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箭广场】:国盟救党不救国

疫情的爆发,让多个行业受到严重的打击,有不少雇主在没有能力的情况下,被逼减少额外的费用,甚至扣员工薪水或裁员,严重的还有可能面临倒闭。根据大马雇主联合会报告指出, 大马在开斋节过后,可能出现裁员潮,预计或有200万人失业。为了让企业能够生存,国盟政府已实行放宽管制令,让大多数的企业能够重新营运。 但是随着各种行业重新营运,却面临“医生多过病人”的处境,除了超市,其余的商店却无人问津。事实上,由于国家的经济不稳定,部分人士不会随意消费,能省则省来面对未来的挑战。当然,也有部分人士为了避免暴露在病毒之中,也纷纷减少外出购物。 除此之外,有去商场的民众都能够发现,有部分的零售商依然没有开启店铺。一旦商家重开店铺,势必要支付各项的费用包括员工薪水、电费、水费等,还要遵守政府拟定的标准作业程序。因此为了减少不必要的花费和不便,只能等待疫情的好转才重新营运。  疫情经济两头不到岸 然而,国盟政府从三月尾推出的振兴经济配套,就以发钱的方式,让中低收入群和雇主暂时松口气,可是事后,没有再推出任何计划来协助企业转型。放宽管制令并没有让企业度过难关,尤其是在那些无法在放宽管制令期间营业的行业,包括旅游业、娱乐业、航空业、服务业等。 早前,学生巴士在管制令期间不应该征收车资,就引起很大的争议。学巴业者认为必须在这期间收取全额车资,而家长则不认同。然而,在双方协调过程中,国防部高级部长依斯迈沙比的一句“学巴不应该收费”,更让学巴业者雪上加霜。因为,部分的家长将会借着国防部长的口头政策来拒绝支付车资和做出任何协调。 在忙于拨款拉曼大学学院的交通部长魏家祥随后则表示,政府在法律上不能管制学生巴士收费,车资的问题必须由学巴业者和家长之间协调。虽然有法律的限制,但是身为交通部长势必要提供建议让各方能够达到双赢的效果。令人失望的是,交通部长却通过一番客套话再把责任推卸回给学巴业者自行解决。 国盟政府草率实行放宽管制令,让疫情和经济之间都两头不到岸,迟迟都不见好转,部长却胡言乱语,在关键时刻落井下石,导致社会民不聊生。同人不同命,在人民处于水深火热之中,国盟议员却步步高升,坐官车拿高薪,甚至拿拨款自肥党产,人民只能够自求多福。

国盟释放贪污犯的套路

国盟无预警的释放纳吉继子里扎,引发各界哗然。这看似粗糙的举动,其实背后暗藏国盟的算计。 前朝贪腐巨鳄恨不得马上无罪释放,但又不能搞得太过明显。因此,先挑一个罪名相对不高的测试,看各方的方应后,再制定下一步怎么走,讲白了就是试水温,里扎就是最好选择,因为他不是政治人物,刚好又是纳吉继子。 此时人民的反应就显得格外重要,如果对此事反应不激烈或者视而不见,只会让国盟得寸进尺。国盟先会释放小贪,过后再慢慢的释放中贪,最后才到巨贪,这将是温水煮青蛙的过程。由于恰逢疫情来袭,导致经济大萧条,人民更关心经济议题,而非政治议题,国盟可说是占尽天时地利人和。 当你有一天看到纳吉意气风发的从法院走出来,请不要感到意外,除了有国盟的胡作非为,还有部分是来自于我们当初的沉默,就如爱因斯坦曾说过:“这世界不会被那些作恶多端的人毁灭,而是冷眼旁观、选择保持缄默的人”。 最后,老慕也可以运用这张王牌,跟巫统进行利益交换。众所周知,大马的司法是服务于政治的,老慕可以施压法院释放前朝贪污犯,以换取巫统对他的支持。

单元政党破坏种族和谐

由6党组成的国民联盟,终于赶在国会开幕前夕,宣布共组国民联盟(Perikatan Nasional), 虽然没有正式注册成为政党,但首相慕尤丁已正式获得盟党的113名国会议员的支持,并签署了备忘录。 国盟政府由巫裔政党为核心包括巫统、土团党及伊斯兰党组成,也形成“马来人大团结”的政治局面。 从509大选下台后,巫统跟伊党越走越近,甚至携手大打种族宗教牌,并成功挑起巫裔对于的行动党的恐惧和不断指责希盟只照顾非巫裔,因此巫伊的合作下成功在几场补选中获得胜利。 随着慕尤丁派系的土团党加入下组成政府,也壮大了巫伊的实力,无论是资源和官职都更上一层楼。另外,巫统也从中获得柔佛和马六甲州政权;而伊斯兰党也重夺吉打州;土团党则仅剩霹雳州,国盟执政的州属高达9州,加上联邦政权,巫伊的政治理念和政策将覆盖更广大。 在国盟6党签署的备忘录里有提及将保障各族团结、宗教和文化和谐。但是,对于巫伊和土团党的党理念绝对是矛盾重重,而此多年来所发出的极端言论。实则,我国巫裔人数居多,只要获得多数保守巫裔的支持,就能够获得政权,所以讨好其他的族群,可说是无济于事。 另外,国阵执政我国61年,利用选区划分和制度,来巩固巫裔选区,让国阵可以在更多选区成为基本盘。例如,505大选,国阵仅获得大约47%的选票率,但由于选区划分偏向乡村巫裔选区居多,所以国阵最终获得执政权。希盟执政期间,就策划更改选区的不公,但是,由于国盟夺权上任,计划预计将胎死腹中。因此,国盟只需通过煽动种族不安的情绪,让巫裔没有机会接触多元路线政党的理念,就能够在下一届大选继续掌权。 虽然我国独立63年,种族之间相处已久,但人民对于不同的宗教及文化依然有所保留,罪魁祸首必定是单元政党,利用种族情绪,巩固自身政治权益。 在国盟执政首个国会里,国家元首苏丹阿都拉表示对于我国的种族分化的问题感到担忧,并希望政府能够种族之间的矛盾。事实上,对于政治人物,保住政权才是王道,种族和谐对于单元种族或宗教政党是一个威胁,因此我国种族之间的和谐还面临不少的考验。

【火箭广场】:全民猜不透的首相

国民联盟政府上台初期,首相丹斯里慕尤丁以解决国家政治危机为由,信誓旦旦表明当个全民首相,却无视国盟在大闹马六甲和霹雳州议会的乱局,还在其第一次国会会议创历史:召开大马史上最短的一小时议会,引起在野党的抨击,人民也议论纷纷。 然而,国盟政府领袖并没有正视和回应在野党和人民的问责,似乎不把民意放在眼里,暴露了国盟政府的体制毫无民主基础。 慕尤丁上任首相至今逾3个月,很多时候仅发表属于单向沟通的电视演讲,没有媒体在现场提问,造成人民不清楚国盟政府的政治意愿与施政理念,许多人只记得慕尤丁说过要做“全民的首相”、“不要去这里、去那里”而已。 俗语说:“丑妇终须见家翁”,既然慕尤丁对于近来马六甲和霹雳州议会发生的乱象不闻不问,回到国会总要面对在野党代表人民问责吧?结果令人失望,国会下议院会议缩短至一小时,更创下大马历史,显示慕尤丁依然选择沉默,任由马来西亚民主开倒车。 国盟换汤不换药 而且,国盟换汤不换药,与巫统和伊斯兰党合作组成新政府后,重返国阵时代的民族主义,不断在抗疫期间玩弄民族政治和情绪,包括继续污名化以打压行动党,前首相敦马哈迪因此痛心而公开喊话,对于马来人误信会被行动党摧毁一事感到羞耻。 不同于慕尤丁的沉默寡言,马哈迪从不掩饰自己的政治立场,从509改朝换代至今,坚持与希望联盟同一阵线,更在509二周年之际,连同公正党主席安华发表联合声明,强调勿忘初衷,不放弃人民的委托,以尊重的人民力量。 反观从希盟分裂出来的慕尤丁,早已把人民的委托抛诸脑后,人民也不知道缺乏民意基础的慕尤丁政府能做什么。 慕尤丁在全民抗疫之时,意外成立了被指浪费国家资源的臃肿内阁阵容,如今破天荒召开一小时国会,等同于逃避问责与监督。这些出乎预料的做法不符合慕尤丁宣称的“全民首相”身份,不如重新定义为“全民猜不透的首相”吧! 文/ 曲中人

从513到509的演变

今天是513事件51周年,由于恰逢509两周年,让人感慨万分,老一辈的马来西亚人依旧记忆犹新,对当年的惨况依然历历在目,永远都忘不了。 根据官方的解释,513事件主要是马来人与华人之间的种族冲突,原因是在当时的各族间政治及经济能力有很大的差异;然而部分华人认为这次事件是马来人针对华人所展开的屠杀行为。这次血腥的种族冲突导致了多人死亡和负伤;在华人占多数的地区,华人死伤人数远高于马来人。 整件事的导火索是马来西亚反对势力在该年举行的1969年第三届全国选举中获得50.9%的得票率,第一次超越联盟政府(国民阵线之前身)。反对党在5月11日进入吉隆坡庆祝胜利并且游行。一些巫统的激进党员为之所触怒,举行反示威。两派人马在街上擦枪走火,进而导致日后的种族冲突。 冲突落幕后,国阵表面上极力淡化513事件,但暗地里却非常巧妙的运用此事作为恐吓人民的王牌。每逢选情不妙时,就有意无意提及当年的冲突,令不少有意投给反对党的选民却步,只能臣服于国阵的淫威。这张恐吓牌早期非常有效,国阵足足用了40多年,过往战无不胜。 然而,任何技俩用多了,也会有失效的时候。恐吓牌在308大选时,其效用就开始递减,国阵的3分之2国会议席被否决,同时失去5个州的统治权。直到509大选时,大马首次实现政党轮替,并且还在和平的情况下转移政权,期间没有流过一滴血,堪称大马民主史上的典范。 509之夜是个非常和平的夜晚,对于大选结果,自然是有人欢喜有人愁,但值得庆幸的是双方的支持者非常克制,没有重复当年的错误,没有发生大规模的流血冲突。皇室,军方和警队始终保持中立,并没有助纣为虐倒向国阵。国阵眼看大势以去,也不得不乖乖交出政权。恐吓牌终于在509这一夜彻底失效。 从513到509,这不仅仅是一个时代的变迁,也是马来西亚的进步,种族关系虽然还称不上是大熔炉,但经过几十年的磨合,只会越来越好。 林封

【火箭广场】:行动管制令的混淆与不公

政府在过去数个星期实施行动管制令期间,标准作业程序一改再改,导致人民感到混淆,更被指出现执法上的不公与双重标准。 我国从3月18日开始实施行管令便出现漏洞。虽然限制了商业活动,允许售卖日常用品的超市、便利店和巴刹继续营业,但并未明文规定禁止人们出外购物,所以一些超市和巴刹出现人们群聚购物的现象,而发生了情侣或家属同行出外购物被扣留及罚款事件。 政府之后决定延长行管令,宣布更严格的标准作业程序,包括限制一车一人、限制私家车的行驶时间、出外购物范围不能离家超过10公里等,如同变相宵禁,官方却没有宣布宵禁字眼。 违反行管令而被逮捕的人数上升原因之一,不排除与模糊的标准作业程序有关,违例者可被罚款不超过1000令吉或监禁不超过6个月或两者兼施。 混淆与执法偏差 有一名女大学生因晚间出门送蛋糕给男友,而被监禁7天及罚款800令吉,男方则被罚款1000令吉。另有执法单位以离家不超过10公里为由,禁止一些属于重要服务领域例如食物外送服务的工作人员上路。 一名30岁单亲妈妈克丽斯蒂娜,因违反行管令遭严惩30天监禁的案件,近日引发民众热议。克丽斯蒂娜在上诉后获得高庭改判罚款1000令吉,当事人感到愤愤不平,而在社交媒体控诉政府在执法上持双重标准,因为巫统主席拿督斯里阿末扎希的长女努鲁希达雅,同样违反行管令,却只被罚款800令吉。 努鲁希达雅在4月21日在社交媒体自曝,在行管令期间,公然与夫婿出门拜会宗教事务部长拿督祖基菲里和环境部副部长拿督阿末玛斯里,引来网民非议,努鲁希达雅则留言回呛,叫网民去报警。 此外,卫生部副部长拿督诺阿兹米知法犯法,在行管令期间到一所宗教学校聚餐,他被控上庭认罪后被罚款1000令吉,逃过牢狱之灾。 政府有必要检讨行管令的标准作业程序,尤其如今进入有条件行管令的阶段,若标准作业程序不符合公众利益,将继续造成混淆与执法偏差,不但严重影响政府的公信力,也会打击经济领域复工的信心。

【火箭广场】:如果抗疫不谈政治

希望联盟议员一而再、再而三,揭发并批评国民联盟政府抗疫措施与政策出现纰漏,引来部分网民的不满,指希盟议员的做法如同玩弄政治,无助于抗疫,应该放下政治立场共同抗疫。 国民联盟政府在一片争议声中上台,内阁成员们甫上任便面对史无前例的新冠病毒疫情的危机,而显得不知所措。例如,应该处于抗疫前线的卫生部长阿汉峇峇和副部长阿兹米,前者频频失言,后者公然违反行动管制令。 除了以卫生总监诺希山为首的抗疫前线团队表现获得全民认同,国盟政府的抗疫工作看似一团糟,希望联盟下台后重做在野党,立即发挥监督政府的政治功能,以实现有效管治国家。 如果在野党在抗疫期间不谈政治,任由政府采取行动,从派发援助金到应急物资的程序是否有纰漏,便会无人问责。况且,人民的个人力量微薄,在野党议员可以代表选区的群体向政府发声。 事实证明,国盟政府派发援助金和物资方面确实有纰漏,其中有不符合资格的人士也拿到援助金、应急物资拖延派给在野党选区等问题,经过在野党议员揭发后,全民哗然。 在野党监督与制衡 另外,国盟政府在行管令的非常时期发生高官犯错的事件,经过在野党和社会舆论的施压,才被采取法律行动,显示国盟政府机制失灵,导致执法出现偏差,所以不能单靠政府力量治理国家。 国会是执政党和在野党展现政治意愿的最佳平台,讨论和辩论重要课题。不过,匆匆上台的国盟政府,仅宣布将在5月18日召开一天国会,预料没有时间进行问答、部长问答、动议或任何议员动议环节,这将加剧人民对于国盟政治意愿的模糊不清。 可能有人依然坚持不谈政治,但政治有一天会找上你。人民的政治冷感会削弱在野党的政治,使政府变得一党独大,难以保障人民权益,最终吃亏的是人民自己。

【火箭广场】: 政治操控的国会

首相慕尤丁的后门政府成立至今已有两个月,民选议员是否过半到今日依然是个谜,谁是新的叛徒议员将在5月18的国会日不打自招,一旦没有掌握多数议席,后门政府将面临垮台的危机。 由于联邦宪法的规定,国会开会间隔时间不得超过六个月,在五月内必须进行国会,否则国会将自动解散,所以慕尤丁在逼于无奈之下必须进行国会。当然,权力在手的慕尤丁也不是省油的灯,费尽心机,把国会减少到一天以达到国会条规,而且议会还不涉及口头质询、书面答复、部长问答及动议等环节。 疫情的发展严重影响所有的领域,各界人士叫苦连天,在情况危急下,有必要召开国会,让人民的心声能够传达到政府。 全国拥有222个国会选区,不同的选区面临不同的问题,通过国会必定能够造福更多的人民,也让政府获得更全面的资讯。 为了抵抗疫情,朝野应该抛开政见,共同解决疫情带来的伤害。公正党主席安华也多次强调,不会趁机在来临的国会投不信任的动议。 令人失望是,国盟政府却若无其事,把所有合情合理的建议排除在外,借口推三推四,让所有反对党国会议员不能问不能说,利用疫情逃避问责及监督,坚持国会只召开一天。 新官暂时松一口气 伊斯兰党总秘书兼掌管法律及国会事务的首相署部长拿督达基尤丁则表示,政府是根据卫生部和相关专家的建议,才把国会召开一天,以保障国会会议事务的所有人的安全。另外,他也拒绝利用线上进行国会或减少议员参加国会的人数。 国会不能顺利进行,对于派发货不对版的应急物品、扮小叮当、玩抖音、喝热水消毒和穿防疫装做秀的新官可说是天大的好消息,也能够暂时松一口气,等到7月国会重开,人民的记忆也许能慢慢淡去。 慕尤丁通过延迟国会,以防止新官在国会继续胡言乱语,并期望票房毒药的新官们能在7月的国会前谷底发弹。重要的是,慕尤丁也获得更多的时间继续分配政府机构官职来巩固政权和继续拉拢希盟的议员跳槽以便获得足够人数。 关键时刻,慕尤丁忙于政治游戏,国会成为政治斗争的手段,人民处于水深火热,国家未来前景再添迷茫。

【火箭广场】:国盟与恶的距离

近日,蕉赖国会议员陈国伟怀疑,由于其希盟议员的身份,导致750份的救济品迟迟无法发放给其选区的贫困家庭。这些救济品已经囤织在体育中心两个星期,有些救济品开始惹来老鼠。此外,砂州政府排挤在野党议员,不允许在野党议员使用20万令吉粮食援助拨款。 国盟阻挠希盟派发食物,并放任粮食变质无法使用,如同浪费食物,要知道粮食如今可被视为战略物质,因为疫情恐引发新一轮粮食危机。中国农业副部长表示,当前疫情打乱了全球农产品供应链并严重干扰了贸易,在此之前一些国家限制主要粮食出口并增加储备采购。全球第3大稻米出口国越南已经停止大米出口。奉劝国盟不要浪费食物,不要等到粮到用时方恨少。 目前就有令人揪心的新闻,一名住在Selayang Sri Murni华裔女子在脸书申诉,由于其花园遭封锁,他们的三餐出了问题,政府说会派发食物,但至今没有发到,尝试外出买食物遭到阻挠,家中还有中风的外婆两天没有进食了。 此外,还有巫裔一家三口,由于积蓄用完,只能在外讨食物,幸好有巡警路过帮了他们。这类的新闻只是冰山一角,未来只会层出不穷。可见管制令期间,派发粮食是多么的重要,但遗憾的是防疫似乎不是国盟的优先,斗争希盟才是优先。 国盟政府左手防控疫情的同时,右手不忘打击政敌。早在疫情爆发初期,就刻意不邀请希盟的州务大臣参加会议,其中包括疫情最严重,人口最多的雪兰莪,试问没有中央的情报和协助,州政府要如何更好的防疫呢?一个月过去了,依然死性不改,继续打击希盟。殊不知,人民也因此间接受害。 防疫视同作战,病毒大军压境,国盟出师未捷先打希盟,如同犯了兵家大忌。笔者希望国盟能够放下私心,与希盟共同防疫,不要再拉近与恶的距离。 文:林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