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迪坚持反ICERD集会 林冠英谴责鼓吹极端主义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兼峇眼国会议员林冠英于2018年12月5日在吉隆坡发表的文告: 民主行动党非常遗憾伊斯兰党主席哈迪阿旺竟然为了让反ICERD集会继续进行,作出极度煽动性的言论。他说反ICERD示威必须继续进行是因为伊斯兰党要抗议及反对希望联盟内(包括沙巴民族复兴党)非穆斯林国会议员多过穆斯林国会议员。哈迪不单止没有要促进马来西亚民族与宗教和谐,反过来分化大马人,企图唆使穆斯林多数族群对付非穆斯林少数族群。 首先,哈迪阿旺所引用的数据并不确实。他指出希盟拥有66名非穆斯林国会议员及58名国会议员。但事实是希盟穆斯林国会议员是62名。至于土著国会议员若涵盖非穆斯林土著的话,希盟是拥有70名土著议员及58名非土著议员。哈迪是否不把沙巴与砂拉越非穆斯林土著当成土著,只因为他们不是穆斯林? 第二,以首相为首的内阁,是一个集体决定国家政策的机构,内阁已经决定我们将不会进行签署ICERD公约。而在内阁,穆斯林成员也是比非穆斯林成员多,有17名穆斯林成员(占61%),11名非穆斯林成员(39%)。在副部长方面18名是穆斯林(占67%),9名非穆斯林(占33%)。 而整体上,国会共有140名穆斯林议员,非穆斯林则为82名议员。当穆斯林国会议员占据63%的比例,试问穆斯林的权力怎么会遭受威胁?按照哈迪的荒谬逻辑,是不是非穆斯林更应该因为国会有63%的穆斯林议员而感到受威胁? 第三,与其只用单一种族的放大镜及单一宗教视角看待事情,我们更应该以更大的格局去全方面看待各种课题。 我们要作出能福泽全国不分种族、宗教与背景的决策。 我们要强化我们的制度、精进我们的施政及坚守我们的诚信。不然就会像前朝,即便是由穆斯林首相,也无法避免的让我们因为1MDB丑闻被灌上全球盗贼治国的标签,我们更因此要在接下来30年背负所造成的债务。同样的国大党与马华一众领袖也身陷这些丑闻当中,证明贪污是不分种族肤色,也不分穆斯林或非穆斯林。 即便希盟政府决定不签署ICERD公约,哈迪仍然执意要示威抗议要反ICERD。很明显,这所谓的反ICERD示威已经不是为了反ICERD而反,因为已经根本不是一项课题。所以,这项示威其实是伊斯兰党政治存亡与捞取政治资本的行动。 行动党就让人民自行决断, 哈迪唆使穆斯林反非穆斯林的煽动言论,到底是极端还是负责任的行为? 即便大马没有签署ICERD,若哈迪还是固执地拒绝取消反ICERD示威,我建议哈迪大可以借这项示威行动向巫统带领国阵时期所造成的种种金融丑闻抗议示威,好过让这些金融丑闻及贪污弊案破坏我们的国家,如此,无论是穆斯林或非穆斯林,才算是为大马人做了一件好事。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 林冠英 2018年12月5日 启

拉大校友大爆料!马华领袖违反章程!

自财政部长林冠英建议拉曼大学转型为民办大学后,拉大校友总会会长拿督叶国煌表示,该理事会一致决定,支持政教分离。 叶国煌希望拉大学院在与政党分离后,继续得到希盟政府的支持以及制度化拨款,而拉大学院会继续保持非盈利机构的特色,为清寒的学生提供良好的升学管道。同时,在不受政治的干预下,让老师更加安心地教学,让学生获得更高素质的教育。 昨日,叶国煌再次召开记者会,更在记者会上爆料! 叶国煌表示,拉曼大学由马华创办是铁一般的事实,拉曼信托委员会17名委员当中,有15名是马华中央领袖。他在记者会上质疑马华所谓拉曼大学资产不属于马华的说法。他问道,如果资产不属于马华,属于谁呢?而这15名马华领袖,是代表党,还是代表个人? 拿督叶国煌也进一步揭露,拉曼信托基金局已经违反章程,根据章程,拉曼信托基金局的成员,必要一半以上与拉大教育基金会委员会还有拉大创办人毫无关系。但是,从2013年开始,拉曼信托基金会的7名信托人,全是马华党员,其中包括马华前任总会长拿督斯里廖中莱和现任总会长督斯里魏家祥。叶国煌指出,如果所有的决策人都来自一个政党,那拉曼信托委员会的公信力和透明度都不足。 叶国煌说他们希望根据章程,来更换拉曼信托基金局和教育基金会的成员,以达到政教分离的目的,好让拉大更加制度化,秉承有教无类的理念,造福更多莘莘学子!

林冠英宣布好消息 拨款600万三所民办大专

马来西亚财政部长林冠英于2018年12月3日在布城财政部发表文告: 我郑重提醒马华,拉曼大学学院的议题红线就是不能把学生权益当作政治筹码,用来对希盟政府展开政治报复。一旦马华踩上红线执意提高学费,财政部除了会在范围内采取行动外,也会联合其他单位一起全面对付马华。 拉大是一所有盈余的大专院校,有能力保持现有的学费同时提升教职员的福利和待遇。国阵执政时期减少了3900万令吉的拨款,拉大尚且能够不提高学费继续运作下去,如果现在因为希望联盟政府减少拨款2450万令吉就贸然提高15% 的学费,那等于向学生开刀,是无法令人接受的做法。 马华要是担心拉大欠缺资金而要提高学费,则应该放手让拉曼大学学院回归民间,由校友会总会接手。我相信,拉大在专业中立的校友会接手后,表现一定会比马华掌控时来得更加出色,而且到时拉大也能获得政府至少3000万令吉的拨款,作为发展开销的用途。 我们主张政党要退出高等学府,让政治与教育分家,使学校拥有更大的自主权。这是民主国家所追求的价值与原则,也是新马来西亚要落实的改革方向。职是之故,马华必须和其所掌控的拉曼大学学院脱钩,让拉大回到民间,由拉大栽培的精英即校友会总会接手,成为民办大专。 拨款600万令吉予国内三所民办大专,即南方大学学院、新纪元大学学院及韩江大学学院,每所学校将会获得200万令吉作为2019年发展开销之用。 我也宣布,拨款600万令吉予国内三所民办大专,即南方大学学院、新纪元大学学院及韩江大学学院,每所学校将会获得200万令吉作为2019年发展开销之用。 民间办学从来不是一件简单的事,但华社秉持着“再穷也不能穷教育”的信念,在缺乏前朝政府的支援下,动员各个阶层的力量,倾尽全力地为莘莘学子提供低廉学费的优质教育环境,数十年来培育了不少的国家栋梁和社会精英。 先贤们咬紧牙根,一步一脚印地在各地建设学校,规模从初始的小而美,到今天的名震一方,成就斐然。希望联盟政府感激华社努力为国家造育英才,因此在2019年财政预算案中破天荒首次制度化拨款1200万令吉予国内独中,同时也予以国民型中学拨款1500万令吉作为发展开销。现在,我们更进一步地拨款民办大专院校,让南方、新纪元和韩江三所院校也能从中受惠,减轻负担。 回看过去,国阵治下的马来西亚乱象丛生,人民的权益备受剥削。大家都渴望看见改变,所以才会出现509的改朝换代。肩负民意的希盟政府上任后已马不停蹄地进行各项制度改革,从司法、立法、行政,到教育等等,凡此种种,都是旨在拨乱反正,让一切回到正轨之上。 政府希望借着制度化拨款,让更多的人才对国家更有归属感,留守大马,建设国家。这就是2019年预算案重扬国威、活络经济、让民昌乐的宗旨与意义。 林冠英 马来西亚财政部长

三校签署支持政党与教育分开 已完成阶段性任务

早前财政部长林冠英近期提出政党与高等教育应该脱钩,以让校友及校方联手发展高等学府,让其不受政党政治所影响。但是,以马华总会长魏家祥为首的马华会长理事会已议决,马华不会与拉曼大学学院进行切割,并会按照原定计划坚持走下去。 针对这课题,马来西亚3间由华社发起与承办的大学学院表明立场,支持和同意“针对最近争议的教育与政党的关系课题,马来西亚3间由华社发起与承办的大学学院表明立场,支持和同意“政党和教育分开”。 这3间大学学院是南马的南方大学学院、中马的新纪元大学学院及北马的韩江传媒大学学院。文告中也有韩江传媒大学学院董事会执行顾问丹斯里陈国平局绅、南方大学学院董事长拿督陈洺臣及新纪元大学学院董事部主席叶新田博士 签名。 3间大学学院今日透过韩江董事会秘书处发表联合声明,希望政党远离教育,不要再延续过去教育服从于政治,而且必须听命于政治的决策。 文告中说,基于过去历史因缘,华教与政治时常被绑在一起,以致在不同的时期遭遇不同程度的打压。 文告也指出,教育的原理就是育人成才。教育本来就是一个独立实体,在古代的东方文明及西方文明出现时,不受政治的干扰,因而在公元2500年前有了孔子“有教无类”的学说流行至今。于公元2400年前,也有了苏格拉底大哲学家的出现。 拉曼学院在1968年策划,1969年开课,是因应当时国内政治与经济发展而成立。 “将近50年后的今天,我们认为拉曼学院乃至于在2013年升格为拉曼大学学院,这座高等院校已经完成了阶段性任务,也是时候转型与改组,让政党/政治远离教育,让这座高等院校在新的马来西亚可以获得更好的发展。” 无可否认的,拉曼大学学院的集资来自民间和华社,转型与改组也是理所当然。因此,这3间大学学院认为唯有重新改组和调整组织,才能符合民愿,也才能使教育正常发展。当教育归教育,政治归政治时,就是国家教育政策的一大改革。 文告强调,不论出于任何议程,高等教育本身就不应被政治化和政党化。 “我们相信,经过改头换面后,拉曼大学学院凭著现有稳固的根基,在没有政治干扰下,可以获得更好的发展,同时也为国内民办大学学树立一个标杆。”

3间民办学府支持政教分家 林冠英:健康发展拉大

马来西亚财政部长林冠英于2018年11月29日在吉隆坡发表文告: 针对南方大学学院董事会、新纪元大学学院董事会与韩江传媒大学学院董事会联合发表文告一致赞同教育与政党分开一事,我深表欢迎。 我也认同三所民办大专院校的看法,即拉大的集资来自民间和华社,转型与改组也是理所当然。目前的大环境里,拉大最好的选择是让政党与政治退出教育学府。也唯有重新改组和调整组织,才能符合民愿,也才能使教育正常发展。当教育归教育,政治归政治时,就是国家教育政策的一大改革。 作为新政府,我们必须巩固得来不易的民主,不能走回威权时代的老路,职是之故,我们必须确保政党政治退出大专院校以及媒体。这是新政府的努力方向,也是全世界民主国家深化和巩固民主的必经之路。 我重申,健康发展拉大是我们的目标,一旦拉大与政治脱钩,转型至民办大专院校后,作为政府必然会予以照顾,我们会制度化拨款至少3000万令吉予学校做发展开销之用,让拉大师生可以受惠。 我希望,在这五项条件之下,马华可以放手让民间接管,成为民办大专。即第一:政治与教育分家、第二:不调涨学费、第三:提升教职员福利和待遇、第四:政府提供至少拨款3000万令吉作为发展开销,以及第五:虽然拉大是民办的私人大专院校,但在政府与学校互相配合下,将能把拉大打造成为受尊敬和肯定的国际卓越大学。 最后,我再次欢迎南方大学学院董事会、新纪元大学学院董事会与韩江传媒大学学院董事会联合发表声明,支持教育与政党分家,深化马来西亚民主。 林冠英

专业背景杰出校友联署 支持政党和学府脱钩

马来西亚财政部长林冠英于2018年11月28日在吉隆坡发表文告: 比起马华的政治人物,华社对拉曼大学学院优秀的校友群拥有更大的信心,因为他们自力更生,拥有杰出的成就,表现令人刮目相待。把拉大交由他们会令人更加放心! 自拉曼大学学院校友会总会表态支持政党与高等教育脱钩后,昨晚又有一批拥有专业背景的杰出校友加入联署,表明支持政教分家,这些代表包括:拿督苏添来(业界咨询与合作)、杨征陆(业界咨询与合作)、拿督冯家财(业界咨询与合作)、拿督苏启志(业界咨询和合作)、拿督黄美锦博士(法律)、余永平(稽查)、廖添来(稽查)、蔡冰勇博士(教育)、拿督邱进元(税务)等等,都是在各自领域独当一面的专家,再加上校友会总会的理事(见附表),相信这批专业人士必定有能力带领拉大迈向新的里程碑。 这么多年以来,拉曼大学学院校友人才辈出,现在由校友和校方一起联手发展拉大,不受政党政治所影响,用最专业的态度办学,必能将拉大提高到另一个层次。马华难道不信任自己的学校所培育出来的精英,怀疑他们的能力,所以才迟迟不愿放手,让魏家祥口中的“党产”回到民间去? 比起马华的政治人物,华社对拉曼大学学院优秀的校友群拥有更大的信心,因为他们自力更生,拥有杰出的成就,表现令人刮目相待。把拉大交由他们会令人更加放心! 魏家祥在回应时顾左右而言他,用悲情、种族视角和前现代思维控诉,却对重建民主制度,改革乱象视而不见。我们从未否定拉大,也没有发表要关闭拉大的言论,而是拨乱反正,强调政党政治退出高等教育、退出媒体,因为这是是健全民主社会的诉求,也是新马来西亚追求的价值。 以马华掌握的媒体为例,过去频频打压、丑化、抹黑、扭曲、封锁甚至造假希盟或行动党的新闻;马华以政治的力量钳制了新闻和言论的自由,这对民主社会来说,绝对是一种不健康的现象。 同样的,马华掌握的高等教育机构,处处展现出政党的思维模式,譬如学校缺乏宿舍,难道这不是对师生权益的影响? 事实上去年马华还是执政党时,它曾被指在2017年9月“借用”约300名拉大学生“强制”出席吉隆坡世界贸易中心由马华举办的《华社爱国大集会》,这个活动有1万5000名出席者,其中马华党员7000人,这显然是含有马华政治议程的活动,而马华却硬拗这是爱国集合。据当时网媒《当今大马》报道,3名拉曼生各別向该媒体记者证实,校方强制中文班的正副代表、奖学金得主和学生代表出席这场集会。当时的首相及国阵主席纳吉还借助这个平台向华社发出警告:“若这个国家没有和平,华裔將最先成为箭靶。”结果引发华社的强烈不满。——陈锦松:马华应否从拉大退场? 拉大获得纳税人赞助教育经费,如果纳税人赞助的教育经费被偏颇地运用,那就不是一件好事了。 再回来看看注册在大马公司委员会(SSM)下的“拉大教育基金会”,董事计有包括马华前任总会长拿督斯里廖中莱担任信托局主席,现任总会长拿督斯里魏家祥自己,马华前总秘书拿督斯里江作汉丶马华前副总会长拿督斯里何国忠丶马华现任副总会长拿督斯里姚长禄丶马华前副总会长丹斯里冯镇安,马华前总财政丹斯里刘衍明、丹斯里关炳顺以及王辉忠(秘书)。 而拉大基金信托局的成员,包括马华前任总会长拿督斯里廖中莱担任信托局主席,现任总会长拿督斯里魏家祥自己,马华前总秘书拿督斯里江作汉丶马华前副总会长拿督斯里何国忠丶马华现任副总会长拿督斯里姚长禄丶马华前副总会长丹斯里冯镇安,马华前总财政丹斯里刘衍明。 单看这两份名单,叫人如何信服政党政治不存在于校园内?我再强调,我从未否定拉大造就了许多人才,这也是为何我欢迎优秀的拉曼校友来接手拉大的原因。我们要用民主化的高度来看待此事,而非种族和政治的视角来炒作课题。财政部对拉大校友会总会有信心,相信华社也是。让拉大公共化,超然于政治之上,将能打开校园更大的自主权,这对拉大的前景而言,是美事一桩。

校友会支持政治学府分家 马华应放手让民间接管拉大

马来西亚财政部长林冠英于2018年11月27日在吉隆坡发表文告: 欢迎拉曼大学学院校友会总会出面接手,协助拉大转型至民办大专院校,并在不调涨学费的情况下提供高素质教育予莘莘学子,造福社会。 针对拉曼大学学院校友会总会昨日发表文告表示支持政治与教育分家一事,我欢迎拉大校友会总会出面接手,协助拉大转型至民办大专院校,并在不调涨学费的情况下提供高素质教育予莘莘学子,造福社会。 拉大校友会总会的方向是理智与正确的,政治和教育脱钩——让政治归政治,教育归教育,是健康民主社会所需建立的制度。政党必须要退出高等教育,恢复大学的本质,让专业人才去管理,国家才会有光明的前景。 我们期待拉大校友会总会作为一个桥梁,能够纳入民间中立的专家学者,并以非营利机构的方式经营拉大,继续把学费维持在可负担水平,同时让莘莘学子享有高素质的教学素质。另一方面,也不能忽略提高教职员的福利待遇,让拉大的教职员可以无后顾之忧地发挥所长,培育国家未来的栋梁,将拉大带上国际,步步高升,最终成为世界一流的卓越大专。 一旦拉大与政治脱钩,转型至民办大专院校后,作为政府必然会予以照顾,制度化拨款至少3000万令吉予学校做发展开销之用,让拉大师生可以受惠。 为了呼应拉大校友会总会准备接手拉大,我希望在这五项条件之下,马华可以放手让民间接管。即第一:政治与教育分家、第二:不调涨学费、第三:提升教职员福利和待遇、第四:政府提供至少拨款3000万令吉作为发展开销,以及第五:虽然拉大是民办的私人大专院校,但在政府与学校互相配合下,将能把拉大打造成为受尊敬和肯定的国际卓越大学。 马华如果真心爱惜拉大,别让拉大成为夹心者,最好的方式就是放手予中立能干的校友会去让拉大成为民办大专。政治民主化后让政治与教育分家,民主社会绝对乐见其成。 林冠英

拉大校友会总会赞同转为民办学府!校友会总会长:实现政治、教育分离的大专学府

拉曼大学校友总会赞同拉大转为民办学府 叶国煌:实现政党与学府分离 马华总会长魏家祥在希盟政府2019年财政预算案对拉曼大学拨款一事,不断炒作课题且甚至扬言调涨学费,恐吓华社捞取政治资本。 尽管这个课题持续发酵,随着财政部长林冠英今日发表文告,建议马华交出拉曼大学,交由一个独立、专业的单位接管,让拉曼大学成为一个民办的大专学府,而拉曼大学学院校友会总会是适合接管的单位,把拉大交付予民间,让政治归政治,教育回到教育,是一个最理想的方法,也是华社及民主社会所乐见其成。 拉曼大学学院校友总会执行理事会随后也表示赞同拉曼大学学院转为民办学府,他们认为,在健康的民主社会里,政治、教育应该分离,出资办学的政党在学校发展走上正轨后,便应该逐步退场,交由教育界人才把学校办学水平推上更高峰。 拉大校友总会会长拿督叶国煌今日在主持该总会理事会特别会议后,发表文告表示该理事会一致议决支持推动政治、教育分离,确保拉曼大学学院在专业人士的独立领导下登峰造极。 叶国煌指出,拉曼大学学院校友会总会执行理事会支持把拉曼大学学院转型为民办大专学府,实现政治和教育互不干预的目标。 “2019年财政预算案对拉大的拨款已引起轩然大波。校友会总会愿意充当桥梁之一,把拉大转型为民办大专学府,实现政治、教育分离。” 叶国煌说,一旦转型为民办大专学府,拉大依然会保持非营利机构的经营特色,为家境清寒的学生提供良好的升学管道。 他呼吁政府此后继续提供制度化拨款,让师生安心教学和求学,不受政治干预。 “我们希望政府在拉大和政党分割后,能为拉大提供制度化拨款,让莘莘学子以低廉学费获得高素质的教育,也让教职员继续享有良好福利。” “在健康的民主社会内,教育应该回归教育,出资办学的政党在学校发展走上正轨后,便应该逐步退场,让教育界的人才发挥他们的专长,把办学水平推上更高峰。”

避免马华操控拉大,应让民间独立单位接管

避免马华操控拉大,应让民间独立单位接管 马来西亚财政部长林冠英于2018年11月26日在吉隆坡发表文告: 马华即便有能力,却没有在经济上给予拉曼大学学院合理的援助,是华社一直在默默筹款支持拉大,因此,马华应该交出拉大给华社,交由一个独立、专业的单位来接管,让拉大成为一个民办的大专。拉曼大学学院校友会总会是适合接管的单位,由他们来负责,最能确保拉大步步高升,前景光明。 魏家祥最近就拉曼大学学院的议题上,频频以悲情控诉,将我形塑成打压华社,欺负拉曼师生的恶势力。为捞取政治资本,他甚至恐吓华社,扬言要抬高拉大学费,其意图昭然若揭,就是要把拉大和马华绑在一起,不愿放手把拉大交付予民间,让政治归政治,教育回到教育。 我重申,拉大师生和管理层的权益绝对不能被伤害,若是马华贸然涨学费,财政部一定会采取行动,不会坐视不理。照顾学生是政府责无旁贷的任务,我们无法容忍马华在有盈余的情况下无理调涨学费,损害学子权益。 魏家祥宣称,一旦没有了政府的资助 ,拉大必然会收支不平衡,而最终只有靠涨学费一途来自救。事实上根据账面(见附表)所显示,不考量折旧(Depreciation)和加上利息(Interest)之后,尚有足够的现金流和盈余,营运起来根本没有问题,更遑论需要涨学费来渡过难关。请问在有盈利的情况之下,不调升老师与管理层的福利之余,还要涨学费,这会不会太过分,不近人情? 而且一直以来,马华即便富甲一方,也没有拿钱出来资助拉大,全靠华社捐款来津贴该校,现在为了政治报复居然要对学生开刀,准备牺牲拉大师生和管理层,实在令人不齿。我劝请魏家祥把矛头对向我,不要拖拉曼下水,为难华社。 过去几十年来,国阵治理之下的马来西亚乱象丛生,人民在509的时候站在了改朝换代的一方,就是想要见到改变,让失序的回到轨道,重建新马来西亚。在一个正常健全的民主社会中,政党断不能拥有媒体,也不应该办教育,我们必须秉持这个大原则来进行改革,而且必须马上去做,不然将违背人民追求改变的美意。 马华即便有能力,却没有在经济上给予拉曼大学学院合理的援助,是华社一直在默默筹款支持拉大,因此,马华应该交出拉大给华社,交由一个独立、专业的单位来接管,让拉大成为一个民办的大专。拉曼大学学院校友会总会是适合接管的单位,由他们来负责,最能确保拉大步步高升,前景光明。 我相信这是一个最理想的方法,让拉大去除政治色彩,使拉大和政府共同打造顶尖的学术环境。马华如果真心爱惜拉大,最好的方式就是放手予中立能干的校友会去让拉大成为民办大专,使政治归政治,教育归教育,这也是华社,民主社会所乐见其成. 林冠英

林冠英:若是马华一意孤行调涨学生学费,财政部不会坐视不理!

林冠英:若是马华一意孤行调涨学生学费,财政部不会坐视不理! 当国阵拨款拉大减少3425万令吉的时候马华不曾要调涨学费,但希盟政府只减少了2450万令吉拨款马华就恫言调涨拉大学费,若马华执意政治化教育课题进行政治报复,财政部将对马华采取行动,捍卫拉大学生权益。 马华拿拉曼学生当牺牲品,威胁要调涨学费。可是马华党产拥有20亿令吉,难道区区的1%也拿不出来? 首先,魏家祥从12日的时候说因为政府预算案只拨550万令吉拨款,拉曼将入不敷出,要调涨15%的学费要挟政府,恐吓学生与家长。结果24日他见自己教育政治化玩过火,苗头不对,惹众怒,又改说词说会调整到学生可负担的水平,以达到收支平衡,不再说15%。这显示马华根本是将教育及学生学费政治化,只为了对政府进行政治报复。 其次,当问及马华是否应该与拉曼切割,魏家祥竟然把马华比喻为是拉曼的乡下爸爸妈妈,声称小孩不可以因为成为世界小姐而嫌弃生下他的乡下父母,难道今天马华坚坚持这样办学有错吗? 魏家祥,请不要再假装你们还是乡下父母,马华现在已经是拥有20亿令吉的富爸富妈,但多年来却一直跟人要钱给他们儿子,外人给了他孩子发展知识的钱,这富贵父母却嫌不够还不打紧,竟然还怪外人,威胁外人说若不给他们养孩子日常开销的钱,就不理儿子,让他挨饿(调涨学费),天下有这样的富贵父母(马华)吗?很明显,魏家祥与马华就是为了政治化教育课题。 我要告诉魏家祥,政府与财政部不会袖手旁观,即使你狠心地执意让你的孩子挨饿,我们准备插手,不让孩子挨饿(拉曼大学与拉曼生)。 再来,他攻击我“之前向华社大派定心丸,承诺希盟执政不会关闭拉曼大学学院,确保拉曼学院继续开办;可是今天呢?”。在这里我要严正声明,我不曾说过要关闭拉曼大学学院,不让拉曼继续开办的言论,因此魏家祥根本没有道出事实,再次只为了政治化这项课题。 他借上述说法,只是要指我是与华社有契约,因此我们会坚决捍卫拉曼学生的权益,不允许马华调涨学费。作为新马来西亚的新政府,我们往后不应再让任何政党有样学样让政党成立学校。我们必须将政治与教育分开,这样对拉曼大学学院的长远未来才有帮助。唯有这样,教育才能民主化丶专业化,而不是被政治化,一切回到以教育为动机的正轨。 我已经在周五的媒体对话会中把话说得很清楚,政府及财政部肯定会捍卫拉大学生的权益,不准马华政治化教育课题,拿学生当牺牲品,调涨学费恐吓学生及家长,企图让学生与家长恐慌来达到攻击政府的政治报复。 另外,魏家祥在11月24日周六的记者会中指出,“拉大和优大的资产估计约为15.6亿令吉,但马华并没有直接拥有这些产业。换句话说,这两所学校的校产,皆与马华没有任何关系,并不属于马华的党产。马华只是发起人,拉大和优大是由信托基金局所拥有,马华不曾用过这两所学校的一分钱。” ——星洲日报 但是在刚过去的10月30日党选期间,魏家祥在直凉却“坚决表明,马华不可能卖党产,把拉曼大学(优大)让出去,否则会让人看不起马华,背弃了创党先贤的意愿.........魏家祥反建议马华应该进入校园,由优大和拉曼大学学院开始” ——中国报 我想,魏家祥已经跟纳吉进入同一个否认症候群的状态,马华一直都把拉大当党产,马华领袖包括魏家祥都在党选期间讨论这个党产。 如今,为了教育政治化攻击政府恫言调涨学费威吓学生与家长,但复被揭穿实则马华100%完全控制拉大基金信托局之际,马上睁着眼睛说谎撇清说拉大与优大不是马华党产。这时候他似乎就忘了所谓背弃创党先贤的意愿了? 更可怕的是魏家祥在直凉时还建议马华借着优大和拉大作为党产之便进入校园。这就是为何政党不可以掌控管理大专院校。也难怪年轻又好公义的拉曼学生会一直在网络上讨论拉曼掌权者的政治势力如何借着掌控拉曼资源渗透学生洗脑学生。 在不到一个月内,魏家祥的言论从拉大与优大是马华的党产,变成一概不是马华党产,他到底是在欺骗政府丶学生丶家长丶还是自己的马华党员?再次证明魏家祥根本是在政治化这项教育课题而进行政治报复。 魏家祥还在记者会中为了撇清马华完全掌控着拉大资金,完全不提起控制拉大资金的拉大基金信托局里面的成员100%是马华高层领袖。 拉大基金信托局的成员,包括马华前任总会长拿督斯里廖中莱担任信托局主席,现任总会长拿督斯里魏家祥自己,马华前总秘书拿督斯里江作汉丶马华前副总会长拿督斯里何国忠丶马华现任副总会长拿督斯里姚长禄丶马华前副总会长丹斯里冯镇安,马华前总财政丹斯里刘衍明。但是魏家祥在此完全不提。 因此,不允许调涨学费是财政部的最后红线,一旦马华踩红线牺牲学生福利,调涨学费,财政部将会采取一系列的行动对付马华,防止调涨学费伤害学生,因为马华根本有钱可以承担政府所减少的2450万令吉。 当马华拥有20亿令吉党产的时候,魏家祥仍在假装马华没有钱,财政部会因此采取行动。不允许调涨学费是财政部的红线,马华必须要负全责。 我爱马来西亚! 马来西亚财政部长 林冠英 布城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