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吉祥建议修改宪法 允动议检讨总检察长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22年7月25日(星期一)在国会发布的媒体文告:  阿兹玛在阿班迪诽谤案中的判决证明了需要修改宪法,以便当四分之一的国会议员提出实质性动议要求检讨总检察长的决定,总检查长便得对他的决定问责并负责 阿兹玛法官在阿班迪对我提出的诽谤案中的判决,证明了阿班迪是马来西亚史上最糟糕的总检察长,同时我国需要修改宪法,以便当四分之一的国会议员提出实质性动议要求检讨总检察长的决定,总检查长便得对他的决定问责并负责。 要使这成为现实,我们必须修改宪法和下议院议会常规。 阿班迪 阿兹玛在她的判决中考虑了总检察长在宪法第145条下的“不可审理”和“不可检讨”权力的含义。阿兹玛的确切说法是,“他拒绝起诉纳吉,也拒绝根据2002年刑事事宜互助法令第8(2)条文,寻求国际机构的司法互助,以调查一马公司丑闻。这样的做法是令人困惑的”。

议长禁辩论苏禄索赔案 暴露国会需要重大改革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22年7月22日(星期五)在吉隆坡发布的媒体文告(2):  国会的第一周会议暴露了它完全无关紧要、过时且需要重大的国会改革以跟上现代趋势和发展。 3名国会议员——蓝卡巴星 (希盟——武吉牛汝莪)、沙拉胡丁(希盟——埔莱) 和依丝娜莱莎慕妮拉(民兴党——古打毛律),要求下议院紧急辩论马来西亚国家石油公司的资产被据称是苏禄苏丹的后裔扣押的课题,但被议长阿兹哈以案件正在法庭审理为由而驳回。这位据称是苏禄苏丹的后裔,向马来西亚索取140亿美元。 取而代之的是,政府昨晚在吉隆坡的斯里太平洋酒店举行了一场闭门简报会,就据称苏禄苏丹后裔对马来西亚国家石油公司资产的索赔,为议员们举行了简报。 如果关于此事的辩论以案件正在审理为由被拒绝,那么这种为国会议员举行的闭门简报会,不会同样因案件正在审理的原因而变得不恰当吗?

若纳吉承认一马贪腐案 大马反腐意识将大跃进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22年7月22日(星期五)在吉隆坡发布的媒体文告:     如果纳吉承认并谴责一马公司贪腐案,“羞啥呢我的老板”运动将被重重削弱,反腐意识将大跃进,马来西亚的透明国际贪污印象指数将有所改善 昨天,我回复了《当今大马》专栏作者塔亚帕兰的文章《吉祥为纳吉漂白名誉》,塔亚帕兰为他的文章补充了16段文字。我有必要回应他的补充。 塔亚帕兰问了几道非常幼稚的问题。 塔亚帕兰是否可以设想如果纳吉承认并谴责一马公司贪腐案,“羞啥呢我的老板”运动将如何被重重削弱,而反腐意识将如何大跃进? 还是塔亚帕兰将像马来西亚反贪污委员会主席阿占巴基一样,在看到马来西亚的透明国际贪污印象指数排名取得最低的第62位,并将在明年一月发布的2022年贪污印象指数取得更低的排位后,就贬低这个指数?

巫裔生指华校促进团结 林吉祥促反华小者必读

要不是希望联盟政府在执政22个月后就被喜来登行动阴谋所推翻,没能完成五年任期,统一考试文凭(统考)可能就会受到承认。时任首相敦马哈迪医生在2019年年初的由民主行动党领袖和国会议员所出席的民主行动党全国干训营中被问及这个问题,他的答复让人对统考能够在希望联盟政府五年任期届满前就受到承认充满信心。 我是在收到《今日自由马来西亚》(FMT)2017年的一篇报导时想起这件事的。这篇报导转述会计师法拉的自白,她表示华文小学并非是推广反马来人情节的种族主义温床,而是促进国民团结的爱国主义摇篮。这篇报导理应成为那些违反宪法并要关闭华小的马来西亚人民的必读。 这篇标题为“巫裔统考毕业生表示:华校促进团结”的FMT报导是由纳瓦费道斯撰写,并刊登于2017年2月4日。它报导说: “八打灵再也讯:今年29岁的法拉哈里惹哈林表示,她认为华校与一些马来西亚人民所想的不同,它其实在马来西亚各族群中促进团结。” “法拉向FMT告诉她的亲身经验,谈及她在华校接受的中小学教育教会她如何可以更好的与其他族群交流。” “可以这样说,(华校教育)教导了我接纳的价值。与其要求别人尊重和理解我的需要,我学习到如何包容其他人的观点。”

林吉祥:个人政治观点与行动党领导层无关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22年7月20日(星期三)在国会发布的媒体文告(2):     我的媒体文告反映的是我的政治观点,与行动党领导层无关,因为我已退出政坛的竞逐,不再处于政治前线 我要给马来西亚公众一个信息——我的媒体文告反映的是我的政治观点,与行动党领导层无关,因为我已退出政坛的竞逐,不再处于政治前线。 我了解部分马来西亚人对我于星期日发布的文告感到恐惧。我在文告中说,为了国家利益而不是为了分得一马公司的部分财富,我愿意与纳吉合作,但首先他必须谴责一马公司丑闻,并宣布他反对马来西亚成为盗贼统治国家的立场。 我可以理解马来西亚人的反应。他们认为纳吉是邪恶的化身,给马来西亚带来了盗贼统治的恶名。 可是,“羞啥呢,我的老板”现象证明,尽管有着一马公司丑闻,许多马来西亚人仍推崇纳吉。

林吉祥:议长禁止辩论国油扣押案 破坏四大基本权利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22年7月19日(星期二)在吉隆坡所发布的媒体文告(2): 议长不容许议员针对国油公司资产被充公进行辩论的正待审理法则(sub judice)裁决必须受到挑战,因为它破坏了四大基本权利:表达自由、沙巴主权、国会作为国家最高政治殿堂的地位,还有政府官员的诚信 · 表达自由,而这是马来西亚宪法所保障的;· 沙巴主权;· 国会作为国家最高政治殿堂的地位;以及· 政府官员的诚信,因为议长是总检察长的胞弟,这无疑就是利益冲突的案例。

为国家利益谴责一马 纳吉愿意这么做吗?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22年7月17日(星期日)下午5时在吉隆坡的迎变馆向来自金宝的支持者发表的演讲: 为了国家利益而不是为了分得一马公司的部分财富,我愿意与纳吉合作,但首先他必须谴责一马公司丑闻,并宣布他反对马来西亚成为盗贼统治国家的立场 在60年的从政生涯中,我始终坚持这样的观点——不能以非黑即白,而是以不同程度的灰色来看待人的个性。 世人中没有天使,但将任何人视为邪恶的化身是错误的。 每个人都有好的和坏的冲动,判断一个人的性格是基于善的冲动是否压倒了恶的冲动。 每个人都有能力变得更好。

刘特佐献议15亿和解 证明一马丑闻真存在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22年7月16日(星期六)晚上9时在巴生Wyndham Acmar酒店的民主行动党晚宴上的演讲:总检察长证实刘特佐欲以15亿令吉作为针对他的一马公司检控的和解,正是一马公司丑闻确实存在而不是子虚乌有的最终证据。那么巫统,马华和国大党领袖究竟还需要什么样的证据才会相信呢?总检察长署证实犯罪潜逃商人刘特佐欲以15亿令吉作为针对他的一马公司检控的与政府的和解,正是一马公司丑闻确实存在而不是子虚乌有的最终证据。试问巫统,马华和国大党领袖究竟还需要什么样的证据才会相信呢?我在过去几天申辩说有越来越多的马来西亚人民,无论他们是领袖还是普通民众,都应该发出这个问题:“过去六十年的国家建设政策究竟哪里出错了?”,马来西亚一直落后越来越多的国家,并在未来的年日会落后更多的国家。我也特别强调,即便总值数十亿美元的一马公司巨型金融丑闻爆发至今已经十年了,但竟然没有任何一名巫统和国阵部长或领袖予以谴责,在2018年的第十四届大选前后都没有。 巫统,马华或国大党中有没有任何人可以在这方面为我们释疑呢?他们究竟还需要什么样的证据才会不再继续在一马公司丑闻上装聋扮哑,这宗丑闻甚至被美国前总检察长形容为“窃国罪行最恶劣的案例”? 倘若马来西亚沦为一个贼狼当道国家,它就无法挽救了。我们能否寄望巫统,马华和国大党领袖竭力不让马来西亚沦为这样的一个国家,还是他们丝毫不会对马来西亚变成一个贼狼当道国家感到愧疚,只要这些领袖的政治和经济自我利益都能获得保障? 巫统,马华和国大党领袖引领着是非不分的风气着实令人震惊,更何况有更多的黑幕曝光。 我们最近才得知政府首席秘书籍着他在一马公司里无所事事的职位月领3万令吉的薪资,而类似这样子的惊人揭露在政府官联公司里并非是独立个案。 如今,我们也目睹一名前总检察长代表刘特佐针对后者的一马公司检控进行和解。这名前总检察长在职时理应提控刘特佐。

林吉祥:为何我拒绝进入希望联盟内阁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22年7月16日(星期六)下午5时在八打灵晶冠酒店举行的民主行动党社青团民主赋权培训营上发表的演讲: 为何我拒绝进入希望联盟内阁 目前有一场积极的妖魔化运动,以使马来西亚人相信执政22个月的希望联盟政府应对我国的所有困境和危机负责。 事实真的如此吗? 马来亚于1957年独立,马来西亚于1963年9月16日成立。 还记得我是学生的1950年代,台湾很穷,马来亚比韩国发达。

马来西亚能从斯里兰卡吸取什么教训?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22年7月14日(星期四)在吉隆坡发布的媒体文告:     看到斯里兰卡的惨况是痛苦和屈辱的。大约70年前,在我的学生时代,斯里兰卡被视为南亚的“宝石”。如今这个国家走上了毁坏和破灭的道路,以成为破产国家和失败国家告终。斯里兰卡人民不仅烧毁了总理和内阁部长的官邸,该国总统也不得不逃离他的总统官邸,并在机场与移民局人员对峙了超过72 小时后逃离国家,以逃避人民的愤怒。 马来西亚能从斯里兰卡吸取什么教训? 如果斯里兰卡在过去70年中曾经自问出了什么差错,并自我纠正和重新设定国家建设政策和原则,它本可以避免今天的悲惨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