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笳恩:为恢复马新通关 可设疫苗数据库一关两检

柔佛新山士都兰州议员曾笳恩2021年2月28日媒体文告: 恢复马新通关:数码疫苗护照,专用数据库。 只要一天没有一个由世界卫生组织批准的国际指标出现,即代表全球仍没有一个万能的解决方案。目前,一些国家,诸如丹麦、以色列、希腊、印度、欧盟等国已在致力推行数码疫苗护照,以让国内及跨国旅游商机有望复苏。 此外,阿联酋航空还与国际航空运输协会(IATA)合作,率先试用包含旅客疫苗信息的IATA旅行通行证。 基于经济与社会因素,马来西亚与新加坡必须全面合作以制定疫苗护照,这么一来,方能恢复新柔长堤及马新第二通道的日常通勤。 数码疫苗护照 实体卡,例如国际疫苗接种或预防证书,俗称黄卡,不过,在数码时代,这并不是最佳的方法。 新的疫苗护照可以是智能手机应用程序形式的数码护照。数码疫苗护照必须链接到可靠的数据库,一来便于验证,二来不容易伪造。 通用数据库 马来西亚与新加坡应建设Covid-19疫苗通用数据库。在数据库中,仅需要有通关者的一些基本资料,包括: • 通关者姓名 • 护照号码 • 身份证号码 • 出生日期 • 注射疫苗的日期 • 疫苗的名称 但是,出于实际考量,光是数码疫苗护照是不足的,这是因为: • 大多通行者持有的智能手机,无法在边境享有数据漫游服务,此外 • 一些年长人士甚至没有智能手机 数码疫苗护照的落实,可以有实体文件的辅助。无论是数码还是实体疫苗护照,资料的审核必须经由通用的数据库。 实体疫苗护照 实体疫苗护照未必需是新文件的形式。为了节省资源、方便通关者及移民局官员,实体的疫苗护照可以是采用护照内条码标签的形式: • 通关者可以申请条形码标签的贴纸,贴在他们的护照上 • 通关时,移民局或卫生局官员扫描条形码标签 • 至于已经登记M-BIKE自动通关系统的摩哆车骑士,他们的疫苗信息也可添加至M-Bike数据库中,如此一来,方便他们能继续以该系统通关。 一关两检通关健康监测 理想情况下,疫苗接种验证应只进行一次,即入口处或出口处进行一次,类似新柔捷运系统的出入境检查。两国官员将会在同一个检测柜台出现。 直到群体免疫落实,通关才能恢复到过去的情况。以上建议,是建立在马新通关能尽速恢复的前提上所提出。  

丰盛港行动党援助原住民村 解断坎之危

丰盛港行动党在柔佛民主行动党州委庄进发的带领下,得到明吉摩州议员周忠信和柔州州委林永源协助,顺利完成了对丰盛港原住民村落的物资援助。受惠的原住民村落计有达那阿邦(tanah abang)160户、贝达(peta)98户、辅南(punan)73户。 这些原住民村落因为水灾的影响,道路被淹没水供中断,导致与外界失联。 虽然县署有运送物资进入这些原住民村落,然而国盟政府的救援机制难以满足原住民的需求,很多村民也也因此面临断坎与无食用水困境,急需援助。 柔佛民主行动党州委庄进发在接到当地村民援助电话后,立即组织志工团,火速前往灾区,展开援助行动。动用了一切可动用的力量,最终将物资送入灾区,以解村民的燃眉之急。 据庄进发透露,自1月10号开始就对原住民的村落进行援助行动,直到20日方才告一个段落,而这长达10天的援助过程可谓是丰盛港行动近年耗时最长的持续性救援行动。 由于主要道路因水灾中断,志工队只好打从巴罗(Paloh)进入。在野生动物保护协会的带路下,一路颠簸涉水,耗时6个小时的车程才能进入贝达原住民村。 到达原住民村落后,原住民现场井然有序的分配物资的场面,更是让人们动容原住民的淳朴善良。 他也透露辅南村的输水管因为水灾的缘故而被急流冲断,辅南村民顿时失去净水的供应。在失联的17天里,他们唯有靠仅存的雨水过活。 在他接获求助后,即刻运送40箱食用水进辅南。虽然村民有向国会议员求助,但是却以该村没蒙受水灾而拒绝。 在这次一系列的援助中,柔佛明吉摩州议员周忠信和柔佛民主行动党州委林永源也扮演了重要的信息化协调角色,使这次的援救行动能够有效地展开。 周忠信议员不但捐献物资给达那阿邦原住民,还调派居銮行动党的部分同志共同完成辅南原住民村的援助行动。 同时,我也要向社会上的热心人士发挥爱心,出钱出力,一起完成这项艰巨的任务。 明吉摩州议员周忠信也表示,这次的原住民赈灾行动是针对偏远,深山里面的原住民村落,而且是不分种族,宗教肤色。 由于这些村落都处于深山,道路崎岖,很多赈灾组织都不愿进入该地。这次的赈灾行动也很好的的体现行动党不分族群,不分肤色,勇于捍卫弱势族群的“火箭精神”。 他也指出,目前有太多的政治人物还停留在文字上的宣传,而没有真正的组织,参与及进行赈灾的工作。 “赈灾工作不分区域,那里有需要,就到那里援助。” 他对志工们的付出表示高度的赞扬。因为疫情和水灾的时候,还不辞劳苦的去赈灾。 他也引用王阳明的话:心,因为心既良知。救灾救苦的当下,反应是人心的自然反应,无需考量进退得失,最重要是灾民得到应有的援助,解决眼前之危。 明吉摩州议员周忠信 民主行动党柔佛州委庄进发 民主行动党柔佛州委林永源

柔佛行动党议员吁州政府 允准早市与农民市集营业

柔佛州民主行动党国州议员2021年1月18日(星期一)发表联合文告: 州政府理应允准早市与农民市集在符合地方条件的情况下营业。 1. 昨日地方政府行政议员与各地方政府市长、市议会主席开会的结果令我们相当诧异,虽然国家安全理事会允许单日市集、农民市集以及批发市集运作,但柔佛州政府的决定却与联邦政府恰恰相反。 2. 如果州政府可以允许室内的农民市集以及私人巴刹营业,没有理由不能批准早市、户外农民市集以及夜市的营业,只要这些市集符合地方营业条件即可。从营运角度来看,这些市集、巴刹都是提供基本服务与必需品的必要行业。更重要的是,在户外空地经营的市集,其空气流通条件甚至要比室内巴刹更好。 3. 我们完全明白我国目前的疫情挑战有多严峻,可是地方政府与议员理应可以在符合国家安全理事会标准作业程序的情况下,制定、商榷符合地方民情的作业程序。 4. 每一个地区情况不同,地方政府与议员应该获得授权因地制宜,确保我们成功抗疫,与此同时,也允许地方民生经济得以喘息延续。 5. 因此,我们建议州政府根据国家安全理事会的规定,原则上同意早市、农民市集复业,但地方政府有权依据地方情况落实。假设有早市、市集落在难以控制人潮流动的地点,或者当地疫情反扑,则地方政府有权立刻关闭该巴刹。 6. 我们吁请州政府重新检讨昨日会议之议决。州政府如果真的不能重新允准早市、农民市集的营业,州政府也应该有所准备,补助小商贩们度过难关。 柔佛州民主行动党国州议员联合文告 1. 张念群(古来区国会议员) 2. 黄书琪(居銮区国会议员) 3. 陈正春(利民达州议员) 4. 薛奥玛(巴罗州议员) 5. 廖彩彤(柔佛再也州议员) 6. 拉玛克里斯南(彼咯州议员) 7. 颜碧贞(帆加兰州议员) 8. 曾笳恩(士都兰州议员) 9. 周碧珠(永平州议员) 10. 黄俊历(东甲州议员) 11. 黄益豪(文打烟州议员) 12. 郑凯聪(士乃州议员)

即便饱受沙包来打 行动党坚持为民服务

巴罗州议员兼柔佛民主行动党宣传秘书谢奥马于2021年1月18日所发的文告: 即便饱受沙包来打,行动党坚持为民服务 1. 昨晚(1月17日),《星洲日报》夜报封面报道,安努亚慕沙列举巫统必须拒绝与行动党合作的3大原因。 2. 其中一大重点为,假如巫统与行动党合作,那么巫统将在第15届大选完败。 3. 一年前,丹斯里慕尤丁以同样的理由,策动喜来登政变。 4. 这些骑劫马来人名义的政党十分可笑。喜来登政变后,行动党不再是政府一份子。但国盟内部一出现分歧,就拿行动党来出气。 5. 此现象凸显他们外强中干,甚至被迫借用行动党当出气沙包,来掩饰施政不足和内讧,更何况国盟联邦政府早就失去议会多数支持。 6. 全体行动党领袖和基层在水灾、新冠疫情和经济不景之际,忙于服务人民。 7. 行动党全力协助人民,特别是不幸的一群人,而不是怪罪他人,掩饰自己缺失。

政府放宽防疫导致病例暴增 把人民健康当经济博弈筹码

民主行动党柔佛州社青团州秘书张睿智于2021年1月7日发布文告: 随着我国已开始采购新冠病毒疫苗,笔者认为这是抗疫的黄金时刻,政府不应无视每日升高的感染人数,甚至把国家人民当成经济博弈的筹码。 自政府逐步开始放宽防疫限制开始,国内受感染的人数便不断暴增。即便如此,政府依然对此毫不理会,自今年开始,毅然决然放宽各项限制,令人瞠目结舌。 国内受感染的人数截至昨日(2021年1月6日)已累积至12万5438人,同时死亡人数也在不断增加至513人。值得注意的是柔州的感染人数正不断攀升中,今年起一周内已累计2165人。按此趋势下去,若疫情在疫苗还未证实在国内有效前爆发更大规模感染,疫苗又有何意义呢? 卫生总监诺西山也在昨日的新闻发布会中表示,国内的医疗系统负荷已达至临界点。去年12月卫生总监诺西山曾表示想落实行管令(MCO)的想法,却最终因经济考量转而折中实行有条件行管令(CMCO)。然而,不断放宽的政策却导致疫情屡创新高,也印证了诺西山早前的顾虑。 此外,去年7月科学、工艺与革新部长凯里曾表示政府已计划在今年首季为70%国人接种疫苗,然而却没有计划先让疫情趋缓,如今背道而驰的做法简直令人匪夷所思。 政府若是关注国内经济应把握现下的关键时刻,减低大爆发的隐患,加紧让疫苗普及化,才是恢复经济的良药。而非在疫苗还未证实有效前不断放宽各种措施,增加国民的感染几率,这只是把人民的健康安全作为经济博弈的筹码。

国盟需提高铁替代方案 推动柔佛交通基建升级

柔佛民主行动党5名州议员于2021年1月1日发出的联署文告: 《国盟政府需提隆新高铁替代方案 推动交通基建升级》 随着新加坡政府证实隆新高铁计划(HSR)取消,国盟中央政府和柔佛州政府需要提出交通基建的替代方案,推动交通基建升级,使柔佛州能够有更深层次的经济发展和区域整合。 新加坡政府证实隆新高铁计划(HSR)取消,而且马来西亚政府还需要赔偿3亿给新加坡政府,这对柔佛子民究竟是得利还是吃亏?相信大家心中自有答案。 柔佛西海岸从麻玻,峇株巴辖,到笨珍和新山西部,经济产值巨大,是马来西亚中小型企业的蓬勃发展的经济走廊。柔佛在2019年为我国贡献1,340亿令吉的国内生产总值(GDP),是全国第四大国内生产总值(GDP)的州属,扮演着推动马来西亚经济发展的重要引擎。 然而近年来,柔佛交通基础设施不见多大的调整,交通路网早已不胜负荷,基建水平早已经跟不上经济发展。 举例来说,沿海联邦公路(5号公路) 在多数路段没有升级,南北大道维持30年来的单向双车道,堵塞问题越趋严重,物流效率低落将阻碍经济进一步发展。 随著高铁项目取消,政府要即刻实行替代方案,加速打通柔佛西海岸人流和物流任督二脉,使柔佛子民能够享用基建的发展,推动经济更深层次的发展和区域整合。 现任交通部长魏家祥恰好是柔佛议员,另一名马华原产业部长黄日升的丹绒比艾选区也在柔佛西海岸,国盟的庞大内阁也有来自柔佛州的5名部长和3名副部长,这些正副部长们需要抓紧时机,尽速推动交通基建的升级。 然而,隆新高铁绝不能成为吉隆坡-新山高铁,因为这将失去新山-新加坡国际乘客享有"一关两检"的单次通关便利这重大优势。 柔佛州政府在近期的柔佛州议会推出“2030年柔佛州永续发展蓝图”(PPMJ 2030),誓言加强柔佛民族的竞争力,为柔佛州未来10年确立发展方向,其中关键的一项是提供大型完善的交通系统及基础建设,并希望与中央合作下,解决州内包括各族群、城市乡区之间的经济差距、外部竞争等课题。 因此,柔佛在野党也希望近期内能够拜会柔州务大臣拿督哈斯尼, 就交通物流的发展项目提出具体建议,并且施压中央政府,一同造福柔州子民。 联署人: 士姑来州议员 陈泓宾 明吉摩州议员 周忠信 北干那那州议员 杨敦祥 文打烟州议员 黄益豪 帆加兰州议员 颜碧贞

地方抗疫与经济复苏单位 周忠信:应有在野党代表

居銮明吉摩州议员周忠信2020年11月9日发表文告: 抗疫与经济复苏单位应该包含在野党代表  我们欢迎首相邀请在野党参与经济行动理事会及抗疫会议的建议,并认为除了中央会议,更应当扩大在野党在州级及县市级会议的参与,以便能更有效沟通、咨询、商讨如何共同对抗疫情与振兴经济。 州务大臣于2020年4月15日宣布成立柔佛州经济革新委员会与数码银行 。经济革新的努力应同时进行政治改革,以便有长远、可持续性的经济生产力与竞争力的提升。 州政府九月份提呈经济振兴配套时提出会成立 柔州经济部队 (Johor Economic Taskforce , JET) ,我们希望了解以上两个单位推行柔佛州在疫情期间经济复苏的工作进展。 我们认为除了以上两个抗疫与经济复苏单位应该包含在野党代表 ,所有县署(Pejabat Daerah)也应该成立县级的经济行动理事会 ,解决地方上的特殊经济问题和加强推动经济复苏,并且必须不分朝野的涵盖所有该县的朝野州议员,以及商界代表 。 此外,州议会在去年9月举办了提升州议会研讨会(Bengkel Memperkasakan Dewan)以便通过成立几个新的特别遴选委员会(Select Committee) ,迈向先进州。这个提升州议会功能的努力应该在即将召开的州议会里落实。 柔佛经济提振配套必须投注于能够带来提升生产力的地方,因为生产力决定经济复苏和国家竞争力,也将决定柔佛州疫情后的未来。

马新边境通关流量减少 政府应把握时机提升新山关卡

行动党柔州副宣传祕书兼士都兰区州议员曾笳恩文告: 边境管制期间,基于关卡使用量大幅减少,此时是各项提升工程施工的最理想时机。 原因有三,一来安全,二来快,三可减少许多开销。 我希望,执政政府能赶在边境全面开放前,尽速完成各项提升长堤的项目,以应付之后的通关流量。 从2013年担任反对党议员开始,我党的国州议员一直都密切关注长堤不胜负荷的情况,希盟执政的22个月内,我们被赋予机会与权限审视各项提升工程,期间我们发现到各项计划从策划、催促到拍案,足足耗费超过7年的时间。 我谨此呼吁,各项提升计划莫再拖延下去,尤其是3个重要的项目,即增设检查柜台、兴建有盖人行道、以及将汽车通关柜台及收费站“二合為一”是必须尽速进行的。

林永源:部长的双重标准 将影响人民对政府的信任

柔佛民主行动党州委林永源于2020年8月24日发出的文告: 针对原产业部长莫哈末凯鲁丁7月7日由土耳其返回我国未进行隔离,然而只接受轻微的判罚,国盟政府这项双重标准行为令人愤慨,更让人民对法律的执行无法产生信心! 虽然凯鲁丁有接受试剂检测,然而卫生部的防疫标准作业程序已经严订必须进行14天的隔离,并且需要支付14天1400令吉的隔离费用。 然而,凯鲁丁却违反标准作业程序,在隔离的14天内马不停蹄地出席12场活动,还在脸书上不断上传自己的“战绩”。 这不仅大众质疑,一般回国者不仅需要进行检测,也需要承担2400令吉,而凯鲁丁却只需付1000令吉,罚款的费用竟然比隔离的费用还低,这不禁让人感觉犯法比守法还好过! 凯鲁丁身为国盟的部长,也是内阁的一份子,理论上也应该知道不遵守防疫标准,有可能会带来新的感染群。这种带头违法的做法,不仅没有最基本的公民素养,更何谈有什么资格担任部长! 面对这样荒唐脱序的行为,伊党总秘书端伊布拉欣竟然指没有造成“凯鲁丁感染群”,因此不是个课题,然而如果每个公民如果保持这样的想法,马来西亚又如何防止第二波疫情死灰复燃! 当政府对未遵守防疫规定人士给予巨额的罚款,卫生部长阿汉峇峇和国防部长依斯迈沙却对这样明显违反防疫规定的凯鲁丁却选择三缄其口,一问三不知,推卸责任,请问这样“双重标准”的对待又如何让人民对政府的执法产生信心? 卫生部的声明更让人丈八金刚摸不着头脑,如果卫生部已对8月7日对凯鲁丁开出罚单,为何卫生总监诺希山却在8月中还说正在调查,这样矛盾重重的声明难以服众。 由于后门政府并非民选政府,因此没有受到人民“委托”,自然不必向人民“负责”。凯鲁丁事后捐薪的动作更让大家确信国家已经倒退回国阵金钱就是王道的时代,拥有金钱就能逃避法律责任,将法治玩弄于手掌之中。 因此,国盟政府要让民众信服,就得回归法治精神进行处理,而非特事特办,需带头以身作则。

土团加入全民共识 马华将彻底被边缘化

慕尤丁日前宣布,土团党已获得巫统和伊斯兰党的同意,加入全民共识。可见未来政治的演变,极有可能将不再以国盟或国阵这两个政治联盟为主,而是以伊党及巫统为主的全民共识。 这就解释了日前柔州政府在州内希盟赢得的27个州选区中,只委任区区2名马华代表成为选区协调员。一般而言,选区协调员可算是准候选人,就算不是准候选人也极大可能是由该选区协调员所属政党出任,但马华在上一届大选虽然在柔佛竞选了15席,如今却只能得到2名选区协调员的名额。 此外,马华过去常常以“有人在朝好办事”来赢取华裔选民的支持。然而自国盟通过喜来登事件夺权成立政府至今,马华也仍旧无法委任出市县议员及村长代表正式宣誓就职。要知道,在国阵执政期间,马华曾在每个地方政府中都有10个市县议员,在华人新村里也有华裔村长。 若没有市县议员及村长代表,整个社区的发展就没有把人民的意见纳入,种种的现象除了是狠狠赏了马华一记耳光。更甚的事,例如像原本必须拨款给华人新村的政府拨款,至今就因为尚未委任华人市长而无法发放。 从马华支持“喜来登政变”的那一天开始,支持没有明确民意基础成立的国盟后门政府付出的高昂代价。尽管马华现在有着支撑国盟政府的决定性2席,但随着下一届竞选的议席必然受到影响,马华在其联盟的地位势必会被边缘化,难以重返政治主流。 虽然希盟的政权只维持了短短22个月,但我们却能够没有执政情况下,在22个月中委任、培养了一批优秀的县市议员与村长。而尽管我们目前不再是政府,但依旧尽量维持着选民服务。因此,我呼吁柔佛选民在下一届大选中继续支持希望联盟,选择更优秀的团队来服务人民。 傅恿駺 前柔佛州州务大臣特别事务官/前行动党峇株巴辖市议员党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