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吉祥:不牺牲原则,希盟团结一致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20年6月23日(星期二)发布的媒体文告: 民主行动党和诚信党并没有为了马哈迪而抛弃安华,反之是为了确保安华能成为首相 过去的一周中,许多人脑海中挥之不去的问题是,为什么民主行动党和诚信党会为了马哈迪而抛弃安华 。 他们的想法错了。 民主行动党和诚信党从不曾为了马哈迪而抛弃安华,反之是为了确保安华能成为首相。 我们决不能成为历史的囚徒,否则2018年5月9日和平与民主地更替政府的历史性结果就不会实现。 我们也绝不能投机取巧,不能牺牲我们落实体制改革和民主变革的基本原则。 希盟政府在执政的22个月中犯了错误,如果我们能恢复选民在第14届全国大选的委托,我们就绝不能重蹈覆辙。 如果由马哈迪出任第9任首相,6个月后再过渡到安华接任第10任首相,解决了首相人选的问题,联盟政府接着就得对主要人事任命的决策,以及内阁治理的模式,达成共识。 不过我们必须务实,即使这些因素都有了定案,也无法保证我们能恢复选民在第14届全国大选的委托。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和诚信党主席昨天的联合声明,希盟秘书的会议和三党主要领袖的联合声明,在在证明了希盟将继续成为团结一致的政治运动,结合我国所有志同道合的政治力量,以拯救马来西亚并实现国内的体制改革和民主变革。 林吉祥  

慕尤丁上任100天 窃国恶棍政治死灰复燃

民主行动党伊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20年6月10日(星期三)所发布的媒体文告: 慕尤丁上任的头100天:从第二波的新冠肺炎疫情到国会的禁闭,到窃国政治和恶棍政治的死灰复燃! 第八任首相丹斯里慕尤丁刚庆贺他上任的头一百天,但在这一百天内却出现了第二波的新冠肺炎疫情、国会的禁闭,以及窃国政治和恶棍政治的死灰复燃。 要不是“喜来登行动”的话,第二波的新冠肺炎疫情和国家被禁闭起来可能就不会发生了。 庆幸的是,马来西亚已经控制住第二波的新冠肺炎疫情,尽管我们也必须像全世界那样准备好应对冠状病毒疫情的复发,这在世界大多数国家将会形成第二波疫情;但在马来西亚却会是第三波疫情。 可悲的是,第二波的新冠肺炎疫情随着行动管制令(MCO)在3月18日实施而成为全国性禁闭的原因,它也导致国会禁闭还有窃国政治、恶棍政治和管治水平的下滑,比如言论自由被局限,还有大规模的人权侵犯事件。 马来西亚曾经在2018年5月9日向世界展现出,民主制度还是有希望的,尤其在过去十多年内议会民主制作为一种管治体制在世界各地蒙受挫折。 但如今,这个希望曙光已经黯淡了下来。 马来西亚在2019年度透明国际贪污印象指数所创下的25年来最佳的表现如今看起来似乎只是一次侥幸罢了,而之前我们所盼望的这样的表现可以促使马来西亚踏上放眼在2030年前晋身世界头30个在公共诚信方面表现最好的国家行列的路程,看来是已经不适宜了。 马来西亚另外一个侥幸的表现就是在无国界记者的2020年度新闻自由指数大幅攀升22个名次到第101名,我们在2019年度的指数已经攀升了21个名次。 明年度的透明国际贪污印象指数和无国界记者新闻自由指数对于马来西亚来说,将会是极尽痛苦的事情。 但马来西亚人民绝对不能放弃建立一个更美好的马来西亚的希望。 我们不要在马来西亚看到人民的授权被一个后门政府所骑劫和扭曲,以转向一个失败、流氓、贼狼当道和恶棍当道的国家的方向发展,这样只会导致那些不诚实、背信弃义和贪污份子占据政府里的高阶位子。我们不要马来西亚因为这样而蒙受耻辱和恶名。 尽管前路是何等的坎坷和艰辛,马来西亚人民务必要夺回国家的荣誉,重建和发挥建立一个更美好的马来西亚的潜力。 正如马来西亚之父东姑阿都拉曼在1957年8月31日国家独立时所宣扬的:“我们的国家非常幸运能够作为一个多元族群和多元宗教人口共存,生活在和睦及富裕中的国家。” 我们务必要实现东姑的马来西亚梦想,那就是马来西亚“要在饱经忧患的世界里成为一盏明灯”,不但让马来西亚人民也要全世界重拾希望,因为我们看见民主在世界各地倒退,而集权、不民主和贪腐的政权到处崛起。 我们建立一个新马来西亚的工作已经进入一个新阶段:我们的挑战就是要向全世界证明我们可以在挫折中重夺我们的国家,将一个环球贼狼当道国家转变成一个领先世界的自由、正义和廉洁的国家。 林吉祥

经济复苏计划未呈国会 慕尤丁害怕被否决?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20年6月6日(星期六)所发布的媒体文告: 慕尤丁是否害怕为了对抗新冠肺炎而推出的国家经济振兴刺激配套如果呈上国会寻求通过的话,可能会被否决? 我相信许多人心里都有一个疑问,为何首相慕尤丁没有将他为了对抗新冠肺炎而推出的国家经济振兴(Penjana)刺激配套呈上国会并寻求通过? 他是否害怕一旦这个经济刺激配套呈上国会的话,可能会被国会否决? 诚然慕尤丁禁闭国会的举措在马来西亚国会史写下不光彩的一笔,他理应将国家经济振兴刺激配套呈上国会接受监督、审视、辩论和通过。 马来西亚职工总会(MTUC)批判国家经济振兴刺激配套为短期的经济振兴计划,“为商界提供了很多好处,但却辜负了维护雇员权益的承诺。” MTUC总监J Solomon表示,该会担忧这次的Penjana配套恐怕也会和之前的关怀人民(Prihatin)刺激配套相似,辜负了保障雇员权益的宏大承诺,尤其是成千上万被裁撤的雇员,尽管他们的雇主受益于政府所提供的庞大援助,如免利息借贷、直接颁授的赞助和薪金津贴。 而让社会各阶层表达对政府的经济刺激配套的合理关切的最佳场所莫过于国会;然而,国会持续被禁闭不单让国会议员无法履行宪法赋予他们监督和审视行政单位的职责以确保高素质的施政,也关闭了公民可以陈明他们心声的管道。 新冠肺炎瘟疫让世界各国表现出它们如何应对这次前所未有的挑战,那就是控制冠状病毒和确保国家经济和社会能够在最短的时间内恢复过来,而马来西亚是唯一一个国会被禁闭起来不被允许运作的国家。 慕尤丁是否可以为他这样违背国会和民主精神的行为和举措,提供哪怕是一个理由吗? 林吉祥

结束隔离首要任务 慕尤丁应召开特别国会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20年6月4日(星期四)所发布的媒体文告: 慕尤丁在结束他为期两周的居家隔离返回首相的工作岗位后的第一项任务,应该是在6月召开一场关注新冠肺炎疫情的国会特别会议。 马来西亚不应该被历史记载为唯一一个不能团结人民的力量来面对新冠肺炎瘟疫的国家,因为后门政府无法取得合法性,所以国会被迫禁闭起来,宪法赋予国会议员监督和审视行政单位的职务更是在瘟疫期间被瘫痪,以致于没能改善政府的素质。 就连在受到新冠肺炎瘟疫严重打击的国家,如西班牙、英国、意大利、德国和法国(它们的新冠肺炎累积确诊病例数目现在在世界上分别位居第4、第5、第8和第12位),它们的国会依然持续召开会议,行使它们监督和审视的职务,泰国、新加坡、印尼和菲律宾的国会也是如此。 日本和韩国的国会也是这样照常运作。事实上,韩国更是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间,在4月中旬举行一场国会选举,投选出300名国会议员。 那么为何马来西亚在慕尤丁领导下要禁闭国会,从而招致骂名? 马来西亚在过去13天里没有新冠肺炎死亡病例的事实是极为令人振奋的,这充分反映出前线人员的专业及奉献精神,也表现出人民在控制冠状病毒的战争中所给予的合作。 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的日常增长已经受到控制,除了移工之外,日常增幅大致已经降至个位数。 如今马来西亚所面临的最大挑战就是在疫苗或治愈方法找到之前,学习与病毒共存并可能需时长达五年。我们在这方面所达到的成功不能依赖于政府的指令,而是透过人民的团结、支持和配合。 马来西亚人民要如何持续赢得这一场公共卫生战争,并防止任何的疫情复发,还有成功复苏经济、重开学府,以及恢复受到瘟疫严重瘫痪的马来西亚的国民生活? 这就是为什么恢复议会民主制是如此的重要:在国会呈上以及通过退场策略和蓝图,而后者是受到马来西亚社会各阶层所接纳的,成为马来西亚的新冠肺炎瘟疫国民恢复计划。 林吉祥  

后门政府无法团结人民抗疫 我国须学习世界最佳做法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20年6月3日(星期三)发布的媒体文告: 在与新冠病毒的无形战争中,马来西亚必须学习世界上的最佳做法,而不是成为唯一无法团结人民的力量以对抗新冠病毒的国家,只因为我们有一个不合法的后门政府 在新冠肺炎大流行爆发超过5个星期后,新冠病毒的扩散没有减弱的迹象。 在过去的一周中,新冠肺炎大流行在全球创下了新的记录。过去的7天中,每天都有超过100,000个新增确诊病例: 5月 27日 - 106,475 例 5月28日 - 116,304 例 5月 29日 - 125,473 例 5月30 日 - 124,102 例 5月31日 - 108,767 例 6月1日 - 103,946 例 6月2日 - 109,901...

人民信心被政府粉碎 耍弄政治是罪魁祸首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20年6月1日(星期一)所发布的媒体文告: 马来西亚民众的信任和信心都被政府所粉碎,后者乃是“耍弄政治手段”的罪魁祸首,尽管这些手段都被掩饰作“为国家的好处”。 泰国国会昨天通过了一项总值2520亿令吉的经济支持配套,以舒缓新冠肺炎瘟疫所带来的效应,这个配套包括了向农民和非正式员工如街边小贩,以及那些工作消失掉的受雇于按摩中心及酒吧的人发出援助。 新加坡国会在一周前通过了一项总值330亿新元的补助预算案,它的协助对象主要是劳工和商家,以度过新冠肺炎危机和黯淡的经济前景。 新加坡的这项被称为“坚毅向前”的预算案是该国不到四个月内的第四个预算案,前三个预算案分别是“团结”预算案、“坚韧团结”预算案和“同舟共济”预算案,总额近1000亿新元——或等于新加坡国民生产总值的接近20%——旨在协助新加坡人民度过新冠肺炎疫情。 菲律宾的众议院自3月23日起就混合运用远距离和面对面的方式一直继续召开会议,来通过法案让政府拥有对抗新冠肺炎的必要利器。该国还成立了一个击败新冠肺炎国会委员会,并透过视讯每周开会至少两次。 印尼的众议院也继续召开会议,关注在与新冠肺炎疫情相关的条例上,比如为灾难管理法的修正案背书,该法案一旦通过将赋予国家灾难缓解机构(BNPB)更多权力,还有提高省级预算案里的灾难管理的最低预算案拨款。 唯有在马来西亚,我们的国会是禁闭起来的,国会议员都无法在新冠肺炎瘟疫期间履行宪法赋予他们监督和审视行政单位的职务。 尽管当马来西亚在3月18日实施行动管制令(MCO)时,我们的新冠肺炎感染数目冠绝全东南亚(马来西亚当时的确诊病例是790宗、印尼有227宗、菲律宾有202宗),但菲律宾却在4月13日超越我们,该国的累积确诊病例达到4932宗,相对于马来西亚的4817宗;马来西亚随后在4月15日被印尼超越,该国的累积确诊病例达到5136宗,而马来西亚在那时候只有5072宗。 现在,马来西亚的确诊病例有7819宗,而印尼(2万6473宗)和菲律宾(1万8086宗)在这项数据上都超越我们了。我们在新冠肺炎死亡病例上也表现得比这两个国家好:马来西亚有115宗死亡病例,印尼有1613宗,菲律宾则有957宗。 那么首相是否可以为马来西亚国会为何会被禁闭,还有国会议员不被允许执行他们监督和审视行政单位的职务,给予一个合理的解释吗? 一场政治危机正在英国伦敦酝酿着,该国的高级公共卫生官员警告英国首相强森,民众对英国政府的信任随着首相顾问Dominic Cummings所引发的违反防疫条例事件而破裂,并为预计在本周解禁的禁闭措施后的民众生命带来新的危险。 身为强森主要亲信的Cummings在被目睹现身于距离他伦敦住家264英里以外的杜勒姆(Durham)后,引发这次的丑闻,他当时已经出现冠状病毒疾病的症状。 那么马来西亚民众对政府的信任和信心又是处于怎样的状况呢? 即使姑且不谈恶名昭彰的“喜来登行动”,目前显而易见的是后门首相和内阁都是“耍弄政治手段”的罪魁祸首,尽管这些手段在起初都被伪装成非常高尚的模样。丹斯里慕尤丁甚至还宣称自他上任首相后就不再去想政治,因为人民已经“厌倦”政治。 但目前不容置疑的是,慕尤丁自3月1日成为首相以来,就不曾停止去想政治和玩政治,尽管他已经知道人民对政治“厌倦”。 以下就是他“耍弄的政治手段”: · 将国会禁闭起来,在这场瘟疫期间瘫痪宪法赋予国会议员监督和审视行政单位的功能; · 透过部长和官联公司职位引诱国会议员支持新政府,进而犯下行贿的刑事罪; · 滥权、猖獗的贪污、窃国政治的死灰复燃,以及大规模侵犯人权的事件;以及 · 在违反党章的情况下“解除”敦马哈迪医生、慕克里兹、马智礼、赛沙迪和阿米鲁丁韩沙的团结党党籍。 以上所有的这些行动只会产生一个结果:民众对政府的信任和信心破裂,尤其是政府在对抗新冠肺炎疫情的隐形战争中在不同的领域里所建立起来的名声。 随着有关以部长和官联公司职位来引诱国会议员的录音曝光后,政府是否能在这件事上证明自身的清白呢? 总而言之,马来西亚民众的信任和信心已经被政府所粉碎,后者乃是“耍弄政治手段”的罪魁祸首,尽管这些手段都被掩饰作“为国家的好处”! 林吉祥

效仿成功国家 政府是时候考虑结束行管令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20年5月31日(星期日)发布的媒体文告: 现在是政府认真考虑结束行动管制令的时候了,虽然它必须准备好在新冠肺炎疫情再次爆发时实施针对性的限制。 昨天,卫生总监诺希山声称,自3月18日起实施行动管制令后,马来西亚正处于从新冠疫情复苏过来的最后阶段。此外,如果人们遵循标准作业程序(SOP),那么马来西亚可能就不会再掀起第三波疫情了。 诺希山说,自5月4日开始实施有条件行管令(CMCO)以来,衡量疾病传染性的基本感染数(R0)已下跌至0.3。相比之下,实行更严格的行管令(MCO)期间,R0是0.6。 他说:“根据模型,MCO之前的传染率(R0)为3.55,这意味着一个人可以感染3.55人。实施MCO时,我们将R0降低到0.6,现在是0.3。” 马来西亚绝不能像墨西哥那样轻率。墨西哥是世界上每日死亡人数第三高的国家,但其总统奥夫拉多尔再次宣布战胜了新冠肺炎大流行,并准备重新开放该国。 一个月前,墨西哥有14,677个确诊病例和1,351人死亡。墨西哥总统在4月26日声称该国已经成功“驯服”了新冠病毒。发布这个声明的1个月后,墨西哥有84,627个确诊病例和9,415人死亡。总统却再次宣告胜利,尽管政府承认实际数字可能要高得多,而一些专家表示,死亡人数是9,415的两倍。 最新消息是,墨西哥市各医院的前线人员正计划明天进行全国游行,要求获得足够的个人防护设备(PPE)。政府数据显示,护士和其他卫生工作者约占墨西哥新冠肺炎感染总数的四分之一,是世界上医护人员感染率最高的其中一个国家。 讽刺的是,轻视新冠肺炎大流行的3位世界领袖所领导的国家,正是新冠肺炎每日死亡人数居世界榜首的3个国家,即美国总统特朗普(1,816,412个确诊病例和105,550人死亡)、巴西总统波索纳洛(498,440个确诊病例和28,834人死亡),以及墨西哥总统奥夫拉多尔(84,627个确诊病例和9,415人死亡)。 过去的24小时,这3个国家是新冠肺炎每日死亡人数增加最多的国家,即美国1,008人、巴西890人和墨西哥371人。过去24小时内每日死亡人数增加最多的首10国还包括英国(215人)、印度(205人)、俄罗斯(181人)、秘鲁(141人)、意大利(111人)、加拿大(94人)和巴基斯坦(78人)。 事实证明,新冠肺炎爆发5个月后,疫情仍在恶化。数据显示,疫情爆发以来的每日新增确诊病例,在过去3天连续居于最高位,即: 5月30日 – 123,669确诊病例 5月29日 – 125,511确诊病例 5月28日 – 116,304确诊病例 最近两天的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总数增加了249,180。这个数字比起马来西亚在3月18日实施MCO时,全球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总数的218,910更多。 马来西亚在3月18日实施MCO时,就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累计总数而言,美国、巴西和墨西哥分别排在世界的第6、24和51位,分别有9,269、529 和93个确诊病例。马来西亚当时拥有790个确诊病例,排名第18。 现在,马来西亚以7,762个确诊病例位居第62位,而美国以超过180万个确诊病例位居第1;巴西以498,440个确诊病例位居第2;墨西哥以84,627个确诊病例位居第15。 墨西哥甚至超越了中国。中国曾经位居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最多的头号国家长达近3个月,而中国目前以82,999个确诊病例居世界第17位。 我们绝不能效仿轻率者,如特朗普就曾对新冠肺炎大流行的严重性掉以轻心。他喋喋不休地谈论此大流行时,夸口“有一天它将像奇迹一样消失”。 我们必须效仿成功遏制新冠肺炎的国家,学习她们如何在对新冠肺炎卷土重来保持警惕的同时,为重新振兴经济预先做好准备。这些国家包括中国、韩国、台湾、日本、越南、泰国、澳洲、新西兰。 例如,中国在两周内完成了武汉市1,100万总人口的检测,以免疫情卷土重来。这几乎是一个奇迹。 我们必须将舆论转移到未来,关注马来西亚人将如何学习如何与病毒共存,直到研发出并广泛使用疫苗为止,而这可能需要两到五年的时间。我们还得遏制病毒并防止它再次爆发,最重要的是在最快的时间内,恢复我国经济和社会生活。 政府何时会宣布国会是一项必要的服务,解禁国会,并允许国会议员在新冠肺炎爆发期间,履行他们监督和审查行政机关的宪法职责? 林吉祥

展延第12大马计划 七月国会将取消?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20年5月30日(星期六)所发布的媒体文告: 自就任为“后门”首相的第一天起就耍弄政治手段的慕尤丁,除了将国会禁闭和瘫痪国会的监督和审视功能,他也应该解释将第十二次马来西亚计划展延是否会成为7/8月的国会会议被取消的前奏。 如今显而易见的是,“后门”首相丹斯里慕尤丁自上任的第一天起就一直在耍弄政治手段,他先是将国会禁闭起来和瘫痪国会的监督和审视功能。 然后他再开除敦马哈迪医生、慕克里兹、马智礼、赛沙迪和阿米鲁丁韩沙的团结党党籍,现在他更展延第十二次马来西亚计划,后门政府的这一切耍弄政治手段的举动,无非是在揭穿慕尤丁上个月所宣称的他自3月1日就任为首相以来,就因着人民“厌倦”政治而不再想政治的谎言。 且让慕尤丁来解释第十二次马来西亚计划的展延是否会成为7/8月的国会会议被取消的前奏。 根据由前任国会秘书礼端拉玛在3月18日向全体国会议员所发出的国会行事历,国会将从7月13日至8月27日召开为期25天的会议。礼端随后在2020年5月13日在违宪的情况下被革除下议院秘书的职位,导致他成为马来西亚国会史上任期最短的下议院秘书。 这份国会行事历自慕尤丁在2020年3月1日成为首相后就被修改了三次。 在修正过的国会行事历里,为期25天的7/8月国会会议里有八天的会议会被用来辩论国家元首御词的感谢动议(而后座议员传统上共八天的辩论时段被减半至四天)、十一天则用来辩论第十二次马来西亚计划,最后剩余的六天用来处理政府事务,包括政府法案。 如今据报导内阁早至5月6日就已经决议展延原本定在2020年8月6日向国会呈上的第十二次马来西亚计划到明年。 为何内阁的这项决策没有在更早的时候告知国会议员和马来西亚民众呢? 既然第十二次马来西亚计划已经展延到明年,那么这是否会成为7/8月的国会会议被取消的前奏,还有一旦被取消,国会要等到年末才会就2021年度财政预算案召开会议? 令人遗憾的是,政府理应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间,树立好团结各个族群和宗教的马来西亚人民来面对冠状病毒世界里的新常态的榜样——即控制好新冠肺炎病毒、提防疫情的复发,还有在尽可能最短的时间内复苏全国经济和恢复国民生活——但内阁却竭尽所能到处找藉口来合理化国会继续被禁闭起来的决定,还有瘫痪国会议员监督和审视行政单位的功能。 比方说,就连财政部部长在《马新社》的访谈里所保证的,马来西亚具备在2021年推动经济复苏的能力都无法让人信服,因为政府根本无法在国会呈上它的退场策略和蓝图。 眼下现在的政府继续耍弄它的玛基维里式(Machiavellian)的政治手段,比如将国会禁闭起来还有瘫痪国会议员监督和审视行政单位的功能,它正在严重的辜负国家。 冠状病毒是不会消失的。它可能会与我们共存长达五年。 新冠肺炎仍然在世界各地肆虐,目前累计病例已经超过600万宗,共有超过36万6000人死于这场瘟疫。 就在昨天,日常病例的增长达到历史新高:逾12万5000宗。 当马来西亚在3月18日实施行动管制令(MCO)时,世界的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总数是21万8910宗。如今只需要不到两天的时间就可以达到这个数字。 我们目前仍然还不得知马来西亚和全世界究竟是否已经在对抗冠状病毒的隐形战争中获胜了没有,无论是在公共卫生、教育还是社会的层面。 在马来西亚,有条件行动管制令(CMCO)依然还在生效。 但在这场对抗新冠肺炎的隐形战争中有一件确定的事是,除非我们在国内的社区达成前所未见的团结,还有我们的政府能够获得这样的民众信任和信心,否则我们是不能够战胜这场瘟疫的。 内阁必须知道政府无所不知的年代已经逝去,政府务必从马来西亚人民还有世界那里学习如何在冠状病毒世界里落实新常态,这样的世界可能会维持长达五年。 这就是为什么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间禁闭国会以及瘫痪国会议员监督和审视行政单位的功能的举措必须终止。 林吉祥

单日新增新冠病例破10万 全球将有逾600万人感染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20年5月28日(星期四)发布的媒体文告: 昨天,全球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增加超过100,000个。目前的确诊病例是5,784,603个,比前一天增加了106,575个确诊病例。 马来西亚的新冠肺炎疫情在连续两天录得三位数的数字后,昨天又恢复到了较低的两位数。就在马来西亚人松了一口气的同时,新冠病毒就像死神一样,继续在全球越来越多的地区肆虐,确诊人数不断增加。根据最新统计,受感染的213个国家和地区中,187个有死亡病例。 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用了13周的时间达到第一个百万大关,第二、三、四百万大关各用了12天,至于第五个百万大关,按目前的增长速度,很可能在10天内达到。这意味着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将在5月30日超过600万例。 感染新冠肺炎的死亡人数也令人震惊,美国有超过100,000人死亡,累计确诊病例为1,745,677;而巴西以411,821个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和25,598的死亡人数跃居世界第二。 美国死于新冠肺炎大流行的人数比其他国家都多,几乎是排名第二的英国的三倍。英国的死亡人数为37,460人。 新冠肺炎的总死亡人数排名前六的国家——美国(102,095人)、英国(37,460人)、意大利(33,072人)、法国(28,596人)、西班牙(27,118人)和巴西(25,598人),占全球356,826死亡人数的71%。 由于定义和检测率不同、延误和漏报的可能,真实的死亡人数和病例可能会更多。 直至研发出并广泛使用有效的疫苗之前,全球各国一直在努力与新冠病毒共处。各国致力于在重新开放经济的需求与遏制新冠病毒扩散之间采取最佳的折衷方案,同时预防爆发第二波的新冠疫情。无论如何,在马来西亚,我们应该谈论的是第三波的新冠疫情。 首相丹斯里慕尤丁何时才能意识到,没有了公众的信任和信心,而国会又无法恢复对政府在新冠肺炎大流行期间施政的监督和审查,马来西亚不可能在重启经济和遏制新冠病毒的传播之间取得最佳的平衡? 林吉祥

国会是否持续关闭? 林吉祥:国盟必须澄清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20年5月26日(星期二)发表的文告:  国盟政府必须澄清,国会是否会持续全面关闭,直到9月财案会期才恢复运作,所有的国会特别委员会则继续瘫痪不操作? 尽管国会日历阐明下一次国会下议院会议在7月13日至8月25日召开,合共25天,但是国会议员不肯定国会是否按期开会,因为单单今年国会就已经4次更改会期。 此外,所有的国会特委会是否会在今年的9个月,冻结和瘫痪不操作? 希盟政府执政时,成立了10个国会特委会: (1)法案特委会; (2)预算案特委会; (3)性别平等及家庭发展特委会; (4)高官任命特委会; (5)国防内政特委会; (6)联邦州属关系特委会; (7)选举特委会; (8)国际关系及贸易特委会; (9)人权与宪法事务特委会; (10)科学丶创新及环境特委会。 如果这10个国会特委会运作持续瘫痪不操作9个月之久,特别是在2019新冠疫情之际也不能履行宪赋国会监督政府的责任的话,这将是最严重的议会失职。 如果国盟政府的目的是要解散全部国会特委会的话,那则是更为严重的议会失职。 我们当今确实处于非常时期,不仅是因为必须面对新冠疫情的挑战,也因为我们拥有一个害怕在国会面对多数票测试来证明其合法性的“后门政府”。 基于此,“后门”政府很可能会不惜一切寻找各种借口,包括利用新冠病毒疫情为挡箭牌,来逃避国会的7月会期,直到9月才召开2021年财政预算案会期。 政府不能吊销财案会期,除非他们决定完全终止议会民主。 国会在518复会时,理应成立一个卫生及社会福利特委会,来监督政府在疫情时的行动。但这个政府却十分惧怕面对一个正常的国会会议,因为一个正常的国会会议将会暴露这个政府缺乏国会多数支持的真相。 大马国会还要被劫持多久? 难怪《纽约时报》在题为“老旧秩序重掌权力,大马民主消退”(Democracy Fades in Malaysia as Old Order Returns to Power) 的报道中会说: “大马新政府上台,看起来就是丑闻缠身的前朝政府复辟。政府以新冠疫情为由,压制反对势力声音。” 上个月,首相丹斯里慕尤丁说人民已厌倦政治,而他自从执掌相位以来,就不曾考虑过政治。 此言是否属实? 他连外国媒体也没办法说服! 《经济学人》的头条评论说: “政治不会就此消失。慕尤丁相位越不稳,他就要发放更多甜头来利诱议员。如今,他在只有222个议员的国会下议院上,已经委任超过60个正副部长职位。” 这还是上个星期的报道。慕尤丁已经拥有大马史上最臃肿的内阁,涵盖超过70名正副部长,排阵还有被公认为史上的最平庸部长。 政府进一步委任后座议员和政治人物入主官联公司丶官联投资公司,以及发放其他政治委任的行动,已经是大丑闻一宗。 慕尤丁声称,他出任首相后从未考虑过政治,此言荒唐。慕尤丁应当被问,他担任首相后到底什么时候不再做政治盘算以便能够掌控国会多数支持。 林吉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