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青团促认真解决开课困境 勿让学生沦政党宣传

高教部长昨日毫无预警宣布的U转开课政策,导致数万国内大专生顿时陷入困境。全国社青团将为涉及的学生声援并尽努力替学生们争取最佳的解决方案。 尽管社青如今非执政党,但是为解决眼下困境刻不容缓,我们将寻求一切力量为大专生们提供援助。事关莘莘学子,我们也已准备好与任何一方共同寻求对策,包括土青以及巫青,以协调受高教部U转政策影响的学生处境。 现今,全国社青已动员各州社青团,暂为各区受影响的大专生们提供适当的援助。 无论如何,土青团长身为青体部副部长,为何无法以青体部立场表态援助方案?毕竟眼下为许多的青年子弟带来诸多不便的源头来自于内阁成员高教部的U转决策。土团既掌握政府资源,为何多此一举以政党身份提供援助、青体部方面则噤若寒蝉? 土团以及土青身为内阁成员分子,在这事件上理应主动提出动用政府机制,结合高教部、青体部以及社会福利部等官方资源协助大专生走出困境。土团作为内阁中心成员,既不第一时间让官方机构提供协助也无法搬动政府资源协助国家庞大的青年体系。如今土团宣布藉由政党管道提供协助,让人不免联想执政党舍近求远,消费大专生困境来捞取政治宣传。如此不负责任行为,实属愧对社会人民! 实际上,开课困境由政府引起,应由政府主动拟定并且实施应对方案。如今,执政各党在此事的应对上各自为政,难道土团与巫统之间的矛盾已经扩大到瘫痪政府应对机制?一个大专课题且引起如此混乱,执政方治国能力让人一目了然。 社青团敦促高教部长、教育部长、青体部长以及福利部长别再坐视不理、同床异梦。请立即成立紧急小组委员会,解决这一场高教部引起的乱象!

古晋双语路牌属多元文化 社青团声援陈莹颖吁撤控

民主行动党社青团全国副团长兼桂和区州议员崔慈恩于2021年3月24日(星期三)在怡保发表的新闻稿: 民主行动党社青团谴责古晋北市市政局对古晋社青团前团长陈莹颖有关“双语路牌” 事件,今日遭到面控,并指有关的控状根本没有必要。古晋社青团成员贴中文路名的做法是善意的,目的是为了维护砂拉越多元文化的特色,并无任何破坏种族和谐的不良意图。 社青团全国副团长崔慈恩发文告表示,古晋社青团为了捍卫多元文化,力保马来西亚及砂拉越多元民主文化,甚至在马来西亚成立之前就已经是非常普遍的情况,也是砂拉越人的骄傲。民主行动党社青团声援与古晋前团长陈莹颖共同进退,并作为他们强大的后盾。 她指出,双语路牌是砂拉越多元文化的特色之一,古晋老街包括海唇街、青山道、花香街是古晋著名旅游景点,也见证华社在此谋生有逾百年历史。 “我国在华巫印裔、伊班、卡达山等民族的共同努力中发展,行动党及社青团会一直捍卫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维护多元特色。古晋社青团捍卫双语路牌之举,也获得古晋市民的支持。” 崔慈恩也表示,古晋社青团的举动是好意,加上“双语路牌”的风波已经平息。古晋北市市政局的应该是捍卫多元文化及保护历史文化遗产,并要求检察官撤回控状,勿再破坏种族和谐。 社青团总秘书郑鸿杰于2021年3月24日(星期三)针对砂拉越社青团同志面控一事的新闻文告: 尊重砂拉越文化多元精神  郑鸿杰捍卫砂社青团同志 前古晋行动党社青团团长陈莹颖为彰显文化多元之精神,于2020年在数个古晋路牌贴上中文路名,于日前被控对地方议会或政府财产作出犯罪行为,一旦罪成,初犯可被判罚款1500令吉。 社青团总秘书郑鸿杰捍卫陈莹颖坚持砂拉越路牌需要有中文路名,以维护砂拉越多元文化,民族和谐与团结的精神。 郑鸿杰表示,双语路牌早在砂拉越参与及成立马来西亚前就已存在,当时候砂拉越更在多个路牌同时使用国语,英语及华语三大语言,成为该州独特的文化的同时,也向全国展现了尊重多元文化典范。 许多西马的人民由于不了解东马的中庸与多元文化特征,才会针对贴上中文路的举措妄加批评, 引起社会轩然大波。 事实上,学习和使用母语是联邦宪法第152条文(1)所赋予和保障人民的基本权益,而第152条文(2)亦赋予政府维护其他族群语言的使用和学习的权力。 古晋市一直以来都有中文路牌,然而,这些珍贵的文化遗产,却在近期莫名其妙“被消失”。砂拉越行动党多次质问现任砂州首长阿邦佐和州政府,却一直得不到回应,因此古晋行动党社青团才毅然贴上中文路名,以便恢复路名和持续捍卫砂拉越的多元文化精神。 有鉴于此,古晋社青团贴上中文路牌的做法是履行宪法赋予人民的基本权利,更凸显砂拉越和我国各族之间互相尊重和发扬多元文化的珍贵特质,应该获得各界赞扬和支持。 此外,已故砂拉越首长阿迪南亦曾在2015年同意路牌设有中文名字的措施。因此,砂拉越社青团是基于地方政府和州政府没有遵循之前首长的决定,迟迟不添加华语路名才采取相应行动,根本不是所谓的损坏或破坏地方议会或政府的财产。 郑鸿杰表示,针对双语路牌风波,古晋社青团于2020年已达致共识,把张贴的中文路名贴纸拆除,同时陈莹颖同志也亲自前往古晋北市市政局领取罚单,故此,他希望地方政府及有关当局不要再针对此事件采取进一步秋后算账的行动。

防疫巨额罚款掀滔天民怨 社青团:冻结罚单重新检讨法令

社青团全国署理团长暨彭亨州丹那拉打区州议员张玉刚于2021年3月16日(星期二)的新闻文告: 国盟政府落实2021年紧急状态(传染病预防和控制)(修正)法令,从3月11日起针对违反行动管制令者开出一万令吉的罚单。仅仅过了数日,此措施就因为执法过度严峻,在民间引发巨大争议,掀起滔天民怨。 首相署部长达基尤丁日前表示政府将重新检视可被罚款的违规行为,既然如此,民主行动党社青团全国署理团长张玉刚敦促国盟政府冻结所有已发出的罚单,直至政府厘清和清楚列明可被罚款的违规行为,以彻底解决此罚款措施造成的严重争议和混淆,确保民众不会再因为疏忽和小错而接到巨额罚单。 一万令吉的巨额罚款过于严苛,对B40群体和许多中产阶级而言更是无法负担的罚款数额。虽然国防部高级部长伊斯迈沙比利曾表示只有那些不断重犯或者严重个案才会被罚一万令吉,而一般违令者可向卫生局上诉以获得折扣,但这种开罚单方式却造成民间的混淆和极度恐慌。如今,民众只要一出门就感到恐惧万分,深怕自己因为一时的疏忽被当局盯上并接获巨额罚单。 虽然政府需要推出法律措施来教育和确保民众遵守防疫规定,但仍然必须秉持比例原则(proportionality),即确保刑罚程度和违法行为的严重性相当,以尽量减少法令对人权和民生造成严重的负面影响,更不应该一味推出更高的罚款来震慑人民,导致人民无时无刻处于严苛刑法所带来的恐惧之中。 另外,政府也必须确保执法单位采取一视同仁的立场,拒绝双重标准的执法态度。过去几个月,一而再再而三出现政府高官显要违反防疫措施却不受法律制裁,而普通百姓却频频因为小错误小疏忽而接获巨额罚单,莫不让老百姓感叹“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为了避免进一步引爆民怨,政府应该立即冻结3月11日起所开出的一万令吉罚单,直到有关当局彻底厘清法令所造成的种种混淆,减低防疫措施对民众权益所造成的负面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