玛拉在澳置产涉回扣丑闻 郭素沁促慕尤丁坐言起行调查到底

针对玛拉公司(Mara Incorporated Sdn Bhd)被指在澳洲置产有人涉嫌收取回扣的丑闻,士布爹国会议员郭素沁指随着澳洲媒体报导,指当地警方已于本月9日在墨尔本提控了一名涉案男子后,首相丹斯里慕尤丁应该指示总检察署及反贪污委员会,重新展开调查。 她说,根据澳媒《The Sydney Morning Herald》报导,在澳被控者Boon Lye Teen是被控涉嫌于2013年在一起房地产交易案中,贿赂我国的官员。 她说,这项丑闻是随着澳洲媒体《世纪报》(The Age)及《The Sydney Morning Herald》 揭发大马高官和政治人物涉嫌在墨尔本置产收取回扣后公诸于世,并指涉及的房产遭提高了475万澳元(约1425万令吉),以便支付回佣给“大马官员”。 “媒体指墨尔本推事庭的文件显示,相关的房地产本来是1785万澳元(5355万令吉),但过后却遭到以2260万澳元(6780万令吉)脱售,并指当中的475万美元(1425万令吉)是用作支付“大马官员”。 她指出,目前,全球的目光皆关注在我国总检察署及反贪污委员会的下一步行动,包括是否会调查在上述案件中被指涉案的“大马官员”。 “由于在上述提控中有两名大马的'中间人'被点名,即Zach Zainal和Erwan Azizi曾表明要收取相关的1425万令吉,以便作为支付给“有影响力的大马官员”,因此,调查单位应该与澳洲方面合作展开调查,而追查这两人的下落,相信并不难。” 她指出,有报导指,前玛拉主席丹斯里安努亚慕沙曾在2016年3月18日将相关文件交给反贪会;而前乡村及区域发展部长依斯迈沙比里也曾于2017年11月30日指,反贪会差不多完成了该案的调查,同时反贪会也等待澳洲方面提供相关交易的证据。 “无论如何,4年后的今天,反贪会至今并没有任何进一步行动,因此希望随着于9日的提控后,反贪会与总检察署能有进一步行动。” 她说,国盟首相丹斯里慕尤丁曾一而再重申,国盟政府将会强力打击贪,因此目前正是慕尤丁坐言起行,重启这起于2015年被揭发的贪污案调查工作,否则,大马对政府与人民来说,这都是一项耻辱。  

纳吉转向针对行动党 郭素沁:巫统料与慕尤丁谈判

原产业部前部长兼行动党副秘书长郭素沁针对前首相纳吉的面子书帖文,指行动党应坦然承认是沙州疫情爆发罪魁祸首的说法是荒诞的。 而她也怀疑,纳吉从本来指责土团党需为沙疫情负责,到如今转换目标针对行动党,是因为巫统与纳吉现在是想要筹集更多“本钱”,以便与首相兼土团党主席慕尤谈判,包括在政府内争取更多官职,和处理其法庭案件。 她指出,她对于纳吉要行动党因造成沙州选举并引发疫情爆发的言论感到非常好笑,因为沙州选举很明显是前沙州首长慕沙阿曼意图通过青蛙议员跳槽的招式,推翻以沙菲宜为首的原任州政府,组织后门政府所引发的。 “纳吉根本是在扭曲事实将责任怪罪在他人身上,因如果沙州选是造成此次疫情爆发的主因,推翻原有政权,意图组后门政府的慕沙阿曼,才是真正的罪魁祸首。” 此外,她说,纳吉此前曾多次指责土团党需为沙州疫情负责,并指因巫统已遭到牵连,而认为巫统也应该因此而不再支持土团。 “纳吉曾指,国家安全理事会拒绝接受卫生部长阿汉峇峇强制隔离从沙巴返回西马人士的建议;也曾指责内政部长韩沙再努丁因为没有隔离监狱和扣留所的囚犯,也未遵守标准作业程序,才引发吉打、槟城和霹雳的监狱与扣留所感染群。” 她指出,如今纳吉突然将指责的目标从土团党转到行动党身上,很明显巫统正在向慕尤丁谈判以便在政府内获得更大权力,同时也正在为他自己的法庭案件准备。 “当纳吉口口声声要行动党为沙州选负责,请问纳吉本身是否也会坦诚承认涉及数以十亿大马人民的血汗钱的一马发展公司弊案?”

郭素沁:1千罚款已令人民吃不消 提高罚款或增滥权贪污几率

士布爹区国会议员郭素沁认为,卫生部提出在1988年传染病控制与防范法令(342法令)下,把目前的1000令吉罚款提高至1万令吉的建议,将会增加执法单位贪污与滥权的几率。 她说,目前的1000令吉已令到接获罚单的人民面对沉重经济压力,因此,卫生部不应该再对他们施压。 “目前,国家的经济处于低迷,政府应该体恤人民的生活,而不是加重他们的负担。” 她说,她对卫生部上述的建议感到非常关注,因为这直接影响人民,特别是低收入的群体。 她说,在目前的情况下,卫生部应该持对人民进行宣导抗疫,让人民自发性对抗疫情,将新常态融入生活;而她相信,教育比起执法,将更有效让人民积极参与抗疫和遵守防疫标准作业程序。 她是针对卫生总监丹斯里诺希山透露,卫生部建议政府在1988年传染病控制与防范法令(342法令)下,把目前的1000令吉罚款提高至1万令吉,发表文告。

原产业部长违隔离令录供后无下文 郭素沁:平民两周内即罚款坐牢

民主行动党士布爹国会议员郭素沁指出,种植及原产业部长莫哈末凯鲁丁违反隔离令案件,在他前往武吉阿曼警察总部录取口供后便没有下文,相比普通人民往往两周内即完成被捕、被查、被控与下判,很显然就是双重标准。 她说,根据媒体报导,警察总长阿都哈密是于本月3日指,警方完成调查工作并把报告交给了总检察署,目前等待该署定夺下一步行动。 “我是于8月18日在国会揭发凯鲁丁在7月3日至7日前往土耳其后回国没有遵守14天的居家隔离令;卫生部是在事件被揭发后于8月22日公布,其实凯鲁丁已于8月7日出罚单,并已缴付1000令吉的罚款;也表示警方也将介入调查此案。” 郭素沁目前身在古晋,她发文告说,警方最终是拖到8月27日才成功为凯鲁丁录取口供(本来答应26日录口供也因临时有事而延后一天),整个事件的演进,就让人民感觉到此案似乎不曾被重视。 “相比起来自霹雳州,被网民揭发在居家隔离期间,戴着粉红色隔离手环外出到美露拉也一餐厅用餐的马来妇女诺艾玛,则迅速遭到逮捕调查,过后也被带上怡保推事庭面控当场认罪;也随即被判监禁1天,外加8000令吉罚款,若无法缴付罚款,则以6个月监禁替代。” 她指出,在时间点上,这名74岁的妇女同样是于7月从外国回来,被卫生部指示需从7月4日起至17日,居家隔离14天,可是在隔离期间却外出用餐而被网民发现并随后被警方逮捕;但是为凯鲁丁却很明显同人不同命,获得的待遇与众不同。 “凯鲁丁身为部长却知法犯法,本应遭受更严重的惩罚,而不是获得特别开恩,因此全民应该一起关注此案进展,以借此见证国盟政府是否有包庇同僚,而以另一套法令来对普通人民。”  

马华怎么看冻结卖酒执照? 郭素沁促魏家祥表态

行动党副秘书长郭素沁呼吁马华总会长魏家祥,对房屋及地方政府部部长祖莱达欲冻结售酒新执照,以及隆市政局冻结发出新卖酒执照的课题上,表达马华公会在这课题上的立场。 也是士布爹区国会议员的郭素沁说,在来自伊斯兰党的法律部长达基尤丁宣布政府欲禁止售酒以防止醉驾事件,到房屋及地方政府部部长祖莱达表示该部门将考虑冻结发出新卖酒执照,到隆市政局冻结发出新卖酒执照的课题上,马华总会长魏家祥都对此默不作声。 她说,“魏家祥只一再强调他主掌的交通部将修改法律,加强对醉酒驾车的刑罚,但是对于他内阁同僚的言论,却迟迟未表态。” 郭素沁也说,当民联执政雪州时,魏家祥和马华公会多次针对某些地区限制售酒的课题上大作文章。此外,魏家祥也多次抨击行动党与伊斯兰党联合执政,指行动党出卖华社的权益。但是今天,马华公会与伊斯兰党同在中央政府执政,伊斯兰党的部长公然宣布要禁售酒时,却不敢表态,只敢说交通部会加强醉驾的刑罚吧了。 她说,马华数十年来谴责行动党与伊斯兰党合作,妥协华社权益。如今马华自打嘴巴的与伊斯兰党同在国盟内阁里。现在是马华公会在这涉及华社的自由和权益的售酒课题上表态的时候。 “华社商家也期待魏家祥对隆市政局冻结发出新卖酒执照课题上表态,及通过内阁纠正这新政策。” 郭素沁

削减反击反棕油活动拨款 郭素沁:显示国盟政府不在状况

原产业前部长郭素沁指出,政府在2021年财政预算案中,削减有关反击反棕油活动的拨款,显示政府并没有认真看待棕油业所面对的挑战及其前景。 她也是行动党士布爹区国会议员,她说,对于政府在明年的预案中,增加了对种植与原产业部的拨款乐见其成;但是却对该笔拨款没有花在棕油领域,而感到不解。 “棕油领域是属于最重要,而且目前也面对最大挑战的领域,可是其用以应对外国反棕油活动的拨款,却从2020年的2700万令吉,削减至2021年的2000万令吉。 她认为,这显示了国盟政府并不了解我国棕油业在国际上所面对的挑战,同时政府也不懂棕油业对我国有多重要。 “我要提醒国盟政府,棕油在2019年是我国第三大的出口产品,它总共为国家带来648亿令吉的收入,并且对国内生产总值贡献了多达3.5%。” 她指出,她任部长职时,曾与部门官员及大马油棕局(MPOB)、大马油棕认证理事会(MPOCC)和大马棕油委员会(MPOC)等各造,多次针对如何应对国际市场上所发起的反棕油活动进行开会讨论,以便积力维护我国的棕油,并且希望保障我国棕油在国际上的市场。 “我国拥有逾50万的棕油小园主,加上是国家主要出口产品,我促请财政部重新检讨有关削减对反击反棕油活动拨款的决定,反之应该倍增,以便确保我国棕油可以在国际市场上继续畅销,为国家带来收入。”

【爱尔兰少女案】 验尸庭无法解疑团 郭素沁促警方重查

民主行动党全国副秘书长兼士布爹区国会议员郭素沁于6-1-2021在吉隆坡发表文告: 验尸庭裁决无法解开许多疑团  郭素沁促警方重查爱尔兰少女案 行动党士布爹国会议员郭素沁认为,验尸庭针对爱尔兰少女诺拉安妮葵琳案件,裁定少女的死因属于“不幸遇难、并无涉及任何刑事成分、没有第三者的参与”,不但没有解答各种疑问,反而只是令到案件出现了更多疑点;因此,她认为,警方应该针对各项疑点,重新展开调查。 她指出,验尸庭的裁决中,遗漏了一项非常重要的因素,即“家长疏忽”的可能性,而她也不解,为何该庭将这因素排除在外了? 她针对此案,翻查了许多相关的新闻报导,并发现许多由证人及警方调查过程中出现明显的疑点,都是与家长因素相关。 她说,首先,少女的家长曾多次强调少女在没有使用助行器的情况下,并不能走远超过20呎以外,但上述的说法被吉隆坡国际机场的闭路电视录影所推翻;因相关录影显示少女本是可以在机场裡,自行推行李箱行走,同时也没有出现任何行走的困难。 “这与少女家长口供出现出入,因此,到底是谁讲出了真相?” 她说,少女家长的口供,也误导了警方最先展开搜救行动的方向,因根据汝来警区主任莫哈末诺警监的供词,警方是在少女失踪的第8天,在看了吉隆坡国际机场的录影后,才将搜索范围由之前的方圆4到6平方公里,阔展到20平方公里。 “现在的问题是,为何少女的家长要向警方说骗话?而他们在案发的最初,便没有向警方说出真相,因此依据逻辑,警方由一开始便是被误导了;而且最终也造成搜索行动功败垂成。” 她指出,要如何让人相信,一名胆小、学习障碍的少女,是自行离开渡假村,甚至是在裸着身体、赤着脚的情况下,走入一个完全陌生的森林呢? “针对上述种种疑点,我对于验尸庭作出“不幸遇难”(Misadventure)的裁决感到失望,因为很明显还有许多未能解开的疑困。” 她也认为,一名爱尔兰籍律师Anne Brennan所发表的言论,即少女的家长可能涉案的谈话,也不应随便被排除。 “针对上述所提及,我强烈要求警方重新针对此案,从多个角度展开调查。”

吉大臣无礼不尊敬其他宗教 郭素沁挑战国大党杯葛伊党

行动党全国副秘书长兼士布爹区国会议员郭素沁于25/1/2021在吉隆坡发表文告: 行动党士布爹国会议员郭素沁挑战国大党及马华,要求国盟主席理事会针对吉打州政府没有把大宝森节列为特假的做法,谴责吉打州务大臣莫哈末沙努西,否则国大党应该发动全国杯葛伊斯兰党! 她说,吉州大臣的做法很明显已是对其他宗教不敏感及缺乏包容。 她对吉州大臣针对上述课题公开抨击国大党领袖的言论感到非常关切,因吉州大臣不但无视国大党领袖恫言将不会在第15届全国大选给予他支持,更挑衅指国大党在第14届大选也没有支持伊党。 “吉州大臣在上台后,已多次对印裔社群发表许多不尊敬的言论,而我们只看到国大党和马华有对他的言论反击,但却未见其国盟的盟党对他给予谴责,这也已如同默认了他的政策及谈话。” 她说,如果国盟仍自称为多元种族及多元宗教的联盟,国大党与马华便应该向国盟主席理事会要求,对吉州大臣的极端及不尊敬其他宗教的做法给予严厉谴责,否则就应该发动全国性的杯葛伊党运动。 “这名来自伊党的大臣对其他宗教的节庆不敬,还公开表明不需要印裔的支持,国大党应该发动杯葛伊党运动,以便在下一届大选时,发动更多爱好和平的人民,共同杯葛伊党。” 她也说,目前也是其他国盟盟党,特别是来自沙巴及砂拉越的盟党发声的最好时机,他们应该同声谴责吉打州政府的极端做法,否则类似的极端手法,很可能会逐渐在其他国盟州属蔓延。” 她说,马六甲前任首长莫哈末阿里也曾因为发表极端言论而最终在第13届大选败阵,吉州大臣应该引为鑑。 

端依布拉欣言论极度不负责任 郭素沁:难道要死人了才是课题?

民主行动党士布爹国会议员郭素沁于2020年8月24日在吉隆坡发表文告: 民主行动党士布爹国会议员郭素沁炮轰伊斯兰党署理主席拿督端依布拉欣“没出现新感染群不是课题”的言论,并指身为部长应该以身作则,而不是越辩越离谱。 “全国人民在过去逾半年来,忍痛经历了数阶段的行动管制令,前线人员冒险并牺牲私人时间,全力抗疫,成功阻止感染群爆发,如今端依布拉欣一句“没出现新感染群不是课题”,将大家的付出都抹煞了。” 她挑战对方回应,是不是要有无辜人民死了,在这些部长眼中才是所谓的“课题”。 “被罚8000令吉和坐牢的妇女,也是没引发感染群,不见端依布拉欣为她发声?” 她说,吉打西瓦甘加感染群因为一人的不负责任而造成数十人遭殃,这就是最好的警示;而涉案者最终被罚款1万2000令吉和监禁5个月。 她说,法律必须对待官民一视同仁,才能服众,而不是对待高官一个模式,对待人民则以不同模式。 她说,身为宗教司,端依布拉欣应该坚持公正公平处理此事,而不是因涉事者是同僚而持双重标准。

郭素沁:换政府不应换策略 “爱大马棕油”旨在向世界推广棕油

前原产业部长兼行动党士布爹国会议员郭素沁于2020年7月24日在吉隆坡发表文告: 前原产业部长兼行动党士布爹国会议员郭素沁指出,国盟政府应该拥有世界观,特别是我国棕油的目标是国际市场,因此应该保留具有国际性的“爱大马棕油”(Sayangi Sawitku/Love MY Palm Oil)口号。 她对于种植及原产业部长拿督莫哈末凯鲁丁认同并且承接其推广棕油的步伐与理念感到欣慰,但是对于“爱大马棕油”运动被易名为“棕油是天赐之物“(Sawit Anugerah Tuhan),则感到遗憾。 “无可否认,棕油是上天赐给地球的恩物,不过“爱大马棕油”(Sayangi Sawitku/Love MY Palm Oil)的口号,目的并不只是局限在向大马人推广棕油,而是具有‘立足大马,面向世界’的宏观。” 她指出,特别是英文口号中的MY字,不只是代表“我”的意思,而且更是代表了马来西亚,具有一石二鸟之效。 “棕油及相关产品是我国第三大出口产品,而我国近年面对的挑战,是国际社会对棕油进行的负面宣传令到棕油市场被打击;因此我们在有限宣传预算的情况下,以Love MY Palm Oil向全世界推广我国的棕油。” 她甚至已与大马棕油理事会(MPOC)计划,于今年2月配合2020年旅游大马年进行一系列的宣传活动,以便向来马旅游的外国游客推介棕油。 “我想请问莫哈末凯鲁丁(部长),政府如今是要向国际推介棕油,还是目标只是国内?如是前者,便应该保留原有口号,而不是就因为换了政府,就连宣传棕油的策略也变了。”