融诚信组织将其定义为非法赚取、转移和/或跨越国际边界使用的资金。资金来自犯罪和贪污腐败的活动。

沿海贸易政策导致海底电缆绕道 林冠英:魏家祥挑战辩论但没跟进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兼峇眼区国会议员林冠英于2021年10月15日在吉隆坡发表文告 针对魏家祥挑战我辩论一事,魏的办公室迄今没有丝毫跟进。有关辩论事关他的沿海贸易豁免政策导致Apricot 1万2000公里长的海底电缆绕过马来西亚。 在通讯和多媒体(KKMM)部长安努亚慕沙做出国会答复,指未解决的沿海贸易豁免政策导致了Apricot 1万2000公里长的海底电缆绕过马来西亚后,交通部长魏家祥旋即就其海底电缆维修沿海贸易豁免政策向我提出辩论的挑战。然而,他现在是否已经感到后悔了?谷歌和脸书是在较早前启动了Apricot项目,以建立一个海底电缆系统,透过日本、台湾、关岛、菲律宾、新加坡和印尼,把美国和亚洲连接起来。

反对党议员受提控 林冠英:反贪会沦政治武器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兼峇眼区国会议员林冠英于2021年10月14日在吉隆坡发表文告 民主行动党吁请大马反贪污委员会(MACC)解释,为何反对党议员如民兴党纳闽国会议员罗兹曼受到指控,但那些从反对党转向支持政府或首相的亲政府议员,却不必受到指控。罗兹曼是在今天被控上庭,指其在三年前担任纳闽港务局(LPA)副主席期间涉及贪污,但他不认罪。 反贪会主席阿占巴基表示,从今年一月至八月期间,反贪会共开档调查687宗案件,其中149份属于“备受瞩目、涉及公共利益和敏感”类别,而538份属于普通类别。然而,反贪会和总检察署一如既往地选择性起诉那些反政府或首相的人而已。 这显然坐实了希盟主席理事会的论断,即反贪会已被用来当成政治武器,以威胁和恐吓反对党议员,诱使他们支持政府,尤其是当政府拥有脆弱且不稳定的多数优势之际。在国盟政府的领导下,反贪会不再被视为一个公正、独立和专业的组织,能够毫无畏惧地在最高层次上打击贪污腐败。

大马非法资金流出破千亿令吉 林冠英促国行调查潘多拉文件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兼峇眼区国会议员林冠英于2021年10月13日在吉隆坡发表文告 财政部应指示国家银行对潘多拉文件展开全面调查。该文件点出了马来西亚非法资金流动的问题,估计损失高达337亿美元。 潘多拉文件揭露逾200个国家和地区的富豪的离岸秘密,即通过避税港来购买房产、隐藏资产以避税、和掩盖非法取得的钱财。 国家银行 潘多拉文件点名来自90个国家逾330名政治人物,遗憾的是,其中包括来自马来西亚的知名人士。潘多拉文件是非法资金流动(IFF)丑闻的一部分,而全球金融诚信组织(GFI)将其定义为非法赚取、转移、和/或跨国境使用的资金。这些资金来自犯罪和贪污腐败的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