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素沁呼吁廖中莱到华人占大多数的华人选区竞选

民主行动党副秘书长郭素沁呼吁马华总会长廖中莱和其他马华领袖勇敢的在华人占大多数的华人选区竞选,以证明他发表的“马华是绝对代表华社的政党”的言论,受华裔选民的认同,而不是”自吹自擂“。 她说,副首相查希在本星期公开的批评马华公会没出席他在国阵地方上的活动,并要在本届选举争夺马华多个传统选区,都证明马华在国阵被巫统歧视和边缘化,而不敢出声反击。 “马华处于这样毫不受巫统领袖尊重的情况,华社又怎能期望马华在政府内”绝对代表华社“,并为华社争取更大的权益呢?” 郭素沁针对廖中莱昨日在关丹发表的言论而发表文告,作出反驳。 她补充说,我国独立60年至今,华社饱受种族政治摧残,在政经文教上节节败退。这证明马华继续以“代表华人”的立场而留在国阵延续种族政治,只有进一步的破坏国民团结和损害华社的权益。 也是士布爹区国会议员的郭素沁说,马来西亚目前最需要的是国内政党的大洗牌和改朝换代,摒弃种族政治,这才能保障华裔族群和整体国民的利益。 ”如果廖中莱还有尊严,马华应该退出国阵,以让国内政党形成两线制,推动政党轮替,这样才能真正挽救马来西亚。“ 郭素沁

安南耶谷应就他换政府喻为换妻子的言论道歉

民主行动党副秘书长郭素沁呼吁彭亨州看守州务大臣安南耶谷,收回他把换政府比喻为换汽车或妻子的言论和作出道歉,因为这言论羞辱女性的尊严。 也是原任士布爹区国会议席候选人郭素沁说,安南耶谷身为一州之长,竟然发表这么不文雅和大男人主义的言论,委实令人惊讶。 “我呼吁国阵的领导人,特别是妇女领袖和妇女候选人公开的谴责安南耶谷发表这种对女性不敬的言论。他们必须记得女性占选民人数的一半,如果国阵和巫统还要赢取妇女选票的话,那么他们就应该尊重女性和谴责他的言论。“ 她也说,安南耶谷应该知道,大选是一个让选民用手中的一票,选择他们心仪的候选人或政党成为新政府的民主程序。他可以叫选民继续支持国阵,但是把换政府比喻为换妻子这样的言论,是对女性的羞辱。

郭素沁批评刘华才误导华社 希盟从未拒绝中国投资

民主行动党副秘书长郭素沁批评民政党副主席刘华才指华社要中国投资便应继续挺国阵,是非常无知及误导性的言论,因为希盟执政从未拒绝中国及任何国家来马来西亚投资,希盟领袖只是确保我国在吸引外资的同时,也能保障国家的利益及确保国家的主权不受任何国家的经济势力影响。 也是行动党士布爹区国会议员的郭素沁说,中国是世界经济强国,我国和中国一直以来都有良好的双边经贸关系。 希盟执政的雪州和槟州都拥有许多中国和其他国家的投资项目,此外这两个州的政府都曾多次前往中国招商引资。这证明希盟从未拒绝中资和任何国家的投资。 “以往,当槟州和雪州的政府前往中国招商的时候,国阵的网上抢手便大肆批评这两州的政府的做法。刘华才的言论,正好证明了他为发言而发言。” 郭素沁补充说,希盟的领导层从未发表切断与中国经贸关系的声明,希盟执政以后,也肯定将与中国和其他国家维持良好的贸易伙伴关系。 针对刘华才指希盟的第14届大选的竞选宣言里指希盟将检讨多项发展计划的立场,郭素沁说,在国家面临经济萎缩的当儿,希盟检讨国内诸发展计划是为了确保这些计划的开销合理及可行性,以免浪费公款,这做法是为了保障国家的利益,而不是针对任何国家在我国的投资而做。 她呼吁刘华才不要为了要在大选中出位,而发表这种哗众取宠的言论来误导华社。 郭素沁

棕油价格上涨 马华却还说谎

棕油价格上涨 马华却还说谎 原产业部长郭素沁在为丹绒比艾补选发表演说时,向当地民众报告棕油的价格节节上升;然,马华公会却还以棕油价低的说辞来误导选民,简直是穷途末路的水准。 郭素沁表示,既然马华觉得丹绒比艾补选与棕油很有关系而贴上布条:“中国又不满,印度又不满,棕油怎么办?”,那么为什么不做好功课,查好棕油的现时价格状况,才来发表意见? 她说,其实真正在棕油行业里的人都越来越开心,因为棕油价格起价了!而这也显示那些说棕油价格下降的,根本就不在棕油业里;这些人都只是为攻击希盟政府而胡乱散播关于棕油价格的假消息。 郭素沁指出,根据报导,目前1公吨的棕油价格为2600多令吉,相比起去年12月的棕油价格才1700多令吉,起了800多令吉,就可知棕油的价格是一直持续上涨;而小园主的报酬也因此而有所增加。 然而,却有巫统议员带着小园主到国会去示威,郭素沁表示十分困惑:「怎么棕油跌价的时候不带他们来示威,反而在(棕油)起价的时候示威?」 郭素沁便揶揄该名巫统议员的做法实在“Kurang Cerdik”(不够聪明)。 另外,郭素沁拿出实质数据来反驳马华显示“中国不满、印度不满”的谬论。数据显示,越来越多棕油销售到中国,今年1月到9月的销售额比起去年1月到9月的销售额增加了24%;而同样的时段,今年出口到印度的棕油比起去年激增了98.2%公吨!显示中国与印度向我国进口棕油的数量大大增加! 而郭素沁也解释道,去年棕油价格低是因为印尼的棕油过剩而影响了我国的棕油储存量超过了300万公吨;而现在的棕油储存量则大约在240多万公吨左右。只要棕油的储存量低,价格就会高,所以现在是棕油业最好的时刻,因为价格将会越来越高,从而达到稳定价格。 因此,郭素沁认为马华居然还以棕油价格低的课题来攻击希盟,就证明他们已经黔驴技穷,在挑希盟毛病的诡计方面“破产”了,才会在没有课题可打击希盟的情况下,还拿棕油的课题来乱做文章。

郭素沁:华社看不到马华所谓“正能量“的意义

民主行动党副秘书长郭素沁批评马华总会长廖中莱对他所谓马华“注入正能量”服务华社作出解释,何谓“正能量“? 否则这 “正能量”将沦为空洞无实质的口号,因为华社根本看不到马华所谓“正能量“的意义。 也是士布爹区国会议员的郭素沁针对廖中莱昨天在新山举办的“给力马华、注入正能量”的马华大会发表的言论,作出批评。 她说,廖中莱把柔佛行动党主席刘镇东在亚依淡竞选,挑战马华署理主席魏家祥形容为“把种族政党及狂傲的态度带来柔佛州”,还指这战役形容为“外来政党及行动党的”入侵“”,是非常莫名其妙的。 “首先,行动党是多元种族的政党,而不是像马华那样只为单一族群服务的种族政党,此外,行动党数十年来都曾在柔佛州竞选,因此我们并不是他所谓的”外来政党“。刘镇东已担任了一届的居銮区国会议员,也是柔佛州行动党主席,他不是廖中莱所谓的“入侵” 柔佛州的”外来人“。刘镇东有足够的条件在亚依淡国席竞选。“ 郭素沁补充说,廖中莱及马华的领导层应该反省选民在过去数届选举摒弃马华的原因,马华领袖不应该把华裔选民支持行动党和其他在野党,视为他们被行动党所“骗“,他们应该扪心自问马华为何做不到华裔选民的需求,而不是把马华败选和所有马华解决不了的政治困境归咎于行动党。 行动党领袖有权力在国内任何的选区竞选,国内没有任何选区是马华专属的。在一个民主制度里,全国大选是各政党和候选人向选民交出成绩单的时刻。马华空喊类似“注入正能量“的口号,而不是针对国家面对的种种问题提出解决方案,是绝对得不到选民认同和支持的。 郭素沁

不敢与林冠英辩论 廖中莱比魏家祥更没胆量

民主行动党副秘书长郭素沁指马华总会长廖中莱不敢与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辩论,显示廖中莱比魏家祥更没政治胆量,是马华“怕死与怕输”的领袖。 郭素沁针对廖中莱拒绝与林冠英的挑战辩论,发表文告。 也是士布爹区国会议员的她说,廖中莱既然在文告中批评林冠英的海底隧道及其个人的官司,那么他就应该在公开的辩论场合中质问林冠英。这才是政治辩论的意义。 “很明显的,廖中莱知道环绕在林冠英种种争议,是国阵套在他身上的莫须有罪名。此外,廖中莱知道他也无法为国阵的许多贪污腐败的课题辩护,同时也无法解释马华在国阵被巫统欺侮的窘境,因此选择不与林冠英辩论。“ 如果马华要重新赢回选民对该党的信心,廖中莱就应该鼓起勇气, 公然在辩论会里答复在野党对国阵和马华的种种指责。 ”此外,他也应该展现其维护民主与公正的精神,阻止国阵和巫统领袖进行任何损害国家利益的贪腐行为,这样才能合理化马华呆在国阵的角色。“ 郭素沁

卫生长称“正考虑”回西马者强制隔离 郭素沁轰:图不鼓励选民回乡投票?

民主行动党士布爹国会议员郭素沁于2020年9月12日在山打根发表文告: 行动党士布爹区国会议员郭素沁炮轰卫生部长拿督斯里阿汉峇峇,针对沙巴州选后,从沙巴回到西马的人士,是否需要进行强制隔离的说法“绘声绘影”,让准备回沙巴投票的游子感到担忧,也令她质疑这是否图阻止外州游子回沙巴投票? 她说,卫生总监丹斯里诺希山曾指出,目前沙州的感染群是发生在扣留营内,社群还没有出现让人担扰的情况;但是阿汉峇峇的说法却与前者有出入。 她说,身为卫生部长,阿汉峇峇应该透明的解释为何沙州目前的疫情加剧,以及预测未来两周的情况。同时提出鼓励沙州游子回乡投票的准则,而不是发表此类“强制隔离”的言论,来恐吓欲回乡投票的选民。 她说,当局必需是要直接与透明地处理此事,人民的安全必须摆在第一位,但是掌权者不可以利用疫情来作政治工具,左右游子回乡投票, 借此影响选情。 郭素沁  

马华民政向巫统屈服 支持选区划分报告

民主行动党副秘书长郭素沁质问马华和民政领袖,为何在国会支持不公正的选区重划报告,违背他们之前的反对选区重划的立场?这是否显示马华和民政又再一次的放弃本身的原则和立场,向巫统屈服? 也是士布爹区国会议员的郭素沁说,当选委会在2016年最初提呈选区划分报告时,马华和民政的领袖纷纷反对有关选区划分,因为有关选区划分增加马来人为多的议席和减少混合区,这将造成种族极化。 她说,马华和民政当初反对选委会的选区划分报告,也是因为有关选区划分报告影响马华和民政现有的议席。马华总会长廖中莱曾说这选区划分影响马华40个选区里的26个议席,加剧种族分化;而民政党主席马袖强也公开表示选区划分报告对民政党不利。 “但是,很遗憾的是,昨天当国会下议院辩论这选区划分报告时,曾经公开反对选委会的选区划分报告的马华总会长廖中莱和民政党主席马袖强及这两党的议员,都一致支持选委会的选区划分报告。” 马华和民政领袖多次叫华裔选民在来届大选支持这两党,以方便他们在国阵里进行内部争取。但是如果马华和民政的领袖无法阻止损害他们利益、加强种族极化的选区划分报告在国会提呈,同时也没在下议院辩论时投反对票的话,那么选民又怎能期待马华和民政会为人民争取利益,并推行政治改革呢? 郭素沁呼吁廖中莱和马袖强对马华和民政昨天在下议院支持不公正的选区划分报告,向人民作出交代。 郭素沁

无中生有提议禁赌 限制酒精销售 郭素沁轰凯鲁丁“不务正业”

民主行动党副秘书长兼士布爹国会议员郭素沁抨击种植及原产业部长拿督凯鲁丁“不务正业”,似乎有许多閒空去无中生有,建议国家禁止赌博和限制酒精销售,却没有办法管理好自己部门的事务,令到种植业者在疫情中只能挣扎求存。 “凯鲁丁从当了部长后到今天,该部门有做过什麽让人民或业者受惠的?除了一系列的负面新闻,让他有机会登上报章,政绩便乏善可陈。” 她炮轰,这名部长(凯鲁丁)对于政府如何协助种植及原产业领域走出疫情的影响,也完全不曾有过具建设性的提议,任由业者自生自灭。 “反观他仅为了争出位搏上镜,就发表让其他宗教与种族感觉受到侵犯和威胁的言论,试图撕裂国民的团结与和谐。” 她说,凯鲁丁或许患上身分溷淆症,也完全搞不清楚自己身为一名部长的责任与角色,仅懂从一名登州伊斯兰党议员的立场看待事件。 她说,一名中央政府内阁部长的眼光必需是以全民立场出发的,照顾的是全民福祉。 她是针对种植及原产业部长拿督凯鲁丁建议,政府应该禁止赌博和限制酒精销售的言论,发表上述谈话。 “针对中国外交部长中国外交部长王毅承诺,中国在2023年之前,向大马购买170万公吨棕油,凯鲁丁是知情的吗?还是他只是全依靠内阁与部门的同僚及公务员去处理,自己则忙着挑衅其他种族与宗教?” 她认为,种植与原产业一直是国家经济的根本,虽然疫情对它带来一定的冲击,但是它很快便可以反弹,甚至可次带动其他行业快速復甦。 “该部门目前除了要有全盘计划面对疫情后的復甦,也可以借种植与原产业带来的就业机会,应对接下来可能出现的失业潮;无论如何,大前提是要一名有能力的部长的带领,而不是如同在冬眠一般,毫无作为的部长。”

政治打压与不公义之前丧失理性 郭素沁:陈君儿无大是大非精神

民主行动党士布爹国会议员郭素沁于2020年8月12日在吉隆坡发表文告: 行动党士布爹区国会议员郭素沁斥责,马华发言人陈君儿身为一个律师,在极大不公义和政治打压的事件前,她不仅没有说理性的话,反而冷言嘲讽林冠英夫妇,完全丧失了大是大非的精神。 她说,马华在全国上下都对前槟州首长林冠英与妻子周玉清所遭遇的不公义而鼓譟时,没有站在人民的这一侧,反嘲讽这对夫妻“大打悲情牌”,显示马华远离了民意。 她说,马华对前首相纳吉所涉的“SRC国际”案共4200万的七项罪名、前副首相拿督斯里阿末扎希被控涉嫌健康思维基金会(Yayasan Akalbudi)的失信、贪污及洗钱案及联邦直辖区部前部长东姑安南被控收贿200万令吉案,如又聋又哑一般,不敢出声;却反过来对林冠英夫妻的遭遇落井下石,尽显马华未从过去的睡梦中甦醒。 “纳吉被下判时,法庭外数以千名自称是纳吉支持者在法庭外力挺,没有人身距离,违反抗疫SOP,马华完全无视无感;如今却对林冠英夫妻的真情流露而说三道四?” 她是针对马华发言人陈君儿促请行动党上下,针对林冠英夫妻的案件,停止在社交媒体上煽动人民情绪,发表上述谈话;陈君儿还说:“行动党的领袖似乎有意通过在社交媒体和新闻上制造两人弱者的形象,企图大打悲情牌来煽动人民的情绪,借此污蔑政府‘政治迫害’,以赢得舆论上的支持。” 她说,如果行动党只是传达民间的声音,都被指是煽动情绪,那马华应该是活在神台上,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家班”了。 她指出,不只是行动党,而且民间普遍对于林冠英夫妻的遭遇,都有着相同的看法,这是不争的事实。 她建议,马华应该继续躲在巫统的桌子下,而不是站出来朝人民吼叫。 “马华如果要逞英雄,就应该向巫统喊话,拒绝贪污、拒绝盗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