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箭广场】:用适当的方式检测非法外劳

根据卫生部总监诺希山表示,在五月内,有高达78%外籍人士确诊新冠肺炎,而大马公民只占了22%。然而,在这78%的确证病例中,除了合法外劳以外,也包括非法外劳。 好消息是,由于我国人民适应生活的新常态,也让国人的确诊数目大大减少。然而,在放宽限行令期间,外劳确诊案列也开始逐步上升,成为新的感染群体,我国对于外劳的依赖已不是什么新鲜事,他们在任何行业都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不可缺少。 根据人力资源部的统计,非法外劳在我国大约有300万至400万人,而合法外劳共有230万人。非法外劳在我国靠着打散工找生计,获得的待遇也没有像合法外劳好,因此卫生条件较差,居住在人口密集,加上卫生知识也不高,所以加深感染及传染风险。而且,在没有社险保障下,雇主也不会提供非法外劳进行检测,并且检测的费用也不是小数目。 为了减少感染风险,政府也在较多非法外劳的区域进行封锁,让政府能够大规模为外劳进行检验和逮捕非法外劳,若没有感染病毒的非法外劳将被遣送回国。对于政府而言,这个举动可说是一石二鸟,既能够检测病毒,也可以减少我国的非法外劳。但是,在我国打拼的非法外劳,是否会在家中原地不动,任由官员逮捕,这点大家都非常清楚。 检测漏洞 事实上,新闻上也频频报道非法外劳在隔离中心或医院潜逃。早在5月中,就因封锁吉隆玻半山芭多条路段,引起大约500名外劳在封锁前一晚,收拾包袱逃跑。 由此可见,政府大规模的逮捕非法外劳,只会让非法外劳被迫迁移去别的地点,也有机会让病毒传染去不同的地点。由于外劳非法入境,在没有登记下,国家也不曾获得他们资料,所以也无法追踪他们的行踪。 因此,为了应付非法外劳潜逃的隐忧,政府应该以柔和的方式检验非法外劳,甚至与各国大使馆官员或代表配合,让非法外劳出来接受检验或治疗,病毒的根源才能彻底中断。 我国疫情已进入最后康复期,非法外劳还是我国的计时炸弹,政府势必在解除限行令前解决非法外劳的问题,避免我国步向领国新加坡的后尘,后果不堪设想。 文/ 伟人

后门政府随时倒台

从叛徒阿兹敏的喜来登叛变开始,再经过一个星期政局混乱后,掀起大马叛变乱局。最让人民意想不到是,慕尤丁最终组成后门政府和担任首相,结合种族和宗教为首的联盟,这对于以多元种族基础建国的马来西亚而言,非常不健康。 慕尤丁获得首相职位后,除了面对人民和希盟的抨击,慕尤丁还要面对国民联盟各党,包括国阵、伊斯兰党等施压争取官位。但是,内阁官位僧多粥少,慕尤丁要如何分配? 由于巫统、伊党和土团党的理念都有一定的重叠,尤其是三党的目标选区都是以巫裔和穆斯林为首。三党都各怀鬼胎之下组成后门政府,大家都有各自政治议程。在分配利益时,三党将会露出真面目,出现政治分歧只是迟早的事。 除了重获政权,巫统议员包括巫统主席阿末扎希、前首相纳吉、前联邦直辖区部长东姑安南等面对多项贪污滥权指控的当儿,可能借此机会通过后门政府起死回生。巫统的贪污滥权丑闻在全世界都众所周知,作为国民联盟的最大党,贪污腐败文化必将重新回归。人民也不会期望马华和国大党能够做出任何反抗,只能期望的是贪少当赢。 另外,随着宗教至上的伊党加入,将会推出极端的政策,例如伊斯兰刑事法。砂政盟与伊党的合作也矛盾重重,双方都有不同的立场,前者对于种族课题保持开放,后者相对的保守。两者在不同理念下必定有纷争,这也会影响国家的发展。 巫统和伊党肯定对官位虎视眈眈,倾向于有权和有资源的官位,而且,慕尤丁派和阿兹敏派议员也会要求部长职,一旦分配不均,后门政府将随时倒台。

火箭广场:妇女部提早开了愚人节玩笑?

4月1日愚人节,也是我国行动限制令延长14天的开始。人民必须适应长时间在家工作及生活的日子,也有打工族可能因此失业,正当大家的日子过得水深火热,妇女部却闹出一个笑话。 妇女、家庭及社会发展部在愚人节前夕“搞创意”,以图文设计在社交媒体发帖,建议女性在家工作应化妆并穿上班服,以及模仿小叮当向丈夫撒娇,结果一鸣惊人,引来排山倒海的恶评与讥讽。 经过网民们的热议和疯传,妇女部发表的“小叮当论”瞬间登上国际媒体,让全球人士以为该部提早开了一个愚人节玩笑,只有大马人自己心知肚明,国民联盟政府的妇女部并非第一次失言。 在行动管制期间,如果职业妇女须在家上班,还要负责照顾家人的起居饮食,肯定面对不少问题,例如因看顾而影响工作进度,容易造成精神压力和焦虑。 许多媒体已开始探讨,家庭生活在行动管制期所面对困境及压力,但是,妇女部却没有给予实际的建议,反而用小叮当开了一个国际大笑话。 前妇女及家庭发展部副部长杨巧双在3月8日妇女节对媒体发言,曾提醒该部应专注于政策,建议继续执行该部的规划,包括在国会提呈性骚扰法案以打造安全工作环境、设立儿童机构以保障儿童权益等。 不过,国民联盟政府的妇女部频频失言,从早前的检讨禁童婚政策、检讨空姐空服至防疫听天由命论,引起各界包括非政府组织的反对和批评,令该部颜面扫地,导致希望联盟政府妇女部所付出的努力,似乎功亏一篑。 妇女部在各方批评下,最终删除“学小叮当撒娇”的海报与贴文,并公开道歉。虽然此事算是告一段落,却让人民更加担忧国民联盟政府的人才匮乏及无能为力,会否带领国家走向危机? 笔名:曲中人

国家元首打脸慕尤丁政府

国家皇宫上次两次帖文要求召开国会后,这次罕见指名道姓,怒斥首相署部长达基尤丁,公然在国会这神圣的殿堂发表不实言论,已经误导一众国会议员。  事情是这样的,7月24日,达基尤丁和总检察长依德鲁斯通过线上会议觐见国家元首时,元首已经御准必须先在国会提呈与辩论才能废除所有紧急条例。  国家王宫 然而,7月26日,也就是国会特别会议的第一天,达基尤丁表示,紧急条例已在7月21日,由内阁议决废止。多名国会议员要求达基尤丁交代,此举是否已获得国家元首御准,不过,达基尤丁一再回避,明显心有鬼,事实也是如此。  掌管法律事务的首相署部长达基尤丁

老板有难 政府有责

行动管制令延迟多14天,延至4月14日,部分的企业的运作停顿近一个月,收入中断,现金周转成难题,老板叫苦连天。  管制令期间,老板困境重重,在面对无收入之下,也要承担公司的一切费用包括保险、水电费、租金、员工薪水、雇员公积金、其他开支等。 为了稳定人民的不安,政府也指示老板必须支付员工薪水,拒绝遵从将罚款不超过1000令吉或监禁不超过6个月,或两者兼施。为了减少不必要的麻烦,老板只能俯首听命。 事实上,大部分行业并无法居家工作,如:建筑商、销售商、旅游业、生产业、餐饮业等。在没有生产率下,老板也必须支付员工薪水。 行动管制令下,员工在家上班或无所事事,不仅能够获得薪水,低收入和中等收入的家庭和单身人士还可以获得政府提供的一次性援助金。但是,老板却没有松懈的一刻,分秒必争想办法解决所有的问题,以让公司能够继续营运下去。 经历管制令多天的煎熬下,首相慕尤丁终于在周五(27日)宣布“爱民经济振兴配套”。可是,经济振兴配套更倾向于帮助打工族,并没有给予很大的帮助以让中小型企业渡过疫情的难关。 经济振兴配套将提供600令吉的工资补贴给予企业,但申请者必须证明1月至今的盈利受损50%才可获取薪水津贴,无法实际帮助雇主,例如有雇主亏损20%已算是重大打击,但不符申请资格。 振兴配套也包括一系列的基金让中小企业申请货款。虽然货款能够应付短期内的资金周转,但企业最终还是要偿还,所以慕尤丁推出的配套并没有正真让企业减少成本,反而只是治标不治本。 希望联盟政府前财政部长林冠英去年在《2020年财政预算案》一项焦点团体会议上指出,中小型企业占据了全马98.5%的商业活动,并且提供三分之二的工作机会。 因此,政府应该检讨经济振兴配套,优先帮助企业度过难关,否则,一旦中小企业陆续受到重创,国家经济和失业率将受到极大影响,后果不堪设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