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疫中更关注权力 政府严重疏忽职责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20年5月20日(星期四)所发布的媒体文告:  要不是“喜来登行动”和接续下来的政治动荡,马来西亚可能就不会爆发第二波的新冠肺炎疫情,并会免去行动管制令和有条件行动管制令以及它们对马来西亚人民生活和生计所造成的极严重的效应。 卫生总监诺希山医生昨天表示国内新冠肺炎确诊病例中有将近一半可以追踪到于2月28日到3月1日在吉隆坡大城堡举行的宗教集会的簇群,该集会的参加者来自全世界。 要不是“喜来登行动”和接续下来的政治动荡——就连国家元首在星期一的一天国会会议上的御词中也提及——马来西亚可能就不会爆发第二波的新冠肺炎疫情,而我们的新冠肺炎总确诊病例就会在3500多宗左右,或不到三千宗;而不是现在的近7000宗。 当马来西亚在3月18日实施行动管制令(MCO)时,我们的新冠肺炎总确诊病例分别在世界和东南亚位居第18位和榜首,至于我们的新冠肺炎总死亡病例则排在世界第33位。 如今我们的新冠肺炎总确诊病例的世界排名已经滑落到第56位。但事实上,要不是第二波的新冠肺炎疫情爆发的话,我们的总确诊病例应该排在世界第70位之上。我们理应排在人口比我们多超过两倍的泰国之后。泰国目前只有3033宗确诊病例(死亡病例56宗),排在第70位。 目前为止,共有11个国家的新冠肺炎总确诊病例突破10万宗。这些国家是(1) 美国 – 1,570,144宗; (2) 俄罗斯 – 299,941宗; (3) 西班牙 – 278,803宗; (4) 巴西 – 271,628宗; (5) 英国 – 248,818宗; (6) 意大利 – 226,699宗;...

一日国会创造世界纪录 国盟架空国会监督审查功能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20年5月19日(星期二)发布的媒体文告: 在对抗新冠病毒的无形战争中,“全政府”和“全社会”的退场策略和蓝图在哪里? 昨天的一日国会会议可说是一言难尽——从最短的元首国会开幕御词,到马来西亚创造了国会议员戴着口罩出席一日会议的世界纪录。国会议员带着口罩不仅是为了对抗新冠病毒大流行,也标志着因为政府以违宪的方式架空了国会监督和审查的功能,而让国会议员变得有口难言。 然而,有一件事很突出——国民联盟政府在许多治理领域都言行不一。 元首对“潜伏的种族分化”表示关注。他也谈及许多大力奉行仇恨、种族和宗教政治的从政者,即使破坏了国家的稳定,现在却都占据政府的重要位置。 元首提到了国家建设原则——国家原则,但是在现任政府里,有几位部长并不赞同国家原则。 元首警告说,若国家继续受到腐败的困扰,马来西亚不会成功,尤其是当里扎阿兹在涉嫌2.48亿美元(10.8亿令吉)与一马公司有关的洗钱案中,以不等同于无罪的情况获释,条件是归还他所获得的约1.073亿美元(4.653亿令吉)。这样一来,人民和国际社会因希望联盟政府开启的反腐败努力而建立起来的信心,将因腐败的认罪协商而被削弱。 元首谈到了让马来西亚实现更高的成就,以及诚实和负责任地履行人民付托的信任是重要的。可是,在他发表御词后的隔天,这些据称在国会开会前夕表达支持成立国盟的政党,现在却公开否认他们曾经达成这样的协议。 元首御词是政府拟定来年施政的政策声明。 在对抗新冠病毒大流行的这场无形战争中,政府的退场策略和蓝图显然是缺失的。这个退场策略和蓝图必须涵盖“全政府”和“全社会”的方式,以及让国会发挥监督和审查的功能。如此一来,我国才能成功战胜新冠病毒的多重战争,包括遏制新冠病毒和防止它再度扬升,确保马来西亚经济快速反弹——无论我们需要两年或五年的时间,直至研发出有效并广泛使用的疫苗。 马来西亚,你何去何从?

禁国会监督与审查政府 国盟制造世界级笑话!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20年5月18日(星期一)发布的媒体文告: 国盟领袖至少能制造世界级的笑话——今天保证拥有世界级的治理,隔天就禁止国会发挥监督与审查政府的功能,从而摧毁了世界级治理的基础 国盟领袖至少能制造世界级的笑话——今天保证拥有世界级的治理,隔天就禁止国会发挥监督与审查政府的功能,从而摧毁了世界级治理的基础! 今天的一日国会会议,是国会在马来西亚63年历史上最黑暗的一天。 它意味着内阁不接受《马来西亚宪法》,以及我国奉行的行政、立法和司法三权分立的基本原则,也不接受法治。 要是内阁支持《宪法》第43(3)条文的规定,即“内阁对国会集体负责”,就不会做出这样的决定。 随着禁制国会直到7月,国会无法行使监督与审查政府的功能,内阁将对谁集体负责? 如果内阁部长真诚和忠实于他们在元首御前宣誓就职时宣读的《宪法》第6附录—— “保存、保护和捍卫”宪法,他们就不会做出这样的事。 马来西亚的内阁公然拒绝马来西亚建国基础的五大国家原则! 曾经有一个政党的部长们公然拒绝将《国家原则》作为国家建设的基础。可是,这种反对国家原则的病毒首次感染了所有的部长,才会导致内阁决定召开一日国会会议。 国会议员应该更早之前就开会,以应对新冠病毒大流行带来的前所未有的挑战,包括遏制新冠病毒爆发并防止新冠病毒疫情再度扬升,以及迅速恢复被疫情摧毁的马来西亚经济。换句话说,这挑战是如何在不久的将来与新冠病毒共存——这段时间可能长达5年,而不仅仅是早先认为的12至24个月。 国会开会只是为了符合宪法规定的每6个月至少召开一次会议的要求,而不是致力于确保马来西亚在国会拥有强大的监督和审查政府政策的基础上,具备世界级的治理能力,以引导我国度过前所未有的新冠病毒大流行挑战。这是令人悲愤的情况! 政府非但没有在与新冠病毒大流行的无形战争中,开展出世界上数一数二的最佳做法,反而令马来西亚永远蒙羞和臭名昭著。我国陷入了世界上其中一个最糟糕的做法,容许滥用权力、腐败猖獗、盗贼统治死灰复燃和广泛侵犯人权。 林吉祥

行动管制令满两个月 紧闭国会是最糟措施

民主行动党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20年5月17日(星期天)所发布的媒体文告: 世界在新冠肺炎瘟疫中经历了不同的教训,且让我们在马来西亚的学习那些好的,而不是在控制冠状病毒时进行那些最糟糕的措施,并重启受到瘟疫摧残的经济引擎 世界在新冠肺炎瘟疫中经历了不同的教训,且让我们在马来西亚的学习那些好的,而不是在控制冠状病毒时进行那些最糟糕的措施,并重启受到瘟疫摧残的经济引擎。 今天距离自2020年3月18日实行的行动管制令(MCO)已经整整有两个月了。 新冠肺炎瘟疫在全球的状况在过去两个月中出现了重大的变化。在两个月前,它扩散到178个国家,其中有70个国家和地区录得死亡病例;但来到现在,这个疾病已经出现在222个国家里,其中有多达183个国家存在着死亡病例。 全世界的总确诊病例在2020年3月18日刚刚突破20万大关,但死亡病例却不到9000宗,其中有超过一半来自中国。今天,全世界的总病例已经增加21倍,共超过470万宗,而死亡病例则增加了35倍,达到逾31万3000宗。 当马来西亚在3月18日时实行MCO时,我们在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和死亡病例总数方面分别位居世界第18和第33位。现在我们在这两方面的数据的世界排名分别是第52和第62位。 我们本该不会经历第二波的新冠肺炎疫情,但即便如此,马来西亚在上个礼拜的表现也不会太差,日常的新冠肺炎确诊病例介于16至70宗,而整个礼拜共有5宗死亡病例。 马来西亚人民期盼零确诊和零死亡病例的一天的到来,但这并不表示我们已经在对抗新冠肺炎的隐形战争中获胜了,要知道这场战争将会是漫长和持久的,有专家还说道它的疫苗可能需要长达五年而不只是12至24个月的时间才能发展出来和广泛供应。 昨天,日本、泰国、冰岛、纽西兰和香港是其中一些在过去24个小时中录得零确诊和零死亡病例的国家和地区,但这也并不意味着他们已经终止了他们控制冠状病毒的隐形战争,或是他们并没有策划和实施经济复苏计划的策略。 举例来说,日本的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共有1万6203宗,死亡病例则有713宗。该国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在4月中旬达到高峰,那个时候的日常增幅多达500宗,这进而导致日本政府在4月16日颁布紧急状态,尽管它的限制比其他国家的还宽松得多。 现在,日本领袖正努力的发展出一套退场策略和未来路向图,希冀能够在人命和经济之间取得平衡。 另一边厢我们则目睹了新冠肺炎在欧洲和美国肆虐的惨况,比如在意大利,确诊病例从3月18日的3万5713宗增至现在的22万4760宗(增幅6.3倍)、西班牙,从1万4769宗增至27万6505宗(增幅18.7倍)、德国,从1万2327宗增至17万6247宗(增幅14.3倍)、法国,从9634宗增至17万9365宗(增幅18.6倍)、英国,从3269宗增至24万161宗(增至73.5倍),以及美国,从9296宗增至150万6169宗(增幅162倍)。 这样的惨况不只出现在西方。巴西在3月18日的确诊病例比马来西亚还少,只有529宗和4宗的死亡病例,但却在之后飙升成为世界上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总数最多的三个国家之一,它甚至比中国的还多,达到27万2043宗(增幅514倍,比美国的还要高),死亡病例也增至2537宗。 中国曾经是世界上最多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的国家,但却在过去两个月中被俄罗斯、巴西、土耳其、伊朗、印度和秘鲁等国家超越。 当MCO在3月18日实施时,世界上只有三个国家的死亡病例总数达到四位数,那就是中国、意大利和伊朗。 来到今天,新冠肺炎死亡病例总数超过1000宗达到四位数的国家共有24个,其中头15个国家如下: 1. 美国 – 89,538宗 2. 英国 – 34,466宗 3. 意大利 – 31,763宗 4. 法国 – 27,625宗 5. 西班牙 – 27,563宗 6. 巴西 – 15,633宗 7. 比利时 – 9,005宗 8. 德国 –...

降职是羞辱和违宪 政府应立刻复职下议院秘书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20年5月16日(星期六)发布的媒体文告: 里祖安应立即复职为下议院秘书,因为骤然将他降职不但是对他的羞辱,也是违反《马来西亚宪法》第65(2)条文的惩处。 里祖安(Riduan Rahmat)从2020年2月22日被任命为下议院秘书不到3个月就被降职,创下任期最短的下议院秘书的记录。 对于为国会服务了31年的里祖安而言,这是一个不光彩的结局。他于1989年1月31日开始担任马来西亚国会的行政官员,并自2014年9月8日起出任上议院秘书。 里祖安应立即复职为下议院秘书,因为骤然将他降职不但是对他的羞辱,也是违反《马来西亚宪法》第65(2)条文的惩处。 第65(2)条文规定,作为高阶公务员的下议院秘书,应由国家元首任命,并且“应出任该职位直至一般公务员的法定退休年龄, 除非他在退休之前辞职,或转任其他公共服务的职位。” 里祖安不是“转任其他公共服务的职位”,而是受到无根据的违宪处罚,并且还骤然被降职。 违背宪法三权分立基本原则 下议院秘书比上议院秘书的级别高。从2014年8月8日至2020年2月21日,里祖安担任上议院秘书近6年。担任下议院秘书超过两年的拿督罗斯米(Datuk Roosme binti Hamzah)退休后,里祖安被擢升为下议院秘书。 如今,他已被降职为上议院行政秘书。这个职位甚至比他之前担任的上议院秘书一职还要低阶,而他昔日的下属如今已成为他的上司。 如果里祖安以下议院秘书的身份严重失职,就应该调查他的不当行为。因为在没有任何理由或适当调查的情况下,他不应受到惩罚并突如其来地被降职。 其实,有鉴于下议院秘书是高阶职位,“除了基于联邦法庭法官裁定的理由和方式”,即通过调查法庭裁定,否则不应该撤除里祖安的下议院秘书之职。 请首相丹斯里慕尤丁解释,为何他对里祖安采取违宪处罚和突如其来的降职,以及此事是否已提交内阁批准,还是仅由国会事务部长决定。 里祖安是否因为议长接纳敦马哈迪在星期一的国会对首相提出不信任动议而受到惩罚? 这是否足以证明突如其来地把里祖安降职,是羞辱性和严重的不当之举? 让调查法庭裁定这一宪法问题吧! 在这方面,我们必须理解,国会事务部长不是国会的领袖。如果他可以要求下议院秘书按照他的指示行事,这样的行为无疑是嘲弄马来西亚宪法中三权分立的基本原则。 国会的领袖是议长,而下议院秘书是议长的下属而非国会事务部长的下属。后者仅负责政府的国会事务,不能在国会称王。 林吉祥

国会下议院秘书忽被降职 国盟是否遵守议会民主制度与宪法?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20年5月15日(星期五)发布的媒体文告: 国盟政府连至少体面的24小时通知都没有给下议院秘书里祖安,突如其来地把他立即降职,不但是对他极大的羞辱,也令人怀疑国盟政府是否致力于遵守议会民主制度与《马来西亚宪法》关于三权分立的基本原则 国盟政府连至少体面的24小时通知都没有给下议院秘书里祖安(Riduan Rahmat),突如其来地把他立即降职,不但是对他极大的羞辱,也令人怀疑国盟政府是否致力于遵守议会民主制度与《马来西亚宪法》关于行政、立法和司法三权分立的基本原则。 这是不是内阁表现出的权力傲慢,对国会接纳敦马哈迪医生提出的不信任动议表达不满?这也导致政府再度缩短国会5月18日的会议,议程只剩下国家元首发表施政御词。 里祖安于2020年5月13日最后一次以下议员秘书的身份,发出通告给国会议员,告知5月18日的国会会议已经缩短至剩下元首发表施政御词。 里祖安在通告中附加了一页5月18日会议的“日程”,让人怀疑今年早些时候关于国会会议日程的通告,是否会一再修改。 里祖安之前在4月17日的通告中,发送了二度修改的国会会议日程,即7月13日至8月27日开会25天;9月28日至11月26日召开36天的2021年财政预算案会议。 那是国会第二次更换今年的开会日期。 里祖安在3月4日发给国会议员的通告指出,国会将于5月18日至6月23日举行长达15天的会议,包括分配给后座议员8天针对“感谢元首施政御词”的辩论,5天用于部长答复,以及1天用于辩论政府事务。此外,7月27日至8月27日将举行17天的国会会议,而9月28日至11月26日则将举行为期36天的2021年财政预算案会议。国会将一共召开71天的会议。 这与之前下议院前秘书拿督罗斯米(Roosme binti Hamzah)第一次发送给国会议员的2020年国会会议的日期有所不同。当时设定的下议院开会日期为3月9日至4月16日(24天),接着是7月20日至8月27日(21天),最后是9月28日至11月19日的2021年财政预算案会议(32天),一共开会77天。 今年国会开会天数已经从原来的77天缩短至62天。后座议员针对“感谢元首施政御词”的辩论也从8天减半至4天。 今年国会开会的天数会再度减少吗?

缩短518国会 慕尤丁对不信任动议恐慌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20年5月14日(星期四)所发布的媒体文告: 导致首相慕尤丁违背议会常规地缩短5月18日的国会会议的,并非是新冠肺炎瘟疫;而是他对敦马哈迪所提出的不信任动议的恐慌。 马哈迪曾经表示他已经呈上不信任动议,以质疑慕尤丁在2020年3月1日宣誓就任为首相时是否真的获得大多数国会议员的支持,但综观慕尤丁恐慌的回应,我们可以得知他直到现在都没有获得可以在马哈迪的不信任动议中获胜的大多数支持。 他进一步缩短5月18日的国会会议事务,只容许国家元首发表御词的做法也违反了下议院常规。 首相援引了下议院第11(2)和第15(2)条文。 议会常规第11(2)条文规定“下议院开会的日期”需要提前28天通知,而这与议会常规第14条文下所陈明的国会“事务”无关,至于议会常规第15(2)条文则是完全不关事的,因为该条文规定“政府事务”得由政府定下。 至于5月18日的国会会议事务进一步被缩短符合了当下国家正从新冠肺炎疫情恢复过来的说法,是经不起验证的。 当国会起初于4月17日发出5月18日召开国会会议的通知时,我们的日常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增幅是三位数,在前个礼拜介于110至184宗;但当首相在5月12日致函议长的时候,我们的日常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增幅已经下降到自行动管制令(MCO)于3月18日(那天的确诊病例是117宗)实施以来最低的数字,在前个礼拜仅介于16至70宗,增幅只有两位数。 首相是否可以解释这样的异常做法吗? 首相现在的意思是否是除非我们在对抗新冠肺炎的战争中获胜,即达到零确诊,否则国会监督和审视将会继续被冻结,国会也无法处理马哈迪的不信任动议? 世界卫生组织(WHO)紧急事务总监Mike Ryan医生最近才在日内瓦表示,新冠肺炎病毒可能是不会消失的。 他警告人们不要预测病毒何时会消失,并还说道即便有关疫苗找到了,控制这个病毒仍然需要“最大的努力”。 直到目前为止,全世界已经有将近30万人死于新冠肺炎,总确诊病例也超过了440万宗。 马来西亚国会是否真的要这样无限期的关闭下去,还有国会对政府的监督和审视也一并被冻结起来,这样滥权、猖獗的贪污、窃国统治的死灰复燃还有侵犯人权的事件才能全部都重现在马来西亚? 林吉祥

解除媒体报道5月18日国会会议的限制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20年5月13日(星期三)发布的媒体文告: 政府应该解除媒体报道5月18日国会会议的限制。 国会只召开一天的会议,是非常糟糕的举措。国会扮演监督和审查的角色,以防止滥用权力、猖獗的腐败、盗贼统治死灰复燃和广泛侵犯人权。因此,国会只召开一天的会议,是对国会彻彻底底的嘲讽。 然而,限制媒体报道“一日国会会议”无疑是“在伤口上撒盐”之举,因为它将是恶行的开端,触发政府实施控制信息和通讯并审查媒体的制度。 我认为,我们可以满足媒体于5月18日进入国会的请求,又同时维持有效的“社交距离”措施。我呼吁国会与媒体代表讨论,以确保5月18日的国会报道不必只是依赖“官方媒体”。 “官方媒体”星期一针对马六甲州议会会议的偏颇报道,以及“官方媒体”昨天对霹雳州议会会议更令人瞠目结舌的报道,在在显示了媒体自由既不能也不应该限于“官方媒体”。只限于官方媒体的媒体自由是个悖论,因为官方媒体的作用与自由和独立媒体的作用截然不同! 区别官方媒体与自由、独立媒体的好例子是,“官方媒体”没有锁定昨天“黑衣人”闯入霹雳州议会的事件。“官方媒体”没有质问为何“黑衣人”尽管没有获得议长的许可,却擅自闯入州议会。“黑衣人”其实怀抱着犯罪的动机,强行将议长从议长的席位上拖走。这和2009年臭名昭著的霹雳州议长西华古玛被强行拖下议长的位子,如出一辙。 在新冠病毒大流行期间,封锁国会以限制国会监督和审查政府的功能,已经使马来西亚国会成为全世界的笑柄。 政府将国会的新闻报道限制在“官方媒体”的范围内,只能引来国际的强烈谴责,因为这只不过是阴险的企图,以便从限制国会对政府进行监督和审查,扩大到限制国内和国际对政府进行监督和审查。对于一个公开、透明、有担当和负责任的政府,这是自相矛盾的。 警方应停止对记者塔丝妮(Tashny Sukumaran)的一切调查。塔丝妮报道了当局逮捕无证移民的新闻而遭警方调查。 在希盟政府执政的22个月期间,我国的新闻自由让人 “耳目一新”。根据无国界记者组织(RSF)公布的年度世界新闻自由指数,马来西亚在过去两年跃升44个名次——2019年从第145名上升至第123名,2020年则上升至第101名。 一如塔丝妮被捕和规定只限“官方媒体”报道国会新闻所示,国民联盟政府执政不到100天却已经在新闻自由方面倒退。 马来西亚明年的新闻自由指数会进一步改善还是会倒退呢?

若国会失去监督审查功能 民主即将消亡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20年5月7日(星期四)发布的媒体文告: 在新冠病毒大流行结束之前,禁制国会对政府行使监督和审查的功能,意味着马来西亚民主制度的消亡。 高级部长阿兹敏推文表示,在国家“需要重建”的时候最好维持“政治隔离”。或许他自以为是,但他的推文实际上出卖了他,让他和一群希望在新冠病毒大流行期间,禁制国会对政府行使监督和审查功能的部长,成为一丘之貉。 这些部长希望把新冠病毒大流行当作任意妄为的凭借,以便能够没有限制地滥用权力,并不受国会的监督和审查。 不幸的是,马来西亚人现在看不到哪个部长有资格成为柏拉图提倡的哲人王。哲人王既有才华又有智慧,可靠并愿意过着简朴的生活,而他的灵魂像金子般闪耀灿烂。 因此,在国盟政府成立满百天之前,腐败和滥用权力就开始崭露丑陋的头角。 例如,大马反贪会目前正在调查一项3,000万令吉的合同,以向卫生部供应用于新冠病毒大流行大量检测的实验室系统。此外,一名单身母亲因违反行管令,先是被判入狱30天,在上诉后减刑至入狱8天和罚款1,000令吉。同样违反行管令的显赫人物之女,即使更严重地违规,仅罚款800令吉。这无疑是双重标准。 部长们是不是因此而不要在新政府成立的头100天,举行全面的国会会议,让国会行使监督和审查的功能,结果荒谬地决定在5月18日举行为期一天的国会会议? 我同意在新冠病毒大流行造成前所未有的国家危机时期,马来西亚人民应该抛开种族、宗教、地区和政治的分歧,齐心协力与新冠病毒打一场无形战争。然而,这不能当作任意妄为的凭借,导致滥用权力、盗贼统治、腐败猖獗、平庸或愚蠢的政策。 如果禁制了国会的监督和审查功能,那么过去68天内政府的窘境、闹剧和失误将成为普遍现象。例如,笨拙地威胁采取法律行动对付州政府,而不是确保联邦与州政府在新冠病毒的无形战争中达成共识;“温水治疗新冠病毒”;“15个州”;“ 500个国家”;“哆啦A梦”;“部长”;“ 抖音”;以及在在野党选区派发食品物资给B40家庭时出现歧视的严重指控。 毫无疑问,在新冠病毒大流行结束之前,禁制国会对政府的作为行使监督和审查的功能,意味着马来西亚民主的消亡——因为研发出并广泛使用新冠病毒的有效疫苗,将需要长达两年的时间。 当前我们正处于对抗新冠病毒的无形战争中,我同意我们应该抛开政治分歧,不应该质问为什么马来西亚会遭受第二波的新冠病毒疫情,以及谁必须对爆发第二波疫情造成107人死亡负责。第二波疫情击溃了我们对第一波疫情的控制——从爆发新冠疫情初期的22个病例和无人死亡,到现在我们有6,428个病例和107人死亡。 马来西亚原本应该比泰国更好地控制新冠疫情,但是正如卫生总监诺希山所承认的,与人口较多的泰国相比,第二波的新冠疫情导致马来西亚在遏制新冠病毒大流行方面落后于泰国。 我们本来不必经历第二波新冠疫情,但是尽管如此,马来西亚的情况还不算太糟。 回顾3月18日,我们实施了行管令。 那是七个星期前,中国当时是确诊病例最多的国家,有80,907个确诊病例,死亡人数总计3,245。 世界上病例最多的10个国家是中国、意大利、伊朗、西班牙、德国、美国、法国、韩国、瑞士和英国。 今天,中国、韩国和瑞士已被跻身前十名的俄罗斯、土耳其和巴西取代。 目前新冠病毒确诊病例最多的前10个国家是: 1. 美国 1,258,051例 2. 西班牙 253,682例 3. 意大利 214,457例 4. 英国 201,101例 5. 法国 174,191例 6. 德国 168,162例 7. 俄罗斯 165,929例 8. 土耳其 131,744例 9. 巴西 125,218例 10.伊朗 101,650例 3月18日,马来西亚占全球总病例的0.36%,即790例,而全球总病例为218,910例。今天,我们在全球总数中所占的比例较小,即0.16%或6,429例,而全球总数为3,812,717例。 此外, 3月18日时,马来西亚占全球新冠病毒死亡病例的0.02%。当时马来西亚有2个死亡病例,而全球死亡病例为8 925。今天,马来西亚占全球死亡病例的0.04%或107人死亡,而全球死亡病例为264,128。 尽管爆发了第二波疫情,马来西亚在对抗新冠病毒的无形战争中做得还不错。现在我国的当务之急是集合所有马来西亚人之力,以赢得对抗新冠病毒的战争。除了防止爆发第三波疫情,我们也要在最短的时间内恢复已被大流行摧毁的马来西亚经济。 可是,我们绝不能屈服于那些希望新冠病毒大流行可以禁制国会,使国会无法审查和监督政府作为的警告。我们绝不能容许任意妄为,导致腐败猖獗、盗贼统治卷土重来、严重违反人权和民主消亡的情况。 林吉祥

警告不守条限令州属 阿兹敏不懂宪法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20年5月5日(星期二)发布的媒体文告: 联邦政府警告将对9个州采取法律行动,因为它们拒绝遵守有条件行管令。这证明我们缺乏“全政府”方案,而各自为政又杂乱无章的退场计划多么令人遗憾 。  国际贸易与工业部高级部长阿兹敏昨晚发出的警告,无疑是往伤口上撒盐。他本来应该与各州首席部长和州务大臣开会,对如何通过有条件行管令逐步恢复经济达成共识。 显而易见,阿兹敏不懂马来西亚宪法。他应该留意联邦与州关系国会遴选委员会主席哈山卡林的声明。哈山卡林指出,根据《联邦宪法》第9附表,联邦和州政府有共同管辖卫生事务的权力。 公共卫生和疾病预防的事务都列在共同列表里,这意味着联邦政府和州政府在这些事务上共同拥有管辖权。 阿兹敏和联邦政府都不能仅仅根据《1988年预防和控制传染病法令》(第342号法令)将其意志强加于州,要它们遵循联邦政府宣布5月4日重新开放经济的决定。 吉打、沙巴州、彭亨、槟城、吉兰丹和砂拉越6个州已决定不遵循联邦政府的决定,而雪兰莪、霹雳和森美兰3个州则表示将限制恢复营业的企业的数量。 虽然阿兹敏表示各州首席部长州务大臣出席了4月28日的国家安全理事会会议,但如何在有条件行管令期间重新开放各个经济领域,以制定分阶段解除和软着陆计划,在会议上并没达成共识。 其实在5月4日解除行管令并实施有条件行管令前,联邦政府必须和各州首席部长及州务大臣召开第二次会议。 这就是阿兹敏现在应该做的,而不是在昨晚发表模糊的法律威胁。 新冠疫情将是一场漫长且持久的无形战争,我们必须确保未来1至2年内不会再次爆发疫情,并确保经济能在最短的时间内反弹。 应付无形战争的拙劣手法应该告一个段落了,包括“温水治疗新冠病毒”、“15个州”、“500个国家”、“哆啦A梦”、“部长”、“抖音”,以及在在野党选区派发食品物资给B40家庭时出现歧视的严重指控。 政府采取“全政府”和“全社会”的方式是当务之急。国会应该发挥监督和审查的功能,以确保我国成功对抗新冠病毒大流行的无形战争。 到目前为止,政府表现得好像它最聪明而事实显然不是这样。况且,“政府最聪明”的时代已经过去。 超过4万名马来西亚公民已在网上签署请愿书,要求国会至少召开两周的会议,而不只是在5月18日开会一天而已。就让更多的马来西亚公民在网上签署请愿书,向首相慕尤丁表达我们的观点。 请浏览以下网址签署网上请愿书: https://www.change.org/p/prime-minister-yab-muhyiddin-yassin-get-parliament-to-sit-for-2-weeks-from-18-may-not-just-1-day 林吉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