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分朝野共抗疫 巫统勿以合作之名行策反之实

民主行动党柔佛州州委会于2020年3月26日(星期四)发表文告: 在危急时刻,人民福祉是民主行动党最优先任务。无论受协助者是否是我们的党员、支持者、普通老百姓、抑或来自不同政党背景,我们都将一视同仁协助需要的人。 随即宣布的行动管制命令打乱了社区生活、民生并对中低收入户造成严重冲击。在过去一周的管制期间,虽然我们的县市议员、村长及地方领袖即将卸任,但无一以此卸责,依然全力以赴,为社区服务。 今早,我们即将卸任的新村发展官、村长们接到来自已经加入新政府的华裔行政议员的讯息,要求我党基层领袖协助新任州政府,寻找需要协助的华裔家庭以申请州政府的新冠肺炎行动限制令补助配套。 我们将协助需要协助的家庭,透过我们的基层干部尽最大的努力,带领民众度过这一次的难关。但这不表示我们认同新任政府透过非民选手段夺取执政权力的方式,我们在此提醒新任政府,我们将会持续监督他们的执政。 民主行动党柔佛州委会已于3月14日会议议决,所有县市议员、村长任期于3月31日届满,不续任。希望联盟柔佛州主席理事会也于3月20日通过文告表示,希望联盟县市议员和村长将不继任,也不会接受巫统州政府的个别委任。如果巫统州政府要朝野合作面对病毒危机,须以希望联盟州领导层和中央领导层整体协商,而非进行“个别逐个击破”策略。 仅此吁请我党各阶层领袖,踊跃协助需要的人民,但我们在政治上依然坚守底线,扮演有执政经验的在野党角色。

行动管令延长 柔州行政议员却还在潜水

全国行动限制令被将会被延长14天至2020年4月14日。我理解到这是对阻断Covid-19新冠病毒感染链,进而阻止它继续扩散重要的一步,以人民的健康福祉为考量,我支持有关决定。 然而,我也想质问政府,也就是由国民联盟中央政府以及柔佛州政府提出几个重要的问题,希望能他们能提供完整而详细的答案。 实际上这些问题都应该在限制令被延长公布之前,有详尽地探讨并做出相对的规划与准备。这些问题只涵盖了两个最基本的层面,那就是人民的日常生活与福利问题。 我意识到除了几个由州务大臣所公布的讲稿式文告以外,整体而言州政府尤其是尊贵的行政议员们并无对新冠肺炎对经济的冲击,提出任何有效的应对措施。 首先是生活,州政府将采取什么措施,以确保州内市场上食物供应与价格的稳定? 同时,一个星期已经过去了,面对市场上口罩与消毒剂短缺的问题,政府又采取了哪些措施? 交通部长信誓旦旦地承诺的1000万个口罩供应中,有多少个又会给分配到柔佛州呢? 更别提州内越堤族,州政府又打算如何协助他们获得通关许可? 第二是福利,柔佛州政府将采取什么措施,以确保州内弱势群体维持基本生活? 我十分感谢州政府给予每个州选区的20千援助金,但是它却远远不足,更别提现在限制令又被延长了多14天,出现僧多粥少的情况。对此,隶属地方政府的爱心关怀基金会以及社会福利是否能够接手,以更好的资源来确保这些群体的生活得到照料? 虽然新冠肺炎疫情持续恶化,但是若是政府有效率,并负责任地进行规划与处理,将有助于减轻民众的生活负担。 鄭凱聰  

重视母语教育和培养人才 2019柔州政府华教拨款全数拨出

  柔佛州大臣事务官傅恿駺于2020年1月30日发表文告: 希望联盟柔佛州政府在2019年总共拨款218万3千令吉予华教各级学校,显示希盟政府不仅重视母语教育,也认同华教在培养人才方面,对国家发展及社会进步所作出的贡献。 其中,全柔华小获得114万3千令吉拨款。 全柔9所独中也获得54万令吉拨款。 此外,南方大学学院也获得50万令吉拨款,这将有助于减少学校的开销负担和财务压力。 在国阵执政时期,柔佛州被视为国阵的堡垒,但独中拨款从未出现在州财政预算案里头;反观希盟执政后,无论是柔州或是全国财政预算案都拨款独中,为华教发展给予助力。 希盟政府执政柔佛后也完成让全柔独中都豁免土地税,如今柔佛州内所有独中每年只需缴付象征式1令吉土地税,让全柔独中有更多资源,用以改善师生福利以及提供更优良的学习环境。 柔佛州务大臣拿督沙鲁丁嘉马也在2020年州预算案宣布,将持续拨款350万令吉予华社,用作福利、企业以及教育用途,致力于让各阶层的民众受惠,实现共享繁荣的社会。

别让极端主义死灰复燃 希盟在丹绒比艾需反败为胜

别让极端主义死灰复燃 希盟在丹绒比艾需反败为胜 民主行动党伊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在2019年11月12日的丹绒比艾补选政治讲座中呼吁丹绒比艾选民确保希望联盟在这场补选中可以反败为胜,拒绝国阵候选人及抗拒盗贼统治的死灰复燃,以更强大的耐力及毅力让马来西亚成为一流的廉正国家,并强调这是一场持久的战役! “希望联盟政府不是完美的政府。我们走错了一些步伐也犯下一些错误,但是我们愿意修正。”林吉祥这么说道。 此外,林吉祥也在这场演讲中强调:伊党、巫统及马华所组成的“全民共识阵线”并非是为了与希盟竞争哪一个联盟拥有更好的政策来让马来西亚变得更好,而只是想着破坏希盟政府,却毫无提出任何可以改善马来西亚的建议。更甚的是,他们依然与已被法庭宣判表面罪名成立的国家盗贼为伍。 而前首相纳吉甚至还在霹雳州的仕林河(Slim River)一场活动上放话说丹绒比艾补选将会是国阵在15届大选重新掌权的重要一步。由此可见,丹绒比艾选民尤其是身在外地的选民,这次要响应希盟的“紧急呼吁”,让希盟在败局中可以反败为胜,用人民的力量及手中的选票来证明给国阵看,2018选民已经做出了历史性的决定,那就是不要巫统、伊党及马华组成的联盟可以重掌布城。 再来,若是希盟在这场选举吃下败仗,也会意味着巫、伊、马华三党在过去以种族、宗教极端主义、谎言、假新闻及仇恨言论这些招数可以有效影响选民,往后他们更会加大力度强化这种模式来赢取政权。而我国将陷入无法摆脱这些手段且无法走向全民中庸的新马来西亚。

一份送给居銮的新年贺礼——豆沙路河边巴刹

一份送给居銮的新年贺礼——豆沙路河边巴刹 豆沙路河边巴刹是居銮历史悠久的早市,不仅是买菜的好去处,也是许多居銮人的共同记忆,然而,多年来河边巴刹都无法正名,始终面临着拆迁的风险,偶尔有外地的贩商来抢滩也无处申冤。此外,基本设施不足及垃圾处理问题等都困扰着贩商和居民许久。 走读河边巴刹,见到这里多是以木材搭建的档口,和砖头水泥等不同的是,木材给人的感觉比较柔软,散发出相对亲切的气质,与巨大的雨树树阴相衬,成为一道难得的风景。 清晨的早市,总能听见贩商与顾客用客家话沟通聊天,此起彼落的乡音充斥着市集,成为这河边巴刹的特色。这里的摊贩有不少是自耕自售的老农,省下包装及运输费用,蔬菜自然更新鲜廉宜,是妈妈们的首选食材。 目前,居銮国会议员办公室、居銮市议会和水利灌溉局正在合作,让这富有情感的河边巴刹合法化,改善市集的环境卫生,提升基本设施,同时也让他们能安心经营生意,把这一道风景、这里的特色和这里的人情味给保存起来,永续经营。 路旁的老树、木搭的摊位、老农摊贩、好吃的烧肉……形成了居銮人共同的回忆——河边巴刹。于是,一批年轻人开始着手为这个逐渐被遗忘的老巴刹注入新生命,要在农历新年来临之前,将这个老巴刹“穿上新衣”,迎接猪年的来临。 首先,就是那棵犹如地标的老树,众人将它换上新装,将灯笼挂上老树身上,染上新年红,极吸引路人目光。因为不管是摊贩还是买客总是低头挑货选菜做生意,他们尝试让大家抬起头仰望这棵雨树,使雨树不仅成为地标,也成为大家共同的符号,让民众对此处产生向心力,从而营造集体认同感,把所有人给凝聚起来。 卖水粿(Chwee Kueh)的苏女士说: “在这里吃我的水粿长大的小孩,现在大多大学毕业了咯。” 陪伴居銮人度过漫长岁月的豆沙路河边巴刹,早已超越了单纯的买卖与交易功能,这里有小朋友的童年,有某某的欢若平生,还有长辈们执手偕老,一幕幕花开花落,一帧帧今尘往事,都是居銮人的珍贵画面。 刘老师说:“这里有历史,有情感,也很多老人小贩,想为他们做点事。” 很多时候,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就像牛顿第三运动定律,当你释出多少作用力,就有多少反作用力的回应,只要有足够的诚意,对方就会给你足够的信任,在一场对话会后,大家都不抗拒他们的突如其来,于是,开始走读这河边的巴刹、收集零碎的信息碎片、并开始组合及构思一些想象…… 当大家都成为命运共同体,就会从集体利益的角度出发思考问题,自然能为社区谋求更多福祉。 布置完成后,他们在此取景,拍摄一出新年贺岁影片,送给所有在此有所羁绊的居銮人。特别感谢一路相挺的民众和志工朋友。未来,豆沙路河边巴刹的建设还需要大家的参与,一起努力。只要大家相挺,希盟就会前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