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尤丁是否获多数议员支持?林吉祥吁列国会周一首议程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21年7月30日(星期五)在国会发布的媒体文告: 让我们用下议院周一的第一项议程,来检验慕尤丁是否仍旧获得多数国会议员的信任和支持。 星期一晚上,我说为期5天的国会特别会议在灾难中重新召开第一天的会议,并以更大的灾难告终。到了昨天,在第四天的会议,由于封锁国会和多次休会。它变成了闹剧。 慕尤丁 首相慕尤丁关于国家复苏计划的部长声明是一场灾难。 他没有诚实地尝试承认政府凭着对全面封锁的盲目信念,已经不当地处理新冠肺炎疫情。在6个月的紧急状态下,新冠肺炎累计病例从1月10日的135,992...

马来西亚将发生宪制危机? 林吉祥:人民恐遭双重打击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21年7月29日(星期四)在国会发布的媒体文告: 还有60小时马来西亚就会发生重大宪制危机,而马来西亚人遭受双重打击吗? 由于政府对新冠肺炎疫情处理不当,已经使马来西亚在疫情中加入世界上十几个表现最差的国家的行列——无论是每天的新增病例还是每天的死亡人数都是如此。 如果到星期六午夜,即从现在起的约 60 小时后,首相署(国会与法律事务)部长周一在国会宣布的撤销6项紧急条例的决定没有获得元首御准,马来西亚将陷入重大的宪制危机。 巫统主席阿末扎希声明,巫统事先不知道紧急条例已被“撤销”,这是正在酝酿重大宪制危机的众多迹象之一。 至少还有其他5个迹象表明,重大的宪制危机正在酝酿之中,即: 1. 联邦直辖区部长安努亚慕沙声明,撤销6项紧急条例的过程仍在进行; 2. 关于撤销6项紧急条例一事,过去一周没有元首的御准,也没有在宪报颁布; 3. 尽管过去3天每天都在国会接受质询,但首相署部长和首相本人无法宣布元首已经御准撤销6项紧急条例; 4. 国会议长致木威国会议员倪可汉的信函,以技术为由而非以紧急条例已被撤销为由,驳回倪可汉废除紧急条例的动议;以及 5. 当6项紧急条例提交给下议院时,没有通知国会议员有关条例已被撤销。 这是国家的悲剧,并分散了国会特别会议的注意力。国会特别会议本应将注意力集中在新冠肺炎疫情上,可是6项紧急条例是否已被适当撤销的问题,一直困扰着过去3天的国会会议。 这显示政府处于瘫痪状态、无法规划和采取行动以确保当我国于8月31日庆祝第64 周年国庆日时,不会累计超过150万个新冠肺炎病例和15,000人死于新冠肺炎,以及在2021年9月16日庆祝第58周年马来西亚日时,不会达到200万个新冠肺炎病例和近20,000人死于新冠肺炎。 关于6项紧急条例是否已被撤销,总检察长依德鲁斯哈伦之于政府、元首和马来西亚人民的立场是什么? 林吉祥

国会在灾难中重新召开 内阁”秘密”撤6紧急条例无宪报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21年7月26日(星期一)在国会发布的媒体文告: 国会在灾难中重新召开第一天的会议并以灾难告终 在被非法和违宪地冻结六个月后,国会在灾难中重新召开第一天的会议,并以灾难告终。 首相慕尤丁关于国家复苏计划的部长声明是一场灾难。  他没有诚实地尝试承认政府凭着对全面封锁的盲目信念,已经不当地处理新冠肺炎疫情。在6个月的紧急状态下,新冠肺炎累计病例从135,992 例增加了近8倍至1,027,954例,而新冠肺炎导致的死亡人数增加了近15倍,从551人增加到8,201人。国家复苏计划立即失败了,因为我国无法按计划在6月底从第一阶段过渡到第二阶段。 前天(7月24日),我国的新冠肺炎新增病例创下了新的记录——17,045例。昨天,我国的新冠肺炎新增死亡病例创下新的记录 ——207例。  可是最大的灾难是政府最大的秘密——5天前,内阁撤销了6项紧急条例,使马来西亚可能成为世界上唯一只有紧急状态而没有紧急条例的国家。 但是内阁是否撤销了紧急条例?因为它完全没有在宪报颁布使之生效,而且似乎没有人知道,包括王室在内? 正如大山脚的民主行动党国会议员沈志强在国会指出的那样,如果政府可以坦诚对待首相的排便问题,为什么不可以坦诚对待紧急条例呢? 然而,今天的国会会议以灾难告终,因为首相匆匆离开国会,没有出席部长声明的总结环节。 在部长声明之后,我要求首相做出令人满意的解释——为什么他在7月21日内阁撤销紧急条例的课题上误导了国会和国家5天?因为连议长都不知道有关决定,否则这将是他拒绝民主行动党木歪国会议员倪可汉提出废除紧急条例的动议原因。 我在国会说,如果首相不能给出任何令人满意的解释,那么出于误导国会的过错,他应该被提交给国会特权委员会发落。 可是在总结环节时,慕尤丁并未在国会回应国会议员要求的澄清,而他把这任务转交给财政部长——上议员东姑扎夫鲁。 这对马来西亚国会来说是耻辱的一天。 国家复苏计划怎么可能是慕尤丁所声称的“全国”计划,因为它甚至不能是“全国会”计划? 林吉祥

#Kerajaangagal最终篇: 重新点燃马来西亚梦想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21年7月26日(星期一)在国会所发布的媒体文告: #kerajaangagal207 – 重新点燃马来西亚梦想 这将是我最后一篇使用#kerajaangagal标签的媒体文告。我说过我会在国会重新召开时结束这个系列,而国会很快就会在两个小时后召开。 当我在2021年4月18日开启这个系列的时候,我在第一篇文告里呼吁卫生部部长阿汉巴巴“停止文字游戏并专注在遏制新冠肺炎单日新增病例的上升将它减少到两位数,否则就辞职”。如今回看这篇文告,竟有恍如隔世的感觉。 在短短的三个月又八天,当初看起来可能的如今已经变成不可能了。 比如说,我们当时还在讲着把新冠肺炎单日新增病例减少到两位数,如今这看起来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事实上,我们还不能从6月15日所宣布的国家复苏计划第一阶段过渡进入到第二阶段,因为我们还没有达到三个门槛的其中一个,那就是单日新增病例少过4000宗。 我们如今的单日新增病例高达1万7000多宗,没有人敢断言这个数字不会突破2万宗。 昨天我们的新冠肺炎累计病例突破100万宗,今天我们也创下另一个“里程碑”,那就是在新冠肺炎累计死亡病例上突破8000宗。 我们的新冠肺炎单日新增病例目前位居世界第7位,只有印度(该国的单日新增病例已经从2021年5月6日的最高峰即41万4433宗锐减到昨天的3万8153宗,减幅高达91%)、印尼、英国、伊朗、俄罗斯和巴西的数据超越我们。 最新的数据也显示我们的单日新增病例和单日新增死亡病例也超越了美国,该国曾经有长达一年时间是世界上抗疫表现最糟糕的国家,累计病例超过3500万宗。 可想而知马来西亚目前身处的光景有多惨! 过去三个月标签为#kerajaangagal的文告如今看来也可说是纪录了马来西亚恶棍当道统治的加剧,国家在那段期间沦为世界上其中一个在抗疫表现上最糟糕的国家。 当我在2021年4月18日撰写第一篇#kerajaangagal媒体文告时,我们的新冠肺炎单日新增病例是2195宗,累计病例是37万5054宗。昨天我们的单日新增病例创下新高达到1万7045宗,累计病例达到101万3438宗。我们在4月18日的新冠肺炎单日新增死亡病例是8宗,累计死亡病例是1378宗。昨天我们的单日新增死亡病例有92宗,累计死亡病例高达7994宗。 正如昨天有一名作者这样写道: “首相看来具备在走钢索颤巍巍中治理的超卓能力,能够在各方势力对他的首相权位蠢蠢欲动之际出招。紧急状态条例意欲在关闭国会、在国家元首和统治者会面前推出国家复苏计划、在国家元首与上下议院议长会面前又推出复苏经济配套、在巫统最高理事会召开前擢升部长,并在内阁会议前腹泻病倒。” “我们应该可以期望首相在7月26日前夕有所宣布,但我们真的冀望这次真的是一个‘人民生存计划’”。 “所以,国家复苏计划又参考了多少科学和数据?试问有哪一门科学会说新冠肺炎病例会整齐规律地直线下降,每两个月就从6000宗下降到4000宗,然后2000宗到最后500宗?” “有哪一门科学会说10%、40%和60%的疫苗施打率可以分别每两个月就促使感染率正比下降?这实在是对流行病学的侮辱。” “我相信门槛是精心挑选的,让政府不会承受压力并给予人民希望的假象。根据国家复苏计划,国会只能在10月召开看起来是一项巧合,或许那个时候就是2022年度财政预算案国会会期,然后就寻求解散国会。这也是为什么新冠肺炎病例预计会在11月和12月下降到500宗,这样大选才能举行。” 现在显而易见的是,我们必须重新点燃马来西亚梦想,成为一个世界级伟大国家,平庸和恶棍当道不应该是马来西亚的命运。马来西亚是人类四大文明——马来/伊斯兰、中华、印度和西方——的交汇地。 马来西亚值得更好的前景! 林吉祥

新冠疫情将破百万大关 需以新策略取代国家复苏计划

#kerajaangagal203 – 我们的新冠肺炎累计病例几乎肯定会在今天突破100万宗大关,并在世界排名上超越巴基斯坦名列第30位,相对于我们在八个月前的排名是第85位。 我已经说过只要马来西亚停止在新冠肺炎瘟疫上创造不光彩的纪录,就能重返正常化。 但是今天也不例外,我们又在一天内创下多个不光彩纪录: 我们的新冠肺炎累计病例将会突破100万宗大关。 · 我们的新冠肺炎累计病例的世界排名将会在今天超越巴基斯坦名列第30位。 · 我们的新冠肺炎累计死亡病例将会在今天突破8000宗大关。 · 昨天我们的新冠肺炎单日新增病例位居世界第10位。 · 昨天我们的新冠肺炎单日新增死亡病例位居世界第11位。 · 马来西亚昨天创下的另一个不光彩纪录就是,在新冠肺炎单日新增死亡病例上打败美国:美国录得149宗;马来西亚则是184宗。 政府现在应该与首相于6月15日在全国电视转播上所宣布的国家复苏计划保持距离,并拒绝再盲目相信“全面封锁”的成效,它理应开放所有行业抱持“与新冠肺炎共存”而不是“零病例”的宗旨,至于针对性封锁也只用在极端情况上。 国家复苏计划并非是“全社会”谘询和商议出来的结果。它蒙上了彻底失败的抗疫策略的标记,这些策略计有维持六个月的紧急状态或是在“全面封锁”期间各种类型的封锁。 当紧急状态于2021年1月11日颁布时,马来西亚的新冠肺炎累计病例共达13万5992宗,但却在六个月内直到昨天为止增加七倍多达到99万6393宗。而2021年1月11日为止的新冠肺炎累计死亡病例只有551宗,但却在之后直到昨天为止增加超过14倍达到7902宗。 国家复苏理事会既然已经成立,如果它真的要发挥作用的话,第一件必须做的就是以一个新的策略和模式来取代国家复苏计划。这个新策略和模式要真的是“全社会”的结果,且能够让马来西亚人民在没有摧毁他们的生计和马来西亚经济的前提下“与新冠肺炎共存”。 林吉祥

马来西亚即将加入“新冠百万俱乐部” 国会将标志新政策或继续错误与灾难?

#kerajaangagal200——明天将是马来西亚的耻辱日,届时我们将越过新冠肺炎百万病例的大关并超过巴基斯坦,在最多新冠肺炎累计病例的国家中排名第30。 但我们绝不能屈服于消沉、沮丧或无助。 我们必须继续在希望中生活和相信马来西亚应该得到更好的生活,并从马来西亚人对正义、真相和更美好的马来西亚的支持获得起勇气。正如麻坡国会议员赛沙迪为他的法律费用和保释费众筹所证明的那样——他成功在短短24小时内筹集超过70万令吉。 最简单的事情是向沮丧和绝望投降,尤其是当新冠肺炎疫情在过去 18 个月中造成了最严重的破坏,摧毁了生命和生计,并将马来西亚变成了充满食物银行的国家。 但正如昨晚东京奥运会的超现实开幕典礼所展现的,我们必须有意愿和决心将当前的沮丧变成对更美好世界的新希望——将危机变成转机。 新冠肺炎疫情给我们的一个教训是,身为马来西亚人,我们必须团结一致面对这一生存考验,因为新的冠状病毒不会区分种族、宗教、地区或政治。 我们必须以一体做出回应,不分种族、宗教、地区或政治,首先要控制新冠肺炎疫情,并为所有马来西亚人建立一个更美好、更公正和平等的明天。 我们明天将加入有31个成员国的新冠肺炎“百万俱乐部国家”。这说明了一点——新冠肺炎疫情不分种族、宗教、地区或政治地对所有国家造成了损害。 3个拥有超过1,000万个新冠肺炎病例的国家为首,即美国(3,500万例)、印度(3,100万例)和巴西(1,900万例),合计占全球1.93亿个新冠肺炎病例总数的44% 以上。其他累计超过100万个新冠肺炎病例的国家是俄罗斯、法国、英国、土耳其、阿根廷、哥伦比亚、意大利、西班牙、德国、伊朗、印尼、波兰、墨西哥、南非、乌克兰、秘鲁、荷兰、捷克、智利、菲律宾、伊拉克、加拿大、孟加拉、比利时、瑞典、罗马尼亚和巴基斯坦。这真正显示新冠病毒不会区分种族、宗教、地区或政治。 这些国家中的大多数都看到了隧道尽头的曙光。例如,美国已从1月8日新增305,073个病例的峰值和2021年1月12日4,449人死亡的数峰值,过渡到单日新增病例减少了80%,而因新冠肺炎死亡的单日人数也减少了90%以上,虽然最近因 Delta变种病毒导致新冠肺炎病例激增。最近因新冠肺炎造成氧气供应危机的灾难之后,印度也取得了更大的进步,将每日新增病例和新增死亡人数减少了90%以上。上周一取消了大多数新冠肺炎限制并宣布当天为“自由日”的英国,即使许多专家认为那是鲁莽之举,也已从7月17日的单日新增54,674个病例,降至昨天的36,389个病例。 但对马来西亚来说,隧道尽头仍然没有一丝曙光,马来西亚是仍在继续创下每日新增病例和死亡人数新高峰的其中一个国家。 全国疫苗接种计划已经每天接种50万剂疫苗,它是隧道尽头的曙光吗? 这取决于能否进一步加快推动疫苗接种,以及能否实现在10月之前让每个成年人接种疫苗的目标。 周一召开的国会会议在关键时刻到来——它将标志着新政策和策略的开始,以控制新冠肺炎疫情,或者马来西亚将因过去的错误和灾难而陷入困境。 林吉祥

大马下星期一召开国会之时 累计病例或破百万超越巴国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21年7月23日(星期五)在吉隆坡所发布的媒体文告: #kerajaangagal198 – 马来西亚的新冠肺炎累计病例很可能在国会于星期一召开的时候,就在世界排名上超越巴基斯坦位居第30位,并且突破100万宗病例大关! 这昭示着马来西亚的新冠肺炎疫情是何等的严峻和严重,在瘟疫爆发18个月后被列为世界上其中一个在抗疫上表现最差劲的国家,尽管我们在控制新冠肺炎疫情上已经先后实施了六个月之久的紧急状态、多次的封锁还有制定国家复苏计划。 澳洲总理莫里森为着他的政府在新冠肺炎疫苗供应上出错而致歉。那么马来西亚首相慕尤丁是否也会为着国家正面临着“无施打疫苗者的瘟疫”致歉呢? 在推动国家疫苗施打供应计划的五个月后,我们已经完成施打两剂疫苗的人数只占总人口的15%。 倘若首相想要在10月前为全体成年人口完成施打疫苗的新目标达成的话,我们还得面对两个多月的新冠肺炎瘟疫的肆虐,眼下Delta毒株正在瘫痪东南亚的医疗系统,尤其是印尼、马来西亚、泰国和缅甸的。 在我们濒临成为世界上新冠肺炎累计病例超过100万宗的31个国家之一的时候,我们必须准备重新检讨我们在抗疫上究竟哪里出错了,还有重新整顿通讯政策,因为在这个社交媒体年代,要向公众隐瞒真相是不可能的。 政府试图否定有关巴生谷公立医院处于临界点的令人揪心的报导和影片,只会进一步加深民众对官方资讯的怀疑和不信,所以透过制定真相及透明化政策来重新赢得民众的信任和信心对政府来说是极其重要的。 政府不应该否认马来西亚正面临着公共医疗危机,由于居高不下的新冠肺炎感染率,士拉央医院继双溪毛糯医院和安邦医院成为从混合式医院转变成第三家新冠肺炎专门医院。 倘若中国的武汉可以在去年初在10天内建立一家1000个床位的临时医院,那么为何马来西亚不能在巴生谷建立临时医院来克服过去18个月中或过去6个月的紧急状态期间所出现的医院紧急设施不足的问题? 正如我早在超过一周前警告说,慕尤丁政府必须确保最近瘫痪印度的氧气供应危机不会发生在马来西亚。 政府现在应该制定新的抗疫政策,而不是重蹈过去18个月中的覆辙。 即将在星期一召开的国会会议是否会制定新的抗疫政策和策略,还是只是在重蹈覆辙? 林吉祥

若无法履行议长职责 阿兹哈须辞职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21年7月22日(星期四)在吉隆坡发布的媒体文告: #kerajaangagal194 – 阿兹哈必须通过维护建基于议会民主的君主立宪制和三权分立两个原则的马来西亚宪法,来结束因害怕考验其在国会中的多数席位的政府所导致的宪制乱象,并准备为他的原则付出代价。 如果议长必须在维护建基于议会民主的君主立宪制的马来西亚宪法和首相的指示之间做出抉择,阿兹哈应该知道有原则的议长应该怎么做。 希望联盟主席理事会已敦促议长对即将举行的国会会议进行几项更改,履行元首和马来统治者要求召开国会会议以辩论紧急状态、紧急条例和国家复苏计划的谕令,进而结束新冠肺炎疫情。 如果阿兹哈不能履行元首和统治者要求召开国会会议以辩论紧急状态、紧急条例和国家复苏计划的谕令,身为有原则的议长,除了辞去议长职务他将别无选择。 然而,现在应该不会发生这个问题,因为首相慕尤丁和首相署(国会与法律事务)部长达基尤丁已经承诺,星期一重新召开国会会议时将会进行辩论。首相已致函下议院议长,要求允许国会议员辩论和提问。 我曾建议,按照元首和统治者的谕令以及首相的书面要求,在5天的国会特别会议里,每天针对部长声明进行全面辩论。如果议长依据下议院议会常规第99和100条行使其权力,这很容易做到。 因此,我呼吁阿兹哈终结所有的混乱和不确定性,并明确表示将在周一开始的国会特别会议上辩论紧急状态、紧急条例和国家复苏计划。 至于下议院副议长拉拉昔建议将每次开会的国会议员人数限制为80人,我认为所有国会议员亲自出席国会特别会议没有任何问题,因为所有国会议员都已接种疫苗。 况且,既然慕尤丁与约300人一起在吉隆坡国家清真寺进行哈芝节祈祷,到时慕尤丁宣布应对新冠肺炎疫情的紧急状态失败了也不是问。可是,他将为提倡220大于300的“新数学”污名感到难堪。 我们必须确保周一开始的国会特别会议实现两个目标:首先,听从元首和6月16日的统治者理事会特别会议的谕令,让国会辩论紧急状态、紧急法令和国家复苏计划;其次,在与新冠肺炎的失败战争中改善现况,因为马来西亚已成为世界上表现最差的国家。 因此,我已经建议昨天的内阁会议应该为周一的国会特别会议设定一个目标。首相应该在国会开会时负责带头,以扭转在应对新冠肺炎疫情战争中的败局,并在社会各个层面建立真正的“全政府”和“全民”全国联盟,以控制新冠肺炎疫情。 我也建议把新的公民社会联盟——卫生应急行动计划 (HEAP)制定的“从新冠肺炎中复苏的路线图”,作为下周国会特别会议的辩论基础。 令人非常遗憾的是,昨天的会议后内阁一直保持沉默。首相可以给我们一些说明吗? 林吉祥

与300人祈祷却限制国会人数 慕尤丁“新数学”220大于300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21年7月21日(星期三)在吉隆坡发布的媒体文告: #kerajaangagal190——我认为周一所有国会议员亲自出席国会会议不会有任何问题,因为到时慕尤丁可以宣布应对新冠肺炎疫情的紧急状态失败了,但他将为220大于300的“新数学”污名感到难堪。 昨天,慕尤丁与约300人一起在吉隆坡国家清真寺进行哈芝节祈祷。 国会议员的全部人数是 220 人,如果 220 人多于 300 人,那将是想象的无限扩张,尤其是在所有国会议员和国会工作人员都已接种了疫苗的情况下。 我不知道下议院副议长拉昔为何要在所有国会议员和国会工作人员都已接种疫苗的情况下,谈论将出席每次会议的国会议员人数限制在80人。 无论如何,这是非常具有讽刺意味,也反映了马来西亚从1990年代中期以多媒体超级走廊(MSC)的概念处于信息时代的最前沿,到如今我们的成就和潜力下降了多少。我们本应是第一个实施虚拟国会的国家,而现在我们已经远远落后于信息时代的后来者。 让下议院议长阿兹哈和通讯与多媒体部长赛夫丁阿都拉解释为什么马来西亚在这方面下滑得如此严重,并输给了在信息社会方面比马来西亚晚起步的国家。 真正的问题是让周一的国会会议实现两个目标:首先,元首和6月16日的统治者理事会特别会议谕令辩论紧急状态、紧急法令和国家复苏计划;其次,在与新冠肺炎的失败战争中有所作为,因为马来西亚已成为世界上表现最差的国家。 这就是为什么我建议今天的内阁会议应该为周一的国会特别会议设定一个目标。首相应该在国会开会时负责带头,以扭转在应对新冠肺炎疫情战争中的败局,并在社会各个层面建立真正的“全政府”和“全民”全国联盟,以控制新冠肺炎疫情。政府应采纳由新的公民社会联盟——卫生应急行动计划 (HEAP)制定的“从新冠肺炎中复苏的路线图”,作为有关全国联盟的基础。 首相应要求国会根据以下的三项指导原则批准 HEAP的路线图: 1. 信任对于应对疫情至关重要,而抗疫必须立基于透明度; 2. 必须采取全社会的方法; 3. 我们需要一套不是基于封锁的解决方案。 HEAP警告说,新冠肺炎疫情的最糟糕时刻尚未到来。 让国会特别会议召集所有马来西亚人的团结、意志和承诺,大家不分种族、宗教、地区或政治立场,以结束马来西亚最严重的新冠肺炎疫情,因为我们已经失去了太多的生命——共有7,241人死于新冠肺炎而每天有3人自杀。 林吉祥

停止不光彩冠病纪录 让马来西亚重返正轨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21年7月21日(星期三)在吉隆坡所发布的媒体文告: ⁠ #kerajaangagal191 – 只要停止在新冠肺炎瘟疫上创造不光彩的纪录——有时甚至一天多项纪录——马来西亚就能重返正常化的轨道 ⁠ 我在星期天感慨马来西亚正在新冠肺炎瘟疫上创造许多不光彩的纪录,我们几乎天天都有新纪录,有时甚至是一天多项纪录! ⁠ 举例来说,马来西亚在上周六的新冠肺炎单日新增病例有1万2528宗,单日新增死亡病例有138宗,而这已经创下四项新纪录了: ⁠ · 马来西亚的单日新增死亡病例创下最高纪录,达到138宗。 ⁠ · 马来西亚的单日新增病例名列世界第10位。 ⁠ · 马来西亚的单日新增死亡病例名列世界第11位。 ⁠ · 马来西亚的单日死亡病例比美国还要多,该国曾经是世界上在抗疫中表现最差劲长达一年的国家。 ⁠ 我们的新冠肺炎累计病例也在上周五突破90万宗大关,而在这之前,我们的单日新增病例最高纪录是1万3215宗。 ⁠ 但马来西亚仍旧还在创造新的不光彩纪录。 ⁠ 昨天我们的新冠肺炎疫情愈加恶化,马来西亚的新冠肺炎累计病例名列世界第31位,我们凭着93万9899宗病例超越拥有93万5246宗的葡萄牙。 ⁠ 按照目前的感染速度,我们的新冠肺炎累计病例非常可能在国会于2021年7月26日星期一重新召开的时候,就超越巴基斯坦并位列世界第30位。 ⁠ 马来西亚的单日新增病例和单日新增死亡病例分别位列世界第10位和第14位。 ⁠ 这就是为什么首相于6月15日所宣布的国家复苏计划目前已经丧失公信力,我们迫切需要一个抗疫新政策和策略,尤其是具备从原初的“零病例”的消灭型作战目标转变成“与新冠肺炎共存”的缓解型目标的新思维。 ⁠ 然而,在“与新冠肺炎共存”目标上却有多种可能的策略和模式,从一个极端如英国星期一的“解封日”的“大爆炸”策略——并促使该国昨天的单日新增病例(4万6558宗)窜升世界第一位——到另一个极端如新加坡所采取的循序渐进的模式都有。 ⁠ 至于马来西亚,只要我们能够停止在新冠肺炎瘟疫上创造不光彩的纪录——有时甚至一天多项纪录——马来西亚就能重返正常化的轨道。 ⁠ 政府在抗疫上的失败已经催生了一个称为医疗紧急行动方略(HEAP)的新的公民社会联盟,它设有“复苏路向图”平台,而这应该成为下周国会辩论的议题。 ⁠ 林吉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