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2019年5月5日举行的全国党员代表会议上发表的政策演词

共建新马来西亚 前言 首先,我谨欢迎各位中央代表、希望联盟各党最高领袖、各位贵宾出席今天这个充满意义,且历史性的重要会议。 今天的民主行动党全国代表会议,是2018年5月9日全国大选希望联盟赢下政权之后,第一场全国中央代表齐聚一堂的会议。61年来首次的政党轮替与眼前的新马来西亚,是所有人共同努力奋斗的结果,我们应该感到自豪与骄傲。 民主行动党创立于1966年3月18日,过去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大家都把民主行动党视为“永远的在野党”;直到2008年第12届全国大选,当时的人民联盟首次赢得国会超过三分之一的席次,并拿下五个州属的政权。 那不过是短短十年前的事,十年后,2018年5月9日,在民主行动党漫长艰苦52年斗争之后,我们和希望联盟的盟友,完成了1957年独立以来的第一次政党轮替,推翻国阵政府。我们感谢全体马来西亚人民,因为马来西亚人的支持,我们现在是联邦政府和八个州政府的执政党。 在此,我要代表民主行动党和马来西亚人,感谢几位领袖,特别是我们的创党元老曾敏兴医生、已故全国主席卡巴星同志、我们的精神代表人物林吉祥同志,感谢他们过去无论经历多少政治迫害与压迫,他们都在最黑暗的时刻,撑着挺了过来。 从永远的在野党成为执政成员党 从一开始,民主行动党就是马来西亚政治里有理念型政党。当我们还是“永远的在野党”的时候,民主行动党为民监督执政党,确保马来西亚以多元族群、多远宗教共存共荣,而不是互相冲突。 在我党经历1995、1999以及2004年全国大选惨败之后,我于2004年接棒秘书长一职,我当时说过,我们不应该立志做最大在野党,而是应该立志和盟友一起赢下多数议席做政府;我希望民主行动党的政治理想不应该仅仅是做最好的在野党,更应该做一个比国阵更好的执政联盟。当时这个梦想看起来如此遥不可及。 四年之后,就是2008年全国大选,我们赢下了五个州属的政权,首次否决国阵在国会的三分之二多数。那一场大选之后,我在同一年的全国代表大会告诉大家,民主行动党应该以民主、公正、法治、诚信、人性尊严与自由为本,做一个“负责任的执政联盟盟友”。 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有两点最重要的是: 第一、民主行动党不是为了掌权而掌权,更不是为了金钱或个人荣辱而斗争,我们是为了一个更好的国家,一个所有人都可以引以为傲的马来西亚,我们是因为社会民主的共同理想,为人民奋斗。 第二、民主行动党清楚知道,唯有与其他政党结盟,才可能联合执政,我们必须做一个负责任的联盟成员党。在马来西亚,没有任何一个政党可以单独执政。 拯救马来西亚的政治联盟 过去,我们成功在槟城以及雪兰莪证明,我们这个执政联盟可以做得比国阵更好。但我们究竟有没有能力说服其他的马来西亚人?2018年5月9日,在所有人以为不可能的情况下,数百万马来西亚人群起反对纳吉政府的盗贼统治政权,他们用手中的一票换来奇迹般的改变。 在这里,我们要感谢三位马来西亚政坛上的巨人,没有他们,改变不可能发生。 自从1998年被罢免副首相一职以来,拿督斯里安华一直都是紧紧拉着其他野政党合作的黏着剂。从替阵、人民联盟到希望联盟,过去的20年是一段漫长的旅程,希望联盟原本的三个政党,即人民公正党、国家诚信党和民主行动党的基本盘是关键。 可是,如果没有与敦马哈迪医生和土著团结党的政治结盟,希望联盟不可能赢得政权。在国阵盗贼统治终结看似遥遥无期的局面下,因为敦马哈迪医生的果敢与决断,我们开创了一条新的政治道路,我们感谢他。 同时,我们也要感谢林吉祥同志,他在几乎是党内上下无人赞成的情况下,决定与敦马哈迪合作,这是一个困难但却重要的决定。林吉祥同志在2016年三月就已经看见与敦马哈迪组成大联盟的必要性,他是少数可以不被过去牵绊,具有前瞻思考,看到未来的可能性,而果断开创历史新局的政治家。 还有,我们绝对不能忘记已故的聂阿兹,他生前汲汲营营维护当时的联盟,对抗党内保守势力和外在的种族、极端势力。可惜的是,他身故之后,种族主义与极端份子就乘势而起。在聂阿兹所打下的根基之上,末沙布同志和其他同僚在面对不间断恶毒攻击的情况下,决定牺牲小我离开伊斯兰党,成立国家诚信党。 我们还要感谢的人包括丹斯里慕尤丁和拿督斯里旺阿兹莎,感谢他们团结整个希望联盟,让2018年5月9日的转变有机会发生。还有,众多非政府组织与净选盟创造了无数个公民参与平台,让马来西亚人政治觉醒,诉求改变。第14届全国大选是人民力量的觉醒。 这场胜利的发生,是希望联盟经历好几个过去根本想不到的历史转折点才有可能出现的奇迹: 2017年7月14日,希望联盟原有三党(人民公正党、民主行动党、国家诚信党)决定与敦马哈迪合作,并委任敦马哈迪为希望联盟主席; 2018年1月7日,希望联盟宣布敦马哈迪为首相人选,拿督斯里旺阿兹莎为副首相人选,拿督斯里安华为第八任首相人选; 宣布首相人选的同一天,希望联盟也宣布半岛国会议席谈判结果; 2018年4月6日,在团结原则之上,希望联盟所有政党决定使用人民公正党的标志上阵第14届全国大选。 纳吉政府无所不用其极,希望摧毁希望联盟推动历史进程的努力,他们通过反假新闻法令,最后一分钟通过偏帮国阵的选区重划,把投票日定在星期三,更严格的管制大众媒体,动用政府机器做宣传,制造伊斯兰党全面参选的三角战局面,意图分裂在野党支持者选票,企图注销民主行动党的社团注册,中止土著团结党的合法注册,他们诉诸金钱政治、散播恐惧、恐吓人民。 可是,马来西亚人受够了,无论当时的执政党掌握多么大的优势,最后都被人民的力量打败。 2018年5月9日是人民和平崛起的日子。我们,民主行动党的领袖、党员、希望联盟的盟友、还有全体为改朝换代努力的马来西亚人,不能忘记,是人民创造了这一场和平的革命。 重建家国更艰难 我们必须记得,2018年5月9日重要的不是我们,不是民主行动党,也不是希望联盟,而是人民,尤其是那些把票投给我们的人。大选一年之后,看起来赢大选容易,更难的是重建一个新马来西亚,我们必须坚抱着滴水石穿的耐心与毅力向这个目标前进。 作为希望联盟成员党,民主行动党的重点应该是国家团结,提供公平就业、求学、经商机会为准的共荣局面、廉洁反贪的政府、尊崇法治与全民公正、以人为本以及绩效导向的善治、保护环境以及个人基本人权,确保每一个马来西亚人活得有尊严。政府的责任不再只是确保人民基本衣食住无虞,我们必须致力于创造优良的求学、就业、经商机会,还有所有人都愿意相信的富足前景。 在某些不负责任的人透过种族主义与极端主义挑拨及分裂希望联盟政府的情况下,我们目前的确面对重大的国家团结论述挑战。诉诸仇恨政治只是他们为了隐藏弱点的伎俩,他们的弱点包括无力管理经济、州政府给不出薪水、几乎破产,不然就是贪污腐败导致马来西亚蒙上盗贼统治污名。 以恨治恨无法解决问题,我们必须拿出事实与理性对抗仇恨。唯有翻转马来西亚的经济,确保全体国民共存共荣,我们才可以击退这些企图以马来人与非马来人、穆斯林与非穆斯林论述分裂马来西亚的危险势力。我们既然可以在槟城做到让巫统与伊斯兰党仅剩三席,我们应当可以在全国复制同一个模式,即公平对待所有人,增加对伊斯兰教的拨款,同时也拨款母语教育,以及能力、问责、透明施政的行政治理。 我必须坦白的说明我们在重建马来西亚、打造新马来西亚所面对的挑战。 首先,马来西亚人是因为反对盗贼统治而把票投给我们,我们必须接受,他们的这一票不一定代表完全支持希望联盟。我们必须尽我们所能,证明我们是一个更好的政府,才可以在下一届大选赢得人民的支持。水能载舟、亦能覆舟,选民既然可以推翻国阵,就一样可以把我们拉下台。 第二,我们是在全民高度参与的情况下当选,作为政府,我们必须持续的扩大民主空间,增加公共参与的机会,透过更民主的国会委员会、公共听证会等制度设计让民主生根。 第三,许多人是因为经济问题而把前朝政府拉下台。所以,经济上共存共荣将会是新马来西亚最重要也是最主要的任务。我们必须同理看待每一个普通马来西亚人的经济问题,同时找出一个长期有效的解决方案,不能头痛医头、脚痛医脚。 我知道很多人希望,所有问题都可以在两周之内解决掉,但是,马来西亚经济目前所面对的窘境是过去20几年或61年累积下来的结果。不论我们多么努力,都不可能把61年的问题在一年内给解决掉。况且,我们还需要思考接下来20年的经济,一个把马来西亚摆回正轨,属于99%人民,而不是1%朋党的经济体。 第四,新马来西亚需要关注沙巴、砂拉越的声音,维持联邦政体的整体凝聚力。要平息分离或甚至分裂主义,我们就必须尊重1963年联邦宪法赋予沙巴、砂拉越的权利。 第五,马来西亚依然维持着旧式多元社会的生活习惯,不同族群比邻而居,但实际上犹如平行世界,彼此畏惧,相处如种族零和游戏,而我们的对手决定诉诸族群恐惧与焦虑,挑起仇恨与怨愤。 许多人在谈马来人焦虑,但对照非马来人也拥有一样的焦虑。还有,新马来西亚底下的自由媒体需要新的价值。许多媒体业主是前朝政府的友人,不然就还活在族群框架当中,从族群角度审视所有问题。媒体应该跨出族群框架。 我们必须建立一个跨越族群的新马来西亚论述,把所有人凝聚团结在一起,以一国之力解决我们共同面对的问题。 新马来西亚新愿景 要在马来西亚赢得大选,政党联盟必须能够横跨南中国海且赢得跨族群选票。我们的对手目前只能诉诸马来群众或非马来群众偏锋,以期在选举还没有到之前,就搞跨希望联盟,我们的对手诉诸分裂、破坏,制造对政府的信任危机。他们要在人民之件制造身份冲突,而我们绝对不能让他们得逞。 要避免在野党损人不利己的伎俩得逞,希望联盟必须以中庸姿态,凝聚各族。同时,我们必须真诚的打造沙巴、砂拉越与半岛人民的协作平台。政治中间是联邦政府必须守住的价值。 在2012年的莎亚南宣言和2016年民主行动党50周年宣言中,我们都重申以下原则: 捍卫国会民主与马来统治者、国家元首领导的君主立宪体制,捍卫《联邦宪法》作为我国立国根本大法,且尊重1957年独立与1963年马来西亚协议的精神;   如《联邦宪法》153条文所示,保留马来人与土著特别地位,与此同时保护其他族群权利; 如《联邦宪法》第3及11条文所示,确认伊斯兰教作为联邦宗教,同时确保和平、和谐信仰其他宗教的权利获得保障; 如《联邦宪法》152条文所示,马来语为我国国语,同时鼓励学习与使用母语。 但我们不能仅是信守宪法保障,希望联盟必须为新马来西亚提出一个新愿景。这个新愿景很简单,廉洁的我们必须比国阵表现得更好,我们要比在野党更好,因为我们可以在经济、政治与社会各个角度为人民提供更好的生活。 民主行动党不要被定型为非马来人政党或华人政党。我们的党员与领袖当中有马来人、华人、印度人、卡达山人、达雅人、原住民。从1966年立党以来,我们的党员就包括各个族群,我们目前的国州议员也包括马来人、华人、印度人、伊班人与卡达山人。我们是一个真正的马来西亚人的政党。 就像我们希望马来西亚人把民主行动党视为一个多元族群与宗教的社会民主政党,我们的党同志与基层领袖也需要把我们自己看成代表所有马来西亚人的代表。一如我们坚守希望联盟精神。我们必须跨越半岛利益角度,从沙巴、砂拉越同志的角度思考,共建新愿景。 希望联盟的强处在于混合区,这也是希望联盟政府的基石。每一个希望联盟政党都必须从选区每一个选民乃至于全民的角度思考如何服务。民主行动党必须被人看到,我们是真心诚意的去解决普通马来人所面对的问题;同理,土著团结党、国家诚信党、人民公正党必须被人看到,他们也是真心诚意的关注一般非马来人的问题。我们所有人都必须跨出半岛的角度,确保这是一个属于全马来西亚人的愿景。 前朝政府的各族精英协商模式已经过时,希望联盟必须建立一个所有马来西亚人求同存异的新框架,尽管我们的文化背景或许不同,但我们的生活与命运上已经是一个共同体。我们绝对不能被困在族群零和游戏的思维当中,不然我们只有可能单一全赢或双输。 我们,希望联盟不能困在过去,我们必须展望未来:   新马来西亚必须向所有马来西亚人确保我们的政治、经济与文化的未来是有保障的,我们必须摒弃单一种族凌驾之上的想法,这个谎言只会助长种族主义与宗教极端主义。 新马来西亚必须有一个伟大可行的愿景向马来西亚人展示未来的道路,即我们是有可能共存共荣的。 解决经济问题 强劲的经济增长数字,如2018年4.7%的经济成长率以及2019年3月的0.2%的通膨率,驱散大家因为2019年1月下降0.7%的消费者指数而导致的通货紧缩疑虑,我们的经济将会在今年表现强稳。 消费者指数往下降,证明政府废除消费税,以销售与服务税取而代之,同时稳定油价等机制已经凑效,协助稳定通膨率,扩大经济大饼造福商贸与普通人民。 我们已经兑现竞选宣言中,把无铅95汽油顶价从一公升2令吉20仙降到2令吉8仙的承诺。油价稳定政策让一般消费者直接受益,让他们免受高涨油价之苦。油价下降提高了国民购买力,同时将刺激经济增长。 我们最重要的成就,就是把马来西亚从盗贼统治国变成廉洁民主政权。如果不是总计1500亿令吉的1MDB以及其他重大财务弊案拖累,我们还可以做得更好。政府必须在未来十年分别耗资178亿令吉以及62亿3000万令吉拯救朝圣基金以及联邦土地发展局。我们还必须退回370亿消费税及所得税退款。我们将会确保没有人被遗忘或被落在后头。 重申同心同德、团结一致 当我们关注马来西亚课题的同时,民主行动党向来在国际课题都立场坚定。目前面对恐怖分子所导致的紧张局势,针于斯里兰卡和纽西兰两国无辜老百姓以及在伊斯兰教堂祷告的信徒因受到恐怖爆炸及枪击事件而伤亡,行动党也表达了同心同德、团结一致。 马来西亚人民必须要同舟共济,通过展现我们推崇合作而非冲突、咨询而非对抗、包涵性共享社会而不是排外的分离社会,共同对抗分裂、种族及宗教极端主义。 全新的民主行动党 做为一个政治政党,行动党的有机增长因为社团注册局在2012年及2017年期间的骚扰而受到抑制。他们不允许我们成立支部及修改党章来强化行动党。今天的全国大会希望可以矫正过去的错误。  修改党章的其中一项重点是选出百分之三十的女性进入中委。行动党相信女性赋权。我们相信女性必须参与决策过程。唯有修改党章,行动党妇女组才会在未来被委托选为女性中委。  我们必须记得,成立妇女组的目的就是有一天我们不再需要它,当女性和男性在中委阶段都可以实现两性均等的那一天。这就是我们所说的性别平等。我们讲到做到。目前行动党有百分之20 的女性国会议员及州议员,这样的比例在各个政党中最多的。  目前,在大约百分之三十的行动党国会议员都在40岁以下,百分之四十的行动党州议员在40岁以下。行动党希望看到更多各阶层的年轻领袖,以确保我党不断的换血保持活力。  对于那些想要知道行动党组织架构的人,让我解释一下。行动党代表选出的中委人数将从20人增加到30人。他们将会从中选出一名秘书长及中委领袖。这样的架构让秘书长是由全体中委选出来、为中委所接受。正如我国的议会制。 我们不像其它大多数国内政党,行动党州代表能够自由地、民主地选出州委。但是行动党不把重点放在国会区会。这一次修改党章也将会进一步阐明我党的意愿,以避免地方及州出现“山头主义”。  全新的行动党必须加强能力,让公众看到一个有效力的领导层,并且是一个有原则,且让人们将领袖与廉正、勇气、理想及理念结合的团队。行动党破记录获得我党历史上最大的胜利,目前拥有42位国会议员、109位州议员(包括沙巴一名受委的州议员)、七名上议员、400名市议员以及超过500名村长。行动党有六名联邦部长、七名联邦副部长、一名马来西亚对华特使、一名国会副议长、一名首席部长、30名州行政议员、两名沙巴内阁部长及及两名副内阁部长、两名州议会议长及两名州议员副议长。  我们必须要利用这一次执政的机会,进行体制改革,特别是在财政方面拯救我国的经济。公众必须知道我们致力于建立一个新马来西亚,不是为了下一届选举,而是为了下一代。 对希盟执政是否成功的最后大考,将在三大考题:“在希盟执政下,你是否过得比国阵时代更好?”、“你是否已经落实希盟选举宣言?”,以及“希盟是否做得比国阵好?”  希盟必须做出成绩,确保人民维持他们对希盟的信心,相信希盟会提供更好的东西,就算不能更好,也至少是维持现状,绝不是比国阵更糟糕。我们会履行我们的承诺。我们也将创建企业型经济,制造50万个薪资合理的工作,证明我们的经济与时并进,面向未来的数码时代。  除了大选承诺,让我们为全民打造一个新马来西亚,一个不属于少数朋党而是每一个国民,无论他们是什么种族、宗教或背景。我们不能失败。希望联盟代表着唯一的希望,唯一可以照顾生活五湖四海马来西亚人的希望。让我们一起重建国家!  林冠英  

林冠英复活节献词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兼峇眼区国会议员林冠英于2019年4月19日发表2019年复活节献词: 复活节周末即将来临,所有基督徒无不欢喜迎接,因为这是基督徒最神圣的庆典之一。在这个大日子里,我们要谨记的是,领袖是人民的仆人。 作为人民之仆,领袖的责任就是诚实、勤奋和以绩效为导向,确保人民能够过上更好的日子以及拥有良好的生活水平。 创造就业机会,是当中的一个准则,事缘工作不仅能为家庭提供生计,更重要的是,它赋予了人尊严并使人获得尊敬。 政府必须投资予创造就业机会,让失业的大学毕业生或非大学毕业生,人人都可以有收入,这份收入不能只是最低薪金,它还必须接近政府公务员的工资。 正如先知约瑟在圣经中所说的那样,7年的丰收将伴随着7年的饥荒,因此,在丰收的时候我们就应该未雨绸缪,为未来饥荒的日子做好准备。不幸的是,在马来西亚,我们正为前朝政府的腐败付出代价,包括500亿令吉的1MDB丑闻、178亿令吉的朝圣基金丑闻以及联邦土地发展局的62亿3000万令吉的丑闻等等。 幸运的是,我们仅需要3年而非7年就能恢复元气,让那些曾被洗劫一空的机构以及马来西亚重新走上正轨。 这三年内我们绝不会无所作为。我们正在认真考虑的其中一项举措是政府每月津贴雇主,以鼓励他们雇用更多的大学毕业生和非大学毕业生。 这代价可能极其昂贵,但没什么能比给予一个人工作机会,让他们能够扛起家庭生计更有意义。 联邦政府绝不会像前朝政府般贪污腐败,以致让马来西亚背上全球盗贼统治的污名。联邦政府也不会让国人变穷变惨,我们不能像某些没有工作机会的州属一样,甚至没有能力支付公务员的工资。 我们必须为前朝政府底下找不到工作的人创造就业机会。 只有这样,马来西亚人对未来才会有所盼望,我们始能相信孩子们的明天是更美好的,前途是光明的。 民主行动党祝福所有马来西亚人复活节快乐! 林冠英

香港大马大厦 林冠英:纳吉逃避问题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兼峇眼区国会议员林冠英于2019年3月30日在吉隆坡发表文告: 尽管事实已摆在眼前,是前朝政府决定通过直接协商的方式出售位于香港的马来西亚大厦,但,前首相纳吉仍然把矛头指向希望联盟联邦政府出售有关资产。纳吉非但拒绝回答我的问题,还反过来要求我必须对那些出毫无根据的指控作出回应。而这个对诽谤者,众人皆知他是一个骗子,同时拥有很多个性上的问题。 我经三番四次地表明,槟城州政府的海底隧道工程并没有问题,因为它是公开招标的。事实上,伊斯兰党宣传主任纳斯鲁丁过去曾撰文质疑为何隧道项目不是公开招标的,但他在2016年已撤回了他的文章,并表示遗憾,还被法院裁定支付给我一万令吉作为我对他的诽谤诉讼的解决方案。 另一方面,国阵政府当时出售马来西亚大厦并非透过公开招标的方式,而是通过直接协商。2018年5月9日之前,其所提供的直接协商价格为11亿令吉时,这显然有损马来西亚的利益。当希望联盟联邦政府为此进行公开招标时,就有买家开出了高达16亿令吉的价钱。 如果国阵政府没有被希盟政府取代,那么,也就不会采用希盟政府的公开招标制。在国阵的直接协商方式下,马来西亚人的损失至少为5亿令吉。也许正是这种“Apa Malu Bosku"(我的老板,有什么好羞耻的?)的新文化,让纳吉可以恬不知耻地把数十亿令吉存入他自己的银行户头。我曾在国会当着他面前提问出售香港资产的问题,但他继续选择逃避,并试图转移人民对前朝政府的视线。 现阶段,国际公开招标程序正在进行当中,其底价为16亿令吉,有望获得更高的出价。当然,人们也正在等待他解释,何以前朝政府决定以直接协商而不是公开招标的方式出售马来西亚大厦的土地和建筑物。

董总主席支持政治不涉及教育 林冠英:欣见华社接受进步普世趋势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兼峇眼区国会议员林冠英于2019年3月19日在吉隆坡发表的文告: 董总主席陈大锦先生周日在马六甲表示高教领域方面,政治不应涉及教育,应坚持“政教分离”的原则与精神,也是全球民主化国家在高教发展的趋势与特征。 对此,行动党欢迎董总对于民主化教育改革的道路上开创出新立场。新政府倡导政治与教育分离之后,能让大专学府无论在行政上与学术上都能进入健康与进步的文化,不再有政治化的隐忧,也符合了国际卓越准绳。 我们在政治与教育分离这项理念的大前提下,也认同董总主席所言在所有政党不涉及高教领域下,政府有责任在拨款与经费上加以扶持,保障有关大学能够平稳且有更大的发展。 政治与教育分离的民主化教育理念是一个进步的普世趋势,因此我们也看到,在希盟政府规定拨款给没有政党掌控的合法宗教学校时,即使是对任何课题皆有意见与声音的宗教极端主义者与种族极端主义者,也没有反对政治与教育分离这项普世理念。 足见希盟的教育民主化改革包括政治教育分离的理念能引起全民的共鸣, 每个人与个体虽然可以有政党背景,但以后政党不再完全掌控教育学府与机构,终于开创新局,实现教育民主化。 自从希盟执政之后,不只拨款给宗教学校,也一视同仁地史上首度拨款1200万令吉予国内62所独中,同时也对社会贤达创立的民办大学学院给予拨款,史上首度拨款共600万令吉予新纪元大学学院、南方大学学院及韩江大学学院。这皆是政治与教育分离所开创百花齐放的新局面。 我们欣见华社能接受这项基本原则,同时也希望之前持异议及反对教育需与政治分离的人士能一起携手走向教育民主化改革的正轨,认同政治与教育管理不可混淆,以便原本政党完全掌控的教育机构能名正言顺获得政府资源。

火箭迎向53周年党庆 林冠英:让我们专注完成选举承诺 全民团结共享繁荣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兼峇眼国会议员林冠英于2019年3月17日发表的文告: 共享繁荣: 让我们专注完成我们选举的承诺及我们制造的良好就业机会,好让我们的经济能面对未来的挑战,转型为数码时代经济。 正当成立于1966年3月18日民主行动党明日要欢庆53周年党庆之际,行动党呼吁全体马来西亚人民团结一致,以完成我们不分种族、宗教或出处,共享繁荣的宏愿。唯此,我们才能自豪地将一个充满明亮未来的国家交接给我们的子子孙孙。去年第14届大选希盟历史性的胜利,独立61年来成功首次将国阵取而代之,举国燃起改革过往被前朝忽视的希望。 行动党作为希盟的一员,必须致力国家的团结,共享繁荣提供公平的工作、教育及从商机会;塑造廉洁政府打击贪污歪风;尊崇法治及全民正义;以民为本及重视表现的良好施政;保护环境及保障每一个大马人民的基本人权,让大家活得有尊严。 希盟不否认我们现下面对许多挑战,特别是在国家团结的论述上,希盟正在面对不负责任的阵营以种族及极端主义制造分裂,企图瓦解希盟政府。操弄憎恨与对立政治是为了掩饰他们没有能力管理好经济所谋的下策,他们的无能甚至导致无法支薪给雇员,更甚的是掩饰他们空前绝后的巨大贪污,导致马来西亚遭冠上全球盗贼治国的污名。 我们不断提醒马来西亚人,无论是人口上或地缘上,希盟是唯一代表全体人民的执政联盟。然而,当人民希望改善他们的生活之际,这样做并不足够。因此我们要下双倍的苦功去完成希盟在大选宣言的承诺。我们要提供良好的工作机会、改善家庭收入、控制生活所需开销,好让人民享有更美好的生活。 以下问题的答案,将会是决定希盟成功与否的最终考验:“您在希盟治理下有比国阵治理下过得更好吗?”,若然答案是正面的,希盟就不只已经完成我们对这代人民的任务,也完成对下一世代的任务。让我们专注完成我们选举的承诺及我们制造的良好就业机会,好让我们的经济能面对未来的挑战,转型为数码时代经济。 林冠英

外来直接投资去年增48% 直冲805亿 林冠英:经济稳健增长

马来西亚财政部长林冠英于 2019年 3月 16日在布城发表的文告: 2018 所批准的直接外资增加了 48%,直冲 805 亿令吉,2019 年 1 1 月的工业生产指数( IPI ) 也稳健增长3. 2 %, 正面地振兴了经济成长 。 马来西亚的经济正在振兴成长,因为 2018 年所批准的直接外资强劲增长了 48%,全年直冲 805亿令吉。直接外资的增长是最能诊断我国的经济是否健全的最重要指标。 2019 年...

巫伊结盟已成事实 马华别再暧昧不清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于2019年3月6日在吉隆坡发表文告: 巫统伊斯兰党联盟已经成为既定的事实,马华应该立刻退出国阵,否则等于助纣为虐,为这两个极端政党剿灭非马来人与非穆斯林的基本权益。 巫统和伊斯兰党的结盟,从伊党在金马仑补选公开支持国阵直属候选人,到士毛月补选巫青团和伊青团联手进行选战,巫伊两党已经不再是过去的暧昧关系,而是扬起“马来人大团结”的旗帜,把非马来人和非穆斯林变成目标对象。 国阵和纳吉政府“一个马来西亚”口号已经成为过去式,后509时代,巫统失去中央政权后,为了稳固仅有的支持率,在连续几次的补选中,都不断和伊党起舞,以种族和宗教极端主义的论述,企图要塑造马来人被边缘的困境,让保守极端的右翼分子纷纷靠拢。 种种极端的言论包括:不需要华人和印度人的选票、关闭华小及淡小、反对拨款独中及三所民办大专院校、非马来人非穆斯林没有资格担任部长、穆斯林必须支持穆斯林领袖否则就会下地狱、非巫裔及非穆斯林操控了整个政府、马来人已经变成“客人”等等,一味地通过煽动马来人对非马来人的对立情绪,让族群关系陷入紧张,进而剿灭非马来人的权益,公然挑战联邦宪法给予非马来人的保障。 同一时间,不断说要“解散国阵”的马华公会却和印度国大党成为极端主义的“共犯”,非但没有和巫统切割,还大言不惭说和伊党不是“盟友”而是“战友”。最讽刺的是,补选后巫统及伊党已经火速开会,并宣布正式结盟,但国阵最高理事会却要等到本周五才召开。 马华要是真心抗议巫统和伊党的种族及宗教极端主义,应该立马宣布退出国阵,和国阵、巫统及伊党一刀两断,彻底地远离并孤立这些极端的政党。这也能使无法解散国阵的马华得以向人民交待,而不至于成为共犯,和巫统及伊党剿灭非马来人和非穆斯林的基本权益。 金马仑和士毛月补选的结果,不是国阵的胜仗,而是种族极端本位主义的抬头和胜利,这也是希盟政府和新马来西亚人民的硬仗,因为接下来的日子里,我们除了要拼经济、顾民生,还要阻止一切破坏族群关系的行为,捍卫大马多元种族这份瑰宝。 政治、经济和教育不应该是种族和种族之间的“零和游戏”,否则只会掉入有心人士的数字游戏陷阱。马来西亚要成为一个真正的先进国,除了要靠廉洁施政和精明理财,也要摒弃任何的种族本位主义,只有全民同在,我们才能让共享属于大马人的经济硕果。 林冠英

雷蛇马来西亚总部开幕!林冠英受邀出席:标志电竞产业翘楚对马来西亚的经济深具信心

雷蛇马来西亚总部开幕!林冠英受邀出席:标志电竞产业翘楚对马来西亚的经济深具信心 著名电竞品牌雷蛇(RΛZΞR)在马来西亚开幕了!雷蛇在吉隆坡Bangsa South的马来西亚新总部已经开幕,雷蛇方面也表示将会在这里发展金融科技以及将马来西亚的电竞程度提升至新的水平! 这开幕典礼邀请马来西亚财政部长林冠英及青年体育部长赛沙迪出席,标志着政府与私人界的跨界合作迈入新的领域——电竞 这项开幕典礼林冠英也在面子书贴文表示祝贺,并表示:“要成为高收入国家,我们必须要有人才(Talent)、科技(Technology)与包容新点子(Tolerance for new ideas)的3T方针。” 青体部长赛沙迪赛沙迪也表示:“雷蛇已经招纳了280名马来西亚年轻人成为伙伴,这对他们来说是一次与世界知名品牌合作的宝贵经历。” 以下为林冠英在开幕典礼上的致辞全文: 我感到非常荣幸出席雷蛇Razer在吉隆坡Bangsa South的马来西亚新总部开幕典礼。雷蛇的新总部标志着这家国际知名电竞产业翘楚对马来西亚的经济深具信心,同时致力为马来西亚栽培科技创意人才。 雷蛇的大马新总部是他们东协市场扩张的一项重要决定,以协助他们布局区域性扩张。为此,雷蛇为这家大马新总部投资了1亿令吉。 据我所知雷蛇正致力推动电竞运动受承认成为主流运动,这项运动曾经被家长视为浪费时间的玩乐。如今,电竞运动已经成为一项数以亿计的产业,顶尖的电竞选手年纪轻轻就能成为百万富翁。 根据 New Zoo’s Global Games Market Report的调查, 马来西亚是全球电玩产业在电玩收入上位居第21大的市场,2018年的国内电玩产业收入是26亿令吉。这也是为何政府在2019年财政预算案中决定拨款给马来西亚数码经济机构(MDEC)1000万令吉支援大马发展电竞运动。 最让政府受到振奋的是,财政预算案宣布当天,国际电竞界鼎鼎大名的陈民亮也在其个人推特积极回应承诺额外加码1000万令吉投入发展大马电玩运动。这意想不到的结果也来自于明亮跟我们的青年体育部长赛沙迪在网络上一来一往的交流中完成,这也是公私领域合作的最佳典范,增进了公款如何使用的效率。 政府在电竞运动寻求各运动组织承认之际,及时给予电竞运动支援。这同时也要感谢雷蛇的努力,如今电竞运动已经首度成为2019年东南亚运动会的正式项目,写下历史新篇章。或许我们大马选手可以在今年菲律宾举行的第30届东运会中,为国家夺得史上首枚东运会电竞金牌。 起步发展总是最重要的,因此政府投资在向上发展的电竞运动。 第二点就是,我们要合作无间整合发展,我们不只必须将数码经济视为产品看待,但是也必须整合科技平台还有终端使用者使用的软件App所提供的服务。 最后就是符合大马需要知识产业创意圈达致高薪国家的目标。我们不能再只是依靠传统商业模式。要成为高收入国家,我们必须要有人才(Talent)、科技(Technology)与包容新点子(Tolerance for new ideas)的3T方针。 过去我们有人才与科技这2T,但是我们缺乏了第三个T。如今新政府拥有包容新点子的第三个T,这将协助我们建设一个知识产业创意圈。 我们相信电竞运动可以成为一个整合的平台,让我们创造一个知识产业创意圈,完成我们高收入国的目标。

若无外国银行户口接自愿申报信 林冠英 :无需忧虑

马来西亚财政部接获不少民众询问,关于他们收到内陆税收局自愿申报特别计划(PKPS)信函或电子邮件的事宜。自愿申报特别计划是内陆税收局协助纳税人在大马境内所得,但却存放在外国银行户口的资金申报税务或缴税,让纳税人存放外国的正当收入合法化。 随着收到内陆税收局的相关信函或电邮,若纳税人并没有外国银行户口就无需忧虑。 若纳税人的国外银行户口有存放在马来西亚的所得但又未申报的话,可以自愿参与这项自愿申报特别计划。若所得已经向内陆税收局申报或被征税之后才存放在国外银行户口,这笔资金则被视为合法。 目前,当在国外开设银行户口,外国当局将会要求开设户口者在马来西亚的缴税记录与登记文件。在世界各国签署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的自动交换资讯系统(AEOI)之下,内陆税收局已经于 2018 年 9 月开始陆续获得全球资金资料,特别是存放在国外银行户口的资金。 换言之,自愿申报特别计划(PKPS)是其中一个解决纳税人将国内所得存放国外银行户口,却仍未向内陆税收局申报的办法。因此,这类别的纳税人才需要如信函或电邮所言,必须联络内陆税收局及向内陆税收局申报其相关所得。政府已经同意给予宽限优惠,在 2019 年 3 月 31 日前申报,可从原本法定 300%罚款减免至 10%罚款,若 2019年 6 月 30 日申报则仍可获得减免至 15%罚款。 我也要求内陆税收局严正看待有投诉指少部官员趁自愿申报特别计划之便不专业、不按照程序办事威胁纳税人,要求内陆税收局必须采取严厉行动。在此必须强调,马来西亚对纳税人逾期未缴税的制度与罚款比率一直未曾改变过,仍继续沿用旧体系,唯一改变与杜绝的就是不再像以前半夜全副武装荷枪实弹蒙面闯入纳税人家门搜索。 内陆税收局将会在另外发一封信函或电邮以取代之前所发的自愿申报特别计划之信函,避免产生误会。无论如何,若纳税人或民众仍对自愿申报特别计划有疑问,可以询问的方法如下: (i) 到临近的内陆税收局办公室询问 (ii) 致电内陆税收局热线服务 1-800-88-5436 或 603-7713...

华裔小贩微型贷款和华商中小型企业微型贷款正式开跑!

马来西亚财政部长林冠英于2019年1月14日在布城发表文告: 3000万令吉“华裔小贩微型贷款”以及5000万令吉“华商中小型企业微型贷款”已经于2019年1月1日起在全国400家国民储蓄银行(BSN)的各分行正式开跑,即日起协助欲借贷民众! 为协助民众解答有关微型贷款的疑问,财政部委任了财政部长办公室两名谙中文的特别官员负责处理民众的咨询。这两名财政部特别官员分别是杜炎祗(电话:012-276 1681)以及赵凯彦(电话:019-770 5695),有疑惑的民众可在上午9时至下午6时之间联系上述两名特别官员。 我已在去年年底宣布,“华裔小贩微型贷款”将继续获得3000万令吉的拨款,而“华商中小型企业微型贷款”也将获得5000万令吉的拨款。有意者可在今年1月起向国民储蓄银行(BSN)提出申请,年利率为4%,民众无需通过任何中介,更无须缴付任何佣金就能申请相关贷款。 这两项微型贷款已编列于马来西亚2018年预算案之内,即便去年509我国历经政权转移,有关项目一样继续获得拨款,显示出联邦依旧关注华裔小贩和中小型企业。和过往不同的是,这笔国家拨款将会输送到国民储蓄银行(BSN),由该银行来承办借贷事项。 “华裔小贩微型贷款”和“华商中小型企业微型贷款”将分别提供5000令吉到最多5万令吉的贷款予有需要者,以便协助他们周转或拓展生意。该贷款的年利率为4%,申请条件相对宽松,欢迎全国各地的华裔小贩或华商向国民储蓄银行申请。政府将致力确保上进的华裔业者能够依据他们的能力与需求获得相应的贷款便利。 和过往不同的是,政府不再将“华商中小型企业微型贷款”的5000万令吉交由马华所拥有的自立合作社(KOJADI),而是转交国民储蓄银行处理。虽然马华一直否认涉及自立合作社的控制权,但是自立合作社里的15个董事局成员中,其中6名来自马华合作社(KOMAWAH),他们拥有321个投票权,而5万9937个人会员却只有265个投票权。换言之,马华合作社的投票权是超越个人会员。我们认为,政治与经济商业必须分开,国家才能健康成长,经济才能够百花齐放,若搞政治的人也搞经济,也许最终会导致贪污腐败。 联邦政府希望,透过这两个微型贷款可以提升业者的竞争力,以便在2019年能够拥有更好的表现,为马来西亚的经济作出贡献。 林冠英 马来西亚财政部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