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长澄清打脸纳吉说谎 林冠英:槟财务出色中央担保没风险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兼峇眼区国会议员林冠英于2020年12月1日在吉隆坡发表的文告: 财政部长拿督斯里东姑扎夫鲁做昨日在国会澄清,联邦政府尚未决定是否为槟州政府向亚洲发展银行借贷20亿4000万令吉提供主权担保,以进行轻快铁计划。早前报道指联邦政府取消担保一事,或是书面回答的答案具误导性,抑或是媒体误报所致。 这再次证明北根区国会议员拿督斯里纳吉声称我在2019年以财政部长的身份,暗中批准为槟城20亿令吉贷款提供担保,是个谎言。这不是这位前首相首次向我提出毫无根据的指控。纳吉已经因其贪污腐败行为而被高等法庭定罪,并将被载入历史,需为其执行人刘特佐处理的一马公司,盗取了大马人数十亿令吉金钱丑闻负上责任。 扎夫鲁在国会表示,亚洲发展银行并未向联邦政府提交槟州政府为轻快铁计划申请贷款的尽职调查报告。他声称,联邦政府并没有撤销担保,因为有关贷款担保的课题并不存在,但这并不意味该计划已被取消。 这也意味着,槟州政府向的贷款申请仍然有效,而扎夫鲁将在取得报告后再做定夺。亚洲发展银行只会在借贷人展现了还款能力及达到严格的财务审查条件的情况下,才通过有关贷款申请。不过,由于亚洲发展银行受国家规管,只能直接贷款予国家,或间接通过主权担保进行贷款。 我同意还有其他更便宜的贷款,但这将取决于联邦政府提供批准的意愿。除非联邦政府亮绿灯,不然没有任何金融机构会考虑评估贷款。 槟州自2008年以来拥有出色的财务表现,并获得年度总稽查司报告的认可,及关键财务数字的支持。槟城的资产提高约12亿令吉,在2018年达到20亿令吉。槟城债务为5800万令吉,是全马最低,相比之下,一些国阵执政的州属却在2018年年杪积欠联邦政府超过30亿令吉。 槟州强大的财务状况成功说服联昌国际集团贷款15亿令吉予槟州政府旗下的槟州发展机构,而槟州从未拖欠还款。换句话说,当槟州政府将会全额支付贷款还款时,不会对联邦政府构成风险。 林冠英

槟州财政可靠每年缴税70亿 联邦不担保贷款为政治报复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兼峇眼区国会议员林冠英于2020年11月30日在吉隆坡发表的文告: 联邦政府为槟州政府轻快铁计划向亚洲发展银行所借20亿令吉贷款提供的担保,相较于槟城从其每年缴税予联邦政府的70亿令吉中,所获回的3%拨款相比,是个较小的数目。 这20亿令吉并非直接拨款,对联邦政府而言,这只是没有风险的担保而已,因为槟州政府拥有不拖欠债务的可靠纪录。 槟州自2008年以来拥有出色的财务表现,5800万令吉债务的纪录为全马最低。相比之下,有些州属积欠联邦政府超过30亿令吉,还拖欠还款。与槟州现有的5800万令吉债务或为亚洲发展银行20亿令吉贷款提供担保相比,为何联邦政府反而愿意容忍“政治友好”州属的未偿债务? 亚洲发展银行只会在针对槟州政府的还款能力进行严格和广泛的尽职调查后,才决定是否向槟城提供这20亿令吉贷款。显然的,槟城自2008年后的财务表现,使其通过了财务测试。此外,轻快铁计划具可行性和需要性,以克服槟城和威省的交通拥堵情况,以免阻碍槟城经济成长的前景。 联邦政府在没有任何财政理由的情况下未能提供担保,等于对槟城人民进行政治报复。当希盟执政联邦,由伊斯兰党或国阵执政的州属面对无法支付行政开销,包括无法支付公务员薪水的情况时,希盟对他们进行了财务援助。 尽管伊斯兰党充斥着种族和宗教极端主义意识形态,我还是以财政部长的身份批准了吉兰丹1亿令吉的紧急资金,以帮助吉兰丹支付其行政开销,包括支付公务员的薪水。换句话说,吉兰丹基本上已经破产,只能在联邦政府的协助下于2018年和2019年支付薪水予公务员。 此外,希盟也兑现承诺,支付吉兰丹4亿令吉和彭亨2亿令吉的石油税。前朝的国阵在掌权却不曾这么做。不幸的是,吉兰丹州政府选择帮其行政议员购买马赛地轿车,而非用以帮助吉兰丹的贫穷人士。但是,作为这笔巨额款项受惠者的伊斯兰党和国阵,却不断指责希盟和我本人反马来人或反伊斯兰。 林冠英

国盟联邦政府政治报复 取消为槟州担保20亿贷款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兼峇眼区国会议员林冠英于2020年11月29日在吉隆坡发表的文告: 为何东姑扎夫鲁在担任联昌国际集团首席执行员时,可以于2018年批准槟州发展机构15亿令吉贷款,却在担任财政部长后,不肯为槟州政府20亿令吉贷款提供担保? 国盟联邦政府妒忌并对希盟执政州属进行政治报复,取消为槟州政府轻快铁计划的5亿美元(约20亿令吉)贷款提供担保。 如果亚洲发展银行(ADB)有意提供这项借贷,其决定乃取决于槟州偿还贷款的能力。在此事上,联邦政府显然是在进行政治报复,因为从财政角度来看,联邦政府没有理由不批准担保这笔银行贷款。亚洲发展银行并非一般会随意批准借贷的的财务机构,而是一家以良好管理,执行透明和问责原则而闻名的国际银行。 亚洲发展银行会在进行详细评估,证明借贷者有能力偿还贷款后,才为交通或通讯等项目提供贷款。显然的,槟州在财务管理方面有着良好表现,并在每年的总稽查司报告获得表扬。 槟城在债务管理方表现优异,2018年的贷款数额为5783万令吉,是全马最低。而资产则约20亿令吉。基于这项财务表现,槟州政府成功说服联昌国际集团,借贷15亿令吉给州政府旗下的槟州发展机构。 为何东姑扎夫鲁在担任联昌国际集团首席执行员时,可以于2018年批准槟州发展机构15亿令吉贷款,却在担任财政部长后,不肯为槟州政府20亿令吉贷款提供担保?槟州发展机构至今仍在分期偿还这15亿令吉贷款给联昌国际集团,并无面对问题。 根据亚洲发展银行宪章,他们可以借贷给一个国家,或是由国家进行担保。槟州轻快铁计划确实有其需要性,以解决交通拥堵问题。因为交通拥堵问题将影响槟州迈向成为繁荣和可持续发展的国际级州属的发展。 希望财政部长东姑扎夫鲁可以根据州政府的财务状况和还贷能力,重新考虑有关取消担保亚洲发展银行贷款的决定。这是因为州政府确实有能力偿还贷款,联邦政府最终并不需要偿还这笔贷款。当这笔贷款来自于亚洲发展银行,并将由这家国际级的金融机构来进行专业管理和监督时,联邦政府应该协助促进槟州的发展,而非以政治理由来妨碍槟州的发展。 林冠英

失搬迁增建及排污水电费 林冠英:华小拨款变相减少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兼峇眼区国会议员林冠英于2020年11月25日在吉隆坡发表的文告: 教育部所谓的制度化拨款,对母语教育并不公平,淡小拨款相比起2020年财案减少了2002万令吉,华教拨款则少了7388万令吉,各类型宗教学校拨款也同样遭到削减,而独中再次被排除在制度外。 教育部昨日公布明年起将以学校数量为基础来分配拨款,让全国1万223间学校平分6亿2000万令吉,使得母语教育的拨款出现下滑。仅以学校数量这一项准则作为考量点,而未考虑到各源流学校面对的问题、设备、及最关键的学生人数因素,即不公平也不全面。 在这个新制度下,华教方面仅有华小拨款出现增加,获得7407万令吉。至于华中的拨款从2020年财案的2000万令吉减至411万令吉,即减少了1589万令吉或79.45%,而教会学校从5000万令吉减至2094万令吉,即减少了2906万令吉或58%,拨款减少的幅度令人咋舌。 以学校数量来进行分配,听起来好像很公平。但是对于我国74所华中而言,却不是这么一回事。我国华中数量不多,但是每一间学校的学生人数却都近乎爆满,但他们却只能跟其他学校一样拿到相同数额的平均拨款,这样真的公平吗? 至于独中则再次被排在拨款体制外,从2020年财案的1500万拨款,于2021年财案变为0拨款,而搬迁增建华小的2000万令吉、水电及排污费1200万令吉及三所民办大学,即南方、新纪元和韩江的600万令吉拨款也通通被取消。 发展开销增38% 华教拨款减42% 这意味着,2021年财案的华教拨款9912万令吉,相比起2020年财案的1亿7300万令吉,少了7388万令吉!当全国的发展开销拨款,从2020年的500亿令吉(修定后),增加到2021年的690亿令吉,增幅为38%时,华教拨款却不增反减,少了7388万令吉或42%。 在新制度下,华小拨款有所增长固然是好事,可是搬迁增建华小及水电及排污费拨款却被取消,华小所得拨款其实是变相在减少。而其他种类学校拨款也都是不增反减,华中、淡小、教会学校等的拨款都大幅度下降,其中华中拨款降幅为79.45%,令人难以接受。至于独中,则再次被政府排除在外,不获任何拨款。为什么不是各校的拨款都获得增加呢? 仅仅以华小拨款有所增长,就断定新制度是个好制度,是在以偏盖全。这项所谓的公平制度,仅以学校数量来进行平分,却未考虑到各源流学校面对的问题、设备、及最关键的学生人数因素,就已为各校设下拨款上限,即不公平也不全面,变相在歧视各源流学校。 在这种变相歧视之下,如果有人还认为新制度是合理而公平,是做到了一视同仁,那根本是在自欺欺人,在意图漂白国盟政府的做法,准备成为马华的帮凶,助纣为虐。 林冠英

林冠英促哈芝芝以抗疫为重 让民兴党在补选中不战而胜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兼峇眼区国会议员林冠英于2020年11月18日在吉隆坡发表的文告: 沙巴民兴党布加雅州议员玛妮思昨日病逝,民主行动党全体同仁向其家属和民兴党致哀。玛妮思是位受人民欢迎的政治人物,在早前的沙巴州选中,以6005票的多数票优势,成功守土。 随着玛妮思的逝世,悬空的议席必须在60天内进行补选。但随着我国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日益剧增,补选可能对公共卫生和安全构成威胁。为了对抗严峻的第三波新冠疫情,所有政党应在补选中让路民兴党。 新任沙巴首席部长哈芝芝应尊重布加雅选民在早前州选时给予民兴党的委托,并在来临补选中将公共卫生和安全置于竞选活动之上。哈芝芝曾是新冠肺炎患者,他清楚知道沙巴州选后,新冠疫情所带来的危险。 当有者不诚实的尝试通过金钱政治和试图收买议员,以迫使沙巴州政府出现政权更迭,导致沙巴人民被迫进行州选后,如今他们不应再面临另一次的竞选活动。对于刚从新冠肺炎病毒中康复过来的新任首长来说,将人民置于政治之上将会是个好开始。 让民兴党在布加雅补选中不战而胜,将可向人民证明,哈芝芝致力于与各方一同对抗和克服新冠疫情的威胁。 林冠英

疫情严峻补选威胁公共安全 林冠英:巫统对立政党勿参与宜力补选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兼峇眼区国会议员林冠英于2020年11月17日在吉隆坡发表的文告: 巫统霹雳宜力国会议员哈斯布拉昨日下午心脏病发逝世,民主行动党全体同仁向其家属致哀。虽然我们在政治上处于对立,但哈斯布拉在其两届任期里做出了贡献。 随着哈斯布拉的逝世,悬空的议席必须在60天内进行补选。但随着我国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日益剧增,补选可能对公共卫生和安全构成威胁。为表彰哈斯布拉的服务,加上我国正面对严峻的第三波新冠疫情,与巫统对立的政党都不应参与补选。 公共安全应被放在首位,优先于政治竞选活动。公众无法忘记,沙巴所发生的不负责任金钱政治,试图收买议员,剥夺人民选择自己的州政府的权利,而导致沙巴被迫举行州选,使新冠确诊病例激增。 现阶段应先暂停政治竞选活动,直到新冠病毒所构成的危险和风险获得解除。 林冠英

林冠英:明年GDP难达预期增长 行动党建议预算案增450亿令吉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兼峇眼区国会议员林冠英于2020年11月16日在吉隆坡发表的文告: 2021年财政预算案应额外再增加450亿令吉,或将财政赤字占国内生产总值比率再提高多4%,以应对明年将缓慢复苏的经济,而不大会达到国内生产总值增长7.5%的预期。由于受到新冠肺炎大流行的影响,2020年国内生产总值预计萎缩4.5%,但政府预测可在2021年反弹至7.5%。 政府预期全球经济和国际贸易将在明年有所改善,加上总值3050亿令吉的“我们关怀”经济援助配套所带来的影响,使得我国国内生产总值可在2021年强劲反弹至7.5%。但是,当明年国内生产总值增长来源几乎消失时,这项预测是不现实的。 随着新一波新冠疫情的发生及政府经济振兴配套将于明年结束,而抗疫基金将从今年的380亿令吉,于明年大幅度减少到170亿令吉,明年的经济增长预计将持续疲软。此外,我国今年第三季固定资本总额急剧下降11.6%,影响着经济的潜在增长,并损害我国的竞争力,但亚洲其他国家并未遭遇到同样的现象。 固定资本总额急剧下降11.6%,挫折对未来增长的经济信心。为了应对这个问题,行动党建议提供额外450亿令吉的财政措施,相当于额外4%的财政赤字,措施囊括社会保护、创造就业机会、挽救企业生意、和通过新科技与教育来投资未来。 首先,应立即将社会福利局援助金从现有的每月200令吉至300令吉,提高到每月1000令吉,受惠者包括预料中的100万名失业人士,计划总计耗资120亿令吉。这将为失业人士提供即时的安全网。 第二,将已在9月30日结束的暂缓偿还贷款计划再延长6个月,预计将耗资64亿令吉,以帮助800万名个人和企业。相比之下,9月30日后实行的针对性延长暂缓偿还贷款和银行援助,只帮到64万5000名借贷者,仅占了800万名借贷者的8%。许多人抱怨指这新措施只惠及了金融机构,反观他们并未就此受益,而仅是获延长还款期限,从而还需支付更高的利息。 第三,依照希盟在2020年财政预算案中的建议,通过[email protected]计划在2年内为员工提供每月500令吉及雇主每月300令吉的聘雇奖掖,以鼓励企业聘用本地雇员。将这项计划扩大至涵盖60万名大马员工和雇主预料将耗资130亿令吉。这也将帮助超过50万名的失业青年。 第四,应拨款40亿令吉用于数字化教育,包括购买笔记电脑,让无法到校上课的学生能上网学习。 第五,拨款100亿令吉为新的和现有的企业延续生命线,尤其是已瘫痪的旅游业。马来西亚商务酒店协会(Mybha)预料若政府部门不介入,预料将有40间商务酒店被迫关闭,2000名员工恐失业。而总值10亿令吉的国家经济重振计划下的旅游融资计划,鉴于银行列出的条件严谨,2300名会员提出的申请中,只有3%会员获批。 为了挽救经济并使其摆脱经济衰退,政府财政重点应从控制债务水平和财政赤字,转变成寻求更多借贷。我们应放下对控制赤字以保护主权信贷评级的执着,转而寻求更多借贷以挽救马来西亚人的工作、企业和生计。 林冠英

华社拨款减少77%,为何马华一声不吭?

当我在国会提出2021年财政预算案给予华社拨款,比2020年少了77%时,马华一声不吭,不敢做出否认。那马华部长有无针对这问题,在内阁为华社发声? 2021年财政预算案拨款1亿7700万令吉给华社,改善教育设施、华商贷款、房屋及新村发展。 当我在国会提出这一数额比华社于2020年所获拨款减少了77%,马华一声不吭,不敢做出否认。 我之前点出华社本可在今年获得4亿450万令吉拨款,分别是2亿1950万令吉予华教、1亿令吉作为华社的小型商业贷款、及8500万令吉支持新村基本设施的发展及维修。这也意味着,在2021年财政预算案总开销增加8.6%的同时,华社所得拨款却减少了77%! 但是马华并不敢正视这个问题,不敢回应华社疑问,不敢向财长争取更多拨款,而只敢左右而言他,只敢对我展开人身攻击来转移视线。 这是马华惯常逃避问题的做法,但人民已经看清他们的伎俩。 华社也想知道,口口声声指自己爱华社,爱华教的马华,其马华部长有无针对华社拨款减少的问题,在内阁为华社发声,追讨回华社应得的拨款? 马华自诩是为了救国而走后门,执政后却帮着后门政府处处打压华社,甚至让华社在预算案中受到歧视。当财案总开销增加8.6%,就连特别事务局(JASA)都能从中分到8550万令吉,华社拨款却不增反减,陷入困境,马华责无旁贷。 马华为了官位,助纣为虐,马华部长及副部长不只未能为华社请命,还迫不及待地跳出来为后门政府涂脂抹粉。但两人皆不敢提华教拨款是否能获得维持或增加,而独中是否还能继续受惠于预算案。 预算案公布至今已有一星期,但华社的疑问却只等到魏家祥的所谓“证实”会有拨款,不见财政部长东姑扎夫鲁亲自出面解答。到底是魏家祥自以为有拨款,还是真的有拨款,政府有必要明确回答华社的疑问。 林冠英

首相软弱未能捍卫诺希山 林冠英:是一件羞耻的事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兼峇眼区国会议员林冠英于2020年11月15日在吉隆坡发表的文告: 首相丹斯里慕尤丁应停止在新冠肺炎卫生危机课题上玩弄政治,并决定究竟是由民都鲁区国会议员张庆信还是卫生总监诺希山来全面负责新冠肺炎卫生危机。 当张庆信在国会里谴责诺希山处理我国,特别是沙巴的新冠疫情不力时,张庆信针对诺希山的人格和能力,提出了3项具严重贬损且毫无根据的指控。 第一,即诺希山正通过其日常新闻发布会寻求廉价宣传,但汇报工作其实可由其“办公室小弟”(office boy)代之。第二,即诺希山“怕死”而不敢亲自到新冠疫区。第三,即诺希山正在搞宣传,以显示他有能力出任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但张庆信认为诺希山并不具资格。 张庆信攻击诺希山的人格与能力的行为,是不能被接受的,并应受到谴责。虽然人们在社交媒体广泛批评张庆信,但他仍拒绝撤回言论及道歉,反之加倍批评诺希山对新冠疫情大流行的处理方式。这显示出了政府妄自尊大,与人民和时事脱节,抑或是张庆信针对诺希山的批评是成立的,必须加以解决。 张庆信作为首相对华特使,属部长级官职,代表着马来西亚,因此其言论不能轻易被忽视。因此,首相必须在受国际认可的抗疫斗士,和这名来自民都鲁,以粗俗言论及性格闻名的政治人物之间,进行表态。 丹斯里慕尤丁应该告诉国人,谁对谁错,是张庆信还是诺希山。至少,首相应要求其位同部长的特使证明其所提出的指控。首相出于政治私利,未能捍卫正履行职责的公务员,是一件羞耻的事。 这也引发人们猜测,首相是否因其政府已失去微弱多数,担心若斥责张庆信则将再失去一名国会议员的支持。首相是如此的软弱,以至于他害怕叫张庆信撤回言论及向诺希山道歉。当慕尤丁的首要是保住首相职位时,公众又如何有信心他会认真抗疫呢? 林冠英

林冠英屠妖节献词: 团结能实现公民和社会平等最大潜能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兼峇眼区国会议员林冠英于2020年11月13日在吉隆坡发表2020年屠妖节献词: 团结,而不是仇恨,将能实现每个公民和社会的平等机会和最大潜能。 行动党祝愿全马兴都教徒屠妖节快乐。因着第三波新冠疫情的影响,人民只能低调庆佳节,希望大家能严守防疫措施,戴好口罩,保持社交距离和卫生。 虽然政府领袖抗疫不力,令国人失望,但我们必须谨记,只有当人民团结一致,才能使我们克服这巨大挑战。但我国仍有政府领袖向国人发出充满仇恨、谎言和威胁的错误信息,分化国家。 这就反映在2021年财政预算案中,而受到排挤、边缘和忽略的马来西亚人普遍都感到不满。尽管2021年财政预算案总开销为3225亿令吉,增加了8.6%,但许多少数民族并未从中受益。 我们应该将精力用于团结全体马来西亚人,而非制造负面情绪。团结,而不是仇恨,将能实现每个公民和社会的平等机会和最大潜能。 贺锦丽成为美国史上首位有印度裔血统的副总统,胜选消息令人振奋,展现出了即便是少数族群,也能够全力贡献于国家。只要我们继续维护道德价值,正义将永远能够战胜不公,正义将获得保障。 当我们不分种族和宗教,为人民追求真理、真相和爱时,即便这份对民族团结的追求有多不受欢迎,我们都不能就此灰心。仇恨、威胁、谎言和针对其他公民的分裂性言论,只会让少数死抱住权力不放者受益,而不会让国家和经济受惠。 让我们共同祈祷马来西亚变得更美好,孩子们能拥有更明亮的未来。祝大家屠妖节平安喜乐。 林冠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