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相应亲自领军通膨圣战特工队 ...

如果首相依斯迈沙比里不亲自领军通货膨胀圣战特工队,展现出政府解决问题的诚意来帮助人民和企业渡过严重的金融危机,那么通胀圣战特工队终究只能成为另一个空洞的“行话”而已,因为根本就没有采取任何具体的行动。成立一个以通讯及多媒体部长安努亚慕沙为首的六位内阁成员特工队到底有什么意义?他甚至无法在取消鸡肉、鸡蛋和食油(1 公斤包装除外)补贴的成本效益分析中得出正确的数字。 安努亚慕沙上周作出虚假的声明,宣称政府已决定检讨目前的补贴,以便增加补贴的价值,然而,实际上政府只是将取消鸡肉、鸡蛋和食油(1公斤装除外)补贴后所得到的9亿6000万令吉中,拿出6亿3000万来发放给人民。 这边厢节省了9亿6000万令吉,而那边厢却只提供6亿3000万令吉的额外援助,发放100令吉给B40家庭,以及50令吉予单身者,这意味着人民在之前的补贴福利中损失了 3 亿 3000 万令吉。我们能指望一个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或是不会算术的部长来帮助我们克服通货膨胀和物价上涨吗? 示意图

首相宣布的援助微不足道 ...

民主行动党全国主席兼峇眼区国会议员林冠英于2022年6月23日在吉隆坡发表文告 首相依斯迈沙比里推出6亿3000万令吉“创可贴”式的配套,试问如此微不足道的援助,该如何帮助马来西亚人应对暴涨的价格,以及取消鸡肉、鸡蛋和瓶装食油补贴后带来的问题?相比之下,人均GDP 几乎是马来西亚 5 倍的新加坡则宣布了 15 亿新元或47 亿令吉的援助计划,是马来西亚6 亿3000万令吉援助计划的 7倍多。 这笔 6亿3000万令吉的财政援助令人失望,不仅金额小,而且对M40群体中的马来西亚人以及中小型企业而言并不全面。当务之急,依斯迈沙比里应该宣布不允许国家能源有限公司在下个月起提高电费。

反贪会查上诉庭法官 却不查阿占巴基等人

民主行动党全国主席兼峇眼区国会议员林冠英于2022年4月24日在吉隆坡发表文告 为什么反贪会不能就阿占巴基以数百万令吉购买数百万股票的违法事件立即开档调查? 随着反贪会主席阿占巴基确认,反贪会已对上诉庭法官莫哈末纳兹兰展开调查后,旋即引发了一个问题:“为什么反贪会却不能就阿占巴基以数百万令吉购买数百万股票的违法事件,立即开档调查?” 根据《星报》报道,阿占巴基解释,每次当有人投报时,他们就会进行调查,这是程序的一部分。部落客拉惹柏特拉(RPK)是于较早前在《今日大马》网站上指控纳兹兰拥有“无法解释的财富”,而纳兹兰已就这篇文章向警方报案。 另一个引发的问题是,为什么有关当局没有对拉惹柏特拉的指控进行刑事调查?后者的指控已持续地被证明为子虚乌和毫无根据的。即使RPK“藏匿”在伦敦,也应该要求他返回以进行彻底调查。倘若RPK 拒绝返回,而有关方面又拥有足够的理由提起刑事指控,则应引渡 RPK。 林冠英

助人民应对经济下滑 ...

【政府应该将暂缓还贷和免息计划再延长6个月,好让人民可以应对2022年下滑的经济增长前景。】 世界银行上周将马来西亚2022年国内生产总值增长预测,从此前估计的5.8%下调至5.5%。这一数据为我国政府预测的5.5%至6.5%的最低水平。尽管我国于2022年4月1日起重开国境,但由于受到俄乌战争带来的不确定性和经济影响,我国增长前景预计会减弱。 这些经济影响围绕在较低的就业前景、较高的工资和更高的生活成本。高生活成本也延伸到企业原材料投入成本的提高,对企业现金状况造成难以负担的压力,而俄乌持续战争并导致的供应短缺和中断只会加剧这份压力。有鉴于此,政府需听取人民和企业要求,延长已在2022年3月31日结束的银行暂缓还贷和免息计划。 示意图

【海底隧道案】辩方:反贪会涉嫌编造口供 反贪会官员认同供词矛盾

林冠英辩护律师在法庭上指出,反贪会涉嫌编造已故拿督尤瑞不利于林冠英的口供。 “其中,最后一份手写口供与最后以电脑记录的口供证词精确吻合,且与另外三份口供有出入。” 反贪会官员莫哈末纳兹里在3月24日出庭为海底隧道案供证时,认同林冠英代表律师哥宾星的观点,即是已故Ewein集团执行主席拿督尤瑞庆的供词有矛盾。 尤瑞庆生前曾被反贪会传召录取了6份证词。其中,莫哈末纳兹里曾向尤瑞庆录取4次口供证词,包括最后一份具有争议性的手写证词。 哥宾星指出,根据2021年8月14日的最后一份手写证词,尤瑞庆才声称希盟政府垮台后,林冠英不再是“碰不得”(untouchable)的人物,是不合逻辑的;因为尤瑞庆早在2021年7月3日录取的首份口供中表明,希盟已经垮台。 因此,哥宾星点出,尤瑞庆最后一份供词和首份供词存有矛盾,并获得莫哈末纳兹里认同。

在希盟执政期间 沙巴拨款冠全国

民主行动党全国主席兼峇眼区国会议员林冠英于2022年3月30日在斗湖发表文告 在希盟执政期间,沙巴所获发展拨款冠全国。 在希盟执政期间,沙巴所获发展拨款冠全国。2022年财政预算案忽略非土著的不满,尽管非土著占我国人口30%,却在总值3320亿令吉的2022年财案中,只获得3亿4500亿令吉或0.1%的拨款。 民主行动党并不反对政府拨款114亿令吉予土著,但促请政府能给予沙巴、砂拉越和所有马来西亚人更多和更公平的拨款分配。在财案中纳入种族主义或极端主义情绪,并无助于挽救贫穷人士和企业,尤其是中小型企业的生命与生计。 政府在未经协商的情况下,单方面将大型政府采购合约的土著配额从30%提高到61%,引发了许多关于公平对待非土著和提高竞争力的问题。此外,沙巴和砂拉越在土著配额政策中的受益甚少,也进一步引发了有关是否公平对待沙巴和砂拉越土著的问题。

民主行动党建党56周年纪念 林冠英:用心倾听人民声音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兼峇眼区国会议员林冠英于2022年3月18日在吉隆坡发表文告 民主行动党今天庆祝建党 56 周年纪念,我们承诺,会与所有马来西亚人一起维护联邦宪法,捍卫这部致力于建立正义、平等机会、自由、基本人权、法治、繁荣归于所有人和尊重人类尊严的宪法。我们必须用心去倾听人民的声音,了解人们想要什么。我们应当全心全意地为他们服务,并无畏无惧且不偏袒地表达他们的想法。 单凭我们是无法做到这一点的,而是必须仰赖大家始能完成。出于这个原因,行动党跟那些和我们拥有共同原则及理想的联盟伙伴合作。只有通过志同道合的政党联盟,行动党才能从反对党转变为几个州政府的执政一员,最终在 2018 年成为联邦政府。

百物上涨政府无动于衷 林冠英:政府需主动出击成立物价稳定基金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兼峇眼区国会议员林冠英于2022年3月15日在吉隆坡发表文告: 政府是否已耗尽资金,以至于他们无法提供30亿令吉种子基金来成立物价稳定基金,从而降低不断上涨的生活成本?当物价长期增涨,加上政府同时间感叹俄乌战争导致油价上涨,使得政府需支付280亿令吉汽油补贴,但政府却只是弱弱地回应他们尚在研究成立物价稳定基金的建议,不免给人带来政府已耗尽资金的印象。 油价上涨只会导致食品和其他商品价格亦随之涨价。除非成立物价稳定基金,否则人民在不受保障的情况下,在面临物价上涨问题时将首当其冲。作为石油出口国,政府声称油价上涨并没有给政府带来好处,反而还会蒙受损失,这是因为更高的汽油补贴需要受到公众监督。政府仍未如其承诺的,公布油价上涨对国家成本效益影响的详细信息。

反对阵营分裂短兵相见 民兴党竞选为击败希盟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兼峇眼区国会议员林冠英于2022年3月14日在吉隆坡发表文告 不要只怪疫情——克服低投票率对下届大选的胜利至关重要。 民主行动党不认为新一波的疫情是导致最近柔佛州选举投票率低的唯一原因。事实上,比起公众聚集的巴刹和咖啡店,投票站反而安全得多。与巴刹和咖啡店等公共场所相比,那些投票和参与投票工作的工作人员所造成冠病感染群是微不足道的,即便有候选人在竞选时也感染了冠病。 虽然国阵通过滥用政府机器、媒体和实施金钱政治等肮脏手段,造成竞争环境的不公平,但反对党还是必须面对一个残酷的现实,即他们也必须为自己的失败承担起部分责任。由于未能使用共同的标志、共同的愿景,或对州务大臣候选人的作任何讨论,以及反对阵营的分裂导致旗下的各政党在选区上短兵相见等,凡此种种,都无法团结起大家,共同面对选举。 这对民兴党来说尤其如此,它选择加入的战场是希盟现有的6个席位,当中完全没有一个是国阵,竞选的方式更多是为了击败希盟而不是国阵。所有反对国阵的真正反对党(不包括国盟)都必须采取大帐篷的做法。

纳吉骑劫柔州选举 掩盖人民迫切需求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兼峇眼区国会议员林冠英于2022年3月10日在吉隆坡发表文告 不要被纳吉的“害羞什么,我的老板”竞选活动骑劫掉柔州选举,它掩盖了人们现在的迫切需求,人民如今更需要解决生活成本、新税收、违反防疫标准作业程序罚款增加等诸多问题,来让生活好过些。 民主行动党呼吁 260 万位柔佛州选民,千万不要被前首相纳吉的“害羞什么,我的老板”竞选活动骑劫掉柔州的选举,导致视线被模糊,掩盖了遴选下一届柔佛州政府的重要性。我们现在需要选出一个能够解决生活成本来改善人民生活的新政府,而这个新政府还必须要解决新税收、违反防疫标准作业程序罚款的增加,以及人民生计等诸多问题。纳吉参与竞选活动志在其个人利益,他企图利用国阵预期中的胜利保全自己,免于卷入涉及 520 亿令吉的 1MDB 丑闻。 尽管他已被高庭和上诉庭定罪,而来自全球各地的证据也都证明了数亿令吉转移到他个人的账户中,但纳吉继续与国阵双双继续活在一个泡沫里面,仿佛他是无辜的,由始至终和1MDB 丑闻无关。比起一个被判处12年监禁和2亿1000万令吉罚款的人而言,260万名选民的利益和生计比他的命运更加重要,后者甚至被上诉庭称为“国耻”。 出于这个理由,柔佛州的 260 万选民必须在 3 月 12 日踊跃投票,以确保他们对生计和生活成本的担忧能够获得解决。由于俄罗斯入侵乌克兰导致油价超过每桶 110 美元,通货膨胀和物价上涨进一步加剧,但是,政府迄今仍未设置物价稳定基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