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青团长:践踏他人弥补己缺,才是侮辱尊严祸首!

社青团长:践踏他人弥补己缺,才是侮辱尊严祸首! “年轻人应当用心体会团结的重要性;珍惜并尊重各族群之间的相处,并且避免做出互相伤害、剥夺他人权利或有违独立宪法的行为。“ 霹雳州苏丹纳兹林沙于数月前在翁姑奥马工艺大学毕业典礼上亲谕了此番叮嘱。 陛下同时呼吁人民应尽责维护和谐与原则,并且互相体谅及维护各方利益。陛下英明公正,热爱子民,备受各界爱戴。遗憾的是,在陛下统治的霹雳州,近日来冒出一名学者,在马来尊严大会上打着煽动憎恨非马来人的旗号高谈阔论,完全违背了陛下谕旨。 此人姓名我们不提也罢。我更要强调的,无论极端分子如何滋事,马来西亚是所有马来西亚人民共享的一片国土,从来都未曾是单一组群族群宗教群垄断拥有,从来都是铁一般的事实。 该名讲师的一番歪论,不仅伤害所有非马来人情感,同时也侮辱马来族群。让我们感到气愤的是,这番极端言论打着维护尊严的幌子,大大地扭曲了我们马来西亚民族的认知与身份。 这名讲师必须明白,绝多数的马来人都开放接纳多元马来西亚的概念,而非如他形容的”尊严被糟蹋践踏“和”容易破裂的玻璃心”。他的一番言论一竿子打翻一船人,故意误导人们唯有透过践踏非马来人才能保住马来族群尊严。 马来西亚是属于全民的。拿督李宗伟、妮可大卫、梁敏仪等体育健将,一次又一次地让大马在国际舞台发光。他们并非马来人,难道马来西亚这片国土就不属于他们的吗?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马来西亚是属于全民的。丹斯里东尼费南达斯为我国航空业做出了革命性的贡献,并未我国各族人民提供了上千的工作机会。他并非马来人,难道马来西亚这片国土就不属于他的吗?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马来西亚是属于全民的。卸任陆军第一步兵师师长拿督杜春祥少将过去曾在霹雳州哥布山森林与共产游击分子激战,并且为马来西亚陆军服务了42年的光阴。他并非马来人,难道马来西亚这片国土就不属于他的吗? 马来西亚是属于全民的。在砂拉越260万名人口占75.6%的非马来人、在沙巴350万名人口中占250万名的非马来人,都同样地与东马的马来人共享这片占了马来西亚全国面积60%的国土。他们并非马来人,难道马来西亚这片国土就不属于他们的吗? 我国当年取得独立后,敦伊斯迈即代表马来亚前往联合国会议,为马来亚加入联合国组织进行宣誓。 “尽管我们的财富和生活水平可以与当今世界上许多其他国家相比,但作为一个小国,我们的基本实力不在于财产问题,而在于我们人民的道德品格和理想。 在马来亚,我们有三个主要族群:马来人,华人和印度人,多年来在和平与和谐中共同生活。” “无论是宗教差异、文化背景甚至是经济和社会地位上的差异,都不足以构成民族团结的障碍。我们期望与世界其他独立国一样,拥有作为一个独立国家的权利和利益。马来亚的三大族裔,通过和平手段与宪法、友好谈判和折衷精神并以道德力量达到了期望的结国。“ 明显地,马来亚当时向世界展示的承诺,清楚阐明我国是由三大民族以及其他各族群共同建立起的。难道该名来自苏丹依德利斯师范学院的讲师会比敦伊斯迈更清楚独立宪法的宣言吗? 再者,马来亚半岛连同沙巴以及砂拉越建立起了马来西亚,我们今日的国土。没有了沙巴与砂拉越,今时今日的马来西亚根本不会存在。沙巴与砂劳越难道不是国土的一部分?那名讲师难到还活在石器时代与世界严重脱节,甚至口出狂言侮辱宪法、否定一切非马来人的权以与地位? 我强烈建议那名讲师自我反省,好好参透大会中那位有尊严的马来老领导所带出的讯息。践踏他人尊严与剥削别方的权益来弥补己缺,才是侮辱族裔尊严糟蹋民族身份的罪魁祸首。正人先正己,若尊严失踪,要谈尊严还是先从有尊严的人身上学习吧! 李存孝 第五代福建混客家人兼霹雳州子民,马来西亚民族 社青团总团长

伊党妇女组促废多源流小学,居心何在?

50年代以及60年代初是我国教育发展的分水岭。马来西亚当时从殖民国,摇身成为独立自主国。纵观历史,马来西亚从英殖时代起,就一直呈现着种族多元的社会体系。我国的多元社会特质深深影响了教育体系的发展,形成了今日的多源流教育制度。 一直以来,我国的和谐社会建立于各族之间的相互包容与相互尊重。尽管偶尔会有意见的分歧,但是大家都懂得互相尊敬、团结。纵然口操不同语言,人民之间仍和平相处甚至互相学习。反之,表面上同声同气的背地里还可能面对同床异梦的分歧。这一点相信伊党不会感到陌生。因此,伊妇在全国代表大会上,以多源流学校奠定不同学习语言破坏国民团结的言论绝对是无稽之谈。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曾针对以母语进行基础教学作出多项研究。研究报告指出,在家庭或学前环境中对儿童使用母语有助于他们顺利学习母语读写能力,并可能有利于后期在学校第二语言的学习。此外,报告也强调了教育早期母语教育的重要性。 根据统计,仅是在今年,选择将孩子送入多源流小学求学的巫裔家长占就读人数的16%。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既然身处同一个国家,共享同样的社会资源,我们又何必出言否定多源流学校里莘莘学子的求学机会,以不文明手段去伤害各族之间的情感呢? 伊党署理主席端依布拉欣近来曾发布文告,推翻多源流学校破坏国民团结的言论。由此可见,伊党妇女组针对多源流学校的恶意诬蔑,除了为自己捞取些许廉价政治以及煽动种族情绪以外,对于教育发展甚至社会进步毫无意义可言。反之,在这个改变的节骨眼上,我们更应该着重于改善教育体系、提升教育质量,为教育部长马智礼与其团队提出具建设性意见以及实际的支持。 针对此事,社青团促请警方介入调查伊党妇女组这一番极端并且挑拨国民的言论。伊党妇女组发表的“伟论”,在代表大会当日立即遭到伊党副主席阿末山苏里打脸,指其立场纯属个人看法,并非伊党政策。伊妇此番发表不但鲁莽,甚至与自身党内部构成矛盾。前言不搭后语,实在让人怀疑伊党到底在耍什么把戏?真真假假,居心何在呢?

马华魏家祥不支持降低投票年龄 社青团抨击其拖慢我国正义转型

民主行动党全国社青团大专事务局主任梁誉升、政治教育局主任郑传毅、中委吴家良于2019年7月10日所发布的媒体文告: 针对马华总会长魏家祥发出为准备支持修宪调低选民年龄的言论,社青团三名中委即梁誉升、郑传毅和吴家良斥其言论荒谬,并谴责魏家祥拖慢我国正义转型、提升公民意识的机会。 魏家祥认为距离下一届大选仍有一段时间,因此不需要先修宪让18岁的国民投票。社青三子抨击其言论荒唐,更调侃道难道魏家祥认为下一届大选前才修宪会比较好?社青三子严正声明,修宪让18岁国民投票一事并不应该纠结于何时修宪、日期选择的问题,而是应该直视问题的核心,即公民意识。 社青三子指出,这次的修宪不能不看历史因素。在国阵过去的执政时代,不仅通过大专法令遏止大专生了解政治,种种教育体系也使大学生乃至于中学生对整个马来西亚政治环境毫不了解、一窍不通,更塑造出政治事不关己的狭隘思维。国阵霸权之下导致马来西亚成为公民意识极度不清晰的国家,使公民的人格训练当中缺乏了人文关怀和素质的一环。社青三子指出,公民教育应该逐步改革之时,因此这一次修宪调低投票年龄是第一步。 此外,社青三子也抨击魏家祥发出“政府不允许18岁年轻人参选,所以不支持的18岁年轻人投票”的言论是一叶蔽目、避重就轻的。社青三子表示,政府赋予18岁公民投票权,并不代表往后不会进一步落实允许18岁公民参选的改革,两者并无之间冲突,毕竟改革是逐步进行而非一蹶而就,并提醒魏家祥勿信口雌黄,混淆视听。他们指出,魏家祥因为18岁公民无法上阵参选,而选择不支持修宪赋予18岁公民投票权,是本末倒置的做法,根本是在漠视年轻人的政治权力。 社青三子强调,社青团是绝对支持希盟政府修宪降低投票年龄,同时也指出社青团是全国第一个将投票年龄降至35岁的青年政治组织,并提醒魏家祥不要为了反而反,而选择典当年轻人的权益,拖慢公民意识的提升以及马来西亚的民主转型。

别弄巧反拙 立法对付留言者并非良策

民主行动党社青团政治教育主任郑传毅、大专事务局主任梁誉升、中委吴家良于2019年3月12日所发表文告: 民主行动党社青团政治教育主任郑传毅、大专事务局主任梁誉升、中委吴家良发表联合声明,指日前通讯与多媒体部长哥宾星表示欲立法对付放任读者留言的媒体的言论,将等同于侵犯人民的言论自由,并强调这是如同国阵时代压制人民发声的做法,与背叛人民无异。 三人提出,在希盟未当上联邦政府的时候,是捍卫言论自由的先锋,更是站在最前线反对国阵利用各种恶法对付媒体和反对党,也有许多领袖为了为人民发声而遭受牢狱之灾,在反假新闻法令被国阵推出时,希盟也站在反对的一方,严厉反对国阵干预媒体自由及言论自由。 “如今若要因为一小撮有心炒作种族宗教情绪者的杂音,而要刻意立法管控媒体和民众,这将会让我国沦为国际笑话,让509改朝换代后享有的自由天空崩塌,以前的“改革派”也将因此沦为“打压派”,更甚的是,立法管控言论,从来只会弄巧反拙,引起社会更大的反弹。” 三人质问新政府,如果设立这种法令以管控网民言论,政府要如何让执法者能公正地判断何种被举报的留言是不恰当的?再者,许多合理的批判性主张,也会惹怒保守份子,希盟政府是否准备为了取悦保守选民而牺牲我国进步和自由的讨论空间呢? “就以ICERD做例子,倘若保守份子举报声称支持ICERD的留言伤害了种族关系,难不成政府就要对付留言者吗?又是谁来判断谁涉及侮辱和煽动?这把尺根本就没有一个标准的答案,到最后政府将成为最后的审判者,到时希盟将会走回国阵的老路而不自知。 “我国的种族及宗教关系的确还有许多改进的空间,但如果连人民自由发表看法的渠道都封闭,谁还敢指出房间里的大象?这种代价不是人民509用选票换政府所愿意看到的。” 三人认为,现有法律已足以对付恶意煽动及诽谤者,而且一些媒体也有删除恶意留言的习惯。面对假新闻和不实的指控,政府应该做的,是善用现有管道,以事实和数据来反驳污蔑者,而不是用大棒来棒打异议者,因此社青团坚决反对政府任何通过立法管制社交媒体留言的主张。

古晋社青团挑战人联党 向马汉顺进言承认统考

民主行动党古晋社青团今日揶揄人联党在没有理解希盟领袖拿督斯里安华的文告之前就迫不及待的发表文告攻击行动党是可笑的行为,并调侃人联党看似在数落行动党的文告当中其实就已经证明了行动党在执政时对统考所作的努力。 古晋社青团团长陈莹颖表示,砂首长政治秘书苏利群在报章上针对安华指致力承认统考而要求行动党一事感到莫名其妙,因为这个言论清清楚楚的证明了希盟在执政时对承认统考文凭一事所作出的努力。 “我不明白这位首长政治秘书的逻辑思维,她口口声声的说希盟或行动党致力争取承认统考文凭是无能,难道说要像人联党一样几十年来都无所作为才是应该的吗?还是说这位首长政治秘书是因为没有看清楚安华所发表的文章才会闹出这样的笑话?” 陈莹颖表示,砂拉越人民都了解人联党目前致力的漂白他们与伊斯兰党的关系,但是苏莉群身为首长政治秘书,在未贯穿全文的情况下就做出了片面理解并在媒体上发表误导性言论,未做足功课就随意开炮甚至在行动党头上乱扣帽子是极度可笑的行为。 她说,安华的言论证明了希盟是真正的落力在推动承认统考,不像马华以及人联党一样只会拿来当作大选的糖果,而且是嘴巴讲讲而已;不仅如此,安华的言论除了证明行动党并不是犹如人联党一般“不敢讲、不能讲、不会做”的静静党,也证明了行动党并不像人联党一样只会对伊斯兰党以及巫统点头哈腰,更重要的是,这证明了行动党真的是秉持着兑现人民承诺为主要的出发点。 陈莹颖也不忘提醒苏利群,人联党当了几十年的执政党,除了将承认统考的课题挂在嘴边当政治糖果之外,可曾努力去实践?人联联手马华忽悠全国人民事件屡见不鲜,试问人联党本身在当了将近60年的政府都没有本事去解决,何来勇气对希盟指指点点? 如今,砂政盟以造王者的身份拱国盟上台后,人联党的盟友马华署理会长马汉顺目前是教育部副部长。若真想论承认统考,苏利群应借此机会对马汉顺进言,务实全方位承认统考,并兑现当年应允了全砂人民落户民丹莪的拉曼,而不是在那对着没能理解的文章大放厥词。这只会将自己的短处更无限放大,且让民丹莪人望着大片草坪兴叹。

谴责马大草率处理性骚扰案件 社青团:政府应立法防治性骚扰

民主行动党全国社青团于2020年7月19日发表有关性骚扰的文告: 日前,马大新青年与马大学生会踢爆校方草率处理性骚扰案件。据悉,不少学生被同一名讲师性骚扰,但校方却只将狼师草草降级了事。 当判决生效时,狼师已届退休年龄。校方的​​判决书根本无法伸张正义,也无法还学生一个公道,如同废纸。 在国外,#MeToo运动如星火燎原,越演越烈,性犯罪幸存者纷纷挺身而出,指控加害者,揭开父权社会的遮羞布,将权力结构不平等导致的性犯罪摊开在太阳底下。 难过的是,因为民风保守,保护机制不完善,社会舆论压力,幸存者不愿被”victim-blaming”等因素,#MeToo运动效应并未在马来西亚掀起涟漪。 但这位勇敢的马大生却无惧社会压力及眼光,挺身而出,指控位高权重的讲师。 遗憾的是,马大校方却选私下了结,让马大校方成为校园性骚扰者的共犯。 性骚扰案件在马来西亚校园屡见不鲜。 2019年,私立大学讲师利用社交媒体发出性骚扰信息予同事与同学; 2018年东马大学保安员闯入校园宿舍房内,强行撕破一名18岁女生的衣物,试图强奸女学 生; 2017年,也在马大,2名日本及台湾学生被国际学生性骚扰,但管理层却指示学生撤回报案。 2011年,理大的研究显示75%的大学生曾被性骚扰。 这些只是浮上台面上的报道,被扫进地毯里面的数据相信更为惊人。 一个一个海量数据的背后,我们的大学学府似乎没有从这些血淋淋的案件中吸取教训。 因此,我们做出以下呼吁: 1. 马来西亚各大专应设立校园性侵害性骚扰或性霸凌防治准则。 虽然马大已有类似准则,但却未被认真执行。 在2017年,马大学术职工会就曾抨击校方在处理性骚扰案件时,并未遵从准则。此外,校方处理性犯罪的手法也必须更细腻,更照顾幸存者的感受。 英国大法官Lord Hewart说过,justice should not only be done, but should manifestly andundoubtedly seen to be done。 正义必须获得伸张,并且必须让㆟看到正义获得伸张。案件审讯过程应该让人感到合理和公正。 在此案件当中,接近一年的时间里,诚信委员会并未通知学生关于判决或调查进度。不但漠视受害者的知情权,也让受害者感觉不到校方采取行动的诚意。 2. 内阁需向国会提呈《性骚扰法案及性别平等法案》 国会需通过性骚扰法令,以一个独立的法案,更针对性地处理性骚扰问题。 现有的《刑事法典》并未明确定义性骚扰,也未构成指出性骚扰的行为,法条过于广泛,难以将嫌犯入罪。 前妇女、家庭及社会发展部副部长杨巧双曾表示,在今年三月,内阁将会提呈《性骚扰法案及性别平等法案》。但后门政府上台之后,未见任何立法的决心。 若后门政府的确如阿莎丽娜所说的关注性别课题,那就应该积极通过《性骚扰法案及性别平等法案》,这样比劝诫人妻们角色扮演小叮当,更有效地促进性别平权。 最后,我们声援这名勇敢的大学生,希望公义最终得以彰显。 此外,任何在校园内受到性骚扰或性侵犯的大学生,如需要任何援助,可联络社青团。  

马华勿自欺欺人、为巫伊护航,穆斯林团结集会无法彰显中庸!

马华勿自欺欺人、为巫伊护航,穆斯林团结集会无法彰显中庸! 针对马华公会对于914穆斯林团结集会的声明,社青团做出回应,驳斥马华谬论。 巫伊在野合作违背宪法中民主多元精神 梁誉升、郑传毅和吴家良在文告中指出,马华第一点对于914集会声明,宣称只要巫伊在野合作符合宪法精神和中庸价值则会认同。社青三子指出,首先马华必须回应的是,巫统和伊斯兰党这两个政党究竟从何体现了中庸价值和宪法精神? 从巫统高举马来剑,到505后怒骂华人不满足;再到伊党从左右逢源,到强化回教刑事法、追求单元的宗教社会。请问巫统和伊党两者目前的策略和一贯论述究竟是煽动族群神经线为主还是以中庸开明路线? 再者,如果要谈在野合作,追溯到后509巫伊宣称合作,挑起种族宗教课题来炒作种族宗教情绪,种种策略企图通过以极端右翼路线稳住基本盘。社青三子促马华解释,从最近巫伊合作爆发的拒绝反歧视公约示威、再到反罗马公约示威、及近日的爆发出的由巫伊倡导杯葛非土著产品运动,或纳吉在面子书上制造出的土著被边缘化、是受害者的论述等等,请问巫伊以上的合作哪一种串联、运动、策略、动员或是论述是符合宪法中多元、中庸精神和原则?那么,马华却还是否支持这种在野合作? 马华一味苟同无法扭转时局,惟施压巫统方是杜绝种族宗教政治的出路 第二点,马华在文告中也提及巫伊合作是无法回避的事实。社青三子质问马华,即便巫伊合作是当今客观事实,所以这能说明了什么?难道因为巫伊合作目前是事实,所以就应该支持与认同?按照马华的逻辑,难道纳吉贪污是客观事实,所以马华就应该对他表示支持与认同?难道希盟是执政党是客观事实,所以马华就应该什么都不做,完全表示支持即可? 社青团指出,由此可见,对于客观事实,必要的举动是应该采取的,而非佛系坐视不理、无动于衷、隔岸观火。放眼马来西亚当今政治光谱,过去巫统通过种族威权来制造捍卫穆斯林地位的形象来让马来人只能紧抱巫统,如今下野后巫统伊党制造恐慌以煽动穆斯林的恐惧,企图使马来西亚走向双极社会的发展,通过挑起种族宗教文化矛盾,争取保守巫裔选民的支持,却加剧社会分裂。社青团质疑,为何马华至今依站在巫统伊党保守右翼一边,发表声明支持助长种族宗教政治的萌芽,而非站在相对多元开明的中间路线以遏止保守势力的反扑?如果马华意识到巫伊合作是客观事实,马华作为国阵的成员党更应该施压巫统别再走极端种族宗教路线,遏止保守势力抬头,杜绝族群矛盾成为选票便利。 社青三子也指出,马华提及巫统签署914协议已经与马华及国大党会谈,所以是尊重共识、多元和宪法精神。社青三子强调,马华最大的问题就在于党国不分,把党和国家两个不同的概念混为一谈。国阵的原则并不代表国家的原则,国阵成员党的共识并不代表国民的共识,国阵成员党之间即便 “民主”,也不代表国阵的路线等同是民主全民路线。 所以,巫统与伊党合作得到马华的共识,并不等同于巫伊合作是符合我国多元普世价值;第二,巫统与伊党合作得到马华和国大党认可,并不等同于巫伊合作有了多元色彩;第三,巫伊合作得到国阵成员党的认同,并不等同于巫伊提倡的种族宗教论述符合宪法多元、民主、平等精神。马华把国阵自身的立场等同于国家宪法的立场企图混淆视听,实则是无稽之谈。 914穆斯林团结集会无法彰显中庸 第三点,马华声称巫伊914穆斯林团结集会是中庸的。社青团质问,马华是否可以说明914穆斯林团结集会的中庸精神体现在哪里?从集会者都身穿象征某宗教服饰再到由巫统伊党为首号召,中庸的精神从何彰显?再者,巫统和伊党要究竟将穆斯林团结集会面向全民以体现中庸?倘若集会发言者依旧保持过去一贯的极端右翼路线论述,那么马华的声明是否只是毫无意义的声明? 结语 社青三子即梁誉升、郑传毅和吴家良重申,509政治海啸之后,各别政党不得不重新检视过去的论述、策略是否符合当今事宜。马华过去因为议席包袱向巫统低头,却为何在变天后依旧承担这个负担?马华无视马来西政治局势与政党转替后的方向,一味向巫统示忠,追随其步伐根本无法稳定其作为在野党的势力,也将导致大马民主转型陷入真空。 社青三子强调,马来西亚是多元族群、宗教、语言、文化的社会,政局扭转后,由于威权体制的遗绪、保守权贵的反扑、族群宗教的分歧,要抑制的是极端右翼路线的政党刻意扭曲煽动而导致不协调,但马华一味妥协或向既有的分裂低头从来不是最有效的对话,更无法壮大公民社会的成型。 巫统和伊党联手后,成功制造出马来人是被边缘化的受害心理,无动于衷并无法遏止这股势力继续抬头,相反只会任由让族群政治、宗教神权成为民主巩固失败的关键。社青团表示,对于保守势力的反扑,应该以更高、更远的格局来面对,革除过去的遗瘤,重建公民文化,走向务实、中庸、多元、开明,不提出是似而非的论述来混淆视听是唯一的出路。

月存500退休成百万富翁? 黄家杰抨击财长不接地气

霹雳州社青团宣传秘书兼桂和区州议员政治秘书黄家杰于2020年3月10日(星期三)在怡保所发表的新闻稿: 霹雳州社青团宣传秘书黄家杰抨击财政部长东姑赛夫鲁鼓励青年人每月储蓄500令吉并将在60岁退休之时成为百万富翁的言论,完美地为国盟政府再次展示“不接地气”的一面。 也是桂和区州议员政治秘书的他指出,根据大马雇主联合会(Malaysian Employers Federation)一项针对2018年薪资的调查显示,拥有专业文凭(Diploma)以及拥有学士学位(Degree)的毕业生薪金水平平均为1661令吉以及2393令吉。 “然而,2018年国家银行的研究报告却显示,一名在首都吉隆坡工作并长期租房、外食与乘搭公共交通的成年人,每月就必须获得2700令吉的薪资才足以生存。” 黄家杰也表示,根据我国的最低薪金制,除了有57个主要城市在2020年把最低薪金的款额提升至1200令吉之外,其余城市都维持在1100令吉。 “试问以如此低额的薪金,再加上高涨的生活费,一名普通打工的年轻人要如何获得足够的储蓄才能在60岁退休时成为百万富翁?500令吉的存款对于最低薪金人士甚至已经是半个月的薪金。” 他也质问财政部长东姑赛夫鲁,如何得到其所指的年收益率6%的数据,因为我国目前的定期存款年利率也只有不到2%,而公积金局2020年的派息率也只有5.2%,与财政部长的数据还有一段距离。 “究竟身为财政部长的东姑赛夫鲁是否真正了解我国的经济状况,还是只是浑水摸鱼地在国盟内阁当个部长?”

不该禁同县家人团圆 农历新年SOP应当合理

农历新年SOP应当合理 1. 新冠疫情下,任何节庆务必严守标准作业程序。不过当局也需要确保一切条规合乎常理。 2. 我们理解,政府有必要执行跨县和跨州禁令,但不该禁止一家团圆,特别是同一县属的家人。 3. 我的妻子为砂州华裔,今年遗憾的是,没法陪伴她回古晋过年。无论有否跨州禁令,我们决定成为负责任公民,全家不回砂州。 4. 对于华裔家庭来说,团圆饭不可或缺。政府不该禁止,而是至少允许同一县属的家庭决定,是否要一起吃团圆饭。身为跨族婚姻一份子,我理解华裔文化。 5. 倘若他们要团聚,政府如何执法,是否有意突击检查每户华裔人家?这并不合理。 6.何以开放夜市会比家庭团聚来的安全?家人何不在夜市团聚? 7.我们当然要成为负责任公民,遵守必要的标准作业程序来照顾健康,但政府落实任何规则前,需要合乎情理。 莫哈末沙基尔(Muhammad Shakir Ameer) 行动党社青团全国副团长

郑鸿杰轰警方逮捕莎拉 社青团愿提供法律援助

民主行动党社青团总秘书郑鸿杰于2021年7月30日所发文告: 民主行动党社青团总秘书郑鸿杰炮轰警方昨日以《煽动法令》第4(1)条文逮捕和扣留社运份子莎拉(Sarah Irdina),为国盟政府草木皆兵,滥权钳制异议的恶举,并呼吁警方立即释放莎拉和停止骚扰发动集会的社运份子。 郑鸿杰痛斥,警方动用煽动法令调查大专生,是配合国盟塑造寒蝉效应,扼杀青年批判腐败政治的改革之声。他以本身参与学生运动的经历为例,过往发动和集会的学生大多由校方施予纪律处分,然而国盟上台后却直接让警方以多种恶法开查大专生,形同警队配合威权政府升级恐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