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箭广场】:伊斯兰党执政还得了?

正当慕尤丁忙于巩固国盟政权之时,伊斯兰党又有新搞作。从7月起,登州政府将落实电影院将落实男女分区坐的措施。 根据登州政府推出的娱乐,文化及旅游活动指南,戏院将设有3种座位,包括男性,女性及家庭座位。简而言之,只要不属于合法夫妻或亲属关系,就算是情侣,都必须分开乘坐。令人失望的是,这项措施并不限制于穆斯林,非穆斯林也必须跟从这项规定。 众所周知,伊党一向来以保守政策来捍卫宗教价值观,来灌输保守理念以巩固权力,这点无可厚非,可是从现今来看,这些政策却把非穆斯林涉及在内。当然,宗教是个人自由,信仰宗教并没有不对,但作为多元种族和宗教的我国,这些措施完全侵犯非穆斯林的人权也违反宪法的宗教自由。 从国盟夺权至今,伊党就成了联邦政府的一分子,对于实行保守政策也不怕遭遇盟党的谴责,加上国盟只有少数执政,更让伊党无法无天。早前,因醉酒驾驶事件频频发生,就引起伊斯兰党领袖的不满并要求政府全面禁止国内的酒类生产和销售,结果联邦直辖区部长安努亚慕沙在一个星期后就附和伊党的建议,并下令吉隆玻市政局,冻结发放销售酒牌的申请。 保守政策横行 当然有多数人则认为,只是看电影分开坐,而且是在穆斯林居多的登嘉楼,问题不算严重,人民还能在外自由走动,但只要让这些保守计划一一落实,我国非穆斯林也必定受到影响。并且,巫统和伊党合作之下,通过马来人大团结和行动党打击穆斯林等标题,成功吸引不少的穆斯林的支持,也在多次补选中脱颖而出,让希盟束手无策。虽然伊党现已成为政府成员党之一,但主导权还落在慕尤丁手中,可是一旦巫伊两党合作下,拿下执政的主导权,我国未来将不堪设想。 国盟执政4个多月,就实行一系列保守政策,包括禁止发放酒牌、戏院男女分开坐和服装指南。另外,根据伊党宣传主任指出,伊党将提呈把355法案列入接下来的国会议程。对于我国走向回教化,人民不能坐以待毙,任由极端政客破坏国家多元文化的特色,也无需期待在朝当官的马华、国大党和砂政盟的相助,只能在未来的大选中做出了断。

【火箭广场】:用适当的方式检测非法外劳

根据卫生部总监诺希山表示,在五月内,有高达78%外籍人士确诊新冠肺炎,而大马公民只占了22%。然而,在这78%的确证病例中,除了合法外劳以外,也包括非法外劳。 好消息是,由于我国人民适应生活的新常态,也让国人的确诊数目大大减少。然而,在放宽限行令期间,外劳确诊案列也开始逐步上升,成为新的感染群体,我国对于外劳的依赖已不是什么新鲜事,他们在任何行业都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不可缺少。 根据人力资源部的统计,非法外劳在我国大约有300万至400万人,而合法外劳共有230万人。非法外劳在我国靠着打散工找生计,获得的待遇也没有像合法外劳好,因此卫生条件较差,居住在人口密集,加上卫生知识也不高,所以加深感染及传染风险。而且,在没有社险保障下,雇主也不会提供非法外劳进行检测,并且检测的费用也不是小数目。 为了减少感染风险,政府也在较多非法外劳的区域进行封锁,让政府能够大规模为外劳进行检验和逮捕非法外劳,若没有感染病毒的非法外劳将被遣送回国。对于政府而言,这个举动可说是一石二鸟,既能够检测病毒,也可以减少我国的非法外劳。但是,在我国打拼的非法外劳,是否会在家中原地不动,任由官员逮捕,这点大家都非常清楚。 检测漏洞 事实上,新闻上也频频报道非法外劳在隔离中心或医院潜逃。早在5月中,就因封锁吉隆玻半山芭多条路段,引起大约500名外劳在封锁前一晚,收拾包袱逃跑。 由此可见,政府大规模的逮捕非法外劳,只会让非法外劳被迫迁移去别的地点,也有机会让病毒传染去不同的地点。由于外劳非法入境,在没有登记下,国家也不曾获得他们资料,所以也无法追踪他们的行踪。 因此,为了应付非法外劳潜逃的隐忧,政府应该以柔和的方式检验非法外劳,甚至与各国大使馆官员或代表配合,让非法外劳出来接受检验或治疗,病毒的根源才能彻底中断。 我国疫情已进入最后康复期,非法外劳还是我国的计时炸弹,政府势必在解除限行令前解决非法外劳的问题,避免我国步向领国新加坡的后尘,后果不堪设想。 文/ 伟人

【火箭广场】:全民猜不透的首相

国民联盟政府上台初期,首相丹斯里慕尤丁以解决国家政治危机为由,信誓旦旦表明当个全民首相,却无视国盟在大闹马六甲和霹雳州议会的乱局,还在其第一次国会会议创历史:召开大马史上最短的一小时议会,引起在野党的抨击,人民也议论纷纷。 然而,国盟政府领袖并没有正视和回应在野党和人民的问责,似乎不把民意放在眼里,暴露了国盟政府的体制毫无民主基础。 慕尤丁上任首相至今逾3个月,很多时候仅发表属于单向沟通的电视演讲,没有媒体在现场提问,造成人民不清楚国盟政府的政治意愿与施政理念,许多人只记得慕尤丁说过要做“全民的首相”、“不要去这里、去那里”而已。 俗语说:“丑妇终须见家翁”,既然慕尤丁对于近来马六甲和霹雳州议会发生的乱象不闻不问,回到国会总要面对在野党代表人民问责吧?结果令人失望,国会下议院会议缩短至一小时,更创下大马历史,显示慕尤丁依然选择沉默,任由马来西亚民主开倒车。 国盟换汤不换药 而且,国盟换汤不换药,与巫统和伊斯兰党合作组成新政府后,重返国阵时代的民族主义,不断在抗疫期间玩弄民族政治和情绪,包括继续污名化以打压行动党,前首相敦马哈迪因此痛心而公开喊话,对于马来人误信会被行动党摧毁一事感到羞耻。 不同于慕尤丁的沉默寡言,马哈迪从不掩饰自己的政治立场,从509改朝换代至今,坚持与希望联盟同一阵线,更在509二周年之际,连同公正党主席安华发表联合声明,强调勿忘初衷,不放弃人民的委托,以尊重的人民力量。 反观从希盟分裂出来的慕尤丁,早已把人民的委托抛诸脑后,人民也不知道缺乏民意基础的慕尤丁政府能做什么。 慕尤丁在全民抗疫之时,意外成立了被指浪费国家资源的臃肿内阁阵容,如今破天荒召开一小时国会,等同于逃避问责与监督。这些出乎预料的做法不符合慕尤丁宣称的“全民首相”身份,不如重新定义为“全民猜不透的首相”吧! 文/ 曲中人

谁是下一个(Who’s Next?)

昨天是国盟百日执政,原以为国盟会好好表现一番,推出什么褔国利民的政策之类的,结果却是释放前沙巴首长慕沙阿曼,一位涉及46项指控的政治人物。我差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和耳朵,国盟连演都不演了。 我之前的预测,跟国盟现在释放贪污犯的套路是如出一辙,他们先会释放小贪官,好像之前的里扎,过后才到中贪官,好像现在的慕沙阿曼,最后才到大贪官,就可能是扎希和纳吉夫妇之流了,这是温水煮青蛙的过程。 之前释放里扎时,民间的反应可说是不激烈,有些选择视而不见,国盟见状只会得寸进尺,更加肆无忌惮,昨天就释放了慕沙阿曼,还是在其执政百日当天。选择沉默就间接默许了国盟的胡作非为,爱因斯坦曾说过:“这世界不会被那些作恶多端的人毁灭,而是冷眼旁观、选择保持缄默的人”。 大家可以想象一个画面:纳吉夫妇现在在客厅,吃着Super Ring,看着慕沙阿曼被释放的新闻,俩人露出了得意的笑容,脸上没有一丝的愧疚。他们夫妻俩私吞了老百姓的血汗钱,在未来即将无罪释放。最无奈的还是人民,现在不仅要问,下一个被释放的贪官将会是谁?

【火箭广场】:电子红包的政策效益

截至2月5日,财政部已批准30令吉电子红包(eTunai)申请人数高达600万人,涉及消费额高达1亿8千万令吉,若加上电子钱包供应商的加码补贴,电子红包政策在新年期间,带动消费3亿6千万令吉。为市场注入活力,达到刺激经济的效果。 此外,共有1万6182个商家和企业成功注册加入数码平台,是国人迈向无现金社会的好迹象。然而,2020财政预算案为电子红包所准备预算为4亿5千万,这显示还有900万国人未注册成为电子钱包用户,呼吁大家可以提醒或协助身边的亲戚朋友,在截止日期3月14日之前,注册成为电子钱包用户,领取30令吉电子红包。 数码经济的影响 电子交易的速度更快,成本更低,让支付系统更有效率;反观,钞票支付的时间成本以及物流处理成本较高(包括运输、安保、记账和注册等)。欧洲央行于2012年的一项研究发现,现金和支票使用率高的国家每年的零售支付成本占国内生产总值(GDP)达1.43%,而高度采用电子支付的国家每年的零售支付成本低至0.42%。因此,从纸面至电子支付可节省相当于GDP 1%的成本。 无现金社会带给商家与消费者生活上的便利只是“甜头”,未来,当交易信息被记录和可追溯,就能建立信用体系,电子钱包供应商作为交易中枢,将对接更多产业,从原本的零售业和服务业,延伸到投资、贷款和金融产品,创造更多市场连接,对国家经济有更积极的影响。 看到无现金社会普及化后所激发的市场潜能,周边国家也开始积极推广,印度电子钱包供应商Paytm就从2015年的2千万用户,跃进上升到2019年的2亿5千万用户。此外,数据显示2019年印尼的电子钱包总交易额为32亿美元,预计2020年将达到46亿美元。虽然马来西亚的起步较慢,但至少政府的政策思路在正确的方向上。 网路安全与发展趋势 然而,无现金社会所衍生的网络安全问题也将是未来的挑战,需要更完善的监督机制来平衡发展。目前,我国除了有「1999年消费者保护法」也有「2006年电子商务法令」保护消费者与商家的权益,但对于个资保护和数据使用规范,则需要更全面的措施。 无论如何,电子红包所带出的数码热潮,让大家对马来西亚数码经济的前景充满期待。这股发展趋势能否持续,取决于消费者是否愿意改变消费行为,以及商家是否适应新的消费模式,让国人对线上或线下市场都保持乐观,积极进取,继续扩展数码经济的效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