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巴民兴党+阵营若胜选 可施压联邦听民意延期还贷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兼峇眼区国会议员林冠英于2020年9月20日在沙巴亚庇和吉隆坡发表的文告: 民兴党+阵营若在沙巴州选胜出,或会迫使丹斯里慕尤丁改变主意,在9月30日后将贷款延期还款计划再延长6个月。 行动党对于首相丹斯里慕尤丁顽固拒绝马来西亚普遍人民和工商界的呼吁,未将在9月30日结束的贷款延期还款计划再延长6个月的做法感到遗憾。 大马建筑商公会(MBAM)自我国从3月18日落实行管令以来,每月亏损116亿令吉,而在日前也呼吁政府将贷款延期还款计划再延长6个月。 当中,有29%的损失是由于工程停摆,工人失业所致。重要的是,大马建筑商公会向政府发出呼救,要求将贷款延期还款计划再延长6个月,是要保护,而不是为了促进我国最重要的经济领域之一。 贷款延期还款计划自4月1日实施以来,至今暂还贷款总额估计达858亿令吉,其中商业领域占300亿令吉,个人借贷者占558亿令吉。这对于保护800万个人和企业的生计、工作和业务的很是重要。 尽管将贷款延期还款计划再延长6个月将导致银行领域蒙受64亿令吉损失,但这对于在2019年取得320亿令吉税后净利的银行领域而言,是可以被承担的。即使银行不愿承担这笔款项,联邦政府也可以注入64亿令吉以帮助我国800万个人和企业。这笔钱可说是用得其所,高度影响我国800万个人和企业的860亿令吉。 人力资源部指我国9月杪的失业人数可能会达到100万人,当中50万人为年轻人。不延长贷款延期还款计划,只会加剧这100万名失业人士的困境。 既然联邦政府拒绝聆听民意,因此或需要外部压力的帮助。或许只有民兴党+阵营在沙巴州选胜出,才可能会迫使丹斯里慕尤丁改变主意,将贷款延期还款计划再延长6个月。 林冠英  

高盛只需付25亿非39亿美元 林冠英:联邦政府典当人民利益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兼峇眼区国会议员林冠英于2020年9月18日在吉隆坡发表的文告: 美国司法部正在追讨伦敦一笔与一马公司有关的3亿美元额外资产,使得其追讨与一马公司有关资产达21亿令吉,并确认了高盛集团只需支付25亿美元予马来西亚政府,而非39亿美元。 随着媒体报道美国司法部正在追讨一笔据称与一马公司(1MDB)丑闻有关的3亿美元(约12亿令吉)额外资产后,想必高盛集团(Goldman Sachs)正为此消息而感到高兴。这些资产源自英国一个托管账户(escrow account)。 这项最新行动使得美国司法部追讨与一马公司丑闻有关资产总额达到21亿美元,并确认了高盛只需支付25亿美元予马来西亚政府,而非39亿美元。至今,美国已协助大马追讨回近11亿美元的资产。 高盛在马来西亚政府承担损失的情况下,巧妙的为自己取得划算交易,以解决高盛联合马来西亚领袖与他们的朋党欺诈一马公司的案件。其中,马来西亚当局撤销了针对17名现任及前任高盛董事的刑事诉讼。 高盛最终只会支付25亿美元给马来西亚政府,而非39亿美元,是因为其中的14亿美元为高盛担保取回被世界各地政府机构扣押的一马公司相关资产。事实上,仅美国一个国家就追讨了21亿美元的一马公司资产,并协助大马追讨回近11亿美元的资产,显然已超过高盛担保的14亿美元。 高盛甚至声称向马来西亚提供的14亿美元资产担保,以回收被世界各地政府机构扣押的一马公司资产,并不会导致高盛对此需支付任何的重大款项。高盛面对的将仅限于其承诺偿还的25亿美元而已。 目前的联邦政府显然被高盛欺骗了,因为他们理应要维持希盟政府要求至少75亿美元全额赔偿的做法。财政部仅以25亿美元,也即是希盟初始索偿75亿美元的三分之一就与高盛达致和解,典当了人民的利益。 美国司法部也表示将会向好莱坞电影制作人兼纳吉继子里扎阿兹追查一笔超过400万美元的款项,这些资金可追溯到一马公司被挪用的资产。在里扎阿兹同意协助追讨部分被盗款项后,马来西亚政府机构即撤销对其控诉而引起争议。这显示了国盟政府在处理公共利益及重要议题方面完全缺乏公共问责制和透明度。 林冠英

内阁2018年同意直颁工程合约减价10% 林冠英:祖莱达也出席会议应说实话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兼峇眼区国会议员林冠英于2020年9月17日在吉隆坡发表的文告: 内阁决定削减所有国阵直颁工程价格的10%,为国库省钱,但却成了“都是林冠英的错”。 前国会议员淡林嘉化表示将起诉房屋及地方政府部长祖莱达。祖莱达指控淡林嘉化是Bumi Segar Indah公司顾问,与我通过直接谈判,帮助该公司取得工程合约。 祖莱达还声称淡林嘉化影响我,以10%折扣将价值1亿7030万令吉的帕林京园固体废料处理站(PSPTB)工程合约颁布给淡林嘉化的公司。淡林嘉化已否认此事,指祖莱达的所有指控是虚假、谎言和诽谤。 我想要在此确认淡林嘉化提出的一些论点。 帕林京园固体废料处理站合约最初是在2017年,在国阵(BN)领导下,通过直接谈判方式颁发。 我不曾以财政部长身份参与到此工程的协商或直接谈判过程,不管是跟该公司或是淡林嘉化本人,因为此工程由房屋及地方政府部所管理。 房屋及地方政府部确实有主动向财政部提交申请,以重新委任该公司。 内阁在2018年议决,所有国阵时批准的直颁工程只有在削减合约价格10%后方可获得继续,以节省国库。而国阵时期通过公开招标颁布的工程合约则不受影响,可以继续执行。 祖莱达玩弄政治手段,试图将内阁于2018年决定削减国阵所批直颁工程合约价格的10%,作为是我通过直接谈判,决定降价10%以继续执行帕林京园固体废料处理站工程的证据。尽管实际上是内阁决定削减所有国阵直颁工程合约价格的10%,但还是成了“都是林冠英的错”。 祖莱达应该说实话,即她在2018年出席了该场同意削减所有国阵所批直颁工程合约价格的10%,以节省国库的内阁会议。而国阵时期通过公开招标颁布的工程合约则不受影响,可以继续执行。 重新谈判国阵直颁工程为国家节省了503亿令吉。 希盟内阁决定削减国阵所批121项直颁工程合约价格的10%,成功为国库节省了8亿令吉。而这一数额还不包括重新谈判国阵直颁的大型工程,如东海岸铁路计划(ECRL)、捷运二线(MRT2)、轻快铁三号线(LRT3)和泛婆罗洲大道,大大节省的495亿令吉。 重新谈判国阵所有直颁工程,总共为国家节省了503亿令吉。 这就是当祖莱达声称他对帕林京园固体废料处理站工程不知情时,公众普遍都不相信其言论的原因。且确实也存在着房屋及地方政府部秘书长提交给财政部的申请信,以便帕林京园固体废料处理站工程可通过直接谈判方式继续执行。 如此庞大的工程,不可能在祖莱达不知情的情况下获得批准。如果申请信真的是在祖莱达不知情的情况下被提交的,秘书长将会受到纪律处分。我不相信房屋及地方政府部秘书长是会做出此“背叛”行为的人,尽管他面对的是一名“叛徒”部长。 如果有任何有关房屋及地方政府部的建议或申请被提交给财政部,则程序上会将之交由房屋及地方政府部跟进下一步行动。如果有来自于我的指示信,祖莱达肯定早就公布了。祖莱达没法这么做,只是证明了谁是真的真理无惧,谁又因犯错而害怕。 林冠英

70万英亩森林保留地被掠夺 反贪会应立即展开调查

70万英亩的森林保留地被掠夺,其面积比槟州面积大约3倍,是马来西亚历史上规模最大的土地掠夺贪污丑闻。 反贪会(SPRM)应该立即调查由沙巴看守首长沙菲益阿达揭露的爆炸性消息,有关马来西亚历史上规模最大的土地掠夺贪污丑闻。 沙菲益揭露一名前沙巴州政府领袖透过沙巴基金会,颁发70万英亩的森林保留地给“家人及朋友”。 70万英亩的森林保留地惨被掠夺,巨大面积比槟州面积大约3倍。 反贪会的无所作为,将再一次显示反贪会执行双重标准政策,偏帮亲国盟的政治领袖。 此外,反贪会在受到国盟盟友的压力下,可以迅速反应,传召一般的“猫山王”榴莲农到反贪会问话。 人民对国防部副部长承认推荐自己儿子出任发马公司董事,但反贪会却没有行动一事还记忆犹新,而国防部长依斯迈沙比里也同意其副手的推荐。 推荐自己儿子的行为已经触犯了反贪会法令第23条文,因为发马公司隶属于国防部。 不幸的是,反贪会至今尚未采取任何行动。 沙菲益最新披露的70万英亩森林保留地被掠夺,不仅是涉及贪污、滥权和不当挪用政府产业的做法,以为自己或家庭成员谋求私利。掠夺森林保留地也对野生动植物、生物多样性、以及马来西亚保护森林保留地的国际承诺带来破坏。 只有让民兴党+阵营获胜,我们才能深究70万英亩森林保留地被掠夺的丑闻,并防止未来会出现更多的土地掠夺案。 沙巴前首长和其身为前联邦部长的弟弟应向沙巴人民说实话,以维护透明度和问责制。 此外,首相丹斯里慕尤丁领导的联邦政府也应作出解释,因为该名前沙巴州政府领袖是其行政和国盟联盟的一部分。 沙巴人不会忘记,是慕尤丁的政治秘书和内政部长拿督斯里韩沙再努丁代表沙巴前首长,前往觐见沙巴州元首,试图通过利诱州议员来组建新的后门政府。 国盟及沙巴前首长丹斯里慕沙阿曼尝试组建后门政府却以失败告终,因为沙菲益迅速的解散了州议会,以阻止窃取人民委托的企图。 沙菲益曾说过,必须由沙巴人民自己选出他们心目中的政府,而不是由金钱政治做决定。 这就是为何尽管面对新冠疫情的威胁,沙菲益还是不得不要求进行州选。 国盟置公共卫生于不顾是不负责任的做法,并且还玩弄破坏性政治,试图巩固他们在沙巴的权力及国会的2席微弱多数。 对沙巴人而言,最重要的是投选沙菲益和民兴党+阵营里的民兴党、行动党、沙巴民统党、公正党和诚信党,以制止充满破坏性的金钱政治、贪污腐败、滥权及最近的土地掠夺案。 只有让民兴党+阵营获胜,沙巴人才能深究70万英亩森林保留地被掠夺的丑闻,并防止未来会出现更多的森林保留地土地掠夺案。 林冠英

马来西亚日献词:国民团结与融合的承诺

马来西亚日是欢庆我国多元种族社会的国民团结,以及马来半岛、沙巴和砂拉越融合的日子。 通过相互尊重、提供平等机会和全民繁荣,可使我国实现国民团结与融合。 马来西亚日承诺我们和我们的孩子可享有更好生活,以及更亮丽的前景。 只有当我们不分种族、宗教和背景,团结一致,才能实现这项承诺。 那些未能兑现其承诺的人,试图通过种族主义和宗教极端言论来分散人民注意力及分裂人民。 马来西亚人必须要支持那些寻求国民团结的人士。 我们不与朋友相争,我们互相合作,互相支持。 我们在共同领袖的领导下团结一致,且不贪于争权。 我们不会因为金钱政治而寻求职位。 我们尊重人民力量,而决定还权于民。 更重要的是,我们照顾人民的利益,而非自私的追求既得利益。 这片土地是属于我们所有人的,而非只是一个群组而已。 在每个马来西亚人心中 ,沙巴、砂拉越和马来半岛是独一无二的。 未来是属于孩子们的,而非只是一小撮人的孩子而已。 巫裔、华裔、印裔、卡达山族—杜顺族—穆律族、伊班族"、达雅族和原住民 — 我们都是马来西亚之子。 当我们团结一致对抗那些企图窃取我们孩子的未来的人士时,我们还有希望,明天会更好。 让我们团结一致,建立一个民选政府,作为人民的保护者、民主的捍卫者、正义的盾牌、对抗贪污腐败的利剑、经济财富的守护者以及照顾孩子未来的监护者。 团结! 马来西亚日快乐! 林冠英

国盟领袖对废多源流学校论沉默 背叛马来西亚人权益和联邦宪法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兼峇眼区国会议员林冠英于2020年9月14日在槟城发表的文告: 马来西亚学术人员运动(GERAK)组织总秘书罗斯里马哈相信多源流学校并不会削弱一个人的爱国精神和民族认同。土团青团长兼青年及体育部副部长万费沙则在8月26日呼吁废除我国多源流学校,他声称多源流学校的存在是违宪的,并侵蚀民族认同感。 罗斯里指出,若此事属实,那为何还有那么多马来家长要将孩子送入华校求学。他补充:“不管你学习何种语言,都无法断定你是否爱国,或你有多爱这国家”。罗斯里的言论获得全国爱国者协会(Patriot)主席莫哈末阿斯哈的支持,他指人们并没有理由去煽动多源流学校课题。 令人不安的是,不管是首相或内阁,包括非巫裔部长,无人愿意采取坚定和明确立场,拒绝土团副部长这番种族主义言论。多源流学校早在我国独立前就已经开办了,他们从未被质疑违宪。事实上,在80年代就曾有一名国会议员在国会内呼吁废除多源流学校,而被判煽动罪名成立。 但是,自从国盟政府执政以来,政府领袖的种族主义和宗教极端言论从没有被否决过,就好似它是官方政策的一部分。即使我国已独立63年,但这样的种族主义和宗教极端言论只会使人民和国家分裂。 部长们沉默和无所作为,特别是过去曾极力捍卫多源流学校的部长,严重背叛了马来西亚人的权益和联邦宪法。联邦宪法第152(1)条文阐明马来文为国语,但马来西亚人可以学习或教授其他语言;而联邦政府或州政府可以维护和保持人民使用和学习其他语言。 国盟应该尊重我国自1957年以来实行的宪法规定,使国家团结议程重回正规。内阁应该要求副部长道歉和撤回其呼吁废除多源流学校的冒犯言论,以带领我国继续迈向国民团结。 林冠英

沙巴大选凸显国盟联邦政府 不稳定、脆弱、混乱、自相矛盾和违法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兼峇眼区国会议员林冠英于2020年9月14日在吉隆坡发表的文告: 不稳定、脆弱、混乱、自相矛盾和违法的国盟联邦政府,是沙巴的拙劣榜样。 沙巴州选凸显了国盟(PN)联邦政府,或是首相丹斯里慕尤丁建议的沙巴人民联盟(GRS),是个不稳定、脆弱、混乱、自相矛盾和违法的政府。而他们将对抗沙巴看守首长拿督斯里沙菲益阿达领导的民兴党+阵营。 沙巴人民联盟未能就首长人选达成共识和团结一致。沙巴人民联盟也违反协商,在17个州席重叠碰头。相反的,由民兴党、行动党、沙巴民统党、公正党和诚信党组成的民兴党+阵营,并未在任何一个席位上互相竞争,且一致同意沙菲益为首长人选。 正如两名副部长不尊重薇薇奥娜一样,慕尤丁也并不尊重沙巴选民,因为他本人或是布城尝试决定谁是下一任沙巴首长。沙巴是否要听取沙巴人民联盟或慕尤丁的? 慕尤丁在国会掌握2席微弱多数,但公众并不预期会看到国盟部长互相矛盾、不遵守法律、挑衅种族和宗教情绪或散播假新闻。其中显著的例子包括: 伊斯兰党支持其国会议员,拒绝就其侮辱基督徒,指圣经被扭曲的贬损言论而道歉; 两名副部长不仅没有遵从国盟政府“不确定,勿分享”口号,反而是在散播假新闻,并网络霸凌18的沙巴大学女学生,只因为对方披露了她在沙巴必达士被迫爬树以获取更好的网络信号; 土团党青年团和副部长呼吁废除早在我国独立前就已存在的多源流学校; 伊斯兰党部长违反新冠病毒防疫措施,从土耳其回国后并未遵守14天隔离令,却只需支付1000令吉的“轻纵式”罚款。反观一名72岁巫裔老妇则被控上庭,被判罚款8000令吉和坐牢一天; 允许反贪会(SPRM)执行双重标准政策,面对国防部副部长推荐自己儿子出任隶属于国防部的发马公司董事一事,却未采取行动对付副部长; 财政部长撒谎指希盟直颁工程总值66亿1000万令吉,但实际上其中63亿令吉是希盟承接国阵所批工程,希盟政府的直颁工程只占3亿5200万令吉; 房屋及地方政府部长撒谎指我亲自与一家固体废料工厂谈判减幅10%后,总值1亿7000万令吉的合约。但是信件证明是其部门自己提交直颁工程申请信的 在上周六,马来西亚人民目睹了国防部长依斯迈沙比里公开否认卫生部长阿汉峇峇指可能强制从沙巴州选后返回半岛的人士进行隔离的言论。不稳定、脆弱、混乱、自相矛盾和违法的国盟联邦政府,是沙巴的拙劣榜样。 林冠英

如果首相不兑现承诺增援助金 沙巴人民应支持民兴党+政府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兼峇眼区国会议员林冠英于2020年9月13日在吉隆坡发表的文告: 如果首相丹斯里慕尤丁不能兑现其承诺,将社会福利局援助金提高至每月1000令吉,而沙巴人民联盟(GRS)也未能兑现不在17个州席重叠碰头的承诺,那沙巴人民还是支持民兴党+政府为好。 此外,慕尤丁建议沙巴首席部长人选后,却立即遭到巫统主席拿督阿末扎希的反对,显示出他是一名弱势首相。 沙巴人民需要的是一个由共同领导人统一领导的统一联盟,为未来的州政府带来稳定和经济发展。如果新成立的沙巴人民联盟无法就首长人选达成共识,并且更倾于在17个州席重叠碰头,那沙巴人民联盟如何能确保沙巴人可以获得稳定和经济发展? 沙巴人更应该选择由沙巴看守首长拿督斯里沙菲益阿达领导的,由民兴党、行动党、沙巴民统党、公正党和诚信党组成的民兴党+政府。沙菲益曾承诺由人民,而不是被金钱政治收买的政治“青蛙”来决定谁是下一届州政府。如今,沙菲益已兑现其承诺。 首相曾在8月30日于山打根做出承诺,指将把社会福利局发放给有需要人士的援助金,从现有的每月200令吉至300令吉,提高到每月1000令吉。但是,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任何关于援助金会增加的消息。 随着人力资源部长指出,我国9月杪的失业人数可能会增加到历史新高的100万人,为此我国迫切需要将援助金提高到1000令吉。这将增加政府社会福利开支,从2018年支付予50万户受惠者的17亿令吉,随着受惠者预计增加至100万户,而需承担120亿令吉。 行动党支持将社会福利局援助金提高至每月1000令吉,作为政府财政重点的战略性转变的一部分,从谨慎管理政府债务,转变成寻求更多借贷以注资挽救马来西亚人的生计、工作和企业。然而,许多有需要的马来西亚人,特别是失业人士仍在等待首相兑现每月1000令吉援助金的承诺。 林冠英

两项新控状是国盟谎言之最 全体槟州政府成员会被控?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兼峇眼区国会议员林冠英于2020年9月13日在槟城发表的文告: 两项新控状是“都是林冠英的错”的所有谎言之最 — 所有的行政议会成员和全体槟州政府成员都会被控吗? 我的律师不能理解总检察署将我的案件移交至吉隆坡法庭审讯的用意,尽管有关针对我的指控由始至终都是在槟城发生的。更不寻常的,是总检察署针对我而发表的好战言论。 副检察司旺沙哈鲁丁吹嘘他有99%的胜算,以及两项新控状是所有控状之最。但是,这并不是所有控状之最,而是所有国盟的“都是林冠英的错”的谎言之最。 副检察司的99%胜算言论并不恰当,同时也是在对我进行未审先判,即我是有罪的。很多人已评论指副检察司这项公开声明具潜在危险,会破坏一个人的声誉并损害我获得公正审讯的权利。 上周五的两项新控状,指我不当挪用总值2亿800万令吉的政府产业的指控是毫无根据的,也不合逻辑。我并没有收取任何利益,而价值2亿800万令吉的土地,是根据州政府和承包商所签署的合约内容,以土地转让方式支付相关费用。 此外,这是在行政议会做出最后决定了才进行土地转让的。如果我被控,那这是否会得出一个荒谬结论,即所有行政议会成员或州政府及其一万名员工也会被控? 林冠英

总检察署“99%胜算”言论 符合国盟政府新政治策略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兼峇眼区国会议员林冠英于2020年9月13日在槟城发表的文告: 总检察署(AGC)针对我涉嫌在“两岸三通,一个槟城”计划中,不当挪用总值2亿870万令吉的产业,触犯了刑事法典条文而加控两项罪名的评论,只是让公众更加怀疑这些指控含政治动机。 首先是反贪会,现在则是总检察署以“有99%胜算”的言论在全力打击我,这符合国盟政府的新政治策略“都是林冠英的错”。 尽管当局并无法在我私人银行户口或我个人身上找到所谓的贿款或报酬,但我仍然因为海底隧道计划,而在早前面对三项贪污控状 — “都是林冠英的错”。 由槟州秘书和政府高级公务员组成的槟州招标委员会通过公开招标,于2013年决定将海底隧道计划合约颁布给相关承包商。即便我并不是槟州招标委员会的成员,但我还是被控 — “都是林冠英的错”。 以土地转让方式支付2亿800万令吉费用,是根据行政议会和其他技术委员会决定的合约内容来进行的。当我并不是唯一的合约制定者时,但我还是被控 — “都是林冠英的错”。 根据独立工程咨询公司向政府高级公务员所提供的建议,才有了支付2亿800万令吉的决定。该独立工程咨询公司是经由公开招标方式委任的。我并不是工程师,这不是我所提的建议,也不是我决定支付的,但我还是被控 — “都是林冠英的错”。 副检察司的99%胜算言论并不恰当,同时也是在对我进行未审先判,即我是有罪的。很多人已评论指副检察司这项公开声明具潜在危险,会破坏一个人的声誉并损害我获得公正审讯的权利。 林冠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