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来西亚准备好迎接人工智能了吗?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9年4月6日(星期六)早上11时在新山工艺大学由化学生物程序工程学会主办的2019年第5届国际生物科技竞赛与展览闭幕礼上发表的演讲:  首先,我要感谢化学生物程序工程学会(BIOSS)诚邀我出席第5届国际生物科技竞赛与展览(IBCEx 2019)闭幕典礼。 让我以恭贺工艺大学掀开序幕,因为工艺大学最近提升了它的国际大学排名。就在今年1月,2019年《泰晤士报高等教育周刊》(THE)的新兴经济体大学排行榜上,在11所上榜的马来西亚大学之中,它位列第3。马来亚大学(马大)排在第18位,国油大学排在第60位,而工艺大学(工大)排在第86位。此外,在最新的第一次2019年《泰晤士报高等教育周刊》大学影响力排行榜,它在进入这个新的全球大学排行榜上的8所马来西亚大学之中,排在理科大学(理大)和马大之后的第3位。 所有马来西亚人民都要看到马来西亚的大学位居世界的顶尖大学之列。我敦促工大和所有马来西亚的大学继续追求卓越的学术成就,以便为国家带来辉煌。 青年在大学本科求学的时期,应该能够表达他们的理想。尤其是我们生活在这个令人振奋的时代,包括在你们所学习的生物科技领域里。 我一直对人工智能(AI)在人类发展的角色深感兴趣。最近一项针对人工智能在马来西亚的状况的研究指出,马来西亚还没准备好迎接人工智能。要在人工智能的竞逐中脱颖而出,马来西亚需要大大改善它准备好迎接人工智能的程度。 机构的领导层应该把人工智能当作他们战略的核心部分,并建立灵活学习的文化。他们应该持续投资于带来转型的科技以取得长期的成功,虽然那有时不能立刻带来回酬。 大学是测试发展人工智能战略和文化的理想场所。 20多年前,马来西亚推出多媒体超级走廊以便转型成知识经济,并把马来西亚带到网络时代的领导位置。然而我们失败了,我们成为追随者而不是领导者,甚至不是互联网时代的竞争者。反观韩国则是互联网时代领导者和竞争者的榜样。 马来西亚准备好迎接人工智能了吗?这是新一代马来西亚人民必须应对的挑战——尤其是在大学里的新一代马来西亚人民。  

侮辱先知监10年罚太重 林吉祥:先辨别讯息真伪避免滥用社媒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9年3月10日(星期日)在吉隆坡发布的媒体文告: 所有马来西亚人民都必须遵守宪法,尊重马来西亚的所有宗教,但不应有类似社交媒体用户因侮辱伊斯兰教和先知穆罕默德,而被古晋地方法庭判处10年监禁的过度惩罚。 根据法律部副部长哈尼巴迈丁的建议,该社交媒体用户应对古晋地方法庭的裁决提出上诉。 社交媒体的出现将马来西亚人带入了新时代。他们在社交媒体上所说的不再私密,反之可以立即以爆炸性的速度向公众传播。 马来西亚人民必须意识到社交媒体的使用和滥用问题,其影响会以爆炸性的方式被放大。 马来西亚人民,不论是马来人、华人、印度人、卡达山人、伊班人或原住民,必须对他们在社交媒体上收到的信息抱持怀疑和质疑的态度。不管有关的社交媒体是脸书、推特、Instagram或WhatsApp,他们必须对每条信息提出一道重要的问题——“这是真的吗?”,并在跟其他人分享之前检查消息的准确性。 如果马来西亚人民,不论是马来人、华人、印度人、卡达山人、伊班人或原住民,都建立起这种怀疑和质疑的健康态度,检查每一条信息的真实性,他们就不会成为我国目前盛行的邪恶和恶毒的谎言、仇恨、恐惧、种族和宗教政治的受害者。 我是以社交媒体受害者的经历发言。最近,旧的社交媒体谎言死灰复燃,以妖魔化我为反马来人、反伊斯兰教、共产主义者和实际上是陈平的亲戚;我该为1969年5月13日的骚乱负责,引领吉隆坡的街头示威活动,大喊反马来人和反伊斯兰教的口号,纵然在1969年5月10日全国大选之后,我不曾在吉隆坡。 第14届全国大选之前,这些恶毒的政治声称,如果希望联盟赢得全国大选,我将成为马来西亚首相。当这些谎言和谬误在2018年5月9日被证明是错误之后,他们制造了新的谎言和谬误,声称我掌握布城希盟政府的实权,而马哈迪医生、安华、旺阿兹莎和末沙布只是我的鹰犬和傀儡。 如果马来西亚人民能够对他们在社交媒体上获得的内容建立起健康的怀疑态度,并在与他人分享之前检查它们的真实性,这将是监督马来西亚社交媒体被滥用的重要一步。 林吉祥

希望联盟所面对的挑战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9年3月5日(星期二)在吉隆坡所发布的媒体文告: 希望联盟在经历士毛月补选的落败后所面对的挑战就是,寻找可以持续在马来西亚人民当中激发希望和支持的方案,让人民认可希望联盟有决心建立一个新马来西亚,造福马来西亚全民和未来世代,而不是比巫统更巫统或比伊斯兰党更伊斯兰党。 2019年将会是国家史上最关键的一年,因为这将会决定由团结党、人民公正党、诚信党和民主行动党所组成的希望联盟所要建立的新马来西亚究竟是一项进行中的工程,还是幻影而已。 2018年5月9日容许马来西亚人民享有前所未有的机会,可以重新起动国家建设的政策,尽管新马来西亚的建立无法在一百日或数年内就落实,而是需时一至二十年始能成就,但马来西亚人民必须要信服于希望联盟执行新马来西亚的宗旨和计划,并依照希望联盟竞选宣言的方针实施才行。 来到2019年,迈向新马来西亚的旅程必须植根于结构性和体制改革,以把马来西亚从一个环球贼狼当道国家转变成一个领先全球的廉正国家:恢复法治、深化民主、改革教育体系进而把马来西亚塑造成世界级国家,还要团结多元族群、宗教和文化的马来西亚人,发挥在马来西亚交汇的多元族群、宗教、文化和文明的优势,以建立一个新的环球文明。 为此,国家建设绝不可是零和游戏,而是双赢方程式。我们肯定会为巫裔权益斗争,但却不会在过程中牺牲掉非巫裔的利益。我们肯定会为马来西亚的华裔权益斗争,但却不会危害到非华裔。我们也肯定会为马来西亚的印裔权益斗争,但却不会对马来西亚的非印裔构成威胁。同样的原则也适用在马来西亚的卡达山、伊班和原住民社群上。 林吉祥

林吉祥表扬人权委员会主席拉查里谴责纳兹里言论煽动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9年2月26日(星期二)在吉隆坡发布的媒体文告: 林吉祥表扬人权委员会主席拉查里谴责纳兹里在我们的多元社会煽动种族仇恨。 人权委员会主席丹斯里拉查里应该获得表扬,因为他谴责巫统前部长纳兹里在我们的多元社会煽动种族仇恨。 真令人遗憾,为了赢得士毛月补选的选票,纳兹里愿意煽动种族仇恨,并通过质疑任命非马来人和非穆斯林为财政部长、总检察长和首席法官,在马来西亚提出狭隘、排他和极端主义的叙述。他完全无视历史和马来西亚宪法中体现的国家建设原则。 这是一个政治可以对前任法律部长做些什么的可怕例子。它提供了恶毒与邪恶的谎言、仇恨、恐惧、种族和宗教政治的最新例子。这将导致马来西亚成为一个分裂的政体和失败的国家,虽然马来西亚是有能力通过善用汇集在国内的多元种族、宗教、语言和文化的最佳品质和价值观,以成为世界一流的国家,并以一个团结、和谐、有着明确目标和卓越的多元社会,成为世界的典范。 马来西亚的领袖,若是相信马来西亚是不分种族、宗教或区域地属于所有马来西亚人民,以及包含在马来西亚宪法中的建国原则,是时候大声宣布并重新确认他们致力于落实马来西亚宪法和一个多元的马来西亚国家。 林吉祥

士毛月选民为何投选希盟候选人的三个理由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9年2月24日(星期天)晚上8时半在士毛月Vista Valley的希望联盟士毛月补选座谈会上的演讲: 士毛月选民有三个理由在2019年3月2日星期六投选希望联盟候选人莫哈末艾曼再纳里。 (一):拒绝恶劣极端主义 一名前巫统部长昨晚在一场补选座谈会上质疑非巫裔和非穆斯林受委为财政部部长、总检察长和首席大法官。 这是最恶劣的极端主义形式,完全违背了马来西亚宪法的精神以及马来西亚国家建设的原则。 马来西亚并非不曾有过非巫裔和非穆斯林担任财政部部长、总检察长和首席大法官。 马华总会长敦陈修信曾经担任财政部部长至1974年,所以林冠英是过去44年来的首名非巫裔/非穆斯林的财长。总检察长和首席大法官的职位在马来西亚建国初期也曾经由非巫裔及非穆斯林担任。 试问非巫裔和非穆斯林担任财政部部长、总检察长和首席大法官何错之有? 马来西亚宪法有关这些职位的说明非常清楚,它们应该开放给任何符合资格及有能力执行职务的马来西亚人。 士毛月选民应该在来临星期六的补选中运用他们的选票来表达他们对这名前巫统部长的偏激立场的不满和抗拒,后者质疑非巫裔和非穆斯林受委为财政部部长、总检察长和首席大法官。 (二):拒绝纳吉东山再起 第二,正如内政部部长丹斯里慕尤丁所说的,前首相纳吉正试图籍着他不知廉耻的所谓的“害羞啥我的老板”(Malu Apa Bossku)的运动在政治上东山再起! 许多马来西亚人民对于纳吉非但没有为着他在一马公司丑闻以及其他的一马公司式的贪污丑闻(如发生在联邦土地发展局、联邦土地复兴及统一局、玛拉和朝圣基金)——并导致马来西亚蒙羞,在国际上被耻笑为环球贼狼当道当道国家——中的贪腐和罪行付上在双溪毛糯监狱服刑的代价,反之还能够在全国进行他所谓的“害羞啥我的老板”运动,感到无比失望。 然而,新马来西亚矢志恢复法治,所以马来西亚人民务必要有耐心,等候司法程序的进行,让罪犯受到制裁。 但3月2日的补选却为士毛月人民提供了一次清楚表明拒绝纳吉在政治上东山再起,以及重新担任马来西亚首相的绝佳机会。 (三):继续支持希盟新马来西亚议程 士毛月人民应该投选希望联盟的第三个理由就是展现出他们对希望联盟的新马来西亚议程的持续支持。在这个新马来西亚里,国家会从一个环球贼狼当道国家转变成一个领先全球的廉正国家,而民主、法治、良好管治也将恢复过来,如此马来西亚就能在各个领域里成为世界顶尖国家,并在如何发挥交汇于马来西亚的多元族群、宗教、语言和文化的优势,成为国家的强处而不是负累上,成为国际的楷模。 希望联盟承诺会促成结构和体制上的改变,以成就新马来西亚,但要在一百天、一两年或一个选举周期里就把维持达60年之久的政府过错一下子纠正过来是不可能的。 我们必须怀抱着大格局的愿景和长远的观点,那就是我们务必要在结构和体制改革上有决心,但这也要持续都获得马来西亚人民所有阶层,不分种族、宗教或区域的支持,为此这样的结构和体制改革才能成为国家建设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林吉祥

让正义、道德和正直回归马来西亚的政治和公共生活 而并非捏造谎言!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9年2月21日(星期四)在吉隆坡发布的媒体文告: 让正义、道德和正直回归马来西亚的政治和公共生活 捏造无凭无据的谎言,就像最近所编造的,在即将举行的国会会议中,希望联盟国会议员将以不信任投票的方式推翻首相敦马哈迪医生,是一个符合伊斯兰律法的谎言吗? 同意支持对敦马哈迪医生投不信任票的所谓101名国会议员名单,甚至已在社交媒体上流传,名单中还注明了选区。有来自吉打的8名国会议员、10名来自槟城、14名来自霹雳、17名来自雪兰莪、7名来自吉隆坡联邦直辖区、两名来自马六甲、5名来自森美兰、12名来自柔佛、4名来自彭亨、1名来自登嘉楼、1名来自吉兰丹、8名来自沙巴和12名来自砂拉越。这完全是纯粹的捏造和谬误。 这第二个谎言符合伊斯兰教律法吗? 昨天,一个专门散播谎言和谬误的网站,昨天张贴我本人的一张照片并打着标题:“如果腐败持续,民主行动党可能得离开希望联盟。” 这第三个谎言符合伊斯兰教律法吗? 马来西亚的政治和公共事务充斥着谎言和谬误,并以非常有创意的方式,尝试创建“符合伊斯兰教律法的谎言”这样的术语,以证明它们的合理性。 除了在前朝政府统领下让马来西亚获得全球盗贼统治国家的骂名以外,马来西亚人民是否希望通过杜撰“符合伊斯兰教律法的谎言”这个有创意的术语,为世界做出另一个经典贡献? 现在是我们恢复马来西亚政治和公共事务中的正义、道德和正直的时候了。 任何人读了上诉庭法官哈密苏旦阿布巴卡关于司法腐败、不当和不端行为的令人震惊的宣誓书,都会同意如果在司法机构中普遍存在正义、道德和正直,就不会出现目前这样可悲和恶劣的司法状况。 林吉祥

让原住民成为“完整公民”!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9年1月22日(星期二)中午12时在Pos Titom的Cerewes原住民村发表的演讲: 原住民是马来西亚完整的公民吗? 自从过去三个星期数次访问金马仑高原的原住民区(Post)和乡村以来,一直困扰着我的问题是,60年过去了,原住民是马来西亚完整的公民吗? 他们是马来西亚最早的居民,但独立60年后,他们是这个国家完整的公民吗? 这似乎是一个愚蠢的问题,因为每个马来西亚人民都是马来西亚的完整公民。 然而,极度需要答案的问题是,当某人无法获得最基本的基础设施时,如适当的道路、清洁的水供、电力,甚至被剥夺了最基本的需求,不论是教育、医疗与卫生、住房或经济机会,还有最重要的是,他的传统土地权利被剥夺了,那么这个人怎么能声称自己是马来西亚的完整公民呢? 我花了两个小时跋涉在30公里的“印度煎饼道路”才到达冷江区(Pos Lenjang),而这样的距离是20至30分钟可抵达的。这是一次令人难忘和最痛苦的旅程,因为这条可能是金马仑高原以至于全国最长和最差的“印度煎饼”道路,要为大约20个原住民乡村提供服务。 为什么身为金马仑高原补选的国阵竞选首领的前首相纳吉,还没拜访冷江区,并且亲眼看看拥有如此恶劣的基础设施和基本服务的该区原住民,是否可以声称自己是马来西亚的完整公民? 如果原住民是马来西亚的完整公民,那么就不必特别设立原住民发展局(JAKOA)以将他们纳入国家发展主流。 可是,60年过去了,原住民的生活条件如此可悲和恶劣是可以接受的吗?在拜访不同的原住民乡村时,我询问原住民发展局是否实现了它的使命和目标。一般认为,它在60年内甚至没有达到所设定目标的50%。 是的,我恭喜国阵候选人南利,因为他已经升至警察部队的助理警监(ASP)高职,但对于让原住民成为完整的马来西亚公民而言,它所证明的更多是失败而不是成功。 为什么60年之后,只出现了一个助理警监?为什么在原住民群中没有一个警察总监还是副警察总监? 在其他政府部门的高层,原住民又是怎么样的情况呢? 60年后,原住民发展局才在8个月前有了一位原住民出任它的总监,而在过去的数十年,这个职位早就应该由原住民出任了。 目前,少于22%的原住民发展局员工是原住民。这情况没有改善,也是原住民发展局的失败。 2013年,人权委员会公布了题为《全国原住民土地权利调查报告》并提出建议,其中一项建议是对原住民发展局的角色进行“独立及全面的检讨”,以处理它的各种弱点。 人权委员会改善原住民困境的18项建议,没有一项是实行了或被考量了。 经过60年后,如果原住民已经是完整的马来西亚公民,国阵政府就不只是会严正看待人权委员会的18项建议,它还会确保克服原住民的困境,把他们的社群发展得与其他社群并驾齐驱,以便再也不需要原住民发展局。 林吉祥

金马仑高原具有巨大的经济潜能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9年1月21日(星期一)上午10时在日赖冷江区(Pos Lenjang)的Titom原住民村发表的演讲: 如果希望联盟能在星期六的金马仑高原补选中获胜,我将会召开金马仑高原原住民代表的希望联盟大会,以拟定一份让原住民成为完整马来西亚公民的蓝图。 在上一届全国大选之前,虽然国阵和伊斯兰党的领袖与宣传人员散播恶毒和邪恶的谎言,说我是希望联盟真正的掌权人,如果在第14届全国大选中希望联盟获胜了,我便会成为首相,如今这些谎言和谬误都被事实拆穿了。 我甚至不是内阁的一分子,而我不能代替希望联盟政府发言。 在马诺佳兰的选举上诉导致国大党副主席西华拉兹去年5月当选为金马仑高原国会议员被判无效,并且带来了星期六的补选后,希望联盟不会做出任何的承诺,因为我们要树立好榜样,建立一个干净、自由和公平的补选。 我们不会做出任何承诺,但坦白说,在多次探访金马仑的原住民部落和乡村,看到原住民在一甲子后的困境,我感到震惊。60年过去了,他们仍然被剥夺了最基本的基础设施,如适当的马路、清洁的水供、电力,甚至被剥夺了基本需求,不论是在教育、医疗与卫生、住房、经济机会,还有最重要的是,原住民的传统土地权利长期被剥夺了。 在下周二进行的体制改革和治理国会决策委员会会议上,我将提出国阵政府未能解决原住民的贫困、落后,以及忽视原住民的社会经济和教育权利与地位的问题。最重要的是,60年来他们长期被剥夺的传统土地权利,以及需要进行体制改革以根除这一问题的症结。 几年前,人权委员会完成了一份广泛的关于马来西亚原住民的特别报告,并提出18项建议,包括检讨原住民发展局的角色和职责。 然而,纳吉政府完全无视人权委员会所做的马来西亚原住民特别报告,而且在过去6年来,没有实施人权委员会的18项建议中的任何一项建议。 昨晚,我和文冬行动党的国会议员黄德一起在冷江区的Dayok村。我们一致认为金马仑高原具有巨大的经济潜能,高地是我国的蔬菜和花卉种植中心,可向世界出口;而日赖的低地具有发展成著名的生态旅游中心的潜能。 林吉祥

金马仑重选将决定纳吉政治前途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8年1月23日(星期三)在金马仑高原发布的媒体文告: 纳吉将孤注一掷,以避免国阵在金马仑高原补选史无前例地败阵,因为那将是一个终结他在第15届全国大选政治回归和合法化一马公司丑闻的各种可能性的信号 。 显然地,前首相纳吉将孤注一掷,就好象周六的金马仑高原补选最终将决定他的政治前途。 这在某个程度上来说是正确的。纳吉身为金马仑高原补选的竞选首领,已经使国阵候选人南利莫哈末诺、巫统代主席莫哈末哈山和彭亨州务大臣旺罗斯迪旺依斯迈完全黯然失色。纳吉完全把补选变成他的个人秀——如果国阵在金马仑高原补选史无前例地败阵(国阵从未在金马仑高原败选),那将是一个终结他在第15届全国大选政治回归的信号,终止他重新出任马来西亚首相和合法化一马公司丑闻的各种可能性。 纳吉必定是在玩弄政治回归的构思,原因有二:第一、如果敦马哈迪医生可以实现政治回归出任首相,为什么他不能? 第二,通过赢得在2023年举行的第15届全国大选而再次担任首相,这将使他免受检察官对他提出的腐败、盗用公款和滥权的刑事指控而逍遥法外。前提是他的律师可以拖延最终的上诉程序,避免他在政治回归之前被送到双溪毛糯监狱。 这就是纳吉今天重返金马仑高原补选的竞选活动的原因,因为补选结果对他来说,确实是他政治生涯的“生死”判决。 无论如何,纳吉会向马来西亚明星厨师立利旺依斯迈(Redzuawan Ismail)(旺师傅)学习吗?我曾经形容,旺师傅比纳吉更能成为联土局垦殖区年轻人的好榜样。 旺师傅向纳吉表示道歉,因为他用“粗俗语言”威胁要因为联土局的财务困境而掌掴前首相,但他坚持自己对纳吉的严厉批评。 旺师傅说:“我公开向拿督斯里纳吉道歉,因为今早我在最愤怒的时候使用了粗俗的语言! “可是,如果我们犯了大错,正如我今天早上所做的那样,我们必须放下自己的尊严来承认我们的错误。是的,当我被魔鬼附身并生气时,我承认自己错了。” 同样的,纳吉如今重返金马仑高原补选的巡回竞选活动,会不会是他为了作为马来西亚第6任首相的三大败笔而公开道歉的记录?他的败笔是第一、骇人听闻的一马公司丑闻和马来西亚被世界谴责为全球盗贼统治国家;第二、背叛了他的父亲敦拉萨对联土局的愿景和联土局垦殖民的利益;以及第三、在独立60年后,他未能将20万的原住民带入国家发展主流? 因此,一群第二代联土局垦殖民支持希望联盟在金马伦高原补选中获胜,声称这是结束国阵多年恐吓的唯一途径。 这一群人由54岁的莫哈末诺阿凡迪道勿(Mohd Nor Afandi Daud)领导。他连同另外14人,敦促其他第二代联土局垦殖民加入他们的斗争,并向他们保证,前朝政府的恐吓战术再也不能伤害他们。 纳吉对第二代联土局垦殖民的愿望有什么看法? 林吉祥

林吉祥:我每逢大宝森节都会缅怀希望联盟在上届大选后想要建立的新马来西亚的两个伟大人物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9年1月21日(星期一)所发布的大宝森节贺辞: 在大宝森节缅怀卡巴星和聂阿兹,他们都是希望联盟在上届大选后想要建立的新马来西亚的两个伟大人物 我每逢大宝森节都会缅怀希望联盟在上届大选后想要建立的新马来西亚的两个伟大人物:卡巴星和聂阿兹。 聂阿兹在2013年的大宝森节前往卡巴星的住家拜访他。 他是时任的吉兰丹州务大臣兼伊斯兰党精神领袖,他在卡巴星的住家欢庆自己的82岁生日,并送赠卡巴星一块生日蛋糕。 就连《马来西亚前锋报》也在头版报导此事,当时候的标题是:“聂阿兹在卡巴星住家欢庆生日”。 而卡巴星说了这番话:“他人很好,来到我这里。我们都有分歧,但相处得还不错。在这之前我对他的感觉已经蛮温暖的。他是那种你不能憎恨的人,他都向人表现友善。” 这次的生日会面是马来西亚人民记得的卡巴星最后一个显著时刻。他的斗争在三个月后,在一场致命车祸中戛然而止。 聂阿兹在面子书上就卡巴的去世写道:“一位有原则的领袖已经逝去了。” 唯愿聂阿兹和卡巴都能成为马来西亚全民的榜样,矢志在新马来西亚里的不同民族、宗教和文化的马来西亚人民当中促进和谐、友善和包容,让马来西亚在世界成为和平的宗教多元化的典范,也向世界展现如何在宗教间拆卸误解、仇恨以及偏狭的围墙,以在各个不同的信仰间建立理解、和谐以及包容的桥梁。 在第十四届大选的伟大结果出炉后的首个大宝森节,希冀卡巴和聂阿兹所树立的榜样能够启发马来西亚对国际和平及人类文明做出显明的贡献。 林吉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