邦莫达满口粗言秽语若做首长 沙巴人民将不能抬头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20年9月19日(星期六)晚上9时半在里卡士民主行动党沙巴州选座谈会上的演讲: 沙巴巫统要它的主席邦莫达成为下任沙巴首席部长。 倘若口出四字粗口又不害臊的满口粗言秽语的邦莫达成为沙巴首席部长,那么沙巴人民无论是在马来西亚还是世界任何地方都将不能抬头做人。 邦莫达恳求沙巴人民给予巫统一次机会,因为巫统和国阵已经改变,并决心建立一个更公平、透明和诚信的政府。 难道沙巴巫统可以在马来西亚巫统不改变的情况下自行改变吗? 当沙巴巫统反对泛民兴党领袖沙菲益在沙巴州选所使用的标语“信奉上苍,团结必胜”时,试问前者又有什么改变? 邦莫达在反对这句标语时其实是在反对国家原则的五大原则,而最讽刺的是,我们现在正欢庆国家原则的金禧周年纪念。 这就是为什么我提议首相必须要求每一名内阁部长都表明对国家原则明确的支持。 沙巴巫统如今是否支持建立一个清廉、廉政的政府? 那么他就必须摒弃“我的老板无耻”的思维,而所有的沙巴巫统领袖都务必培养符合国家原则五大原则的德行。 假如邦莫达都不愿意摒弃“我的老板无耻”的思维、谴责一马公司丑闻、贪污和滥权,那么他所声称的改变究竟是什么呢? 邦莫达最令人印象深刻的事就是在国会爆粗口,还有完全不尊重女性在马来西亚社会的尊严和角色。 邦莫达是否愿意为着他在国会爆粗口,还有在他担任21年的国会议员的生涯里经常在国会里攻击女性在马来西亚社会的尊严和角色道歉? 试问世界上还有哪个国家或州属的领袖如邦莫达那样粗言秽语,经常爆粗口呢? 沙巴巫统确实是改变了,只是他们变得更糟,而不是变好。 林吉祥

邦莫达说巫统国阵改变了? “谁相信他的鬼话!”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20年9月19日(星期六)在亚庇发布的媒体文告: 巫统沙巴州主席邦莫达要求沙巴人民给巫统一次机会,因为巫统和国阵都改变了,并且致力于落实更加公平、透明和可靠的行政。 在推介巫统与沙巴的竞选宣言《我承诺》时,满嘴脏话并且因使用粗口玷污国会殿堂,尤其是使用下流言语针对女性而臭名昭著的邦莫达,表示为了得到人民的支持,巫统与国阵改变了。 我很想告诉邦莫达:“谁相信他的鬼话!” 只有为全体马来西亚人民而不只是一个种族斗争,同时谴责一马公司丑闻、腐败和各种形式的滥权,巫统才算是改变了。 巫统,或者至少是沙巴巫统,会在9月26日投票日之前完成这些任务吗? 值得注意的是,邦莫达关于巫统已经改变的说法,并未获得巫统主席拿督斯里阿末扎或马来西亚半岛任何巫统领袖的支持。 邦莫达是否说沙巴巫统可以凌驾和否决马来西亚巫统,并且可以发展出马来西亚巫统所没有的新基因? 邦莫达如何期望人民相信巫统已经改变了,因为包括沙巴巫统在内的巫统已经被“金钱为王”的心态迷住了,以致他们完全被“无耻老大运动”给吸引住了? 沙巴巫统会证明自己是认真地想要新的运作和思维模式吗?它愿意开创新的斗争方向,要求那位前首相将重点放在他在吉隆坡的一马公司案件,而不是到沙巴州助选吗?因为他的助选对于沙巴巫统来说是最尴尬的事! 在峰回路转的沙巴州选举竞选活动中,最新的演变是沙巴团结党宣称它现在是国盟的合作伙伴,尽管它不会成为国盟联盟的一员。 这是否等于沙巴团结党宣布不支持邦莫达成为下一任沙巴首席部长的任何提议? 如果沙巴团结党不相信邦莫达和沙巴巫统改变了,为什么沙巴人民就应该相信邦莫达和沙巴巫统已经改变并有了“重生”后的特质? 林吉祥

骗群众参加马来西亚日活动 林吉祥:副部长诚信让人质疑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20年9月18日(星期五)在山打根所发布的媒体文告: 杰弗里基提安是否获得首相的允准,在沙巴挂上布条宣布慕尤丁将会成为根地咬宣誓石的马来西亚日纪念活动的主讲者,讲题为“为了捍卫我们的权力”? 我昨天讲过诸如1963年马来西亚协议和根地咬宣誓石已经被忽视长达四五十年的议题在这次沙巴州选中重新浮现出来。 我也说道在马来西亚57年历史里,马来西亚首相首次认可根地咬宣誓石的真确性和合法性。 我也问道慕尤丁是否会将根地咬宣誓石的三大承诺,即 “沙巴享有宗教自由”、“沙巴土地由沙巴政府掌控”还有“沙巴子民的风俗习惯受到政府所尊重和捍卫”提呈给国会,联同呈上政府表达对雕刻在根地咬宣誓石上的这三项承诺的承认和兑现的决心的动议呢? 我是直到我发出媒体文告后我才发觉我搞错了,慕尤丁其实并没有出席根地咬宣誓石的马来西亚日纪念活动,没有充当题为“为了捍卫我们的权力”的活动的主讲者。他现身在诗巫的马来西亚日活动。 这样的话,我想问问有份主办根地咬马来西亚日宣誓石纪念活动的旅游、艺术及文化部副部长杰弗里基提安,他是否有获得首相的允准,在沙巴挂上布条宣布慕尤丁将会成为根地咬宣誓石的马来西亚日纪念活动的主讲者,讲题为“为了捍卫我们的权力”。因为这清楚预示着马来西亚首相将会在根地咬宣誓石颁布的57年后给予它某种形式的承认。 还是这些布条只是为了要吸引群众参加活动,即便慕尤丁不曾说过会出席根地咬的活动? 如果是后者的话,那么杰弗里就是极为不诚实的政治领袖,他只是在哄骗沙巴的卡达山杜顺社群,这也从而让人质疑现在这一批的部长及副部长的诚实、诚信和威信。 杰弗里在根地咬发表的演讲里表示他将会在9月16日的马来西亚日或最迟隔天把卡达山杜顺族长的备忘录呈上给首相,以承认宣誓石以及它有关宗教自由、土地权力和习俗的三大承诺。 试问杰弗里是否真的这样子做了,还是他只是又一次在欺骗卡达山杜顺社群? 慕尤丁在诗巫宣布国盟政府将会持续确保1963年马来西亚协议下的沙巴及砂拉越人民的权力受到保障。 他也在9月9日宣布内阁已经同意成立一个1963年马来西亚协议特别委员会来商讨该协议还没有落实的事项。 但在马来西亚历史上首次像这样重要的委员会的完整成员名单却没有公布,这让慕尤丁的宣布看起来比较像是公关伎俩,首相本人对它并不认真。 杰弗里是否可以保证根地咬宣誓石将会成为其中一个由1963年马来西亚协议特别委员会所定夺的议题吗? 林吉祥

巫统沙巴首长人选邦莫达 公开反对国家原则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20年9月18日(星期五)在山打根发布的媒体文告: 第一次出战沙巴州大选的邦莫达反对沙菲益在沙巴各地布告板上的“信奉上苍,众心如城“口号,他是质疑国家原则吗? 巫统沙巴州主席,也是其中一位沙巴首席部长人选的邦莫达,大力反对沙菲益在沙巴各地竖立的布告板上“信奉上苍,众心如城”口号,让我大为惊讶。 五项国家原则是沙巴和马来西亚的建国基础。在国家原则的金禧周年庆之际,邦莫达的举动让人感到遗憾和不幸。 如果马来西亚政府在建国的过程中全面遵守五项国家原则,沙巴就不会一直被歧视。结果是我国最富有的其中一个州属,却在各州之间拥有最高的贫穷率。沙巴的贫穷率甚至比吉兰丹更高,这是让人震惊的现象。 五项国家原则教导马来西亚人民信奉上苍、忠于君国、维护宪法、遵从法治和培养德行。 如果全体马来西亚人民以及联邦和州政府都维护五项国家原则,马来西亚就能实现国民团结,种族与宗教和谐,拥有良好和清廉的政府。马来西亚也会继续进步,致力于成为各个人类发展领域中的世界一流国家。 到目前为止,那些反对五项国家原则的人一直静悄悄地做着——不为公众所知。 但是,反对国家原则作为马来西亚建国基础的那些人越来越大胆,这可从首相丹斯里慕尤丁被逼无视我的问题看得出来。我问慕尤丁,他内阁的所有部长是否会全面和明确地接受五项国家原则为建立马来西亚国族的根基。 在沙巴州选举,我们第一次看到沙巴首席部长的其中一位人选兼巫统沙巴州主席,公开推动反对国家原则。他反对沙菲益的口号——信奉上苍,众心如城。 邦莫达是否得到巫统主席阿末扎希、所有巫统联邦部长和副部长以及国阵的支持,开始质疑国家原则? 沙巴州的巫统和国阵反对“信奉上苍,众心如城”的口号,那么沙巴人民还能对它们有什么期待呢? 若邦莫达于9月26日当上沙巴首席部长,沙巴人民是否将迎来不信上苍、极度分裂的沙巴和马来西亚? 林吉祥

沙巴州选六大看点:马来西亚历史上最不寻常的选举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20年9月17日(星期四)在山打根所发布的媒体文告: 沙巴州选是马来西亚历史上最不寻常的选举。 首先,这次选举的候选人人数之多创下历史新高,全部73个席位共有447名候选人上阵,其中更有一个席位出现11角战、一个席位10角战、3个席位9角战、5个席位8角战、13个席位7角战、26个席位6角战、15个席位5角战。 第二,倘若这次沙巴州选的结果不能让人信服,意味着没有任何一个政治联盟能够掌握大多数议席成立州政府,那么那些蠢蠢欲动的政治青蛙的黄金时刻就来到了,届时他们就可以狮子开大口,无论是金钱的回报还是政治位置。 第三,疲弱的在野联盟的对手是民兴党联盟,后者不只拥有清楚的计划赢得73个席位中的大多数,而且还能一举拿下三分二多数议席,以成立一个稳固和确切的沙巴州政府,这样沙巴的政局才能稳定下来。而在野联盟甚至敌我不分,不但不能就沙巴州选的“我承诺”竞选宣言的内容达成共识,也无法就在野联盟的沙巴首席部长人选口径一致。首相丹斯里慕尤丁要团结党沙巴主席拿督哈吉吉成为下任沙巴首长;但巫统和沙巴团结党却不同意。沙巴巫统的邦莫达希望可以成为下任沙巴首长,而沙巴团结党依然还没有公布他们所属意的沙巴首长人选。 第四,相对于其他沙巴在野党领袖,首相丹斯里慕尤丁竭尽所能在本次沙巴州选助选,彷佛他的政治前途将由选举结果定夺似的。 第五,诸如1963年马来西亚协议和根地咬宣誓石已经被忽视长达四五十年的议题重新浮现出来。马来西亚首相可说是首次认可根地咬宣誓石的真确性和合法性。但慕尤丁是否会将根地咬宣誓石的三大承诺,即 “沙巴享有宗教自由”、“沙巴土地由沙巴政府掌控”还有“沙巴子民的风俗习惯受到政府所尊重和捍卫”提呈给国会,联同呈上政府表达对雕刻在根地咬宣誓石上的这三项承诺的承认和兑现的决心的动议呢? 第六,我们看见有一名有志成为沙巴首长的政治领袖在法庭里面临着多项的贪污控状,而他的前领导人更是马来西亚面临最多贪污控状的记录保持者,他们的政治操守三个字就可以总结:“Malu Apa Bossku?”(“我的老板无耻吗?”)这就是沙巴在野联盟的“我承诺”竞选宣言。

善用手中一票 支持山打根建立大学

呼吁山打根选民支持张克骏在山打根建立一所大学的愿景 9月26日的沙巴州选乃是信念政治和金钱政治、愿景及原则与私利及“青蛙”政治文化之间的对决。 民兴党伊罗普拉候选人兼民主行动党现任州议员张克骏刚才谈及他对山打根的愿景,而他想要达成的其中一件事就是在山打根设立一所大学。 这让我想起我在大约30年前曾经呼吁在沙巴设立一所大学,尽管在那个时候没有人支持这个倡议,但如今我们在亚庇有马来西亚沙巴大学。 现在是在沙巴建立第二所大学的时候了,而山打根是建立沙巴第二所大学的适宜地点。 所以,我呼吁伊罗普拉选民坚定投选张克骏,以实现他在山打根建立一所大学的愿景,这样山打根的青年人才能在山打根继续他们的大学教育。 沙巴乃是马来西亚其中一个最富饶的州属,但沙巴的贫穷率却是国内其中一个最高的。 为什么会这样呢? 这是因为政治人物已经滥用政治来为自己牟私利,而不是用来改善普通人民的权益。 民主行动党秉持着清廉和诚实政治。我们矢志对抗所有形式的贪污,我们拥有自六十年代以来超过五十年的经验,人民可以从这些经验看到我们在对抗贪污上的稳定性和毅力。 希望联盟政府在2018年5月9日的第十四届大选后上台的历时22个月里,成功在对抗贪污上取得重大的进展,从而让马来西亚在2019年度透明国际贪污印象指数上取得25年来最佳的表现。 马来西亚在2019年度透明国际贪污印象指数的排名和分数分别是第51位和53分,在一年内创下十个名次和六分的进步,这也是马来西亚25年来最好的表现。 然而,自希望联盟政府被今年2月的“喜来登行动”阴谋所推翻,还有随后所成立的后门政府,导致国家在对抗贪污上出现倒退,马来西亚反贪污委员会也成为打压在野党领袖的工具,而不是对抗贪污的卫士。 如果我们保持着希望联盟政府反贪污计划的节奏和推动力,那么马来西亚将会在2030年前成为世界头30个公共廉政最佳的国家。 在9月26日的沙巴州选坚定投选民兴党联盟将会是对恢复反贪污计划的明确支持,这样马来西亚才能够在公共廉政和打击贪污上成为世界头30个最佳的国家。 但如今我害怕读到将于明年1月出版的2020年度透明国际贪污印象指数的报告书,因为马来西亚在对抗贪污上已经倒退而不是前进。 林吉祥

五大问题未解决 巫统打破1994年沙巴选举承诺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20年9月16日(星期三)晚上9时30分在山打根的讲座上发表的演说: 沙巴人民必须在9月26日决定,要沙菲益继续出任沙巴首席部长,还是要哈兹兹或邦莫达出任首席部长,还是要极为不稳定和混乱的政治局面,让政治青蛙得以待价而沽。 巫统沙巴州主席邦莫达今天强调,巫统和国阵已经改变了,也致力于落实更加公平、透明和可靠的行政,实现它对人民许下的承诺。 在为他的联盟推介名为《我承诺》的竞选宣言时,他说沙巴巫统和国阵的领导、能力和组织都已经改变了。 他说:“我们为什么要改变?因为我们要抓住人民的心,我们要说服人民支持我们。” 他说,《我承诺》的宣言会完全落实。 然而,沙巴巫统和国阵改变了吗?他们的《我承诺》与巫统在1994年首次参加沙巴大选时的承诺有何不同? 让我们回顾巫统在1994年沙巴选举中为新沙巴所许下的承诺。 第一,巫统承诺将沙巴的贫穷率从1994年的33%降低到2000年的0%。 沙巴州是我国最富有的其中一个州属,但在马来西亚成立半个多世纪之后,沙巴人民仍然是我国最贫穷的人,沦落到跟吉兰丹相同的地位。这不是进步,而是倒退。 2000年来了又过去了,但沙巴州的贫困水平在我国各州中仍然高居前列。 巫统在第5任首相敦阿都拉的领导下重申了把沙巴州的贫困率降低到零的承诺,但是实现的时间推迟到2010年。 可是2010年来了又过去了,而现在是2020年。沙巴的零贫穷率仍然是异想天开的梦想,因为沙巴的贫穷率在我国仍然高居前列。 第二,巫统于1994年承诺在2000年将文盲率降至零,可是2000年、2010年来了也过去了,现在是2020年,这个目标仍然是另一个异想天开的梦想。 第三,巫统在1994年曾承诺要消除沙巴的腐败现象。这是另一个异想天开的梦想。实际上,沙巴是腐败问题最严重的其中一个州属,腐败的政治领袖似乎享有豁免起诉的权利。 第四,巫统在1994年许诺,至2000年让每一个沙巴人拥有一所房子。只需问沙巴人民,他们是否都从巫统领导的政府那里得到了一所房屋,答案是大大的“不”。 第五,巫统在1994年曾承诺解决沙巴的非法移民问题。自许下承诺至今已26年,沙巴的非法移民问题依然像以往一样复杂而棘手。在此期间,皇家调查委员会对非法移民问题进行了调查,但是解决非法移民的问题仍然像以往一样遥遥无期。 巫统在1994年全国大选中首次在沙巴竞选时已经打破了它所许下的每一个承诺。邦莫达可不可以解释今天的巫统和沙巴国阵如何改变他们的基因吗? 林吉祥

呼吁慕尤丁提呈地根咬宣誓石 奉为马来西亚国家建设基础

为2020年马来西亚日所提出的第二项倡议:首相在国会提呈根地咬宣誓石的三个承诺,并动议政府矢志将它们奉为马来西亚国家建设的基础   我在刚才提出影响力涵盖国家层面的一项倡议,那就是每一名部长都表明对国家原则五大原则的支持,否则他/她就应该辞去内阁部长职位。   现在,我要提出主要与沙巴有关的第二项倡议。   适逢马来西亚日,首相丹斯里慕尤丁将会出席位于根地咬宣誓石的主题为“为了捍卫我们的权力”的马来西亚日纪念活动。   在过去近五十年里,除了一两位沙巴政治人物之外,根地咬宣誓石完全被国家或沙巴领袖所遗忘,直到我在2010年3月与另两名民主行动党国会议员张念群和林立迎,还有民主行动党当时唯一一位的沙巴州议员黄仕平前往根地咬巡访。   而在那个时候之前,我不曾听说过根地咬宣誓石,因为从来没有人包括沙巴国会议员在国会里提及根地咬宣誓石。   根地咬宣誓石包含了沙巴在1963年参与成立马来西亚时向沙巴内陆人民所做出的承诺: 宗教自由、沙巴土地永远都是州内的事情,还有民俗将会永远受到政府所尊重和捍卫。   在我于2010年3月探访根地咬宣誓石后,摆在眼前很清楚的事实就是这些当初向沙巴内陆人民所许下的攸关沙巴人民权益的三项庄严承诺并没有兑现。   有鉴于此,我成了第一名在国会提及根地咬宣誓石的国会议员,还有自那时候起,民主行动党的沙巴国会议员也经常提及这个议题。   我们也推动了宣誓石醒觉运动,而捷克作家米兰昆德拉的名言: “人对政权的对抗就是记忆对遗忘的对抗” 套用在宣誓石醒觉运动里是再适合不过的事。   今天,首相配合今年度的马来西亚日出席一场根地咬宣誓石的活动,这也标志着民主行动党这些年来的宣誓石醒觉运动取得重大的成功。   然而,首相单纯出席与根地咬宣誓石的三大承诺——“沙巴享有宗教自由”、“沙巴土地由沙巴政府掌控”还有“沙巴子民的风俗习惯受到政府所尊重和捍卫”——相关的活动还是不够的。   我在此呼吁慕尤丁在11月的国会会议上提呈根地咬宣誓石,并提出政府矢志承认和实现雕刻在根地咬宣誓石上的三项承诺的动议。   试问在第16届沙巴州选上阵的政党、领袖和候选人是否都愿意支持我的这项倡议呢?   林吉祥

珍惜每一票 变革之风掌握在沙巴选民手上

呼吁沙巴选民珍惜每一票——因为这是在沙巴和马来西亚迎来变革之风的选票 沙巴创下了不可思议的记录——来自16个政党的候选人和56名独立人士,共计447人,参加第16届沙巴州选举。 所有席位都有多角的竞选,最少的是三角战,最多的是11位候选人争夺1个席位,即古达国会选区里的冰哥卡(Bengkoka)州议席。 其他的还包括15场五角战、26场六角战、13场七角战、6场八角战和3场九角战。 这不仅是马来西亚的记录,沙巴还可以进入吉尼斯的国际纪录,尽管这不是值得骄傲的成就。 对于沙巴州选举的候选人人数来说,这个“记录”的目的是什么? 目标很明确——众多候选人的赞助人希望在沙巴州选举中分化选民,以便在9月26日的投票日,任何政党或联盟都无法组成沙巴州政府。到时“政治青蛙”就能以“跳槽”和支持索求最高的价格和金钱收益。 在这种情况下,沙巴将进入一个不确定、不稳定和混乱的时期,这将不利于沙巴人民的利益和权利。 沙巴人民无法决定他们的政治未来,而是政治青蛙和他们的主人将决定沙巴人民的未来。 因此,重要的一点是,沙巴选民应该珍惜每一张选票,不要丢弃它们。 因为沙巴选民将不仅为自己投票,而也为自己的子孙后代投票。 我们绝不能赌上我们子孙的权利。 我将近80岁了。今年2月,我和许多人一样感到失望和理想破灭了。当时希望联盟政府为全体马来西亚人确保廉正、体制改革、公正和繁荣而获得的5年任期,在22个月后被一场非法夺权腰斩了。 我也感受到许多马来西亚人的悲观情绪,他们认为马来西亚的前途注定是黯淡的。 我怀疑我为马来西亚的公共廉正、自由、公正与繁荣所做的55年政治斗争和牺牲是徒劳无功和白费心机吗? 我们拯救马来西亚免于走向失败、盗贼统治和恶人政治国家的国民任务失败了吗? 然而,我们能就此放弃并不顾我们子孙的未来吗? 这思考让我重拾信心和希望以重塑未来。 如果我们能于2008年5月9日实现推翻看似无敌的国阵,我们也能恢复为所有马来西亚人民实现廉正、团结、自由、公正和繁荣的授权。 这个授权在今年2月被一场“喜来登行动”的后门阴谋夺走了。 如果我们能确保民兴党+不只赢得州选举以组织沙巴州政府,而且还以三分之二的多数议席终结沙巴政坛的“青蛙跳槽”和不稳定现象,它将为沙巴乃至于整个马来西亚迎来改革之风。 沙巴州的选举结果将成为第15届马来西亚全国大选结果的先行者。 届时,我们可以恢复2018年5月9日的第14届全国大选中,我们要为所有马来西亚人实现变革、公共廉正、体制改革、正义与自由而获得的授权。 这些目标将是马来西亚新一届全国政府的议程。 由首相丹斯里慕尤丁领导的国民联盟希望哈兹兹诺成为大选后的沙巴新首席部长。 国阵不同意,但国阵主席阿末扎希不敢宣布希望邦莫达担任沙巴新首席部长。 让沙巴选民坚决投选沙菲益在9月26日之后继续担任沙巴首席部长! 林吉祥

内阁部长应声明支持国家原则 否则该辞去内阁职位

呼吁每位部长声明支持五项国家原则,否则就辞去他们的内阁职位 今天,我想提出一个建议,使马来西亚日更有意义。 在我们多元种族、语言、宗教和文化的基础上,我的建议能为建立团结一致的马来西亚国族做出贡献。 我呼吁每位部长声明支持五项国家原则,否则就辞去他们的内阁职位。 我不知道慕尤丁政府中的每一个内阁部长是否愿意声明他们明确地支持五项国家原则,但是目前的慕尤丁内阁似乎是给予五项国家原则最少支持的内阁。 这是现今内阁的主要缺陷。 基于两个原因,这样的声明将是最有意义的:在2020年马来西亚日之际声明,也给国家原则金禧周年庆特殊的意义。 如果内阁部长不愿意声明他们公开支持国家原则,我们的学生背诵五项国家原将是毫无意义的。 球在首相慕尤丁的脚下。 内阁的下次会议将决定此事吗? 林吉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