缩短518国会 慕尤丁对不信任动议恐慌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20年5月14日(星期四)所发布的媒体文告: 导致首相慕尤丁违背议会常规地缩短5月18日的国会会议的,并非是新冠肺炎瘟疫;而是他对敦马哈迪所提出的不信任动议的恐慌。 马哈迪曾经表示他已经呈上不信任动议,以质疑慕尤丁在2020年3月1日宣誓就任为首相时是否真的获得大多数国会议员的支持,但综观慕尤丁恐慌的回应,我们可以得知他直到现在都没有获得可以在马哈迪的不信任动议中获胜的大多数支持。 他进一步缩短5月18日的国会会议事务,只容许国家元首发表御词的做法也违反了下议院常规。 首相援引了下议院第11(2)和第15(2)条文。 议会常规第11(2)条文规定“下议院开会的日期”需要提前28天通知,而这与议会常规第14条文下所陈明的国会“事务”无关,至于议会常规第15(2)条文则是完全不关事的,因为该条文规定“政府事务”得由政府定下。 至于5月18日的国会会议事务进一步被缩短符合了当下国家正从新冠肺炎疫情恢复过来的说法,是经不起验证的。 当国会起初于4月17日发出5月18日召开国会会议的通知时,我们的日常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增幅是三位数,在前个礼拜介于110至184宗;但当首相在5月12日致函议长的时候,我们的日常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增幅已经下降到自行动管制令(MCO)于3月18日(那天的确诊病例是117宗)实施以来最低的数字,在前个礼拜仅介于16至70宗,增幅只有两位数。 首相是否可以解释这样的异常做法吗? 首相现在的意思是否是除非我们在对抗新冠肺炎的战争中获胜,即达到零确诊,否则国会监督和审视将会继续被冻结,国会也无法处理马哈迪的不信任动议? 世界卫生组织(WHO)紧急事务总监Mike Ryan医生最近才在日内瓦表示,新冠肺炎病毒可能是不会消失的。 他警告人们不要预测病毒何时会消失,并还说道即便有关疫苗找到了,控制这个病毒仍然需要“最大的努力”。 直到目前为止,全世界已经有将近30万人死于新冠肺炎,总确诊病例也超过了440万宗。 马来西亚国会是否真的要这样无限期的关闭下去,还有国会对政府的监督和审视也一并被冻结起来,这样滥权、猖獗的贪污、窃国统治的死灰复燃还有侵犯人权的事件才能全部都重现在马来西亚? 林吉祥

解除媒体报道5月18日国会会议的限制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20年5月13日(星期三)发布的媒体文告: 政府应该解除媒体报道5月18日国会会议的限制。 国会只召开一天的会议,是非常糟糕的举措。国会扮演监督和审查的角色,以防止滥用权力、猖獗的腐败、盗贼统治死灰复燃和广泛侵犯人权。因此,国会只召开一天的会议,是对国会彻彻底底的嘲讽。 然而,限制媒体报道“一日国会会议”无疑是“在伤口上撒盐”之举,因为它将是恶行的开端,触发政府实施控制信息和通讯并审查媒体的制度。 我认为,我们可以满足媒体于5月18日进入国会的请求,又同时维持有效的“社交距离”措施。我呼吁国会与媒体代表讨论,以确保5月18日的国会报道不必只是依赖“官方媒体”。 “官方媒体”星期一针对马六甲州议会会议的偏颇报道,以及“官方媒体”昨天对霹雳州议会会议更令人瞠目结舌的报道,在在显示了媒体自由既不能也不应该限于“官方媒体”。只限于官方媒体的媒体自由是个悖论,因为官方媒体的作用与自由和独立媒体的作用截然不同! 区别官方媒体与自由、独立媒体的好例子是,“官方媒体”没有锁定昨天“黑衣人”闯入霹雳州议会的事件。“官方媒体”没有质问为何“黑衣人”尽管没有获得议长的许可,却擅自闯入州议会。“黑衣人”其实怀抱着犯罪的动机,强行将议长从议长的席位上拖走。这和2009年臭名昭著的霹雳州议长西华古玛被强行拖下议长的位子,如出一辙。 在新冠病毒大流行期间,封锁国会以限制国会监督和审查政府的功能,已经使马来西亚国会成为全世界的笑柄。 政府将国会的新闻报道限制在“官方媒体”的范围内,只能引来国际的强烈谴责,因为这只不过是阴险的企图,以便从限制国会对政府进行监督和审查,扩大到限制国内和国际对政府进行监督和审查。对于一个公开、透明、有担当和负责任的政府,这是自相矛盾的。 警方应停止对记者塔丝妮(Tashny Sukumaran)的一切调查。塔丝妮报道了当局逮捕无证移民的新闻而遭警方调查。 在希盟政府执政的22个月期间,我国的新闻自由让人 “耳目一新”。根据无国界记者组织(RSF)公布的年度世界新闻自由指数,马来西亚在过去两年跃升44个名次——2019年从第145名上升至第123名,2020年则上升至第101名。 一如塔丝妮被捕和规定只限“官方媒体”报道国会新闻所示,国民联盟政府执政不到100天却已经在新闻自由方面倒退。 马来西亚明年的新闻自由指数会进一步改善还是会倒退呢?

若国会失去监督审查功能 民主即将消亡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20年5月7日(星期四)发布的媒体文告: 在新冠病毒大流行结束之前,禁制国会对政府行使监督和审查的功能,意味着马来西亚民主制度的消亡。 高级部长阿兹敏推文表示,在国家“需要重建”的时候最好维持“政治隔离”。或许他自以为是,但他的推文实际上出卖了他,让他和一群希望在新冠病毒大流行期间,禁制国会对政府行使监督和审查功能的部长,成为一丘之貉。 这些部长希望把新冠病毒大流行当作任意妄为的凭借,以便能够没有限制地滥用权力,并不受国会的监督和审查。 不幸的是,马来西亚人现在看不到哪个部长有资格成为柏拉图提倡的哲人王。哲人王既有才华又有智慧,可靠并愿意过着简朴的生活,而他的灵魂像金子般闪耀灿烂。 因此,在国盟政府成立满百天之前,腐败和滥用权力就开始崭露丑陋的头角。 例如,大马反贪会目前正在调查一项3,000万令吉的合同,以向卫生部供应用于新冠病毒大流行大量检测的实验室系统。此外,一名单身母亲因违反行管令,先是被判入狱30天,在上诉后减刑至入狱8天和罚款1,000令吉。同样违反行管令的显赫人物之女,即使更严重地违规,仅罚款800令吉。这无疑是双重标准。 部长们是不是因此而不要在新政府成立的头100天,举行全面的国会会议,让国会行使监督和审查的功能,结果荒谬地决定在5月18日举行为期一天的国会会议? 我同意在新冠病毒大流行造成前所未有的国家危机时期,马来西亚人民应该抛开种族、宗教、地区和政治的分歧,齐心协力与新冠病毒打一场无形战争。然而,这不能当作任意妄为的凭借,导致滥用权力、盗贼统治、腐败猖獗、平庸或愚蠢的政策。 如果禁制了国会的监督和审查功能,那么过去68天内政府的窘境、闹剧和失误将成为普遍现象。例如,笨拙地威胁采取法律行动对付州政府,而不是确保联邦与州政府在新冠病毒的无形战争中达成共识;“温水治疗新冠病毒”;“15个州”;“ 500个国家”;“哆啦A梦”;“部长”;“ 抖音”;以及在在野党选区派发食品物资给B40家庭时出现歧视的严重指控。 毫无疑问,在新冠病毒大流行结束之前,禁制国会对政府的作为行使监督和审查的功能,意味着马来西亚民主的消亡——因为研发出并广泛使用新冠病毒的有效疫苗,将需要长达两年的时间。 当前我们正处于对抗新冠病毒的无形战争中,我同意我们应该抛开政治分歧,不应该质问为什么马来西亚会遭受第二波的新冠病毒疫情,以及谁必须对爆发第二波疫情造成107人死亡负责。第二波疫情击溃了我们对第一波疫情的控制——从爆发新冠疫情初期的22个病例和无人死亡,到现在我们有6,428个病例和107人死亡。 马来西亚原本应该比泰国更好地控制新冠疫情,但是正如卫生总监诺希山所承认的,与人口较多的泰国相比,第二波的新冠疫情导致马来西亚在遏制新冠病毒大流行方面落后于泰国。 我们本来不必经历第二波新冠疫情,但是尽管如此,马来西亚的情况还不算太糟。 回顾3月18日,我们实施了行管令。 那是七个星期前,中国当时是确诊病例最多的国家,有80,907个确诊病例,死亡人数总计3,245。 世界上病例最多的10个国家是中国、意大利、伊朗、西班牙、德国、美国、法国、韩国、瑞士和英国。 今天,中国、韩国和瑞士已被跻身前十名的俄罗斯、土耳其和巴西取代。 目前新冠病毒确诊病例最多的前10个国家是: 1. 美国 1,258,051例 2. 西班牙 253,682例 3. 意大利 214,457例 4. 英国 201,101例 5. 法国 174,191例 6. 德国 168,162例 7. 俄罗斯 165,929例 8. 土耳其 131,744例 9. 巴西 125,218例 10.伊朗 101,650例 3月18日,马来西亚占全球总病例的0.36%,即790例,而全球总病例为218,910例。今天,我们在全球总数中所占的比例较小,即0.16%或6,429例,而全球总数为3,812,717例。 此外, 3月18日时,马来西亚占全球新冠病毒死亡病例的0.02%。当时马来西亚有2个死亡病例,而全球死亡病例为8 925。今天,马来西亚占全球死亡病例的0.04%或107人死亡,而全球死亡病例为264,128。 尽管爆发了第二波疫情,马来西亚在对抗新冠病毒的无形战争中做得还不错。现在我国的当务之急是集合所有马来西亚人之力,以赢得对抗新冠病毒的战争。除了防止爆发第三波疫情,我们也要在最短的时间内恢复已被大流行摧毁的马来西亚经济。 可是,我们绝不能屈服于那些希望新冠病毒大流行可以禁制国会,使国会无法审查和监督政府作为的警告。我们绝不能容许任意妄为,导致腐败猖獗、盗贼统治卷土重来、严重违反人权和民主消亡的情况。 林吉祥

警告不守条限令州属 阿兹敏不懂宪法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20年5月5日(星期二)发布的媒体文告: 联邦政府警告将对9个州采取法律行动,因为它们拒绝遵守有条件行管令。这证明我们缺乏“全政府”方案,而各自为政又杂乱无章的退场计划多么令人遗憾 。  国际贸易与工业部高级部长阿兹敏昨晚发出的警告,无疑是往伤口上撒盐。他本来应该与各州首席部长和州务大臣开会,对如何通过有条件行管令逐步恢复经济达成共识。 显而易见,阿兹敏不懂马来西亚宪法。他应该留意联邦与州关系国会遴选委员会主席哈山卡林的声明。哈山卡林指出,根据《联邦宪法》第9附表,联邦和州政府有共同管辖卫生事务的权力。 公共卫生和疾病预防的事务都列在共同列表里,这意味着联邦政府和州政府在这些事务上共同拥有管辖权。 阿兹敏和联邦政府都不能仅仅根据《1988年预防和控制传染病法令》(第342号法令)将其意志强加于州,要它们遵循联邦政府宣布5月4日重新开放经济的决定。 吉打、沙巴州、彭亨、槟城、吉兰丹和砂拉越6个州已决定不遵循联邦政府的决定,而雪兰莪、霹雳和森美兰3个州则表示将限制恢复营业的企业的数量。 虽然阿兹敏表示各州首席部长州务大臣出席了4月28日的国家安全理事会会议,但如何在有条件行管令期间重新开放各个经济领域,以制定分阶段解除和软着陆计划,在会议上并没达成共识。 其实在5月4日解除行管令并实施有条件行管令前,联邦政府必须和各州首席部长及州务大臣召开第二次会议。 这就是阿兹敏现在应该做的,而不是在昨晚发表模糊的法律威胁。 新冠疫情将是一场漫长且持久的无形战争,我们必须确保未来1至2年内不会再次爆发疫情,并确保经济能在最短的时间内反弹。 应付无形战争的拙劣手法应该告一个段落了,包括“温水治疗新冠病毒”、“15个州”、“500个国家”、“哆啦A梦”、“部长”、“抖音”,以及在在野党选区派发食品物资给B40家庭时出现歧视的严重指控。 政府采取“全政府”和“全社会”的方式是当务之急。国会应该发挥监督和审查的功能,以确保我国成功对抗新冠病毒大流行的无形战争。 到目前为止,政府表现得好像它最聪明而事实显然不是这样。况且,“政府最聪明”的时代已经过去。 超过4万名马来西亚公民已在网上签署请愿书,要求国会至少召开两周的会议,而不只是在5月18日开会一天而已。就让更多的马来西亚公民在网上签署请愿书,向首相慕尤丁表达我们的观点。 请浏览以下网址签署网上请愿书: https://www.change.org/p/prime-minister-yab-muhyiddin-yassin-get-parliament-to-sit-for-2-weeks-from-18-may-not-just-1-day 林吉祥    

国会召开在即 林吉祥提6抗疫问题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20年5月4日(星期一)发布的媒体文告: 请问慕尤丁,马来西亚在对抗新冠病毒这场无形战争中的优势和劣势是什么?政府又会不会提呈行管令的退场计划让国会批准? 我为5月18日的国会会议向首相提出了一道问题,要求首相丹斯里慕尤丁表明,“我国在对抗新冠病毒这场无形战争中的优势和劣势是什么,而政府又会不会提呈行管令的退场计划让国会批准?” 我已向国会提交了6个问题——全部与新冠病毒疫情有关。 另外的5道问题是: 1. 请首相解释,在国民关怀计划中提及,给予前线医疗人员600令吉特别津贴的标准,并说明有多少前线医疗人员已经获得这项特别津贴。 2. 请人力资源部长说明,如果必须再延长行管令,政府可以维持就业保障计划多久,以及给予600令吉的理据,因为这笔数目显然不足以维持无薪休假期间的生计。 3. 请卫生部长说明,我国目前对新冠病毒病人进行测试、接触者追踪和治疗的承载能力,以及一旦我国面对感染数目激增,卫生部有什么计划提高这个承载能力。 4. 请财政部长说明,为什么政府改变了国民关怀计划中宣布的暂停偿还贷款政策,导致借款人或许得支付额外的利息。 5. 请房屋与地方政府部长说明,政府有什么计划,帮助因行管令和新冠病毒失去收入来源的私人租户,免于因为拖欠租金而被驱逐? 新冠病毒的有效疫苗需要12到24个月的时间才能研发出来并广泛应用。马来西亚人民必须为工作和娱乐制定一种“新规范”,以成为他们生活的一部分,“社交隔离”将成为“新规范”的主要特征。 在世界舞台上,马来西亚可以借鉴其他国家在对抗新冠病毒这场无形战争中的成功与失败教训。该疾病已蔓延到219个国家和地区,其中180个有死亡病例。 马来西亚于2020年3月18日实施行动管制令(行管令)时,全球病例总数刚超过200,000大关,死亡人数少于9,000。时至今日,全球确诊病例已超过350万大关,而死亡人数已接近250,000。 全球确诊病例总数从3月18日的218,910例上升到目前的3,560,915例,增加了16倍以上,而全球死亡人数从8,925例上升到248,067例,增加了27倍以上。 马来西亚于2020年3月18日实施行管令时,是世界上有最多新冠病毒病例的第18个国家,以及有最多死亡病例的第33个国家。 我们现在是世界上有最多新冠病毒病例的第50个国家,以及有最多死亡病例的第53个国家。 一方面,欧洲和美国经历了恐怖的情况,新冠病毒疫情肆虐。如意大利,从3月18日的35,713例上升至目前的210,717例(增加了5.9倍);西班牙从14,769例上升至247,122例(增加了16.7倍);德国从12,327例上升至165,664例(增加了13.4倍);法国从9,634例上升至168,693例(增加了17.5倍);英国从3,269宗上升至186,599宗(增加了57倍);美国则从9,296例上升至1,186,073(增加了127.5倍)。 遭遇惨况的不只是西方国家。3月18日,巴西的529个病例和4个死亡病例少于马来西亚。然而,它迅速跃升为有最多病例的第九个国家,超过了中国,为101,147例(增加了191倍,超过美国),死亡人数达惊人的6,750人。 另一方面,韩国、台湾、香港和越南是成功对抗新冠病毒这场无形战争的例子。 我国在3月18日实施行管令时,有3个国家的死亡病例超过千人,即中国、意大利和伊朗。 如今,有22个国家拥有超过1,000个新冠病毒死亡病例,即: 1. 美国 – 68,545 2. 意大利 – 28,884 3. 英国 – 28,446 4. 西班牙 – 25,264 5. 法国 – 24,895 6. 比利时 – 7,844 7....

一天会议, 国会议员无法传达民意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20年5月2日(星期六)发布的媒体文告: 政府应把国会和司法视为“必要服务”,以便采取“全政府”和“全社会”的方式,应对新冠病毒大流行这场无形战争。 首相丹斯里慕尤丁昨天宣布,从星期一开始实行附带条件行管令(CMCO)并放宽限制后,每个人最想知道的一个问题是,为什么政府尚未采取“全政府”和“全社会”的方式,以便马来西亚能战胜对抗新冠病毒大流行的这场无形战争。 因此,在新冠病毒大流行期间,国会与司法部门应在星期一之前就被归为“必要服务”。政府也应该允许国会全面复会,而不是荒谬地只在5月18日举行一天的会议。 5月18日将举行为期一天的国会会议,并只会由元首发表施政御词和政府提呈法案的一读。 感谢元首施政御词和辩论政府于5月18日提呈的议案,则展延至7月的国会。7月的国会定于2020年7月13日至8月27日举行,为期25天。 如果国会举行一天会议,马来西亚国会议员将创造全世界议会的历史,成为国会议员开会但无法发言的第一个国会,因为政府希望他们变成哑巴! 7月的国会会议,一般上为期12天的感谢元首施政御词辩论,将被缩减为8天,而国会议员的8天辩论减半为4天,接着是部长们的4天回覆。 这是最荒谬并难以容忍的事。国会应该削减的是部长们的4天答复,而不是后座议员的8天辩论。 首相应于5月18日恢复国会的全面会议,让国会议员有机会传达民意,特别是行管令期间人民的意见和不满。 同时,我们应做好准备,以便国会于5月18日召开会议时,可以举行虚拟国会和国会遴选委员会会议。 如今,人们普遍认为新冠病毒大流行带来的威胁比近年来的其他流行病毒都更大。大多数人认为,新冠病毒感染者甚至死亡人数,比官方确认的还要多。 全球新冠病毒感染的病例已接近340万,而全球死亡人数接近24万。 我们必须确保,因为新冠病毒而实施的封锁不会击垮马来西亚的经济。 这就需要采取“全政府”和“全社会”的方式,以团结一致地支持政府对抗新冠病毒这场无形战争的努力。 林吉祥

马来西亚国会在新冠病毒大流行期间做什么?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20年4月29日(星期三)发布的媒体文告:  内阁今天上午是否可以创造“虚拟”奇迹——撤回国会召开一日会议的决定,并允许国会召开2天现场会议和8天虚拟会议? 新加坡国会下周将修订《新加坡宪法》,以允许国会举行虚拟议会。 上周,英国下议院开会并通过了建立数码辩论室的计划,该辩论室可以让120名议员使用Zoom视频会议软件远程参与辩论。下议院也同意最多可以有50名议员在国会现场开会。 批准建立数码辩论室的隔天,也就是4月23日,英国下议院召开了首次“虚拟”数码国会会议。会议包括45分钟的首相问答环节。由于当时英国首相还未从新冠病毒感染痊愈,首相问答环节由外交大臣负责。虚拟会议还包括卫生和社会保障大臣马特·汉考克(Matt Hancock)的10分钟部门说明,和针对该部门的45分钟问答环节。这共计这100分钟的会议都只针对一个课题——新冠病毒大流行。 马来西亚国会在新冠病毒大流行期间做什么? 采纳荒谬的决定,举行为期只有一天的国会会议,令马来西亚国会在抗疫行动中站在全球恶习国家前线,进而削弱和边缘化国会,而不是让它开创最佳做法,以便国会能通过崭新的方式和规范,在新冠病毒大流行期间发挥监督和审查政府措施的功能! 毫无疑问,政府决定在5月18日举行为期只有一天的国会会议,是因为它彻底误解了卫生部和医学专家在4月中旬所发出的忠告。卫生部和医学专家当时认为于3月18日开始推行的行管令的确有效并成功地阻断了新冠病毒的传播链,使新冠病毒疫情平缓,马来西亚的疫情曲线也已经处于下降趋势。 部长们是否因为犯下许多错误,无论是“温水治疗新冠病毒”、“多啦A梦”、“抖音”,还是遭受严重指控,在在野党选区分派贫困B40家庭的粮食援助包裹时的歧视、滥权和腐败行径,所以不敢到国会面对问责? 即将在今早举行的内阁会议,是我国摆脱双重耻辱的最后机会。双重耻辱指的是一天国会,以及在新冠病毒大流行期间,不当地削弱和忽视国会监督和审查政府运作的做法。 内阁会将国家利益置于其他一切利益之上吗? 内阁是否将国会和司法列为新冠病毒大流行中的“必要”服务,维护《马来西亚宪法》和《国家原则》的至高无上原则,即行政、立法和司法的三权分立和法治? 内阁在虚拟国会会议课题上是否会创造“虚拟”奇迹呢? 我们今天早上就会知道。 林吉祥

实施最佳退场计划 林吉祥献议首相委任总司令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20年4月26日(星期日)发布的媒体文告: 慕尤丁应该任命负责为行管令松绑的总司令,以实施最佳的退场计划大蓝图,在防止新冠病毒再度爆发和确保经济快速反弹之间,取得适当的平衡。 《当今大马》报道,整个马来西亚只有5个地方是红区,国人终于松了一口气。 根据区域分布的新冠病毒活跃病例数据显示,过去一周以来,马来西亚大多数州属都在转变为绿区。 在卫生部监测的近1,200个地区中,只有5个地区的活跃病例超过40个。 活跃病例为零的绿区约占75%。 在霹雳、吉打、槟城、玻璃市、登嘉楼和吉兰丹,没有红色或橙色区域。 这意味着这些州的所有地方都只有不到20个病例。 我国应将基于新冠病毒感染数量划分的颜色区域,用作退场策略的基础,以管控、分阶段和局部解除行动限制。 我们属于少数几个成功使新冠病毒疫情曲线趋于平坦的国家,没有天文数字的病例和大量的死亡病例。以美国为例,在这一次的疫情中,目前已有近100万个确诊病例,并造成54,000多人死亡(超过全球因此病毒而死亡的人数的四分之一)。另外,英国现在新冠病毒每日新增病例第四多的国家。 在过去24小时内,新冠病毒确诊病例数量增加最多的15个国家是:美国37,039例、巴西6,201例、俄罗斯5,966例、英国4,913例、西班牙3,996例、秘鲁3,683例、土耳其2,861例、意大利2,357例、印度1,834例和法国1,660例。 在对抗新冠病毒大流行的无形战争中,一个严峻的里程碑是,英国已成为世界上有20,000多名新冠病毒死亡病例的第5个国家,而巴西已成为新冠病毒大流行的另一个主要中心。 慕尤丁应任命一名总司令,负责放松行管令限制并实行最佳的退场计划蓝图,在防止新冠病毒死灰复燃和确保经济快速反弹之间,取得适当的平衡。 然而,我们必须尽量减少繁文缛节和官僚主义。这是行管令的三个阶段期间最常听见的投诉。 我国必须谨记首相昨日承认的情况,即实施行管令的每一天,由于大多数企业关闭,马来西亚经济会流失24亿令吉。 国会与法律事务部长拿督达基尤丁指责希望联盟领袖,在抗议5月18日举行的一日国会会议时未能正确看待优先事项,是大错特错的。 国会事务部长本人在新冠病毒大流行中本末倒置了。我们应该优先在新冠病毒爆发期间的挽救生命,然后在防止新冠病毒卷土重来和迅速恢复我国经济之间,取得最佳和适当的平衡。 国会事务部长不是国会的主人,这完全是误解了他的部长职务以及《马来西亚宪法》中关于行政、立法和司法三权分立的基本原则。 马来西亚的国会事务部长认为在新冠病毒大流行期间,没有国会事务要处理,内阁最多只须遵守宪法规定,即国会每六个月开会一次。因此,一日国会如此惊人的想法诞生了!这样的情况在世界各个议会民主国家中,或许是绝无仅有的。 在举世瞩目的新冠病毒大流行期间,部长能否指出世界上有哪个议会民主国家,像马来西亚一样削弱和边缘化国会? 他应该认识到,尽管国会与学校、礼拜场所或企业一样受到相同的公共卫生和社交隔离措施管制,但国会在危机时期的作用比过去任何时候都更重要,以发挥通过紧急法律、分配资源和审查政府行动的作用。 在新冠病毒大流行期间,这位部长做了什么来确保国会和各个国会选举委员会可以举行虚拟会议,包括为222名国会议员召开数码国会会议,以重点讨论唯一的课题——新冠病毒大流行? 林吉祥

林吉祥呼吁设立新冠病毒研究中心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20年4月24日(星期五)发布的媒体文告: 呼吁设立一个新冠病毒大流行研究中心,以学习其他国家的成功与错误经验,并确保马来西亚不会成为世界上第一个使用大流行来削弱和边缘化国会的国家。 慕尤丁昨晚的直播讲话让人十分失望。他没有宣布国会和司法是新冠病毒大流行时期的必要服务,并显示政府还没有制定振兴经济的计划。 在国际舞台上,马来西亚对抗新冠病毒这场无形战争的表现相对较好。马来西亚的新冠病毒确诊病例数目,从排在世界第18位的国家,下降至第43位;至于新冠病毒死亡病例的人数,则从世界第33位降到第49位。尽管如此,我们仍需学习其他国家的成功与错误经验。 例如,当马来西亚在3月18日实施行动管制令(行管令)时,我们有790个新冠病毒确诊病例和2个死亡病例。当天,美国的确诊病例为9,269,死亡病例为116;法国的病例为9,034,死亡病例为264。 五个星期后的今天,马来西亚的确诊病例为5,603,死亡病例为95;美国的累计确诊病例为876,174,死亡病例为49,651;法国则有158,183个确诊病例和21,856个死亡病例。 我们早已渡过了当前新冠病毒曲线的顶峰,并处于下降趋势。我们不仅可以乐观期待目前新冠病毒病例的每日两位数增幅下降到个位数,甚至可以期待没有新增病例的日子。 然而,美国的情况仍在上升,尚未达到顶峰,而法国希望她已经渡过顶峰。尽管如此,法国总统刚刚宣布法国将于下周公布其封锁的退场计划。3月中旬,法国与马来西亚几乎同时进入封锁状态。 另外,有其他国家的表现比马来西亚好,例如越南,3月18日有76个确诊病例并没有死亡病例,现在则有268个确诊病例但是依然没有死亡病例;台湾在3月19日有100个确诊病例、1个死亡病例,现在则有427个确诊病例、6个死亡病例。 我们应该从所有国家的成功与失败中吸取教训,尤其是新冠病毒确诊病例最多的前10个国家,即美国(876,174)、西班牙(213,024)、意大利(189,973)、法国(158,183)、德国(151,784)、英国(138,078)、土耳其(101,790)、伊朗(87,026)、中国(82,798)和俄罗斯(62,773)。 然而,我们应该向各国学习,包括韩国、日本、香港、新加坡、印尼、澳洲、新西兰,甚至巴西和墨西哥,因为这是全球流行病,任何国家都无法通过封锁并与世隔绝而生存下来。 澳洲宣布将关闭其国际边界至少三四个月,以保护自己免受新冠病毒大流行的影响,因为此大流行在世界其他地区持续恶化。 马来西亚要走这条路吗? 每个国家都在尽力解决这个问题,尝试找到最好的方法来遏制新冠病毒的传播,并且最大程度地减少对健康、社会和经济的整体危害。 尽管最近有个好消息,即英国的研究员已经开始在志愿者群中测试新冠病毒疫苗,但是这需要时间,而且无法保证能研发出疫苗。世界卫生组织刚刚透露,新冠病毒的潜在治疗方法,在首个正规的临床试验中失败了。 在今年余下的时间里,甚至是2021年大部分的时间,马来西亚乃至世界各地,都会继续实施社交距离。这可能需要12至24个月,直至研发了新冠病毒疫苗并广泛应用。 解除封锁必须分阶段和分区进行。因为我们接下来会有长时间不能恢复到之前的常态,甚至回不到之前的常态。 马来西亚应马上设立新冠病毒大流行研究中心,以吸取其他国家的成功与失败教训,并确保马来西亚不会成为世界上第一个利用大流行来削弱和边缘化国会的国家。 我们必须听取联合国秘书长安东尼奥•古特雷斯(Antonio Guterres)的警告,即新冠病毒大流行绝不能作为专制国家践踏人权或压制信息自由流通的借口。 他表示,一开始的公共卫生紧急事件正在迅速转变为人权危机。 因此,慕尤丁本应该在4月召开针对新冠病毒大流行的国会紧急议会,而国会不应仅在5月18日召开一天会议,否则这将成为向全世界展示,如何利用新冠病毒大流行来削弱和边缘化国会,以及破坏马来西亚宪法的例子。 慕尤丁必须证明,他是所有马来西亚人的首相。他要保护所有在行管令下被忽视的弱势群体,并在法治和国会至上的原则下捍卫马来西亚宪法。 上诉庭举行“虚拟”听证会所树立的榜样,即是非常值得称赞许的举动。特别是在新冠病毒大流行期间,首相不仅必须支持国会履行监督政府的基本职责,而且还应支持立即召开数码国会会议和数码国会遴选委员会会议。 慕尤丁还应确保与国会和马来西亚社会各阶层进行全面磋商,制定最佳的退场计划和策略,以遏制新冠病毒、振兴经济和重建马来西亚。最重要的是,他必须确保马来西亚选民在2018年5月9日举行的全国第14届大选中,否决的滥用职权和腐败现象不会卷土重来。 林吉祥

林吉祥呼吁国会举行10天线上会议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20年4月22日(星期三)发布的媒体文告: 呼吁将国会会议宣布为一项必要服务,并在5月18日元首为国会会议开幕后,举行为期10天的“虚拟”会议 无论政府在第三阶段行动管制令(行管令)于4月28日届满时做出何种决定,都应宣布国会为一项必要的服务,以便它可以发挥重要作用,仔细审查政府的工作,以便成功对抗新冠病毒大流行带来的公共卫生与经济双重危机,并在危机中激发国民团结和齐心协力。 下议院的会议常规委员会应紧急召开会议,为国会和各个遴选委员会做好准备,以进入互联网时代的“虚拟”会议。 今天晚些时候在伦敦,下议院将在提问时间启动其首个“虚拟”数码国会会议。 在此之前,英国国会议员昨天同意建立一个数码辩论室的计划。该会议室可让120名议员使用Zoom视频会议软件远程参与辩论,同时最多可以有50名议员在国会现场。 英国下议院议长林赛·霍伊爵士(Sir Lindsay Hoyle)敦促国会议员尽可能利用“混合”数码会议的便利,并“待在家里”,以防止新冠病毒传播。 任何坚持在现场参加会议的议员,都将被要求遵守严格的社交距离规定,与同僚之间保持至少两米的距离。 议会厅内禁止传交字条,而下议院的门将打开,以降低感染的风险。 林赛爵士坚称将一视同仁对待线上或在场议员。  英国国会自3月25日以来就一直休会。许多国会议员都呼吁早日复会,以便他们可以要求部长们解释政府应对当前疫情的方式。 25年前推出的多媒体超级走廊,是为了确保马来西亚处于新信息技术的最前沿,并跃入信息时代。 要是我们已经实现了这一目标,马来西亚的数码国会将领先世界,而不是在信息时代中落后于他国。 马来西亚国会没有理由不能站在信息技术的最前沿,因此会议常规委员会应确保马来西亚议会成为世界上数码国会会议的先驱。 在过去的两年中,元首开幕的国会会议历时五周,召开共20天的会议,不仅就政府来年的计划进行政策辩论,而且还处理其他议会事务,如政府的法案等。 国会将在5月18日举行一天的会议,发表元首施政御词,以符合宪法规定国会必须在6个月内至少举行一次会议的条规。元首施政御词完结后,国会不会进行任何辩论,包括传统上感谢元首施政御词的动议,并将休会至7月。只有不了解、不看重、不尊重民主理念以及议会民主制度的人士,才会做出这种令人震惊和不民主的决定。 事实上,任何负责国会事务的部长,若是自重都会辞职以抗议这种蔑视国会角色的决定。不幸的是,情况并非如此。 在过去24小时内,英国的新冠病毒确诊病例增加4,301例,新增死亡人数为828。其单日新增确诊病例是马来西亚2,133个活跃病例的两倍,死亡人数则是马来西亚总计92个死亡人数的9倍。 英国新冠病毒确诊病例和死亡人数激增令人乍舌。首相、负责国会事务的部长或任何内阁部长是否可以解释,为什么有5,425个新冠病毒确诊病例和92个死亡案例的马来西亚,仅在5月18日召开一天的国会会议?对比目前有129,044个新冠病毒确诊病例(约比马来西亚多24倍)和17,337个死亡病例(比马来西亚多188倍)的英国,并且尚未达到疫情曲线的最高峰,却正在积极进行线上国会会议,以执行仔细审查政府的重要任务? 现在是时候让政府与国会在野党领袖会晤并达成协议,以便在5月18日元首发表施政御词后,于5月举行至少10天的线上国会会议。 林吉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