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盟夺权执政团队真空 三楼组屋地契遥遥无期

国盟政府自3月夺权以来,至今未能委任县市议员的名额,导致所有希盟执政时期推行的良政胎死腹中,选区内的民众也求助无门。 希盟新山市政厅前市议员文新伟表示,位于新山市中心的三楼组屋(Stulang Darat) 是由三栋三层楼共90个单位所组成,土地属于新山市政厅所有。60年代建筑组屋的发展商也正是新山市政局。 许多三楼屋主及家属在这里生活了超过50年。自从1985 年拟定了分层地契法令,这里的屋主们也苦苦的等了整整 35年。 因此他在2018年10月23日被希盟政府委任后,在上任的第五天即10月28日立即致函给新山市长,要求市长协助处理三楼分层地契的问题。 2018年12月30日以及2019年11月17日,文新伟两度协同士都兰州议员曾笳恩、新山市政厅官员前去当地举办居民解说交流会,向众多居民解释三楼分层地契的问题及进展。而这期间,也多次向新山市政厅官员不断跟进颁发三楼分层地契的进展。 希盟政府的承诺说到做到, 新山市政厅通过了公开招标委任了土地测量公司,并且已经完成了测量组屋内外面积的工作。接下来,将测量图提呈给测量局批准,就能到下一阶段准备让屋主申请地契。颁发地契的程序如火如荼进行中。 然而喜来登政变推翻了所有的计划以及希盟市议员的努力。他也于3月31日卸任,结束了17个月的任期。 如今,尽管国盟政府自今年3月喜来登政变夺权至今,市议员的委任尚未完成,有关三楼分层地契的课题,也没有市议员去跟进。屋主们引颈长盼的分层地契,再次陷入无限期的等待中。 他呼吁国民联盟政府市议员关注这项课题并采取积极的态度,他也承诺若是希望联盟再次执政柔佛州,希盟将把三楼分层地契课题列为首要任务,务必在任内以最快的速度完成。 文新伟 希盟新山市政厅前市议员 士都兰州议员助理

利益当道 马华仕途失意

柔佛州政府在州内27个反对党赢得的州选区,委任“选区协调员”的主席,并对外发布是要协助州政府正确及更全面地传达政策和援助人民计划。 不过从整个排阵来看,其实是在为接下来的大选排阵布局,其中这些在野党选区的“选区协调员”主席人选有8名代表来自土著团结党,2名来自国大党、另2名来自马华,其余的代表则来自巫统。 最受瞩目之处在于,在华裔选民相对集中的永平选区,声称代表华社的马华代表竟未被选为“选区协调员”的主席人选,反倒是由土团党的代表上阵这个选区,这样的选战策略是否意味着自称代表华裔声音的政党已被边缘化? 现任马青柔佛州分团团长,也曾是马华永平州议席候选人的林添顺未被委任为选区协调员,这根本是狠狠赏了马华一记耳光,更令人诧异的是马华党员至今未出现质疑和反对的声浪。 依照目前的局势来看,马华前途堪忧,已经无法在国盟中为人民发声,甚至如今可见的是某些领袖在国家经济低靡的时刻,只将个人利益置于整个国家之上。 时至今日,华裔族群是否还能继续相信马华能不必顾后瞻前,站稳立场,尽情为华人发声,还是其实马华只是在大选前作为影响华裔选票的工具? 这场大选前的战略,应以选贤与能的方式来遴选协调员,惟目前看来,这个排法,国盟老大们只是专向较弱的马华挑战,甚至可说是明目张胆要在下届大选,取代马华上阵。 傅恿駺 前柔佛州州务大臣特别事务官

散播“柔女议员未婚生子”的假新闻 马华玩弄肮脏政治没品没格没底线

近日有新闻报道, 某柔州女议员遭人恶意中伤,以不点名的方式开贴文指她未婚先孕,甚至已在行动管制令期间产下宝宝。 吊诡的是,新闻报道中也指出,该名女议员在行动管制令期间依旧出席各种活动,因为有关说法根本没有可信度。 马华先有一名党员道听途说,散播假新闻;紧接着再有其他马华党员开贴继续误导,煽风点火、加油添醋。 当假新闻都可以变成新闻,我们不禁想问,政治的道德底线在哪? 我们也吁请媒体,不要推波助澜。 纵使新闻并没有指名道姓,可是不辩自明的假新闻依然不可取,更多的新闻曝光只会助长散播谣言者的气焰。我们希望媒体能够一起揭发假新闻并指责造谣者,而不是把证伪的责任放到被中伤者身上。 民主行动党柔佛州国州议员 张念群 杨美盈 黄书琪 颜碧贞 廖彩彤

亚依淡十周动员期 备战全国大选和柔佛州选举

民主行动党亚依淡国会选区联委会于2020年8月4日发表文告: 民主行动党亚依淡国会选区联委会将从8月中起,进行为期十个星期的动员,重整旗鼓,面对随时到来的全国大选和柔佛州选举。 民主行动党柔佛州主席刘镇东于日前出席亚依淡国会选区竞选委员会会议时,感谢亚依淡党员能如此迅速地成立竞选委员会,并且开始规划十周动员。 民主行动党全国组织秘书陆兆福与刘镇东将于8月16日在永平出席亚依淡国会选区民主行动党联合支部大会,启动十周动员活动。 亚依淡在2018年大选是全国重点选区,民主行动党以303票微差落败。民主行动党和希望联盟+友党在来届大选将每席必争,绝不放弃任何选区。 刘镇东指出,纳吉判监72年、罚款2亿1千万令吉,是2018年大选全民换政府的成果。如果没有2018年换政府,纳吉现在还是首相,可能未来十年也还是首相。 另外,国盟政府通过总检察署撤销对慕沙阿曼46条贪污和洗钱的控状;内政部部长韩查也在一个月内三度亲自到沙巴督军,企图通过收买青蛙夺权,却偷鸡不成蚀把米,引发沙州大选。 沙州大选的东风将在未来数周牵一发动全身,牵动全国政治,刘镇东希望民主行动党的党员和支持者全力准备面对各种可能的形势。 亚依淡国会选区竞选委员会会议出席者包括: 民主行动党亚依淡国会选区联委会主席兼永平州议员周碧珠同志 民主行动党亚依淡国会选区联委会副主席兼新港支部主席黎同洲同志 民主行动党亚依淡国会选区联委会秘书兼亚依淡支部主席卓金华同志 民主行动党亚依淡国会选区竞选委员会主席兼卫星市支部主席江福明同志 民主行动党永平市区支部主席余粝栎同志 民主行动党周来花园支部主席潘约拿同志 民主行动党南利支部主席曾啓桦同志 柔佛社青团团长兼巴罗州议员谢奥玛同志 以及亚依淡国会选区辖下的七个民主行动党支部同志。

林永源 :大批支持者聚集在法庭 “纳吉支持者感染群”的爆发成隐忧!

柔佛民主行动党州委林永源于2020年7月28日发出的文告: SRC审讯案引起全国的关注,所以今天许多国盟,国阵的支持者及部长级政党领袖都出现在吉隆坡高庭,以实际行动支持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在这样的情况下,出席者肯定无法遵循政府拟定的防疫标准作业程序,这或引发“纳吉支持者感染群”! 随着纳吉7项涉及滥权的控状罪成,意味着人民在509投下的那票没有白费,当初大家众志成城的努力,也换来了今天的成果。 然而,今天在大家都在欢呼的同时,我国却出现了“纳吉支持者感染群”的隐忧,因为在今早的审讯过程中,大量国阵和国盟的支持者聚集在法庭外,全然不顾政府拟定的安全社交距离、戴口罩等防疫标准作业规范,这是否会引发一个新的感染群,牵连的程度都是令人担心的。 我们都知道,最近的疫情似乎都在上升的趋势,所以执法单位也开始加紧执法,对付不遵守防疫标准作业规范的人士,哪怕只是只有约20人的庆生会,也有6人接获各1000令吉的罚单。 如果只是小型庆生会都被对付,那政府应该应一视同仁地对待违反标准作业程序的支持者和部长级领袖,断不能只是让警方在现场也用喇叭进行呼吁,草草了事,因为毕竟除了上述庆生会,警方之前也已陆续对咖啡店、餐馆展开取缔行动,这些地点的人潮肯定远不如今早的法庭现场,政府绝不能坐视不理。 我支持政府应该升级执法行动,但执法行动应先进行劝导,后才严厉对付屡劝不听的重犯者,当然如果政府觉得必须开罚单,那就请政府一视同仁地对待所有人,而非选择性执法,否则人民更不信任政府所采取的的措施,破坏抗疫的努力。

公共场所口罩强制令模糊不清 黄益豪促政府应尽速厘清

柔佛文打烟州议员兼柔佛民主行动党组织秘书黄益豪于2020年7月27日发出的文告: 随着目前我国新冠疫情每日活跃案例重新回到双位数,政府推出公共场所口罩强制令,然而口罩强制令目前仍然模糊不清,政府应该尽速厘清。 美国麻省理工学院(MIT)近日在《美国医学会期刊》(JAMA)发表测试研究。研究结果显示,患者咳嗽和打喷嚏时,可将含有病毒的飞沫喷至分别最远六米和八米。测试同时指出佩戴口罩有助减低染病风险,甚至较增加安全社交距离更加有效;原因是口罩将飞沫转移至侧面,避免病毒直接接触鼻孔。 根据卫生部数据,自复苏式行动管制令开始实施,大量行业复工后,马来西亚新冠肺炎病毒传染数已从0.3激增至1.36,意味着1个确诊患者将传染1.36人。 因此,我能理解这项政策的实施,相信这也将减低由于社会经济重启后,疫情大幅回升,甚至爆发第二波疫情社区感染的风险。 然而,政府在设定公共场所戴口罩的规定时,也必须清楚定义公共场所,清楚列明需要佩戴口罩的地方,否则人民和执法人员也将引起混淆。 随着复原式行动管制令启动,大量公园及运动场所已经恢复开放,以让人民在公园及运动场所进行运动。那么请问公园及运动场所是否属于公共场所?运动时是否需要佩戴口罩? 在中国也曾经发生中学生因为运动戴口罩而猝死的案例,也有一些专家学者认为戴口罩运动出现健康风险的几率远远大于不戴口罩。这是因为运动时人体耗氧增加,需要吸入非常多氧气。运动时如果因为佩戴口罩而导致氧气吸入不及时,呼出的二氧化碳残留在鼻腔内无法及时排出,会反复吸入二氧化碳,会造成严重缺氧,这会对人体肺部造成损伤。 政府在强制所有民众佩戴口罩的同时,也需要确保口罩的供应稳定,同时对于各种口罩的类别进行比现在价格更低的合理定价,确保口罩市场的稳定。 同时,政府也应照顾中低收入家庭,因此我建议政府派发免费可重复使用的口罩给予贫穷家庭。 然而,有鉴于之前政府派发一次性口罩的失败,大多数家庭都没有得到免费的一次性口罩。政府有必要进行检讨之前的派发方式,可仿效新加坡的方式,让民众到特定地点去领取,或设立口罩发放机,确保符合资格者获得政府援助的口罩。 可见,政府必须对公共场所佩戴口罩进行通盘的研究,并考量各种副作用和配套措施,这样人民和执法人员才有一个清晰的标准,否则强制执行将引发执法混乱,标准不明等问题,增加民众受罚的机率,甚至也将引致贪腐等风险。

卢玮健促张发虎公布成绩单 让民众审视是否有实权或是“摆设品”

柔佛州民主行动党社青团暑理团长卢玮健于2020年7月24日所发表的文告: 本人对柔佛州团结、国内贸易与消费事务行政议员张发虎日前出席与柔州媒体亲善交流晚宴所发表的"行政议会里面需要有华裔代表"表示认同,但是张发虎能否公布上任至今的成绩单,以让民众审视柔佛州唯一一位的华裔行政议员是真有实权,或只是柔州行政议员里的"摆设品"。 张发虎是否认为自身的权利与地位,高于处理华裔事务的柔佛州务大臣特别顾问郑修强?因为从张发虎所发表的谈话看来,他犹如柔佛州华裔的"救星",当涉及华社课题,他有效的扮演州政府与华社沟通桥梁角色,反映华社的诉求。这是否也印证了,郑修强的特别顾问职只是巫统给予马华的"安慰奖",有名无实?既然敢怒敢言的张发虎已有能力处理州内华社课题,又何需浪费公帑增设大臣特别顾问呢? 张发虎打着"行政议会必需有华裔代表"的旗帜转投国盟导致更能代表族群多元性的希盟倒台,若柔州华社权益在国盟掌权下被侵蚀,张发虎必定是千古罪人,难辞其咎。 在县市议员的配额上,张发虎应据理力争,维持希盟掌权时华裔县市议员的配额人数,一席都不能少。在希盟与国盟所掌握州议员人数极其接近的情况下,张发虎肯定可以用他手上关键一票迫使柔佛州国盟政府不削减华裔县市议员人数。 若不幸的,华裔县市议员人数减少,张发虎是否有勇气退出国盟政府以示抗议?或是为了行政议员的官位,默不作声?

不分朝野共抗疫 巫统勿以合作之名行策反之实

民主行动党柔佛州州委会于2020年3月26日(星期四)发表文告: 在危急时刻,人民福祉是民主行动党最优先任务。无论受协助者是否是我们的党员、支持者、普通老百姓、抑或来自不同政党背景,我们都将一视同仁协助需要的人。 随即宣布的行动管制命令打乱了社区生活、民生并对中低收入户造成严重冲击。在过去一周的管制期间,虽然我们的县市议员、村长及地方领袖即将卸任,但无一以此卸责,依然全力以赴,为社区服务。 今早,我们即将卸任的新村发展官、村长们接到来自已经加入新政府的华裔行政议员的讯息,要求我党基层领袖协助新任州政府,寻找需要协助的华裔家庭以申请州政府的新冠肺炎行动限制令补助配套。 我们将协助需要协助的家庭,透过我们的基层干部尽最大的努力,带领民众度过这一次的难关。但这不表示我们认同新任政府透过非民选手段夺取执政权力的方式,我们在此提醒新任政府,我们将会持续监督他们的执政。 民主行动党柔佛州委会已于3月14日会议议决,所有县市议员、村长任期于3月31日届满,不续任。希望联盟柔佛州主席理事会也于3月20日通过文告表示,希望联盟县市议员和村长将不继任,也不会接受巫统州政府的个别委任。如果巫统州政府要朝野合作面对病毒危机,须以希望联盟州领导层和中央领导层整体协商,而非进行“个别逐个击破”策略。 仅此吁请我党各阶层领袖,踊跃协助需要的人民,但我们在政治上依然坚守底线,扮演有执政经验的在野党角色。

行动管令延长 柔州行政议员却还在潜水

全国行动限制令被将会被延长14天至2020年4月14日。我理解到这是对阻断Covid-19新冠病毒感染链,进而阻止它继续扩散重要的一步,以人民的健康福祉为考量,我支持有关决定。 然而,我也想质问政府,也就是由国民联盟中央政府以及柔佛州政府提出几个重要的问题,希望能他们能提供完整而详细的答案。 实际上这些问题都应该在限制令被延长公布之前,有详尽地探讨并做出相对的规划与准备。这些问题只涵盖了两个最基本的层面,那就是人民的日常生活与福利问题。 我意识到除了几个由州务大臣所公布的讲稿式文告以外,整体而言州政府尤其是尊贵的行政议员们并无对新冠肺炎对经济的冲击,提出任何有效的应对措施。 首先是生活,州政府将采取什么措施,以确保州内市场上食物供应与价格的稳定? 同时,一个星期已经过去了,面对市场上口罩与消毒剂短缺的问题,政府又采取了哪些措施? 交通部长信誓旦旦地承诺的1000万个口罩供应中,有多少个又会给分配到柔佛州呢? 更别提州内越堤族,州政府又打算如何协助他们获得通关许可? 第二是福利,柔佛州政府将采取什么措施,以确保州内弱势群体维持基本生活? 我十分感谢州政府给予每个州选区的20千援助金,但是它却远远不足,更别提现在限制令又被延长了多14天,出现僧多粥少的情况。对此,隶属地方政府的爱心关怀基金会以及社会福利是否能够接手,以更好的资源来确保这些群体的生活得到照料? 虽然新冠肺炎疫情持续恶化,但是若是政府有效率,并负责任地进行规划与处理,将有助于减轻民众的生活负担。 鄭凱聰  

重视母语教育和培养人才 2019柔州政府华教拨款全数拨出

  柔佛州大臣事务官傅恿駺于2020年1月30日发表文告: 希望联盟柔佛州政府在2019年总共拨款218万3千令吉予华教各级学校,显示希盟政府不仅重视母语教育,也认同华教在培养人才方面,对国家发展及社会进步所作出的贡献。 其中,全柔华小获得114万3千令吉拨款。 全柔9所独中也获得54万令吉拨款。 此外,南方大学学院也获得50万令吉拨款,这将有助于减少学校的开销负担和财务压力。 在国阵执政时期,柔佛州被视为国阵的堡垒,但独中拨款从未出现在州财政预算案里头;反观希盟执政后,无论是柔州或是全国财政预算案都拨款独中,为华教发展给予助力。 希盟政府执政柔佛后也完成让全柔独中都豁免土地税,如今柔佛州内所有独中每年只需缴付象征式1令吉土地税,让全柔独中有更多资源,用以改善师生福利以及提供更优良的学习环境。 柔佛州务大臣拿督沙鲁丁嘉马也在2020年州预算案宣布,将持续拨款350万令吉予华社,用作福利、企业以及教育用途,致力于让各阶层的民众受惠,实现共享繁荣的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