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青团:金马仑重选应严守“三不”原则 不带官职、不坐官车、不派糖果

民主行动党社青团全国中委梁誉升、郑传毅和吴家良于2018年12月26日的联合文告: 三名民主行动党社青团全国中委即梁誉升、郑传毅和吴家良促请希盟领袖在金马仑重选时严密遵从“三不”原则,即不带官职、不坐官车、不派糖果。 基於证据证明答辩人西华拉惹透过现任彭亨大臣旺罗斯迪,间接通过村长,分发200至300令吉不等的金钱给原住民投票给国阵,而判处金马仑国席重选。 选委会主席阿兹哈已经宣布,金马仑高原国席补选将于明年1月12日提名,1月26日投票,竞选期长达14天。 “三不”守则,才能确保公正公平 梁誉升表示,竞选期是让个别政党及候选人向选民解释政纲和问政,期待选民以过往表现和比较政纲,选出更好的国会议员。助选的领袖,应该暂时脱掉官职,只称呼自己的党职或国州议员身份,官职应仅限公务而已。 让选民选出越来越好的“苹果” 吴家良表示,过去经常听闻前朝领袖乘坐政府官车和直升机到选区拜票,也经常使唤公职人员作拜票的用途。如果希盟的领袖也是如此,会让选民陷入“投谁都一样,两个烂苹果选一个”的窘境。 “过去,国阵竞选总部外一字排开的官车,不应出现在希盟的任何竞选场合。” 抛开“要拨款,等补选”的前朝陋习 郑传毅则表明,过去前朝政府惯用的伎俩,如:I help you,you help me,明天开票胜选拨款就到等贿选陋习,应永远绝迹。选区拨款和发展应衡量国家经济状况和发展需要而定,并非属于特定政党的竞选资源,更不能用来威胁选民。 反贪会和选举委员会也应严厉执法,确保现为彭亨州执政党的国阵候选人也遵守法律,杜绝贿选的案件再次发生。不要忘记,国阵做了60年的执政党,即使失去了中央资源,单靠党的资源应付一次重选应该绰绰有余。 最后,该三名社青团中委呼吁新政府在金马仑重选应严守“三不”原则,以树立良好竞选文化,告别国阵式的选举陋习。 图为吴家良、郑传毅和梁誉升在安顺宝金花园咖啡店派发新月历所摄

不改革,希盟才会下台 社青团:赛沙迪不应迎合巫伊议程

民主行动党社青团全国中委吴家良、梁誉升和郑传毅于2019年2月22日发表的联合文告: 三名社青团全国中委不认同希盟青年团团长赛沙迪所发表 “若希盟太快推动改革,将在下届选举败选” 的言论,并表示此言论等同于背叛选民,准备复制国阵种族主义至上的旧政治。 在509前,希盟承诺会对弊端累累的国家体制进行全面改革,更用白纸黑字列出胜选后将会推动的改革作为希望宣言。因此赛沙迪的言论是极度不恰当的,显然是选择性忘记了希盟四党于选举前共同商讨出来对选民的承诺,也漠视人民渴望看到的“新马来西亚”改革愿景。 身为希盟青年团团长,赛沙迪不应该目光短浅,应该清楚了解到国阵政府倒台的原因是国家体制上的崩坏而衍生出的滥权舞弊、领袖权力极度膨胀、诸多恶法遏止民主等。希盟政府显然是以改革议程获得选民支持,而成功执政,所以倘若希盟不履行承诺做出改革,那就等同于背叛选民。 赛沙迪不能因为巫统和伊党联合煽动马来选民,导致希盟马来支持率下降就对改革议程退守,此举将导致希盟被迫保留所有国阵时代留下的种族性政策,甚至为了跟巫统伊党竞争保守马来选票,而推出比巫伊更保守,更种族的政策,让希盟越走越倒退。 社青团促赛沙迪认清现实,希盟只有改革,才会继续得到人民的支持。不改革,人民肯定不会再支持希盟。缓慢地改革等同于延缓马来西亚重振的复原期,国力必然颓靡不前、竞争力停滞,种族至上政策大行其道,难以吸引外资,更不用谈拼经济。希盟唯有坚持兑现宣言,顺从民意加速做出改革,才能带领国家迈入新的景象,摆脱国阵遗留的腐败政治的模式。 希盟应坚持重建新政治的初心,在多元文化主义、共存共荣的原则上,打造出民主、自由、平等、世俗的改革,不要再找借口合理化种族性的政策和言论。 社青团呼吁身为希盟青年团团长的赛沙迪带领改革,教育保守的选民,而非与巫统伊党站在同一阵线,迎合保守议程。 最后社青团三名中委以美国作家克拉克(James Freeman Clarke)的名言与赛沙迪共勉: "政客为的是下一届选举,政治家为的是下一代的未来。"

国盟浪费警力、制造白色恐怖 社青团力挺新青年捍卫学术自由

民主行动党全国社青团组织秘书李伟翔与中委吴家良于2020年11月11日的联合文告: 民主行动党全国社青团组织秘书李伟翔及中委吴家良炮轰国盟后门政府浪费警力,制造白色恐怖,利用警方来迫害大学生,毫不尊重大学生的言论自由! 也是槟州社青团团长的李伟翔与倪可敏政治秘书吴家良一同在槟城高渊警局为需要录口供的马大新青年成员陈妍妤提供法律援助,并由罗伟鹏和孙丽婷律师在今日下午二时陪同陈妤妍进去警局录口供,并在一小时后结束录供步出警局。 “国盟后门政府上台后口口声声表示不热衷于玩弄政治,但却不断地打压人民的言论自由,如今把其魔爪伸入校园,用煽动法令及通讯及多媒体法令压迫一群只是进行学术讨论的大学生,还冲进新青年主席叶纹清的住家没收其电话和电脑及逮捕声援者,因此国盟甚至比当年的国阵政府更加暴政,” 李伟翔如是说道。 也是马大新青年2012/2013年主席的吴家良表示,大学生是时代的眼睛、社会的良心,因此仅仅表达学术意见及看法的马大新青年成员不应遭受刑事审讯。吴家良接着指出希盟执政时不但不曾使用刑事法令打压大学生,反而还积极跟进废除恶名昭彰的大专法令,与国盟后门政府形成强烈对比。 社青团促请国盟后门政府停止打压大学生,勿再通过警方制造无谓的白色恐怖,反之国盟后门政府应尊重大学生的言论自由及学术自由,而非无故禁止任何不同的声音,让大马在国际世界的形象荡然无存。 图为陈妍妤(中)录供后在警局外与前来声援的社青团执委及律师合照。左一起为吴家良、李伟翔、罗伟鹏和孙丽婷。

“黄日升懂自己在卖着什么吗?” 社青团要求马华交代伊党关系

“黄日升懂自己在卖着什么吗?” 社青团要求马华交代伊党关系 针对吉打伊党主席阿末亚哈雅(Ahmad Yahaya)在面子书贴文表示,马华候选人是华人,但幕后老板却是巫统的言论,社青中委发文告要求马华清楚交代和伊党关系。 社青团政治教育主任郑传毅表示,巫伊合作既然已成事实,马华却对他们的种族极端言论充耳不闻,这是对选民的欺骗。作为自称是华人代表的马华,候选人被盟友标签为巫伊的“销售员”,马华有必要清楚交代本身的立场。 “连自己的立场都任人摆布,何以能够代表人民发声?” 社青团大专事务局主任梁誉升表示,人民代议士被当作为销售员没有问题,毕竟销售员是一份值得尊重的职业。但是,作为一个“负责任”的销售员,最重要是认可自己销售的产品,并老实声报自己产品的好坏。 “不然就是挂羊头卖狗肉,拿华人选票支持走种族极端路线的巫伊联盟。” 社青团中委吴家良也表示,我国现在处于种族宗教对立的高峰期,而始作俑者就是巫伊两党领袖的“大马来人主义”的言论。倘若马华扛着“为民发声”的旗号,就应该对巫伊联盟最近号召的“杯葛非穆斯林产品”、“从非马来人手中夺回政权”的言论表态。 “马华应该马上和巫伊两党切割,拒绝和种族极端分子站在同一阵线。“

社青团三领袖联合文告: 黄彦铬抗议行动民主常见 民政刘华才无需过多诠释

民主行动党全国社青团大专事务局主任梁誉升、政治教育局主任郑传毅、中委吴家良于2019年10月16日所发表的媒体文告: 针对民政党主席刘华才,10月16日“不鼓励黄彦铬过激行动 ,惟刘华才斥马大滥权打压”的言论,民主行动党全国社青团三中委驳斥刘华才选择站在高墙一方共同谴责受害者,不止冷血无情,还遏止学生声音的传达。 三名社青团领袖指出,民政党不鼓励黄彦铬在毕业礼上举牌抗议的做法因为“有些过激”,显然思维并无与时俱进,仍停留在保守年代,无法接受威权应该被谴责的建制思维框架,相当可笑。 “在毕业典礼抗议的行为在民主国家随处可见,并非是什么“过激”,应该被讨伐、被批判、或不被鼓励的事。他举例,就在今年的5月美国副总统彭斯(Mike Pence)在印第安纳州泰勒大学(Taylor University)毕业典礼上演讲,但是在彭斯开始致词前几分钟便有数十人抗议;岭南大学毕业典礼,在场有应届毕业生示威不满林郑月娥续任建制派人士当校董,要求废除特首校监当然制并释放9子,上台时亦高呼口号,” 社青团指出。 刘华才无法接受这种做法,只突出他无法容忍民主国家中发出异议行为的正当性,是标准的建制派,对威权低头。 “学生是监督政府、威权的声音。身为反对党,不只应该监督威权、也不应该对制衡的声音泼一把冷水,落井下石。学生运动也是公民社会的重要一环。” 社青团质问刘华才,如果这种行为过激,那么请问受剥削、受打压者要如何发表异议?如果一切异议必须等到当权者觉得舒适的时侯才得以声张,反对的声浪和制衡的声音根本无法传达,公民社会也无法建立。 三名社青团中委说,黄彦铬的抗议不是没有理由。马大作为学术机制,应该超越政党政治,但却沦为巫统伊党的傀儡,成为了马来尊严大会的主办方。阿都拉欣作为马大的掌托人居然顺应巫统伊党的种族政治议程,在大会上发表种族歧视言论,也无法回应学生会署理主席发出的斥责。当黄彦铬在毕业典礼抗议后,阿都阿欣还报警并阻止另一位进入马大礼堂参与毕业典礼。 “这不应该是一所顶尖大学校长应该有的风范。他作为一名学术人员,没有接纳异议的宽容,也没有愿意放低姿态聆听学生声音的意愿。更重要的是,他对于学生的斥责毫无招架之力,完全零回应,只能用手上的权力打压学生的声音。” 社青团强调,刘华才必须为自己不负责任的言论道歉,而阿都阿欣更应该引咎辞职,并表示唯有包容、倾听,让监督力量在马来西亚壮大,马来西亚才能有迈向民主转型成功的可能。

伊党羞辱马华为一席政党 社青团吁马华别再苟且偷生

民主行动党全国社青团大专事务局主任梁誉升、政治教育局主任郑传毅、中委吴家良于2019年11月5日所发表的媒体文告: 针对伊党主席哈迪阿旺声称在野联盟需要不极端的非穆斯林,而马华因为只有一个国会议席,所以伊党在本次补选会暂时支持马华,社青团呼吁马华别再苟且偷生,反而应立即与巫统及伊党切割,以保留最后一丝尊严。 伊党主席哈迪阿旺表示在野联盟需要不极端的非穆斯林政党,如只拥有一席的马华。早前吉打伊党主席也表示马华只是个兜售穆斯林产品的销售员。 “从一开始在伊党大会要求关闭华小、不承认统考,到日前称马华候选人为销售穆斯林产品的华人,至声称马华因为只有一席国会而值得被支持,马华公会为何还有颜面地与连番羞辱自己的巫伊为伍?”社青团问道。 社青团表示马华公会应该展示最后一丝尊严,有骨气地与连番羞辱自己的巫伊切割,而不是与极端保守的巫伊继续抱在一起,狼狈为奸。

直辖区社青团呼吁安努亚慕沙 协助青年创业和就业

民主行动党联邦直辖区社青团于2020年5月14日(星期四)发表文告: 社青团呼吁联邦直辖区部长协助年轻人走出疫情,走入科技时代。 疫情爆发多日,大部分的部长继续神隐。或许真的如首相所说,他们都有在做事只是不常出来发表意见,以至于大家都觉得他们没做事。或忙着夺权,窥视入主官联公司权力。 试问联邦直辖区部长到底在这段时间做了什么事情?多州在行动管制令(MCO)局部解封过后都选择不跟进,但是联邦直辖区部长却大力支持。在吉隆坡、纳闽和布城都相继上班了的情况之下,吉隆坡市政局是否有没有做相关的防范措施呢? 吉隆坡地生活费高昂,当地居民要如何度过这段艰难时刻?尤其是到现在都还不能够营业的小贩商和地摊商们,还有一些M40(中等收入群)现在被公司扣薪后也不符合申请国家关怀援助金(BPN)援助金的打工一族。许多经商人士不能营业但要支付100%的薪资和承担生活费用。联邦政府是不是就这样默默的看着他们自身自灭?请问联邦部长,你的政策在哪里? 如今透过后门政治手段当上了联邦部长,那是否应该展现一下自己的魄在这个疫情期间好好地帮助这个国家度过难关,至少也要保住国家的心脏-- 首都的经济和人民。目前为止,我们还未看到联邦直辖区部长发表过任何有建设性的东西。 这个国家大部分的年轻人都聚集在首都工作,他们是我们的未来,我们的命脉。我在这里恳请我们如今已如愿执政联邦直辖区部长帮帮这些年轻人。部长在面子书直播提到“已经拟定一些计划,开放让青年创业,让他们有机会拥有自己的生意”。”地点作为咖啡厅、凉亭及档口等,包括一些大型广场及旅游旺区,让他们能在舒适的环境下做生意。” 年轻人更多创业和就业机会。但在疫情还没退散前,鼓励年轻人独自进入饮食及需靠游客行业是下下之策。呼吁把在吉隆坡的政府商摊租金、门牌税和商业执照给予一年优惠;市政府该协助数码转型,支持创意革新企业。虽然中央政府提供奖液和辅助,但缺少地方政府推广和协助而发展力不从心,也明白传统商贩跟不上科技。但是政府可以将年轻要创业的和传统商贩一起合作,例如地方政府应该推广更多e-bazaar、外送平台、网购平台合作和多元行销。同时,政府应该增加年轻创新经济和创业援助,如E-sport、音视行业、网路行销等等。 与此同时,吉隆坡以商业旅游为依本,虽然现在已经逐步放宽营业,但是防范措施也要做足以确保人民和游客的安全。这里可以建议效仿雪州政府推行的SElangkah签到系统,连锁快餐店的walk-in QR code等,这些比目前工作时的手写记录来得简约和有效率。 如今,不是太平盛世,我们经不起由阿斗来领导我们和忙着夺权。联邦直辖区部长,请把时间和资源用在刀口上,因环境进步而改变,别用着陈旧模式来带领科技新时代!

自动扣薪制引负评 社青团呼吁重新检讨

高等教育基金主席旺赛夫在宣布自2019年1月开始启动PTPTN“自动扣薪制”(PGB)后,引起了反弹和负评。 民主行动党全国社青团新任总团长暨霹雳州兵如港区州议员李存孝发表文告,要求重新检讨此偿还制度。 他表示,新的自动扣薪制引起很多借贷者的愤怒,其中包括希盟的支持者。 民主行动党社青团绝对认同,欠债还钱为不争的事实。贷款者当初贷款应早已意识到毕业即需偿还的道理。无论如何,社青团认为强制扣薪机制对于遵守偿还贷款的贷款者甚为不公并且无故加重贷款者经济负担,这是让人无法理解与接受的。 此外,强行实施这一项机制将带来具破坏性的长远政治影响。因此,民主行动党社青团在此呼吁高教贷款基金局有必要重新检讨这项机制。 “这项自动扣薪制度与希盟青年团在大选前所推出的协助青年减轻债务的承诺息息相关,希盟的青年领袖应该关注和聆听这些借贷者的心声,为他们发声。” 国家的经济停滞不前,人民面对经济压力,特别是住在城市的年轻人。高等教育基金局以及教育部应该提供更多的偿还机制和方法,以协助贷款者偿还贷款,而不是强制性扣薪,增加他们的经济负担。 在新制度实施之前,一些借贷者已经按照贷款合约,每个月偿还200至300令吉不等的贷款。一旦强制落实根据薪金自动扣薪制,将会增加这些贷款者的负担和每月的开销预算。 让借贷者选择 民主行动党社青团强烈建议PTPTN在落实此自动扣薪制度之前,应该与各方回到谈判桌上,包括已经偿还PTPTN的贷款者、现任贷款者以及希盟青年团的领袖讨论协商。 社青团提出一个方案,即是贷款者可通过扣除公积金(KWSP)存款,而不是从薪水中扣除以偿还贷款。李存孝表示,很多贷款者更愿意以每月扣除公积金的方式来偿还贷学金。 社青团建议可以保留自动扣薪制,前提是让借贷者自由选择以什么方式偿还,而不是强制性地落实自动扣薪制。 在提供偿还对策方面,民主行动党社青团提出下列建议,相信比强制扣薪更为有效: 一、 扣除公积金偿还贷款 透过扣除公积金偿还贷款,相信可让贷款者更为接受。相比起手头上日逾缩减的可支配收入,相信青年比较乐意动用相对之下现时影响较小的公积金偿还高教贷款。 二、修改公积金局条例 此外,民主行动党社青团建议修改公积金局禁止未毕业学生提款偿还高教贷款的条例。相信此修改可有助于贷款者还清贷款,使高教贷款基金局讨回贷款更有效率。 三、继续非强制扣薪机制 民主行动党社青团认为扣薪机制可延续,但非强制进行。贷款者可自行选择扣薪机制偿还贷款。高教贷款基金局则应推出更友善的扣薪比率,例如为扣薪率设定,以防贷款者却步。 延迟落实自动扣新制 民主行动党全国社青团署理团长张玉刚发文告表示,基于2项原因,政府应该延迟落实自动扣新制。 第一,一旦落实了新的自动扣新制,政府已经违反了契约精神。 高等教育基金主席旺赛夫表示,虽然有者指责自动扣薪制违反贷款合约,但合约其实阐明,贷款者同意接受任何由PTPTN决定的偿还形式,包括透过雇主自动扣薪。 张玉刚提醒旺赛夫,其实合约里也阐明了贷款者需要偿还的额度,即是每月需要还多少钱。高等教育基金局不应该因为国家的经济不堪,而随意地更改贷款者需要偿还的额度。 第二,新的自动扣新制将影响中等收入群体(M40)的可支配收入。如果提高M40群体的偿还额度,将会增加他们的经济负担,影响他们的日常开销和消费能力。 一旦减低了M40群体的每月可支配收入,这将导致他们去进行私人借贷或者使用信用卡来支付日常开销,应付日益高涨的生活费,将进一步提高M40群体的家庭债务。

纳吉称申报财产将威胁安全 社青团狠批其言论语无伦次

民主行动党全国社青团大专事务局主任梁誉升、政治教育局主任郑传毅、中委吴家良于2019年7月4日发布的媒体文告: 针对纳吉昨日发出认同伊党不公布财产的言论,三名社青团中委即梁誉升、郑传毅和吴家良狠批纳吉无视行政透明原则、罔顾民意、意阻希盟政府落实干净透明化的施政,更指出其声称公布财产将会威胁安全的言论更是毫无理据,语无伦次。 三名社青团中委指出,丑闻缠身的纳吉在昨日也迎合伊党拒绝公布财产,更彰显出纳吉被控涉嫌国际洗黑钱的罪名,经历数次的世纪司法审讯已经黔驴技穷,根本无法为自己贪污的罪名平反,只能以议员有其他收入为由拒绝公布财产以淆乱实视听。 “纳吉给予的理由未免太过牵强,他强调若议员有额外收入来源实属常事,只要不涉嫌贪污,是以正当的手法获取收入都并非是违法行为,反贪会亦不会加以干涉。由此,国会提呈这项动议的目的旨在于管制官员滥用职权取得不义之财。难不成纳吉本身做贼心虚,心里有鬼,无法解释其户口大笔的资产以及收入来源,才再三阻扰,”  三名社青团中委质问。 此外,社青团也揶揄纳吉额外收入的言论,并劝阻纳吉不需担心自身安全,应当相信我国的皇家警察的效率,因为如同副检察司拿督安东尼凯文遭谋杀案只有在国阵的暴政之下才会发生。 “马华对于其友党巫统的言论也三缄其口,若不是早前也从1MDB贪污案件里牟利,就应当劝其友党配合反贪会的工作,确保施政透明、干净、公正,不管是涉及贪污案者,亦或是助纣为虐的政党,都应该受到法律的制裁,” 三名社青团中委说道。 最后社青团重申希盟政府为改革早已经下定决心,凡拒绝申报财产的议员将会被采取纪律行动,以杜绝震惊国际的丑闻再次发生,打造更廉洁的马来西亚。

被指同意纳吉受委国阵顾问 社青团:马华国大党需表态

民主行动党全国社青团大专事务局主任梁誉升、政治教育局主任郑传毅、中委吴家良于2019年7月12日所发表的媒体文告: 针对委任前首相纳吉成为国阵顾问委员会一事,巫统主席阿末扎希指是得到马华和国大党领导人一致认同。社青团今发文告,挑战马华国大党表态,究竟是阿末扎希霸王硬上弓,还是真的在国阵会议上举手赞同。 纳吉贪污的证据遍布全世界,在住家中也搜出超过十亿的账物,被控监禁几乎是时间的问题。马华领袖不但没有痛定思痛,和巫统国阵划清界限,还赞成接纳纳吉成为国阵顾问。这样的行径,犹如政治自杀。 社青团大专事务局主任梁誉升表示,在纳吉受委一事,巫统多名领袖包括纳兹里、凯里和东古拉沙里都表达对委任纳吉一事的不满,理由离不开纳吉在一马贪污案件。反倒是马华国大党,尤其是魏家祥静不啃声,直到阿末扎希替马华表态,依然没有获得马华任何领袖进一步的说明。证明在面对贪污的态度上,马华领袖如魏家祥等人还不如巫统的领袖。 社青团中委吴家良表示,从合作社暂停董事主席黄炳火职务,到支持纳吉受委国阵顾问委员会一事,显示马华并没有吸取几届大选人民的教训。马华不但没有改过和改革党内贪腐文化的决心,反倒继续助纣为虐,打压异己和霸占党内资源和资产。 社青团政治教育局主任郑传毅表示,马华现任领袖的所作所为不但令马华蒙羞,还丢尽华社的脸。马华口口声声说代表华人,却依附在巫统回教党的极端保护伞下,对自己友党的恶行视而不见。马华的臂膀如马青和妇女组应该担任起监督母体的重任,劝请母体脱离国阵和巫统,下届大选才有可能赢回民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