勿维护抗疫失败的紧急状态 林吉祥:哈迪应该醒悟过来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21年5月12日(星期三)在吉隆坡所发布的媒体文告(2): #kerajaangagal38 – 哈迪应该醒悟过来,不要再沦为一个在打击新冠肺炎瘟疫上失败的紧急状态的最新一名维护者 为何伊斯兰党主席哈迪阿旺会成为一个在打击新冠肺炎瘟疫上失败的紧急状态的最新一名维护者? 他似乎对马来西亚在处理新冠肺炎瘟疫上的国际表现差强人意无感。印尼政府甚至将马来西亚和印度相提并论,借以警告印尼人民在来临的开斋节假日居家严防新冠肺炎。 我对于执政联盟的一个政党领袖彷彿在乐见马来西亚的国际地位衰退——甚至比印尼还不堪——感到极为震惊。马来西亚经常都以本国在公共医疗能力、服务和基础建设发展上超越印尼为荣。 我对哈迪摇身一变成为一个失败的紧急状态的维护者感到既完全不可接受也完全不可理喻,尤其是他还将那些批判政府在处理新冠肺炎瘟疫上差强人意的人标签为“骚扰者”。 这与他在最近的声明里将那些反对紧急状态的人说成是“比宗教极端份子还恶劣的政治极端份子,前者只在一小撮人当中引爆炸弹和杀害人;但新冠肺炎瘟疫的受害者却遍布全世界”,极为相似。 我想凡是理性和讲理的马来西亚人都会对如此荒谬的想法和逻辑目瞪口呆。 且让我告诉哈迪,他将慕尤丁的紧急状态的批判者与炸弹客、刺客、杀手相提并论是完全错误的,把这些批判者说得好像他们要对马来西亚的1722名新冠肺炎罹难者或是全世界超过330万名的新冠肺炎死亡病例负责任也是大错特错的。 这些抨击在打击新冠肺炎疫情上失败的紧急状态的批判者,无论他们是来自什么族群、宗教或区域,不管他们是斋戒月市集业者、中小型劳工还是普遍马来西亚人民,都是马来西亚的爱国者,并且与马来西亚的1722名新冠肺炎罹难者或是全世界超过330万名的新冠肺炎死亡病例无关。 他们都是人本主义者,他们只想要新冠肺炎瘟疫对生命和生计所造成的摧残可以马上结束。 哈迪将紧急状态的批判者描绘成渴望死亡和毁灭的魔鬼式人物已经是极尽地在抹黑,他这样的行为是彻底的不公义。这些批判者其实只想要政府在处理新冠肺炎疫情上可以有效率、有能力和敏感,这样这场瘟疫才能尽早结束,生活回归正常。 这些失败的紧急状态的维护者可以继续捍卫它,但请不要再含血喷人,将紧急状态的批判者说成是魔鬼。这其实就是假新闻。那么哈迪是否会在假新闻紧急条例下被提控呢? 这些失败紧急状态的维护者也不可以表明紧急状态已经赋予他们权力来处理日益恶化的新冠肺炎疫情。 要知道紧急状态是在1月12日颁布以控制新冠肺炎瘟疫,当天的新冠肺炎单日新增病例是3309宗、4宗的死亡病例,累计病例则有14万1533宗。昨天的单日新增病例是3978宗、22宗死亡病例,累计病例已经达到44万8457宗。 哈迪并没有看到1月12日颁布的紧急状态已经失败了,我想就连不识字和不会算术的都知道,1月12日为了打击第三波新冠肺炎疫情而颁布的紧急状态已经以失败告终? 所以,在2021年1月12日所颁布的紧急状态,还有对国会和州议会冻结的决定是完全没有必要的。眼下比较重要和必要的是带领一个“全政府”和“全社会”的全国总动员以打击新冠肺炎瘟疫,而国会如果没有被冻结的话,最有资格带领这样的全国总动员。 我会呼吁哈迪醒悟过来,加入紧急状态批判者的行列,要求马上终止这场失败的1月12日的紧急状态,并召开国会和各个州议会,以带领对抗新冠肺炎瘟疫的全国总动员。 林吉祥

政府应对新冠肺炎疫情不当 马来西亚人受害于人为灾难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21年5月12日(星期三)在吉隆坡发布的媒体文告: #kerajaangagal37——马来西亚在处理新冠肺炎疫情中未能通过“空谈不如实证”测试 我们的新冠肺炎累计病例总数为448,457例,并且每日新增病例为3,978个,在新冠肺炎累计病例数最多的国家中,我国排在世界第42位。 尼泊尔目前排名第44位,累计病例为413,411个,每日新增病例是9,317个,她将超越我们,但我们将超越摩洛哥、黎巴嫩和阿联酋,成为世界上新冠肺炎累计病例最多国家的第40名。 在东亚、东盟和太平洋地区,我们只输给了印尼、菲律宾和日本。 当印尼当局把马来西亚在应对新冠肺炎疫情的表现与印度相提并论,警告印尼公民保持警惕,在即将到来的开斋节假期留在家中,这是马来西亚的莫大耻辱。 印尼引用马来西亚以发出这样的警告,有没有根据呢? 我只能想到一个实例——每个国家的全国疫苗接种率。 在印尼,3.2%的人口已经完全接种疫苗,而5.0%的人口已经接种一剂疫苗,每天注射的疫苗数量为260,112剂。在马来西亚,只有2.1%的人口完成了疫苗接种,3.3%的人口接种了一剂疫苗,每日平均接种量为42,968剂。 布城最初的目标是全国疫苗接种计划每天为多达75,000人接种疫苗,但远远没有达到这个目标。 为什么? 这进一步论证了,为什么协调疫苗接种计划的部长凯里应该加快全国疫苗接种运动。 标准作业程序反复无常,国防部高级部长依斯迈沙比里试图为此辩护的说辞,简直是荒唐可笑。他声称,政府需要不断调整标准作业程序,以适应我国新冠肺炎疫情的最新演变。 依斯迈沙比里应该知道俗语“空谈不如实证”。2021年1月12日,马来西亚宣布紧急状态以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当时新冠肺炎的单日新增病例是3,309个,4人死亡。大约四个月后的5月11日,新冠肺炎的单日新增病例是3,973个和22人死亡。 在2021年1月12日之前的12个月中,新冠肺炎累计病例总数为141,533个。自紧急状态以来的四个月中,新冠肺炎累积病例总数增加了三倍多,达到448,457个;死亡人数增加了三倍多,从559人死亡上升到1,722人。 显然,马来西亚政府未能通过“空谈不如实证”测试。 在行管令 3.0期间,毫无科学根据地禁止户外运动和非接触式运动,跟“不断调整标准作业程序,以适应我国新冠肺炎疫情的最新演变”有什么关系? 甚至最近入选世界卫生组织科学理事会的传染病专家阿迪巴·卡马鲁扎曼(Adeeba Kamarulzaman)博士也立即回应,指出在户外感染新冠肺炎的概率比室内低18倍。 此外,最错误的决定是使用动态参与热点识别系统(HIDE)关闭购物中心和超级市场。 HIDE系统根据MySejahtera移动应用程序收集的数据,预测未来7天的潜在新热点,但其“盲点”使它突出显示主要的购物中心和超级市场,而不是工厂和建筑工地。现有数据显示,相较于工厂(48%)和建筑业(11.6%)所占比例,购物商场在新冠肺炎感染群中所占的比例不到5%。 应当提醒依斯迈沙比里的是,有人以令人难以置信的无能和无知做了一项糟糕的工作后,没有什么比试图捍卫这个站不住脚的工作更可悲和更应受谴责了。 马来西亚人是两种灾难的受害者——一种是自然灾害,即新冠肺炎疫情;另一种是人为的,即应对新冠肺炎疫情的不当措施。 财政部长东姑赛夫鲁表现出的自满态度,认为实施第三次行动管制令不会对我国的经济增长产生重大影响,因为几乎所有经济领域都被允许继续营运,这是最令人乍舌的。 赛夫鲁最好为在边缘生活了一年以上的家庭提供即时帮助,因为在行管令 3.0下没有提供援助,穷人将无法应对收入减少、停课和心理压力的多重影响。 赛夫鲁知道马来西亚DM Analytics为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和联合国人口基金所做的一项调查吗?该调查发现,尽管已经获得了国家援助,如国家关怀援助金(Bantuan Prihatin Nasional),但大约有40%的城市贫困家庭必须依靠储蓄来维持生计。 在行管令 3.0下,政府何时为这些城市贫困者提供援助? 林吉祥

若学校开除艾茵是耻辱 林吉祥:让年轻人在公共政策发挥影响力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21年5月11日(星期二)在吉隆坡发布的媒体文告(二): 我建议中五学生艾茵应该被提名为上议员,以便在上议院内传达青年的声音——如果这不受《马来西亚宪法》禁止的话,因为宪法要求上议员至少是30岁。 在这样的情况下,《马来西亚宪法》应该被修正以便跟上时代的步伐。不过这是另外一件事了。 令人震惊的是,正有计划将艾茵从她的学校本查阿南国中开除。如果允许开除艾茵,这将使教育部长拉兹吉丁和首相慕尤丁臭名昭著和声名狼藉。 他们听说过格蕾塔·桑伯格(Greta Thunberg)吗? 谨此告知慕尤丁和拉兹,桑伯格是一位18岁的瑞典环保主义者,以挑战世界领袖立即采取行动缓解气候变化而闻名国际。 维基百科是这样介绍桑伯格的: “ 桑伯格的环保运动始于说服父母采取几个生活方式以减少他们的碳足迹后。2018年8月,她15岁那年开始在瑞典国会外面度过上学的日子。她举起标有“为气候罢课”的标语,呼吁采取更强有力的行动应对气候变化。” “不久,其他学生在自己的社区中进行了类似的抗议活动。他们以“给未来的星期五”为名,共同组织了为气候罢课运动。” “桑伯格于2018年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上致辞后,世界各地每周都有学生罢课。2019年发生了多次多个城市共同协调的抗议活动,每个抗议活动涉及超过一百万名学生。” “为了避免飞行,桑伯格乘船到北美。她在那里参加了2019年联合国气候行动峰会。她在那儿的讲话惊呼“你竟敢”,被媒体广泛报道并融入了音乐中。” “她突然举世闻名使她既成为领袖,又成为批评的目标,特别是因为她的年龄。她在世界舞台上的影响力被《卫报》和其他报纸称为‘格蕾塔效应’。” “她获得了无数的荣誉和奖项,包括苏格兰皇家地理学会的名誉奖学金,被《时代》杂志评选为最有影响力的100位人物,年度最年轻的时代人物以及《福布斯》杂志评选的《全球100位最有影响力的女性》(2019年) ,以及连续三个诺贝尔和平奖(2019-2021年)提名。” 马来西亚是否可以培养出另一个格蕾塔·桑伯格? 若艾茵因反对向学生施加的不公和过失而挺身而出,并努力使学校成为学生的安全场所而被开除,那答案将是否定的。 在过去三个星期里,拉兹在行使领导能力方面已经彻底失败了。他未能解决月经突击检查和老师在课堂上说淫秽笑话的两个事件。 如果艾茵被开除,那将是拉兹吉丁和首相的严重耻辱,因为政府无法让儿童在安全的学习环境中接受优质教育,学习尊重所有人和非暴力的价值观。 艾茵的指控因脸书上对她的可憎评论而变得复杂。据称由她的校长提出的评论,称她为“魔鬼之女”(anak setan)。 我本来想建议提名艾茵为上议员,以便她可以向上议院和全国表达马来西亚年轻人的愿望,直到我想起《马来西亚宪法》第47(a)条文,即上议员“不可少于30岁”。 根据现有的统计数字,超过43%或大约1,400万马来西亚人在25岁以下。若能让上议院和全国聆听艾茵关于25岁以下马来西亚人的愿望和关切的课题,那将是一件好事。 这是最荒谬的情况——一名18岁的马来西亚人可以参加国会下议院的竞选,并在全国大选中投票,但少过30岁的马来西亚人却不能成为上议员。 拜登总统刚委任18岁的气候变化活跃分子福斯特(Jereme Foster II)为白宫环境司法顾问委员会成员。此举被媒体誉为“从抗议者到气候政策制定者”。 现在是时候让我们的马来西亚年轻人在公共政策的制定和实施中,不仅拥有更大的发言权,而且还具有更大的影响力和力量——最不应该发生的事情是因为投诉老师在课堂上说淫秽笑话而开除艾茵。 林吉祥

慕尤丁突然宣布全国MCO 3.0 林吉祥:恶人政治政府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21年5月11日(星期二)在吉隆坡发布的媒体文告: #kerajaangagal35——在首相承诺不再实施全国行动管制不到一个月后,昨天晚间却匆忙宣布了全国行管令3.0,是慕尤丁政府已经成为恶人政治政府的活生生证据。 首相没有时间安排现场直播,对他而言必定是因祸得福。慕尤丁不可能不知道公众对政府决策和宣布的巨大信任和信心赤字,尤其是关于新冠肺炎疫情的决策和宣布。 实施全国行管令3.0的决定,是之前两天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出现令人头晕目眩的混乱和混淆的顶点。不同的部长就行管令 3.0和有条件行管令的含义做出了令人困惑和矛盾的陈述,给人民,特别是小商贩和中小型企业造成困难和痛苦。 然而,无论慕尤丁接受与否,印尼建议她的公民在即将到来的开斋节假期留在家中,采取预防新冠肺炎的措施,并警告:“吸取印度和马来西亚的教训,我们当然不希望印尼面临同样的问题”,对于实施行管令 3.0的最终决定产生很大的影响。   马来西亚人民将连续两年无法回乡欢庆开斋节。 更令人震惊的是,马来西亚的新冠肺炎累计病例总数将在开斋节时超过50万大关。 事实证明,2021年1月12日为应对新冠肺炎疫情而宣布的紧急状态是失败的措施。 2021年1月12日,新冠肺炎的单日新增病例是3,309个,4人死亡。大约四个月后的5月10日,新冠肺炎的单日新增病例是3,807个和17人死亡。 1月12日,在过去的12个月中,新冠肺炎累计病例总数为141,533个。自紧急状态以来的四个月中,新冠肺炎累积病例总数增加了三倍多,达到444,484个;死亡人数增加了三倍多,从559人死亡上升到1,700人。 这是什么样的“应对新冠肺炎疫情的紧急状态”? 不仅是印尼政府利用马来西亚和印度来警告其公民留在家中,并遵守相关的标准作业程序,即3C(避免拥挤的地方、密闭空间、近距离对话 crowded place, confined space, close conversations)和3W(洗手、戴口罩、注意卫生部的警告 wash your hands, wear a mask, heed MOH warnings),马来西亚政府领袖,如慕尤丁、依斯迈沙比里和卫生总监诺希山也使用过印度作为例子。   慕尤丁可以解释为什么马来西亚可能成为迷你印度吗?为什么马来西亚以444,484个新冠肺炎累计病例总数排名第42,输给东亚、东盟和太平洋国家排名较低和累计病例总数较少的国家,如缅甸有142,963个病例(排名第82名);韩国127,772例(第84名);中国90,769例(第96名);泰国85,005例(第98名);新加坡61,378例(第104名);澳洲29,931例(第120名);柬埔寨19,743例(第130名);香港11,812例(第147名);越南3,461例(第176名);新西兰2,644例(第179名);老挝1,327例(第190名);台湾1,199例(第194名)和文莱230例(第201名)? 印度总理莫迪(Narendran Modi)现在因大规模的政治集会和大规模的宗教节日而受到指责。这些大型活动导致印度每天记录超过40万个新冠肺炎病例,每日死亡人数超过4,000例。 慕尤丁和他肿的内阁会为马来西亚日益恶化的新冠肺炎危机承担责任吗? 伊斯兰党主席哈迪阿旺做出令人费解的声明。他要求公务员遵守政府的指示,即使他们不支持执政的国民联盟。 他说,那些对由他们不支持的政党组成的政府不满意的人,在道义上必须辞职。 我不同意哈迪的看法,因为我认为没有履行职责的是政治领袖,如臃肿的慕尤丁内阁。出于国家利益,他们应该辞职。 我不责怪那些不愿意看到马来西亚公共服务恶化为恶人政治的公务员。 在制定应对新冠肺炎的策略时,慕尤丁和他臃肿的内阁不能忽视的其中一个方案,是召开国会会议,以便引领“全政府”和“全社会”的全国动员,应对马来西亚的新冠肺炎疫情。这个举动是长远之计,得以解决公众对政府终结新冠肺炎疫情的能力越来越大的信任与信心赤字。 首相和他臃肿的内阁最终是否会接受这个硬道理,并建议元首立即召开国会会议? 林吉祥

月经检查及强奸玩笑困扰全国 教长无能确保学校安全应辞职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21年5月10日(星期一)在吉隆坡发布的媒体文告: #kerajaangagal33——为什么教育部长拉兹吉丁(Radzi Jidin)无法展现领导才能确保学校安全,反而让月经的突击检查和老师在课堂上说淫秽笑话的投诉困扰全国近三周? 昨天,马来西亚跳水女王兼两届奥运会奖牌得主潘德莉拉认可17岁的艾茵(Ain Husniza Saiful Nizam)提出的使学校变得更安全的呼吁,并鼓励这名中五学生继续勇于发言。 她说,那就像她尝试呼吁让体育运动变得安全时(#makesportasaferplace),她被称为带有双重意思的DIVA。 问题是,为什么教育部长拉兹吉丁无法展现领导才能确保学校安全,反而让月经的突击检查和老师在课堂上说淫秽笑话的投诉困扰全国近三周? 4月的第三周,《当今大马》首先报道上述两个课题,一个敏感而高效的部长本来会发挥领导作用,以确保学校是安全的场所,而不是表现出否认症候群。 拉兹吉丁在这两方面的表现惨不忍睹。 他询问哪所学校实行月经的突击检查,并收到了实施这种惊人做法的15所学校的名单。 四天前,性别平等联合行动联盟(JAG)呼吁教育部对月经突击检查和学校性骚扰的调查保持透明。 性别平等联合行动联盟表示愿意并且有能力协助教育部进行调查,最近也已致函教育部要求会面,讨论解决学校性骚扰的方法。 性别平等联合行动联盟说,教育部有责任在安全的学习环境中为儿童提供优质教育,从而积极促进尊重所有人和非暴力的价值观。 艾茵的指控因脸书上对她的可憎评论而变得复杂。据称由她的校长提出的评论,称她为“魔鬼之女”(anak setan)。 如果拉兹吉丁不愿意行使教育部长的领导力,以确保所有学生在学校的安全,则他应辞去教育部长的职位。 林吉祥

尽管遭受喜来登行动阴谋挫折 新马来西亚可在来届大选实现?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21年5月9日(星期日)在吉隆坡发布的媒体文告(二): #kerajaangagal32 –马来西亚人是否可以像三年前的今天一样再次震撼世界,以示范尽管遭受喜来登行动阴谋的挫折,新马来西亚的希望仍可以在第十五届全国大选中实现? 三年前的这一天,即2018年5月9日,马来西亚人震惊了世界,实现了60年来第一次民主与和平的权力交替。 2018年12月18日的《经济学人》,发布了“2018年值得欢呼的国家”的最终三强名单,马来西亚榜上有名——因为马来西亚的选民“解雇了无法充分解释为何他的银行账户中有7亿美元的首相”。 可是,在具有历史意义的2018年5月9日之后的一年,《经济学人》对改革的步伐表示失望,并警告说:“如果希盟不能使经济发展下去,它可能会沦为在野党数年;如果它不翻新马来西亚的民主制度,那么它可能会在一代人的时间内无法执政。” 2019年7月26日国会举行了马来西亚经济研讨会“马来西亚的未来:现在和未来”。我在研讨会上呼吁,希望联盟对新马来西亚的承诺和希望联盟第14届全国大选宣言进行重大检讨。 我说,希盟应该对人民坦诚相告,并承认有哪些不可能实现的诺言,因为马来西亚人会欣赏希盟的坦率,在很大程度上保留对希盟的支持和信心。 我建议我们必须努力说服我们的核心支持者,新马来西亚走在正轨,而希望联盟大选宣言中所概括的五个建立新马来西亚的主要承诺,仍然是希望联盟的指引和指导原则,即: ·减轻人民负担; ·体制和政治改革; ·促进可持续和公平的经济增长; ·恢复1963年马来西亚协议赋予沙巴和砂拉越的地位;以及 ·创建包容、中庸并在全球受到尊重的马来西亚。 可是,在希望联盟还没有完成检讨希望联大选盟宣言之前,2020年2月底,喜来登行动的阴谋推翻了为期22个月的希望联盟政府,并迎来了首相丹斯里慕尤丁领导的后门、不民主、无能和非法的政府。 慕尤丁在担任马来西亚第八任首相的首次公开演讲中,要求马来西亚人给他的政府一个证明自己的机会。 在通过国家电视台播放的演讲中,慕尤丁说: “我是从玻璃市到沙巴的所有马来西亚人的首相。不分种族或族裔,我都是您的首相。给我一个机会,利用我在政治和政府领域40年的经验引导马来西亚走向辉煌。” 首先,慕尤丁没有声明自己是以马来西亚人的身份为优先,其次才是马来人。 第二,他担任首相一年多并没有“引导马来西亚走向荣耀”,而是走向了新的侮辱。印尼卫生部援引马来西亚和印度的情况作为警示性例子,敦促其公民在开斋节假期期间留在家里,并采取预防新冠肺炎感染的措施。 印尼的卫生部长在印尼的疫情趋于稳定之际发出警告,而马来西亚和印度都面临新冠肺炎病例激增的趋势。 印尼卫生部长说:“吸取印度和马来西亚的教训,我们当然不希望印尼面临同样的问题。” 慕尤丁未能兑现他的承诺,任命廉洁、正直和有才能的个人进入内阁,并优先努力改善廉正和善政。 否则的话,2020年透明国际贪污印象指数不会逆转马来西亚2019年的贪污印象指数(马来西亚25年来最好的贪污印象指数表现),得分从53下滑至51,导致排名从第51名下降至第57名,下降了6个排名。或者,马来西亚也不会在2021年的无国界记者新闻自由指数下降18点,降至第119位,而马来西亚前一年的新闻自由指数则表现最好,排在第101位。 新冠肺炎疫情暴露了慕尤丁是63年以来最糟糕的首相,领导马来西亚最糟糕的政府,使马来西亚走向了恶人政治。 为了国家利益,慕尤丁应该下台,让位给安华出任第九任首相,以赢得对抗新冠肺炎疫情的战争,挽救马来西亚免于成为疫情中的迷你印度,并实现成为世界一流的伟大国家的愿望。 然而,在第14届全国大选三周年之际,从今天起,所有马来西亚人都必须努力解决这个问题——马来西亚人,不分种族、宗教或地区,是否可以像三年前的今天一样再次震撼世界,以示范尽管遭受喜来登行动阴谋的挫折,新马来西亚的希望仍可以在第十五届全国大选中实现? 林吉祥

支持授予潘德莉拉“拿督”头衔 大马需珍惜并整合个人才华

我支持授予国家跳水运动员兼金牌得主潘德莉拉“拿督”头衔的想法,并进一步建议联邦政府也应授予她荣誉。 她不仅为砂拉越而且为马来西亚带来了赞誉和声望。 在过去的50年中,马来西亚退步了,并让各国在人类努力的各个领域中一个接一个地超越我们。 50年前,一令吉等于一新元。现在,一新元等于三令吉。2050年或2070年的兑换率将是什么样? 自1970年,马来西亚的国内生产总值增长了90倍,印尼却增长了117倍;越南增长了122倍;中国增长了163倍;新加坡增长了175倍,以及韩国增长了178倍。 在过去的50年中,新加坡和越南的国内生产总值均超过了马来西亚。 2010年代初期,慕尤丁担任教育部长时,于2012年9月发布了《2013-2025年马来西亚教育大蓝图》,以使马来西亚成为“神奇的国家”,并在2021年的国际学生能力评估计划(PISA)的排名,从底层的三分之一跃升至顶层的三分之一。 然而,这是一次惨痛的失败。马来西亚非但没有在国际学生能力评估计划跃升至顶层的三分之一,在2018年的国际学生能力评估计划,马来西亚在数学、科学和阅读三个项目的成绩,比2015年的成绩更差。在80个参与国际学生能力评估计划的国家中,我们距离前三分之一还很遥远。 新冠肺炎疫情显示了马来西亚政府和治理的弱点。人们的目光集中在印度正在爆发的疫情对生活和社区的破坏,而不是对东亚、东盟和太平洋地区等国家的成功案例的关注。 为什么? 来自砂拉越的28岁世界跳水冠军潘德蕾拉;来自亚罗士打的22岁李梓嘉赢得了全英羽毛球单打冠军; 来自沙巴的35岁艺术家康怡登上了4月26日的《时代》杂志封面,让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并扬名国际。 她在2.3米 × 3米的世界地图的最终设计,燃烧了50,000支火柴,以强调气候变化如何影响和摧毁世界; 年仅16岁的Emir Haady Imran Zulharnain成为历来最年轻的爱尔兰都柏林皇家外科医学院(RCSI)的学生; 23岁的Nurul Ezzaty Hasbullah被授予世界上最古老的国际奖学金计划——罗德奖学金,以前往牛津大学升学。她是获得此奖学金的第五位马来西亚人; 以及科学家Serena Nik-Zainal教授获得了最初被称为“癌症研究的诺贝尔奖”的奖项,在在显示马来西亚不缺乏人才、脑力、资源和技能,也不是注定输给其他国家。 棘手的问题是如何将这些个人才能、脑力、资源和技能转化为使马来西亚成为世界一流的伟大国家。 这应该是所有马来西亚人值得深思的问题。 林吉祥

林吉祥向卫生部提出9问题 关于行管令3.0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21年5月9日(星期日)在吉隆坡发布的媒体文告: #kerajaangagal31 ——向卫生部提出9道关于行管令3.0的问题 2020年1月25日,从新加坡进入我国的几名旅客,把导致新冠肺炎的新冠病毒首次带入我国。我们自那时候开始就与新冠肺炎作战。 2020年3月11日,世界卫生组织宣布新冠肺炎为大流行,而马来西亚于2020年3月18日第一次宣布全国封锁。 我仍然清楚地记得2020年3月17日晚上新柔长堤一片混乱。当时工人正在决定是否为了维持生计而留在新加坡,还是为了与家人同住而失去在新加坡的工作。 现在是2021年5月9日。我们经历了2个行管令、各种加强式行管令、有条件行管令、复苏式行管令。现在我们又进入行管令3.0。 尽管所有行管令的形式或名称都不尽相同,但新冠肺炎仍然活跃而且盛行不衰——实际上是不断成长和散播。 在东盟国家中,马来西亚的表现较差(除了人口稠密的国家,如印度尼西亚和菲律宾)。当然,所有关注此事的马来西亚人都想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每个行管令都会为我们的年轻一代带来巨大的经济、心理和教育成本。 现在是我国,特别是当权者认真评估局势并认真评估他们的策略的时候了。 用爱因斯坦的话来解释,我们不能“一遍又一遍地做相同的旧事,并期待不同的结果”。 实际上,爱因斯坦称其为“疯狂”。当然我们马来西亚人不是疯子。我们不希望一遍又一遍地犯同样的错误,在经过14个月的尝试以及3个行管令和众多有条件行管令、加强式行管令和复苏式行管令之后,却看到数字变得越来越大。 我们哪里出了问题? 在评估2020年3月以来的整体情况时,我想从卫生部寻求一些诚实的答案。该部应负责控制这场新冠肺炎危机,因为我相信政府此时的透明度将建立公众的信心。 我们现在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需要公众的信任,以便公众可以与政府携手合作。毫无疑问,所有马来西亚人都希望控制这个感染,使生活尽快恢复到接近正常的水平。 每一天,公众获得代表国家安全理事会的部长的简报。接着,我们有主管疫苗的部长发表有关疫苗(这是一种预防感染的疗法)的声明,然后由卫生总监作简报。 如果他们都同声同气,公众就会明白。不过,他们通常似乎是各执一词。 这令人困惑,并造成不信任和模棱两可。最近行管令3.0的标准作业程序是经典示例。这些指示既有冲突,也有令人困惑的地方,即使对于警察来说也是如此。U转不会,也永远不会激发信心。它说明的是计划不周、没有经过深思熟虑的策略,以及几乎就像是以他们的权威在干蠢事。 我想问卫生部九个问题,即: 每当呈报上阳性病例时,有多少前线人员进行追踪?有许多马来西亚人报告说,他们确诊后,通常没有后续行动,或者后续行动明显拖延,以至确诊人士必须自己寻找方法求助。 如果没有足够的人员来追踪,那么对健康的人进行筛查测试有什么用。如果卫生部无法追踪每个阳性病例,那么那些筛查测试只会造成恐慌(由于数量众多),而对疾病控制没有任何好处。那么在拥有足够的追踪团队之前是不是最好不要进行筛选?只测试那些有症状的人,因为他们需要治疗和隔离。 如果卫生部的追踪人员不足,卫生部是否要求首相增加预算以雇用临时合约人员进行追踪,因为这是控制新冠肺炎疫情的重要手段? 2020年底,病例数量激增。我们甚至曾在一月份看到单日新增超过5,000个病例。我们是否做好准备以增加额外的病房和人员来管理这些病房,以使我们现在不会处于崩溃的临界点?卫生部有五个月的时间来为这种情况做准备,或者卫生部陷入了自满的状态,以为风暴已经过去,即使附近的国家印度出现双重突变且病例也急剧增加,以及菲律宾的情况也变得恶劣?昨天是印度第五次出现单日新增病例超过40万个,第二次出现单日死亡人数超过4,000。按照目前的增长速度,在一个月内,印度将超过美国成为世界上新冠肺炎累积病例总数最多的第一大国。 卫生部是否认为引起全世界关注的至少五个变种病毒:B 1.1.7(英国)、B 1.351(南非)、P1 + P2(巴西)、P3(菲律宾)、B.1.617(印度双重突变),不会来到马来西亚?我们是否进行了足够的基因组测序,以了解马来西亚流行的一种或多种毒株,以尝试预测病毒的行为? 随着疫苗接种进度缓慢和断断续续,我们能否通过疫苗接种获得群体免疫?为了获得群体免疫,我们将需要为马来西亚人口的60~70%完成疫苗接种。目前,医学专家认为疫苗提供的免疫力可能持续6~8个月,可是没有人可以确认。实际上,辉瑞正在为年底推出疫苗加强剂做准备。如果疫苗只能提供6~8个月的免疫力,而我们的疫苗接种进度如此缓慢,那么当最后一个接种疫苗的组别获得第一剂疫苗时,第一个接种疫苗的组别将已经超过其疫苗免疫期。我们能以这种方式获得群体免疫吗?甚至连在拜登总统率领下进行超高效疫苗接种计划的美国也认为,他们无法通过接种疫苗获得群体免疫。 卫生部是否认为这些疫苗可以保护马来西亚人免受不断出现的“令人关注的变种”的侵害,特别是南非毒株、巴西毒株和在印度肆虐的双重变种毒株?如果疫苗不能保护马来西亚人免受这些新毒株的侵害,卫生部的替代计划是什么? 许多在等待进行手术的其他疾病患者,如患有癌症和脑瘤的马来西亚人,由于医院优先处理新冠肺炎而被迫等待并死亡。心脏科手术、骨科手术、妇科手术呢?骨痛热症、肺结核、严重糖尿病、严重哮喘、慢性肺病的治疗呢?当我们优先处理新冠肺炎患者时,非新冠肺炎患者付出的代价是什么呢? 最近,关于使用“中药”治疗新冠肺炎的新闻很多。在中国,它已被证明非常成功。卫生部会不会支持希望用中药的患者? 我提出这些问题,希望得到卫生部的回应,以便马来西亚人随时了解最新情况。 所有马来西亚人都非常担心,因为许多人遭受了严重的苦难。有些人失去生命和亲人,而另一些人失去工作和收入。我甚至听说有人睡在汽车或摩托车上,因为没有钱付房租,他们不敢回家。 马来西亚人正在受苦,并希望这个感染尽快消失。富人不介意行动管制令,对于住在小公寓里的穷人,与其他8~10人一起呆在家里多个小时,他们也正在受苦。 马来西亚必须加强应对新冠肺炎的两件武器——针对性封锁和积极的疫苗接种,而不是把它们变成做作的门面。 让我们大家共同努力结束这场新冠肺炎危机。马来西亚人民正在受苦。我听到并看到他们的痛苦。请不要再拖延了。 林吉祥

无能国盟应让位安华 以挽救马来西亚颓势

国防部高级部长依斯迈沙比里有个开斋节前的“礼物”:在开斋节的前一周,马来西亚一天里就受到近5,000个新冠肺炎病例的袭击。 两天前,他声称如果公众未能遵守标准作业程序,那么在开斋节庆祝活动之后,马来西亚的每日新增病例可能会有5,000个。 他说,在与卫生部的一次会议上,上述的可能性被提了出来。如果我们不能遏制这个高峰,那么每日新增病例甚至可能增加到10,000个。那么,我们可能会处于与印度相同的处境。 这就是在最近新冠肺炎病例激增之后,在多个州和地区实施行管令 3.0的原因。 然而,尽管宣布了行管令 3.0,我们单日几乎新增了5,000个病例。昨天的新增病例是4,498个,这是自2月初以来未曾见过的数量。 现在是63年以来最糟糕的首相和最糟糕的政府下台的时候了,让位给安华成为第九任首相,以对抗新冠肺炎疫情,从而挽救了马来西亚免于在疫情中成为迷你印度,以及让马来西亚成为世界一流的伟大国家。 清楚不过和毫无疑问的是,慕尤丁政府仍未能控制新冠肺炎疫情的蔓延。 慕尤丁政府采取不民主和不正当的手段,再加上国民联盟部长与领袖对遵守新冠肺炎标准作业程序的双重标准,实际上造成前所未有的公众信任和信誉鸿沟,加剧了这个问题。 在过去的一年,全世界在打击新冠肺炎表现最糟糕的国家都在进步中。 今年1月,美国每日新增病例增加了9倍,每日新增病例近300,000个,约4,000人死亡。现在,美国的疫情舒缓了。 在第二波疫情中,欧洲今年初的每日新增病例是超过300,000个,每天约7,000人死亡。现在,欧盟国家的新增病例下降了近30%。 美国和欧洲都采用了具针对性的封锁措施和积极的疫苗接种,但经过一年多的新冠肺炎疫情之后,我们还缺乏这两种措施。 马来西亚在对抗新冠肺炎疫情的战争中,表现令人沮丧。 尽管没有像过去的美国和欧洲国家那样遭受新冠肺炎疫情的灾难,在与东亚、东盟和太平洋地区对抗新冠肺炎疫情的战争相比,我们远远落后。 2021年4月的彭博社全球新冠肺炎抗疫能力排行榜,我们排名第20位,落后于新加坡、新西兰、澳洲、以色列、台湾、韩国、日本、阿联酋、芬兰、香港、越南、中国、泰国、丹麦、挪威、美国、英国、加拿大和沙特阿拉伯。 现在,尽管新冠肺炎疫情在美国和欧洲都在消退,但我们加入了以印度为首,新冠肺炎疫情肆虐的国家行列中。 昨天是印度第四次记录了每日新增病例超过40万个——401,271个,并首次记录了4,000多人死亡——4,194人死亡。 印度的新冠肺炎病例和死亡人数呈上升趋势,累计达到21,886,566个病例和238,265人死亡。 甚至印尼和菲律宾这两个累计病例总数比马来西亚高的国家,在对抗新冠肺炎的战争中也取得更大的成功。 与1月30日的14,518个新增病例的高峰相比,印尼昨天的新增病例是6,327个。菲律宾昨天的新增病例为7,737个,而其在4月2日的高峰为15,280个新增病例。 马来西亚——世界上四个伟大文明(马来/伊斯兰文明、中华文明、印度文明和西方文明)的交汇处,一定不能成为恶人政治国家。 为了国家利益,慕尤丁会不会下台,让位给安华担任第九任首相,以赢得对抗新冠肺炎疫情的战争,使马来西亚摆脱在疫情中成为迷你印度,并实现成为世界一流的伟大国家的渴望? 林吉祥

国会屡见性别歧视言论 阿兹哈哈伦会否严禁淫秽玩笑?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21年5月7日(星期五)在吉隆坡发布的媒体文告(二): #kerajaangagal27——议长阿兹哈哈伦今后是否会在国会淘汰所有淫秽笑话,以表彰艾茵胡思尼扎揭露课堂上淫秽笑话的勇气和领导能力? 这是因为国会中曾有许多对女议员的攻击性言论。 国会此后是否将成为适当语言的典范殿堂,所有国会议员都不分政党地反对淫秽笑话? 去年,华玲国会议员阿都阿兹对峇都加湾国会议员卡斯杜丽(Khasthuri Patto)发表了种族主义和性别歧视言论。 早在2015年,阿都阿兹不得不撤回他在下议院发表的另一次性别歧视言论。那次是关于女性月经周期的言论。 2016年,时任副部长达祖丁将士布爹国会议员郭素沁的名字与男性生殖器作了比较。 2007年,针对国会因缺乏维护而在倾盆大雨后漏水问题辩论时,沙巴京那巴当岸国会议员邦莫达和马六甲野新国会议员莫哈末赛益在下议院对民主行动党华都牙也国会议员冯宝君发表了性别歧视言论。 他们攻击提出问题的冯宝君。 邦莫达对冯宝君说:“哪里有漏啊?!华都牙也国会议员不是每个月都在漏吗?” 国会议员在议会辩论时,应该为所有学生树立榜样,不应开淫秽的玩笑和发表对性别不敏感的语言。 在国会中最常开淫秽玩笑的其中一个国会议员,如今是州副首席部长。这是马来西亚政治中最令人遗憾和可耻的事件。 林吉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