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来西亚之梦的最大敌人 散播仇恨和恐惧的邪恶政客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21年3月4日(星期四)在吉隆坡发布的媒体文告: 呼吁马来西亚人,不论种族、宗教或地区,团结一致对抗仇恨、谎言、虚假和恐惧的政治,这是阻止马来西亚成为世界一流伟大国家的最大敌人 我刚刚看了一则WhatsApp信息,内容涉及到为什么马来西亚人如此两极分化的核心问题,为什么马来西亚人在成为世界一流伟大国家的愿景中迷失方向,为什么马来西亚人必须不分种族、宗教或地区,团结一致以对抗仇恨、谎言、虚假和恐惧的政治,这是阻止马来西亚成为世界一流伟大国家的最大敌人。 这封WhatsApp信息写道: “倪可敏赢得了毁谤诉讼。 “倪可汉赢得了毁谤诉讼。 “郭素沁赢得了毁谤诉讼。 “林冠英赢得了毁谤诉讼。 “潘俭伟赢得了毁谤诉讼。 “刘镇东赢得了毁谤诉讼。 “杨美盈赢得了毁谤诉讼。 “这些民主行动党的非穆斯林华裔被巫裔毁谤。 “我们看着嘉玛因毁谤民主行动党领袖而被逼公开道歉的新闻,不害臊吗?巫裔政治人物的尊严呢? “还有,众所皆知—— “纳吉、罗斯玛被控贪污 “扎希被控贪污 “东姑安南被控贪污 “莫哈末依沙被控贪污 “慕沙阿曼被控贪污 “这些都是穆斯林巫裔政治领袖 “我们看着嘉玛因毁谤民主行动党党员而被逼公开道歉的新闻,不害臊吗?巫裔政治人物的尊严呢? “还有,众所皆知—— “纳吉、罗斯玛被控贪污 “扎希被控贪污 “东姑安南被控贪污 “莫哈末依沙被控贪污 “慕沙阿曼被控贪污 “这些都是穆斯林巫裔政治领袖 “很多巫裔政治人物为了政治利益诬蔑华裔政治人物。最后,许多在郊外的马来同胞因缺乏知识而受骗。 “祈祷巫裔的观念能改变,不管是领袖或普通百姓……要改变观念必须改革思想。改革从早期教育、宗教道德教育开始,而成年人必须从身份教育和心态开始。 “我们多数巫裔穆斯林,必须从缺少诚信改变成诚信,因为我们热爱宗教、马来民族和国家。” 2014年,我赢得了针对《马来西亚前锋报》的诉讼,因为它前一年刊登了一篇毁谤我的文章。 马来西亚必须摆脱仇恨、谎言、虚假和恐惧的政治,因为这不仅违背了以马来西亚为家的伟大宗教和文明的教义,也是辜负了马来西亚国父——东姑阿都拉曼的愿景,即成为“动荡和纷扰世界中的一盏明灯”的主要原因。 马来西亚宪法和国家原则为建立团结和伟大的马来西亚奠定了基础,而马来西亚人面临的挑战是,我们是否能够融合以马来西亚为家的各种族、宗教、语言和文化,并且成为复杂多元世界中团结、宽容、成功、进步和繁荣的典范。 马来西亚最近有一种危险的局势,政治被仇恨、谎言、虚假和恐惧的邪恶和恶毒政治所污染。我们非但没有为汇集在马来西亚的不同种族、宗教、语言和文化建立宽容、信任和信心,相反的,阴险的企图导致各种族、宗教、语言和文化之间产生猜疑、不信任和仇恨,荼毒马来西亚的国家建设。 在过去的半个世纪中,我一直是马来西亚最被妖魔化的角色。 我被指控为一名共产党员,或是陈平的亲戚。尽管我在1969年5月10日大选后从未到过吉隆坡,我仍然被指控曾在1969年5月13日的暴动中,在吉隆坡街头带领游行示威,高喊反马来人、反伊斯兰的口号。 我被描述成魔鬼、妖精,或是土怪,更被指控反马来人、反伊斯兰,甚至反印度人、反接受华文教育或英文教育的华人。除此之外,我还被指控为克格勃、中央情报局、军情六处和澳大利亚情报局的四重特工。 在第14届全国大选之前,这种有害的政治手段宣称,如果希望联盟赢得大选,我将成为马来西亚的首相。 当这些谎言在2018年5月9日之后被证明是错误时,新的谎言又被捏造出来,声称我是希望联盟政府的真正掌权人,而希望联盟的其他领导人只是我的鹰犬和傀儡。 尽管我在峇株巴辖出生及求学,我仍然被指控在17岁时从中国“游”到马来西亚。 尽管2018年5月9日的第14届全国大选结果打败和挫退了仇恨、谎言、虚假和恐惧政治,但这些邪恶和恶毒政治的宣传者在2018年之后,扩大甚至加剧了他们的宣传活动。 新马来西亚面临的最大挑战,就是如何接触那些生活环境中只有同族人群的马来人、华人、印度人、卡达山人和伊班人,以跟他们分享更大的马来西亚蓝图与视角,分享我们的理念——我们热爱的马来西亚是属于我们所有人的国家,我们拥有共同的命运。 马来西亚人有种族、宗教、语言、文化的多重身份,但我们共享凌驾于一切的身份——马来西亚人。 没有人要求任何马来西亚人忘记自己是马来人、华人、印度人、卡达山人、伊班人,或者忘记自己是穆斯林、佛教徒、基督教徒、兴都教徒、锡克教徒、道教徒,但每个人首先都是马来西亚人。 这是我们的马来西亚之梦。 马来西亚超越种族、宗教、地区或政党政治的这种一体精神,能否在我们的国家普及,以使我们不致于分心,继续致力于为所有马来西亚人建设一个伟大的马来西亚? 我们如何不分种族、宗教、地区甚至政党政治地培养马来西亚人之间的一体精神,并通过消除谎言、假新闻和不实信息,阻止多元社会中的不宽容、仇恨、偏执和极端主义上升? 我们应该继续维持这样的马来西亚梦,反对并揭露散播仇恨、谎言、虚假信息和恐惧的邪恶与恶毒政客,因为他们是马来西亚梦的最大敌人。这些敌人试图引起各种族和宗教之间的猜忌、怀疑和仇恨,而不是在各种族和宗教之间建立宽容、信任和信心。我们应反对并揭露这些政客,以便利用马来西亚多元的资本,使我国成为世界一流的国家。 这是未来几年甚至几十年中,马来西亚所需的重新设置国家建设的政策与方向。 林吉祥  

林吉祥吁加快全国疫苗供应 马来西亚今年才能全面复苏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21年3月3日(星期三)在吉隆坡所发布的媒体文告: 呼吁加快完成全国新冠肺炎疫苗供应计划 美国总统拜登已经宣布落实为期两个月的美国全国新冠肺炎疫苗供应计划的加快措施,并承诺该国的冠状病毒疫苗存量在5月杪前足够供应给“美国每名成人”,由此缩短了之前所定下的7月前存量充足的期限。 马来西亚新冠肺炎疫苗施打工作队(CITF)应该召集和共商能够加快完成全国疫苗供应计划的方案,如此马来西亚才能在2021年全面复苏过来。 就这点来看,马来西亚私立医院协会(APHM)主席Kuljit Singh医生所倡议的,设立与政府的疫苗供应计划并行的由私人界所供应和运作的新冠肺炎疫苗施打计划,应该纳入考量中。 林吉祥

慕尤丁在位一年表现反常 没按照元首建议采取行动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21年3月1日(星期一)在吉隆坡发布的媒体评论: 首相丹斯里慕尤丁在位周年纪念电视转播的反常之处在于,他没有按照元首的建议采取行动,即紧急状态并不妨碍召开国会会议。 2月25日,元首表示,在紧急状态下可以召开国会会议。 《2021年紧急(基本权力)条例》第14(1)(b)条文明确规定:元首应在首相的建议下,定夺国会召开会议、休会和解散的日期。 为什么首相没有按照元首的建议采取行动?

配合世卫疫苗平权运动 確保医疗人员优先接钟疫苗

我呼吁政府全面采纳公平接种疫苗的概念,让医疗工作者优先接种疫苗,以确保马来西亚成功实施新冠肺炎疫苗接种计划。 世界卫生组织(世卫组织)在1月呼吁所有国家共同努力,为了各国的最大利益,确保在今年的首100天内医疗工作者和老年人接种疫苗。 这项呼吁是世卫组织疫苗平权(#VaccinEquity)运动的核心。 马来西亚大约是第100个进行全国疫苗接种计划的国家。在103个国家已经接种了超过2.36亿剂新冠肺炎疫苗,最新的每日接种量约为667万剂。 世卫组织表示希望在4月7日世界卫生日之前,每个国家都在使用新冠肺炎疫苗,作为克服疫情和不平等现象的希望的象征,这是全球许多医疗挑战的根源。 现在,世卫组织呼吁为所有医疗工作者加速公平接种疫苗,因为医疗保健工作者一直处于应对疫情的最前线——经常处于保护不足和过度暴露于风险的状态。 世卫组织声称:“医疗保健工作者绝大部分是妇女。通常在最艰难的情况下,由于她们的专业、勇敢和奉献精神,病毒在全球造成的死亡率才不会更高。另外,要感谢她们的同情心和人性,使逝去者在生命的最后时刻获得有尊严的对待。” “由于科学界的空前努力,疫苗现已在全球70多个国家内分发。这些地方的医疗工作者也合情合理地成为最早接种疫苗的人群。大多数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则还没有开始接种疫苗,这是一场灾难,因为医院已经人满为患。 在这方面,重要的是政府应关注马来西亚前线人员对疫苗接种不平等的控诉,特别是拉菲达医生在推特上谈到了“两个阶级2.0”的问题。她呼吁卫生当局“照顾医院、私人界和社区内医疗工作者的福利,而不是权贵的福利”。 世卫组织在宣布2021年为“卫生保健工作者年”时,强调“重要的是迅速、公平地分发新冠肺炎疫苗以结束新冠肺炎大流行,重启我们的经济并开始应对这个时代的其他重大挑战,例如粮食不安全、不平等和气候危机”。 我们必须迅速采取行动纠正这一不公正现象。 多种病毒的变体显示出更高的传染性,甚至对解决这种病毒所需的保健工具都具有抵抗力。 结束这个大流行、停止未来的变种并挽救生命的最好方法是,从卫生工作者开始,迅速而公平地接种疫苗,以限制病毒的传播。 林吉祥

政治铁汉背后的生活

林吉祥从1965年开始踏入政坛至今,超过半个世纪为我国政治理想奔波全国,然而在救国大业背后,却牲大部分与家人共处的时刻和照顾好家人的责任。 林吉祥在毕业后就从家乡柔佛峇株巴辖到士乃的一所华小担任临时英语教师。一年后,就搬到新加坡担任记者,而参政后再搬到吉隆坡。投入政治活动后,林吉祥无日无夜在外奔动,但依然坚持每天都会拨电给家人,确保与家人有良好沟通,了解家人及孩子的情况。当然,能够让丈夫能毫无后顾之忧地在外为政治理想而打拚,妻子梁玉治绝对是功不可没,除了担忧丈夫在外的安全,还要兼顾家庭事务及孩子的学习进度,但梁玉治还是给予丈夫全力的支持。 作为国会的异议份子,林吉祥经常被外界标签为独裁、反马来人、种族主义者等,即便面对政府种种的打压和媒体的恶意中伤,林吉祥仍继续坚持奋斗,这种逆水行舟的精神,也使到大儿子林冠英和女儿林慧英随后也加入政坛,成为我国举足轻重的领袖,前者除了当上槟州首长,更担任过财政部长;而后者也成为国会上议院议员。 经历半个世纪的斗争,行动党与联盟党,即希望联盟终于在第14届大选成功拿下执政权,成功入主布城。执政后,林吉祥并没有意愿成为内阁部长,但也没有退下政坛的意思,而是让路给党内的年轻领袖担任部长,自己则继续以执政党议员的身份监督政府,为民服务。 即使已成为执政党的一员,林吉祥还是坚持多年来凌晨起床读报章及写文告的习惯。从早期每天早上把文告交到报馆,到后来利用网络媒体来发布文告,林吉祥都风雨不改地点评国家时事,然而令林吉祥做出改变的是,新科技的出现。 90年代末,网络媒体的崛起,林吉祥几乎是大马政治人物首位接触新科技的领袖,从早期的部落格、面子书、推特,乃至在Youtube上载国会辩论录像,都是从由林吉祥开始推动,虽然上了年纪,但对科技潮流的掌握却不输年轻人。   事实上,为了舒缓平日在政治场上搏斗,林吉祥自2016年起,就开始通过智能手机玩“宝可梦G o”。甚至于,相约一群 “神奇宝贝”朋友及家人到戏院观看神奇宝贝电影。 一生忙于救国大业,林吉祥酸甜苦辣样样都尝尽,但无论大事小事都保持乐观态度面对。在政治上,他谦卑和无私的精神,对于后代而言绝对是一个值得学习的榜样。

就算身陷牢狱 依旧铁骨铮铮

在爆发1969年513种族冲突流血事件后,国家进入紧急状态,许多在野党领袖和社会活跃分子在内安法令下被逮捕。其中,林吉祥是其中一个在内安法令下被扣留的政治领袖。 林吉祥在1969年大选中选为马六甲市区国会议员,同年他在513暴就算身陷牢狱 依旧铁骨铮铮动后所展现的是毫无畏惧、铁骨铮铮不退缩的精神。 事发之前,林吉祥早已飞往亚庇为独立候选人站台,因为当时东马的州政府选举并没有与全国大选同步进行,而是在两周以后。 事发后林吉祥被沙巴州政府驱逐出境,转机到新加坡。尽管党员和支持者劝告他留在新加坡避难,但是他毅然选择从新加坡回到马来西亚,他不当政治逃兵,他表示“怎么可以在人民最需要我的时候选择逃?”林吉祥在1969年5月18日抵达梳邦国际机场后,迎接他的就是警察。 1970年10月1日林吉祥获释 。 林吉祥的太太在受访时说她当时不晓得林吉祥已被释放 ,当林吉祥自己 坐德士平安到家时,他们一家人都很高兴,那种心情是比中马票还开心。 林吉祥在扣留营的17个月通过函授方式自修法律课程,自我增值,完成了第一次考试。出狱后,林吉祥并没有放弃、持续学习、勤奋学习、终于考获律师专业资格。 第2次的煎熬和黑暗 林吉祥的太太和家人在1987年再历经第2次的煎熬和黑暗。这一次比之前的打击更加沉重,因为是林吉祥和林冠英父子双双被逮捕。 政府在1987年10月展开茅草行动,106人被逮捕,16名民主行动党全国领袖,即林吉祥、卡巴星、林冠英、P .巴都、郭金福、陈胜尧、V.大卫、沈同钦等在内安法令下被逮捕。 政府展开茅草行动以控制因为敏感课题的炒作而煽起的种族紧张气氛,并援引1960年马来西亚内安法令大规模地逮捕民主行动党的领袖、华团领袖和社运分子。3家报馆的出版准证被吊销,而所有任何形式的政治集会和会议也被禁止。 这一次的大逮捕,林冠英也入狱受苦,林吉祥感到更痛心和担心。林冠英是最早入狱却是最迟被释放的扣留者。 林吉祥历经了2次在内安法令下被扣留,包括1969年被关17个月,1987年至1989年被扣留18个月。虽然林吉祥面对牢狱之灾和政治迫害,他仍毫无惧怕的面对强权和霸权,在政治路上继续乘风破浪、坚毅前行。

为马来西亚梦想而生的政坛巨人

在将近一个甲子年的政治生涯中,林吉祥身上被贴着许多的标签:在支持者的眼中,他是强势、坚毅果敢、有勇有谋、勤奋勤勉的代表人物;在反对者的眼中,他则是最难缠的敌人,因为无论如何迫害、威胁,他仍然会站出来抗争到底。 有人说,政 治 人 物总 是 复 杂多 变 , 深不 可 测 ;但 在 林 吉祥身上,他却只为了心中的理念而活,而他的理念是就是实现一个团结、包容、进步、公正及繁荣的马来西亚之梦。   在早期从政期间,林吉祥就为马来西亚的平权而积极奋斗。他反对民族同化政策,主张各族应获平等待,只因在他心中从未有过种族、文化或宗教的差异,他认为,马来西亚应该是一个能够包容并融合多元化的世俗国家,所以他为文化平等抗争,为母语教育抗争,反对马来西亚成为伊斯兰国。 为此,他被政敌视为眼中钉,屡次遭受政治迫害而面对牢狱之灾,更有保守主义者将他妖魔化为反马来人、反伊斯兰或反马来皇族的极端分子,但他始终坚守自己的初心。   此外,林吉祥也一直坚守“和平议会斗争”的方式,来捍卫与实践自己的 理 念 。林吉祥全身投入人民代议士的职责里,严密监督政府的施政,积极在国会辩论。 “做足功课上国会”是林吉祥数十年如一日的坚持。曾为国阵副首相的安华在受访时坦言,他在当时的国会最怕遇到林吉祥,“因为他真的做了充分的准备,而且言辞犀利,让人难以招架”。 即使曾遇过败选或被禁足国会,他也从未间断过对政府的监督;仍不放弃地揭露政府执行政策的弊端。 此外,林吉祥也关注贫富悬殊和城乡发展差异的问题,推动《马来西亚之梦》运动,动员义工到乡下为原住民搭建水电供应,以拉近国民之间的鸿沟。   怀着【马来西亚之梦】的林吉祥不曾放弃过对民主、自由和平等的追求。对于各界针对他的谩骂或赞赏,他都谦卑应对。直到今天,他仍然呼吁马来西亚人必须拥有新的思维,以建立共同的愿景和观点。 一个人的力量或许在瞬息万变的世道中显得很微弱,但就因为对心中理念始终坚毅不屈,就因为始终坚信马来西亚是属于所有马来西亚人的,总有一天我们不会再区分马来人、华人、印度人或任何其他民族的,而以马来西亚国族自居,这份强大的信念让一个人的力量也变得更为强大,在马来西亚的民主斗争史中,留下无法令人忽视的辉煌成就,这一个人就是——林吉祥。

「丹绒战役」–林吉祥的敢想与敢做

民主行动党在2008年的大选拿下槟城政权让不少人感到意外,但这一切却有迹可循,可从1986年与1990年的全国大选开始说起,也就是著名的「丹绒战役」。 当时,行动党经历1982年大选的打击后,林吉祥重新布署行动党的战略,把目标锁定在槟城并把重心移向槟城。把槟城视为突破口的战略,证明林吉祥的判断具有前瞻性,为往后执政槟城打下基础。 「丹绒一役」 于是在1986年的大选,林吉祥打出“丹绒战役”的旗号,率领的民主行动党,在槟城挑战由林苍佑领导的民政。 林吉祥身先士卒,在丹绒国会议席挑战民政党的许子根,期望此举能带动槟州政坛的改变之风,这便是著名的「丹绒一役」。 最后行动党成功在槟城掀起一阵旋风,林吉祥不仅大胜许子根,也拿下了甘榜哥南的州议席,可谓一箭双雕,更被视为政界的一场佳话。虽未能一鼓作气取得槟州政权,行动党却在槟州赢得10个州议席,是行动党在槟城取得有史以来最辉煌的成绩。这个成绩对民主行动党来说,是个不小的突破,并对往后的槟州行动党带来了正面的影响。 行动党这次的主动出击,在全国选举的成绩上,也换来了不小的收获,相对于1982年的大胜,1986对国阵而言是相对艰辛的一场选战。 除了因为时值全球经济不景,国内也面对土著金融丑闻、华社合作社丑闻等事件,让人民丧失了过去对政府的信任。在国会议席方面,巫统在竞选的84席中赢得83席,其主要对手伊党竞选98国席仅赢得1席。马华公会仅赢得17席,民政党赢得5席;反之,行动党崛起,取得建党以来的最佳战绩,即24个国会议,37个州议席,成为国内最大的反对党。 「丹绒二役」 时间来到1990年大选,林吉祥开始思考「丹绒二役」。当时巫统本身也经历了一场空前的党争,这场党争导致由马哈迪成立的新巫统及东姑拉沙里成立的46精神党彼此对抗,当时的巫统实际上早已一分为二。 此外,政府的丑闻越来越多,包括茅草行动、三保山事件、南北大道等负面因素,为在野党结盟提供了一个契机。东姑拉沙里与国内的在野党,分别组成“伊斯兰团结阵线”(A PU )和“人民力量阵线”(人民阵线,Gagasan Rakyat)。 在1990年大选前还有一个重要的变化,前董总主席林晃升带领一群华教人士加入了行动党,林晃升之所以加入行动党是因为先前支持华教份子“打进国阵,纠正国阵”没有效果,只得易辙改弦,希望借助行动党的平台来鼓吹两线制。 两线制的论述获得不少共鸣,行动党在这次大选中几乎差一点执政槟州,林吉祥更在这场战役中战胜时任槟城首席部长敦林苍佑,可惜的是仍因3席之差,无法执政槟州,成为槟州最大的反对党,但「丹绒二役」成功让“两线制”在槟城找到生存的土壤。 虽然在野党阵营声势浩大,大力推动“两线制”和“改朝换代”的口号,但从全国选举成绩来看,国阵不但保住了执政权,更继续保持国会2/3的优势。在180个国会议席中,国阵赢得127席,比1986年的148席,少了21席。而在行动党方面,从1986年的24席,减至1990年的20席。 「丹绒三役」 1995年大选林吉祥想乘胜追击,矢言要“槟城变天”,但「丹绒三役」的成绩并不如同预期般让行动党扩张版图,反而是惨遭滑铁卢,行动党只能赢下一个州议席,成为林吉祥从政以来最惨痛的挫折。 从「丹绒一役」到「丹绒三役」不过是10年的光景,政治气候的改变让行动党从最高峰跌至谷底。然而,三场丹绒战役体现了林吉祥谋略上的果敢和勇气,他为了带领行动党走出1982年大选惨败的困顿,毅然移师槟城,更在选战中对阵皆为时任槟城首席部长的林苍佑和许子根,为了带动行动党选情上演“王对王”对决,从未偏安一隅。 此外,林吉祥在「丹绒一役」和「丹绒二役」的尝试与收获,也让行2008年政治海啸,行动党成功执政槟城。 行动党看到执政槟城的可能,而“立足槟城再放眼全国”的战略思路,也是行动党在2008、2013和2018年期间扩张版图的基本路线。 可以说,林吉祥对于行动党在战略上的思考,可谓殚精竭力,能够在困境中给予大家方向和目标,并在选举中勇于尝试,对民主行动党的发展而言功不可没,也对马来西亚的民主进程有着巨大的贡献。

有一种谋略 叫做林吉祥

国阵长年统治马来西亚,掌握着庞大的国家机器,与各种既得利益集团有着盘根错节的利害关系。林吉祥意识到仅凭行动党一党之力是难以撼动国阵,单打独斗肯定是不行的,唯有组成在野联盟才能成大事。 1990年,行动党与46精神党、人民党组成“人民阵线”,这是第一次在野结盟。1998年,安华被革职,各地掀起烈火莫熄运动,林吉祥迅速与安华和回教党组成“替代阵线”,发表《迈向公正的马来西亚》,携手抗衡专横的国阵,虽然在1999年的大选失利,但为日后的在野联盟奠定了基础。 2008年,在野党终于打破国阵三分之二的国会优势,并且取得槟城、吉打、霹雳、丹州和雪州的执政权,民联顺势成立。2013年,民联虽然获得超过51% 的选票,奈何选区划分问题,而无法执政中央。 然而,好景不长,伊党自聂老离世后,逐渐走向保守化,一意弧行地欲实行伊刑法,已违反民联共同政纲,林吉祥毅然决然与伊党断交,哪怕是让民联瓦解,林吉祥也绝不在坚持国家世俗化多元化的原则上妥协。 这看得出林吉祥有灵活的政治手腕,同时也拥有不可让步的原则。当时,安华又被国阵陷害,再度入狱。在野党群龙无首,正被国阵各个击破;在这危机时刻,林吉祥把战略目光投向了前首相敦马,并提出与已脱离巫统、另创政党的敦马合作的建议。 最终,行动党、诚信党和公正党为了打倒贪污腐败的国阵,而放下过去的恩怨,正式成立希望联盟,并在2018年终结了长达半世纪的国阵霸权。 从林吉祥提出与敦马合作的建议来看,就看出他具有领导者精准而犀利的目光,能审时度势地做出精明判断;同时,他大胆提议、谨慎行事的作风也令人钦佩,毕竟没有多少人敢与针锋相对几十年的敌人同行,但林吉祥就是做到了!为了国家大义而放下个人私怨,如此胸襟非常人可及。 有谋略、有原则、够心宽、能强势、能聆听,嫉恶如仇同时又深明大义,马来西亚政治史上因有这样的林吉祥而更添精彩。

为建国推民主 展开从政之路

1950至1960年代的马来西亚建国初期,人人对于建国之路充满憧憬和理想,爱国心切的林吉祥,因此立下了破釜沉舟的从政决心。林吉祥于1941年2月20日在柔佛峇株巴辖出生,祖籍福建漳州东山,父亲林宝山和母亲张九年从中国南下谋生,在马来亚落地生根。 他从小经历了日据时期(1942年至1945年)、英殖民马来亚联邦(1946年)至马来亚联合邦(1948年)的改变,当时的艰难生活环境是现代人难以想象的。童年时的林吉祥曾在华小就读两年后,转读英小,并双管齐下在夜校中继续华文教育,一直到中学为止。而在他中学少年期间就对于独立运动感到印象深刻,因为当时全球各地兴起独立热潮,纷纷争取摆脱殖民统治,马来亚也不例外。 他在一次媒体访问中披露年少时的憧憬,他那时常常与朋友骑脚踏车到处游历时,就兴奋畅谈国际时事以及独立运动等政治议题,表现出对政治的浓厚兴趣,甚至曾笑言要创立政党以便参与选举,可见林吉祥在少年时就已展现他敢作敢为,准备投身政治的决心。 而后,林吉祥也的确在各种的历史大事件中成长包括马来亚(马来西亚半岛)于1957年成功独立,从此脱离英殖民地;1963年与新加坡、砂拉越和北婆罗洲(沙巴)组成马来西亚;1965年与新加坡分家。 1960年,林吉祥迎娶梁玉治,并育有4名孩子,长子林冠英为现任民主行动党秘书长、前财政部长兼前槟州首长。 蒂凡那改变一生 马新还未分家之前,林吉祥中学毕业后在新山担任临时教师;1961年到新加坡就职《海峡时报》记者;1963年至1965年转任新加坡文化部电台记者,期间投身工运界,年仅22岁当上新加坡全国新闻从业员协会秘书长,并在工会界结识了蒂凡那(Devan N air),而改变了林吉祥的一生。 1964年,蒂凡那代表人民行动党(PAP,由李光耀1959年创立)进入半岛竞选,成 功 当 选 吉隆 坡 孟沙 区国会议席。但 随 着 马新 1 9 6 5 年分 家 , 蒂 凡那 在 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